69书吧 > 军妆 > 第1468章 请辞

第1468章 请辞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更送到,两章合一起了,今天还有很多更,俺边修边上传。

    ------------------------------------------------------------

    听女儿问到辞职被批准的事儿,洛正刚点点头,又叹气,“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消息,爸爸特别怕你想不开,没错,这样的做法是有些让人寒心,但是,我们要是真做了什么,就完全是主动变被动了,叶儿,爸哪怕再直爽,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

    爸也知道你肯定能想到这个道理,但你的年纪摆在那儿,爸就怕你会压不住火,做出什么不当的事儿,说出什么不当的话来。”

    “爸,放心吧,不会的。”洛叶笑着走到他身后,帮他揉揉肩膀,“您要是累了,不想在那个位置待了,也可以申请提前退休。

    人这一辈子,活的开心最重要,看爸这几年真的是老了好多,两边的头发都白了,爸本来就不是这种玩心眼的人,哎!”

    刹那间,洛正刚有些愣怔。

    多久,没和女儿有这么亲近的举动了?

    孩子们小的时候,他忙于工作,基本上不着家,一双儿女都是靠妻子照顾,偶尔孩子和他相处,不是被他训,就是被他打,以致于便孩子见了他都有些战战兢兢的。

    江政去他家看到他对孩子的教育,不是没表示过担心,可他每每看到一双儿女小家子气的模样儿,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个时候他的工作压力特别重,不止一次的想过,万一自己出了事儿家人怎么办?妻子和娘家断绝了关系,而且以妻子那时候的性格,如果他有什么事儿,妻子是断然承受不住的。

    那段时间,他的压力特别特别重。刘正行想要让他做垫脚石的目的他非常清楚,可是,他根本就挣不脱,怪就怪他一直太相信对方,被对方一点点的给缠了起来。

    百般无奈下,他只能对儿女更加的严厉,妻子的性格已经成形,他想给她改也改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儿女变的有担待。

    可惜。欲速则不达。他的严格要求不但没让一双儿女变的更有出息。反倒是把他们变的更加胆小怕事儿。

    女儿在学校被欺负,他知道,儿子在学校被欺负,他也知道。可他为什么没插手?他就是想要让他们自己适应,让他们想办法自救,让他们有能力自己在这个社会上生存。

    他的这些想法儿,谁都没有告诉过,包括妻子在内。

    他有多么的事悔,没人知道,他后悔没早一些关注儿女,给他们树立健全的性格,他后悔对家庭关心太少。以至于等他想要努力的时候,连方向都找不到。

    他后悔对刘正行巴心巴肝的付出,最终会害了自己一家人。

    可是,所有所有的后悔,都没法给他指一条明路。进是险境,退无可退,他当时真的已经被逼到了死胡同。

    那段时间他整宿整宿的失眠,两鬓的头发也白了大半......

    然而,就在他以为,这一生失败至极,只能硬着头皮前进的时候,一切发生了改变,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女儿。

    那么胆小怕事的小姑娘,突然变的坚强独立。

    甚至,她的行为开始变的神神秘秘,那么巧的,就引着江政和夜轩到了刘正行的别墅,那么巧的,就把刘正行的证据拿到了手.....

    然后,有了这些制品,他的反击就容易起来。

    原本的一个死局,在女儿的参与下,成就了他,也成就了他们这个家。

    从此,洛家就象走上了幸运快车道,女儿就是这辆车的舵手。

    江政曾经和他秘谈,说他女儿身上似乎有着神秘的力量。

    他说他也感觉到了,他说,大概是因为他曾经做的一切都不是亏心事,上天怜惜他们一家子,让他的女儿觉醒,来拯救他们这一大家子。

    听他这么说,江政笑的半天没直起腰来,最终,却是也认可了他的说法儿,要不然,很多事情无法解释,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巧合,三次呢?

    尤其是这次的事儿,更让他坚信,冥冥中上天在护佑着他们一家,要不然,女儿怎么会有那样的预感,又正好是准的呢?

    这次的事情如果预感失灵,真的是进一步天堂,退一步地狱。

    在做之前,女儿和他商量过,说实话,他不是没有挣扎犹豫,但是最终,他选择了支持女儿。

    他们幸运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不经一些事儿,又怎么可能真的平衡起来?

    这样的结果,他们也想到过,但是真的面对的时候,他心里还是会不舒服。

    但凡自私一点儿,女儿就根本不会这样做,那些人还站着说话不腰疼,说什么女儿根本是知道这种结果,却不说出来,浪费人力物力。

    我呸!

    整个地震局都没有丁点儿准头,他们有什么资格怪到他女儿身上?

    是的,这次他们是可以不计较,女儿也可以不计较,但,这样的做法真的是太让人寒心了,以后,谁还性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儿?

    虽然他自己心里不舒服,但是,他还是不希望女儿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好吧,他还是相信,老大们会给他女儿一个公正的待遇的。

    现在事情还没有最后的定论,他不想一杆子把所有人打死,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开解女儿,让女儿心里不留疙瘩。

    现在亲耳听到女儿毫无芥蒂的回答,他总算是放下心来,但同时,心里也越加的替女儿不值,明明就是那么大度的孩子,凭什么就成了别人嘴里的自私鬼?

    有些人还拿女儿名下的企业做文章,这事儿也不是一次了,但这次拿出来做文章尤其的让人鄙视,国内那么多企业,有几家能真的象女儿名下的企业那样。利润的一多半成为了慈善基金?

    而且,这次的震级将近九级啊,那是什么概念?

    如果没有女儿的安排,那会是多少条人命?

    都说人心是肉长的,那些人的心到底是什么长的?

    因为这些失望情绪的蔓延,他对女儿的提议突然就有了兴趣。

    是啊,自己忙忙碌碌一辈子,到底在图个什么?

    到了现在,名有了,利有了。权有了。可他心里最看重的。还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家人,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和和乐乐的生活。

    他也承认,如果没有岳父家。没有女儿的婆家,没有女儿,他是断然到不了今天的这个位置,而这些,不只他明白,大多数人都明白,所以,关于他的传言也很多,甚至竞争对手们不止一次的拿这种事儿来打击他。认为他是没本事靠裙带才爬上来的软饭包。

    如果不是他一直兢兢业业,正正直直的做事儿,实实在在的成绩摆那儿,百姓们认可他,基层干部认可他。再如果不是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愣倔头的他,大概,他早就解甲归田了。

    现在听到女儿的提议,他心里立时就活动起来了。

    妻子这辈子跟着他,东西南北居无定所的漂泊,或者,是时候安安心心的陪她了。

    如此想着,他就看向洛叶:“好,爸明天就递交申请书。”

    “爸,你说真的?”洛叶一脸讶异的看着他,“我就是随口一说,您可要想好了,这种事儿是没有回头路的。”

    “想好了,对爸来说,你们才是最重要的,以前爸不懂得这个道理,差点儿酿成大错,现在爸明白了,哎,叶儿,你说什么是幸福?”

    “爸,我明白您的意思,也真的觉得一家人相守着陪伴着是最幸福的事儿,但是.......”顿一顿,洛叶叹口气,“但是,如果每个人都这样想,好像也不对,人尽其职,物尽其用嘛。”

    “爸到了这个年纪了,该尽的职也算是尽了,也应该有点儿自己的生活了,至于叶儿你,年纪太小的时候承担了太多,也应该休息休息了,至于以后怎么样,以后再说,好不好?”

    看出父亲是认真的,洛叶亲昵的搂住他的脖子:“好,我听爸的。”

    亲热的拍拍女儿的手,洛正刚叹口气:“叶儿,现在不恨爸了吧?”

    “爸,看您说的,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儿了,再说了,那时候年纪小,喜欢胡说八道的,您还记得呢?”

    “那是当然,爸这些年可是一直不敢忘......”洛正刚模仿女儿的语气,“爸,你心里只有你的工作,我和妈妈哥哥到底算什么?真的到有一天,把我们全失去了,您才开心?”

    “对不起爸,那时候我这样说,您是不是特别特别失望?”

    “我没有失望, 就是震惊,怎么也没想到我一向胆小懦弱的女儿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呵呵,如果再深究一点儿,好像还有点儿开心?”

    “是吧?”洛叶惊喜的绕到他前面坐下,“爸,您当时真的还有些开心?”

    “是啊,那时候我最盼着的就是你和你哥能性格硬气一点儿,只是可能我教导方式有误,反倒是让你们变的越来越自卑懦弱,哎,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合格啊。”

    “爸,这么说起来,您的教育方式可真的是有问题,那个时候,我感觉到的就是,您不准我和哥表明身份,不准我们行驶特权,就是要我们夹起尾巴来做人。

    第一次被人欺负的时候,我心里会有不甘,但是不敢还手,第二次第三次,不甘就越来越淡,久而久之,别人语言的攻击,我根本就不往耳朵里进。

    如果不是那次被人踩着脑袋欺负,大概我也会一直一直自卑懦弱下去,但说真的爸,我当时和您谈的时候,以为您会暴跳如雷,把我揍一顿呢,我都做好了挨揍的准备了,结果没想到您什么都没说,就回了房间。”

    “爸那会儿是被你的表现给惊着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又有点儿窃喜。所以,才回房间平复一下心情。”

    这个原因,洛正刚从来没对女儿说过,洛叶愣怔一会儿,泪水就流了下来,原来,她一直误会了父亲的意思,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以为父亲心里只有自己的职位和原则,根本没顾忌她和哥哥的想法儿。却原来。父亲的本意是让他们提前适应。

    也就是说。父亲其实早就知道了刘正行的做法儿,只是,他无力回击,所以。他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家人提前适应,可惜的是,他的方式不够正确,在他离去后,他们一家子也就真的是家破人亡了......

    “叶儿,怎么了?”

    很久没看到女儿流泪,突然的这样,洛正刚就有些手足无措。他起身绕到女儿身边,双手扶住她的肩膀轻拍着,“有什么委屈,和爸爸说,好不好?”

    “爸......”洛叶返身抱住他。“我就是想到以前的生活,想到我们一直误会了爸,心里很难受。”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洛正刚轻拍着她,满是自责的道,“都是爸不好,让你们娘几个受委屈了,要不是我闺女聪明能耐,爸这辈子大概真的要在后悔中渡过了。”

    “爸,以后我们一家都好好的。”

    “好,我们一家都好好的。”

    这么些年了, 这是爷俩聊的最彻底的一次,有些埋在心底多年的话,也都说了出来,真正说开了以后,父女俩都觉得特别轻松。

    以前,洛正刚总觉得自己欠女儿的,欠这个家的,自己的一切都是女儿帮忙赢来的,他走的很艰辛,生怕做不好丢了女儿的脸。

    可现在真说出来了,他心里的负担一下子就没有了,倒不是说就觉得以前做的对了,不欠家里任何人了,而是,他可以轻装前进,没有心理负担去弥补了。

    洛叶呢,以前总认为曾经的父亲,心里没有家,没有她和哥哥,但现在她终于明白,一直都是她误会了。

    父亲的心里,一直装着他们,只是,他的方式不对,走了弯路罢了。

    谁这辈子能保证自己不走错路呢?而且,父亲那个年代的特殊情况摆在那儿,这么想想,也就对父亲的所做所为,完全可以理解了。

    ......

    “和叶儿说什么了?怎么还哭了?”毕竟老夫老妻了,洛正刚一进卧室,就被温馨看出了破绽。

    “哎!”洛正刚坐在床边,认真的看着妻子,“咱养了个好女儿。”

    “这还用你说嘛?”温馨一脸无语的看着他,“我早就知道了,你现在才知道?洛正刚,你脑子是做什么用的?”

    “温馨,你的性格变化可真大。”洛正刚好笑的看着她,“以前的你多温柔,现在怎么三句话说不着,就开始发火骂人?”

    “我这不叫发火骂人,你没发现我闺女的优点,我能不生气吗?”温馨瞪他一眼,“如果没有闺女,咱们家哪会是今天的样子?这事儿咱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嘛,你现在才突然给我来上这么一句,我能不生气吗?”

    “我这是再强调一遍,并不是我今天才知道女儿的好。”洛正刚握住妻子的手,“温馨,谢谢你教育出这么好的女儿和儿子。”

    “他们也是我的孩子,教育好他们是应该的,不过,好象我也没怎么教育他们,是他们自己出息。”温馨也叹口气,“这些年,我也时常会想起以前的事儿,心里就觉得后怕的要命,你说,要是依着我当时的状态,如果你真的有点儿什么事,这俩孩子得成什么样啊?

    还好,咱家叶儿及时出息了,不但她自己出息了,还帮咱家避过了大灾难,所以说,洛正刚,人还是要做个善良正直的人,我就觉得,上天这么厚待咱们,是因为咱们从来不做亏心事儿。”

    “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洛正刚点点头,拥住妻子,“所以,我下面告诉你的事儿,你不准发火,不准急,行不行?”

    “怎么了?”温馨一把推开他,一脸的防备,“别告诉我,又来了第二个刘梨蕊。”

    “想哪儿去了?”洛正刚一头黑线。“我是那样的人吗?而且,刘梨蕊的事儿你也知道,根本就怨不得我,这么些年了,咱能不能不再提了?”

    “不提哪能行,时刻提醒你才能让你保持警惕。”温馨往后挪挪身子,离洛正刚远一些,“说吧,我听着呢。”

    洛正刚便把洛叶辞职被批准的事儿说了出来。

    “这个呀,我早知道。”温馨一脸的无所谓。“我倒是觉得叶儿应该歇歇了。这样也好。绝了她的心思,以后不用再巴巴的光做事儿不落好了。”

    “你不生气?”洛正刚看着妻子,一脸的不相信,“温馨。你确定,你是真的一点儿都不生气?”

    “当然,不生气。”温馨摇摇头,又点点头,“要说一点儿不生气是假的,刚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我气的要命,认为他们这是卸磨杀驴。

    但随后我就想明白了,你这次这样做了。下次就别指望我们了,正好,我整天提心吊胆的又担心叶儿的安全,又担心小南小北没爸爸妈妈陪,这下子好了。全解决了。”

    果然,女人的思维和男人是不一样的,洛正刚实在找不到别的说词了,只好如是安慰自己,不过,这个结果是好的,倒是免了他劝解妻子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洛叶起床和保姆一起帮家人准备了早餐,这么些年来,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做。

    以至于小南小北多喝了两碗粥,表示,妈妈熬的粥就是好喝。

    俩孩子刻意夸张的表情,逗的洛叶又开心又心酸:“你们喜欢喝妈妈明天再起来给你们熬,但是,今天喝饱就行了,小孩子不能暴饮暴食。”

    “妈妈,稀饭很快就消化了。”小北揉揉自己的小肚子,可怜巴巴的看着洛叶,“再给我来半碗吧,多了好像是装不上了。”

    “行了,明天再喝。”洛叶好笑的打她爪子一下,“你那点小心思当妈妈不明白吗?不就是怕妈妈说话不算话,明天就回去嘛。”‘

    “嘻嘻......”小姑娘不好意思的笑,“妈妈每次在家里都没待超过三天,我是担心妈妈明天熬一天,后天就离开了,那我当然要多喝点儿。”

    “这次是真的,妈妈不骗你们,不信你们可以问老太爷爷。”

    “妈妈,我相信您。”小姑娘这么说着,还是看向老太爷,“老太爷爷,说话不算话不是好孩子,哈?”

    “小鬼头......”老太爷笑着摇摇头,“放心吧,你妈妈这次会在家里多待几天,等你们星期天的时候,带你们去看爸爸。”

    两小只对视一眼,眸底便是满满的笑意。

    对孩子而言,不管多大的孩子,父母才能给予他们最踏实的安全感。

    ......

    “正刚,你这是干什么?向组织表示抗议吗?”看着洛正刚递过来的辞职申请,朱总理一脸的无奈,“你说你是老同志了,怎么能做出这么不成熟的事儿?”

    “朱总,您误会了,我这么做绝对不是表示抗议,是真的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想提前退休。”洛正刚说着叹口气,“我承认,我女儿这次的事情让我有些不舒服,但我还不至于因为这事就闹情绪。

    跟在您手下工作,我很开心,但是,您也知道我的性格,我做的很努力也很吃力,我只喜欢实实在在做点儿事,但现在的情况是,有些人根本就逼着你把心思要往别的地方挪挪。

    开始的时候,我本着不让您失望,不让家人失望的心思努力应对,可是到了现在,我突然觉得,这些都挺没意义的。

    再斗上几年,又能怎么样?我实际解决的问题有多少,带给老百姓的实惠又有多少,然而,为了这些没有意义的事儿,我连家人都不能陪,值当的吗?”

    朱总的眉头就紧紧皱起来:“小洛,照你这个说法儿,是不是我们所有的人都在浪费生命,浪费时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