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96-97章 惊疑/师父是夜家人

第96-97章 惊疑/师父是夜家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96-97章惊疑/师父是夜家人

    请亲们登录正版站收看,请手打的童鞋给作者留条活路——

    “好了,我原地不动不反击,你可以开始了。”试过洛叶的力气,夜轩点头示意对方出手。

    某叶恨的牙根直痒痒,这丫闲适的表情灰常明显的表明了——瞧不起她

    喵喵的,既然这样就别嫌她不客气了,不过,想到对方毕竟帮了自己不少,让对方太失了面子不好,便使用了原本练习的散打招数先试试水,力气却是用了十分。

    夜轩如耙子般牢牢的立在那儿接受洛叶拳头的洗礼,仍然是表情闲适不急不燥应对自如。某叶那个憋气啊,敢情自己是自作多情啊,人家哪需她留面子,估计在人家眼里她就是豆芽菜一根吧?

    其实,夜轩心中远不如表面那么平静,虽然现了小丫头在偷偷苦练,却是没怎么放眼里的,现在却明白,绝不能把她当弱女子看待,普通男人三五个已不是她的对手。

    洛叶眼珠子一转,换成师父教的拳路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夜轩眼底的疑uo之sè却是是郁来郁浓,当洛叶使出一套狠厉的攻击法后,迅喊一声:“停”

    攻击的正爽的洛叶不情不愿的停下手,斜睨对方一眼:“怎么?受不住了?是你自己说不动不反击的,想反悔?”

    “你的拳法跟谁学的?”夜轩略显期待的看着洛叶。

    “我……”刚想说出师父身份,突然心中一动,迅换上嘻皮笑脸的模样儿:“我自学的,不行吗?”

    “不行”夜轩面sè瞬时严肃起来:“告诉我实话,到底跟谁学的?”

    洛叶不乐意了:“夜轩,你是不是过于霸道了?我说自学的就是自学的,是你自己答应做陪练指导的,怎么这么多事儿?”

    “叶儿,对不起,我态度可能不太好,不过……”夜轩放缓语气:“我这样问,是因你使的正是我夜家拳法,一些普通的套路我不会大惊小怪,可是最后的这套攻击拳法叫夜氏三十六式,只有我夜家正式徒弟才可以学得到,外人,是不可能会的。

    你说是自学的,就更不可能了,我以人格担保,这套拳法绝对没有流传出去,不要辩解是你自创的,三十六式完全一样,如果你是我,会信吗?”

    洛叶心中“咯噔”一下,这套拳法的确是她和洛枫正式拜师后师父才教的,看来刚才的感觉是对的,师父应该是夜家人,只是,这事儿不征得师父同意,她是不能透1u的。

    “叶儿,跟我说实话,算我叶轩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什么时候还都行。”见洛叶沉默不语,夜轩再次相求。

    “你……”洛叶眉头轻皱:“夜大哥,你是聪明人,我也不想和你耍ua招找借口,这样吧,容我想想,好吗?”

    夜轩急急拉住洛叶手臂,感觉有些失礼,又赶紧松开::“叶儿,我从来不求人,这次,算我求你,好吗?”

    洛叶低下脑袋:“夜大哥,你别这样,会让我很为难的。”

    夜轩轻叹一声:“叶儿,不瞒你说,夜家这些年的精力大都在商政方面,武术方面是不如以前,但收徒却是更加严格,有权收徒的也仅限于夜氏十一兄弟,每人收了徒后会第一时间向家主报备,若我猜的没错,教你拳法的应该是我七叔夜家平,他已经失踪十七年。

    这些年夜家一直在找七叔,可每次刚刚有了线索,他就会立即消失。每到逢年过节,爷爷奶奶便盯着三叔的照片呆,老爷子今年已经83岁了,老太太也81岁了,他们还能有多少年可以等?叶儿,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夜大哥,我明白……”洛叶略一犹疑:“不过,为人要有信义,给我时间好好想一想,我明天给你答复,好吗?”

    “叶儿,你应该是想征询七叔的意见吧?可是,我担心,你问过后他有可能马上又消失。”夜轩深邃的眸子直视着洛叶:“如果我们是七叔的仇家,叶儿这样做是重情重义,可我们是他的亲人,叶儿这样的做法实际是在帮着七叔逃避。

    七叔一直没想明白,他的逃避根本是更加对不起家人,除了将自己的责任转嫁到兄弟们身上,让父母牵肠挂肚,还有什么益处?子yu养而亲不待,叶儿,你不希望七叔将来后悔终生吧?”

    瞧这大帽子扣的洛叶是真头疼了,夜轩说的的确在理儿,而且师父跟她讲的和夜轩讲的完全能对得起来,可是……可是……她到底要怎么做涅?

    头顶上那道深邃的目光刺得某叶浑身不自在,轻轻咳一声:“给我几分钟让我思考思考,你这事儿太突然了。”

    “好。”

    “那么……可不可以麻烦你别盯着我了?”洛叶不自在的揪了揪衣角:“你这样盯着,虽然不能说象毒蛇那么吓人,但是我脑子转的也是有些慢。”

    某叶此话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恐怕会被众女拍死吧?毒蛇,有这么帅的毒蛇吗?

    夜轩无语的抹抹额头,转过脑袋欣赏风景去了。

    洛叶轻轻舒一口气,喵喵的,太有威压了,喘气都不顺溜的说,可是,怎么办涅怎么办涅?

    师父若是想开了,估计早就回去了,据她猜测,师父在夜家应该有内应,否则不可能将夜家动向了解那么清楚,每次查到线索就失踪,若是说没人提醒,可能吗?

    可是,提醒他的人为什么会答应帮他隐瞒?这事儿她实在是想不明白,难道夜家有人不愿意让师父回去?

    乱了乱了,越想这事儿越乱,若是将师父陷入危险境地,她是绝对不答应的,不过自己想估计想破脑袋也得不到答案,干脆直接问吧。

    “夜大哥,夜家所有人都希望你七叔回去吗?”

    夜轩郑重的点点头:“是的,所有人都盼着他回去,夜家虽地大家族,却没有一般大家族的勾心斗角,十一兄弟非常团结,叶儿不必担心争斗的问题。”

    “我有一个疑问,你说过,每次得到消息,你七叔便会失踪,若说夜家内部没人通风报信,你也不信吧?”

    “叶儿果然心思细腻。”夜轩轻叹一声:“这事儿,我们也知道是谁做的,可是却拿她无可奈何,因为她是七婶。”

    “你七婶为什么不愿意让七叔回家?”洛叶疑uo了,按理说七婶不是应该最盼着七叔回去的吗?

    “叶儿,这个牵涉隐si,若是七叔想说自会告诉你,若是他不说我们也无权告诉任何人。”夜轩看看时间:“叶儿,带我去见七叔,我自己劝他,好不好?”

    洛叶纠结了,家人团圆是有功德的好事,但师父的情况有些特殊,若想不开回去了也不会开心,想要征求师父的意见吧,又担心真如夜轩所说,师父会再次失踪,难为死她了。

    眼见着远处几个人影急急走过来,洛叶有些讶异,这么晚了谁还会来操场?

    “爸,您慢点儿,这大晚上的万一磕着碰着的多不好?您说我们来盖不就行了吗,干嘛一定要亲自过来?”

    听声音是宋方征。

    “你们?这是我的孩子,是我一点点看着他们长这么大的,万一你们毛手毛脚的没盖好,压死了怎么办?我那盒子里的就是相信你们才会白忙活了,那可都是我的心血。”宋老爷子嘟嘟囔囔的语气中透着深深的不满。

    “爷爷,小心点,其实只是小雨,浇浇更健康。”宋孟的声音透着调侃,显然觉得老爷子的大惊小怪很好笑。

    “去你个小兔崽子,才刚出来的小苗,浇死了怎么办?还是留着我自己浇吧。”

    洛角忍不住勾了起来,这宋老爷子太有意思了,总是把菜苗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细心照顾,生怕……心中一动,老人对菜苗都如此上心,对自己的孩子呢?

    洛叶拍夜轩一巴掌:“夜大哥,我带你去见师父”

    “谢谢叶儿。”夜轩的声音中透着从未有过的欢喜。

    洛叶头痛的挠挠脑袋,若是要离开,必须经过宋方征一家的位置,唉……洗不清了。

    “叶儿,是你在这儿啊?这位是……小夜?”看着突然冒出的两人,宋方征吓了一跳。

    洛叶笑道:“是啊,宋伯伯,你们可真勤快。”

    “小叶儿长大了,呵呵……”宋方征笑着拍拍洛叶肩膀:“明天带小夜来伯伯家玩吧,伯伯给你做最拿手的可乐鸡翅。”

    “宋伯伯,您那拿手的好菜youuo不大,嘿嘿,还是做给宋孟哥吃吧,我还有事,赶紧走了,宋伯伯再见宋爷爷再见宋孟哥再见”

    “小叶子,什么时候让你爷爷抱外孙啊?”

    洛叶脚下一个踉跄,拉着夜轩加快步子:“夜大哥,宋爷爷是老年痴呆的初期,您别往心里去。”

    “不会往心里去的,只是,夜儿,咱们方向是不是错了?”夜轩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笑意。

    “啊?”洛叶抬头瞄瞄:“噢,我想转个圈,免得再遇见熟人误会咱们。”喵喵的,她怎么走错方向了,丢死了丢死了,幸亏前面能拐弯。

    某轩眼底的笑意更浓了,这才有小姑娘的样子嘛。

    ……

    “叶儿,这么晚来干什么?”于老打开大门看到亲亲徒弟,愣了愣:“出什么事儿了?”

    “是有点事儿,我给师父带了一个客人来。”洛叶狗tui的笑着,夜轩迅闪出来,打量于老几眼,ji动的喊了一声:“七叔”

    于老打量夜轩几眼,点点头:“好了,进来吧,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小丫头……ting好。”

    “师父,嘿嘿……”某叶狗tui的搂住师父胳膊:“我也是犹豫了好久的,可是我真的希望师父开心,师父,原谅徒儿吧?”

    于老瞄某狗tui一眼:“行了,在外面陪大黄大白玩,我和他进去谈谈。”

    “好……师父,你怎么这样”某叶怨念了,师父这分明是报复她,说是陪大白大黄玩的,干嘛要吹口哨?

    “死大黄,你能不能别追了?我跟你翻脸,让你再也见不到你女儿,哼……,大黄,慢点跑,行不?”洛叶快哭了,这都快一个小时了吧?

    “师父,叶儿快死了,快让大黄停下,呜……,大白,还是你好,早早停下不追人家了。”洛叶都不知自己已经过了几个极限了,甚至有一个感觉,跑完了也许就完蛋了。

    正感觉没盼头的时候,大黄竟然停了下来,某叶心中的窃喜还没升上来,又哭了——大白追上来了,这两只还ting聪明,竟然知道轮班,喵喵的,她誓,永远不让它们见女儿

    小松球啊,你爹你母亲不是玩意儿,想把你家小主人累死,累死了可就没人疼你了,呜……

    ……

    “叶儿,对不起,都是我害的你累成这样,以后有什么用到夜大哥的只管说,夜大哥拼了命也帮你办,好不好?”

    “嗯。”洛叶有气无力的哼一声,被某人背着还是ting舒服的,一点都不硌人。

    “等等”还没走出院门呢,师父的声音突然响起来,某叶两手紧紧搂住夜轩脖子,打死不下来,她不要做狗粮。

    看清洛叶的动作,于角抽了抽:“叶儿,知错了没?”

    “嗯。”

    “嗯是什么意思?”于老脸绷起来。

    “就是知错了的意思。”洛叶苦着小脸,手臂搂得更紧了,她可看见,大黄正眯眼瞪着她呢,估计又歇过来了。

    “你为师父着想没错,可是不该si自做主,这是徒弟的逾越,明白吗?”

    “明白。”某叶无精打采的趴在某人背上晃晃小脑袋,表情灰常象一条将要翻肚儿的鱼。

    “七叔,我说过很多次了,这事不怪叶儿,是我逼她的,而且,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着想,她才会应了我,您不觉得自己太过份了吗?”夜轩一脸的怒气,刚才和七叔谈的时候,七叔故意带他去了地下室,他根本就不知道洛叶被*成这个样子,是以出了门招呼没打背起洛叶就走。

    “臭小子,刚才劝我的时候好象不是这个态度吧?”于bsp;“算了,七叔若是不想回去,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这样的您,我实在不喜欢,叶儿才是多大的小姑娘,你这样折腾她?万一让狗给咬了,我怎么跟叔叔阿姨交待?”

    洛叶正处于恢复状态中,懒懒的趴着,也不吭声,她该尽的力都尽了,师父今天的惩罚她也是不服的说,不过和狗没理可讲,和师父没资格讲理,有人愿意帮她找场子,她倒是乐得享清闲。

    于老瞪一眼夜轩:“你以为我就那么狠心?叶儿一直突破不了夜家三十六式的第二层,今天一来我就看出她有了突破的迹象,是以才会有了这番举动,为什么把你拉地下室去,就是怕你在上面坏了我的事儿。”

    “师父……”洛叶歉意的看着师父,为刚才把师父想成那样内疚不已。

    “行了,让夜轩把你背回去吧,到家也就休息过来了,师父下周会出趟远门,你和洛枫好好练,我回来检查要是没有进步,你们就天天陪大黄大白一起玩吧。”说完也不等洛叶回答,背着手回了房间。

    “夜大哥,放我下来,我去和师父聊聊。”洛叶扭着身子挣扎想要下去。

    “叶儿,让七叔好好静静吧,他已经答应回夜家,刚才我冤枉了他也很愧疚,不过,他不会在意的,我们先别扰他了,这么多年没回去了,他的心里也不好受,明天再来看他吧。”

    洛叶蔫蔫的应着:“好,听夜大哥的,对了,师父姓改成于是不是因为和夜读音相近啊?”

    “不是,我奶奶姓于,七叔是随我奶奶姓了。”

    洛叶疑uo的问道:“你奶奶不是法国人吗?怎么姓于了?”

    “那是我姥姥。”

    “呃……对不起。”某叶纠结了,她的记xing什么时候变差了?那天还在梦想着老妈嫁进夜家她也有个墨紫sè眸子呢,哎,幸亏没人知道她的想法,要不又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两人絮絮叨叨的倒是很快就到家了,洛叶捣捣夜轩:“夜大哥,放我下来吧,这样ting丢人的。”

    “这么长时间tui肯定麻了,放你下来要好长时间才能恢复,我是你夜大哥,有什么好丢人的?”夜轩却是坚决不松手,某叶扭了几扭想强行下来,现,tui——果然是麻了。

    是下来休息一会回去呢还是这样回去呢?某人还在思想斗争中,人家已经按了门铃了。囧

    温馨看着洛叶衣服头全湿透的模样惊的嘴巴张老大:“这……这是怎么了?”

    “夜轩,我妹妹不是和你去解决问题去了吗,怎么成这样了?是不是杨家泼了她一身水?”洛枫怒了:“我去找他们算帐去”

    洛正刚赶紧拉住洛枫:“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莽撞了?叶儿一看就不是被水泼的,分明是脱力了,小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叔叔,阿姨,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夜轩小心的将洛叶放在沙上,叮嘱大家:“别动她,tui麻了,让叶儿自己慢慢恢复。”

    江政上前打量打量洛叶,见她只是脱力,遂笑着调侃:“小夜,我说,你不是追叶儿当追兔子玩了吧?”

    “江叔叔,人家都这样了,你还开这种玩笑?”洛叶轻轻揉着自己的大tui,冲江政翻个白眼,忒没同情心了。

    “事情是这样……”夜轩也没打算将于老的事情瞒着,便将晚上生的事情跟大家讲述了一番。

    “小夜,你可欠了叶儿天大的人情了,以后叶儿的事情要当成自己的事情办,知道不?”江政对夜家的这件事儿早有耳闻,是以夜轩的讲述刚完,他又调侃上了。

    洛正刚笑着摆摆手:“也不能这样讲,小夜这次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也算是叶儿回报他的吧。”

    夜轩赶紧表态:“叔叔阿姨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能办到的我绝对办好,办不到的我想办法也要办好。”

    他是真的感ji洛叶这次的帮忙,爷爷奶奶对七叔的思念越来越重,身体也越来越不好,相信再次见到七叔,两位老人的心情好了,身体也会好的,两老可是夜家的两宝,这个恩情大着呢。

    “叶儿,是不是很难受?”洛枫坐在妹妹身旁,一脸的心疼,不满的瞄夜轩一眼:“你也不能为了自家的事情,任由我妹妹被狗追成这样啊?”

    见众人看向夜轩的神情都有些责怪,洛叶赶紧解释:“夜大哥有一个细节忘说了,师父是看我要突破了才让大黄大白追我的,并把他拉到了地下室去,是以他根本就不知道。”

    “那也是他不对。”洛枫也不知怎滴,就是看着夜轩不顺眼,和杨兴一样的不顺眼。

    洛叶揉着tui看向夜轩:“夜大哥,我问句话你别生气啊。”

    “说吧,我不生气。”

    “你奶奶生了十一个儿子?”

    洛叶这话问出来,众人脸上的表情都有点犯抽抽,也就这丫头能问出这种问题,话说,他们也蛮好奇的说。

    夜轩摇摇头:“不是,我奶奶生了我二伯,我爸,我五叔,七叔还有九叔,另外还有两个姑姑。”

    “还是ting能生嘛。”某叶小声嘀咕一句遂反应到犯错了,不好意思的笑着:“我说着玩的,别生气。”

    夜轩笑了起来:“不生气,我奶奶一直为自己有这么多孩子自豪呢。”

    江政眼睛快瞪成铜铃了,这真的是因为感谢小丫头的帮忙才改xing的?据他所知,谁要是敢说夜奶奶能生,夜轩这小子都要红着眼上去揍扁人家的,这次怎么成了他祖母自豪了?

    ……

    半夜两点,洛叶眼睛睁开,伸伸胳膊tui儿,眼睛眯成了月牙,师父果然没骗她呢,现在休息过来后,明显感觉身子轻快了好多,那么,今晚可以按原计划行动了噢也

    暖今日更新到,特别感谢‘阿星丫头‘‘洛uayu舞蝶‘‘ぐ戀貓﹏‘‘清泉o9o1182318‘‘无情※拽少‘‘甜胖胖‘‘nippnymp‘‘紫sè晓精灵‘的打赏,特别感谢粉红给暖,正版订阅的亲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