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591章意外变故

第591章意外变故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五点,洛叶和于娜正在卫生间洗漱,房间的电话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谁呀,大清早的。”于娜边嘀咕,边跑了出去。

    “您好,哪位?”

    “请问洛叶小姐在吗?”前台服务员甜美的声音传过来。

    “她在,你稍等。”于娜冲卫声间喊,“洛洛,电话。”

    洛叶赶紧擦两把脸跑过来接起电话,“你好,我是洛叶,哪位找我?”

    “洛叶小姐,这么早打扰您实在是不好意思,有一位夜健先生来找您,他说有特别急的事情,一定要我们通知您。”前台小姐歉意的道。

    “好,我马上下去。”洛叶挂断电话,看向于娜,“李主任要是有事儿,麻烦你给我打个电话。”

    于娜摆摆手:“我知道,去吧,大忙人。”

    “我倒不愿意这样忙活。”洛叶撇撇嘴,往楼下走去,感觉上,夜健找她,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儿,可毕竟是夜轩的家人,见见,还是应该的。

    夜健正坐在沙发上无聊的四处张望,见洛叶下来,赶紧站起身:“我们能出去谈谈吗?”

    “好。”洛叶痛快的应一声,随他往外走。

    夜健熟门熟路的拐进了宾馆旁边的二十四小时茶室,坐定后,认真的看着洛叶:“我真的很佩服你。”

    “这么早来找我,肯定是背着家里人,有什么事儿,照直说吧。”洛叶懒得和他拐弯抹角。

    “痛快。”夜健往后靠靠,“要不是因为你那样对待小婉,我倒真的很希望和你做朋友,可是,正如大哥喜欢你一样,小婉是我最爱的女人。前段时间,她在狱中自杀的事儿,你知道吗?”

    “不知道。”洛叶摇摇头,“我没有兴趣时时打探她的消息。”

    “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

    “怎么样叫做不冷血?”洛叶淡淡看着他,“吃惊?痛苦?还是怎么样?”

    “你太有手段了,把我爷爷奶奶哄的团团转,把我大哥迷的神魂颠倒,还没嫁进夜家,就已经掌管了半个夜家,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夜健眸子红了起来。“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你脑子没问题吧?”洛叶哼一声,“或者你是患了臆想病?”

    “一个还未嫁进夜家的女孩子。把夜家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刻意为止,可能吗?”夜健身子向前倾倾,“我专程找你,就是希望你能念在我大哥喜欢你的份上。不要对夜家再耍手段。”

    “你应该找的是心理医生,和我谈,好象没有必要。”洛叶站起身来,“我很忙,就不陪你闲聊了。”

    夜健迅速堵在门口:“你知道昨天奶奶带你上去后,爷爷对家里人说什么了吗?”

    “不知道。”洛叶摇摇头。

    “爷爷说。以后夜家,除了他和奶奶,就是你说话最管用。”夜健不屑的笑起来。“你有什么资格,得到这些?”

    “这事儿我不清楚,如果你不满意爷爷这样安排,可以去找他老人家谈,找我。管什么用?”洛叶挑眉看着他,“或者。你也想象乔小婉一样,来个极端的?”

    “我不会那么傻,我很清楚,以我的能力要想和你斗,最终的结果,不会比乔小婉强。”

    “呵……”洛叶轻笑,“那你找我是什么意思?”

    “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夜健神色认真起来,“一笔对你对我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交易,你肯做吗?”

    洛叶又坐了回去:“说来听听。”

    “放了乔小婉。”夜健一字一顿的道,“只要你肯帮忙让乔小婉出狱,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和你作对。”

    洛叶摇摇头:“这件事情你以前就说过,现在,我的答案还是和以前一样。”

    “如果我说,只要你肯放了她,我会和她一起出国,永远不再回来,永远不会再和你见面,行吗?”

    “噢?”夜健的话使得洛叶神色一怔,随之认真了起来,“你对乔小婉,真的深情到了这个程度?”

    “是的。”夜健痛苦的揪住头发,“我自己都搞不明白,我到底喜欢她什么,为什么会痴迷到这个程度。

    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的想她,哪怕是她已经毁了容,我都不介意,只要能听到她那熟悉的声音,我心里就觉得特别温暖。

    上次找你的时候,我赌气说,我并不是真的迷恋乔小婉,就是想利用她来得到属于自己的权利。

    其实,那只不过是我给自己找的借口而以,一年过去了,对她的思念,有增无减,可是我谁都不敢说。

    洛叶,这种感觉你不会明白的,我压抑的都快要疯掉了,来找你,也是犹豫了一晚上。

    我也不确定你到底能不能答应我,可是,我总要试一次,人这一生,总要疯狂一次,对不对?

    反正在夜家,有大哥在,永远没有我的出头之日,既然事业没了,我只能求爱情会眷顾我。

    你说我傻也罢,说我神经也罢,我说的这些,都是认真的,经过深思熟虑的,希望你能成全。

    洛叶,只要你成全了我,这辈子,我和乔小婉都不会再出现你的面前,想一想,这是不是对大家都好的事情?

    没有了我,我妈和我姐也不会鼓着劲儿的和你闹,夜家,以后只会变的和和美美,这不正是你所期待的吗?”

    “昨天,我是说过,大家和和美美的,就是我最期待的,可是,这事儿我并不会因为你这样说就帮你。

    第一乔小婉的事情,我没有权利左右,也不打算左右。第二,你是二伯唯一的儿子我不能做这种事情让他伤心。

    第三,我从来不觉得你的存在会影响到我什么,二伯母和大姐如果一定要闹,太爷爷和爷爷会处理,还轮不着我担心。 这件事情,如果你真的要做,可以去求别人,求我,是最没用的。”

    “你真的不肯帮?宁可把我放在夜家为你添乱,也不肯帮?”夜健眸中现出绝望。

    “说真的,你的表现让我吃惊,在我看来,一个男人能爱一个女人到这种程度,很值得佩服。可是你想过没有,这样,二伯和二伯母会有多伤心?”

    夜健摇摇头:“不会的。从小,家里人除了妈妈,就没有别人喜欢我,而妈妈所谓的喜欢,无非因为我是儿子。能为她带来荣耀。

    自从我被爷爷赶出过家门后,妈妈对我的态度已经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洛叶,帮了我,也算是为你积了德,何乐而不为呢?”

    洛叶坚决的摇头:“别说了。这事儿我不会插手的。”

    “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劝服了乔小婉,她也愿意和我离开中国去国外生活。你还是不帮吗?”

    “为什么一定要挑我?”洛叶苦笑,“我还是那句话,你的这段感情,让我感动,也让我佩服。可这事儿,真的不能由我出手。

    我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权利,你应该清楚,以乔小婉所犯的罪行,绝不是哪个人说不追究就不追究的,这事儿,到此结束,我不想再说。”洛叶看一眼时间,“抱歉,我还有事,要先离开了。”

    “好吧,你会为你的决定后悔的。”夜健重重叹一声,“上次你去夜家,我躲着不见你,就是不想再和你发生冲突。

    其实,我已经在让步了,为什么你就不能让一步呢?你自己有了幸福的感情,就不能成全别人吗?你真的是太自私了!”

    洛叶往外走两步,顿住:“夜健,冷静的想想,再决定怎么做,还有,任何人,都必须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不能要求别人负责!”

    “是你逼我的!”夜健说着把一瓶药水猛的灌入嘴里。

    “你喝的什么?”洛叶惊叫。

    “当然是可以死人的毒药。”夜健唇角现出诡异的笑容,“我说过,你会后悔的,我提……提醒过你的。”

    眼见着夜健的脸色迅速青紫,洛叶赶紧拨打120,并迅速夺过他的瓶子闻了闻,一股刺鼻的味道熏的她猛烈咳嗽起来。

    “你……会后悔的,你不让我……如愿,我……也不让你如愿的嫁入夜家。”夜健痛苦的笑着,“我死了,死……在你的面前,看……你如何嫁入夜家。”

    “死?”洛叶哼一声,“你以为会那么容易?”边说边把银针迅速封入夜健穴道,“难道你忘了,我可是三大国师的徒弟,就算我学了皮毛,如何控制毒素漫延,也是没问题的。

    嗯,难过的只有你自己了,现在是不是全身痛的象要散掉一样?告诉你,就你服用的这毒药,我有足够的时间救活你,哼!”

    “你……你骗我。”夜健眸中流露出惊骇,“求你,让我死,这种……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自找的!”洛叶瞪他一眼,“没事儿学人家自杀殉情,你也就这点儿本事了,本来我还有点儿佩服你对感情的态度,现在看来,你根本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失败。

    你不就是觉得自己在夜家没有什么发展了,索性不要命,以此来破坏我和夜轩的婚事。

    你清楚夜轩和我的感情,如此以来,夜轩也就被你毁了,我就不明白了,你毁了夜轩有什么好处?

    难道在你看来,你的死,换取夜家的萎靡不振,是非常值得庆贺的一件事儿?”

    “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夜健痛苦的蜷缩着身子,现在他是真的相信了洛叶的话。

    自从银针封入穴道,他除了全身痛再没有别的反应,按照正常,毒素现在应该扩散到内脏……看来,这个洛叶被夜家人看重,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早知道,他就一刀划死自己算了……

    ……

    “叶儿,谢谢你,真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做出这种傻事儿来,这次,真的谢谢你。”病房外,司月拉着洛叶的手。谢了一遍又一遍。

    等救护车时,洛叶给夜家打了电话,是以,救护车到医院的同时,夜家人也齐齐到了医院。

    解毒药,灌肠,双管齐下,夜健的命被救了回来,只不过,现在仍处于昏迷状态。

    据医生估计。醒来的时间,最快也要二十四小时。

    司月一开始是误会洛叶,结果。听了洛叶给她放的录音,拉着洛叶的手谢了一遍又一遍。

    洛叶要是真的答应了儿子,那么,后果是她不堪设想的。

    洛叶要是没救儿子,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是以。从听完录音,司月就没松开过洛叶的手。

    考虑到她现在的情绪比较激动,洛叶也不好意思挣开她。

    夜老爷子上前道:“行了,别拉着叶儿了,她还有很多事儿要忙,唉。小健这孩子,就是能添乱。”

    “是,是。爸说的对,小健这孩子太不懂事了,我从来都不知道,他竟然这样误会我,这样误会家里人。真是白疼他了。

    爸,妈。您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再难为叶儿,更不会找小轩的麻烦,这一次,我绝对是说的真心话,以后,要是我再犯错,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夜老爷子打断她:“行了,别说些诅咒发誓的话,以后的事儿,看你以后的表现,说再多,不如好好做。”

    “是,是,我听爸的。”司月转身拉着苏莎,“弟妹,以前都是我不懂事儿,看,上天报应了。

    瞧小轩,那孩子懂事儿,找个媳妇儿也懂事,还是弟妹有福,以后,我什么都听弟妹的,绝对不会再和弟妹争权。”

    “嫂子,咱们好好相处。”苏莎边说边感激的看了洛叶一眼,嫁入夜家这么多年,想不到最终,还是自己不待见的儿媳,帮自己争了面子。

    夜老爷子冲洛叶摆摆手:“叶儿,你不用在这儿守着了,回去吧。”

    “爷爷,奶奶,爸,妈……,那我就回去了,来的时候太急,也没顾上和李校长打招呼。过后虽说打电话请了假,可从昨天我就一直请假,终归是不太好。”

    “我陪你一起回去。”夜轩揽着洛叶往外走,“你呀,就是考虑的太多了,这种时候,说走就走行了,爷爷都发话了,哪来那么多事儿。”

    “讨厌,我那样子不是太没礼貌了?”洛叶翻个白眼儿,“还有脸说呢,昨天我和奶奶上去后,爷爷说的话,为什么不告诉我?

    要是我早知道了,夜健的事儿我也有个准备,幸亏我针法还可以,要不然,夜健真死了我面前,你让我以后怎么办?”

    “这事儿怪我疏忽了,我也是担心你有心理压力,就没和你说。”夜轩讨好的笑笑,“老婆大人,以后无论什么事儿,我都向你汇报,行不行?”

    “谁是你老婆大人?”洛叶瞪他一眼,“越来越不象话了。”

    “你都改口叫爸妈了,那还不是我的老婆大人?”夜轩说着神色认真了起来,“叶儿,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爷爷奶奶那么为我说话,我总要有点儿表示吧?”洛叶轻叹一声,“说真的,我压力挺重的。

    还没嫁到你家呢,就给我戴了那么高的帽子,这让我以后可怎么做吗?哎,你们也不想想,我只不过才18岁,让我凌驾于婆婆之上,哪能担得起?”

    “叶儿,一个家里,总要有个领头的,夜家男丁这边,爷爷老早就定了以我为首。

    女眷那边,我妈和二伯母都不合适,其他的婶婶们又不在京城,再加上,他们都是以叔叔伯伯为主,也不合适。

    所以,才会决定干脆跨过我妈那一辈的,直接由叶儿来做领头羊,而且,这位置,叶儿当之无愧,我都要为叶儿的前途让道儿,你说,还有谁能比得了叶儿?”

    “讨厌,谁让你让道儿了?”洛叶苦巴着小脸儿,“你们这个样子,不是逼着我早结婚吗?人家还没玩够呢,讨厌死了。”

    想到自己还不到二十岁,就左手一个娃,右手一个娃,洛叶打个激凌:“不行不行,我坚决不要这么早生娃,坚决不要。”

    “呃……”夜轩唇角挂抑不住的笑意。“叶儿,谁说现在要生娃了?”

    “啊?”洛叶猛的拍拍脑袋,“讨厌,让你把我都给整糊涂了。”说着叹一声,“不过,夜健有一点挺让我感动的,乔小婉变成那个样子了,他竟然还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这太难了!”

    “这点我也很意外,从小到大。他话都不多,我当然知道他对我有敌意,不服气。可是,我从来没想到,他在感情上会这么执着。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和我倒是极象兄弟,以后。我也应该多给他一些关心,想想,他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也有责任。”

    “哟,良心发现了?”洛叶坏笑着蹭蹭他肩膀。

    “我什么时候没良心了?”夜轩轻轻抚着洛叶脑袋,“叶儿。自从跟我在一起后,就状况不断,真是苦了你了。”

    “没事儿。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你帮了我那么多,当然也要让我有付出嘛。”洛叶俏皮的笑笑,“而且,为了我。夜老大放弃了那么高的职位,从头开始拼搏。这个世界上,该有多少女人羡慕我?”

    “也不能这样说,眼前来看,好象我亏了,但将就以后的发展来说,从政比从军的路可能更宽广,对性格的磨炼也会更多一些,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这些年太顺了,如果在军队,估计一直也就顺下去了。

    到了地方上,复杂的人际关系,会对我有一个综合的磨炼,也会让我迅速成熟起来。

    要想好好的保护叶儿,我必须让自己具备更加强大的能力,否则,哪有资格站在叶儿身旁?”

    “听你这说法,我怎么觉得我天生就是个惹祸精?”洛叶不满的哼一声,“其实除了最初的事情,其他的还不都是你给我惹的。

    唉,我怎么就喜欢上了你这个祸水呢?我哥说的也对,到了地方上,你这祸水的长相,还不知要吸引多少大姑娘小媳妇的,到时我就更有的烦了,哎,要不,我现在后悔成不?”

    “你敢后悔试试?”夜轩将车子停在路边,一把搂过洛叶,让她直视着自己,“来,好好说道说道,真的要后悔?”

    “不,不要。”洛叶慌乱的眨着眼睛,呼吸急促起来,“你,你放开我,路边有人,就……就看到了。”

    “看到怕什么,我亲我媳妇儿,谁能管得着?”夜轩说着把她脑袋往胸前拉拉,“叶儿,回答我。”

    “不,不后悔,永远不后悔,你快放开我。”洛叶挣挣身子,慌乱的往车外看着,“快点儿。”

    “好吧,饶了你。”夜轩松开她,发动车子继续前行,半晌,叹一声,“叶儿,为什么你就比我小那么多呢?”

    “啊?”洛叶愣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脸迅速红到脖子跟儿,“那个,结婚的事请,让我再想想,好吗?”

    “叶儿,我不是要逼你。”夜轩轻轻抚抚她脑袋,“只是,哎,我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我就是盼着能多和你在一起,你的快乐,你的痛苦,我都能参与,现在,我常常会有一种感觉,你所有的事情,朋友帮你的,比我帮你的都多,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

    “别这样说,其实,从最初到现在,我的好多事情,都是在你的帮助下完成的,我很知足,真的。”洛叶认真的看着他,“结婚的事情我犹豫并不是不相信你,也不是不想嫁给你。

    就是觉得,自己的年龄太小了,这种特例开的太多了,我自己都觉得不舒服,从入学开始,我就是很有争议的一名学生,如果,在校期间举行婚礼,再......再万一有了小孩,那么,学校和领导面临的压力就会更重。

    我不然因为我,给关心我的人带来那么多的负担,你,能明白我这样说的意思吗?”

    她虽说的有些语无伦次,却都是实话,对她而言,两世为人,早一些嫁,与晚一些嫁,并没太大差别。

    她并不是真的十八岁,对婚姻有着深深的恐惧的十八岁,只是,若真的那 样做了,gf大的领导,乃至于猛虎的领导,都要面临一些不必要的压力,想到这些,她就忍不住打退堂鼓。

    人活着,总要顾忌到别人,不可能只单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

    第三第四更合一起发上来,刚才传的时候,有错字,又重新传了一遍,今天更新到此结束,祝亲们明天快乐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