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948章父女情深

第948章父女情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哥,你怎么看?”洛叶冲温肃摊摊手,“你还想着要继续劝她,让她放过你吗?”

    “没必要了,走吧。”温肃说完转身就往外走,洛叶和夜轩一声不吭的跟了出去。

    “当这儿是自由市场吗?”姚美盈不干了。

    “只所以赴约,只是想给你一次机会,既然你死不悔改,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温肃回过头淡淡扫她一眼,“再见!”

    原本还要撒泼的姚美盈,听到温肃的那声“再见”时,身子猛的一抖,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声再见,竟让她觉得满是寒意,让她觉得,就此别过,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可是,那怎么可能呢?

    等她回过神来,门口早没了几人的身影,她侧耳听了一下,竟然丁点儿打斗的声音都没有……

    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杨明明那张胖脸出现在门口:“小姐,老板让我带你去机场,快走吧。”。

    “为什么?”姚美盈的脑子有些转不弯来,老爸答应了明天为她庆祝,现在怎么会突然的就让她去机场?

    “我也不太清楚,老板没告诉我具体的原因,但是说的很急,说完就挂断电话了,现在丽丽回去取护照和行李了,小姐,咱们快点走吧,如果不是情况紧急,老板绝不会这样做的。”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离开,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我必须问清楚,这样扔下爸爸离开,我做不到!”姚美盈说着往外跑去。

    她的心里突然间有了莫名的恐惧,想起温肃离开时的那句话,她就觉得一阵阵的发寒。

    她曾经调查过温肃和卢情情。

    卢情情家是远东的,她的父亲是远州矿的副矿长。虽说在当地有点儿本事,但来到沙市,却是没什么看头。

    至于温肃,她根本就没查清楚,好几次派人跟踪温肃,都在半道上被甩丢了,其实,那已经说明了问题,可她当时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根本就没多想。

    现在想来。温肃的背景应该比她想像中厉害,能逼得老爸这么着急的让她出逃……卢情情的心脏一阵猛烈收缩……。

    如果真的是温肃做的,那对方的背景该有多深?

    杨明明紧跑几步扯住姚美盈:“小姐。听我的,赶紧走吧, 温肃的背景不简单,咱们安排的人全被打昏了,要不是我牵挂着小姐。估计现在也站不到这儿了。”

    “咱们的人全都被打昏了?”姚美盈不可置信的盯着杨明明,“就他们三个?没别的帮手?”

    “没有。”杨明明咬咬下唇,“小姐,现在最要紧的,是您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您要相信老板,不管遇到什么事儿。他一度有办法解决的,如果您留下来,只会让他担心。”

    “好吧。我答应你……”姚美盈叹息一声,“我给爸打个电话,你到门口等我。”

    杨明明认真的看向姚美盈:“我知道,您是想甩开我去找老板,可是。如果我放小姐离开,等待我的后果小姐应该清楚。

    请小姐念在我和妹妹忠心耿耿跟在小姐身边这么多年的份儿上。放我们姐妹一条生路。”

    “我承认,我是想甩开你,但我并不是打算去找爸爸,我要去找温肃,既然事情是因他而起,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自然是让他帮忙。

    明明,你和丽丽跟我这么些年了,应该清楚我的性格,如果不让我试一试,哪怕你们把我绑到国外,我也会想办法逃回来的。”

    杨明明犹豫一下:“小姐知道去哪儿找他?”

    “卢东东肯定知道,明明,你去开车,我保证不会逃掉,我这身体你也知道,我不会逞强的。

    我现在给爸打电话,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然后咱们去找卢东东,不管怎么样,总要试试才行。

    退一步说,就算万一出了什么事儿,也不至于把我抓进去,我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儿,对不对?

    至于你和丽丽,绝对不会受到爸爸的责罚,有我在,那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你愿意想信我吗?”

    杨明明神色坚定的看着姚美盈:“小姐, 您在哪儿,我们姐妹就在哪儿,我们相信小姐。”

    “走吧。”姚美盈叹一声,转入密道,既然杨明明说她安排的守卫人员都被打昏了,那么不排除现在酒店已经被不明人士控制。

    安全起见,她还是从密道出去吧,原本她还笑话老爸在酒店设置密道是闲得,现在才知道,老爸是多么有先见之明。

    她五岁那年,妈妈得重病去世,从此,最疼爱她的人只有爸爸,所以,她绝对绝对不可以失去爸爸。

    她也知道,自己的性格被父亲宠的霸道无理,她不能想像,若是失去了父亲的庇佑,她的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样。

    出了密道后她拔通老爸手机,话筒里传来的是机械女声一遍遍的重复,她气得将手机摔在座椅上,随后又小心翼翼的捡起来细细检查着。

    杨明明透过后视镜瞄她一眼,道:“小姐,我带了备用手机,只要卡不坏就没问题。”

    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跟在姚美盈的车子之后,车上坐着的赫然是夜轩、洛叶和温肃。

    “哥……”洛叶轻叹一声,“你可要想清楚,放过了她,以后她会不会找情情姐的麻烦,或者说,她会不会找你的麻烦,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叶儿,我知道你说的是对的,可我过不了心里的关,而且她本质上不算坏,只要把她送出国,让她不要再回来,应该没有问题。”

    “我明白姥爷为什么既不让你去军队也不让你从政了……”洛叶摇摇头,“不过,你这个样子在商场上也不行啊。

    哥,善良是好事儿,可是,有些时候善良真的容易成为坏事儿。不过这次的事儿,我遵从你的意思。”

    温肃犹豫一下,看向貌似专心开车的夜轩:“妹夫,你觉得呢?”

    半晌,夜轩才道:“是好是坏,试过才知道,有些错误我们承担的起,而且,早承担总比晚承担要好。”

    洛叶忍不住打趣:“你这话说的,根本就是不负责任嘛。明明知道对错,还要对方去碰壁试试。”

    夜轩笑笑,没再说什么。

    温肃就不好意思的挠着脑门儿:“叶儿。你们所说的我都明白,可我就是一下子转不过这弯来,最主要,我觉得姚美盈罪不至此。

    如果只是因为她喜欢我,就落得那样的下场。我想,我会愧疚一辈子的,当然,今天看到她的举动,我很失望。

    那一刹那,我也是真的想让她多尝一些苦头。可是最终……我还是下不了那个决心。”

    洛叶莞尔:“明白,我刚才只是开玩笑,如果我是当事人。可能也下不了那个决心吧。

    其实,人就是这样,事不关已的时候,都挺明白,象之前找我麻烦的那些。可都是夜大帅哥招惹的,结果呢?还不就是都那么过去了?

    不过姚美盈父亲的事情。证据确凿,无论谁求情,结果都不会改变,原本,还没想着动他,这倒好,他自已送上门来了,呵呵……”

    夜轩不自然的咳了一声,敢情,洛大小姐是在嫌弃他处理事情不够果敢呢,好吧,以前的已经那样了,他只能保证以后绝不再犯。

    当然,这保证的话也没必要现在说出来,说多少都不如实实在在的去做,其实,他以前还真是错了。

    总以为自己不对女人笑,不搭理女人,就不会惹祸上身,现在想想,那样的他反而让很多人多了一种征服欲。

    以后,他还是坦坦荡荡的做人,自自然然的做事儿吧。

    一路跟踪,前面的车子停在了S大门口,门卫问询几句,便放行了。

    卢东东正好刚回宿舍,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听到房门被敲响了,看一眼时间,他有些纳闷,这个时间了,还会有谁来找他?

    难不成是妹妹又和温肃闹的不愉快?如此想着,他赶紧拉开房门,随之眉头就微微皱起来——站在门口的,竟然是姚美盈,不待他说话,姚美盈便急急的问道:“我找温肃有急事儿,你能带我去他家吗?”

    “姚美盈,能不能不要这么欺负人?”卢东东气得脸通红,“你真当我们兄妹是泥捏的?”

    姚美盈赶紧解释:“不是,你误会了,我找温肃不是要和他在一起,我保证,以后绝不再纠缠他,但是,希望他能帮我这一次。

    我真的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找他,这是关乎生死的大事儿,卢东东,你那么善良,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我不知道他家,如果没别的事儿,我就关门了,明天一早我要陪导师去开个会,抱歉。”

    “求你了!”姚美盈一把扯住卢东东袖子,“如果温肃不出面,我爸会坐牢的,这事儿必须今晚解决,卢东东,求你了。”

    “我真不知道他家。”卢东东是书呆子,可不代表他傻。

    “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姚美盈突然上前紧紧抱住卢东东,“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喊非礼了,我给你三秒钟时间。”

    “喊吧,你觉得大家会相信吗?”卢东东指指自己瘦巴巴的身子,又指指站一旁的杨明明,“看仔细了,我这样的体格,她那样的体格,说我非礼你,谁信?”

    姚美盈瞪一眼杨明明:“回车上去。”

    “小姐,我 ……”杨明明有些犹豫,她实在是不放心把姚美盈自己留在这儿,姚美盈休学一年,是因为得了慢性肾炎,现在虽说恢复的差不多了,可身体还是不行,万一出点什么事儿,责任她可是负不起。

    “回车上!”姚美盈恶狠狠的瞪着她,“我爸都已经那样了,你还在这儿顾忌什么?”

    路上,杨丽丽给她们打过电话,已经证实,警方突然行动,四合会被抄了窝。不过,姚三宝没在现场。

    四合会是沙市的一个地下组织,发起人自然是姚美盈的老爸姚三宝,而艾美酒店,就是姚三宝用来洗钱的明面生意。

    四合会成立之初,是姚三宝把一些老乡召集起来,互帮互助发展小生意的,后来,优胜劣汰下,四合会便变了味儿。

    姚三宝成为了会长。而其他的人依照资产的多少论资排辈儿,再后来,四合会直接发展成了联营性质的黑社会组织。

    赌博、涉|黄是营利的主要项目。

    而四合会一直安安稳稳的存活在沙市。就是因为他们从来不做抢打杀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的民怨,举报者也寥寥无已。

    最初默默无闻的潜在地下发展,等真正起来后,却又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也是一直没人动四合会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姚三宝这个会长名义上是最大的老板,其实背后,还有更高的一只手在操控着。

    至于那只手是谁,姚美盈也不知道。

    现在。她是真的后悔自己先前的举动,如果,她失去爱情又失去父亲。以她这个病病弱弱的身体来说,想独自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实在是很难。

    所以,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抓住温肃这根救命稻草。给老爸一个喘息的机会,她相信。以老爸的能力,只要有了喘息的机会,就一定能翻过身来。

    老爸能从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小商贩,做到今天的规模,凭借的绝不是单纯的运气!

    她如此为老爸着想,除了为自己考虑,还有对老爸的感激,或者,很早以前老爸就料到有这么一天。

    所以,虽然宠她宠的没边儿,却从不让她插手酒店的事儿,至于四合会的事儿,就更别提了。

    这也是她要人帮忙还必须和老爸张口的根本原因,除了杨明明杨丽丽这俩从小一起长大的保镖,她和老爸手下的其他人,基本没什么交集。

    待杨明明的身影消失,姚美盈冲卢东东得意的笑笑:“现在,我们半斤八两了,你虽然瘦,但是总比我这个久病初愈的病秧子强吧?快说,温肃到底住在哪儿?”

    “就算我告诉了你,你又怎么判断真假?”卢东东突然笑了起来,“你是不是黑|社|会的电影电视看多了?”

    “你倒是提醒了我……”姚美盈索性松开了手,“那你就陪我走一趟吧,如果拒绝,我真的没法保证你妹妹的人身安全。”

    说着压低了声音,“我也不妨告诉你,我爸是四合会的会长,噢,你这个书呆子也许不知道四合会。

    好吧,我这样跟你说,黑社会的电影电视我没怎么看,但我真的是黑社会老大的女儿。

    你可以想想,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放出风去,你妹妹躲得过初一,能不能躲得过十五?”

    “你敢!”卢东东眉头拧了起来,“我妹妹要是出了问题,你绝对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你是不是实验做多,脑子有点生锈?”姚美盈轻笑道,“等真正出了问题,我逃脱不了又能怎么样?

    想想以你妹妹的性格,出了问题后还能和温肃在一起吗?这辈子她还有心情追求幸福吗?

    卢东东,你妹妹的幸福,就在你的一念之间,还有,我找温肃只是希望他放我爸一马。

    既能让我收手,又能让你妹幸福的事儿,你为什么就不能帮一把呢?卢东东,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再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你仍然在犹豫,那我会选择马上离开,但最终的后果,请自行想像!”

    如果卢东东仔细观察姚美盈,会发现她的手在微微的发抖,可惜,此时的卢东东已经完全乱了手脚。

    单纯的妹妹若是被黑社会抓去,后果如何,那是想也不用想的,不行,他不能失去妹妹。

    可是,他也不能背叛朋友,心急之下,他的门头冒出汗珠,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晶莹的光泽。

    姚美盈盯着他,竟有些恍神,这么冷的天,他竟然出汗了?要是她也有这样一个心疼自己的哥哥,该多好?

    这样的男人。如此重情的男人,做为老公,对妻子应该也是极专情的吧?她以前怎么被灰尘蒙住了眼睛,没发现这粒珍珠呢?

    温肃那样的男人是好,可是,相较于卢东东这样的男人,会更有安全感,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她一定会选择卢东东,而不是温肃。

    细看之下。他虽然瘦,但他的五官长的很好,脸形也不错。如果好好打扮一下,也是帅哥一枚。

    无非,他这种帅和温肃那种帅是不一样的,他这种文质彬彬的帅,会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无意间往楼下一看。卢东东心终于定了下来,看向姚美盈:“你不用找了,温肃就在下面。”

    话音落下,却见姚美盈仍是呆呆的盯着自己,没任何反应。

    “姚美盈?”

    “姚美盈?”卢东东手在对方眼前晃晃,“听到我喊你了吗。姚美盈……”

    “噢……”猛的回过神来,姚美盈脸颊浮上一酡红晕,“听到了。对了,你想的怎么样了?”

    她现在简直想掐死自己,她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想这种事情呢?老爸的安危迫在眉睫,她怎么可以犯这种花痴?

    要是老爸知道她刚才的想法。绝对会气个半死,要不是为了帮她达成心愿。老爸的心血也不会付诸东流。

    她很清楚,既便把老爸救出来,艾美酒店和四合会也不可能再回到老爸的手中。

    现面唯一希望的,就是老爸不会被判刑。

    只要有自由,一切就还有希望。

    ……

    再次和洛叶等人面对面的坐着,姚美盈的态度和以前判若两人,听她说完了想说的话,沉默半晌,温肃认真的看着她:“你说的,都是真的?”

    姚美盈重重的点头:“我保证,千真万确。”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爸把相关证据交出来,我可以让他不必坐牢,但是,他必须在我们的监控下活动。”

    “可以!可以!”姚美盈开心的点着脑袋,“只要能保我爸自由,让我做什么都行。”

    人啊,真的是奇怪的动物,只有在将要失去时,才会真正懂得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洛叶微不可查的叹一声,看向夜轩:“就这样吧。”

    “好。”夜轩应一声,拨通了电话,交待几句后,看向姚美盈,“我说的你应该听到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好!我一定会劝我爸配合你们的!”姚美盈想了想,看向卢东东,“我可以相信他们,是吧?”

    “啊?”卢东东迷茫的看着姚美盈,不知道对方问这个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他的意见也这么重要了。

    洛叶的唇角就勾起微不可查的弧度,生活也太狗血了吧?这才多大会儿,姚大小姐就移情别恋了?

    不过,看她的眼神,似乎现在才是她真正爱上了一个人,奇怪了,为什么呢?任洛叶这个聪明的,也想不通了。

    比起夜轩和温肃,卢东东可真是够不起眼的,或者,姚美盈是真的发现卢东东的心灵美了?不可能啊,这么一会儿,她哪能发现卢东东的心灵美?

    她可不相信,姚美盈是因为卢东东的坚决拒绝才喜欢上卢东东的,现实不是狗血正剧,要真是那样,姚美盈就不可能那样对待卢情情了。

    “好吧,我相信你们,跟我来吧。”姚美盈重重的叹一声,带头走出去。

    “你们先走,我锁好门。”卢东东边嘀咕边取了钥匙,又检查一下屋里的电源,才跟出去。

    “卢大哥。”

    “怎……怎么了?”卢东东被冷不丁出现在他面前的洛叶吓了一大跳,就有些结巴。

    “没怎么。”洛叶笑笑,又转身往下走。

    “我……我和姚美盈没说什么,我也没背叛啊,反正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信不信的你早晚知道……”卢东东嘀嘀咕咕的锁好门,下到拐弯处,就见洛叶站那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自觉的就缩了缩脖子,“洛洛,又……又怎么了?”

    “没怎么。”洛叶说完便转身下楼梯。

    卢东东一看急了:“洛洛,我真的没做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你别怀疑我,我真的没有做……”

    洛叶猛的止住脚步,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刚才不都说过了嘛,反正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早晚都会知道。”

    “我……我……”卢东东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走吧,我没怀疑你,就是落在后面等着你,咱们快点儿吧。”洛叶边说边扯了他一把,“要不是关系到情情姐,今晚就不让你跟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