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216章收网二合一章

第1216章收网二合一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大。”

    孙爱兵一脸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几名黑衣男子,这…….这到底是些什么人?怎么象从地底下突然冒上来的?

    “把他们安顿好。”

    “喂!......唔唔......”眼看着夜轩拔脚就走,孙爱兵急了,这算怎么回事儿,他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呢,就这么着被扔下了?直觉上,他觉着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不用着急,我会去找你的。”夜轩回过头淡淡瞄着被捂住嘴巴的孙爱兵,“趁这机会,好好想想都做了哪些缺德事儿,一一列出来,要是让我发现有遗漏的,别嫌我没给你机会。”

    孙爱兵做了几下无用功的挣扎,便放弃了。

    夜轩走几步,回过头看看空荡荡的停车位,唇角勾起的笑意,兄弟们的功力,越发的精进了。

    病房内,曲悦依然装作病人躺在床上,洛叶和云秀秀坐在床边。

    清晰的脚步声传来。

    云秀秀的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这样刺激的事情,她还从没参加过呢,现在的她,是既兴奋又紧张,虽然洛叶一再说,没什么好担心的,可她还是忍不住的紧张。

    脚步停在病房门口,她犹豫的看向洛叶,就见对方冲她笑笑,迅速起身上前拉开了病房门,然后,云秀秀便看到了一位帅到让她不敢直视的男子。

    待回过神来,心中暗自感叹,这才叫真正的般配,难怪洛叶对曲悦一点感觉都没有,有这样一个完美到极致的丈夫,哪还会对别的男人有什么感觉?

    她自己都没发现的,在看着洛叶和夜轩的时候。她不自觉的拉住了曲悦的手。

    看到洛叶,夜轩眸中的笑意不自觉的漾开,“好了?”洛叶轻声问道。

    夜轩点点头,拥着洛叶来到床边,冲闭着眼睛装睡的曲悦道:“大少,别装了,眼珠子一直转呢。”

    “太不厚道了!”曲悦瞪他一眼,骨碌爬起来,“你是越来越不厚道了,不就是笑话我笨。被整成这个样子嘛,我要是有你那个身手,有你那个家世。我绝对不会被伤着,你信不信?”

    “信。”夜轩好笑的摇摇头,“原本我还担心你伤着脑子,现在看来,没什么好担心的。大少还是原本的大少。”

    “太不厚道了!”曲悦恨恨的指着他,眼睛却盯着洛叶,“洛洛,听明白他的意思了吧?他这是盼着我变成傻子呢!”

    “通知曲叔叔曲阿姨吧,别让他们担心了。”洛叶把手机递给曲悦,“你来给他们打电话吧。估计他们这会儿躺那儿也睡不着。”

    “不是......”曲悦愣愣的看着俩人,“这就行了?”他还等着多看看热闹呢,结果。 就抓了两个小护士,就算是完事了?

    “你还想怎么样?”洛叶白他一眼,“外围的都让A队的人和夜家军的人解决了,你当这是战场啊,还要来场激烈的?”

    “明白了。激烈的在外面,我看不到。”曲悦撇撇嘴。“反正你们这些有特殊职位的家伙,就是瞧不起人,唉,早知道,我也当兵就好了。”

    “大少,我们损失了一个人。”夜轩神色凝重的盯着曲悦,“如果可以,我永远都不想看到激烈的场面。”

    “谁?”洛叶的声音不自觉的颤起来。

    “张晓军。”夜轩报了一个名字,“他负责清理一楼,发现对方人员的时候,正好有几名病人出来溜达,为了不伤及无辜,他任由对方捅了十几刀。”

    对这名队员,洛叶有印象,还是她在A队的时候,曾一起出过任务,话不多,特别沉默的男子,他父母都没了,只有一个上大学的妹妹,有一次任务后, 大家庆祝,他喝的有点多,难得多说了几句,他说他此生的愿望,就是把妹妹培养成人......

    强忍住心里的酸涩,洛叶看向曲悦,“大少,给曲叔叔曲阿姨打电话,我们送你回家,暂时,你先待在家里,我们会派人保护你的。”

    “好。”曲悦痛快的应一声,拨通了曲父曲母的电话......

    正如洛叶所想,曲父曲母根本就睡不着,要不是为了配合洛叶的安排,他们早就去医院了,冷不相的听到电话响,两口子都吓一跳,然后齐齐去拿电话,太慌乱下,电话咣的一声掉在了床下,两口子抖着手,摸摸索索半天,才把电话捞上来......已经挂断了。

    “是谁?”曲母抖着声音问捞上电话来的曲父。

    “洛叶。”曲父边说边按回拨,话筒里传来的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他便赶紧按了挂断键,然后,电话再次响起。

    “喂......嗯.......啊.......好!”

    “怎么了?”待他挂断电话,曲母一脸着急的问道。

    “小悦,醒过来了。”曲父激动的声音发颤。

    “那我们赶紧过去。”曲母边说边翻身下床。

    曲父赶紧拦住他:“不用了,小洛他们已经送他回来,估计没多会儿就到家了。”

    “哎呀,才刚刚醒过来马上离开医院能行吗?”曲母一脸担心的埋怨着,“你说说你,怎么能那么粗心?这半夜三更的,孩子才刚刚醒了,哪好这样来回折腾......”

    曲父打断她:“你个糊涂的,小洛是医生,会拿咱们儿子的健康开玩笑?”

    “对噢。”曲母恍然的拍拍脑袋,“我怎么把这个忘了?哎,说起来,也难怪咱家儿子对小洛念念不忘,这样的女孩子,哪有那么容易忘了?”

    “不是你怪人家的时候了?”曲父瞪她一眼,“以后遇了事淡定一点,没什么都没搞清楚就乱嚷嚷,这就是人家小洛大度,要一般人。早和你翻脸了。”

    “我知道我知道,其实一直是咱们儿子想不通,是不能怪小洛,道理都明白,我就是忍不住的乱怪人。”曲母叹一声,“那不也是看儿子躺那儿,心里燥,才乱说话嘛,小洛那么大度的孩子,哪会和我这个糊涂老婆子一般见识。”

    “行了。以后注意些就好。”曲父边说边忙活着去了厨房。

    洛叶等人来到曲家在鲁东的家里时,曲父曲母已经摆了满满当当一桌子的吃食。

    看到夜轩,曲父明显一愣。随之热情的道:“小洛,小夜,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曲母的视线则是直直的粘在了儿子身上,“小悦......”唤一声,就再也说不出别的来了。

    “妈。我好了,全好了。”曲悦边说边甩甩胳膊摞摞腿,“您看,我已经活动自如了。”边说边揽住曲母的肩膀往屋里推,“我好了是好事儿,妈哭什么?”

    “妈这是高兴的。”曲母擦一把眼泪。感激的看向洛叶,“小洛,实在是太谢谢你了。阿姨先前还那么不好的态度,你别记恨阿姨.......”

    洛叶笑着打断她:“阿姨,您当时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不是说过嘛,换成是我。我也不会高兴了,只要您不怪我给曲悦惹了麻烦。我就感激万分了。”

    “小洛,话不能这么说。”曲父神色一正,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凡事都是公平的,曲家籍着和夜家温家的合作,跻身到同行业龙头老大,自然就要承担因此带来的风险。哪能得好处的时候欢喜,承担责任的时候就怨怪?”

    曲悦冲自家老爹竖竖拇指:“爸,你果然是明智的。”

    客气的话说再多也没什么意思,接下来还有一大堆事要做,洛叶和夜轩便起身告辞。

    “吃了饭再走吧,天都快亮了,你们忙起来,哪还有时间吃饭。”曲母边说边拖着洛叶往餐桌的方向走。

    正好也觉得有些饿,洛叶便笑道:“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这就对了!”曲母伸手招呼其他人,“还要我一个个的拖,都赶紧过来吃饭。”

    “走吧,我妈已经不把你当外人了。”曲悦边说边推着云秀秀往桌边走,看得曲母一喜,眉眼间的笑意更浓了起来。

    要苦尽甘来了吧?

    待洛叶和夜轩离开,曲母视线就不停的在儿子和云秀秀间睃巡,云秀秀被她看的一脸不自在,倒是个大方的,索性自己开口承认:“曲悦已经答应让我做他的女朋友了。”

    “真的?”曲母扯住曲悦袖子来回晃,“儿子,秀秀说的是真的?”

    “妈.......”曲悦一头黑线的瞄着她,“您这个样子,让秀秀的脸面往哪儿放?难不成她还要当着我的面逼宫不成?”

    “妈这不是高兴糊涂了吗?”曲母喜极而泣,“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我终于盼到要抱孙子了。”

    曲悦一头黑线,八字刚撇了个撇,老妈就想那么远了?

    云秀秀再大方,被说到这事,也不好意思起来,脸涨的通红,都快垂桌子底下去了。

    曲父看不过眼,便扯着曲母起身:“行了,行了,你就别在这儿拿孩子们打趣了,秀秀也累了一晚上了,赶紧去收拾个房间让秀秀好好休息休息。”

    “对对对,你看我,都高兴糊涂了!”曲母拍着脑门站起来,云秀秀赶紧拦住,“阿姨,别麻烦了,曲悦没事了,我就不在这边待了,出来这几天,估计我爸妈也担心着呢。”

    “不急在这一时......”曲母拉住她,“让小悦恢复恢复,陪你一起回家,我们也一起去,和你爸妈商量商量,挑个日子先给你们俩订婚,再查查日子,看什么时候办婚礼,哎呀,我都有些等不及的想抱孙子了......”

    “妈......”曲悦实在是忍不住了,“您要是再这个样子,可就把秀秀吓跑了,哪有您这样的长辈,我们才刚刚决定交往,您就一口一个抱孙子。”

    “我想抱孙子有错吗?”曲母哼一声,“妈的朋友。可都当奶奶了,妈当然急,妈虽然顺着你,可你知道妈心里都急的快着火了吗?”

    曲父笑道:“小悦,你就让你妈高兴高兴吧,她盼你结婚都快盼疯了,好不容易有了盼头,你还不让她疯疯?”

    这边一家几口难得的其乐融融,那边,洛叶和夜轩已经赶到了A队在鲁东的办事处。

    动用A队的人。是因为夜轩和洛叶都算是A队的非常驻队员,处理起事情来比较方便。

    A队在鲁东的办事处位于鲁东军区内,是一幢五层高的小独幢。

    晚上抓到的人。都已经被运到这边进行审讯。

    看到洛叶和夜轩过来,鲁东办事处的负责人苗爱国便迎了过来。苗爱国四十岁出头,长眉细眼,肤色黝黑,薄唇紧抿。一看就是个严肃的人。

    这次的任务他并没有切身参与,对夜轩和洛叶也都没见过,不过,有雷局发过来的照片,老远看到俩人,他就认了出来。

    说实话。对于这对年轻的夫妻,他现在是打心眼里佩服。

    昨天调动A队人员的时候,他还有些不服气。觉得如此重大的案子,哪能仅凭推测就大张旗鼓的动手?

    然而事实证明,这对夫妻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若是等他们查清了,再开始布置。估计最终的损失,绝对会比现在要大。

    “案子已经基本清楚了。和你们判断的是一样的,孙爱兵要求见您。”后面一句,苗爱国是冲夜轩说的。

    “辛苦了。”夜轩握住他的手晃晃,问道,“孙爱兵在哪间?”

    “四零六,我带您和洛小姐过去。”苗爱国说着带头往前走。

    四零六是一间二十平米左右的房间,一张桌子摆在屋子中间,孙爱兵坐在桌子旁边 ,正好面对房门,夜轩和洛叶进来的时候,他死气沉沉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艳。

    看着对面帅到天怒人怨的男人和漂亮到让人心痒痒的女人,孙爱兵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被关在这间小屋子里,他从最初的暴燥,到现在的平静,已经想通了很多事儿。

    或者,并不是坏事,这是他的感觉。

    “我,真的没做什么缺德事儿,这次,是被逼的,相信你们已经知道,对吧?”孙爱兵开门见山的道。

    “是吗?”夜轩坐在他对面,淡淡瞄着他,“被逼的,就去杀人?你家人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更何况,并没有危及到你家人的命,如果你父亲真的是清白的,用得着怕对方的威胁吗?

    为了你父母的一已私欲,去伤害办实事的曲氏继承人,还特意篡改合同,若是曲悦出事,他在良友的持股将无人能动......”夜轩说着扔一份文件在孙爱国面前,“不要有任何侥幸。”

    “这些.......你们都查到了?”打开面前的文件夹看两眼,孙爱国一脸的震惊。

    ......

    A省政府大会议室,例会正在进行。

    洛正刚的调令已经下发,虽然还冠着书记的名衔,但他已经不插手具体的工作,是以,这次的会议主持人实际上是省长王朝东。

    宋方征是常务副省,或者说,在坐的诸人当中,最舍不得洛正刚离开的就是他,搭班子这么些年,他是真的习惯了这种互相信任,共同拼搏的生活。

    性格使然,在省长的竞争中,宋方征失利了,但做为第三把手,他和洛正刚的配合并没受到太大影响,现在,洛正刚离开,王朝东升任省委书记的呼声最高,那么他有可能就是下一任的省长,这对他来说,其实并不是个好消息。

    王朝东这人看上去笑眯眯的特别和煦,却是个标准的笑面虎,要不是洛正刚在鲁东的根基太深他根本就撼动不了,加之洛正刚的背景在那儿,估计他早就下绊子了。

    或者,他也是看明白,洛正刚不会在这一隅之地久待,那他就蜇伏好了。

    等洛正刚离开,鲁东的天,估计也就要变了。

    对于宋方征的失利,洛正刚也很无奈,毕竟,这不是自己的家庭作坊,这么些年了。宋方征还是那个刚正不阿,宁折不弯的宋方征,这对他而言,当然是最欣赏的,但是,民主竞争的时候,宋方征的性格却是最吃亏的。

    “关于地铁申请的事情,要是没人反对,我们就要往上递交了。”王朝东道。

    “我不同意!”宋方征举起了手。

    王朝东就和煦的笑了:“方征同志,你的意见还是因为地理原因。对吗?这个我已经说了,工期长一点不是问题,咱们做这件事儿。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考虑。

    以目前私家汽车的增长速度来说,再有五年,我们的交通将会变的拥堵不堪,与其到了那个时候再想办法,不如趁着现在国家大力推行轨道建设。未雨绸谬。”

    “仅靠地铁就能解决吗?以鲁东的地貌来说,要建轨道,需要比别的地方花费多三倍的资金,而关键是,根据堪察的路线,地铁建起来后。并不实用。

    有多少人愿意早起半个小时,下了地铁再乘公交?与其这样,为什么不把精力放在道路规划上?合理的道路规划。才是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书记......”王朝东冲洛正刚笑笑,“书记,您拿个主意吧。”

    他明知道这个时候,洛正刚已经不方便拿主意了,却故意把这个皮球踢给洛正刚。宋方征经过这么些年的历练,哪能不知道他的用心。当即气得面色发白,却说不出话来。

    洛正刚就暗自叹一声,脸上却是挂着笑容:“朝东省长,我现在拿主意不太合适,我看,还是举手表决吧。”

    王朝东的眸中迅速闪过一丝阴郁,却也不好反对。

    举手表决,答案还需要猜吗?

    不出意外,十一名常委,支持他的只有三人,那么,这个方案只能先按宋方征的意见来运作,让使得王朝东牙根都疼了。

    轨道拨款,是多大的肥肉,是多大的荣誉啊!要是他在位期间,能把地铁建成,虽不说是名垂千古,却也是极美的一项政绩。

    可这会儿,他还不敢和洛正刚撕破脸皮,洛正刚的背景是什么,他太清楚了,要不是轨道批复只剩了最后的半个月,他也不至于现在就亮出开火的架式。

    宋方征.....

    他在心里不断的默念着这个名字.......

    会议继续往下进行,剩下的都是一些小方案,没什么障碍的,全盘通过,可是,最想要的那个愿望没达成,王朝东脸上笑着,心里却是气得要死。

    回到办公室,他咣的一下子就把杯子给摔了。

    一直跟着王朝东的李秘书明白老板的心思,也明白老板的脾性,当即给他关上里面的门,任由他在里面发泄。

    “咚咚......”

    李秘书赶紧起身去拉开房门,站在门外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李秘书脸上挂上淡淡的笑:“孙副省长,老板暂时不见客。”

    “生气了?”孙副省长就道。

    李秘书苦笑,没吱声。

    这位孙副省长一直和自家老板走的比较近,对于老板的脾性很了解,他也没什么好瞒的。

    “帮我通报一下吧。”孙副省长边说边挤进了门。

    ......

    另一边,宋方征正坐在洛正刚的办公室里,呼呼的喘粗气。

    “行了,你这脾气是真的要改改了,以后我不在这边,你哪好这样?”洛正刚无奈的递一杯水给他,“消消气,我看你是年纪越长,脾气越大了。”

    “哎!”宋方征叹一声,“我也不想,可他们也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的功绩,一点都不想老百姓的利益,却还非得要给自己冠上为民的大帽子,我就是看不惯这个,他们到底有没有把老百姓的人命当成命?就咱们这地底下修地铁,好不是扯淡嘛!”

    洛正刚轻叩着桌面:“你也知道了是扯淡,那你觉得,他报上去会批吗?”

    “这个......”宋方征犹豫一下,压低了声音,“按正常,当然是不批的,可是,王朝中的大堂哥是主管这次轨道拨款的负责人。”

    “那也不是他个人开的,你呀.......”洛正刚无奈的摇头,“方征,就算你出了错,我也做不了主让你和我一起去京城。”

    合作这么久,哪能看不穿对方的心思?

    宋方征的面色就不自然起来,半晌叹一声:“我说实话,你不在这边了,我是真的生了退意了,我不明白上头什么意思,这鲁东的省长半年换三换了,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