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241章各怀心思

第1241章各怀心思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家没看错,暖抽抽了,又一大更。

    --------------------------------------

    “别这么说,我只是不干涉我女儿的婚事,至于要不要接受你,是她的事情。”王爱强边说边扯下赵健拉住自己袖子的手,“在我女儿没答应做你女朋友之前,不要再乱喊人,否则,我会直接告诉我女儿,不同意她和你再有任何瓜葛。”

    “是,叔叔。”赵健赶紧正色道,“叔叔您放心,我一定会成为让您骄傲的女婿,这个报刊亭,您就别做了,有我和嫣儿,您和妈以后就等着享福行了。”

    “我说过,不要再乱叫人。”王爱强皱起眉头,“赵健,我们家虽然穷,但是穷的有骨气,不是你许点好处,就可以卖女儿的人家。

    我不管你打的什么算盘,反正,要是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对不住嫣儿的小动作,就是豁上这条老命,我也不能让你好过了。”

    “叔叔,您误会了,有句俗话不是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吗?”赵健讪讪的笑笑,“我就是太急了,才会说话总是不过大脑。”

    “老王,这是谁呀?”送羊肉汤的胖子一身大汗的回来,看到亲热的蹲在王爱强面前的赵健,便笑呵呵的问道,“不会是未来姑爷吧?”

    “叔叔您好,抽烟吧。”赵健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黄鹤楼,“我也不抽烟,我未来岳父也不抽,这是朋友送的,您留着吧。”

    胖子笑呵呵的接过来,啧啧嘴巴:“王哥。恭喜恭喜,您这也要苦尽甘来了,我看,让嫂子帮忙那事儿,估计也不成了。”

    “他不是我未来姑爷。”王爱强摆摆手,“你们交往你们的,和我没关系。”

    赵健脸上的笑就僵了僵,细看下,他的眸底根本就没有笑容。

    当年,他为了前途。选了付盈。

    过后,他就一直生活在矛盾当中,他多么希望。付盈能有王嫣那样的身材长相和脾性,可惜,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儿。

    尤其是带出去参加同学娶会,大家虽然在夸他,可是。看向付盈时的窃窃私语却是让他心里极不舒服,他知道,他们肯定是在议论付盈的长相。

    王嫣的身材和长相,那绝对是上上,而付盈,只能算是中等。

    他是男人。要是说不在意妻子的身材长相,连他自己都不信。

    只是,后悔归后悔。他却从没想着和付盈离婚,他盼着的,是王嫣在历尽千帆之后,发现还是他最好,愿意不计名份的和他生活在一起。

    现在。不是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吗?

    他的同事当中,有好几个就是这样的。家外有家,生活的很幸福,要帮助的时候,有妻子,要温柔的时候,有情人。

    那才是男人理想中的生活。

    可惜,他还没盼来那样的生活,就一切都破灭了。

    王嫣突然间就有了男朋友,还是一个长的不次与他的男人。

    虽说不知道那男人的背景,但是能和开着军车去接人的人成为朋友,背景绝对不会太简单了。

    如果只是发展到这儿,他也无所谓了,偏生的,付盈就像吃错药一样,非要和他离婚。

    他以为对方只是和他耍耍小脾气,以为过一会儿她就会给他打电话主动示好。

    没想到的是,他交接完去车库,她早就等在了那儿,然后,迅速的和他去办了离婚手续,动作神速的让他有些没回过神来。

    他也是骑虎难下。

    到了民政局,他拉住她,问她要不要想清楚了再说,她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说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了。

    和她生活了这么久,她是什么脾性,他也大抵清楚。她看向他的眼神,一点情意都没有,她说的是真的,不爱了!

    都说男人善变,原来女人,也是一样的善变!

    结婚时,一切都是付家操持的,离完婚,他也就变成了光杆司令一枚,有付盈养家,有付盈给他零花钱,他的工资,都被他寄回老家了。

    现在突然被扫地出门他才发现,他一穷二白,连住的窝都没了。

    好在付盈答应他,可以让他在房子里住半个月,半个月以后,让他搬走。而她,则潇洒的搭车径直去了机场,说是要回付家大本营疗伤,同时,寻找自己的第二春。

    他不能像女人一样哭着喊着求她和他在一起,但,他也接受不了突然变成光杆司令,想来想去,他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只有王嫣。

    他相信,王嫣是一直没放下的,至于今天突然答应了那男人做他的女朋友,应该是被家里人催婚逼的,想着赶紧找个人嫁了算了。

    所以,他马不停蹄的就找来了王父的报刊亭。

    只有先取得她家人的谅解,才能让她放下心结的和他在一起,他相信,她不是金钱至上的人,否则,以她的姿色,早就嫁了。

    那么,有那么深厚的感情摆那儿,只要他肯回头,结果,还不是明摆着的吗?

    至于那个男人,他是不是应该谢谢他,是他让他明白了,他不能缺少的是谁,他应该抓住的是谁。

    王嫣的薪水在女孩中算是不错的,而他的薪水也不低,这些年寄回家的钱应该也有几十万了,俩人凑凑,应该可以买个三室。

    王嫣应该可以再飞个四五年然后转地勤,他呢,应该可以再飞二十多年,算起来,娶王嫣,总比他找一个普通的公司员工要强。

    至于再找个款姐,他没那个打算。

    经历了这场婚姻他已经明白,哪怕女孩子再喜欢他,只要过了那段热乎期,就不可能像最初那样待他,关键,每次见女方的长辈。都有一种屠宰场的猪被审视的感觉,根本就没有一点尊重。

    那样的日子,他不想再来一遍了。

    所以,他坚决不能耽误时间,他越早见到王嫣的父母胜算也就越大,他不能给那个男人表现的机会。

    只是他没想到,他离完婚过来,王嫣竟然还没回来。

    或者,她已经带着那个男人回家了?

    要不然,就是随那个男人去别的地方了 ?

    想到这儿。他额头的青筋不自觉的跳了起来。

    他还没碰过她呢,要是被别的男人抢了先,这辈子。他都会活在憋屈当中——付盈就不是完璧,所以,这件事儿几乎成了他心中的一根长刺,他这么急不可耐的回来找王嫣有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的女孩子。自爱的太少了,他不敢再赌,所以,他要抓住了他唯一能确定的一个。

    见赵健蹲那儿,脸色一阵阴一阵晴的,王爱强眉头就皱起来。妹妹嫁了个打人的男人,一辈子过的不幸福,他可不要女儿再嫁一个类似的。

    看赵健这个样子。脾气也不是个好的,虽说已经说了不干涉,但是,他还是要提醒女儿几句,就算要复合。也要好好观察观察,可不能一步迈了火坑里。爬不上来。

    “啦啦啦......”

    “你电话响。”王爱强推了一把发愣的赵健,“是你的手机吧?”

    “啊?啊啊......”赵健赶紧掏出手机,看一眼屏幕,是父亲打来的,便按了接听键,“爸,怎么了?......什么?赶紧送医院啊,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离的这么远.......,我是开飞机的,可我也不能开了飞机回去,那又不是我自己的.......,行了行了,你别骂我了,赶紧打120,把妈送医院去。

    我这边还有点急事,处理完了就回去......,我现在回去了也没用,我又不是医生,你赶紧把妈送医院,别再耽搁了......,

    什么?!钱我每个月都寄给你了,你花哪去了?......,什么?给赵康买房子了?他结婚的房子为什么要你们买?......,

    我娶了个有钱的媳妇那钱也不是我的,我给你们的是我全部的工资,我......我真是让你气死了,好了,你赶紧找他吧,别催我了!”

    挂断电话,见王爱强正淡淡的看着自己,赵健解释道:“我妈突然肚子疼,我爸竟然让我开飞机去接我妈来省医院,我真是服了他了!”

    “呵呵......”人家的家事,王爱强不好说什么,就淡笑了一声,没说话。

    “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当年我放弃嫣儿的时候,都说我是势利眼,其实,我也是被家里逼得没办法。

    我们家是农村的,供一个大学生不容易,我妹妹就是为了我和我弟弟,才早早的辍学出去打工,我好不容易能挣钱了,当然要还父母的恩。

    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考虑的挺多,叔叔家的情况和我家不相上下,如果我和嫣儿结了婚,肩上的担子太重了,所以,我就退缩了。

    现在不一样了,父母的恩情我还的也差不多了,弟弟现在已经成家立业,也是时候让他和我一起承担了,我呢,就和嫣儿一起照顾叔叔阿姨和奶奶。

    人只有经历过一些事情,才能懂得珍惜,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想法是完全不一样了,叔叔大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为了我家里人,让嫣儿难做的。”

    王爱强摆摆手:“你不用和我解释这些,你和嫣儿说吧。”视线往远处一看,王爱强激动的站了起来,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赵健就看到两个女人推着个轮椅过来。

    是王嫣的妈妈和奶奶还有小姑,他认识!

    三两步赶过去,赵健一一打过招呼,又冲推着轮椅的胡芳道:“阿姨,我来吧。”

    “不用。”对赵健,胡芳和王爱强一样,都有心结,当然不会把老太太交给他。

    “阿姨,您还生我的气呢,以前我年轻不懂事儿......”赵健便跟在胡芳的身旁,把和王爱强说的那一套,的巴的巴的又开始说。

    “你现在来说这些有什么用?”王爱莲打断他。“是嫣儿不原谅你,你才来走家长路线的吧?要是真觉得自己错了,别动嘴皮子,让我们看到你到底是怎么疼嫣儿的再说。”

    “妈,这是......”王爱强迎过来,从妻子手里接过轮椅推着,喜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以后妈不用总待在家里了。”

    “是啊,我还可以帮你们卖卖报纸呢。”好几年没看到外面的景色了,老太太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看哪儿都是新奇的,灵活的右手摸摸这儿,动动那儿。微微有点感觉的左手,也不时的挪着触触这儿,碰碰那儿。

    恰好羊肉汤的胖老板忙完了出来看到,便三两步跑过来,冲老太太笑着:“婶儿。您这恢复的不错啊,都能出门了。”

    “是啊,小虎子,你还在这儿卖羊肉汤啊,好几年不见,你这肚子又大了。”

    被称为小虎子的老板就不好意思的摸摸肚子:“婶。我这肚子都是喝汤喝的,其实,没多少油水。”说着看向王爱莲。“爱莲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看我妈,怎么能没空?”看到小时候一起玩大的小伙伴,王爱莲心情也很好,“小虎子发财了,能不能让姐去你店里打工?”

    “行啊。我巴不得呢。”罗虎笑着拍拍肚子,“我现在就缺一个知根知底的帮我守店的人。你问问王哥,这一中午,我来回趟的跑,店里根本就顾不上,我娘年纪大了,有些事也张罗不好,我那会还想着让嫂子来帮忙送送外卖呢,你要是能来,就再好不过了,正好,我送外卖也减减肥。”

    “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真的想找工作。”王爱莲敛了笑容看着他,“我离婚了,就不想做原本的工作了,想找份轻松点的,钱多少的,能养活自己,不拖累女儿就行。”

    “姐,你总算是想明白了。”罗虎一把将王爱莲抱怀里拍拍,“我可是一直就说,早离开那男人早解脱,姐就是放不下,哎,不容易啊,总算等到我姐活明白了。”

    “怎么说话呢?”王爱莲挣开他的怀抱,拍他一巴掌,“有这么说姐的吗?”

    “嘿嘿......”罗虎就笑,随之往店里跑,“和我娘说一声,你要来帮忙,她肯定高兴坏了。”

    “这孩子,难得。”老太太看着罗虎的背影,笑得一脸欣慰,“这么些年了,还是这么个性子,不像有些人,挣俩钱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爱莲,你真离婚了?”王爱强边吃饭边问妹妹。

    “是啊,这还有假?”王爱莲帮哥哥拧开水杯,“喝点水,别噎着,以后我过来帮帮你和嫂子,妈也能出来溜达溜达,你就不用这么急了,这么多人,又不是忙不过来。”

    “胖子以前喜欢你,到现在了也没娶,你......”

    “打住打住!”王爱莲急急的打断王爱强,“我这才刚离婚呢,哥就别操些这样的心了,要不,我以后可不过来了。”

    “好好好,我不说。”

    被挤在一边的赵健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就一脸的不自在,这么离开,他不甘心,但是,明显的,一家人都很排斥他。

    要不,他还是先拿下王嫣再说?

    不过,就算是要先拿下王嫣,也不能扔着她的家人走,否则,俩人还是很难走到一起。

    “你快走吧,你妈不是还病着吗?”见赵健一直待在一边不走,王爱强皱着眉头道,“就算你想的回,也不用就不管你妈的死活了吧?”

    “我打个电话问问。”赵健说着拨通了父亲的手机,老大一会儿,电话才被接起来,“爸,我妈怎么样了?......嗯,好好好,我知道了,挂完吊瓶就回去吧,以后你看着点我妈,别让她乱吃东西,好,我知道了,过几天我就回去看你们。”挂断电话,他讨好的冲王爱强笑笑,“没我爸说的那么夸张,就是急性肠胃炎,挂个水就没事了。”

    “噢。”王爱强应一声不再搭理他,不管怎么说,他今天的表现,让他很不舒服。太无情了,对生他养他的亲娘都这样,更何况对别人?

    胡芳突然拍了一下脑门,看向王爱强:“对了,我爸的七十岁大寿,我弟想要让他来市里过,我爸给我打电话了, 说让咱们也去。”

    “小江不让咱们去,就这么过去,合适吗?”王爱强就有些犹豫。“要不,你和嫣儿去,我别去了?我在家照顾妈。”

    “妈有我照顾。你去吧。”王爱莲抢着道。

    “去吧。”老太太也道,“等过了寿,抽个时间,约了小江坐坐,我向他道个歉。当年的事,是我老太婆不对,这么些年了,是时候解开这个结了。”

    王爱莲小声嘀咕道:“都过去多少年了,他也是个小心眼的。”垂下的眸子中,已是隐隐现了泪意。若是不爱,又哪会如此在意?

    ......

    这时候,凤天至和洛叶一行人。已经随王嫣到了王家住的旧楼前面,出于礼貌,是要先拜访王奶奶的。

    “嫣儿回来了,这是你同事?”

    “嫣儿,你同事长的真好看!”

    “嫣儿。你同事的车真好看。”

    “.....”

    坐在外面闲聊的老头老太们,看到王嫣从一辆漂亮的车子上下来。后面还跟着一辆大车,再加上一群长的跟画上的人一样的姑娘小伙子,便不住声的八卦起来。

    “王奶奶,刘爷爷,李奶奶,孙爷爷......,他们是我的朋友,不是我同事,我同事可没这么好看。”王嫣笑着和众老头老太们一一打着招呼道。

    “嫣儿,你妈和你姑带你奶出去了,买了新轮椅,推着去你爸那边了。”其中一个老太太道。

    “李奶奶,他们什么时候出去的?”

    “有个十来分钟了吧。”老太太笑得眯缝着眼睛,“要是知道你带这么一堆朋友回来,你奶奶哪能舍得出去,和奶奶说实话,哪个是你女婿?”

    王嫣腾的就红了脸:“奶奶,您就别开我的玩笑了。”

    “奶奶,我是。”凤天至站了出来,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摞红包,每位老人发一个,“初次见面,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散财童子。”唐洛附洛叶耳朵边小声嘀咕道,“我现在十分好奇的是,他到底是发自内心的喜欢王嫣要这样做,还是为了做给你看的?”

    “我不想乱猜。”

    “说真的,如果是前面的原因,你心里会不会有酸酸的感觉?”

    “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那就说明你心里酸酸的,吃醋了。”

    “我就知道你这样说,反正我怎么回答你都有话堵我,说实话,如果是前面的原因,我只会觉得心里真正的轻松了。”

    “真的?”

    “真的!”

    夜轩就瞟一眼唐洛:“你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

    “切,我刚才问的时候,你心一直提在嗓子眼吧?”唐洛斜他一眼,“我这是在替你问,不感谢我也就罢了,还说风凉话,以后都不帮你了。”

    “叶儿是我的妻子,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夜轩说着垂头观察洛叶的脸色,“不累吧?”

    “不累。”洛叶摇摇头,“我哪有那么娇气?”

    付默凑到唐洛耳边小声道:“不过说真的,凤天至这次的做法倒真的出乎我的意思,他会用心的回凤氏准备这些东西,说明他对这段感情是认真的,只是,怎么看这女孩子和洛洛都没有共通之处,难道,这就是各花入各眼?”

    “难怪咱俩成了一对。”唐洛拉住他的手捏捏,“果然咱俩的脑回路是同一个频段的。”

    问详细了,王嫣便看向凤天至:“先上楼吧,我去报亭找我奶奶和我妈。”

    “好,先上去。”凤天至说着抬脚就走。

    一间卧室,一间厅,外加一个厨房,就是王家全部的房间,虽然东西摆的有些拥挤,但都特别整齐干净。

    “你们......都住在哪儿?”打量打量这个简陋到极致的家,唐洛好奇的问道。

    “我和我奶奶住一间,我爸妈住在厅里,这个沙发,晚上摊开就是床。”王嫣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去给你们泡茶,家里没什么好茶叶,但茶壶茶杯都是干净的,我妈特别勤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