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264章喜事大章节

第1264章喜事大章节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毕竟是还没结婚的姑娘,哪性性格再外向,对朱红雨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也有些受不住劲儿,星弄一张小脸“腾”的涨红,讪讪的缩回手:“不让我摸就直说,干嘛说些有的没的。”

    “谁不让你摸了?”朱红雨扯过她的小手逼着她放在自己肚子上,“你要是愿意,一直放上面我也没意见,正好,你小侄子小侄女们闲的无聊,想要找个人陪他们玩呢。”

    “呃……”瞄着结了婚后完全变个人的朱红雨,星弄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陆路心疼自家媳妇儿,就上前拉起她,扯到自己身边坐好。

    “你们俩,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估计陆爷爷陆奶奶也急着抱孙子了吧?”朱红雨显然并不打算放过这俩人,还在生孩子的话题上继续绕。

    “薛哥,管管你媳妇儿。”陆路看向薛锋起,“怎么就揪着我们家不撒手了?”

    “说你笨吧你还不承认,我媳妇这是帮你呢,你个傻小子。”薛锋起边说边摇头,“还你们家的,现在是你们家的吗?”

    “谁说不是我们家的。”陆路一把将星弄揽到怀里,“证都领了,能不是我们家的吗?”

    “真的假的?”

    坐在这一桌的,都是关系极好的朋友,听闻陆路曝出俩人领证的事儿,一个个都满是疑问的把视线投向了星弄。

    “是……是领了。”星弄垂着脑袋,声音极低的证实道。

    “喂,你太不够意思了吧,领证了竟然不告诉我们?”关晶第一个跳将起来,这段时间俩人天天待在一起,不自觉的,关晶已经把星弄当成最好的朋友。是比姚倩倩还要好的朋友。

    “喂,陆路,你也太过份了吧,还当我是最好的朋友吗?”小南瓜也不乐意了,他和陆路可是铁瓷呢,这么大的事儿竟然瞄着他,太让他接受不了了。

    接下来,温可、温肃、洛恋、朱红雨等人,纷纷表示了抗议,只有洛叶和夜轩稳稳的坐在那儿。没吱声。

    星弄就有些忐忑的看着俩人,洛叶冲她笑笑:“不用那样看我,我相信你应该是有原因的。要是不想说,就不说,现在告诉我们也不晚……”说着看向大家,“你们一个个笨蛋,要是这个小笨蛋不说。大家都省了红包了,相反,到时候还要让她倒包一个红包贴补咱们,多好?”

    星弄就借坡下驴:“还是洛洛了解我,知道我是为了给大家省钱。”

    “切!”关晶冲她竖竖拇指,“知道你们俩好。可是也不能这么个好法儿,这种大喜事儿,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要隐瞒的。你们又不是大明星,还怕大家知道了影响你们的形象,咱们当中更没有暗恋你们俩的,至于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吗?”

    “球儿,你不是怀孕了。不好意思说吧?”朱红雨突然瞪大眼睛盯着星弄的腹部看,“一个月还是二个月?”

    “胡说什么!”星弄恨恨的瞪她一眼。“桌上还有男士呢,你能不能注意点儿?”

    “我猜中了?你真的中标了?”

    “没有。”星弄赶紧摇头,“没有的事儿。”

    “那干嘛不说?”朱红雨蔫蔫的坐回去,似乎对于星弄没怀孕万分的失望一般。

    “算了,我还是实话实说吧。”陆路就征询的看向星弄,“老婆,我说出来吧,好不好?”

    “你有脸说就行,我无所谓。”星弄哼一声,搬着自己的凳子挤到了洛叶和朱红雨中间。

    陆路苦笑一下:“其实简单说,就是有女孩子喜欢我,还死缠烂打的,为了让球儿放心,我就赶紧和她领了证,可她觉得这样挺丢人的,就不想让大家知道。”

    “到底怎么回事儿?”洛叶看向星弄,“就你这性格这种事儿估计自己也消化不了,这桌上都是铁瓷,也没什么不好说的。”

    洛恋急的催她:“是啊,你赶紧说,一会儿新娘子来了我还要去帮她安排衣服。”

    “他之前出任务差点儿染上病的事儿,你们也都知道,后来洛洛不是证实了他没事儿吗,可他自己总是半信半疑的,生怕是洛洛骗他,又怕传染了我,就总是躲着我。

    我这性格你们也知道,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想赶紧帮他把疙瘩解开,结果,这死小子为了让我死心,竟然拉了一直暗恋他的一个女孩子做挡箭牌。

    然后,那女孩子就当真了,觉得多年的等待终于拨开云雾见日出,哪还舍得放手?就见天的去缠着他,我就奇怪了,他怕传染了我,怎么就不怕传染那女孩子。

    可气死我了,我就拉着他去了医院,再做一次检查,最终的结果自然还是没事儿,他呢,不信,你们不知道,我那段时间简直想杀了他,就没见过那么想得病的。

    后来,突然有一天,他就想开了,又回过头来找我,向我道歉,不骗你们,我是真想和他分手来着,可是想想这么些年的感情,想想他也是为了我好,就原谅了他。

    这事在那女孩子看来,却是我横刀夺爱了,就去找了他家爷爷奶奶,你们也知道了,他爸妈对我还算满意,爷爷奶奶就一直嫌我不是个温柔贤惠的好媳妇儿。

    总之,乱七八糟的一通掺合,最后,他实在没辙,为了让他爷爷奶奶死心,就偷了户口自治簿和我登记结婚。

    我当时也是一股子气,就想,你们越是不满意我,越是不想让我进陆家的门,我就越是要嫁给他,我要气死那女的。

    可是,登完记我就后悔了,凭什么他折腾出那么些事来,我却依着他的意嫁给他了?哼,这些日子我正在琢磨着把红本去换绿本呢,没想到他就说出来了。”

    越说越气,到了后头,星弄直接是咬牙切齿了。也能看出来她不是在开玩笑,如果陆路今天不把领证的事儿说出来。或者她会真的闹腾着把红本换绿本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陆路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我那段时间吧,一直发烧,我就各种疑神疑鬼,又讳疾忌医,结果就折腾出这么些事儿来,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球儿,今天当着所有朋友的面儿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做这种又傻又二的事儿了。这辈子,我只对你一个好,你说什么我听什么!”

    “哥们。你经了那么些事啊。”小南瓜听得一脸凄凄然,起身转到陆路身边,一把搂住他就用力拍,“以后遇到这种事儿,记得和哥们说啊。就算帮不到你,还能开解你呢。”

    “呸呸呸……”陆路气得连呸几声推开他,“有你这样的朋友吗?一次就够了,你还想让我再沾一次,你这还让不让我活了?”

    “对噢。”小南瓜不好意思的笑,“我这不急了嘛。说话就没过脑,对不起对不起,哥们。我的意思你明白的,嘿嘿,球儿姐,我认识他这么些年了,还真不知道他性格中也有这种患得患失的时候。

    从我和他做朋友。就没见他向谁服过软,遇到困难。也从没见他退缩过,要不是他自己亲口承认,我都不相信这是我哥们做的事儿。

    你呀,就原谅他吧,其实,要不是太爱你,太在乎你,他也不至于这样,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有多少漂亮女孩子喜欢他,他斜眼都不待看的。要是还不解气,你就让他回家跪主板去,要不然,跪CPU也行,那个特别扎人。”

    “你跪过?”星弄一下子就抓住了小南瓜话里的重点。

    “是啊。”南瓜脸刹时变成了苦瓜脸,“小咪那家伙太狠了,原先跪主板的时候我已经很难受了,现在整两个CPU,那滋味儿,没跪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你倒真够意思。”星弄撇嘴,“为了给他开脱,竟然连这种事儿都说出来了,哼,想这样就让我原谅他,才没那么容易呢。”

    “球儿姐,你们俩来的时候好像关系挺好啊,这怎么说着说着就成这样了?”温南一脸不解的瞄着星弄,“你这不是要把我们大家伙埋坑里嘛,原本好好的,因为我们,你下不来面子,就故意折腾陆路。

    你说,要是万一把陆路折腾烦了,真和你红证换绿证,娶回那个原本暗恋现在明恋的女人,你可是哭都没处哭去。”

    “我不会的,她折腾我我也不会那样做的。”陆路急的连连摆手,“上次骗球儿是不想她被我传染上,现在已经确定了,我是不会再冲动的做出这种事儿来的。”

    “损友!”小南瓜一把推开他,回到自己的座位,“这种男人不能帮,好心当成骗肝FEI,他心里除了颜星弄根本就没旁人,我算是看出来了。”

    “行了吧,你还是在给他脸上抹金呢。”星弄边说边扯着洛叶胳膊晃,“洛洛,管管小南瓜,他的胳膊肘儿一点都不往我这边扭。”

    “好了好了,事儿都过去了,陆路也知道自己的做法不对了,别再纠结了,你看大家都用什么眼神看你呢?”

    被洛叶这么一说,星弄赶紧环顾四周,可不是嘛,大家现在的眼神,根本就是在看戏!

    “你们一个个的,太过份了。”星弄不满的翻着白眼儿,“拿人家的伤心事当乐子,等以后你们自己遇到这种事儿就明白我的心情了。哼,看着吧,你们谁也逃不了。”

    “球儿,你过来坐吧。”陆路可怜巴巴的冲她招手,“离我这么远,我这心里空落落的。”

    众人:“……”

    这还是那个威武霸气的陆路吗?

    这样的陆路,却是让洛叶心里有些难受。

    那根本就是一场无妄之灾,却让他,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般,其实根本说起来,他从小太顺风顺水了,小大人一样的懂事,被人一夸,就更要加倍的懂事儿,说起来,他长这么大,一点儿挫折都没受过,比起同龄人来,他就是站在金子塔尖上的那个耀眼者。

    然而。进入A队后,他的耀眼便不复存在了。

    顶尖优秀的人才汇聚在一起,他只能是个中不溜丢,当然,如果以年龄来衡量,他当然还是很多人及不上的,但是,他会以年龄这事儿来给自己宽慰吗?

    所以,他就着急的想要立功,想要得到大家的认可。

    那次的任务。原本是没有他的份儿的,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儿。有些牵涉过多危险的任务,会比对别的队员多一些考虑。

    偏生的,他是个倔性子,不喜欢别人说他进入A队,是沾了父亲和爷爷的光。他希望用自己的真本事为自己打下一牌天地,得到大家的认可。

    然后,就发生了那样的事儿。

    一下子,他的世界崩塌了,从未受过挫折过于顺风顺水的人,在面对巨大挫折的时候。比普通人更容易放弃。

    那段时间她忙,星弄也忙,只关注了他的身体。却忽略了他的内心。根本就没考虑过他会不会反弹。

    想来,那段时间大概是他这辈子最难熬的日子吧?

    他对星弄,和夜轩对她的感情,是雷同的。

    放手那么爱的一个人,心里的煎熬可想而知。

    星弄看着大大咧咧的。其实,却是个心细的女孩子。知道他心里那根刺一直没过去,才会故意当着大家的面儿把这事儿说出来。

    这等于间接给他一个发泄的渠道,在坐的,都是他能信得过的,这事儿发泄出来了,也就能真的连根拔出来了。

    洛叶借口去卫生间,拉着星弄一起离开了酒桌。

    “洛洛……”星弄有些忐忑。

    洛叶抱住她,轻轻拍了拍,“心里苦吧?”

    “洛洛……”星弄就真的哭了起来,这段时间,她憋的太难受了。

    “你呀,是不是不相信我了?为什么不早一些和我说?你应该知道,我就是再忙,和你聊会天的功夫还是有的,这不是小事儿,你说要是你们俩真的分了,这辈子,该多后悔?”

    “分了就分了,谁稀罕!”

    “你也就是嘴硬。”洛叶递张纸巾给她,“这么些年过去,你们俩都已经刻进了对方的生命里,其实,这次的事儿最可怜的是陆路。

    正如小南瓜说,要不是爱的过深,他不会这样的,你呢,别再和他闹腾了,闹过了,可能就真的回不到以前了。”

    “啊?”星弄看着洛叶,一时有些恍惚。

    “他会真的以为你嫌弃他,而且,经了那次的事儿,再加上和同事们比较,他正是自信不足的时候,真有可能放手让你去找寻自己的幸福。”

    星弄沉默着没吭声。

    “我知道,你对这样的他会有些失望,觉得他太容易放手了,这或者就是太顺风顺水的孩子的毛病,其实,夜轩有一段时间也犯过这毛病,不自信,患得患失,不过,他比陆路经历的多,加上我和他深谈了几次,就真的想通,跨过了那个坎儿。”

    星弄瘪着嘴冷哼:“大男人,还没女人坚强呢。”

    洛叶就笑:“你还真说对了,国人的想法,男强女弱是正道儿,因为你的强大,他才会没自信的,如果你弱一些,他大概是不会这样的。颜副队,是吧?”

    “洛洛,你的意思是,我要想和他在一起,就不能比他强啊?”

    “不是,他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过去这段就好了。”洛叶好笑的摇摇头,“其实你自己应该明白,你对他的不满,也有一点儿,就是你希望他走的比你快。”

    琢磨了一会儿,星弄点点头:“的确,我是有那么点儿,看来,我自己也有问题,我好像在他面前表现的优越感太强了。”

    “如果爱他,就别总想着自己的面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好好和他谈谈,让他明白你的心思,别再胡猜乱想。

    你们俩啊,这么些年了,你什么时候顺着他的心意来过?最初和他在一起,你就是被他逼的,所以,这么些年过去,他心里那个坎应该一直没过去。

    就觉得,你和他在一起,还有被逼的成份在那儿,你呢,要让他明白,走到今天。你和他在一起不是因为被他逼的,而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和他在一起。”

    “我当年怎么就折在他的麾下了呢?”星弄皱着眉头,“他爷爷奶奶还整天想三想四,哼,他们是没见过夜老大的本事,整天觉得陆路已经能耐到天上去了!”

    “你是不是夸大点儿了?”洛叶就笑,“你这脾气也改改,你想想啊,最初的时候,他爷爷奶奶不是对你挺满意的么?后来为什么不满意了?”

    “他们一看我支使他干活。脸上就明显的不乐意了。”星弄摊摊手,“陆路的性格缺陷,就是被他奶奶给惯出来的。他爷爷还好,只是不希望他做家务,别的要求还是挺高的,他奶奶,是真的溺爱。

    你不知道。她奶奶看中的那个南艳丽,整个就是一个岛国教育出来的女人,恨不得趴地下给男人脱鞋换鞋。”

    “看你这一肚子怨气。”洛叶好笑的帮她捋捋头发,“好在你们两家门当户对,结了婚,他家老头老太太也不能太过了。

    只要陆路不认同他奶奶的做法儿。你就不要再去挂心这些事儿,反正,你们也不会住在一起。对不对?”

    “我妈也是这么说的,说不图别的,就图陆路对我好,我想想,要是现在重新恋爱。也挺没意思的,算了。这辈子就他了,再怎么着,都是我自己选的,认了。”

    “你们俩躲这儿说悄悄话啊。”唐洛一路小跑着过来了,“害我这顿好找。”

    “付默和你一起过来的?”星弄就笑呵呵的打趣,“听说你们俩现在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都快好成一个人了,恭喜哈。”

    “你是不是不笑话人就没法儿说话?”唐洛瞪她一眼,转而看向洛叶,“宝宝没闹你吧?听说怀孕初期最难受了,你还好吧?”

    “除了喜欢睡觉,没别的毛病。”洛叶看看时间,“咱们回去吧,新郎新娘应该快到了,别失了礼。”

    一行人往回走,就看到武泽天站在楼梯口,一脸的犹豫,星弄赶紧冲他招手:“男皇,在那干什么呢?”

    抬起头,武泽天的脸上绽出灿烂的笑容,上前打量打量洛叶:“洛洛,听说你要做妈妈了?”

    “是啊,到时候你可要给我包个大红包。”

    “一定一定。”武泽天应答着,就掏出一个大红包递向洛叶,“能不能麻烦你把这个交给凤队,我还有点事儿,就不过去了。”

    洛叶背着手不接:“男皇,逃避不是问题,而且,我姐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就不用为难了。”

    “我不是为难这个……”武泽天苦笑,“关晶不是在那儿吗,我不想见她。”

    “为什么?”星弄一把扯住他胳膊,生怕他跑了的样子,“怕见还是不想见?说实话,是不是有一点儿喜欢她了?”

    “谁喜欢她了……”武泽天赶紧澄清自己,“洛洛,我是真没喜欢她,我就是把她当哥们呢,可她,也太缠人了。”

    “你们的事儿我不管,我又不是爱情顾问。”洛叶扯着唐洛上楼,“付默的妹妹怎么样了?”

    “把离婚手续办完,就去旅游了,走之前去找过付默,让他遇到王嫣的时候,道声歉,说她以前听信了赵健的说辞,还一直误会是王嫣缠着赵健。

    对了,那个叫赵健的男人还真是够无情无义的,他妈生病,他家里人给他打电话,他竟然连管都不管,结果,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没了……”

    被星弄强行扯着往上走的武泽天,好奇的问道:“赵健是谁?我认识吗?”

    “你怎么那么爱操心?”唐洛好笑的回头,“有这精力,还是先给自己操操心吧。”

    “我这不是心里紧张,没话找话嘛,你就不能配合一点儿?”武泽天说着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僵硬,“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愁死了……”

    几人顺他视钱看过去,就见关晶正春风满面的跑过来,一把拖住武泽天的胳膊:“老武,你终于舍得出现了,我这段时间找你找的好辛苦,这次,可不能再让你逃了。”

    星弄赶紧松手,冲关晶挤挤眼睛:“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颜星弄。你个叛徒!”武泽天几乎从嗓子眼里挤出了这么一句来。

    “你怎么他了?”唐洛好奇的问道。

    “我就是给他打电话,问他要不要来参加凤师的婚礼,你知道,他不是喜欢洛洛,一直把凤师当情敌吗,听说凤师要结婚,有点儿半信半疑。

    我就当闲话家常一般告诉他,关晶随他爸回老家了,这段时间就我自己守在这边,快要累死了。结果,他就信了。”

    唐洛无奈的摇头:“我发现了,一个个都拎不清自己的感情。却特别愿意掺合别人的感情,难怪他说你是叛徒呢。”

    “都是朋友,当然希望朋友不落单。”星弄边说边拖起洛叶的手,“再不回去,大家还会误以为我多想不开呢。”

    “你是怕陆路想不开吧?”唐洛笑着打趣她。

    “是啊。既然是一家人了,就应该关心他嘛,我才不像有些人那样口是心非呢,怎么样的我就怎么说。”

    “我什么时候口是心非了?”唐洛绕到她身边一把扯住她,“来来来,说明白。我什么时候口是心非了?”

    洛叶笑着摇摇头,加快步子往自己坐的那桌走过去,眼睛一瞄。恰好看到坐在某桌的一个客人,眉头就皱起来。

    “赵健在25桌。”坐下后,洛叶小声对夜轩道。

    “放心吧,这事我处理。”夜轩安慰的拍拍她,起身就往25桌走去。

    十分钟后。新郎新娘在一群人的笑簇拥下走了进来,婚宴正式开始。

    凤家上台的长辈是凤天至的父母。

    一切按正常的婚礼程序进行中。

    洛叶感觉到胳膊被戳了戳。一回头,就见凤清正笑嘻嘻看着她。“快坐。”洛叶就指了指身边的位置。

    “你老公呢?”凤清四处瞄着,“他没陪你一起来吗?”

    “临时有点事去处理了,估计一会就回来了。”洛叶打量打量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凤清冲在坐的众人打过招呼,才又小声道,“我以为你不能来呢,要不我早就过来了,刚才是我姐先看到的你。”

    她说的是凤娴。

    “呵呵……”这话实在不好接,洛叶就只是笑了笑。

    凤清赶紧解释:“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夜哥有可能会不愿意你过来。”

    “没有,他的意思是,我们做为凤队的朋友,这个时候,应该过来,喜事,为什么不来?”

    “也是。”凤清一时不知该怎么接下去,她和洛叶的交集比较多一些,也真心的把对方当朋友,同时,又十分清楚自家大哥对洛叶的感情有多深,在她看来,不管夜轩再大度,应该都接受不了自己的妻子来参加情敌的婚礼的。

    刚才看到洛叶,她一激动就跑了过来,脑子也没过过就把话说了出来,这会儿,实在是悔的要命,想要退回去吧,又觉得不好,不退吧,又GANGA的要命……

    见凤清手指拧来拧去一脸的纠结,洛叶笑了起来:“好了,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而且,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像你想的那样,对了,你哥遇到你嫂子的时候,我和夜轩也都在场呢。”

    “真的?”凤清一脸惊喜,“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能不能和我说说?我们家人问起来,我哥都不说,连我姐都好奇的要命呢。”

    “缘份吧,就是一下子看对眼了。”洛叶却不细说,“要想知道详情,还是问你哥吧,他自己要是不愿意说,我也不能做惹人嫌的事儿,对不?”

    “唉!”凤清就叹一声,“好吧,不说就不说,不过我哥能结婚,我大伯和大伯娘是真开心,听我姐说,前天嫂子去家里拜访,我大伯娘都高兴哭了。”

    就在这时,夜轩返回来了,凤清赶紧起身告辞:“洛洛,待会再找你聊。”

    夜轩坐下后,附洛叶耳边小声道:“婚礼结束前,他没机会出现了,怎么处理,还是交给新郎决定吧。”

    王嫣的父亲王爱强和母亲胡芳,坐在主桌上,局促的要命。

    随着婚礼的一步步筹备,他们总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直到今天坐在婚礼的现场,他们还有一种云里雾里不现实的感觉。

    知道姑娘找的这个男人有本事,可是,这本事大的太超乎他们的想像了。所以,就无论如何也难以踏实下来。

    那天去到凤家,他们就觉得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回到家后,两口子一晚上都没睡着,陪他们一起去的王爱莲,也是一晚上没睡着。

    自女儿和赵健分手后,就一直担心女儿越捱越大,难遇到合适的,甚至都做好了找个二婚头的打算,没想到,一下子就飞上枝头了。

    他们的脑子里,现在都是嗡嗡的,根本听不清别人在说什么。

    礼台上,和凤天至并肩立在一起的王嫣,也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不管这个男人爱不爱她,不管这段婚姻是不是真的,这个排场,这一切,都让她有如飘在云端。

    时不时的,她的眼睛会飘向自家亲戚那边,那些人,现在应该也被惊着了吧?不久前,他们都还在笑话她老大不小的嫁不出去,都还在她父母面前显摆自己孩子嫁的有多好,现在,看着这排场,会是什么感觉?

    她的视线看向身边的新郎……,那么帅的男人,就要成为她的丈夫了!

    感觉到她的视线,凤天至冲她笑了笑,主持人就笑着打趣:“一对新人含情脉脉的对望,看来是嫌我的开场白太罗嗦了,那么,现在我就长话短说,争取早点让新郎新娘入洞房!”

    台下立时哄笑成一片。

    凤天至视线不经意的往洛叶那一桌瞄了瞄,恰好和对方满含笑意的眸子对上,他的嘴角,便也勾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