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269章收拾二合一章

第1269章收拾二合一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为了给小辈们腾地方,整个下午温老爷子和温老太太都待在夜老太爷住的院子里,回来的时候,听到左卓求婚成功的消息,老两口都极高兴。

    尤其是老太太,拉着左卓的手,一遍遍的叮嘱他要好好待她家的宝贝孙女儿,看得温南在一边直泛酸水,“奶奶,行了,您都嘱咐多少遍了?您没说烦,我都听烦了,估计左姐夫也听烦了。”

    左卓赶紧摆着手:“没有没有,我只有开心的份儿,奶奶喜欢我,不当我是外人才这样叮嘱我,我知道的。”

    “听到没,你是外人,所以,姥姥才不一遍遍的叮嘱你。”洛叶笑嘻嘻的调侃夜轩,“以后你在姥姥心里的位置又降了一截子。”

    “这丫头!”老太太就瞪一眼洛叶,“都要当妈的人了,还这么调皮捣蛋。”

    “姥姥,求求您,别这样说我……”洛叶赶紧讨饶,“我都这把年纪了,您说我调皮捣蛋,这到底是夸呢还是贬呢?”

    “什么叫一把年纪?”老太太瞪着外孙女儿,“那姥姥这叫什么?”

    洛叶:“……”老太太您别那么较真行吗?

    ……

    新房内。

    闹洞房的散去,房间里只剩了凤天至和王嫣。

    “我去洗澡。”王嫣脸红红的去了浴室。她很纠结,原本答应嫁给凤天至只是为了骗骗家里人,装装样子,可现在,她是真的爱上了凤天至。她想要和这个男人一起过日子,白头到老。

    她想给他生孩子!这是她内心极强烈的呐喊。

    但是,凭感觉,凤天至应该是没这个打算的,她需要趁这个时间好好理顺理顺。擦干身体穿上睡衣后,又打开了自己悄悄夹带进来的那个小纸包——里面是好姐妹送的情趣内衣……,那一点点布,好丢人!

    咬咬牙,她把那点小布条穿在身上,自己从镜子里瞄一眼,脸立是成了血红色,手放在颈后的带子上,又顿住。

    想了想,把包裹严实的大浴袍套在外面。系紧了带子,才拉开门,边擦头发边走出去。抬头的刹那,她一下子就愣在那儿。

    凤天至单手支着下巴,眼神略带忧郁的盯着跳动的红烛,虽是满目喜庆的红,他身上却是涌动着浓重的悲戚之色。

    满心的欢喜。一下子消失殆尽,忐忑、期待也一点点的蜕去。

    她胡思乱想什么呢,求婚的时候,他就说的清清楚楚,她也应的好好的,这时候。怎么可以做这种白日梦呢?

    如果真的是想要一个陪伴的女人,他何需等到今天?

    她不自觉的把睡衣的带子又系了一道,走到凤天至对面。坐下:“那天,为什么就选中我呢?当时,你并不知道我失恋。”

    凤天至没有回答,也没有动。

    她就静静的等着。

    半晌,他抬起头。冲她笑笑:“第六感吧。”

    “第六感?”王嫣就愣,“你信这个?”

    “还有……”凤天至顿一顿。“还有冲动占了很大的因素,那一天,我刚刚知道,叶儿怀孕了,你明白那种心情吗,就是一下子没着没落,又怕她不自在,就是想让她安安心心的做幸福妈妈,我总要做点什么,让她放下,算了,我说的有些乱,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王嫣点点头,“我终于明白了。”她叹一声,“那天,你给我解了围,帮我长足了面子,但我一直就纳闷,当时你并不知道我和赵健的事儿,怎么就选中了我呢,却原来是这样。”

    “赵健今天来到婚宴现场了。”

    “啊?”王嫣愣愣的看着他,“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没看到他?”

    “夜轩发现了他,把他带到了小会议室,派人把他看了起来,走之前,他告诉了我,让我看着处理,我想来想去,还是征求你的意见。”凤天至看一眼时间,“如果你担心他,我可以现在陪你去良友,他应该还在会议室里。”

    “我不担心他,我是担心他捣乱。”王嫣叹口气,“之前,我爸妈还说过,就赵健那个脾性,也许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幸福,他们担心他在婚礼上闹事儿,说实话,我也有些担心。

    所以,白天的时候,我心一直是提着的,后来到宴席结束也没看到他,我还一直庆幸来着,原来,他真的去了。”

    “他的身上,搜出了这个。”凤天至将桌子抽屉拉开,是一摞印好的小单子。

    王嫣接过来,看了几眼,就气得脸煞白:“他怎么是这样的人?!”小单面上,将俩人的相识相恋写的清清楚楚,具体到什么时候第一次亲吻,第一次拥抱,甚至还有杜撰出来的第一夜……

    凤天至不清楚俩人具体的过往,便沉默着没说话。

    王嫣看到后面,脸涨的青紫:“卑鄙无耻!”她能想像,如果凤天至是真的爱她,真的要娶她为妻,看到这些东西,该有多么的愤怒。

    不管男人女人,若是真爱了,这种事儿便是忌讳,是绝对提不得的,不看到,不听到,便可以有各种自我安慰的理由,看到了听到了,便再也骗不到自己。

    以凤天至的身份,若是这些东西真的流传开来,不管他和她结婚是出于何种原因,影响,都是绝对的恶劣!

    “我和他……”王嫣咬着唇,“我和他……我和他……真的没有过。”

    凤天至多聪明的人,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当即点头:“不要搭理这上面写的,我就是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理他,才拿来给你看的。

    原本,我是想着直接收拾他一顿,让他以后不敢乱说话的,可是,你也知道,咱俩之间的事儿有点特殊。我还是征询一下你的意见比较好。”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如果有人敢侮辱洛叶,相信,他绝对会打的他生不如死……,自己在瞎想什么呢!王嫣晃一晃脑袋,看向凤天至:“我想亲自见他,现在。”

    ……

    被关在小会议室一天的赵健,从最初的大声嚎叫,到后来的小声呢喃,再到现在趴在桌子上像一条死狗。外面精气神的变化,同时也是他内心的变化。

    现在的他,心里只剩了满满的恐惧。

    那天从王嫣家离开后。他先去了单位,立马就有同事过来告诉他,他家里人给他打电话了,说他妈的情况不好。

    想了想,他还是赶回去了。结果,等待他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那一刹那,他良心发现,趴在母亲的身上哭的死去活来。

    处理好母亲的后事,把手里的钱留给父亲和弟弟。他便返回了沙市,想来想去,觉得付盈才是他最好的选择。便主动拨通了付盈的电话。

    对方却告诉他,婚都离了,别再找她了。

    他说尽了好话,希望她能原谅他,能重新接纳他。和他组建家庭,他甚至许诺她。以后只一心一意的爱她,生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孩子,过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日子。

    有那么一刹那,他能感觉到付盈的动摇,可是随之,她又坚决的拒绝了他,说她已经不敢相信他,这辈子,也不会再来沙市。

    然而,字里话音的意思却是让他明白,她应该是顾忌付家掌舵人的意见,才不要和他在一起。

    随后,任他再怎么表态,她都没了丝毫动摇 。

    到了这一步,他知道,自己是新欢旧爱一起失去了,好在,他还有好的工作,以他的年纪和长相,娶一个漂亮的妻子是不成问题的。

    如此安慰着自己,他回到了单位。

    结果,领导找他谈话,说了一堆的虚话套话,然后……把他调到了地勤。

    他是堂堂的副机长,怎么可以调成地勤?

    如果是年纪的问题,他认,如果是技术的问题,他也认,可现在,他这两方面都没问题,任什么就突然做了这样的安排?

    显然,是领导们见风使舵,故意整他。

    情场失意,事业低谷,亲人离去……,这一切的起因,都是王嫣!

    偏生这时候,传出了王嫣要结婚的喜讯,而和她结婚的男人,就是那天在飞机上向她求婚的男人。

    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打听到了那男人的背景,的确不是他能比得了的,也不是他能惹得了的,若非他的人生已经跌到了让他无法忍受的低谷,他大概也不会去惹他的。

    可是,他已经找不到活着的方向,既然这样,为什么要让他们过的开心?

    什么事儿最能击倒他们?

    想来想去,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他想到了把自己和王嫣的爱情公诸与众。

    而且,是在他们结婚的宴席上。

    他要让所有的人知道,这位天之骄子娶的,是他用过的女人!

    只要想到这一点儿,他就兴奋的睡不着觉。

    他利用自己地勤工作的便利,便偷打印出来,又复印了几百份,装在包里带到了婚礼现场。

    至于怎么混进去的,也简单,他偷了某位同事的喜帖,送上红包,就坐到了那位同事应坐的位子上。

    好在,那一桌的同事和他都不怎么熟,看到他出现虽然有些讶异,但也没多说什么。

    就在他决定人上齐了再把传单拿出来的时候,竟然就被那天在飞机上遇到的另一位男人给发现,悄悄提着脖领子就给提到了这儿。

    说实话,怎么被提过来的,他是真不知道,只是感觉脖子一疼,然后就不自觉得跟着对方走了……

    原本,他以为,他的人生已经到了生死无谓的地步,可是,真的被关在这儿,没人管没人问的情况下,他竟然发自内心的开始恐惧。

    他怕他就这么着被弄死了,没人知道他的下场,他就被弄死了!

    阳光空气绿树红花……,这个时候,他竟然怀念起这些东西来,听说人死了以后看到的全都是黑暗,感觉到手全是孤独……

    他不要。他还不到三十岁呢!

    就在他的胡思乱想中,房门被推开。

    他缓缓的抬起脑袋,看清来人的面庞,欣喜若狂:“嫣儿,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看到跟在王嫣身后的凤天至,他的声音嘎然而止。

    “看到我不怎么开心?”凤天至闲闲的坐在他对面,手敲着桌子,“闹腾了一天了,力气还不小嘛。王嫣,你这个前任男友的身体还是很健壮的。”

    “飞行员的体质是有一定要求的。”王嫣坐在凤天至的旁边,细细打量着胡子拉茬的赵健。“赵健,你说实话,我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吗?”

    “没有。”赵健赶紧摇头,“是我对不起你,你没有任何对不住我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王嫣把他印的单页推到他面前。“想过这样做会对我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

    赵健眸子亮了亮,视线在王嫣和凤天至的脸上驻留了一会儿,或者是感觉到自己的动作太明显,赶紧垂下了脑袋:“对不起,当时我是气糊涂了,要不是太爱你。我不会这样做的,对不起。”

    “我看你还真的是嫌自己命长了……”凤天至轻轻叩着桌子,“我坐在你对面。你竟然也敢这样说,你到底是不是把我当死人?”

    “对不起,我现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不和您抢了,我保证。我再也不和您抢了。”赵健便说边举起手来,“我可以发誓。”

    “免了。”凤天至摆摆手。“你的誓言我不稀罕,而且,也没什么用处。”说着起身,拍拍王嫣,“我出去一会儿。”

    王嫣冲他点点头。

    房间里只剩了俩人,赵健可怜巴巴的抬起脑袋:“嫣儿,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王嫣冷冷的瞄着他,“赵健,我现在真的觉得我眼睛长的就是个摆设,怎么就喜欢上你了呢,你现在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你写这些的时候,心里有没有那么一丝的愧疚?”

    “我……”赵健略一犹豫,赶紧点头,“有,我有,我特别愧疚。”

    “我纳闷的是,我什么时候和你有了亲密关系?”王嫣身子往后一靠,“赵健,你是不是想坐牢?”

    “嫣儿,我会好好待你的。”

    “呵……”王嫣一脸好笑的看着他,“我都结婚了,哪还需要你好好待我,你脑子没问题吧?还是坐这儿一天坐糊涂了?”

    “他……”赵健下巴往外面点了点,“他还继续和你在一起吗?”

    “你以为呢?”

    “嫣儿,我现在是真的为了你好,我很后悔我做的这些,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估计就算我和他解释,他也不一定相信。

    如果他娶了你,又介意这件事儿不好好待你,那么,你这一辈子会过成什么样,你想过吗?嫣儿,我就是想让你知道,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都在你的背后支持你。”

    “是背后捅刀子吧?”王嫣冷哼一声,“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会来找你吗?赵健,我就是想看看你这张丑恶的嘴脸,想要提醒我自己,曾经我是多么的有眼无珠,以后,我要让自己睁大眼睛看人,不再犯雷同的错误!”

    “你骂吧,只要能让你出去,你愿意怎么骂就怎么骂。”赵健边说边伸出手去握王嫣的手,对方迅速把手抽离,“不要用你恶心的爪子碰我!”

    赵健的手僵在那儿,脸上闪过一丝恼色,随之,又转成笑容:“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嫣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你承认你错了?”

    赵健眸中现出一丝喜色,连连的点头:“当然!当然!”

    “念在你我曾经好过一场的份儿上,我并不想做的太绝,但是,就这样放过你,我绝对过不了心里的关……”

    站在门外的凤天至,听着里面一声高似一声的嚎叫,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想不到,看着文文静静的王嫣,揍起人来还真是不含糊。

    他愿意这会带她过来,就是想让她发泄出来 ,打开心里的结。

    那份单子,他的确是犹豫过要不要给她看。但是,想来想去,如果就这样瞒过去,万一哪天这事被揭出来,毫无准备的王嫣肯定会受到伤害。

    和她能不能走到底,他不敢肯定,所以,他必须为她把一切后患杜绝。

    让她知道,面对,解决以后。赵健必然不会再心存侥幸,然后再由他出面,结果。或者会比他直接出面要好的多。

    不管是以前的他还是现在的他,虽然疯狂不羁,但是,却从不会做草菅人命的事儿,虽说赵健的做法让他不齿,却不致死。

    而且。他也调查过他的经历,除了功利一些,别的方面,他做的还不算是太过,其实,在普通人中。这样的男人占的比例很多。

    只不过,赵健错就错在,娶了付盈。却又不甘心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结果,最终把自己推到了死胡同。

    当然,这种男人也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他,否则。他会越来的越没有下限。

    想了想,凤天至拨通洛叶电话。

    那边。洛叶刚洗完澡,正坐在床上任由准爸爸趴在她肚子上和未来宝宝卖萌,听到电话响,便戳戳萌爸夜轩,对方迅速把电话拿过来,瞄一眼,萌态消失,眉头皱起:“这个时候不洞房花烛,打的什么电话。”边说边按了接听键,“干嘛?”

    “电话给小叶儿。”

    “和我说行了,我媳妇困了。”夜轩拒绝合作。

    “能不能不要这么没出息?赶紧把电话给小叶儿,我都结婚了,你还怕的个什么劲儿?”

    夜轩犹豫一下,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电话递给了宝贝媳妇,“凤队,什么事儿?”洛叶满是调侃的笑道,“这时候打电话,小心嫂子揍你。”

    “是弟妹。”夜轩在一边嘀咕。

    “给你听听奏鸣曲。”凤天至把电话贴在门缝放了一会儿,对洛叶笑道,“跟夜轩说声谢谢,要不是他发现的早,王嫣就毁在赵健手里了。”

    “好,我会告诉他的。”

    “不耽误你休息了,挂了。”凤天至得意的勾勾嘴角,“我就是要气死那醋坛子。”话音落下,迅速挂断电话,推开房门,就见王嫣正穿着高跟鞋,“叭叭叭”的往瘫在地上的赵健身上踩呢。

    他也淡上前拉架,闲闲的坐椅子上盯着躺地上装死人的赵健,提示王嫣,“你那是给他按摩腿呢?往中间那条腿踩。”

    赵健嗷的一声就往后缩去:“错了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们饶了我吧,王嫣,我对不起你,这辈子,我再也不在你面前出现了,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赵健是彻底崩溃了。

    折腾这么一大会儿,王嫣也有些累,就收回脚,冷哼一声:“以后要是再敢在我面前出现,我绝对会让你去尝尝吃免费餐的滋味儿。”

    “赵健,我明确的告诉你,那张纸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儿,我门清,你以为这么乱写一通就能诬陷到王嫣啊?

    本来这事儿我是想悄悄处理来着,可是,想了想,我还是决定手上不沾血了,至于以后要怎么做,我也不想多说,你自己看着办。

    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是我把你杀了,也不会有人对我怎么样,你只知道我是军人,我告诉你,我除了是军人还有别的不方便告诉你的身份,简单的说,我一枪崩了你,可以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

    “我不敢,我保证不敢了……”

    “行了,回去吧。”凤天至说着又好声的关心一句,“自己还能爬起来吧?”

    “能,能能……”不能也得能啊,赵健几乎是爬着出去的,到了门口,艰难的站起来,扶着墙跟,一点点的往前挪——不是他不想跑,饿了一顿又被揍了一顿,哪还有力气加速度……

    凤天至看向王嫣:“气也出了,心也放下来了,回家吧。”

    “好。”王嫣拍拍手,“长这么大,第一次揍人,发现,这感觉还挺爽的,啧啧,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种机会。”

    凤天至:“……”才一次就上瘾了?

    --------------------

    二更合一起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