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450章 回归

第1450章 回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章合一起了,其实,这个月完结,推荐又安排的往后,本可以不更的,暖习惯了,又码出来了..

    -------------------

    “别患得患失,我真的没事的,缺条胳膊少条腿的,我也能接受。”

    叶墨的这句话,让洛叶眼眶子红了起来,这几年,已经很少有事情能让她落泪了,可是听到叶墨的这句话,她真的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别哭,我真的没事儿的,就是被人在身上穿了个窟窿,补上也就好了。”

    这句话,是上一切他离开的时候,跟她说的,到现在,她还清楚的记着。

    曾经,她那么恨害他丢命的俩女人,来到这个时代后,她提前把那俩女人和他隔了开来,却没想到,还要是面对这样的局面。

    叶墨误会了洛叶的情绪,笑着伸手抚住她脸颊:“傻瓜,人都要走这一步的,对我来说,能最后时刻看到你,就是最大的幸福。

    你知道吗,我经常在梦里梦到,你摔倒在我怀里的那一幕,可惜,我太懦弱,眼睁睁的看着你成了夜轩的妻子。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说出自己的心思,和他竞争到底,不过,现在有这样的结局,我也很开心,总比老了以后,孤零零的死在床上要好的多。”

    “叶大哥……”

    听他这样说,洛叶就更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洛洛,我最对不起的是卢音音,等我走了,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她,劝她嫁一个真正爱她疼她的好男人。

    和她在一起这些年,她对我的好,我都知道,我也想过全身心的爱她,可惜。感情是不会受人的控制的……”

    洛叶赶紧打断他:“叶大哥,你误会了,你不会有事儿的,我完全能保证,你的生命肯定不会有事儿的,现在我就是对是否留下后遗症有点儿不确定,至于我刚才情绪不好,也可以理解,谁能看着别人受伤了,还欢天喜地的。尤其你又伤的这么厉害。对吧?”

    “不会死啊?”叶墨的脸刹时红到了脖了根。可见他有多害臊了,原本失血过多的情况下,都能让血冲上来……

    凤天至带着五名年轻女子跑过来,他站在门口冲洛叶喊:“洛政委。人我带来了,这五个是技术比较好的,也都跟过大手术,工具她们都带的齐全,还有什么需要,你吩咐。”

    自洛叶成为女子特战队的高野,凤天至在外人面前都是极尊敬她的,从不像以前一样,直呼小叶儿。

    “工具齐全。药物齐全,别的就不用了,如果飞机到了,你指挥他们就近找个地方降落,手术完了才能想办法把病人转移上去。”

    “好。我知道了。”

    “洛政委,我叫乔红,是医疗队的队长,您请吩咐。”消完毒走进来的几名女子,站了齐齐的一排,为首的女子向洛叶请示道。

    “你做一助,找一个技术好一点儿的,做二助,其他人,机动。”

    虽然有些讶异,乔红还是应了一声,安排她旁边的女孩子叫刘卫红的做二助,其他人留做机动人员。

    ……

    凤天至在外面候了有半个多小时,直升机就到了,他早就安排手下人员找好了降落地点,便开着车子带领直升机飞过去。

    “夜轩?”看到飞机上下来的人,凤天至一脸的讶异,“你现在竟然能走的开?”

    “我来都来了,你说我能不能走得开?”

    “是你向夏副主席自荐的吧?”凤天至不屑的撇撇嘴,“你这个小鸡肚肠的男人,我老婆孩子都有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你太自做多情了,我是不放心叶墨的伤情,想亲自过来接他还安全一些……”夜轩无语的瞄着他,“你以为我是担心你把叶儿抢走?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要是你有这个本事,现在叶儿的丈夫就不会是我了,我妹妹说的真对,你根本就是个自恋狂。”

    “清竹肯定不会那么说我,又是清荷那家伙吧?”凤天至笑着摇头,“下次我见了郑铭一定要让他好好管教一下他媳妇儿。”

    清荷的丈夫郑铭和凤天至曾是同学,俩人算不是特别要好的朋友,但关系尚可,加之这几年属上下级关系,来往的就多了一些。

    “就算你是我妹夫的领导,也不能以权谋私,人家的家事儿,你这样插手,可就不厚道了。”夜轩大手在他肩上重重一拍,“还有,你把我这个哥哥当死的吗?”

    “行嘛,虽然官越做越大,力气倒是没有越来越小。”凤天至笑着把他的手扳开,“既然是你来了,我就放心了,叶儿说叶墨的伤不至于危及性命,但是如果拖的时间长了,可能会留下后遗症,所以,就马上手术了,你得多等一会儿,手术完了才可以把病人移上飞机。”

    “行,我就等一会儿……”夜轩重重叹一声,“来的这一路子,我万分庆幸这次的演习,要不然,伤亡可就大了,咱们这一片的建筑,大部分都毁了。”

    “是啊。”说到这问题,凤天至也敛了笑容,“余震后,我就派人四处搜救,情况出乎意料的严重,我看啊,这次的灾情和唐山那次不相上下啊,要不是叶儿坚持这次行动,又坚持完全真实演习,后果……”他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当着你的面儿,我也不说虚的,叶儿之前一直做恶梦,她纠结了很久,最终决定哪怕被所有人误解,也要尽一下心意,她说,如果她什么都没做,结果证实梦是真的,她会一辈子活在罪恶的十字架下。

    但是,她做了,对了,却未必没有人不说三道四,只不过,灾情面前,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罢了,待上几年,就不敢说了。”

    “你放心吧。我永远站在她那一边,谁要是敢拿这件事儿质疑她,就是嫌自己的脑袋长的太牢固了。”凤天至说着冷哼一声,“我是有妻有子,可不代表我不喜欢小叶儿了!”

    夜轩一头黑线,大概,也就凤天至能这样理直气壮的说这样的话吧?好在,他也习惯了,而且也知道凤天至的脾气,哪怕说的再不堪。他却是有着他自己做人的底线。而且真说起来。他比很多嘴上说的好听,大家眼中的正人君子,要更加的君子一些。

    “你那边的工作真的没有问题?”凤天至皱眉盯着夜轩,“我可不是担心你。我是不希望你丢了管职,让小叶儿脸上没光。”

    “齐斌盯着呢,有什么事儿他就打我电话了。”夜轩说话间,电话响起来,是京城打来的,就冲凤天至摆摆手,跑到一边去接电话。

    “小轩,你见到叶儿了?”

    电话一通,老太爷的声音就急急的传来。事发的第一时间,洛叶和夜轩都给他们打了电话,随后,俩人忙于工作,没再给家里消息。一家人从电话上和网络上都发现了震情的严重,就替俩人担心起来。

    偏生的,再给洛叶和夜轩打电话的时候,一个在做手术关了机,一个在直升机上也关了机,联系不上他们,一大家子可急坏了。

    老太爷就打了电话给夏副主席,得知情况后,总算是稍稍安了些心,估摸着夜轩应该到达洛叶所在的场地,老太爷的电话就又追了过来。

    夜轩不用问也知道,其他人现在一定巴巴的围在老太爷的身边呢,就赶紧道:“太爷爷,我刚降落没两分钟,叶儿正在给叶墨手术呢,一时半会儿得到概出不来,等她出来了,我让她给您老打电话,好不好?”

    “行,不是我老头子不讲道理,我听不到她的声音,就是不放心,你们俩啊,主意太正了,我信不过你们,还有啊,小南小北都在这儿等着呢,已经哭的不成样子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太爷爷,您放心吧,对我们来说,家人是最最重要的,不可能不管不顾的去冒险的,再说了,我们俩的本事您老又不是不清楚,还有什么是能拦得住我们的吗,您说是不是?”

    “行,我就信你一次。”老太爷叹口气,挂了电话,这个时候,他最不愿意说的两个字就是“再见”,人年纪越大,对有些事情的禁忌就越多,以前谁要是讲究多了,他还笑话,现在他自己的讲究是越来越多了。

    首在旁边的小南小北,抹抹脸上的泪花花,可怜巴巴的看着老太爷:“我爸爸肯定没撒谎,是不是?”

    “没有,肯定没有,你听他的声音就是了,要是你妈妈真有什么事儿,你们以为他能装的跟没事人一样?”‘

    琢磨了一会儿,小南摇摇头:“他肯定做不到,如果妈妈真有什么事儿,估计他也就不活了,所以,我们才更担心,万一成了没爸没妈的孩子,多可怜?”

    “不准说这种话!”老太爷瞪着他,“你们永远不会成为没爸没妈的孩子的,别瞎担心了,要说有一天你们成为没有老太爷爷的孩子,还*不离十。”

    “那个有一天,也是很遥远的,老太爷爷是老神仙,我们才不担心这事儿呢。”小北一本正经的盯着老太爷,“妈妈说过,老太爷爷会一直陪着我们长大,等我们结了婚,生了孩子,做老老太爷爷呢。”

    “你妈妈说的对,不过,那时候老太爷爷好像就成老祸害了,是不是?”

    “才不是,是老神仙!”

    “好好好,老神仙……”老太爷好笑的揉揉小北脑袋,“不过,老神仙可以说个让你放心的事儿,你爸爸妈妈肯定活的比老老太爷年纪还大,所以,你们那些担心,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

    “真的?”小北眼睛瞪的大大的,“老老太爷,您不是为了逗我和哥哥开心,故意说好听的唬弄我们吧?”

    围拢在一周的众位长辈们,原本心里紧张的要命,听着一老两小的对话,心情就一点点的放松下来,他们知道,老太爷说这些,其实也是在宽慰大家。

    说来也是,以洛叶和夜轩的身手,想要他们有事儿。还真是不太容易,再说了,不是还有逗逗嘛,那可是个神之又神的家伙。

    这些年来,大家对于逗逗的神奇,以及洛叶总能逢凶化吉的本事,已经习已为常了,要不是这次的大灾难实在太超出预想,他们也不会就乱了手脚。

    “老太爷爷,您说逗逗给我们找的那只宠物猫。会不会也像逗逗一样那么可爱?”

    孩子终归是孩子。说着说着。关注点就转移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上去了,两小只对毛茸茸的动物都特别喜欢,每次去温老爷子那边,都要天天和松球混在一起。要不是那家伙留在那边有利于身体健康,他们早就把它弄到京城来了。

    听洛叶说逗逗救了只大白猫给他们做宠物,可开心着呢,只不过刚才因为没有洛叶和夜轩的消息,他们没心思想大白猫的事儿,这会儿情绪缓过来,就又想起来了。

    “这种事儿太爷爷可不敢说,像逗逗那么神奇的鸟儿,老太爷爷我活这么大年纪了。也才见了那么一只,要是捡起个动物都是那么厉害的,这世界还不乱了套了?”

    “嗯。”小南点点头看向妹妹,“大概是那只大白猫的鱼都让逗逗给偷吃了,不好意思才把它给救了的。”

    众人:“……”孩子的视角果然好独特。他们为什么没想到呢?不过一琢磨,就觉得这猜测还挺有可能的。

    不说一家人的担心和等待,现场,洛叶已经做完手术,叶墨还在昏迷中,被包的像只粽子一样推出来,凤天至派进去的那几个护士,看向洛叶的眼神都是直冒星星的。

    关于洛政委医术高超的事儿,她们听说过不是一次,不过,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证过,今天,总算是开了眼界了。

    从来没有想到,有人的手速可以那么快,而且,可以在手术装备不是那么精良的情况下,把手术做的那么完美,整个过程,她们就像在看一场艺术表演,手指翻飞,美到极致。

    还没等她们回过神来,手术已经结束了!

    这辈子,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甚至,心里暗自可惜,这么牛气的医术,不做医生,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过,再想一下,又觉得,做医生救的人是有限的,做军人,就像这次,救的人可能是一名医生几辈子都救不了的,尤其,这次的演习又是洛政委坚持的,那么,洛政委这一次等于救了所有灾区人民的生命。

    在现场经历了那一切的身为护士她们,比任何人都清楚那样的灾难下,没有准备下造成的伤害会有多么可怕。

    是以,跟在洛叶身后出来的她们,不自觉的,整个气场都变了,那是一种自信又骄傲的美。

    不经意间瞄到几人的模样儿,凤天至嘴角勾了起来,果然,小叶儿在哪儿,都会影响到别人,她就是天生的王者!

    尤其这次,她的坚持 ,挽救了几个城市的人,她是不折不扣的军中之王,要是真的有人敢中伤她,他就是豁上再从零开始,甚至搭上性命,也绝不放过对方!

    这个世界上,最无私爱着她的,大概就是他了。

    从结婚以后,他和王嫣处的非常好,儿女双全以后,大家就更是觉得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事实上,他也是真的幸福,只是,他的所谓的幸福,和别人看到的是不一样的。

    看着和夜轩紧紧拥在一起的她,他并不觉得刺眼,也不觉得心里有什么不舒服,只要她开心,只要她幸福,他就是最幸福的。

    现在的他,可以心安理得的守在她的身边,信守着曾经的承诺,却又让任何人都不能挑理儿。

    当然,他也爱自己的妻子,可那是不一样的。

    洛叶,是他想要的灵魂伴侣。

    王嫣,是他娶回家的妻子。

    妻子,娶哪一个,处久了,都会有感情。

    灵魂伴侣,却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救的,珍贵到没有任何东西能和它相比,包括爱情。

    “发什么愣呢?”

    被洛叶一巴掌拍在肩膀上,凤天至回过神来,冲她笑笑:“夜轩呢?”

    洛叶一脸无语的抚抚额,往天空指了指:。

    “噢噢,其实我看见了,就是脑子里一下子没回过神来。”凤天至坦然的看着她。“刚才我是在想,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男人,是我,而不是夜轩。”

    洛叶摇摇头,转身往帐篷走去,懒得搭理他。

    “我说的是真的。”凤天至追是她的脚步,“你看,夜轩无论多爱你,都不能和我比。因为他把你娶回了家。和你生儿育女。所以,无论怎么爱你,都是应该的。

    而我呢,就不一样了。还有啊,你看我娶了妻子,叶墨也娶了妻子,可是,大家都知道,叶墨娶卢音音,是因为对方长的像你,把对方当成了你的替代。

    可我呢,大家都知道。我娶的就是我中意的女人,我待她好,待她的家人好,待我们的孩子也好,所以。没人说我是被你害了的男人,对不对?”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洛叶停下脚步,无奈的看着他,“好几年不听你说这样的疯话了,冷不丁的听到,我万分不适应,您老人家这到底是犯的什么抽?”

    “我的意思?”凤天至挑挑眉毛,“这样的大灾难,让我感觉到了生命的无常,世事的无常,就想要把 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

    要让你明白,我对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别以为我是那种嘴上说着爱一个人到永远,却转身就能和的女人卿卿我我的男人。”

    “懒得和你说。”

    “别呀……”凤天至一把拉住她,“让我说完嘛,万一把我震没了,我话都没说完,多遗撼?”

    “去去去,别说些有的没的。”洛叶白他一眼,加快步子进了帐篷,乔红和另一名护士李如月在收拾东西,跟进来的凤天至就不好再说什么,犹豫一下,退了出去。

    乔红和李如月对洛叶的崇拜简直无法言语形容,见到她进来,就紧张的手脚都不利索了,原本干的好好的,这会儿却是不是打翻了这个,就是踢倒了那个。

    开始洛叶以为是有小余震,赶紧警惕了起来,随后看出俩人有点儿微微发抖的手和脚,无奈的笑了起来:“我又不是老虎,你们怕什么呢?”

    “不怕,是太兴奋,然后就紧张了。”乔红赶紧站的笔直,“洛政委,您队伍里招收医务兵的时候,可不可以考虑我们?”

    “你不怕伤了凤师的心啊?”洛叶好笑的摇头,“他可是很器重你们的。”

    “凤师不会伤心的,他说了,只要是能帮到洛政委的事儿,他都全力支持。”

    “行,他既然这样说了,我那边缺人的时候,就调你们过去。”洛叶对胆大心细的乔红也十分欣赏,就痛快的答应了她。

    收拾完临时手术室,洛叶看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想想暂时没什么事儿,就又给远在京城的家人打了一通电话。

    继而,返回了指挥所。

    她记得很清楚,夜里十二点左右的时候,还有一次较大的余震,所以,她必须和朱红雨守在指挥所盯紧了。

    有了万全的准备,接下来的一切,都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半个月后,两支演习队伍结束演习,返回了驻地,另一批官兵接替了他们的工作。

    休息了一天,洛叶第一件事儿就是去看望叶墨。

    因为身体底子强,叶墨恢复的非常好,已经可以下床缓慢的行走,医生已经帮他做过全面的检查,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所以,见到洛叶后,叶墨是既感觉,又不好意思。

    洛叶知道他的心情,就好笑的看着他:“叶大哥,你这是打算以后不再见我了?”

    “不是……”叶墨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说了些有的没的,我这老脸,是真的不知道放哪儿好了。”

    “才多大年纪啊,还老脸呢,对了,嫂子呢?”病房里只有叶墨自己,洛叶才会有此一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