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No commen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哎呀,老公!我忘了告诉言战,她喝这个药,三小时之内不能喝原浆啤酒!”阿玲正医馆中药库里面配药,她拍了一下自己脑袋,她老公周世轩从外面走进来,开口道:“言小姐基本上,应该都是拿着高脚杯喝红酒吧?你又担心什么?”

    “……”阿玲心里觉得七上八下,那十几罐中药可是熬了一个多月,都是好药,可要是三小时之内喝了原浆啤酒,那不但是废了药效,还能让人“晕”个十几个小时。她看向自己老公,“应该没事,她平时不喝红酒,就是威士忌,我还从来没见她碰过啤酒。”

    “那……”周世轩好笑看向自己这位一旦遇到言战事情就兵荒马乱太太,说:“干脆打电话过去啊?”

    “打过了,没人接。”阿玲摇摇头,“可能已经睡下了,瞧我,她都这么大了,我还是什么都不放心。呵呵。”

    周世轩也跟着笑了,问:“要是不小心喝了原浆啤酒,会有什么很大伤害么?”

    “会浑身无力,而且会乱说话,以前有病人就试过。这是我五年前研究出来一个药方,很多人都用过,药效也很不错。就是啊,和这个原浆啤酒是死对头。”阿玲摇摇头,看向窗外忙碌异常纽约人,“没事儿,言战不沾啤酒。”

    半步作品

    3楼399室。

    “再喝一瓶啤酒!我就告诉你张欣宇住哪儿?”顾双城又仰头喝了一罐啤酒,她看向一张脸红成关公姜威,笑着说。

    “你说?顾双城,你不准耍赖!”

    “我顾双城什么时候耍赖了?”顾双城点了一根烟,叼着烟,她坐二楼窗口,看向外沉睡城市,和姜威喝完这一轮,恐怕已经十点半了。

    陆子曰抱着已经醉得不醒人事陈果,严肃说:“别喝了,姜威,你喝不过她!顾双城?”他用脚踢了踢有点走神顾双城,指了指姜威保镖,说不定顾双城灌酒这事儿已经报到了姜严方耳朵里了。

    顾双城吸了一口烟,看向已经喝完啤酒姜威,果然不出她所料,他这下是彻底醉了,真没想到,这位黑道世家公子竟然酒量欠佳。

    “嗝!”姜威脱掉了衬衫,靠沙发上,嘟囔道:“顾双城我告诉你……张欣宇和我上|过床……”

    “我知道。”顾双城凑过去,陆子曰眉头微挑看向这两个今晚都有点失魂落魄人,顿时觉得家有贤妻真是太幸福了,他低头,吻了一下睡得鼾声点点陈果。

    “姜威?”顾双城拍拍他脸,“下面,请你速回答我问题,因为我觉得,你现比较像个男人。”

    “嗯?”姜威靠沙发上,“问什么呀,你他|妈个怪物!”

    “a……我很正常,你们才是怪物。”顾双城看向姜威,白山时候,两个人架打得多,没想到出来了,反倒有点不打不相识感觉。

    “问呐,你个怪物,为什么女人……都喜欢你?”

    “很多女人喜欢我么?”顾双城看向双眼迷蒙姜威,姜威拍拍她肩膀,重重点头。

    “我问你……”顾双城吸了一口烟,弹了弹烟灰,“结婚,美满家庭,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真很重要,对吧?”

    “是啊!你他|妈要问几遍啊?”姜威拿起一个抱枕就砸向顾双城,又骂了她一句怪物。“你就只会问这个问题啊?……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姜威后一句是吼出来,顾双城竟然有一瞬间缥缈难辨,思绪这个问题上绕了一周,她张张嘴,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陆子曰看着表情不太对顾双城,又踢了踢她腿,“双城,你没事吧?”

    “我没事,好着呢。”顾双城扭过头,又看向乱骂自己姜威,又凑近了一点,“我再问你,要是我能和这个女人结婚,我也能给她一个美满家庭,孩子可以领养,你说……”

    “说你妈呀!你疯了,你神经啊,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别急着否定我说法。告诉我,如果我……全力,给这个女人这些,你回答我,她会……”

    “会你妈!”姜威抄起啤酒瓶,“嘭”得一声,砸顾双城沙发旁边小金人上,“我早就看出来了!”

    姜威拽着顾双城领子,用全力将她拽了起来,陆子曰准备过来拉开,顾双城却冷冷看了他一眼,打手势让他别过来,她看向姜威,问:“你看出来什么了?”

    “你是个同、性、恋!”姜威揪着她领子,“天底下女人那么多,你为什么要搞|张欣宇?还他妈什么美满家庭,结婚,孩子?你他妈就是个怪物、王八蛋!”

    此刻,姜威好像是清醒了,顾双城则从微醺状态完全抽离开,她指了指自己,反问道:“你说,我是什么?”

    “我说,你他妈是同、性、恋!”

    不知道是不是DJ看这边已经出事儿,就故意把音乐声忽然调到大,一楼仍旧欢沁蹦迪,二楼台球桌那边倒是有人看向这边了。

    “你们俩分开,分开,立刻分开!顾双城,顾总,你发什么疯?”陆子曰正想过来,顾双城就再次盯着他看了一眼,三秒钟后,陆子曰举起双手,又乖乖坐回原处,搂着自己老婆,目不斜视保持僵硬微笑。

    “再说一遍。”顾双城左手微微颤动,她认真看向姜威,“对不起,我刚才没听清。”

    “你别装了,你就是个同|性|恋!你说,白山时候,你正眼看过哪个男人?那双眼睛……一天到晚就女人身上瞄来瞄去!出去放风,那么多帅哥你不看,我就说了,你是个怪物!你是个同|性|恋……张欣宇和我上|床时候,她还是个处|女!而且,你不喜欢小女孩,你喜欢老女人!”姜威白山那是横竖看顾双城不顺眼,平时两双眼睛恨不得变成四双瞪着她。

    “……”顾双城看向双眼泛红姜威,刚准备开口,姜威就推开她,说:“你狡辩也没用!爷万花丛中过,什么女人没见过!你他妈就不是个女人!”

    陆子曰抚住额头,完全装作没听见二人对话。

    “我喜欢老女人?”顾双城心里咯噔了一下,又咯噔了一下,再然后整个心房都鼓噪像是要爆炸,她捏住自己英挺鼻子,因为此刻她鼻子突然失灵了,好像再也难以呼吸。

    “被我猜中了吧!我猜你就是!”姜威觉得嘴里一苦,“呕”他趴沙发上吐了起来,几个保镖连忙过来,把发了一顿酒疯姜大少扶进洗手间。

    “……”陆子曰后怕看向眼睛直愣愣看向某处顾双城,“……我说……”

    顾双城看向陆子曰……

    陆子曰瞅见了她眸底深处内容,连带着,手上酒瓶也“啪”得掉地了,四分五裂裂成了碎片。

    顾双城站了起来,她看向陆子曰,命令道:“今晚你手机开机,有事立刻找你。”

    陆子曰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不知道顾双城想干什么,等到他准备开口要问时候,顾双城已经侧过身,从他身边疾步而去。

    她像是一阵微醉熏风,就这么消失了。

    半步作品

    八月,那是八月,是八月尾巴。

    有阳光,有风,香樟树半黄半青叶子落了满地,言战来接她放学,她念得是补习班,穿得是什么裙子来着?很大裙摆,对,顾双城记得,自己为了恶作剧,就钻进了她裙子里。

    裙子里很好玩,很香,一阵一阵幽香,她躲裙子里不出来,言战用双腿夹住了她,硬是将她拽了出来。那年她刚十岁半,那天补习班一个小女孩过生日,请她吃糖,她记得,言战将她拽出来时候,她莫名其妙哭了,引得路人侧目。

    顾双城走人来人往走廊上,有几个包厢客人走了出来,所有人脸上都是笑容,她走得很,撞到了几个人,她不管不顾朝前走,39,言战39

    为什么哭呢?自己为什么哭呢?顾双城记得当时自己哭得很伤心,言战哄了半天也无用,其实言战做过那件恶心事情之后,一直对她骄纵,确切一点,是完全无条件有求必应。

    后做了什么?顾双城记得言战裙子里味道,她对言战身上龙舌兰香水印象不深,但是对言战裙子里味道,却从来没忘记过,言战总是喜欢把自己钟爱裙子送去手工坊熏香。

    顾双城走得太,脑袋有半点晕眩,她靠墙上,又有几个包厢客人走了出来,大家都笑闹着 。

    后做了什么?言战开车,她就再次钻进她裙子里,靠她腿上睡着了。

    后来钻裙子成了习惯。甚至是很多人都家宴上,她也会偷偷爬到桌子底下,然后钻进言战裙子里,给她捣乱,看到她家宴上开始语无伦次时候,她就躲裙底偷笑。

    她总是找机会让言战难堪,但每次都变成了她和她之间笑料。

    顾双城深深呼吸了一次,好像又闻见了当初言战裙底味道。她微微张开嘴巴,难忍看向近咫尺,再跨几步就能去敲门39号包房。

    十二月份中旬,很冷,有一天晚上,言战裹着一身厚厚白色貂毛大衣,来到了她房间。言战就坐床边,看着她坐书桌旁写字。

    写字……

    后来,后来,言战就和她坐浴缸里洗澡,将她抱怀里,不停搓洗她后背,不停和她说话,那晚顾双城以为,言战肯定又要做那种恶心事情了,看她眼神就知道。但是后来呢……

    顾双城顺着冰冷墙壁,缓缓蹲了下来,两条腿都很酸,好像是走过千山万水,走了千年万年,才走到了这间包房门口。她抬头看了一眼走廊上吊灯,恍惚间,又想起了那一晚浴室里朦胧浅黄色暖光。

    言战什么也没做,帮她擦好身子之后,就让她出去了。

    但顾双城没出去,她站门后,看向拉上半透明浴帘言战。

    很模糊,水汽很重,隔着一层浴帘,她几乎什么都看不清。

    “哗啦”“哗啦”“哗啦”开始还有水声,后来就没了水声,只能听到很细微水声了,言战坐浴缸里,不知道干什么。

    当时顾双城屏住了呼吸,听不见水声,却能听到言战呼吸声变化,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紧张,接着……她“嗯”了一声,“哗啦”一声,她整个人都滑进了浴缸里。

    又过了一会儿,她站了起来,顾双城就看到了她影子,浴帘后面,慵懒伸伸胳膊,动动腿,还晃了晃腰。

    ……她拉开浴帘之后,顾双城就赶紧跑到床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她等了一会儿,言战从里面出来了,她黑发很长,已经吹干了,她还哼着歌,她掀开被子也躺进来,还亲昵用鼻子蹭了一下顾双城汗涔涔鼻子。

    顾双城蹲走廊上,她捂住嘴巴,那一晚言战死死抱着她,半分也没松开过。

    半步作品

    39号房内。

    “言总,你又没猜对!罚酒。”

    “好……”言战仰头,喝完了半杯红酒,她皱皱眉,有人掺了啤酒进去,味道很怪,苦苦,又酸酸,非一般红酒,不同以往怪味。

    划拳一向很难输言战,今晚几乎是以三比二架势,输了一局又一局。

    她微微闭上眼睛,眼前女孩子莺莺燕燕,就像是一个个穿得五颜六色小妖精,她身边来回走动。

    格蕾丝见言战眸底微醺,就推开了那些她身边或靠着或坐着不走女孩,轻轻她耳边问:“言总,你醉了么……”

    言战缓慢摇了两下头,开口道:“我包呢……”

    “啊?”言战说这句话时候,双手扎住了格蕾丝腰,两人之间距离是史无前例亲近,格蕾丝咽了一下嘴里啤酒,“言总……”她差点忍不住就吻了上去,言战半靠沙发上,原本扣得一丝不乱黑色商务套装已经解开了两个扣子,双腿交叠一起。

    这个女人,就算是喝醉了,还是那么像天鹅湖畔沉睡贵妇人。

    “我包呢?”言战微微扬眉,有些不悦开口道。

    “噢噢……噢噢……包呢?对啊,包呢。”格蕾丝环顾四周,她迅速找到了言战包,然后又看向其他喝醉女朋友们,“喂,你们好好玩,我和言总先走了……已经埋过单了。拜拜,亲爱们~”

    “言总,再见!”所有女孩都醉得不轻,双双对对靠一起,有暗处接|吻。

    刚准备打开门出去,包房内灯忽然熄灭了,紧接着外面就传来尖利刺耳尖叫声!

    “啊!”忽然,包房内也有女生开始尖叫,蝴蝶效应产生了!尖叫声此起彼伏,格蕾丝紧紧抱着言战,“言总?言总?”

    一片黑暗之中,女孩们慌乱逃跑,格蕾丝被人推到了一边,她开口道:“言总?醒醒。”

    有人打开了门,走廊上也是一片混乱,一眼望过去,所有人都尖叫着逃窜,格蕾丝睁大眼睛,连忙把言战也扶着走出了包房,随便拽到一个侍应生问:“怎么了?怎么了?”

    “好像是哪个包房着火了,您还是赶紧带着你朋友出去吧,三楼好像是什么地方着火了。”

    “着火了吗?”格蕾丝被错乱人群挤来挤去,不少包房里出来客人都衣衫不整,一些陪酒小姐搀扶着年纪颇大大叔,一些牛郎少爷们则抱着吓坏了富婆们,她轻嘘一口气,“真是,什么时候着火不好,非得这个时候!”

    “小姐,我看,我还是帮你扶住你朋友吧?你个子很小,我怕你走不过去。”侍应生又开口建议道。

    “好吧,你慢点哦,她真喝了不少。”格蕾丝抬头准备看侍应生一眼,侍应生立刻低下头,搂住言战腰,说:“我可以……抱起这位小姐么?”

    “可以。好吧,你还是抱着她,省得被这些人给撞伤了。”

    “好。”

    格蕾丝抱着言战和自己包,她走前面,对那个侍应生说:“你们这里保全系统不是一项很严密啊,怎么会着火?哎,本来今晚我们都玩得很开心,这下好了,都被吓回家了……”

    “嗯。”侍应生穿得是一套笔挺黑色燕尾服西装,走廊头天窗被打开了,一阵微凉风窜了进来,吹起了侍应生燕尾,也吹开她帽檐下刘海,睫毛微颤,那双锐利清澈棕眸静静盯着言战。

    “你动作慢点,千万别让她别人撞着,你认识她是谁吧?”格蕾丝此刻用力推开前面人,好让后面侍应生能顺利抱着言战向前走,看不出来,她个子小,力气倒不小。

    “我知道她是谁。我不会让任何人撞到她。”

    “这就好!她要是撞到了,你就等着被解雇吧!”格蕾丝喘了一口气,大家都向安全通道涌过去,很多都下楼了,“哎哟,幸好,走吧,我们去……”

    她回过头,身后全都是陌生人。

    “?言总?言总?”她试图跳起来,可是又涌上来一票人,几个大龄男青年都喝醉了,嚷嚷道:“我第一次嫖|妓啊,竟然就着火!走啊,逃命!”

    “你们,你们!……言总!”格蕾丝被人不停向前推,她已经回不了头了。

    站原地侍应生,靠墙边,一动不动盯着被自己抱怀里言战。

    奔涌而恐慌人群,她们身边毫不停歇逆流而下。

    而她们是静止,静立,伫足,驻留。

    等了一会儿,侍应生抬起头,走廊上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她和言战。

    坏坏弯起嘴角,眉头微挑,“叮”得一声,电梯打开,顾双城抱紧怀里言战,走进了电梯里。

    电梯内灯光闪烁不停,白轻盈,红落拓,粉惊人,蓝心碎,紫迷醉,黑沉溺……电梯是透明,它缓缓上升着,顾双城侧过头,看向大厅内所有从三楼涌下去慌乱人群,她回过头凝视着言战,低下头靠她唇边听了一会儿,言战喃喃自语,听不清她说什么。

    “叮——”电梯门打开了,她们来到了十楼。

    顾双城慢慢将言战放了下来,抵墙上,她腾出另外一只手,拿起手机,问:“子曰,你刚才订是哪个房间?”

    “大房间订不到了,只有这间小,房间号是1314,密码是三个1314 老板已经报警了,你到底玩什么?”

    “白山常玩,看到那帮火警扛着水管兴致冲冲跑来救火,你……不觉得很好玩么?”顾双城龇龇牙,捏住言战下巴,啃了一口她唇角。

    “……我们还39。有事打电话给我。”陆子曰挂掉了电话,顾双城弯起嘴角,冲着言战耳窝吹了一口气。

    半步作品

    输入三个1314,顾双城打开了房间门,她看向这间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洗手间房间,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脚踢开了放床边一个玩偶,顾双城轻轻把言战放了床上。

    这张床上方全是缱绻环绕帷幔,她喘了口气,又拿出来一个枕头,给言战枕上。

    “你渴了?……”顾双城凑近了一点,言战仍旧低声说着什么,她倒了一杯水,“言战,你渴了?对么?”

    言战没有回答她,红唇一直动,抱着她来房间路上,她好像一直说什么。

    顾双城含着满满一口水,用食指和中指掰开了言战嘴巴,她咬住言战唇,用舌头一点一点把水推了进去。

    “咳咳……咳咳!”言战剧烈咳嗽起来,她痛苦皱着眉头,顾双城又问:“言战,你说什么?”

    “大哥……她就要出狱了,明年今天,她就已经……出狱了。”每一次言忱忌日之前,言战都会去拜祭他之前拟一份稿子,把自己应该对大哥交代大小事务、家事私事都一律写上面。

    “……”顾双城听见了这句,“谁……谁出狱了?”她捏住言战手,吻了吻她指尖,问道。

    “双城……我双城出狱了。”

    “所以呢?”顾双城吻着她眉,问道。

    “大哥,我想给她股份,等她二十岁左右……咳咳……二十岁……”

    “给多少?”顾双城舔了一下言战呛出眼泪眼角,揉|弄她耳垂问。

    “百分之六,够她花了。不多不少……大哥,大哥……我必须这么做。”

    “为什么?”

    言战又不说话了,好像顾双城舔|舐惊扰了她,让她想到了其他事情。

    过了一会儿,她侧过头,又咳嗽了几声,“别杀她……只要你留她一命,我现就给你下跪。……她是个好孩子。她是个好孩子……”

    “言战?”顾双城捏住她抽搐手,“言战?姑姑……姑姑?你怎么了?”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姑姑错。姑姑以后再也……再也不那样了……”

    “姑姑,你看着我?言战,你看着我?”顾双城蹭蹭她鼻子,她鼻子冰凉,浑身却开始冒汗,双手既抽搐又颤抖,她好像要去抓住什么东西,但就是抓不住。

    “我发誓,我再也不那样了。我不会……我不是……我不想伤害她。呜嗯……”言战张开嘴巴,小声哭泣起来,她皱着眉头,一脸痛苦。

    顾双城解开她外套,伸手一摸,里面全是汗。

    就算是喝醉了,也不至于流这么多汗?言战全身上下都微微抽搐,她忽然推开顾双城,捂住肚子,“疼,疼……疼……疼……”

    “你不会嗑药了吧?姑姑,姑姑?看着我,看我一眼?”

    言战又捂住心口,“疼,我好疼……我好疼……”

    顾双城想去抱她,言战又再次用力推开她,她哽咽着说:“五年,五年……五年……五年……呜嗯,五年……五年……”

    她不停着重复着五年,千言万语,也都凝噎这五年两个字上。

    顾双城看着她眼泪从眼角静静滑落,言战低下头,抱着枕头,“她很就出狱了……她很就能出来了。我保证,此期间,我不会偷偷去探望她,很抱歉,你们云家那个孩子就这么死了……还有两年,还有两年,她就能出来陪我去喝茶了……我要买很多衣服给她,我要买很多好吃给她……呜嗯……呜嗯……我好想她。”

    眼泪静悄悄从顾双城眸子里涌出来,她一眨也不眨盯着靠床沿上言战,问:“姑姑……你想谁?”

    “我双城……我双城没了!没了!没了!你还给我,你还给我!你还给我!我要杀了你,云中天!我发誓,我要你们云氏给我双城陪葬!”言战忽然掐住了顾双城脖子,恶狠狠说,她剧烈喘息着,骑顾双城身上,瞪大眼睛,“云中天,你等着,你等着……你等着……”

    顾双城闭上眼睛,她觉得喉咙里有什么苦苦东西,让她难以下咽。

    ——她又睁开眼睛,言战力气不大,她微微坐起来,又问:“姑姑,我这儿?姑姑,我这儿呢。”她拖起她手,侧头,半张脸温顺贴她冰冷掌心里。

    言战皱皱眉,眼泪还挂脸上,她又忽然笑了,一把抱住顾双城,轻轻说:“别怕,别怕……别怕,姑姑喜欢你,姑姑谁都不喜欢,喜欢你。姑姑什么都给你,都给你。”

    顾双城凄然一笑,她哑着嗓子问:“这五年,你到底怎么过?”

    “我?我吃得好,睡得好,都好。你好不好?”言战又咳嗽了两声,顾双城闻到了一股浓重中药味,她又轻轻抚摸顾双城脸,扁嘴道:“我知道这是做梦……呜嗯,我双城恨我……呜嗯……她恨我……”

    顾双城咬紧下唇,她脑子一片空白,言战又轻轻推开她,自顾自从床上走了下去。

    “你要去哪儿?”顾双城一张口,眼泪又再次汹涌而出。

    “我要去找她。就去白山看一眼,马上就回来。”言战认真而笃定说着,走路摇摇晃晃,像是个刚学会走路孩子,后跌倒地毯上,她刚要爬起来,顾双城三两步跨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她。

    “姑姑,我这儿,我你身边,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她闭上眼睛,呜咽起来,“你看看我,言战,你看看我。”

    “又下雨了……”言战靠顾双城身上,“不知道她干什么……又下雨了……”

    顾双城看向窗口,原来是救火队水喷到了十楼,窗外确实“淅沥淅沥”,就像是天空流泪阴雨天。

    “呵呵……呵呵……”言战又笑了,她仰起头,说:“妈妈,我要回家……,妈妈,我要回家……妈妈,我要回家……”

    那个商场上所向披靡言战,此刻,顾双城眼前,轰然消失。

    她点点头,握住言战手, “姑姑,我们回家,我们这就回家。”

    “你不能叫我姑姑,你们,你和言赋,只能叫我姑。一个字!只能叫我姑。”言战睁开眼泪濡湿双眼,命令道。

    “为什么?”顾双城凑过去,轻轻啄了一下唇,言战呆呆,没什么反应,她想了一会儿,“……呵呵,不告诉你们。不告诉你们……”

    “姑姑,告诉我,告诉我,全都告诉我。”顾双城吻住了她唇,紧紧拥住她。

    半步作品

    “嗯……嗯……”

    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吻就是一个世界。

    这不像是个吻,像是一个密不透风酒窖,这个酒窖里,只有两个工人,顾双城一刻不停搅拌着鲜葡萄,言战消极怠工,坐橡皮桶上,有一搭没一搭踩踏着葡萄。但这并不妨碍,一翻辛苦劳作之后,两个气喘吁吁工人,都能尝到那一点点香醇入骨葡萄美酒。

    顾双城喘息着,看向躺地毯上,已经没有力气言战,她乖乖躺哪儿,唇上口红都被顾双城咽进了肚子里,两人都是口干舌燥,仿佛,刚酿出来葡萄美酒,根本不够两个人一起啜饮。

    言战又开口说了些什么,顾双城一把抱起了言战,“先去洗澡,我们先去洗澡。”

    言战踢踏着双腿,顾双城又低下头,一下一下舔着她唇,她又渐渐安稳下来,伸出舌头,去追逐她舌尖。

    “嗯……”

    第二个吻,第三个吻,第四个吻……顾双城脑袋里产生了一个奇怪想法,她要记住今晚自己到底言战身上丢下了多少个吻,但是数到一百之后,她就再也没那个心思了。

    脱衣服是个麻烦过程,她索性打开花洒,把言战抱起来,抵墙上,让她双腿紧紧夹住她腰,边吻边脱。

    言战很不配合,她时而轻笑,时而惊喘,又傻气又妖娆,仰头时候,带着一股难以抵挡媚色,让顾双城心跳一再加。

    她不是人,雾蒙蒙浴室里,顾双城燃火眸子里,言战不是人,是个等待被她从头到脚品尝妖精。

    “嗯!疼……”

    言战拍了一下顾双城手,顾双城借势扯掉了她沾湿了后一层防护,她拿起花洒,对着言战那对娇挺柔软,冲洗起来。

    浴缸里放满了水,顾双城先把她放了进去,又脱掉了自己衣服,坐进去,一把将言战拽了过来,让她靠自己怀里。

    “告诉我,那晚,你干什么?”顾双城手从她肩胛骨一路向下流连,无数个吻印言战后颈上,她只是笑了笑,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兴事情。

    双手轻轻分开言战大腿,让她左脚和右脚抵浴缸边缘,顾双城又说:“我现知道,你那晚浴缸里干什么……是干|这个,对么……”

    她双手来到了言战柔软地方,轻轻揉了两下,她惊讶发现,言战某处剃得干干净净,就像是惹不得尘埃仙子。

    “嗯……呵呵……”言战张开嘴巴,仰起头,抓住顾双城手,“不准摸这里……不准……”

    “我不是摸,是捏。”顾双城果真暂时离开了那个地方,那颗小桃子附近遛弯,这里捏一捏,那里按一按。

    言战放松警惕时候,顾双城忽然吻住了她唇,接着右手潜入了红润桃子里,轻轻划了几下,言战扭着腰,想要从她怀里挣脱开,顾双城仍旧深深吻住了她,左手捏着她娇挺红樱,微微一提,言战浑身一颤,“啊嗯”了一声。

    顾双城松开着胁迫吻,右手收了回来,言战原本张开双腿渐渐合上,她喘息着,睁开眼睛,靠顾双城臂弯里,嘴唇微微张开,眸子里有些无措。

    低头吻了一下她唇,“姑姑,我们到床上去|做。”顾双城轮流缠|吻了她胸|口两颗红樱,言战双手□了顾双城湿润头发里,隐忍着不发出声音。

    “舒服么?”顾双城含了一口浴缸里水,张开嘴巴,那温热水像是透明游丝,一缕一缕落言战脸上,她闭上眼睛,顾双城手再次捏住了她红樱,“回答我?”

    “嗯……舒服……”言战睁开微红双眼,双腿夹得死紧,顾双城低低笑了一声,又咬住她耳朵,说:“不准自己来。”

    “咳咳!”言战咳嗽了一声,她有些涣散迷乱眸子有了片刻清明,“放开我!放开我!”

    她浴室里大声喊道,她连连后退,疯也似从浴缸里爬了出来。

    “姑姑,姑姑,姑姑?”

    她扯出了一块浴巾,裹自己身上,严词厉声道:“不准你叫我姑姑!我早就说过了,不准你叫我姑姑!言赋,你疯了,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

    “好,好,好。我不叫你姑姑。我叫你言战,我叫你言战。”言战就这么坐*地板上,她慌张看向后面,不停向后退,“不准你过来,不准你过来!”

    顾双城从浴缸里站起来,“我是双城,我是双城,姑姑。不是言赋,姑姑?”

    言战惊恐看向朝自己走过来顾双城,她长长黑发湿漉漉黏住了肩膀和前|胸,又大声喊道:“双城,来救我!来救我!走开,走开!别过来!”

    顾双城一把抱住了言战,她她怀里踢踏着,依旧喊道:“双城,来救我,来救我,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别这样,言战,别这样,别这样。”顾双城轻轻抚摸她后背,只换来她剧烈颤抖,仍旧不管不顾求救,“双城,双城,来救我!”

    “言战!言战!?”顾双城看着言战眸子里苍白凄切恐慌,将她放床上之后,就紧紧抱住了她,无论她怎么踢打,她只她耳边说:“别怕,言战,别怕……”

    作者有话要说:半步诗云,一钻裙底深似海,从此姑姑是爱人。

    ——有人问结局是否he?看到本章节题目木有?翻译成中文之后,就是我对本文结局个人看法。

    半步猜永远不预测将来事情,只要做好当下即可。

    另外,有读者说跑题且越跑越远,我只能说,乃们自己跑题,光看云雾而不拨开云雾一览明月,8要来说俺介个苦逼作者跑题,你同意么?反正我同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