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No commen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哎呀,老公!我忘了告诉言战,她喝这个药,三小时之内不能喝原浆啤酒!”阿玲正医馆中药库里面配药,她拍了一下自己脑袋,她老公周世轩从外面走进来,开口道:“言小姐基本上,应该都是拿着高脚杯喝红酒吧?你又担心什么?”

    “……”阿玲心里觉得七上八下,那十几罐中药可是熬了一个多月,都是好药,可要是三小时之内喝了原浆啤酒,那不但是废了药效,还能让人“晕”个十几个小时。她看向自己老公,“应该没事,她平时不喝红酒,就是威士忌,我还从来没见她碰过啤酒。”

    “那……”周世轩好笑看向自己这位一旦遇到言战事情就兵荒马乱太太,说:“干脆打电话过去啊?”

    “打过了,没人接。”阿玲摇摇头,“可能已经睡下了,瞧我,她都这么大了,我还是什么都不放心。呵呵。”

    周世轩也跟着笑了,问:“要是不小心喝了原浆啤酒,会有什么很大伤害么?”

    “会浑身无力,而且会乱说话,以前有病人就试过。这是我五年前研究出来一个药方,很多人都用过,药效也很不错。就是啊,和这个原浆啤酒是死对头。”阿玲摇摇头,看向窗外忙碌异常纽约人,“没事儿,言战不沾啤酒。”

    半步作品

    3楼399室。

    “再喝一瓶啤酒!我就告诉你张欣宇住哪儿?”顾双城又仰头喝了一罐啤酒,她看向一张脸红成关公姜威,笑着说。

    “你说?顾双城,你不准耍赖!”

    “我顾双城什么时候耍赖了?”顾双城点了一根烟,叼着烟,她坐二楼窗口,看向外沉睡城市,和姜威喝完这一轮,恐怕已经十点半了。

    陆子曰抱着已经醉得不醒人事陈果,严肃说:“别喝了,姜威,你喝不过她!顾双城?”他用脚踢了踢有点走神顾双城,指了指姜威保镖,说不定顾双城灌酒这事儿已经报到了姜严方耳朵里了。

    顾双城吸了一口烟,看向已经喝完啤酒姜威,果然不出她所料,他这下是彻底醉了,真没想到,这位黑道世家公子竟然酒量欠佳。

    “嗝!”姜威脱掉了衬衫,靠沙发上,嘟囔道:“顾双城我告诉你……张欣宇和我上|过床……”

    “我知道。”顾双城凑过去,陆子曰眉头微挑看向这两个今晚都有点失魂落魄人,顿时觉得家有贤妻真是太幸福了,他低头,吻了一下睡得鼾声点点陈果。

    “姜威?”顾双城拍拍他脸,“下面,请你速回答我问题,因为我觉得,你现比较像个男人。”

    “嗯?”姜威靠沙发上,“问什么呀,你他|妈个怪物!”

    “a……我很正常,你们才是怪物。”顾双城看向姜威,白山时候,两个人架打得多,没想到出来了,反倒有点不打不相识感觉。

    “问呐,你个怪物,为什么女人……都喜欢你?”

    “很多女人喜欢我么?”顾双城看向双眼迷蒙姜威,姜威拍拍她肩膀,重重点头。

    “我问你……”顾双城吸了一口烟,弹了弹烟灰,“结婚,美满家庭,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真很重要,对吧?”

    “是啊!你他|妈要问几遍啊?”姜威拿起一个抱枕就砸向顾双城,又骂了她一句怪物。“你就只会问这个问题啊?……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姜威后一句是吼出来,顾双城竟然有一瞬间缥缈难辨,思绪这个问题上绕了一周,她张张嘴,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陆子曰看着表情不太对顾双城,又踢了踢她腿,“双城,你没事吧?”

    “我没事,好着呢。”顾双城扭过头,又看向乱骂自己姜威,又凑近了一点,“我再问你,要是我能和这个女人结婚,我也能给她一个美满家庭,孩子可以领养,你说……”

    “说你妈呀!你疯了,你神经啊,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别急着否定我说法。告诉我,如果我……全力,给这个女人这些,你回答我,她会……”

    “会你妈!”姜威抄起啤酒瓶,“嘭”得一声,砸顾双城沙发旁边小金人上,“我早就看出来了!”

    姜威拽着顾双城领子,用全力将她拽了起来,陆子曰准备过来拉开,顾双城却冷冷看了他一眼,打手势让他别过来,她看向姜威,问:“你看出来什么了?”

    “你是个同、性、恋!”姜威揪着她领子,“天底下女人那么多,你为什么要搞|张欣宇?还他妈什么美满家庭,结婚,孩子?你他妈就是个怪物、王八蛋!”

    此刻,姜威好像是清醒了,顾双城则从微醺状态完全抽离开,她指了指自己,反问道:“你说,我是什么?”

    “我说,你他妈是同、性、恋!”

    不知道是不是DJ看这边已经出事儿,就故意把音乐声忽然调到大,一楼仍旧欢沁蹦迪,二楼台球桌那边倒是有人看向这边了。

    “你们俩分开,分开,立刻分开!顾双城,顾总,你发什么疯?”陆子曰正想过来,顾双城就再次盯着他看了一眼,三秒钟后,陆子曰举起双手,又乖乖坐回原处,搂着自己老婆,目不斜视保持僵硬微笑。

    “再说一遍。”顾双城左手微微颤动,她认真看向姜威,“对不起,我刚才没听清。”

    “你别装了,你就是个同|性|恋!你说,白山时候,你正眼看过哪个男人?那双眼睛……一天到晚就女人身上瞄来瞄去!出去放风,那么多帅哥你不看,我就说了,你是个怪物!你是个同|性|恋……张欣宇和我上|床时候,她还是个处|女!而且,你不喜欢小女孩,你喜欢老女人!”姜威白山那是横竖看顾双城不顺眼,平时两双眼睛恨不得变成四双瞪着她。

    “……”顾双城看向双眼泛红姜威,刚准备开口,姜威就推开她,说:“你狡辩也没用!爷万花丛中过,什么女人没见过!你他妈就不是个女人!”

    陆子曰抚住额头,完全装作没听见二人对话。

    “我喜欢老女人?”顾双城心里咯噔了一下,又咯噔了一下,再然后整个心房都鼓噪像是要爆炸,她捏住自己英挺鼻子,因为此刻她鼻子突然失灵了,好像再也难以呼吸。

    “被我猜中了吧!我猜你就是!”姜威觉得嘴里一苦,“呕”他趴沙发上吐了起来,几个保镖连忙过来,把发了一顿酒疯姜大少扶进洗手间。

    “……”陆子曰后怕看向眼睛直愣愣看向某处顾双城,“……我说……”

    顾双城看向陆子曰……

    陆子曰瞅见了她眸底深处内容,连带着,手上酒瓶也“啪”得掉地了,四分五裂裂成了碎片。

    顾双城站了起来,她看向陆子曰,命令道:“今晚你手机开机,有事立刻找你。”

    陆子曰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不知道顾双城想干什么,等到他准备开口要问时候,顾双城已经侧过身,从他身边疾步而去。

    她像是一阵微醉熏风,就这么消失了。

    半步作品

    八月,那是八月,是八月尾巴。

    有阳光,有风,香樟树半黄半青叶子落了满地,言战来接她放学,她念得是补习班,穿得是什么裙子来着?很大裙摆,对,顾双城记得,自己为了恶作剧,就钻进了她裙子里。

    裙子里很好玩,很香,一阵一阵幽香,她躲裙子里不出来,言战用双腿夹住了她,硬是将她拽了出来。那年她刚十岁半,那天补习班一个小女孩过生日,请她吃糖,她记得,言战将她拽出来时候,她莫名其妙哭了,引得路人侧目。

    顾双城走人来人往走廊上,有几个包厢客人走了出来,所有人脸上都是笑容,她走得很,撞到了几个人,她不管不顾朝前走,39,言战39

    为什么哭呢?自己为什么哭呢?顾双城记得当时自己哭得很伤心,言战哄了半天也无用,其实言战做过那件恶心事情之后,一直对她骄纵,确切一点,是完全无条件有求必应。

    后做了什么?顾双城记得言战裙子里味道,她对言战身上龙舌兰香水印象不深,但是对言战裙子里味道,却从来没忘记过,言战总是喜欢把自己钟爱裙子送去手工坊熏香。

    顾双城走得太,脑袋有半点晕眩,她靠墙上,又有几个包厢客人走了出来,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