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70最好的时光

70最好的时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远处看过去,云家这座建人工湖边袅娜得如同荷塘里簇一起三朵娇荷,回廊,流水,翘起檐角悬挂着古意浓郁灯笼,那灯笼随着从湖心吹过来微风,摇曳轻动。这喧闹又微热夜晚,月色掩映下,无形中添上几笔诗情画意。

    云家大夫人生日Party,来得人可真多。

    一眼望过去,都是平日里只能重大场合上见到达官显贵,言战挽着言赋胳膊,一个不差打着招呼,临到霍启森时候,言战笑着说:“小赋,霍总你是认识,我就不多做介绍了。”

    “霍总。”言赋弯起嘴角,和霍启森握握手,霍启森看向一身标准黑色晚礼服言战,“你今晚真美。”

    “我已经听了五十二遍,不过,还是得说谢谢。”言战微微仰头,抿了一口红酒,“今天红酒很好喝,醇厚。”

    “双城呢?”霍启森问。

    “那边呢。”言战指了一下顾双城位置,霍启森点头,向顾双城走去。

    “姑,你要是累了,我们就稍微休息一下。天啊,今晚人太多了。”言赋松了两下领结,言战介绍那些人之中,有不少上了年纪老头子,他都是第一次见到,而适才所聊话题,无非就是言氏近报纸上一些闻、言忱或者……言赋看了一眼挽着自己言战,凑她耳边说:“姑,你今晚真美。”

    “真?”言战笑了笑,又抿了一口红酒,她看向坐湖边长椅上两个退休后鲜少社交场合路面老人,小声说:“小赋,你看那边两位。”

    “嗯?”言赋立刻恭敬低下头,顺着她望得地方看过去,言战问道:“现任总警司是谁?”

    “罗石磊。”

    “左边那位那就是罗警司父亲,罗正邦,上一任总警司,你爸爸生前和他关系一直很好,也因为你爸爸缘故,现我和罗石磊关系也很好。右边那位,是罗警司二叔,罗明,以前是缉毒警,他认识很多大毒|枭。”

    “哦。”这两个人,言赋是首次见到,平时大大小小宴会上,也从未见两人露面。

    “小赋,告诉姑,今天生日主角是谁?”言战又笑着问。

    “云家大夫人罗……罗可欣?她也姓罗。”言赋从前倒是没意,云家大夫人他见过几次面,是个很普通贵妇而已。

    “给你两个选项,罗正邦和罗明,谁是她父亲?”

    “不可能啊。罗家算是警察世家,将门虎子,没听说有女儿。”言赋仔细比对着罗正邦、罗明和罗可欣长相,见言赋十分苦恼模样,言战正准备开口解疑——

    “罗可欣是罗明私生女,从小泰国长大,她母亲是中泰混血儿,所以她五官很有特点。罗明有两个儿子,现都当警察,但真要说起来,罗明还是疼这个女儿。她嫁给云中天时候,嫁妆相当丰厚。”不知从哪里走过来顾双城先一步开口解释道,她看向仍旧不太相信言赋,“云中天娶罗可欣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她是罗明疼爱私生女,否则,照她那样单纯天真个性,很难成为云家大夫人。”

    “……”言战弯起嘴角,抬手给顾双城整理了一下她裙子吊带,开口道:“这样穿才好看。”穿着高跟鞋顾双城已经有一米八二,言战不得不踮起脚尖来给她整理衣裙,顾双城低头,笑着看她认真整理那些褶皱样子。

    “谢谢。”顾双城和言战碰了杯,言赋又说:“根本没人知道她是他女儿。”

    “私生女就是见不得光。”顾双城评价道。

    “双城刚才说得,就是我想和你说得。不过……”

    “不过,你只是想告诉他,云中天和罗正邦、罗明兄弟俩关系是亲上加亲,不得不防。”

    对于第二次抢话顾双城,言战只是柔柔一笑,“你这孩子真是……”

    “你怎么知道?”言赋看向顾双城,他仔细想了想,他还真不知道罗可欣来历,只知道她是小门小户家普通女人。

    “云家事情,知道越多,不就越好吗?”顾双城摇了一下高脚杯中红酒,也和言赋碰了杯,“但愿你现知道,还为时不晚。”

    “好吧,我再考考你们,那个女人是谁?”言战错开视线,看向一个坐轮椅上,头发花白女人,她穿着一身旧式旗袍,有两个女孩推着她,所到之处,人人都和她打招呼,“小赋,给你点提示,前年我过生日,本来很想邀请她老人家,可惜她生病了。”

    顾双城笑着看向思考中言赋,“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我就先说了。”

    “我想想。”言赋记得言战略微提过一次,他看向那个一脸皱纹,笑容十分谦和老太太,“我……”

    “姑姑,我先说?”顾双城视线那个女人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开口道:“姑姑,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我可以猜吗?”

    言赋笑了笑,“你要是可以猜,我也可以猜。”

    “你先猜,还是我先猜?”

    乐队一曲终了,今晚请过来也是知名老乐队,为了表示尊重,不少人都鼓掌了,言战也象征性鼓了两下掌,同时,笑着建议两个似乎准备识人方面互较高下孩子,说:“剪刀石头布吧?”

    顾双城和言赋都不可思议看向言战,都多大了,还剪刀石头布?言战点头道:“剪刀石头布是个好方法,小赋,以前我和你父亲决策时候意见相左话,就用剪刀石头布来一决高下,很有效,输了也没话说。”

    “通常都是你赢,还是他赢?”顾双城皱皱眉,咽了一大口香槟。

    “当然是我赢。”言战高兴耸了一下肩,“,剪刀石头布,然后猜一下,她是谁?”

    言赋又问:“爸爸让你,对不对?”

    “没有。是他自己笨,每次都输。”言战肯定说,言赋也皱了皱眉,咽下一大口红酒,对顾双城说:“来吧?”

    “剪刀、石头、布?”

    ——顾双城赢了,言赋输了。

    “她……应该是云中天和云啸尘生母,因为她出身寒微,所以云家一直深居简出。”

    “……”言战心里咯噔了一下,罗可欣身份尚可考察,但关于这个生母,她万分肯定,知道这事儿人不超过五个。她看向顾双城,“你真是让我惊喜。”

    “我猜对了?”顾双城笑了笑,“难得,我也能给你惊喜?”

    言战看向言赋,点头道:“双城说得,也是我想和你说得。你仔细看看,其实云啸尘长得很像他妈妈,云中天长得就比较像云老爷子。”

    “云老爷子中风这么久,今晚应该不会过来……唔?”言战踮起脚尖,连忙捂住顾双城嘴巴,“不要这里妄论云老爷子身体状况,他很健康,懂吗?”

    天晓得云老爷子一个半腿都已经跨进棺材了,国外寻医无门云中天,只好把老父亲转回国内,找一些老中医寻偏方。顾双城知道言战是什么意思,就点头,笑着说:“他很健康,嗯。”

    “明白就好。”言战松开手,云啸尘端着见底白兰地走过来,他笑着对言战说:“言言,人太多,想和你说两句话都难。……”云啸尘一眼就认出了言赋,作为言家继承人、言忱独子、言战一手教出来孩子,言赋所受到关注,一直以来,都不逊于言战,国外也经常能看到关于言赋报道。

    “这位是……”云啸尘完全没认出言战身旁高挑女孩儿是谁,但隐隐觉得熟悉……

    “云先生,你好,我是顾双城。”顾双城伸出手去,云啸尘一惊,迟迟没有和顾双城握手,顾双城只好笑着收回手,“很久不见了,您国外过得好吗?”

    “真是……没认出来呢。”云啸尘立刻抹开心头芥蒂,“现学习工作一切都顺利吧?”

    “当然,有我姑姑照顾我,一切都好。”顾双城又看向跟着云啸尘走过来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她弯下腰,笑着摸摸那个小女孩头,“你就是灵灵吧,很可爱。”

    “你怎么知道我?”

    “他是你哥哥,小佑,对不对?……你们都很可爱。”顾双城也笑着摸了摸小佑头,两个孩子都好奇看向她,“你们好,我叫顾双城。”

    顾双城伸出左手和右手,“灵灵,想握姐姐左手,还是姐姐右手?”

    灵灵立刻握住她左手,小佑也握住了她右手,并自我介绍道:“我叫云佑尘,我妹妹叫云灵。请你叫我全名。”

    “好,云佑尘你好。”顾双城握紧小佑手,两人很正式握了握手,言战笑着说:“这就是小佑和灵灵啊?”

    “你就是那个让我妈咪和爹地离婚狐狸精啊?”灵灵站顾双城身边,指着言战,小鼻子皱着老高。

    “灵灵,别不懂事,叫言阿姨。”云啸尘走到宝贝女儿身边,连忙哄着抱起来,云佑尘则十分认真打量着言战,但明显不喜欢言战,竟不愿靠近半分。

    “云先生,冒昧问一下,你刚才叫我姑姑,言言?”顾双城站言战面前,隔开了两个孩子对言战审视,言赋也言战耳边说:“姑,我们去那边?”

    “狐狸精,你不准走!”灵灵云啸尘怀里仍旧不安分,小身板拧动着。

    这一声娇喝不大不小,但听见所有人都一致当做没听见,倒是一直和人聊天云中天,眉头微皱看向这里,但看得不是言战,而是看向站言战身前,呈保护姿态顾双城。

    “言言,我……”云啸尘刚想开口和顾双城身后言战解释,顾双城就僵硬冷肃开口道:“请你收回这个昵称。我觉得这并不恰当。”

    “你……”

    “很冒昧恳请你,收回这个称呼,以免让你两个孩子误解了您和我姑姑之间关系,你们不过是朋友而已,不是吗?”

    “爸爸?真只是朋友关系?”灵灵听顾双城说得一脸认真,就信以为真问。

    “是……”云啸尘为了哄女儿,就犹豫开口,点头称是。

    “那就,不妨碍你们亲子时间了。”顾双城转过身,灵灵又指着言战,问:“那个谁,她是你什么人?你刚才说……她是你……”灵灵小脸皱一起,从小到大,她和自己哥哥总是会听到妈妈他俩耳边说那些关于言战“丑事”。

    顾双城回过头,看向云灵,又是一笑,勾勾手指,“耳朵凑过来,姐姐告诉你。”

    灵灵高兴挣开云啸尘怀抱,跑到顾双城跟前。

    “我你耳边轻轻说。”顾双城蹲下来,捏了一下灵灵耳朵,唇瓣动了六下。

    言战已经再次挽着言赋,名流中穿梭。她侧过头,只见顾双城认真灵灵耳朵说着什么,她也正奇怪呢,两个小孩第一次见到她就敌意万分,倒是和顾双城第一次见面就打成一片?

    灵灵听完顾双城话,睁大眼睛,小脸皱成十八弯,反问道:“你骗我吧,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顾双城又摸摸她小脸,握住她小手,“你保证哦,这是我们之间秘密,你不准告诉第三个人。”

    “切,我根本不信。你们大人爱骗人了!”灵灵冲她吐了吐舌头,拉着小佑就跑远了。

    顾双城淡笑着站起来,对云啸尘说:“云先生这对双生子,非常有默契呢,不过性格好像正相反,一个静,一个动。”

    “是啊。灵灵比小佑晚出来二十秒,她非说是医生算错了,一定要当姐姐。……不过,你刚才和她说什么?”云啸尘问。

    顾双城向前走了一步,目光悠然盯着云啸尘,笑着说:“我告诉灵灵,言战是我太太,结果她不信。云先生,你信吗?”

    “哈哈!”云啸尘大笑一声,“怪不得她小脸臭成那样!哈哈,你可真会开玩笑,灵灵性格就是这样,讨厌别人戏弄她和骗她。”

    “呵呵。”顾双城和云啸尘碰了一下杯,转过身,一道凌厉视线正好落她脸上——顾双城面无表情看了一眼远处正观察着自己云中天,她从冰块里抽出一瓶红酒,打开软木塞之后,瓶口贴着杯沿,红酒缓缓流入瓶中,她端起那杯自己斟得红酒,冲云中天点了点头,两个视线碰了一下,顾双城仍旧笑得悠然,又礼貌性扬了扬高脚杯,隔着那么多人,云中天只好喝了一口,顾双城也喝了一口,她率先移开视线。

    “失陪了。”顾双城又和云啸尘碰了一下杯,“刚才那个玩笑,云先生可以试试和其他人说说。看看,是不是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玩笑很好笑?”

    “哈哈。”云啸尘点头,“这种玩笑只能戏弄戏弄小孩子而已。”

    “中天,中天?”和姐妹淘们聊得兴起罗可欣拽了拽云中天胳膊,他立刻回神,说:“可欣,是时候切蛋糕了吧?人都来齐了。”

    从言战左手挽着言赋,右手挽着顾双城走进来时,云中天就一直注意顾双城,她交际圈没几个认识人,也只有陆家那位见不得人私生子陆子曰。言战光顾着帮言赋打点关系,倒是没放多少注意力顾双城身上。

    陆子曰?云中天又看向小辈中算是八面玲珑这位陆家次子。陆振霆对这个私生子宠爱也是无以复加,不过陆子曰想上位,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呢。

    “伯父,你好。”顾双城和陆子曰父亲陆振霆握了握手,她今晚自很,言战没给她布置什么任务,场人她都认识,不过这些人都不认识她罢了。

    “你好,你就是双城啊。第一次见面呢,回头我叫你伯母给你准备见面礼。”

    “不用了,爸,我们是好兄弟,拜过把子。”陆子曰搂过顾双城,豪气万千说。

    “骨头痒是不是?”顾双城笑着从牙缝里挤出一个问句,陆子曰又说:“呐,你姑姑就这儿,我不相信你会动手。”

    “陆、子、曰……”顾双城他腰上来了一拳,陆子曰咬牙道:“果果把我榨干了,我年纪轻轻就补|肾,你还这样?太不够意思了。”

    “你说什么?”陆振霆没听清两个人小声嘀咕什么,他把陆子曰拉过来,“过来,我介绍其他世伯给你认识。”

    顾双城一阵轻笑,近陈果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见到张欣宇肚子越来越大,也叫嚷着说自己想要个孩子,于是陆氏夫妇就开始了他们造人计划,问题是还没正式结婚呢!

    “我看你一个人挺无聊。”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顾双城立刻擒住那人手腕,“手下留情,今儿不能动手。”

    “你怎么才来?”顾双城看了一眼手表,今天敢后一个到场,也只有本城现已经坐稳了黑道教父姜严方。

    “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从你背后和你打招呼了,噢,我手腕。”姜威转动着手腕,无奈说。

    “你早该学会了。”顾双城又意外看向和姜严方一起进来五个高大俊朗男孩,看来,今晚不只是言赋言式微富N代之流,雨后春笋般官N代之流,还有后压轴赴宴黑N代。个个都是来头不小,就这么远远看一眼,顾双城就能分门别类划分出,哪个男孩该是哪个帮派下一任继承人。

    姜严方到来,让原本热闹宴会安静了两分钟,但那五个高大俊朗男孩却让已经寂然两分钟Party引起一阵骚动。

    像言式微这样未出嫁女孩子,都开始小声讨论起来,大有趋之若鹜之势。

    “我喜欢眼睛很大那个,不知道是谁,混血儿吧?好可爱。”

    “古铜色皮肤才有味道好不好?你看他拿高脚杯手,好帅。”

    “我看那个戴眼镜才好,很像我们大学老师。”

    “……”

    顾双城和姜威对看一眼,都情不自禁一声闷笑,果然,这五个男孩一般女孩子眼里,真就是可以调戏男孩而已,顾双城看着那个古铜色皮肤男孩,开口问道:“我记得欧阳已经四年没回来过了,他父亲不是美国做得很大?他们都是刚回国吗?”

    “欧阳老爸挂了。你不知道?”姜威看向和云中天一一握手五个人,“好了,我得过去了,待会儿全都介绍你认识。”

    “你忙。”顾双城换了一杯威士忌,又看向全场唯一一个并没有任何反应人——言战。她正季市长夫人相谈甚欢,言赋站她旁边,一直满眼深思盯着脸色不太好欧阳凛。言战他耳边说了什么,言赋才收敛神色,立刻若无其事起来。

    上次言赋失手让一笔将近两千二百万生意化为一滩血水,就是拜欧阳凛所赐,那大概也是言赋第一次商场上吃亏。

    云中天看到姜威就是一阵夸赞,姜严方对于这种官方“赞儿歌”好像已经免疫了,脸上未见有多高兴,等到连同姜威内六个小辈和云中天打过招呼之后,顾双城看到言战像是掐准时间一般,立即转过身,向云中天走过去,言赋紧随其后。

    顾双城盯着言战镂空裙摆,众人间穿梭了一遍,抬头时,言战已经走到云中天和姜严方面前。

    “姜先生很久不见了。我来想想,好像有两年多了。近很忙?”言战笑着和姜严方行了贴面礼,姜严方立刻笑逐颜开,“言总,我也有两年多没见着你了,不过你依然很美丽。我近不忙,言总近倒是真很忙啊。”

    “你我都是劳碌命,当然是闲不下来。虽说……”言战也笑着冲余下六个小辈微微点头,“虽说小辈们都长成了,但是毕竟羽翼未满,没有长辈帮衬,恐怕试飞时候,一个不小心,就掉冰窟窿里了,呵呵。”

    欧阳凛刚才还是一副毫无兴致模样,言战刚走过来,他立刻就万分殷勤上前,吻了一下言战手背,“家父让我给言总带个好。”

    “你父亲身体还不错吧?”言战万分关切问。

    “现每天打太极,身体比以前好多了。”欧阳凛意外说,他父亲病重一事,知道人很少,他又看向言赋,“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言先生本人呢?”

    “欧阳先生,你好。”言赋伸过手去,两人短暂握了一下手,又各自冷笑着分开。

    大家又寒暄起来,姜威还是第一次听见自己少言寡语父亲,一次|性说那么多话,云中天几乎没说什么,只听言战和姜严方,像是多年未见老友一般,叙话闲侃。

    末了,言战笑着问云中天,“云总,这蛋糕什么时候切?人可都来齐了。”

    “是啊,中天,哎哟,一下来了这么多小帅哥,我都看得眼晕了。瞧瞧我这记性,我叫人把蛋糕推上来,妹妹,你过来,我要和你一起切。”今晚寿星罗可欣把言战拉走了,云中天笑着对姜严方说:“你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

    “嫂子生日,我当然要来捧场。”姜严方转身一瞧,姜威已经带着五个定时炸弹走向了那些议论纷纷女眷们。他笑着叹了口气,“儿子像我,爱交朋友。”

    言式微跃跃欲试拉着木云歌胳膊,说:“妈,我们也到那边去嘛,我很想认识他们,怎么一个都没见过。其他人我都认识啊。”

    “我也不认是他们,先问问你爸爸?”木云歌看向言齐,“老公,那几个男孩到底是哪家?”

    “式微,别过去。”言齐笑着摸摸言式微头,“乖,没必要认识他们。”

    听言齐这么说,言式微好奇心又再次涌上来,言齐见状,干脆直接把言式微拉离原地。言式微只好记得干瞪眼,“爸,我就认识一下而已嘛,爸?”

    ——姜威带着五个人从花丛中一路踏过,及至走到顾双城面前,他已经满头大汗,说:“我天啊,这些女孩子怎么回事?这么热情。”

    “……”顾双城看向五个人手上威士忌,又看向自己杯中威士忌,开口道:“你们好。”

    她举起威士忌,晃了两下,其他五个人跟着一阵轻笑,顾双城也笑了,“我知道,我这身衣服是夸张了一点。”

    “你们都认识她呀?”姜威见状,略显惊讶反问道。

    五个人同时点点头,顾双城又耸肩道:“不过,都不太熟。”

    五个人又同时向顾双城嘘声,刚才被少女们称赞眼睛很大很可爱混血儿杰森走过来,“我父亲说,上次南海岸那件事情,害你进了警局那种粪坑,他很抱歉。我四叔当时没为难你吧?他是我们家脾气暴躁那个人。”

    “噢,不不。我和子曰白山时候就买过你四叔‘糖果’,我们算是很熟了,那天晚上南海岸,我就觉得他声音很熟悉,处理卧底这种事情确实容易让人丧失理智,不过,他用长枪顶着我脑袋时候,我确实吓坏了。对了,他近又偷渡了多少美女?”顾双城不意笑了笑,和杰森碰了杯。杰森,下一任南帮继承人,来自于亚洲区有名蛇头家族。

    几个人说话地方已经被保镖们隔开了,女孩子想进来很难,一时间,被六人围中间顾双城成了焦点人物,站远处言式微不满说:“她怎么勾引上?”

    陆子曰和父亲陆振霆耳语了几句之后,倒了杯威士忌走过来,“好久不见了,各位。”

    “Cheers~”顾双城笑着说,八人齐齐碰杯。

    “顾双城,我真难以想象,言战本人竟然是……她真是太美了。哦,天啊,典型东方美人。可我父亲不是这么跟我说?”戴眼镜男孩叫钟伯伦,他家生意就复杂了,所有不能贩卖东西,他们家全部贩卖,而且十几年来,交易链条十分稳固,几乎没出过岔子,他打了个响指,“我父亲说她是个老妖婆,抠门精,毒妇!哦,天啊,难道我父亲有老年痴呆那个前兆?该怎么形容言战长相呢,等等,我近古文进步很多,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你父亲吃过我姑姑亏,一直很怨恨她。”顾双城知道钟伯伦书生形象已经深入人心,瞧他吐墨水样子,还真是万分滑稽。

    欧阳凛实受不了了,拿一块香肠堵住了他嘴巴,“够了。我早就告诉过你,她很美很性感,是你自己不信,非相信你老爸那些话。”

    “他是我老爸,我当然信他。”钟伯伦看向顾双城,“难以置信,这种女人真不适合商场。她应该……”

    陆子曰知道,接下来话大概很粗鲁,他立刻转移话题,看向一直吃东西那个肤色白皙男孩,“Lee,你肚子很饿?”

    “是,我失恋了,爹地叫我来中国散散心。我怎么知道,第一天就见到这么多美妞?这里真是天堂。我要立刻补充能量才行。”李炫,通常都叫他Lee,非常正统黑道世家,主营是白粉和娱乐业,和完全漂白欧阳家不同,李家漂白才刚刚开始。

    “你不用补充太多能量,中国女孩比较柔弱。”顾双城提醒道,她眨眨眼睛,李炫立刻就来气了,“难道你也相信那些八卦小报,认为我eD了?”

    “n ,n ,n ,你是不可能eD那个人。”顾双城肯定道。

    “闭嘴,你这个同性恋。”李炫扬扬眉,顾双城耸肩,两人似乎互看对方不顺眼。

    五个人当中安静要数洛绯,他优雅坐桌边,品酒赏月,一身遗世独立仙气,顾双城走过去,伸出手,“我要东西呢?”

    洛绯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系着蝴蝶结小盒子,扔给了顾双城,开口道:“言忱生前,并没有注资给这个非法手工作坊,你给我那枚尾戒照片,我已经问过了。那确实是他这个手工作坊,花了几个月时间,自己亲手做。我就奇了怪了,你大伯他那样人物,怎么可能会花时间自己做这种很无聊东西?他每分钟都是按血钻算。还有你,你大伯这家手工作坊做这种变态戒指也就算了,你凑什么热闹,也要自己做?”

    “你好像对我很不耐烦?”顾双城晃了一下小盒子,心情很好问。

    “k你试试一个月都漂大西洋上卖‘甘蔗’,和一群完全听不懂是说什么鸟语家伙,讨价还价,还要被一群没见过像我这么帅帅哥女人性|骚扰是什么感觉?我现看到女人就想吐,拜托你,离我远一点!”洛绯抱怨道。

    “你舅舅真有先见之明,这种‘甘蔗’可是款,你怎么不给我留一根?”顾双城后退了一步,保持不会让洛绯呕吐距离内,洛家生意比较单一,老老少少都要学会走私军火。

    “已经给你留了,你这个疯子。”洛绯又看向顾双城手中小盒子,“你要向谁求婚?”

    此问句一出,杰森、钟伯伦、欧阳凛、李炫和姜威都看向一脸玩味顾双城,她只说:“只是枚戒指而已。”

    李炫抚掌称,“这个花花世界,又多了一个走向坟墓可怜虫!”

    陆子曰却神情凝重,他语重心长说:“双城,现还不是时候,她不可能答应你。”

    “谁啊?”欧阳凛来了兴致,四下看了看,“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嘛。难得大家都。”

    半步作品

    “祝你生日乐,祝你生日乐,祝你生日乐……”从长廊上传来言战清晰歌声,她清甜嗓音唱着这首再寻常不过生日乐歌,却是让顾双城脸上立刻跃出一抹明艳笑容,她立刻转过头,看向和罗可欣一起推着蛋糕向前言战,闪烁白色烛光里,顾双城也和其他人一样,拍手唱起了生日乐歌。

    “亲爱可欣,祝你生日乐~!”言战卖力鼓掌,后又罗可欣要求下,和她一起吹灭了蜡烛,两人又姐妹情深握住那把切蛋糕塑料刀,浅浅一刀下去,算是切了蛋糕。

    小佑和灵灵他们这些小孩子,立刻一哄而上,蛋糕师一块一块给他们切蛋糕,小孩子拿了蛋糕倒不是用来吃,很就扔得一团糟,咯咯笑声不断。

    顾双城一眼就瞥见灵灵拿奶油准备砸言战脸,她立刻推开站自己面前杰森,“你们先聊,我待会儿过来。”她飞也似跑到言战身边,从后面一把抱住了言战,“啊~”言战身子一悬空,转了半圈,灵灵那块涂满奶油蛋糕就砸了顾双城背后。

    “你干什么?”顾双城回过头,看向灵灵,“忘了我刚才和你说得秘密了吗?”

    “……”灵灵吐吐舌头,又拉着小佑一溜烟跑没影了,言战这才回过头,她有些惊心动魄看着顾双城,“你从哪里冒出来?”

    “从你裙底冒出来。你光顾着聊天,也不注意一下那些破小孩。”

    “砸到了?”言战连忙拿起餐巾纸,走到顾双城身后,替她擦了擦,“都弄脏了。”

    “没事儿。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我。”

    “想跳舞么?”顾双城看向言战,老乐队奏起了轻恰恰,言战摇头,说:“我想休息一会儿了。”

    顾双城看向她高跟鞋,“找个暗一点地方,我给你按摩按摩小腿?”

    “你怎么知道我小腿酸?”

    “从你站姿就能知道。”

    “很难看吗?”

    “是太美了,所以一定有问题。”

    “……”

    内灯光基本都集中到了那三个圆形舞池中,已经补充完能量李炫,是第一个拉着一个大美女下舞池主儿,基本上,刚才聊天几位,除了陆子曰之外,所有人都舞池中恰恰曼舞。

    当然,还有和言战坐角落里顾双城。

    这个角落晦暗不明,只有檐角悬挂着一个灯笼而已,月色穿不过细密竹帘,顾双城坐餐桌前,低着头,给言战按摩小腿。

    “……”借着餐桌遮挡,桌下言战早就脱掉高跟鞋,左腿舒服搭顾双城腿上,静下心来,享受着半刻安宁……和幸福。

    “嘶……就那儿,对。”

    “舒服吗?”顾双城揉了揉准确酸痛位置,言战立刻舒服“唔嗯”了一声。

    “好了,左腿好了,右腿,来。”顾双城把言战左腿放下去,言战又立刻跷起右腿,搭顾双城腿上。

    低下头,顾双城接着按摩。

    “双城,你饿不饿?”

    “有点儿。”

    “来,张嘴,这个冰鸭肉,很好吃。”言战夹了一块鸭肉,放进顾双城嘴里。

    “嗯……好吃。”顾双城嚼了两下,笑着点头。

    “姑姑,等我去瑞典之后,我就不能天天你身边了。”

    “……嗯。”

    “……我想送个礼物给你,但是我没有钱,所以这个礼物不贵。”

    “只要是你送,对姑姑来说,就是这个世界上,珍贵礼物。”

    宴会喧嚣声渐渐淡下去,顾双城只能听到言战声音,还有自己心跳声。

    “……姑姑,你是不是,还像小时候那样爱我?”

    “当然。”

    “姑姑,无论是小时候我,还是现我,都是我,你心里,真没有不同吗?”

    “当然。……你怎么了?”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喜欢小时候我,还是现我?近我开始……开始思考这个,很无聊问题。”

    “我……我喜欢就是你啊,什么小时候,什么现,都是你啊,没有不同。”

    “就算我以后变老了,不再年轻漂亮,你也仍然喜欢我?”

    “当然。是不是式微和小赋你面前说了什么?我送你去瑞典,不是放逐你,是希望你好好学点东西。如果我只是……我是你姑姑啊,是你亲人,我不会,也绝不可能只是,只是喜欢你外壳,也不会仅仅因为你外壳,就宠着你。”

    “那你喜欢我什么?你为什么宠着我?”

    “……因为,因为我是你姑姑啊,是你亲人。”

    “……”

    “……”

    “双城,不用按了,我,我已经不酸了。”

    “再按一会儿吧。”

    “双城,你要明白……我瑞典有三家跨国公司,将来都是要交给你,没有人知道我那里也有公司。我希望你将来,就算不言家了,你也可以有事可做。等你学好了,这三家公司我会马上转到你名下。免得你手上没有公司,让人看轻了,你很聪明,我知道你不会让姑姑失望,对不对?”

    “当然。我从来都不会让你失望。”

    “那就好。我知道,你第一次出远门,心里肯定舍不得,但是姑姑像你这么大时候,已经满世界跑了。我心里一直很担心,你底子本来就比言赋和式微差一截,要是现不力补救,将来,等你们都长成了树苗,我怕你长得没有他们高。姑姑不指望你像姑姑一样活得这么……这么忙碌,只要你好好学,经营好那三家跨国公司,后半辈子也就吃喝不愁了,这样话,言家那些长辈将来也不敢给你脸色看,也没有人敢左右你婚姻和生活。”

    “你都把我后半辈子打算好了?那姑姑……你后半辈子呢?”

    “我?……我只求从这个位置下来之后,日子过得平平安安就行了。”

    “我会保护你。”

    “呵呵。没人能保护得了我,我得罪人太多了,你看看这宴会上人,有三分之一都恨不得把我切碎了喂鲨鱼。就连言赋……我也怕他犯糊涂发疯,将来又要给我难堪。”

    “那你为什么要从那个位置上下来呢?”

    “时间到了,再好戏也有剧终时候。小辈们都上来了,将来,是你们天下,我当然得退场。”

    “那言赋呢?你明明……”

    “双城,你大伯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他做过事情再混账,我也不能太记心上。”

    “你为什么这么意言忱?”

    “双城,他是我大哥。”

    “……那我是你什么?”

    “……你是我……我……我……”

    “你心里,是我重要,还是他重要?现就回答我。”

    “你们都是我……”

    “行了,你可以不用回答我。”

    “你为什么……要拿自己和你已经过世大伯比较呢?你们完全没有可比性。你们我心里是不同,也是完完全全不一样两个人。”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他就一直站你身后看着我。……他讨厌我,他阻止我靠近你,他用一切幼稚手段和方法来把我从你身边带走。……姑姑,难道你从来都没有看出来吗?”

    “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但是你大伯已经过世了,何必再议论这些……你是,吃醋吗?”

    “……我才没有!”

    “你我心里非常重要,我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有一天,我,言战破产了,身无分文是什么凄惨光景,但是我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你不了,我再也找不到你,不知道你哪儿,不知道是不是活着……我无法想象。而这种感觉,你很小时候,就有了。”

    “……”

    “我知道五年前事情,让你不再信任我。……双城,直到这一秒,我都不敢相信,你现又好了,又开始亲近我,又开始……意我是对你好,还是对你大伯好?我是说,其实我……我意人,是你。我答应你,这辈子,我只真心宠你一个人。”

    “你也很宠格蕾丝,你宠言赋和言式微,除非你答应我……你只爱我一个人?”

    “好,姑姑答应你,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

    “不是哄我?”

    “不是。”

    “不是糊弄我这个小孩子?”

    “不是。”

    “你只爱我一个人?”

    “对。”

    “好吧。这就是我要送给你礼物。”

    “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哇哦?是个……戒指?为什么送我戒指?近送我戒指人可真多,你也来凑热闹,还嫌我戒指不够多吗?……好轻啊,一点都不漂亮,没有钻石,没有花纹,什么都没有,就是个圈而已,这种东西也能叫戒指吗?你到底从哪里买?”

    “你喜欢吗?”

    “要说实话吗?”

    “嗯。”

    “不喜欢。”

    “那我扔了它!”顾双城拿起戒指,掀开竹帘,扔到了静谧流动湖水中。

    “你干什么?!!我还没看清楚了,你怎么就给扔了!我还戴上去试试呢,你就扔了?这湖水深不深,我待会儿叫云家佣人捞一下?你这孩子真是,我都还没有……”

    顾双城一把将言战抱了过来,把她按坐自己腿上,那枚被“扔”掉戒指就顾双城自己手上,她言战眼前晃了晃,又抓住了她左手,她轻轻转动了两下言战小拇指上那枚尾戒——想把言忱花了几个月时间,亲自做得这枚戒指退下来,言战握住她手,“这枚戒指不能动。”

    “那你告诉我,我戒指,你打算放进梳妆盒里,还是戴手上?”

    “我……”言战从顾双城腿上下来,穿好高跟鞋,坐桌边,有些紧张喝了一口威士忌,“是你送戒指……而且又不漂亮,又不贵,你管我到底要怎么处理?”

    “呐,给你,随便你怎么处理。扔了都无所谓。”

    “我怎么可能会扔!我当然不会。”

    “戒指已经送给你了,你想怎么做,随便你。”顾双城站起来,作出要离开模样,言战立刻抓住她手腕,“怎么有你这样人?送完礼物就赌气。”

    “那你现就告诉我,你要怎么处理我戒指?”

    “我……我……”言战拉住顾双城,又让她重坐好,“你让我好好想想。”

    言战把戒指放手心,她忽然生出了一种荒唐想法,仿佛自己等了半辈子,就是为了等待这个……真太过简单朴素……甚至有点一无是处戒指。

    “那我,就戴手上?”言战轻轻问。

    “哪个手指上?”

    “……你说呢?”

    “我帮你戴上?”

    “……好啊。”言战张开十指,笑着看向低头顾双城,“点帮我戴上。”

    “食指?……好像可以。”顾双城先是摘下陈非那枚钻戒,把她戒指套了食指上,取而代之。

    “这么不好看戒指,放食指上太招摇了,别人会笑话。”

    “中指?……好像套不进去呀。”

    “就是,那么一个圈,大小都不对。”

    “左手还是右手?”

    “当然是左手!”

    “左手大拇指套不进去,小拇指就太小了,那我……”

    言战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后背出了一身汗,鼻头也酸酸,眼眶也跟着发热。

    “无名指。……”顾双城手也微颤了一下,这枚戒指就这么缓缓扣紧了言战左手无名指,她戴上之后就立刻松手,问:“你看看,合适吗?”

    言战看了许久,她眨了眨眼睛,把泪意逼了回去,小声说:“没想到,挺合适。……好紧,拔不下来了。”

    “拔不下来,就说明合适,刚刚好。”顾双城也拔了两下,“真拔不下来。姑姑,你要戴一辈子了。”

    “疼,你别拔了,先戴着吧。反正这里这么暗,也没人看见。”

    “我看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看我一张黑脸,不给花花就打劫内裤~

    勤奋半滚走,明日仍然有。话说本章节题目是我开始就取好,我一般都是后取题目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个题目让我很有宿命感。

    还有就是,回头改错字和错句时候,我听得是孙丹菲《疯了》。疯了,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