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不见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宅。

    罗可欣放下报纸,让女佣把长餐桌中间摆放一大盘深紫色薰衣草换掉了,她张口道:“换上红玫瑰吧,薰衣草看上去死气沉沉。”她又抬头,看向餐桌上空悬挂吊灯,是灵灵和小佑俩孩子喜欢魔幻吊灯,家具行模仿哈利波特风格制作得,好用也好拆,等云啸尘携着妻儿出国以后,罗可欣一定会换下这种幼稚吊灯。

    “大夫人,先生说,再过十五分钟就到家了。”老妈子走过来,换上了与红玫瑰相映衬蕾丝桌布,罗可欣知道近云中天很忙,所以总是等着他回来吃晚饭时候,让厨师做上一桌子好菜,也会量布置浪漫一些,以期能和云中天多说上一会儿话。

    不过,她摸了摸耳朵,看向这个缱绻繁复复古桌布,这个桌布,还是她很久之前,和言战一起逛街时候买得。

    罗可欣总会不自觉买下言战一眼相中物什,因为,不知从何时起,她逐渐发现了,只要是言战喜欢,云中天通常都会赞不绝口,她皱皱眉,端坐主位上,开口道:“上菜吧。”

    “是,大夫人。”

    小小雷声落地窗外响起,罗可欣看向被细雨染得朦胧窗子,透过这看不清万物玻璃,她看到了自己丈夫平时上下班商务车,和两辆保镖车,缓缓驶向宅内。她立刻整了整自己得裙装,和头上花饰,小步走到门口,一分钟,两分钟……男佣撑着伞,云中天一脸冷漠得站黑伞下,看到罗可欣时候,笑着说:“等我呢。”

    “嗯。”罗可欣知道云中天是喜欢自己身上这套裙子了,就立刻走过去,脱下他风衣,交给佣人,挽着他胳膊说:“累不累啊,老公?”

    “不累。”云中天松了松领带,习惯性吻了一下罗可欣侧脸,又看向一桌子丰盛晚餐,“……噢。谢谢你,老婆。”

    “跟我说谢谢,也不怕外人笑话。”

    “哦,吃饭了,吃饭咯!”小佑和灵灵也穿着拖鞋走过来,一一亲过云中天脸颊,纷纷询问自己大伯今天工作辛不辛苦?云中天揉揉两个孩子小脑袋,又叫男佣把买玩具和芭比娃娃分给两个小家伙。

    他眉间疲惫松开了,罗可欣心也跟着松开了,有了孩子就是好,妈妈不能解决问题,孩子一个撒娇就解决了,可惜是,她至今还没有孩子。

    “弟媳去参加派对了,今晚不回来吃。啸尘今天本来要带小佑和灵灵去游乐园,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人还没回来。”

    “就是,爸爸总是说话不算话!”小佑和灵灵同时看向云中天,气闷说。

    “大伯肯定说话算话。如果明天大伯有空,一定你带你们去。好不好?”云中天洗了洗手,捏了捏两个孩子肉肉脸颊,罗可欣说:“看,大伯多疼你们!他都不疼我,只疼你们。”

    “呵呵。”云中天摇摇头,坐上主桌,后一道菜还没有上来,他和罗可欣又一人一个帮小佑和灵灵围好餐巾布。

    “中天,我们要个孩子吧?”罗可欣笑着说。

    “……”云中天没有答话,罗可欣就立刻岔开话题。

    夫妻二人,连同可爱侄子和侄女,正笑着聊天呢——

    “啪嗒”一声,皮鞋踩地声音近前响起,云中天看向浑身湿透了云啸尘,“怎么不叫司机去接你?去换身衣服吧,很容易感冒。”

    “丽姨,拿干毛巾过来,这是怎么了?”罗可欣站起来,皱眉问道。

    “没事。”云啸尘笑着摆了摆手,双眼冰冷盯着云中天,这个自己信任了一辈子大哥,完美、亲大哥。

    “……怎么了?”云中天坐餐桌边,云啸尘走到云中天对面,重重坐了下来,像是一辆行驶了几十年老火车头,“嘎嗒”一声坐下来,连好看桌子也跟着颤动了一下,小佑和灵灵好奇看着这样失魂落魄老爸,不敢再吱一声。

    云啸尘伸出手去,抚摸那些含苞待放红玫瑰,这些还没有完全绽放玫瑰,就像是很多年前,他对言战爱情一样,那么娇滴和羞涩,可惜,还没有绽放,就死了花骨朵里。

    “哥,你是不是很爱言战?”

    “……啸尘,你说什么胡话,孩子都这里呢。”罗可欣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她立刻让丽姨把两个孩子带下去,又接过丽姨拿过来干毛巾,擦了擦云啸尘头发。

    “我们只是商业上对手而已。”云中天站起来,“你整理好自己,来我书房,我有话问你。”

    “为什么是书房,这里不行吗?”云啸尘拧着眉头,他揉碎了一枝红玫瑰。

    “你想和哥哥说什么,啸尘,你是成年人了,不要总是让我看到你非常不理性那一面。”

    “理性,像你一样,那么没有感情,我做不到。像你一样,明明喜欢言战,却连一句,我喜欢你,都不敢说,我做不到。”云啸尘笑着说。

    “你要为言战这个女人,和我闹一辈子吗?哥哥事事都是为你着想。”

    “为我好?为我好?”云啸尘扯掉了复古桌布,一桌子饭菜就这么全都洒地上,女佣正好端着后一盘菜上来,她惊讶站原地,罗可欣看向这兄弟俩对视目光,立刻女佣耳边说:“去把老夫人请过来……”

    女佣立刻端着盘子,退出了杀气腾腾餐厅。

    “为我着想,所以你就亲手把我爱情毁了。这么多年来,你这张虚伪嘴巴里,到底说过多少为、我、着、想话!哥,你真变了。你变得我都不认识了。”

    “……啸尘,到底怎么了,你要因为一些风言风语来质问自己大哥?”

    “哥,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两兄弟喜欢上一个女人这种戏码并不少见,但是,你为什么用卑劣手段来赢我?”

    “你喝多了,你脑袋现很不清醒,上楼去,洗澡,睡一觉,等你清醒了,我们再谈。”

    “我和言战之间所有误会,根本不是言忱捣鬼,是你!原来,一直都是你。……你知不知道,为了她,我有多久没有好好睡一觉,哥,你知不知道,我一想到我和她就这么错过了,我心里有多疼!”

    云中天面色一沉,他笑着说:“好吧。按照你逻辑推论下去,我对言战有意思,那么,我至于商场上和她这么斗得你死我活吗?我还至于,等到现,都不去碰她,我还至于……”

    “你爱她。因为,你爱她!!!”云啸尘顿时泪如雨下,他大吼道:“从我第一次把言战介绍给你!你就对她一见钟情!我追求她时候,你一直阻拦!你越过我,你故意让我迟到,然后你去和她约会!你爱她!你爱她!……因为,你真,爱她。哥,你爱她你竟然真爱她?”

    云中天上前一步,抱住了浑身颤抖,怒气熏天云啸尘,“啸尘,我们是亲兄弟。”

    “走开!你这个骗子,你这个伪君子!我做梦都不会想到,那一年,我不止失去了我今生挚爱,我还失去了那个从小到大都真得疼爱我大哥!”云啸尘举起了拳头,却迟迟没有落下来,他看向被两个女佣缓缓推进客厅母亲。

    “妈妈……”云啸尘剧烈喘息着,压制住了心头那头怒兽,他后退了几步,又揉碎了好几枝红玫瑰。

    云家老夫人坐轮椅上,看着一地丰盛狼藉,和两个面色各异儿子,开口道:“啸尘,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有时候得到意味着不幸,反而放手,是你这辈子大幸运。言战,这个名字,我不希望你们兄弟俩常常把她挂嘴边。你父亲中风这么久,家里能这么井井有条,全都是可欣家里劳心劳力操持着,中天,我希望,你能趁着你爸爸还有口气时候,早点和可欣,要几个孩子,家里也热闹一点。”

    “是,妈妈。”云中天揉了揉鼻梁,他转身,大步上了楼。

    云啸尘讽刺笑了笑,“我明天就去云氏上班。我要定居国内,不再出国了。”

    说完,他便推开大门,开车奔向了摸不到边得茫茫夜色。

    云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罗可欣手,又让两个女佣推她回屋了。

    徒留原地罗可欣,她缓缓跪坐地板,捂住嘴巴,低低,悲怆,满目憎恨,她再也难以掩饰恸哭起来……

    走进书房云中天点燃了一根雪茄,他拉开了窗帘,眼睁睁看着云啸尘车开出云宅,直到完全看不到踪影,他叹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帮我查一下,啸尘今天都见过谁,都去过什么地方。”

    二十分钟后,云中天手机响了,他接起来,那头人一一汇报出来,“他去见过顾双城?……好。

    “言战,现哪儿?她还好吗?……生病了?!!”云中天站起来,书房里踱了一圈,“我不想再看到杨谊再这么闹下去,让他闭嘴。言战必须健健康康,状态良好迎战才对。……什么,你们到现,都没查出来杨谊是受谁指使?……查出来,我不希望看到那些见鬼揣测,还恋|童|癖?真是恶|心谬论!我都不知道,他们到底见鬼诬告些什么……”

    半步作品

    言赋端着盆,顾双城拿着牙刷缸子,言战坐床头,点滴打完了,宵夜也两个人注视下吃完了,现呢,手里拿着牙刷,顾双城手一伸,她就饮水、漱口,言赋手一伸,她就把刷完牙之后漱口水吐盆里。

    “刷好了。”言战擦了擦嘴,看了一眼顾双城,又看了一眼言赋,“外面下雨。”

    “嗯。”两个人同时嗯了一声,言战摸摸后脑勺,“我今晚,想一个人睡。”

    “不行。”言赋和顾双城又同时摇头否定道。

    “我……想,一个人,睡。”言战抖了抖被子,一副慢走不送送客表情。

    早已洗漱完毕顾双城和言赋立即掀开被子,一左一右钻进被子里,顾双城喊道:“谁允许你和姑姑睡得?你都是个大男人了,不懂得男女有别吗?”

    “姑姑生病,我只是方便就近照顾她而已。我再拿一床被子出来,我单独一个被窝。”言赋说完就照做,言战头疼揉了揉双眼,连忽然生病也安生不了么?她又看向顾双城,怕她夜里不老实乱摸,就开口道:“我们三个人,一人一个被窝,我睡旁边。”

    “不,姑姑,你要睡中间。”言赋得意眉头一挑,他拿出两床被子,扔了一床给顾双城,顾双城冷哼道:“好,一人一个被窝。”

    三个人就这么躺床上,言战闭上了眼睛,顾双城看向言战,言赋也看向言战,两人都察觉到对方眼神,又立即撇开头去。

    顾双城向上面睡了一点,她量把言战向自己怀里搂过去,言赋也差不多同时采取了行动,两人由初始得漫不经心较劲儿到真开始抢裹得像个粽子一样言战,用时不过七分钟!言战自然还没有睡熟,她睁开眼睛,说:“要么睡觉,要么都滚下床去,我真很累了。我要休息,我,要,休,息。”

    短暂安宁——顾双城睁大眼睛,言赋也睁大眼睛,言战完全感受到这俩孩子不同于寻常气息,就半眯着眼睛,从被子里钻出来,说:“我给你们讲个童话故事,故事说完了,你们就乖乖睡觉,好不好啊?”

    “好。”顾双城和言赋都侧卧言战旁边,低低应着。

    “从前,有一个……”言战说得十分流畅,好像这个公主与骑士爱情故事,她已经讲了无数遍,也许她絮絮叨叨声音真有催眠功效,顾双城渐渐闭上了眼睛,言赋也放松了警惕,缓缓坠入梦乡。

    言战说完故事,摸了摸两个孩子睡熟脑袋,又再次钻回被子里,她闭上眼睛,终于是能安生睡一觉了。

    这一夜很平静——直到第二天早晨,顾双城和言赋醒来时,才发现原本睡他们两人之间言战已经不见了!两个人都夜里钻进了言战被窝里,但是,应该躺被窝里病人言战,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上上章《小疯子执着》,我有萌到一个评论,现我找不到了,嗯,那个读者说,是我扭曲了么,为什么反而觉得这样言战有亲近感?我想说,其实那天我写那一章时候,也有那样感觉。言战不常脆弱,所以当我看到她脆弱和黯然无助时候,那种感觉是非常撕心裂肺。

    另外,如斯啊,法庭部分,我确实没做什么功课,都是脑子里有画面就写得,没有按规章制度来。抱歉,可能不合很多现行法律制度。

    鞠躬谢谢昨天三修长评,我评论下面压根回复不了,转着转着就……能跳阅中依然喜欢,我觉得我很幸运,你读到了我。嗯,其实这个小说,我觉得跳阅会产生混乱感,因为蛮多细节连不上话,你就会很被排出文外。

    遥遥好像倒着看,嗯,言战1314时候会叫妈妈,我觉得那是一种恐惧,本能流露,就像小孩子害怕即将要发生事情,要找妈妈来保护自己,言战会想到言拓吹得很烂得泥娃娃那首歌,那也是一种依赖,就像小孩子觉得说,无论世界有多大,我有我哥哥保护我那种感觉,其实这两点揪出来,很容易看出来,姑姑内心里,到底都装着什么。

    人,有些东西是装脑子里,有些东西,是装心里。

    到底双城记忆里,公园里那个和言忱fk得人,是不是言战呢?请不要轻易说,我不乎那是不是言战,我喜欢她,所以无论是不是……拜托,诚实一点,连我没看到结局之前,都一直跺脚说,到底是不是她!?

    至于下药,我那天写得时候也觉得意外,是什么药,暂时不能剧透!你们可以猜。顾双城还很年轻,她性格很容易促使她去做这件事情,她占有欲比言战强烈,而且是要从头到脚独占才会让她觉得很爽,她心里对言忱芥蒂其实就是个会变异种子,以她性格,不可能不意言忱有没有碰她女人言战这种事,没得到言战之前,她会安慰自己说不介意,但是现已经到这种程度,她会很多时候意这件事。言赋存,也有读者说到了点子上,他多少可以压制住顾双城一点,把困了太久猛兽放出来,整个生物链都会受到影响,平衡对很多事情都很重要。

    尤其是,其实根本上来说,顾双城并不完全了解言战商场上经历,就像言战现也不了解顾双城白山经历一样,现是热恋,也是磨合期。言赋,云中天等等,这些都是提醒顾双城珍惜言战一个个砝码,有竞争,才能生生不息,才会有摩擦,失败和……成功,契合。

    无风无浪爱情,没被摧毁过爱情,对于顾氏夫妇这一对而言,可能都不够长记性。

    我希望大家不要忽略她年龄,顾双城很优秀,但是如果一切都让她势不可挡得到,那今后,未来,日子很长,顾双城很坏,年纪大一点,不要姑姑了怎么办?

    ~我刚才看到含一那个公式,就是计算言战有没有发现顾双城倒言行动公式,好好玩,笑很久,真得蛮有趣。

    这素半步猜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