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111迷迭破 二

111迷迭破 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才石头?……”言战口中称呼不禁让云中天莞尔,这是太多太多年以前,媒体们对他父亲云磐得一个称呼了。

    曾祖父起这个名字时候,只是寓意要坚若磐石。后来,随着云磐交际圈“木讷无趣”得交际风格而被淑女们冠以“天才石头”“美誉”。据说某次sex PARTy上,纵使被万千少女轮番上阵挑拨,云磐也没有做出半件出格事情,他就这么认真和少女们*,直到天亮了,人们才惊讶发现,他仍和来时一样,连皮带扣子都没松一下。

    “他还是那么英俊。”灯光亮了,言战仔细观察着云磐苍老脸庞,后得出了这个结论。楚惜云听到言战这么说,不由深深看了她一眼,“是,我石头,还是那么英俊。”

    “嗯,就算是一条皱纹,也是英气勃勃。哈。”言战笑着看向楚惜云,楚惜云就伸手过去,摸了一下她脸,“孩子,你看上去有些累了。”

    “不瞒您说,是有那么一点。刚才坐沙发旁边,差点就睡着了呢。不过,老爷子来了,我睡意啊,一下就全没了!”言战走过去,挽住了楚惜云胳膊,“能让我和老爷子跳一支舞吗?”

    “……”楚惜云微讶望着言战沸水般眸子,言战冷山般脸,言战温泉般唇,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始终没说出那些话来,她笑道:“要是我石头如今身体还是健健康康,你们……肯定会成为很好朋友。”

    “那真是我荣幸。”

    “言言商场上性格,真是和父亲年轻时候很像呢。”云啸尘笑着说。

    “……”云中天略作思考,抛去言战年龄不论,有时候和她博弈感觉确实很像是和自己父亲对决,云中天隐约觉得,若是自己父亲没有中风,一定会收言战做徒弟。“啸尘说得对。”

    端望着坐轮椅上云磐,言战心中就腾起一股沉甸甸崇敬之情。小时候听得多,就要数关于云磐传记故事了。那些故事经由言战母亲一说,就统统听上去像是无法复制传奇,书中不免夸大,但言战却爱极了那时候——她头靠母亲膝盖上,听着母亲,一字一句说着关于这些金融大鳄得故事时,一会儿惊讶,一会儿赞叹,一会儿又满怀希冀望着自己宠溺模样。

    不由得,她越看云磐就越觉得亲切异常,言战缓缓弯下腰,和云磐面对面望着,楚惜云问:“……孩子,你想和我家石头跳舞?”

    “嗯。”言战笑着点头道,她看向云磐脸,“他冲我眨眼睛了,是代表同意吗?”

    “是。”云中天看向楚惜云,“妈妈,可以吗?”

    “……”楚惜云千头万绪看了云中天一眼,复又摆手笑道:“可以。”

    “谢谢老夫人。”言战立刻推着轮椅,将云磐送至舞池中央,云中天搂着罗可欣,云啸尘搂着丽莎,季东来季市长也搂着夫人,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渐次,所有今晚聚焦了大部分人眼光双双对对全都进入了舞池,整个寿宴掀起了一个小高|潮——

    “shall e”言赋伸出手去,顾双城看着他邀请手势,嘴角僵硬笑意收敛起来,她点了一下头,两人也走进舞池中,同时侧过头去,盯着被人们围中间言战和云磐。

    坐轮椅上云磐,眼睛又眨动了两下,言战看向乐队,打了两个手势,音乐节奏渐渐慢下来,言战看向云磐,笑着说:“here e g”

    她轻轻将云磐轮椅向前推了一下,“哦~”转圈,回过头,言战脚下踢踏了两下,又轻轻滑动着舞步,向前,向后,围着云磐轮椅转了一圈之后,又轻轻带动他轮椅转动了一圈。

    “哈~”言战跃了两下,她盯着云磐眼睛,难以置信靠近说:“你好像真能看到我,hell,我名字叫言战~”

    远远坐沙发上楚惜云,从管家手里接过来一杯水和两粒药丸,吞药,喝水,她咽下两粒药丸之后,指了指正带着云磐轮椅舞动言战,说:“我石头,今天肯定很高兴。”

    管家点头,说:“是啊。”

    ——罗可欣靠云中天怀里,她看向和云磐对视言战,两个人正前前后后跳着类似恰恰脚步,轮椅上云磐根本没有丝毫反应,但怎么看,都觉得言战心情确实非常好!

    “真奇怪,她怎么这么喜欢爸爸?”罗可欣问。

    云中天双手搭罗可欣腰间,他看向言战脸上自笑容,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云啸尘从身后抱住她丽莎,下巴搭她肩膀上,眼睛黏上言战笑脸,意外说:“言战一点都不怕我爸呢!小时候我可怕我爸了。”

    “是吗?”丽莎笑着摇摇头。

    ——顾双城和言赋站舞池里,左左右右,前前后后,顾双城不知道言战又高兴什么,她竟然就众目睽睽之下,和一个坐轮椅上木脸老头跳得不亦乐乎,越看越觉得后背发凉,她把眼光转到了自己母亲身上。

    ——顾依然坐楚惜云身旁,她手里拿着一杯香槟,隔着众人,冲顾双城举了一下杯子,顾双城只好面无表情错开视线。

    趁着距离颇近,言赋小声问道:“看得出来,你母亲并不喜欢姑姑。”

    “……”顾双城看向言赋,“你观察力很敏锐,是姑姑教你吗?”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顾小姐,你前景堪忧。”

    “言先生,你前景也不妙。听说,姑姑准备给你挑选订婚对象了,你要知道,姑姑可永远不会给我挑订婚对象。”

    言赋神色暗下来,“真可惜,你不是个男人。就连舞会上,你也没办法和姑姑一起跳一支舞吧?”

    “真可惜,你不是个女人。就连家里,你也没办法和姑姑挤一张床看看电影吧?”顾双城推开言赋,说完就笑着转过身去,换了下一个舞伴。

    舞池灯光换成了为暗昧颜色,所有人交换了舞伴,除了言战。

    舞伴到来,言赋搂住那个女人,他左眼看向言战,右眼看向顾双城,他确定两人不会舞池中央有什么冲突之后,又看向一直围言战身边打转方研之。

    方研之与一位少女搂抱一起,舞步杂乱又随便,直接呵退了她们两人身旁鸳鸯们,方研之眼睛始终紧盯着言战香肩。

    “嗒嗒嗒”言战扭动后臀,又歪着头踢踏了两下地板,她对云磐说:“如果你能站起来,和我跳一支舞就好了?”她又缓缓走到云磐身后,推起了轮椅,舞池里开始转圈,顾双城下一个节奏轻轻袭过来时候,从身后抱住了言战,贴她耳边问:“言小姐,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不。”言战沾上节奏就一把推开了顾双城,她向后退了两步,又继续和轮椅共舞,顾双城也踩着节奏,扭着胯,慢条斯理跟上去。

    步入舞池人越来越多,乐队开始烧热气氛——

    “言小姐,你今晚很美。”顾双城说。

    “谢谢。”言战站轮椅后,两人隔着坐轮椅上云磐,跳着和身旁人恍若一派舞步,顾双城向前,言战回旋着向后。

    “言小姐,我想让你忙碌双唇沾上我味道。”

    “真?”言战露出了一个无法信任笑容,她眨了眨眼睛,扣着轮椅,又向前两步,走到了顾双城面前,从头到脚审视着她,顾双城侧过头去,跟着节奏晃了两下腰。

    “言小姐,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言战推着轮椅,逼得顾双城节节后退,她脚下舞步“哒哒”加,顾双城嘴里问着,脚下微微滑动,从一侧步走到言战身后。

    “你让我心神不安,你让我无论做什么都是患得患失,你让我失去了往日干脆,变成了一个拖泥带水笨蛋。”顾双城保持着三分之一步得距离,紧紧跟言战身后,言战摇摆着臀,她干笑了几声,回头冷漠瞧了顾双城一眼。

    下一个节奏来临,言战又转过身来,靠轮椅上,缓步而舞,那哀伤双手恰似渴死荒漠中旅人,惴惴又颓然抱一起,她憔悴得盯着顾双城脸,“你我怀里醒来每一个早晨,我都观察你睡脸,你就像一个纯洁天使,你眼睛,你鼻子,你唇,你敞开睡衣领口,你长腿被子里慢慢动着,你气息,你身上味道,就像是一个个强盗,它们洗劫了我嗅觉。”言战挺起那涌动她胸口得爱恋,她弯起嘴角,两步就跨到了顾双城面前,“从此,我再也闻不到别女人味道。”

    两人靠得极近,却谁也没碰谁,就像是初次舞会遇见一般,彼此轻嗅,彼此打量,彼此怀疑,又彼此忍不住去吸引和被吸引。

    “夜里,你会叫我名字,呢喃喊着,双城,双城……白天,你也会叫着我名字,一声声,像是唤我回家……言战小姐,你无时无刻不折磨我,你从不放过任何一秒折磨我机会。你恰到好处踩住了我小尾巴,让我无路可退,无路可逃,无法不去看你,无法不去吻你,无法不去理会你。你唇,就像是一张张筹码,它们掏光了我所有财富。”顾双城向前,言战又侧身向后,顾双城脸愈发严肃,言战脸愈发俏皮,“从此,我再也无法去别赌场。”

    言战嘘声摇摇头,她后退了两步,转了个身,又牵住坐轮椅上云磐,顾双城也顺着节奏,拽了个舞伴过来,两人各跳各得。

    顾双城看了言战一下。

    言战看了顾双城一下。

    回旋,转身,后退,前进。

    言战看了顾双城一下。

    顾双城看了言战一下。

    躲避,追击,遥望,猜忌。

    节奏鼓点重重敲击,钢琴如热夏暴雨般喧腾重重叠叠云层里,言战仰起头来,高高仰起了她细瓷般脖子——顾双城立刻撇下舞伴,又再次从身后拥住了言战,两人侧脸靠一起,言战微微用力去掰顾双城紧扎住她腰肢手,顾双城轻笑道:“你碰到了我手指。”

    “我只是碰到了你手背。”

    “你碰到我人。”

    “可我碰不到你心。”

    顾双城微微松开手,言战又轻轻逃出了这个拥抱,她回过头去,顾双城站原地,就这么凝视着言战——

    “我心,就放你脚底板下面,你每天都将它踩脚下。”顾双城踢踏了两步,又漫步着走向言战。

    “甜言蜜语对我无效。”言战又顺着轮椅转了一圈,顾双城看向云磐眨动双眼,说:“言战小姐,等你到了八十五岁,我仍然会像现这样爱你。”

    “我说了,甜言蜜语对我无效。”言战皱着眉头,盯着顾双城涌动着坚定双眼,她骤然转过头去,“别再对我甜言蜜语!”

    “言战小姐,你不能剥夺我表达我非常爱你这个权利。我会窒息而死,或者舌头断成两截,剧痛而死。”顾双城第三次从身后抱住了言战,她闭上眼睛,又贴着她耳朵说:“你能听见我心跳吗?它因为你热情而律动,又因为你无情而发抖。言战小姐,转过身来,让我看看你有多爱我,或者,你有多恨我?”

    “……”言战双眼盯着回旋她们两人身边一对对蝴蝶般爱侣,眼眶不自觉泛起了红晕,她缓慢回过头去,捧住了顾双城脸,低头冷笑了一声,“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还有呢?”

    “你这辈子也别想用你手再碰我一次!”

    “你爱我,你爱我,言战,你爱我,你需要我碰你,要不然,谁陪你度过漫漫长夜?”

    “放手!”

    “哦,言战小姐,我不能放手,你不知道你为我生气样子有多美,我被你这样子弄得浑身发热。我发誓,今晚我会伺候得你舒舒服服。我会很乖张开双腿,任你玩|弄。”

    “放手!你休想再碰我一下!我憎恨你随便,我也憎恨你刚才说得每一句话,我憎恨你假山后面所作所为!我憎恨你,我现,一丁点儿也不喜欢你了!”

    “你憎恨样子,就是这样吗?你不喜欢样子,就是这样瑟瑟发抖对我说话,用你湿漉漉眼神疑惑又深情地望着我吗?”顾双城这回是结结实实抱住了言战,两人贴身而舞,顾双城又说:“听着音乐吧,我们安静把这支舞跳完。”

    “滚开!”

    “言战小姐,如果你再对我这样无情,我不保证我会撕开你碍事儿晚礼服,让所有看看你里面都穿了些什么让人惊奇衣裳?”顾双城用力扣住了言战腰,让言战贴近她,顾双城鼻尖蹭了一下言战眼睛,言战立刻厌恶撇过头,顾双城皱眉道:“言战小姐,你明白,我只是你一个人。”

    言战没有说话,她看向被灯光沾染得赤橙黄绿青蓝紫得地板——

    “言战,我一直都是你一个人。我被你弄脏了,又被你洗干净,被你洗干净,又继续被你弄脏了。”顾双城吻了一下言战耳朵,言战看够了地板,也听够了顾双城蜜语甜言!她双眸燃火看向顾双城左手,问:“你是用这只手碰得张欣宇?”

    “是。”顾双城说。

    “……”言战唇缓慢凑了过去,顾双城立刻凭借直觉闪开左手!她大笑着抱住言战,问:“你不是想要咬断我食指和中指吧?”

    “是。”言战推开顾双城,转身推着云磐离开了舞池,顾双城只觉得怀里一空,心跳也停了,她叹了一口气,淡笑着看向言战背影。

    言赋也礼貌和舞伴告别,他从顾双城身边走过,轻松说:“你失败了。看来,你并没有继承二叔哄女人慧根。”

    方研之远远近近听了这么久,还是没听明白言战和顾双城到底说什么,她松开了怀中少女,跟着言战走向了云家老夫人。

    “老夫人,你不去跳舞吗?”言战把云磐推到楚惜云身边,笑着问道。

    “跳完了?”楚惜云问。

    “是。”言战又拿起手帕,给云磐擦了擦额头汗,问:“老爷子,你还好吧?”

    “我来照顾他吧。你继续跳舞。”楚惜云按住了言战手,言战微怔,随即点头道:“好。”

    楚惜云从她唐装口袋里拿出了手绢,小心翼翼给云磐拭汗,言战看着两位老人身上大红色唐装,又看着楚惜云擦汗时流露出无限爱意,她心里全是开膛破肚殷羡。

    “……”顾依然和言战四目交汇,两人都未说话,言战转过身去,方研之就立眼前。

    “言战小姐,能请你跳一支舞吗?”方研之刚才听了许久,就这句话听得清楚。

    方研之手就眼前,言战从桌上拿起一杯红酒,缓慢灌入了干涩喉咙中,她又看向方研之手,方研之万分正式微微弯下腰去,用祈求眼神望着言战。

    “……”言战犹豫,点了一下头。

    “……”当言战手放入她手中时,方研之立刻挺直了腰背。两人走进舞池,音乐早已坠入温柔缱绻中,方研之握住言战手,“这真是一个不寻常夜晚。”

    “这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夜晚。”

    “我做梦都想要你死我怀里。”

    “呵。”言战轻轻呼吸着,方研之不敢怠慢带动着言战舞步,两人安静了几秒之后,方研之试探性张了张嘴,“我想抱紧一点?”

    “不行。”言战回答道。

    “言战,你一定会死我怀里。”方研之闻着言战发香,“你言氏传媒千军万马,也抵不过我森冉国际旗下一枚被丢弃棋子。言战,我就坐这里,看着你如何身败名裂。”

    “嗯。”言战闭上了眼睛,方研之轻笑着不再多说。

    舞池里大部分情侣都靠一起静静私语,顾双城就一旁,盯着言战裙子和方研之裤子之间距离,这轻微晃动舞步里,那裙子和那裤子,时而贴近,时而远离——跳到一半之时,宴会厅大门敞开了,黑毯一直铺到了花园里,几个小喷泉陆续开始吐水。园内冷杉树枝头,陆续亮起了淡白色暖光,那一块一块高高玫瑰丛里,也开始缓缓放射出变幻莫测光。

    刚才舞池里跳舞男男女女全都笑着走到了外面,乐队也搬到了铺着一张粉毯小舞台上——

    钢琴声再度响起,所有人跳舞兴致都被勾了起来,户外舞池立刻被颜色斑斓晚礼服和纯黑挺立燕尾服填满。方研之仍旧半拥着言战,两人跳得脱离了节奏,很慢,很慢——又跳了三分钟,顾双城突然冲过去,一拳打了方研之脸上!

    作者有话要说:回复K :1半步颠不是半步家独门秘药,据我所知,应该是周星驰先生一部《唐伯虎点秋香》电影里,衍生出来一种并不存药物名称,全称是含笑半步颠吧。

    2你可以写,半步猜,我恨你,加我本人QQ2499866173,注意,本人只接受语音,表情或文字,我一律不会回复,谢谢你对我理解。对于一些很想批评我读者呢,我也建议你用语音来批评我,好事先打好腹稿,不给我回嘴机会,批评本身就是一件很严肃事情,你轻描淡写批评我呢,说实话,我是不会给你任何反应。简而言之,你都不认真骂我,我又何必认真被你骂呢?是吧?

    准确来说呢,我应该姓半,名字叫步猜,我有点疯,但不颠,我妈妈说我个性很像周伯通,当然,这一点我是很不赞同。

    近,身边朋友问我,喜欢一句电影台词是什么?

    我想了许久,后确定是《辛德勒名单》里那句台词,nettrl is per

    身边朋友又问,你喜欢电影人物是谁?

    我又想了许久,却回答不出来,后,我说,Frest gp<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