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乱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半步猜作品

    一家人鲜少能聚一起吃饭。

    自从言忱过世之后,言氏家族内里坑坑洼洼已经是雨打江山态势。

    坐江山里,能听见点点滴滴响动,偶尔得撑伞度日,要是不小心丢了伞,淋上个三天三夜也不是没有事;单单是看着雨水滴滴点点打江山上,只会觉得处处是层峦叠嶂,丘壑深深,景色愈浇愈美,终年淘洗之下仍旧是风骨不减。

    坐江山里,有点想出去,去看看这江山外艳阳高照,但是这年头水淹金山寺可不少,平白涉险这种事连聪明人也不屑做。

    看着江山淋雨,很想进来,去瞅瞅这江山内烟雨重重,但是一入深谷不得返比比皆是,后是输光了盘缠还被困江山里,半分桃源丽景也没窥着。

    言忱世时,经常温言良语言战耳边说,斗得再狠,家族情谊仍要放恒温桶里,岁岁年年维持着那份别家族羡慕不来热度。言战向来万分遵从亡兄这点坚持,前些日子因为克里斯案件着实闹得沸沸扬扬,家宴上已有三位年过七十叔公只说是心力不足而未到。

    言战分别收到了这三位叔公亲笔信函,拆开深蓝色信封,里头全是这三位叔父竖体繁字,字字真切,句句不离她与言齐从年初就开始一次次擦枪而过冲突。

    言齐也分别收到了这三位叔公亲笔信函,拆开深棕色信封,信纸上还沾着北方老家松针味道,言齐不大喜欢繁体字,但还是认真看完了,他也未作犹豫,一盏茶功夫后便亲自致电给言战,二人小议片刻就决定回一趟北方老家。

    按照往年俗礼,年前言战和言齐是必定要回故乡焚香祭祖,少不得要宗祠住上几日,连同言赋也必定同去。去年二人都海外市场吃了不大不小败仗,喝着经济危机西北风,踩着股市大跌西瓜皮,即便是没摔着,那长辈们面前也确实丢了面子,遂,自言忱过世之后,唯独去年没回乡省亲。

    去年也是赶巧,三位叔公都抱恙不见客,言战和言齐都乐得省掉这一趟,去年那情形若真回故里,指不定就把三位叔公气出个一二三来。

    言族内人人都说,如今是外面风平浪静,家里波涛不定。索性熬到今年,言赋正式进入言氏,三位叔公这三封信函中,也句句字字说是想要见见这位自小就养言战身边嫡孙。

    察嫡孙品行操守、性格能力、胸怀气度、骑射谋略等等等,言赋听言战正儿八经这么一说,只笑着问:“我们家这三位叔公可不是好惹,要是我一个失策,说错一句话,那姑姑,你可就成千古罪人了。”

    言战纳闷,敲着核桃问:“你自己不好好学习,能赖上我?”

    “你仔细看看这信里说得,‘熙和自幼养你身边,若是养得英武刚毅,我倒是愿意看几眼,若是养得阴柔娘们儿,你就别送到我这里来丢人现眼!’”言赋这个名字算是正式继承前一个小名儿,等言赋以真正言董身份开始逐鹿商场时,他真正姓名应该叫言熙和。

    “真有这句话?我再看看?”言战拿起四叔公信,果真看到信正文后拖着一排小字儿,她拿起放大镜,凑近一瞧,不由哈哈大笑道:“咱们家四叔公这暴脾气不是闹着玩,大前年我把你打扮粉粉嫩嫩回老家,差点没把他给气得悬梁!”

    说悬梁就太过了,不过着实让言战笑了小半年。四叔公向来和言战脾气极为投合,他老人家见不得女气男人,尤其痛恨小白脸之流,笃定那是抹黑男人本性一帮蠢坯子。言战倒是颇得他老人家青眼,有一年四叔公和言战喝酒,差点没松林白雪下拜把子,幸好言忱拦住了。

    言赋见言战笑得开怀,就坐近了一些,又拿起二叔公和三叔公信瞧了瞧,越瞧越觉得这回去老家自己得被放显微镜下被好好一番细究。

    “瞧你,小脸都绿了!”言战塞了半刻核桃进他嘴里,言赋一身黑白运动装,言战上下审视一番,说:“大可不必紧张,三位叔公也是万分挂念你,上回你父亲忌日,三位叔公还特意让人送了礼物给你,这就足见三位叔公是很看重你。”

    “那这一行字,又是什么意思?”言赋嚼着言战亲手给他撬开核桃都觉得苦,他指着三叔公信中央内容,言战狐疑眨了两下眼睛,“不过就是让你见见一两个姿色过人女孩儿,你跟我急什么?”

    言赋咽下核桃,“姑姑是什么意思呢?”

    三叔公近来热衷于给言赋早早定下一门稳重亲事,三婶上次家宴上也和言战耳语半天了,言战细想了想,她摸摸言赋头发,还真有种给儿子挑媳妇错觉,摇了摇头,“罢了。让你看,又不是让你动筷子,瞪着我做什么?”

    “……”言赋抿了抿嘴,脸上倒是轻松不少,言战又问:“那我给你指得那几个呢?”

    “哗啦”一声,言赋即刻就打翻了装核桃景泰蓝浅盆,站起来冷冷盯了言战一眼,转身便出了客厅。

    “……”言战一个人坐客厅里,几个女佣抬头朝这边望了望,奶黄色茶几上洒满了核桃,言战手上捏着一个核桃,就这么望着那些四散而落得核桃。

    没一会儿。

    “嗑噔嗑噔”皮鞋踩得咔吧响言赋从楼梯上下来,已经换了一套恭敬冷肃黑西装,言战仍旧坐原地,她张张嘴,只是这么苦口婆心看着言赋。

    言赋又冷笑着走过来,言战捏着核桃,言赋也弯下腰来,捡起一颗核桃,“你给我指得那几个啊,我都不喜欢!给我洗脚背都嫌她们太次!”

    “那你能看上眼,总得给我个条件限制?”言战捏着核桃,越发不是滋味,你瞅瞅豪门望族那些小公子哥儿们,到了言赋这个年纪,哪个不是天天祖宗脸上刷桃色刷得正欢?偏生她一手调教出来侄子……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不喜欢!”

    “好,那,为什么不喜欢?”给言赋指得这几个女孩儿,样貌自然没得说,家世背景也真比古城墙都厚上三分,女孩儿父母和言战都交情颇深,言战真是精挑细选了几宿才给言赋看得,确实是过了心尚佳人选。

    “你挑,是你自己喜欢吧?怎么着,被顾双城管腻歪了,想找个小了?”

    “你这是哪门子鬼话!”言战扔掉了手中核桃,言赋又是一记冷笑打她心坎上,“是不是鬼话,你心里有数。反正我都不喜欢。”

    “去哪儿?”言战重坐倒沙发上,言赋扣好西装,昂首道:“哪儿凉我去哪儿。”

    言战就这么坐沙发上,看着往日里听话侄子摔完脸走人,她望向花园里被阳光眷顾花花草草,开始深知父母养大一个孩子艰辛。

    想到此处,言战不禁头疼——

    “我给你按按——”太阳穴一暖,力度恰好点到痛处,言战又放松下来,她睁开眼睛,顾双城松松垮垮系着深红色镂空睡衣,坐她腿上,言战抱住她腰,“晌午还没过呢,你就起床了?”

    “这不听见下面响动了,就下床看看,你又干了什么好事?”顾双城点点她鼻子,抽开言战双手,跪地上开始拣那些核桃,言如锦见顾双城下楼来了,就叫那些战战兢兢女佣们都暂时出去。

    客厅里安安静静,言战望着跪地上拣核桃顾双城,“我这样做,也是逼不得已。”

    “我明白啊,但人家言赋不明白。”顾双城拾起一捧核桃,又坐到言战对面沙发上,“呵~”

    她拿起一颗核桃,抬起手来,不偏不倚砸言战嘴唇上,“嘴都气歪了,看你教出来好侄子。”

    “你……”言战哭笑不得,摸了摸被砸中唇,“你们呐,都是自小跟着我,大了,就觉得是吃定了我不敢把你们怎么样!”

    “谁让你把我和他放一起!我和他能一样吗?”又是一颗核桃砸了言战下巴上,顾双城嘟了嘟嘴,“光顾着给言赋找老婆,怎么不想想式微呢?”

    “她婚事用不着我操心,你二妈那个人,你又不是不晓得。”

    “哦……那怎么不想想我婚事?”

    “?”言战瞅着顾双城交叠一起两条长腿,“你也给我找不痛!”

    顾双城抬起皓腕,一颗核桃砸中了言战胸口,她又笑着问:“什么时候回老家?”

    “后天启程,大约得呆十天左右。”

    “你舍得我吗?”顾双城又捏起两个核桃,砸了言战两|腿|之间位置,笑着问。

    “小别胜婚。”言战抓住那两颗她腿间打转核桃,撬开后完整拨开,又站起来,送到顾双城嘴边,“尝尝?”

    “为什么不能带我去?”顾双城乖乖靠言战小腹上,咀嚼着核桃,含糊不清问。

    “别问那么多。”言战弯下腰,吻了吻顾双城发顶,顾双城不乐意推开她,头也不回赤着脚离开了客厅。

    客厅又剩下言战一个人,她望着满地乱核桃,真真是一刻也不想家里多呆。

    稍稍准备了两天,归故里所需一应物什都准备妥当。

    言齐那头动作也,木云歌一个电话打过来,明天就能坐飞机走人。

    明天才能坐飞机呢,今晚当然仍旧安安分分下班回家。

    言战把车开进言宅地下停车场,打眼就看见顾双城车已经停那儿了,她熄火之后,坐车里,深思打量起停车场里灯光。

    言战和顾双城,这两天是各忙各。

    顾双城下班后,回到两人卧室,端坐梳妆台前,卸下了耳朵上红钻耳坠。那天贫民窟小房间里,言战一句肚子疼就勾得她杀了一个重重回马枪,想到当时言战坐梳妆台上,双|腿大|开,颤动哭诉模样,她这心里头还是跳得不行。

    回马枪杀完了,她自己都觉得筋疲力,反倒是言战,歇了一会儿就找了件她妈妈旧裙子穿好,叫了一辆车,两人直接“战后”回到市中心。

    顾双城报了地址,言战便亲自把顾双城送到聚实集团开幕仪式现场,纵使是迟了,但还是赶上了。顾依然女士气得不轻,见到顾双城就是一巴掌打她后脑勺上,顾双城回过头去再看车里言战时,那辆车早就开走了。

    顾双城没问言战,言战亦没问顾双城,只是下车前,一边给顾双城整理衣服,一边叮嘱道:“你是大人了,说话做事要稳重些。她毕竟是你母亲。”

    当时顾双城整个人还被“枪林弹雨”|感刺激大脑高度空白,任凭着言战推她下车,现回想起来,只记得自己整个开幕酒会后仍旧没有丝毫倦怠感,晚上回到言宅,弄醒了熟睡中言战,又这张大床上做了两回。

    自那之后,言战再也没要求顾双城雌伏她身下予取予求,每回顾双城手抚上她身体,言战就会她肆无忌惮挑|弄下软倒顾双城能完全掌控小空间里挣扎哀叫。对于这一点,顾双城是非常满意。阮晶晶都觉得,顾总天天都是情满自溢得喜上眉梢。顾双城不再燃香,也不再用催情药,两人有时什么也不做,半梦半醒间就无端吻一起,吻至天明,吻至入睡。

    如今言战表现如此良好,顾双城原打算再敲出来一个假期,两人再过过二人世界,凭空杀出来三个进棺材叔公,真是扫兴致!

    “谁惹你不高兴了?”言战悄无声息踮起脚尖,走到顾双城身后,双手捏了捏她肩膀,细声问。

    顾双城抬起头,看向镜子里言战和她自己,两人穿得是同色系衣裙,妆容也是一样,言战也望向镜子里她自己和顾双城,笑着亲了一下顾双城发顶。

    “回来了?”顾双城问。

    “嗯。”言战双手徐徐从她肩膀滑到她脖子上,她喉咙上打了几个圈圈,又爬上顾双城那张冰着脸,“不过是去十天,很,一眨眼,我就回来了。”

    顾双城眨了一下眼睛,“一眨眼?你说得轻巧!”

    “这么舍不得我?”言战吻了吻顾双城皱起来眉眼,顾双城推开她,“你走开!”

    “明天上午飞机。”

    顾双城坐床上,言战就当着她面,缓慢脱掉了裙子和毛茸茸外套,她打了个哆嗦,猫着步子走到顾双城眼前。

    “你走开。”顾双城侧过头去看别处,言战轻笑,毫不含糊跨坐顾双城腿上,蹭了几下,说:“乖乖,别跟我闹脾气。”

    “为什么不能带上我?式微、二妈,还有你那个陈非都能去,为什么我不能?”顾双城断然是知道言战不可能带她去,但嘴上仍愿意一问。

    “你亲亲我,我就告诉你?”言战说。

    “……”顾双城捏住言战下巴,像是要咬掉她玲珑红唇一般,吻得言战嗷嗷叫才罢休。

    “亲完了,你告诉我?”顾双城翻身把言战压身下,言战抿起被啃噬腥红唇,思量着说:“美人就应该被藏着掖着,我金窝藏娇还来不及,哪会把你带出去炫耀?”

    说得是俏皮话,眼神却似沸水一般笃忍着什么,顾双城还没回过神又被言战反压身下。

    “姑姑……”顾双城轻叫一声,却引来言战狂风暴雨般吻,“唔嗯……”

    “叫我什么?”言战笑着褪下顾双城裙,手上做着亵|玩动作,眼神却从刚才笃忍变得温和可亲,乍一看,还真以为言战为小朋友换睡衣兼讲睡前故事。

    “言战……唔嗯。”言战又是舌勾舌一吻,她喘息顾双城耳边命令道:“你高|潮时候总喜欢叫我姑姑,今晚不行,要叫我名字。”

    “不叫呢?”

    “你会叫。”

    “啊!”顾双城昂起头来大叫一声,言战手指毫无预兆插|进|来,未作任何准备身体颤了又颤,刺痛感让顾双城步步紧缩,却立刻点燃了言战心底欲|焰,言战笑道:“紧|得把我手指夹|断了……”

    ——顾双城不晓得言战早晨是什么时候走 ,她醒过来时候,整张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被子和床单纹丝不乱,就像是昨晚两人只是盖被子纯聊聊离别愁绪,这样雁过无痕,显然是言战走之前规整过。空气中,那股属于她们两个人混合一起味道已经淡了许多,

    她摸了摸言战睡得那一边,早就凉透了。顾双城翻了个身,睡到平时言战睡得位置,她极其倦怠再次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又睡到阳光照满整个屋子。

    “嗯……”这次她是睡饱了,正准备打电话给阮晶晶问一下今天安排时,她骤然觉得下|身那|处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嗯……”她用力收缩片刻,不想那个圆溜溜东西又往身体深处滑进去。

    脸一红,耳朵一红,顾双城微怒立刻掀开被子,这种事情也只有言战做得出了!她几乎能想见,言战把这个东西直直塞进去时那一脸得意雀跃小神情!

    “言战!”顾双城怒喊了一声,真不知道言战是从哪里学来这些淫腿,又看向镜子,瞅了半天也没瞧清楚被塞进去是什么,她泄气坐床上,把言战那个枕头摔了地上!

    室内电话就此刻响起来,顾双城接起电话,那头传来言战笑意融融声音,“拿出来了没有?”

    “言战!”顾双城吼道。

    “现是下午三点二十分,我已经到老家了,晚上要和三位叔父吃饭。不管你有多愤怒,鞭长莫及这句话,你听说过吧?”

    “到底是什么!嗯……”顾双城试图伸手进去抠|挖,不料她每触一下那个圆溜溜东西,里头嫩肉就被撑得难受。

    她这一叫,言战心立刻酥麻难当。言战走老家绵长而森严回廊里,几个老妈子笑着走过来给她拿行李,她把两个衣箱递给她们,自己就坐回廊栏杆上,等佣人把她小院子收拾好,自然会来叫她进去。

    “言战!”

    “嘘——拿出来很简单……”言战小声对着手机说了一番,那头立刻传来顾双城暴吼,言战又补了一句,“这样拿出来简单。”

    “言战!”

    “知道知道,别怕,我这儿呢。那就按照我说得做。”佣人们手脚十分麻利,就几句话功夫,老妈子已经笑着让言战进去了。

    言战点点头,舍不得挂手机,一进门便锁上了她房间门,又打开二楼雕花木轩窗,看向近处涌动而深远松海,她平静说:“本来想塞核桃进去,后来换成这个了。知道为什么吗?……你把它拔出来时候,那声音,肯定像是开香槟。”

    “……”顾双城实不喜欢这种被人遥控感觉,她大力摔掉手机,骂道:“言战,你是真下流!”

    那头言战听着手机被摔地上响动,即便是手机很“嘟嘟”声中断了,言战还是听见了顾双城这句骂,她不由笑出了声。

    ——“嗯……”顾双城弓起身子,手指沾满了水,又再次探进去,“哈恩。啊,啊……嘶……”

    尝试失败!顾双城已经被疼一头汗,这东西还真是古怪,越抠越往里头躲,她躺平床上,过了半响才集中心神,一想到手机那头言战知道自己正做什么,她就恨得牙痒痒!

    “嗯……嗯……”顾双城只好去拨弄着那个有些酸疼嫩点,双腿逐渐不自觉打开来,一想起来昨晚言战浓情蜜语,她身体就变得加敏感,不出十分钟,她就一声轻叫,趁着势头,她连忙把用食指和中指钳进去,硬是把那东西“啵吧”一声拔出来!

    眼泪从顾双城细长眼睛里流下来,她抽咽两声,双腿打颤并拢到一起,侧过身,微痛喘息声溢满了整间卧室。过了半响,眯着眼睛,她瞧着那个圆溜溜金黄色球体,好像是圣女果,可比圣女果要大多了,形状也怪得很。

    擦干净上面水渍,顾双城用力捏爆了这个怪头怪脑果实!

    不料,里头还藏着一个小纸条,打开纸条,上面写着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汐说看评论明白了一些,但还是想自己去体会我小说……这种心情,对于我来说,是近看到很治愈系一条评论。

    嗯,我希望我每个读者都能单对单只去感受我文字,坐我文字捏造出来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你感受我,我感受你,而不是……你去感受别人感受到我,直接feel e不好么?

    11,你不是越看越不明白吗?那就试试温习,多看几遍,别理会旁人说什么,静下心来好好看。

    这有点像是旧话重提,但我仍然要强调是,坚持自己对于文中一些事件观点和立场,那样,会以后获得多阅读|感,尤其是你,李小海,你还记不记得,某个章节中,你是第一个跳出来say n,y kn e,我们之间是有默契,这种默契可不是空穴来风,微博上有段对话让我记忆深刻,就是那段我发疯,你却能和我接头。

    很多读者习惯把别观感和认知强加这篇文中,可事实上他们很多认知本文中找不到站住脚充分证据。就像上次有人反映,本小说情节安排有严重问题,竟然用万、分、确、凿语气说,言忱和言战之间乱|伦!当一个不知道哪个山头没刷牙读者这样说时,另外一个山头没洗澡读者也隔着一座大山附和,是啊,瞧啊,他们*了,接着一群不知道从哪个山洞里溜出来闲逛读者也纷纷附和,多么肮脏兄妹乱|伦!

    客观来说,本文目前情节安排是秉持着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态度,几乎很多事情都是种种迹象可以表明,但又都不可以表明,我不明白,这一种完全中立态度之下,有人怎么可以堂而皇之我这个作者都没发话之前,用肯定语气来万分肯定一个目前根本无法被证实疑惑?我只想问,话说那么满,你当我这个作者是死吗?

    如果我是个律师,我只会说,现还没开庭呢,我当然不会开口。如果我沉默确实给了你捏造机会,y're lky,但不会永远lky

    情节猜测是我非常乐见,猜测就要有猜测样子,有些读者猜得很认真,前后情节结合一起,论据充分,有些读者是拿他们脑子里固有意识来猜,几乎毫无论据,振振有词、慷慨激昂陈述一些压根和本小说无关认知。

    小姐们,先生们,这年头,站不住脚东西,本身就腿软,小心嗑通一声,摔碎你那高贵而性感膝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