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半步4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瓷碗。

    形似美人骨,杯沿质地细嫩,泛着微湿水光,杯口沾上了一个唇印,一缕又一缕如逝者之魂热气如鬼魅般窜出来。

    ——出广场路上,一辆出租车也叫不到,那是本城冬日里经常冒出来冷风作得怪。路上行人被风灌得不辨原样,个个如同失了巢穴得蝼蚁,避雨避得晕头转向,前一刻还表演着,喧嚣着,笑闹着得广场,这一刻就轻易慌张到竹篮打水。小贩们是可怜,原本想趁着今晚载歌载舞表演多笼络些顾客,摆出一副任君品尝样子,可恨这卷起一切冬风!毁了一夜好生意。顾客们脸上全是抱怨,都议论着,没听说今晚降温,怎么下起了比鹌鹑蛋还大冰雹,老天爷这是要砸死谁呀!

    砸死谁。砸死谁?砸死谁呢。

    路过小丑表演舞台,灯暗了,红色大幕收了,舞台上取悦观众物件和人全都打包纳入箱子了,小丑们表情和她一样,瞅不清,因为她和小丑们一样,脸上有那张脸谱遮着。还是叫不到出租车,广场上越来越乱,横着刮过来冷风掀起了无数花铺里零卖花束,有个醉汉被玫瑰砸中了,玫瑰刺扎了他脸,拉出一道道细细口子,他操着外地口音谩骂着,一口一个祖宗十八代;有个长发姑娘被郁金香花瓣糊住了眼睛,她男友上来给她擦眼,却是被这姑娘一脚踹开,她说得是本地话,字正腔圆诅咒着,一口一个断子绝孙;有一对姐妹趁着风头捡起好几支完好无损绿玫瑰,妹妹捡多,姐姐捡少,姐妹俩旁边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男子,妹妹推开姐姐,怒气腾腾中伤着,一口一口骚|货狐狸精;竖着刮起来冷风直接抖落了喷泉里许愿水,“哗啦”一声闷响,水自动溅出来,一半洒她高跟鞋上,一半洒一个被孩童丢弃洋娃娃身上,洋娃娃望着她,她没望洋娃娃,转身去找出租车。

    出租车也像是发了疯蚂蚱,蹦来跳去,就是不往这个乱作一团广场里开。

    找到避雨处人多了,冰雹里走动人就少了,她戴上贝雷帽,头还是被冰雹砸得生疼,有人指着她说,嗨,小丑,到这里来避雨吧!她朝那边看过去,又转过身去,回到喷泉旁,迅速弯下腰来捡起洋娃娃,她抱着洋娃娃,大步朝近主干道跑过去。

    她逮到了一只蚂蚱,那出租车司机车还没停稳,她就拉开后车门,连人带洋娃娃猛地坐进去,司机被这干净利落、就跟奥运会跳水运动员一样入车动作给惊呆了,就差没鼓掌!惊讶之余,他也立即问:“这位小姐,您要去哪儿?”

    “西亭路。罗宅。开慢点。我犯恶心。”

    “好。小姐您坐稳。”

    前半段路特别长,车头像是一辈子都不会动,而引擎声也成了断气老朽,暴躁冰雹砸落声里愈显无力回天。坐车里,特别像是坐防弹车里听外头一声一声枪响,那来自四面八方扫射……

    车里很沉闷,细微忍冬花香味弥漫着,她把抱怀里洋娃娃放到一旁去,摆了一个端坐淑女姿势,洋娃娃双眼正视着前方拥堵车流。

    “嘭!”得一声,前头一辆大巴滑了轨,撞上了路边旧护栏,车全都停了。

    “小姐您坐稳,得绕个道了。”

    她没答话,司机绕道另一边,缓缓开回了原来广场,绕着广场开始转路。

    蝙蝠群一样报纸光线明媚广场里回旋,还有塑料袋、纸饭盒、面纸、纸袋、丝巾等等,除了会呼吸真人,能浮起来东西全都浮起来了,圆形广场,酷似吞噬掉一切鱼肚子。司机踩下油门,穿过这一片乱象,她看向广场,只瞅了一眼便没望了。

    终于绕过广场。

    车前头玻璃上黏上了一小块被风卷过来报纸,雨刷刷了几下,那报纸还是紧紧吸附上面,她和洋娃娃一起看着这一小块报纸,车向前开,路灯也明亮,字字句句,图图片片,全都看得完整。

    “小姐。罗宅到了。”

    她从大衣口袋里掏出纸币,递到司机手上,她下了车,司机连忙打开车门把洋娃娃塞到她手上说:“小姐,你洋娃娃?”

    “谢谢。”

    ——

    黑瓷碗。

    不成形热气注视下渐渐殁了……杯口上唇印亦跟着淡却。

    一碗茶时间,过了。

    “言总……您看什么?”坐言战对面,小腹微隆女人是总警司罗石磊妻子,名叫汪碧筠。言战按门铃之时,她听佣人一说,就惊得一头冷汗,连忙拿起近时兴矜贵一套黑瓷茶具,问言战要喝什么茶,言战只说犯恶心,她就忖度她脸色,泡了一壶止吐花茶。那茶水闻着没有中药味,看着也好看,汪碧筠见言战喝了几口,还以为是缓和了气氛,可这一碗茶时间里,言战只是盯着黑瓷碗看,一动,也未动。

    “几个月了?”言战看向汪碧筠肚子,问道。

    “五个月。我太瘦,不显肚子,老罗说,还和没怀时候一样呢。”

    “有阵子没见你,比没怀时候漂亮多了,富态一点儿好。你这耳环倒漂亮精致,难得好翡翠。”女佣给言战又斟了半盏茶,汪碧筠看向言战,“来串门姐妹都说我漂亮了,言总,我可不像你有本事,老罗家,只能母凭子贵。”

    “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本事?”

    “……”汪碧筠摸了摸肚子,“我不会说话,言总别见怪。刚才给老罗打了个电话,他马上就回来,警局事情太多,他三天两头不回家也是常事儿。”

    “我是来找碧筠你聊聊天,可不是专门来见罗总警司,我们说说话,又不是吵架,你还要把你老公抬出来帮腔哟?”言战笑着嗑了一颗瓜子,“什么事儿啊,闹得总警司也回不了家?”

    汪碧筠又出了一身汗,她听着外头冰雹砸窗户声音,憋出笑脸道:“是让走私闹得,全城地下市场换了水,旧大佬淘换干净了,接二连三出事横死,大佬还没见着庐山真面目,瞧把我们老罗急得嘞。”汪碧筠挥了一下丝绢,站桌旁伺候两个女佣就退下去了,客厅里暖洋洋,两人相视一笑,只把黑社会当笑话来讲。

    “你说得这些够鲜,今年我还没听人跟我说呢。”言战听完汪碧筠一席话,抿了口茶,汪碧筠继续说:“媒体也造反了,我们市不是提倡闻自由嘛,一自由,就出大祸,活话死话正话反话,那些没心没肺就一个劲儿往外说,这和随地吐痰有什么区别。该抓,该打,该罚,该好好惩治。……也不掂量掂量自己说得是谁,是吧?”

    “这年头言论绝对自由,断了线风筝嘛,飞得越高,栽得越、狠。”言战皱起嘴角,汪碧筠连连点头,“那是,那是,言总看见那些风筝一溜排全栽下来时候,那才叫一个好看,且让它们飞着去吧。”

    “放风筝人是谁呢。”

    汪碧筠侧过头,“听,车喇叭响了,是老罗回来了。”

    “那我告辞了。”

    “言总……您可不能这样,难得来,我们夫妻俩得好好招待你一翻。”

    “难得罗警司这么早回家,你还是抓紧时间和他叙叙夫妻之情,今晚过来,不过是借你家水洗了一把脸。”

    汪碧筠想到言战登门时那一脸八爪鱼般凌乱油彩,不由心里一惊,她当时差点没认出言战来,若不是她开口喊了声罗太太,她还真……事儿来得蹊跷,她断不能放言战走,言战硬没留步,前脚罗警司匆匆刚下车,后脚她就走到罗宅门口。

    “……”罗石磊看见言战,一时没说话。

    言战也没说话,低头进了汪碧筠差管家给她安排一辆车里。

    “老罗,拦住她!你说话呀。”汪碧筠推搡着罗石磊,罗石磊摇摇头,并没有去追,汪碧筠眼睛一红,“老罗,你倒是说句话呀,她平白无故为什么来咱们家里,你这位子还保不保得住啊?!铁打言战,流水官儿,这道理你怎么不懂!老罗……”

    “事情压不下来,就是压不下来。”罗石磊疲惫不堪说。

    半步猜作品

    “言总,您去哪儿?”

    “言氏。”

    雨夜冰雹不停歇,开车是个老司机,汪碧筠出门前一个眼色就勒令他不能看言战脸。老司机是老司机,可是近是条条闻通言战,全城口水都把言氏大厦给淹没了,他还是没忍住,提醒了一句,“言总,大厦外头全蹲着记者,高矮胖瘦全有。”

    “到路口时候,换我来开。”言战没有抬头,淡淡答道。

    “好。”

    到了路口,言战和老司机换了位置,她套上老司机外套,手放方向盘上,转过头对老司机说:“听听电台节目,不介意吧?”

    “言……”老司机摇摇头,本想说,近很多电台闻节目都会拿那些照片调侃,后又没说,只点点头说:“不介意,言总,您开车辛苦。”

    电台节目打开,言战随便调了一下台,就到了本地知名闻栏目,不过三分钟,主持人就开始说:“很多本节目忠实粉丝纷纷发短信过来问,网上下载量现已突破两万七千多那段视频,到底是不是言氏集团已故董事长言忱和言氏集团现任董事总经理言战?我们只能说,空穴来不了风,至于视频是真是假,还需要警局方面鉴别,包括言战本人解释,才能真正知晓,只可惜言战本人,包括言氏方面,至今也未对此事作出澄清,我们此也只能静观其变。”

    车子上了坡,又下了坡,老司机抓紧座椅,车子一下坡,就开始加速,他看向车窗外,路上所有车都开始向后倒流,他没有吭声,也就眨眼几下功夫,车子已经行驶到言氏大厦地下停车场附近。

    言战面无表情减速,老司机则警惕朝外头看过去,这趟差事要是没跑好,回去肯定让汪碧筠炒鱿鱼。他心里求了一万遍菩萨,终还是灵验了,地下停车场附近忽然站出来不少言家保镖,开始是十个,后来是二十个,再后来是三十个,老司机揉揉眼睛,后整整出来了五十九名保镖,这辆车总算是顺顺当当进了言氏地下停车场。

    “辛苦了。你可以回去了。谢谢。”言战脱掉老司机外套递给他,老司机连忙下车给她开车门,他接过外套,“谢谢言总,您慢走。”

    五十九名保镖去了二十名,有三十九名保镖把言战围了起来,她走保镖们中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走过停车场,十一名保镖跟着言战上了电梯,保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

    言战摘下墨镜,看向保镖们,说:“去顶楼。”

    “笃笃笃——”刚刚下班小贾正阳台上放血减压,刀刃还没割下去呢,他就听见口袋里手机震动了两下,他一瞧,是从言战办公室里敲出来,他皱皱眉,有些不敢相信接起手机,“……言总?”

    “言氏投资开发三位负责人,言氏纸业一个负责人,言氏创业旗下四家风投负责人,让这些人立即过来一趟。”

    “是。”

    “把先前我一直想收购,但是碍于人情债没有收购六家能源公司资料,全部精简一下,拿来给我再看一次。”

    “是。”

    “从今晚开始,停止小言董和云氏之间友谊赛,明早对外界宣布言氏和云氏现阶段合作为先,没有罅隙。”

    “……是。”

    “言氏传媒旗下所有媒体,从今晚开始,允许报道……呵、‘忱战门’。”

    “………………是。”

    小贾立刻联络诸位负责人,等他拔腿飞到言氏大厦时候,整座大厦一楼都已经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寒冷深夜里还能有如此明亮镁光灯。摄像师们一个个笑嘻嘻议论什么,记者们冻得直哆嗦,可看得出来一个赛一个兴奋如马,还有不少非媒体业余人士也拿起DV对准门口,兴致勃勃等待着。保镖们簇拥下,小贾费力气挤进大楼里,他转过头来,冲记者们笑了笑,后又不急不慢走进电梯、按下顶楼。

    同站电梯里几个助理都沉重开玩笑道:“真羡慕我们贾秘,现他微博粉丝涨过了克里斯,他家楼下天天有记者等着,出门去买张卫生纸都有亿万粉丝热情上传到微博上!”

    “对啊。还有一个粉丝专门寄了一坨大便到我家。多好粉丝啊,赏你们几个?”小贾笑了笑,也就几天,他头上白头发都出来了。

    电梯门开了,助理们不再嬉笑,全都跟小贾身后,他们走到顶楼大舒适领导级别会议室门口时候,一个两个都惊得没敢说话,不为别,什么时候开会负责人和言战本人比他们这些布置会场准备资料助理们来得早过?!!可切切实实,会议室里头言战声音铿锵有力传出来,那些熟悉老总声音也是如雷贯耳响着!会议起码提前了半小时。

    “这些老总,都是飞过来吗?”一名助理问。

    小贾点点头,“是飞过来。”

    “谁门外?”言战猛地拉开门,一干助理们吓得没敢喘气,都盯着好久好久没见言战看,言战从他们眼神里就看到了自己脸。

    小贾问:“言总……”

    “开会资料是陈总和沈总撬保险柜拿,你叫一个助理把我办公室里保险柜修好。余下助理去买咖啡,要鲜热咖啡,还有一些吃,多买点,连总近胃炎犯了,专门给他买碗粥。加坡程总连夜来了,他带他女儿一起来,他女儿发烧了,立刻安排一下。”言战咬着雪茄,她吐了一口浓浓白烟,转过身正准备走进去继续开会,但又立原地,对小贾说:“给言宅去个电话,就说我开会,叫双城不要等了,先睡吧,我今晚……不回家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