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149半半步猜

149半半步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连三日。

    言战没有归家。

    顾双城也没有归家。

    言赋加坡忙得脚不沾地,也不家,整个言宅,就只剩下天天闷房间里言式微。

    打开电视,今天要么就是能源界资深人士镜头前狠批言战想垄断整个中部能源市场险恶野心,要么就是八卦闻上“越杀越狠”不断升级失|控报道,是,就连言宅里女佣们都觉得这个城市闻失控了。

    闻喉舌上生了烂疮,成千上万喉舌全都生了烂疮,它们天天向外吐苦水,那些苦水里带着病毒,流入每个听众耳朵里、嘴里、眼睛里,不断滋生繁衍,不断侵略腐蚀,不断蔓延摧毁。

    从前,女佣们收拾卧房时候,都习惯打开电视图个乐,现大家全都远离遥控器,那遥控器根本不像是从前遥控器,它像个定时炸弹,一按下去,“嘭”得一声就炸得人四分五裂,你甚至不知道,这一按下去,会瞬间引爆多少吨炸弹。

    主人家不,佣人不开电视不开广播,连手机铃声都极少听见,原本就突然静下来言宅愈显死寂。陈管家每天都能接到老家打来电话,每次接完电话陈管家就会坐椅子上大半天不说话,嘴上不说,饭量是一天天减少,老人家言宅这么些年,就这三天瘦得吓人。吴妈也是整日愁眉不展,只是偶尔念叨着,老天保佑,让我们三小姐度过这个劫,她还和陈管家一同远郊寺庙求了一签,不求还好,心诚去求了,居然求是下下签,解签和尚一脸凝重,说是几十年难遇下下签。

    自求签后,吴妈病了。第四日清晨,言战车开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探望了卧病床吴妈,吴妈一见到言战,身体就像是忽然又好了,她抱着言战,一是询问她近吃得好不好,二是询问她近睡得好不好,三是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言战连连称是,安慰了她许久,吴妈才止不住了不停往下掉眼泪。

    出了吴妈房间,言战没瞅见平时都跟顾双城身后锦绣,她脱下腕表,径自走到言式微房间外,门也没敲,就这么转动门把走进去,吓得一头乱发言式微跳了两跳!

    “咳咳。”言式微房间里全是烟味儿,言战一进门就咳嗽了两声。

    “姑!……”索性地上全是烟头,屋里全是烟雾,什么都是混混沌沌瞧不清楚,言式微连忙收起满床文件,从床上立刻下来,走到言战面前就一把抱住了她,“姑,你可算回来了。”

    “咳咳。”言战根本睁不开眼,她手空气里挥了两下,说:“你抽得比我还多,什么烟,烟雾这么大?”

    “我们出去说话吧!”

    “吴妈说你天天关房间里,就是房间里放火么?咳咳。”言战皱皱眉,转身出了言式微卧室,言式微也立刻关上门,随言战走了出去。

    “姑,我才不是房间里放火呢!”言式微有些后怕嗔道。

    “那么大烟,还以为是进了焚烧炉呢。”言战从酒柜里拿起一瓶烈酒,两个高脚杯,“你随我到书房来,姑有事和你商量。”

    “好啊。”言式微抚了抚鬓角,重用手梳了梳那一头三天没梳理乱发。

    “坐。陪姑喝一点。”言战到了小半杯烈酒给言式微,言式微立即点头称好,她心里倒是觉得惶惶,照以往,言战进门头一件事情应该是去找顾双城,然后下人肯定会事先通知她言战回来了,言式微想到她床上那一沓又一沓她自己整理了三天文件,顿时脑袋就一片空白,想不出来言战进门第一个找她究竟是要说什么。

    局促喝下一口烈酒,烈酒随着喉咙涌入肠胃,言式微望着言战那张明显消瘦脸,有一种被灼烧痛感胃里翻腾。

    “姑。你瘦了很多。”

    “孩子,你也瘦了很多。”言战抿了一口酒,轻轻抿唇,似是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她又看了一眼言式微,“因为很多客观原因,我可能要从我位置上退下来。”

    “…………”言式微盯着言战真挚关切眸子,心也张惶随着她话语而跳动,言战语气是那样镇定,但又是那样异乎寻常未雨绸缪。

    “式微,可能我言氏时间不会像之前那样充裕了,董事会,还有家族给予我压力,都让我觉得,这是好,从那个位置上,自己踩着台阶走下来好时刻。我要完成一些,这段有限时间里,我想要完成事情,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关于本市环保地带建设问题,这是我职业生涯里一直很想,也必须完成一个任务。”

    “姑。你不要这么说。”言式微跪地毯上,她握住言战手,这漫长三天里,一切匪夷所思都发生了,言式微不敢出房间门,她怕一打开门,就看到这座她赖以为家宅子已经轰然倒塌下去……

    “式微,你不要难过。”

    言式微哽咽说:“没有言战言氏,还是言氏吗?”

    “这是无奈时刻,这是坏时刻,但我想称它是好时刻。只要善于把握,任何坏时机,都会是好契机。对不对?”言战笑了笑,她摸了摸言式微脸,“你言氏占得股份不多,小赋我是用不着担心,可你就不同了。我收购了一些能源公司,这些能源公司将来都会投入到我环保计划里,我希望你,能代替我,完成我环保计划。短时间内可能会有亏损,但放长远些看,收益是会倍增。我已经和你父亲谈妥了,只要你这份文件上签个字就行了,你负责这一块,做好了,言家也就站稳了。”

    言战将笔拿给言式微,言式微捏着笔,她红着眼眶说:“姑,你知道我听到你这番话心情吗?”

    “签字吧。把你安排妥当,我就放心多了。”言战站起来,她拿着高脚杯,背过身去站窗前,窗帘微微拉开着,她向外随便瞧一眼,就能看到记者们猛拍。

    “姑,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听到你这番话心情吗。”言式微迅速签下名字,低吼道。

    言战看向言式微,言式微低声说:“……就像当年大伯离世时心情。”

    “傻孩子。”言战摸摸她头,抱住她安慰道:“没事。”

    半步猜作品

    三日未归家顾双城手里握着那条言忱遗物里找到项链——名曰,她反复摔打着这条项链,弄得陆子曰都看不下去了,他从顾双城手里拽下项链,说:“我那位世伯不是给你鉴定过了吗?这条是纯血钻,姚千山先生作品,是真血钻,你这样摔来摔去,一点都不心疼吗?砸一下,就不知道砸扁了多少金条!”

    “是么。”顾双城不以为然说。

    “要是我那位世伯看到,非得气吐血。他还一直问我,你有没有把这条项链还给博物馆呢?”

    “为什么要还去博物馆?这是言忱书房花瓶里找到,要还,也是还到言宅东阁里。”顾双城捏了捏鼻梁,她合上笔记本,看向陆子曰,“你喜欢,就给你好了。”

    陆子曰连忙将如同烫手山芋一样扔还给顾双城,说:“我为你这条项链也查了不少资料,它真是文物,拿着也不能戴,戴了让人瞧见就是犯法呢。”

    顾双城嘘一口浓烟,“陆博士什么时候怕犯法了?”

    “我是要比那些守法说法人懂得法律。你珍藏可以,以后不要随便一生气就拿它出来撒气,摔来摔去。”

    陈果端着果盘走出来,附和着陆子曰话说:“摔来摔去是可以,我们家你可以拿出来显摆一下,可是去了外头,千万不要把这条拿出来,被警察叔叔逮进去可不好受,够你坐好几年了。……你们吃点水果吧,我看阮秘书里头困得睡着了,你们俩要不要睡一会儿?我还怀着孕呢,你们俩就当着我面,研究了三天杀人案,你们有没有公德心?”陈果量让自己用轻松语气说话,但她心里真轻松不起来了,也许是她肚子里孩子越来越淘气,现连晚上睡觉心里也觉得惴惴不安,一是担心她孩子爸爸陆子曰先生会受到这次大风波影响,二是怕她孩子干妈顾双城……陈果不敢再想,她指了指钉墙上那些照片,说:“你们研究出来了多少,我听听。”

    那些照片上人,全都是和言战有过亲密交往男性和女性,而这些人,也都因为各种各样原因,死于非命,唯一一个幸存就是至今仍然还躺病床上做植物人格蕾丝。墙上照片静静被钉那儿,顾双城手里捏着项链,“嗒”得一声,她把项链扔第一张照片上,和第一张死者照片一起掉到地上,陈果捂住眼睛,“真血腥照片。”

    “老婆,你之前收集资料十分完整,再加上阮晶晶和我人脉,我们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做这些事人应该是言忱人,言忱死前,这些人就帮着言忱不着痕迹控制这言战私生活,言忱死后,这些人仍然不遗余力做这些事。四年前,这个叫克瑞斯男人,听说是英国贵族,和言战吃过几顿饭,被外界传两个人约会,结果没多久,他就英国参加赛车时候车毁人亡,照片当然血腥,简直是血肉横飞,他原本长得很帅。细查起来,言战当时对这个克瑞斯先生只有朋友好感,但这位克瑞斯先生对言战就不仅仅如此了,同样四年前因相同原因,一位男士破产,一位男士到现还牢里蹲着。”陆子曰用量调侃语气说着,瞧见顾双城脸色越来越黑,他就没再说下去。

    “行了行了,别说了。直接告诉我,这些人究竟哪儿!”陈果捂住眼睛,实不想看那些人是怎么死,她只想知道谁杀死了这些人。

    “现很明显能看出来,有人比我们早开始注意和调查言忱这些人,克里斯事件就是这两方人起冲突一个导火索。有言忱那些人,就不可能容得下克里斯这样疯子出来作乱,不可能由着克里斯出来抹黑言战,这是不可能,这些人致力于塑造言战商界完美形象,他们比言战身后团队还要细心周到,并且完全不顾法律。”

    顾双城盯着掉地上那串血钻项链,说:“克里斯事件里热心要数罗国庆和罗天和两兄弟,他们眼红罗石磊总警司位置,是情理之中,可是也太有恃无恐了。他们恃得是什么?一定是有人属意了他们,告诉他们接下来言战恐怕就要坐不稳了,因为只有言战坐不稳,罗石磊才会从总警司位置下跌下去,任市长换成了我舅舅顾沉渊,那本就是不稳初始……”顾双城皱了皱眉头,“我舅舅现已经不信任我,但他手上能有几张牌,我是知道。……能绕过言忱那些人,直接把克里斯事件揭开人,一定不是顾沉渊,他现等于是坐拥渔人之利,不费一兵一卒就已经看到我姑姑摔了个大跟头,有个人替他收拾言家那些人,他一定很高兴。”

    陈果听着听着,就疑惑道:“你为什么不怀疑云中天?”

    “他打了我姑姑一拳,如果是恨之入骨仇敌,他不会就此失了分寸,他肯定不知道这些照片和视频是哪儿来?如果他知道,他不会打这一拳。”顾双城肯定说。

    陆子曰弯下腰,拾起跌地上项链,“是……罗可欣吗?这位云家大夫人?”

    “她和顾沉渊一样乐见其成,煽风点火还可以,她心里痛恨我姑姑,但每次见到我姑姑,总是百般讨好,装作温顺胆小样子,这就说明主使人一定不是她。要不是克里斯事件,我们也看不到那些为死去言忱做事人,他们和鬼没什么区别。”

    陈果摸了摸肚子,“那到底是挑起克里斯事件这个‘厉害人’重要,还是言忱养得那帮‘忠鬼’重要?”

    “二者都重要。我要比言战早知道这些人是谁,我一定要比她早知道才行。”顾双城闭上眼睛,心里又是堵堵钝痛,“我一定是把什么人给忘了。”

    “顾总,刚收集来资料。”阮晶晶打着哈欠,把一份传真放到了顾双城眼前,顾双城睁开眼睛,略略看了几行,“对。……可不就是她么。”

    “谁?”陆子曰拿起传真看了几眼,“……是云家老夫人?”

    陈果难以相信摸摸后脑勺,“她都七老八十进棺材人了,搞出这些事情来做什么?是不是弄错了。现谁都晓得云氏和言氏之间是有合作,时局都变了,也不像以前那样成天需要斗狠,她这么做,让云中天怎么和言战继续合作下去?”

    “……她从来都不想看到她两个儿子和言战走得过近。”顾双城向后仰靠沙发上,“云中天和言战都知道现形势变了,他们两个也希望极力促成言氏和云氏浅合作关系,但是云家老夫人已经……或许恨言战入骨。”

    “一个七老八十老太婆,还能保持如此怨恨,心里不仅恨,还一直瞅着机会把言战推下深渊去,这说明,这股子怨恨已经融进她骨髓里,她半个身子进了棺材,半个身子还外面呢,她要拽言战和她一块去……地狱?”陆子曰深吸一口气,阮晶晶接着说:“她孤注一掷要把言战弄得身败名裂,可能也是知道自己也活不了多少日子里,后时间里,总要做点什么才对?”

    顾双城忽得站起来,她从陆子曰手里拽下那条,来回走动道:“我姑姑做事向来都是公私分明,即便和任何人商场上闹得血雨腥风,也不会把商场上事情祸及到各家后院女眷,那些名媛们都喜欢和我姑姑打交道,可不就是因为她这个脾性么。我姑姑这么些年,结下梁子不少,但都商场上结下,何时和这位云家老夫人楚惜云有过大过节?”

    “……你再往上面想想,言战没你面前,提过云家老夫人么?”陆子曰问。

    顾双城摇摇头,“我姑姑向来待人亲厚,对待她那样老人家,绝不可能……绝不可能……”

    陈果闷声一笑,“啧啧,你们听,张口一个我姑姑,闭口一个我姑姑,是,是,你姑姑什么都好。那有些疯狗就是喜欢瞅准了浑身上下都没毛病人咬啊!”

    脑子像是被什么疾风骤雨给堵住了一般,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顾双城捏着项链,脑子里又是突突跳动,“这可怎么是好,眼下言战忙着她商场,暂且瞄不到这里,等她真回过神来顺藤摸瓜,肯定比我知道!不行,不行,我要比她知道早,要不然……我真不知道……我言战,我言战……”

    三人见刚才还冷静分析顾双城开始用项链砸头,都觉得十分心疼,阮晶晶看向陈果,陈果摆摆手道:“你们别逼我,我真想不说所以然,肚子里有宝宝了,人也变笨了。”

    陆子曰叹了口气,“夫妻俩之间,是没有秘密。”她看向陈果,“云家老夫人恨,云家老爷子云磐能不知道?云磐要是还能主事,能容得下他夫人这么对付言氏?他现坐轮椅睡病床……”

    “……云磐?”顾双城不再砸头,她低头认真盯着这条价值连城血钻项链,似是透过这条项链琢磨些什么,良久,她开口道:“我要见云磐。”

    作者有话要说:

    对于我来说,张国荣是从一而终程蝶衣,是总爱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何宝荣,每次深夜,当我无法入睡,当我伤心难过之时,我喜欢看得电影就是《霸王别姬》和《春光乍泄》,万籁俱静时候听程蝶衣一些台词,总会让人产生某种铭心刻骨感觉,而看春光乍泄里,何宝荣那间曾经两个人生活房间里独自哭泣时,总会觉得哭得那么真实,很多电影里哭泣都让我清楚知道这是演戏哭,而春光乍泄里,我见到了一种……这就是leslie哭,那种哭泣不加修饰,甚至是无比苍凉干涩,你听到这样哭泣,眼睛不会跟着流泪,但心里却跟着流泪了。

    很多歌独自难过夜里,谢谢张国荣电影陪我一点一点入睡。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