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5血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半步猜作品

    半城白雪浇熄了这一片弯弯曲曲红梅森林,原本怒放枝头寒梅这会儿是傲不了雪了,杏黄花蕊和胭红花瓣全都死死被冷雪遮掩,一夜怒放,倒是没能夺来行人半点欣赏目光。

    坐车内人看过去,去云宅必经这条红梅幽径没有往年冬日红火了,沿途悬挂白灯笼随着寒风腊雪飘摇不定,眼前这景致就像是没有涯没有际浮生。人说本城过冬,缺不了三样东西,一样是得意楼汤包,一样是糖锦斋驴肉,一样那就是云宅红梅林。今年红梅林是无法绽放出往年热闹了,反是应了云老爷子过世景,一片凄艾化作惨白雪花色。

    “今年是没微薄可发了,一瓣梅花都看不见。”陆子曰坐车内摆弄着手机,他本来是要带陈果过来看看这千载难见盛大葬礼,可惜陆父陆振霆一万个不愿意拦下来了,他叱责陆子曰道:“你小子以为云老爷子葬礼是马戏团玩猴戏?!果果怀着孩子呢,下葬地方阴气太重,要是我孙子有个万一,你小子以后就别我眼前晃了!”不仅狠狠叱责了一番,陆振霆还特意嘱咐陆子曰,这葬礼上好是装哑巴,半句闲话也别说,闭着嘴巴去参加,闭着嘴巴回来,事事警惕,别让那漫山遍野孤魂野鬼撬开口,要是不小心漏了嘴,这辈子魂魄就山上呆着永不超生。陆子曰说父亲是迷信太重,但终究还是没带陈果来观一观这世纪葬礼。

    风水大师岑东流说云老爷子墓地选和言忱墓地隔山横水相望一块皇室陵墓区,而且正好是选贵八卦图正中央。这块墓地是国家,能拨给云磐那是国家对这位驾鹤西去商业巨头后惦念。言忱墓地当年那是殖民地时期本城后一个法国将军宅邸,生生夷平了,做了言忱阴曹地府安魂之所,当时,那块地还是有价,天价归天价,好歹确实是有价;云老爷子墓地那是动都没动过文物保护区,连挖都没挖过,地底下埋着大约是历朝历代本城诸侯、将军、郡王、驸马等等正儿八经历朝皇室宝藏,当年是被一个盗墓给发现,后来国家没开采任何文物,生怕挖出来跟兵马俑似保存不好,国家还特地下来一份文件,这片地不动,那这块地就是无价。

    无怪乎全城焦点开始从稍稍转移了到了云磐葬礼上,谁都知晓云家向来低调,但这次葬礼是想低调也低调不下来,云磐死没造成什么巨大轰动,倒是云磐葬礼,成了众人瞩目一大盛事。没人觉得已经活到这把岁数还中风云磐应该留世间受苦,早早驾鹤西归绝对是首选,何况是葬这样准皇室墓地里,那是别人奋斗几朝几代都得不来至高荣耀。

    “你别绷着个脸了。放松一点。”陆子曰放下手机,他和顾双城坐得是一辆车,现是冬日清晨七点左右,去云宅这条梅花路已经被大小豪门靓车给压得一块积雪都没了。这次葬礼,云家邀请了全城一半以上豪门,除了金融危机中实再也爬不起来破产家族外,有头有脸都收到了葬礼邀请函。

    显贵们一早就盛装以待,坐车里男男女女们虽保持着去参加葬礼该有肃穆,但他们眼睛里是藏不住猎奇,谁进去过那块无价皇家墓地啊?没有!未知墓地里充满了各式各样传说,那些佛教徒,玄学掌门人,风水大师们,捉鬼大师们,个个讲经论道时候都会谈到这块比龙脉还龙脉皇陵禁区,别人一辈子也进不去禁区,他们今天能进去,即便是走不到八卦图里头一观究竟,但也能进去拍张照片上微博去风光一阵子了。

    达官们一早放下繁重城中政事,携着妻儿老小有之,携着秘恋小情人有之,携着探测仪器有之,他们都是国家人,可也从来没踩过这皇陵禁区一块泥巴,各式各样传说阉割下,这片禁区也被说成了是升官发财灵气福地,要是能进去走上一圈而能迷途知返,那一定能中央大展拳脚。

    顾双城脸上没有前后左右车主们蓬勃好奇,她脸绷着,双眼冷冷盯着外头雪梅林,陆子曰拍了一下她肩膀,说:“你还绷着个脸,近你都赚翻了,你还绷着个脸。”

    “罗天和和罗国庆这两兄弟已经闹得罗石磊寝食难安了,我看再这样下去,不仅罗石磊这个总警司要摘帽子回老家,整个治安系统也会变得乱七八糟。我只是利用一下那些治安漏洞,没想到会赚得这么……我爱这个城市码头,他们承载着我*、名利和一切。”

    “停,别学言战说话,听着真不像。你充其量也就是个走私货。你倒担心起治安系统了。我看现都赶着言战下台,言战一松动,罗石磊就四面受敌,况且,罗石磊联合了国际刑警都拦不住那些视频,抓得那几个都是猥琐大学生,根本不能抵罪,他这般没用,言战恐怕真会换了他吧?”陆子曰看了一眼手表,他们这辆车已经堵这里二十分钟了。这么长车队塞这里,一点也不像是去奔丧,这简直就像是一群法拉利赛车,结果连环撞了公路上!整个一法拉利和稀泥比赛,这样耗着,恐怕得到九点钟他们才能进得了云宅正门。“你倒是说话呀?司法部那三个都是言战人,你也看到了,三个一起下油锅,煎得皮都烂了。”

    “墙倒才众人推,墙还没倒呢。一点风吹草动,有人就大做文章,言战哪里有你想得那么不堪一击,她眯着眼睛呢,眼皮都没动一下。”顾双城摇摇头,心里还是让那几张白纸遗嘱给弄得蹭蹭作响,遗嘱是被人掉包了,就二叔公眼皮子底下被掉包,他知道纸包不住火,就要了二叔公一条老命做封口黑皮胶带。顾双城彻查了整个言宅上下,凡是她手里人,都一根毫毛一根毫毛挑干净了,宅内人没问题,唯有伺候四叔公一个老妈子是嫌疑人物,可惜四叔公因为二叔公猝死也一病不起,那老妈子云姑四叔公回老家就医途中销声匿迹。言赋那头够呛,一点风吹就草木皆兵,他和顾双城一样想言战知道之前捏住这份遗嘱,但眼下它哪儿?三叔公那儿?言齐那儿?找遍了,没影儿了。

    言战每分每秒都为整个言氏家族考虑,她和林医生都知道是三叔公遣云姑送了二叔公命,却那之后只字未提,甚至还送一支雪域老参给三叔公滋养补气,化凶案为祥和,不愿动一次干戈。同时,顾双城又觉得言战似乎等待什么,如同草丛里极度忍耐猎豹,全身上下都蓄势待发盯着跳来跳去那只猎物。

    从大局来看,这时候连二叔公葬礼都无限期延后,那就何况是一件足以冲击整个言氏家族父辈兄弟下毒血案了。股价刚刚回暖现,言家一举一动都牵涉言氏一毫一厘,言战深谙形势急迫,她安排好了言式微未来,也规划好了今后十年言氏未来,即言赋未来,那么,接下来,就是和她出生入死那些外姓下属未来了吗?

    顾双城每分每秒都想着能抓住言战不说话时候脑袋里思绪,但每次,她都能感觉到等她明白时候,言战早已经着手做到头了,她压根跟不上言战令人打冷颤节奏。言战可以一言不发,不让任何人捕捉到一丝蛛丝马迹做一件事情,直到那件事情破茧而出,所有人才能看到那究竟为何物?而那时,统统都为时已晚,只能等着被从深海里一跃而出言战一口吞噬……任何人都毫无反抗还击之力。

    日日睡枕边顾双城感受着纯然游骋于商海言战,她开始正视这样言战对言忱致命吸引力,以至于这个男人毕生都乐意好哥哥角色里迷失自我。

    ——顾双城和言赋已经来参加葬礼前一晚达成协议,趁着葬礼,得和忙□乏术言战说出有这么一桩事情,让她好心里打个底。谁攥着这份遗嘱,也不能让他因这份遗嘱拿到辖制言战主动权。顾双城打开车窗,她揉了揉暗暗发疼太阳穴,不知道言赋现有没有和言战说,这件事,只有言赋和言战说,言战才会相信言忱这个好大哥会真留一份遗嘱来专门控制言战余生。

    顾双城望向车窗外,陆子曰叹了一口气,车子连半步都没挪动,真是罕见堵车死。他弄了一杯热咖啡送到了顾双城手上,说:“双城,要是有一天,你姑姑知道你手上到底攥着多少东西,她一定会尖叫着晕过去。”

    “我倒宁愿她永远不知道。只当我是她小双城就谢天谢地了。”顾双城抿了一口咖啡,陆子曰又把那条项链拿了出来,说:“果果人没来,倒是再三嘱咐了,这条项链还是扔了吧,博物馆都不敢收。姚千山当年那些血钻是非法得来,外国皇室也不承认这条项链。”

    “为什么?我拿回言宅就是了。”顾双城拿着项链,陆子曰说:“把它埋进皇陵禁区是好选择,它真是文物。”

    “你是说,这些血钻可能是从皇陵禁区挖出来,谁这么胆子?那地方不是没人去过吗?”顾双城望着,“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条项链会言忱房间花瓶里,当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言忱直接拿这一条价值连城血钻项链去喂那支还不及它一百分之一身价花瓶?要不是我发现了,不知道又要被埋没多少年。”

    ——言战从一堆文件里分神出来,瞅了一眼车窗外堵得一动不动车流。

    “还有多长时间?敲个电话问一下云宅管家,问他需不需要言宅这边派人来帮他梳理一下这里交通。……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言战看向连如白,车内坐着还有程源、沈嘉盛和言赋,连如白开口道:“这个项目启动资金就已经大大超出预算,此之前我从未涉水过远洋运输行业。”

    “为什么不呢,如白。本城远洋运输行业只有那几个寡头那儿虚张声势,政府填海工程一旦开启,起码有七个码头会沦为一片摩天大楼,他们就像是一群断臂龙虾一样挥舞着红爪,实际上就被人掏空了。我想趁虚而入,我要让别人盯着我手上棋子,而不是我们棋盘哪儿。”言战放下笔,她揉揉钝痛太阳穴,又望向窗外,沈嘉盛好奇看向言战无动于衷表情,问道:“言总,您看看窗外,所有人都为要进入皇陵禁区而兴奋不已呢,哦,抱歉,这是一场葬礼,但你应该能看到所有人都为云老爷子高兴。”

    “所以呢?”

    一直找不到机会和言战说话言赋问道:“姑,难道你就一点点也不好奇,我们要进皇陵禁区?是皇陵禁区!”

    “噢。原来你们说那地方啊。”言战摇摇头,她喝了一口白兰地,“我年轻时候进去过。”

    “什么?”程源难以置信开口问道,“你是怎么进去?这不可能,你又开玩笑,言总?”

    “我只是进去挖了几块石头。”言战耸耸肩,“我们继续刚才话题吧?”

    “什么样……石头?”沈嘉盛猜想,那绝对不是石头,肯定是宝石。

    “红色石头,很沉。”言战看向他们三个,认真整了一下衣领,说“我对皇陵禁区不感兴趣,我们来继续刚才话题。”

    “红翡翠?”连如白猜道。

    言战挑了挑眉,摇了摇头。

    “红貔貅?”程源猜道,他立即再次改口道:“红珍珠?”

    言战笑着摇摇头,一副你们猜死也猜不中表情。

    “红玉?”沈嘉盛猜道,“红宝石?”

    言战仍是笑着摇摇头。

    连如白、程源和沈嘉盛目目相觑,他们又把目光都投向言赋,“言董?看你了?”

    “……”言赋看向言战嘴角上扬笑意,“嗯……血钻?”

    言战笑着睁大眼睛,她骄傲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我想你们都睡了,晚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