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煮沧海 > 第十一章 侠女飞娘

第十一章 侠女飞娘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永恒圣王武道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先前所生的事儿,骆青心有余悸,但却又隐隐有些兴奋。 ≧ ≦

    出了乱葬岗,往西行了大约三五里路的样子,骆青这才穿出了小道,进了官道。

    此时已近正午,日头高照,路上行人并不算多。

    骆青蓬头污垢,自个那身行头,在密林穿行的时候,已经被划的破破烂烂,有些地儿还隐隐带有一丝的血迹,如此模样活脱脱的乞丐无疑,走在路上,自然会被人鄙视唾弃。

    早些年间,天灾**不断,很多人失去了家园,甚至是生命,如骆青这般年纪的小乞丐,在这附近的村镇不知繁几,因此,往来的人们看到骆青如此模样,并不会上前纠缠盘问,反而只会厌恶的远远躲开。

    骆青年幼之时,便失去了亲人,生活都成问题,百家乞讨,这样的眼神他见的多了,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你等如此看不起小爷,小爷还懒得搭理你们呢,等到小爷吃饱喝足之后,将那《乾元铁骨功》修炼有成,小爷再来触你们的霉头。”

    骆青心下狠,快步而行,走了没多久,就远远的看见路边有一茶棚,坐落在大道的旁边,几个走脚行人,进进出出。

    这座茶棚修建的极其简陋,只有茅屋一座,前面用木桩搭建了一块宽敞的空地,摆了六张木桌,便算齐活。

    骆青走近之时,六张木桌已经全部坐了人,看那些人的穿戴行头,有那衣着华丽的富商,也有那面色黑红的壮汉,在茶棚的边上,几根木桩正拴着几匹悠闲吃草的马儿,想来是这些人的脚力。

    “哪里来的小乞丐,坏了大爷的酒性!”

    骆青还未走进茶棚,却听那面色黑红的壮汉‘咚’的一声,面色难看的将自个手中的酒杯重重的砸在了木桌上,恶言相向。

    而这人左边一桌,那穿戴华丽的富商,红润的面色上,也现出厌恶之色,眉头一皱,喝道:“店家,赶快将这小厮赶走,这厮一进来,便臭不可闻,让我等如何下咽?”

    “就是,就是,店家赶快将这小乞丐赶走,不要坏了大家的酒性。”

    “如此味道,我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快滚,你这肮脏乞丐...”

    后面几桌,个个闻言出声,怒骂起来。

    早先的时候,骆青一路狂奔,身上大汗淋漓,期间不慎跌入臭水谭中,沾染了不少泥水,时至如今,日头正盛,太阳一晒,味道飘散开来,那酸爽让人直欲作呕。

    那壮汉与红脸的富商,正巧就在茶棚的边缘,骆青一进来,二人便能闻到,算是占了先机。

    骆青虽说自个也能闻到这股子怪味,有些不太好意思。但,眼下自个身上银钱充足,自个还未开口,怎地能受此羞辱?

    当下,骆青面上微微不喜,就要开口反驳。

    那黑红壮汉见骆青不但不滚,还要拿眼睛瞪自个,左手之处,一柄鞘刀‘哐当’一声拍在了桌子上,当下大喝一声,犹如雷霆:“你这乞丐,如此肮脏,还不快滚,莫不是讨打?”

    说罢,那壮汉面色不善,就要起身教训骆青。

    先前骆青在那阴司庙见过死人,杀过食人野狗,自然能够感受到那壮汉身上的杀气。骆青虽说从小就被人欺凌惯了,但,这偷鸡的小贼骨子里却有着不屈的劲儿,并未曾退却,只是拿眼冷冷的看着那壮汉。

    开这茶棚的店家,是位五十多岁的老汉,这老汉居于此地多年,来来往往的人也见过不少,先前他正在茅屋内准备菜肴,听到有人呼喝自个,出来一看,便见那壮汉暴怒出声,要打那小乞丐。

    “大爷,您老消消气,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

    老汉心地善良,像骆青这般模样的小乞丐,他帮过不少,再看那壮汉抬脚,就知道这小乞丐要吃亏,当下好言相劝,但,他一个普通老人,如何能够挡住那壮汉一脚?

    眼见那一脚就要踢在骆青身上,这个当口,就听一声娇喝响起:“住手!”

    而后红芒一闪,一根红色的马鞭如闪电般袭来,一下裹住了那壮汉的腿,马鞭上抬,一阵叮当作响之后,那壮汉一二百斤的身躯,便摔了个四脚朝天。

    循着那红色马鞭,众人回头再看,却见不知何时茶棚的边上,已经多了两位十七八岁的女子。

    这两位女子,一人青衣长裙,一人绿衣长裙,虽不见饰物繁多,可看这两人模样俊俏,肌肤赛雪,气度不凡,一看便是非富即贵之人。

    那红色马鞭的主人,正是打头的青衣女子。此刻青衣女子端坐马上,俏脸寒霜,好似侠女一般。

    茶棚众人被这突然而来的两女一搅合,一时间竟没了声音。

    唯独那被打的壮汉那一桌,在众人面前出丑,这口气怎能咽得下去?

    四五个汉子全都手拿刀兵,面色不善的站了起来。

    “哪来的贱妇,多管闲事,竟敢打你青龙山胡青爷爷,我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那壮汉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鞘刀,‘噌’的一声拔出,面色阴沉的望着二女:“识相的,滚下马来,跪在爷爷面前磕上三个响头,兴许爷爷高兴,收了你们当压寨夫人,若是不然...哼哼...”

    众人闻听,无比面色大变,呼啦啦的全都出了茶棚,就连那面色红润的富商一桌,也都退在一旁,不敢吭声,生怕这伙人盯上了自个,由此可见那青龙山的势力何其猖狂。

    骆青听那壮汉说自个是青龙山的人,也是微微一愣,暗呼倒霉,不过看这贼人嚣张的模样,可能还不知道自家把头已经死去的消息吧。再看那两位女子,不免有些担心起来,这两人看似千金小姐,大户人家,但这青龙山的贼人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哼哼,我看你们两人还是乖乖的从了吧。”

    “我家七把头,看上你们是你们的福气,还不下来,随我家把头回山寨。”

    “哈哈,七把头可不是个好脾气,他要起火来,那你们可就惨喽...”

    七把头胡青见身后的一众手下,调笑出声,污言秽语不断。再看那周围人惊惧的目光,心下十分满意,不由得大笑出声。

    此事皆因自个而起,骆青生怕二女吃亏,虽说自个现在还没有本事,但,若要不闻不问,他骆青也无法做到,即使今日逃得性命,他日也会良心不安,当下,骆青走到二女跟前,说道:“两位姑娘,此事与你们无关,你们还是走吧。”

    两女还未开口,就听那七把头胡青冷哼一声:“你这肮脏小厮,今日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收了这两贱妇,再要了你的狗命!”

    “大胆!”

    “掌嘴!”

    两女听那伙贼人言语不堪,秀眉一皱,当下抬腿下马,好不潇洒。

    那绿衣女子下马之后,一个闪身就来到了众匪跟前,也不见有何动作,欺身而近,一阵‘噼里啪啦’过后,就将五六个大汉打倒在地。

    再看那几个匪人,脸上都已肿的老高,显然是被人打脸所致。

    众人惊愕,寂静无声。

    先前的时候,看这两女身着不凡,必定是大富人家,可没想到,武力也是不凡。一个少女能将五六个壮汉同时打翻在地,显然是有功夫在身的。

    衣着不凡,身手厉害,显然,这两女不是普通人家!

    “你,你,是谁?可知道我是青龙山的人!”胡青色厉内荏,躺在地上还不忘言语威胁。

    “哼,青龙山又能怎样?就是林天南来了,在我面前出此言,也定斩不饶!”

    青衣女子冷哼一声,手上长剑一挥,便在胡青的脖子上划出了一条血线,鲜血飞溅,胡青死!

    青丝飞扬,杀人如草!

    虽说,此刻烈日当空,但茶棚里此时却让人感到了阵阵寒意。

    那伙贼人眼见自家把头死了,当下鬼哭狼嚎,纷纷跪倒在地,祈求饶命。

    “哼,本小姐对你们的狗命没兴趣,带上这个废物,赶快滚,要不然本小姐现在就要了你们的狗命。”青衣女子俏脸寒霜,呵斥道。

    听得逃得性命,那伙贼人连声道谢,连滚带爬的带着胡青的尸体逃走,片刻便消失的不见踪影。

    “两位小姐,这青龙山贼人众多,可是不太好惹的,你们还是赶快走吧,晚了可就来不及了。”茶棚店家好心劝道。

    “咯咯,多谢好意。”绿衣女子娇笑一声,道:“不过,老丈无需担心,我家小姐可不怕他们。”

    “好了绿萼,被这伙人坏了心情,咱们还是赶路吧。”青衣女子翻身上马,随即回头看了一眼骆青:“你这人还算厚道,知道感恩,也罢,今日,本小姐就好人做到底,绿萼,给他十两银子,以后,不要逞强了,有实力,别人才能看得起你。”

    “小姐!你又来了。”绿萼似乎很是不满。

    “给他。”青衣女子展颜一笑,如百花盛开。

    “哼!”绿萼冷哼一声,伸手从荷包内取出了十两银子,放在了桌上,道:“走运的小子,还是我家小姐心地善良,以后要记得我家小姐的恩情。”

    说罢,两女上马,青丝飞扬,策马而行。

    银钱,现在骆青还有,但,若不是两女刚才仗义出手,想来刚才自个的小命已经丢了。

    这份恩情,的确不能忘记!

    于是,骆青朝着两女远去的方向高声喊道:“姑娘高姓,小子骆青,如若来日有成,必定报答姑娘的恩情。”

    “许家,飞娘。”

    有声,从远处传来,香风飘过,人却早已远去。

    许家,有女名飞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剑煮沧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骆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骆青并收藏剑煮沧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