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煮沧海 > 第二十一章 生如夏花

第二十一章 生如夏花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

    依旧是清晨。

    阳光。

    依旧温和明媚。

    幽静的小院,简陋的竹篱笆,上面爬满了一簇簇的爬山虎,还有一朵朵的喇叭花。

    迎着花香,几只彩蝶翩翩起舞,时而飞到空中,时而落在花丛。

    忽然,两只嫩嫩的小手伸出,捉向了一只正在花朵休息的彩蝶。

    彩蝶惊飞,在半空中划了个圈儿,翩翩飞向了远处。

    小手的主人,是一个四五岁的女童,女童长得白白嫩嫩,头上扎了两个羊角辫,看到彩蝶飞走,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满是失望和疑惑。

    “小黑,蝴蝶飞走了呢。”女童咬着手指,对着旁边说了一句。

    “汪...汪...”

    回答女童的是一声声清脆的犬叫。

    只是,这犬叫的声音,并不是特别的有力,也如女童一般稚嫩。

    “咯咯,小黑是说咱们再去抓么?”女童听到回答,似乎很是开心,肉呼呼的小手指向了远处飞舞的彩蝶:“小黑,咱们走,去抓蝴蝶喽!”

    银铃般的欢笑声,还有一声声的稚嫩犬叫,打破了小院的幽静。

    女童咯咯的笑着,在院子里追逐着翩翩起舞的彩蝶,一只漆黑如墨的小狗跟在她的身后,欢快的上下跳跃。

    幽静的小院失去了原本的宁静,却多了一份快乐与温馨。

    骆青坐在屋前的青石台阶上,静静的看着女童和小狗欢快的奔跑。

    他的脸上带着笑意。

    发自内心的微笑。

    曾几何时,自个也如女童一般快乐,无忧无虑。

    可那样的日子,却一去不复返了。

    自从那日被救之后,已经过了三天。

    醒来的三天里,骆青一只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似乎自个的心,越来越发的暴躁了!

    回想以前的时候,自个在骆家村时,整天为了填饱肚子而发愁,东家打扫猪圈,西家垒墙搬土,有些时候为了能吃饱饭,不得不在半夜里做那偷鸡摸狗的事儿。甚至是被人打骂斥责,自个似乎也都是逆来顺受了,不敢有半分怨言。

    可自从学了那《乾元铁骨功》之后,自家有了几分本事,在那城中客栈里大开杀戒。

    自个似乎也是没有皱一下眉头!

    这样突然之间的改变,骆青回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他想不明白,自个为啥会有那天的一番杀戮!

    要知道,自家以前也就杀过几只鸡,几条狗而已。

    死人。

    他见过。

    而且是死的很惨的人。

    在阴司庙的时候,血手人屠林天南等人的死状,他还依稀记得。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害怕。

    偷鸡的小贼,终究还是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孩子。

    可事实上却是,那天他杀了很多人,眉头都没皱一下。

    至于具体多少个,他记不清楚了,差不多十几二十几个的样子!

    嗯,似乎在那个时候,自个觉得杀人还挺爽的,恨不得将那些人统统杀掉才好!

    思考间,骆青的眸子忽然变的血红,似有一股戾气从胸口涌出。脑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杀!杀!杀!

    这种感觉很不好!

    十分的难受憋闷!

    就好像自己受了委屈无法发泄,只能用毁坏来平复一般。

    似乎是因为骆青的影响,原本温和的微风冷了下来,和煦的阳光不再灿烂,就连那些飞舞在花丛中的蜂蝶,也都飞快的逃向了远处。

    时间似乎在这一刹那静止了下来,所有的事物变成了血红的颜色,清冷而又孤寂。

    有冷风吹过,摇的篱笆‘唰唰’作响。

    慕然一惊,骆青从沉思中清醒了过来,身体犹如被重锤敲击,一缕鲜红的色彩,从他的嘴角流下。

    自个受伤了!

    而且,还是内伤!

    自从三日之前,自个被众人围杀,身上刀剑伤口无数,可那些都是皮外之伤,唯一的内伤,来自天剑公子莫长生!

    外伤,对于现在练肉之境的骆青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自家肉身强横,那些刀剑伤口不深,未曾伤筋动骨,只要真气足够,过上三五日便会自动痊愈,更何况自个体内有那三页金纸辅助,到了如今,自家身上的外伤已经全部愈合,皮肤一如往常,一点也看不出曾经是受过伤的。

    然而,内伤要远远比外伤来的严重,莫长生那一击,虽说有三页金纸帮自己收取了一部分伤害,但,还是有些真气冲进了骆青的筋脉脏腑,大肆破坏自个的身体。

    三日来,骆青一直用自个的真气消化融合外来的真气,最后,终于在昨天夜里,将那股外来真气消灭了。

    由于这三日来的苦修,骆青也得到了不少的好处,自个体内的真气,也越来越精粹壮大,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只是差了一个突破的契机!

    可是,现在自个竟然又受了内伤!

    从自身的感觉来说,骆青觉得自个这次受伤,可能要比天剑公子莫长生那一击,还要严重。

    “小爷怎会受伤?难道是走火入魔了?还是小爷境界不稳?糟了反噬?”

    骆青不知道自个为何会受伤,他自家修炼,也是野路子,根本没人指导,但,没吃过猪肉,并不代表没见过猪跑。

    想当年,自个在骆家村的时候,可是听‘梨老头’说过不少的书。根据梨老头所说的,那些个江湖豪侠,在修炼神功的时候,会有走火入魔被反噬的,也有些豪侠因为境界不稳,强行突破而身死殒命的。

    想到梨老头说的那些江湖豪侠,骆青不禁打了个冷颤:“难道小爷真个没那好命?小爷神功未成,还不想死啊!”

    “咳,咳...”

    气血翻涌,又是一缕鲜红滑落。骆青原本就蜡黄的脸,变的有些苍白起来。

    “小伙子,你的伤无碍吧?”

    兴许是听到了骆青的咳嗽声,简陋的屋子内走出了一位五十多岁的老汉。

    这老汉白发苍苍,脸上沟壑不少,但是却带着淡淡的关心与慈祥。

    “嗯,没事,一点小伤而已。”骆青咧嘴,对老汉感激道:“这些日子有劳老丈照顾了。”

    被老汉与孙女相救的第二日,骆青便清醒了过来。从两人的描述中,骆青得知,此地乃是洛阳城南百十里处的上阳村,而救他的老汉,姓王,村里人都称他为王老汉。

    原本,这王老汉是个四口之家,但,三年以前,这一带有马匪强人出没,王老汉的儿子儿媳出门赶货,回来的路上都被马匪杀死了,只留下了五十多岁的王老汉,与一个一岁多的幼女妞妞一起生活。

    儿子儿媳活着的时候,还能赶集卖货贴补家用,但,自从两人死后,王老汉年老体衰,幼女牙牙学语,一家人便没了生活的来源,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为了照顾自个的孙女,没有办法,王老汉这才以打渔为生,勉强度日。

    对于这一家人的遭遇,骆青也是感慨连连,很是同情。

    更何况,王老汉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妞妞天真烂漫,而且还一口一个‘哥哥’的叫着,这让从小没人管没人问,没有亲人的偷鸡小贼很是感动。

    “呵呵,哪里来的那么多客气,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难处,老汉我也是打鱼赶巧了。”王老汉微笑着摆手,示意骆青不要在意。

    对于王老汉的秉性,骆青看的出来,老人家是个善心的人,虽说,第一日自己醒来的时候,老汉心中有些忐忑,有些害怕,但,老汉还是拿出自家为数不多的积蓄,请人来给骆青医治。

    甚至于,没有开口问骆青的身世,也没有问那满身的伤痕。

    老汉不问,那是最好的,骆青也就不说。

    到了这会,骆青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人心险恶,一个不慎,也许就能给自家,也或者是老人一家带来天大的灾祸。

    想到灾祸,便想到了死亡,再想到自个的以前,骆青的心里有些迷茫,鬼使神差的说道:“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以前自个为的是填饱肚子,再到后来是为了不受欺凌,而那些高高在上的贵公子们,却是为了脸面荣耀,甚至是左右他人的生死。

    这些事情儿,骆青不能理解,只是觉得自个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弄不太明白。

    王老汉听到骆青这么说,也不知道他是自言自语,这位慈祥的老人,想了想,便笑着说道:“别人为什么活着,我不知道,但,老汉我自己知道,我活着就是为了能让妞妞更好的活着,幸福快乐一些。”

    说完,王老汉的又笑着指了指院里的那些杂草野花,说道:“每个人为什么活着可能都不太一样,但,说到底,都有自己的坚持,就好像这些野花一样,虽然看见的人不多,但,他总是开着,这也许就是他活着的意义。”

    说到这里,王老汉又是哈哈一笑:“老汉我没读过书,说的也可能不太对,好了,这些玩意儿,老汉我是不太懂的,饿了吧,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我去喊妞妞吃饭。”

    说完,老汉满脸慈爱的走了出去。

    骆青咀嚼着老人的话,心中似乎有了一些明悟。

    老人可能没有多大的见闻,但,却有着年岁的智慧。

    骆青再次回想之前的自个,一步步走来,自己似乎只有一条路——变强!

    就像许飞娘所说的那样,唯有实力,才会不被人欺负!

    然而,变强和有实力的路上,剩下的就是坚持自己的信念!

    骆青抬头,看向了院子里的野花。

    那朵野花,不算漂亮,甚至说很普通,黄色的花朵,灰绿的叶脉,有些奄奄。

    但,微风吹过,阳光照射,它依然挺立,绽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剑煮沧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骆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骆青并收藏剑煮沧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