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7章 姐弟重逢

第7章 姐弟重逢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慕歌竖起耳朵。

    算一算日子,养父程不灭这一两天内就会带着他们姐弟三人抵达昆仑了。

    淮离辩驳道:“我只是前去陪慎言真人下棋。”

    “师兄你忒不老实。谁不知道半年前你从炎洲回来以后,就春心萌动的。”那叫杨昊的少年低低笑道,“从前慎言长老约您下棋,您总推三阻四,一听说炎洲程家要送子弟前来北昆仑拜师,您便巴巴儿赶过去了,不是再等程家大小姐程灵璧,还能等谁?”

    “没有的事儿,休要胡说八道。”淮离一本正经地摆摆手,澄清道,“在炎洲时,蒙程前辈出手相助,于我有救命之恩,我是在等他老人家。”

    难得一见淮离肃容,其他弟子便相信几分。

    可惜,他实力派的演技骗得过所有人,独独骗不了苏慕歌。

    上一世淮离喜欢程灵璧,可以说众所周知,三天两头的去给她送丹药。什么高级拿什么,什么贵重送什么,因为送的太多,程灵璧吃不完,苏慕歌也跟着沾光。

    程灵璧并不十分刻苦,灵力却增长迅速,同淮离脱不开关系。

    须知道,五百年后十洲三岛内只有两位七品阶丹药师,其中之一就是淮离。

    此人势必得拉拢。

    “不过。”淮离话锋一转,叹息摇头,“程前辈这几日暂时来不了了。程家二小姐半个月前险些被幽都魔物夺舍,魔气入体,前两日才将将醒来,恐要耽搁几日。”

    “什么?!”

    苏慕歌突然站起身,俏脸黑如锅底。

    众弟子被她唬了一跳:“苏师妹,你怎么了?”

    苏慕歌顺了顺道袍褶皱,再度坐下:“没事,你们继续。”

    面上淡淡的,其实心头早已翻起一层层骇浪。

    她想起来了,出海昆仑之前,她的确曾被一道极霸道的魂魄夺舍过,幸亏程不灭及时出现,驱逐了那道魂魄。正因有此一遭,程不灭才将痕所寄居的那枚通灵古戒赠予自己,只说佩戴此物可以抵御邪祟侵体。

    尔后果真如他所言,再不曾碰到夺舍者。

    苏慕歌有些疑惑。

    自己原先那具身体,究竟有何奇特之处,竟屡遭夺舍?

    但现下这些并非重点,重点是当年她第二天就醒了过来,并没有所谓的魔气入侵,更不曾耽搁出海昆仑的日期。

    苏慕歌一张小脸越绷越紧,前两日醒来的么,那岂不是同自己重生的时间接近?

    如今那具身体里的究竟是谁?

    苏慕歌一面认真思索,一面习惯性的导气入体,大半个时辰过后,事情没有想出来个所以然,她突觉丹田微微一热,仿佛有一丝若有似无的灵气顺着经脉不断游走。

    精神为之一震,遂摈除杂念,专心进阶。

    先前导气入体之所以感觉糟糕,是因为苏慕歌不知道这具身体经脉逆冲,如今既已知晓,便在导气时逆向而行,稍加反复。待灵气在经脉中循环一个小周天之后,丹田内终于储存了第一道灵气。

    苏慕歌呼出一口浊气,再度睁开眼睛,五识果真敏感许多。

    就愈发觉得自己臭气熏天。

    南昆仑精英堂弟子即使不如北昆仑,最差也有练气三层修为,自然同时嗅到这股臭味,循着气味一睃,立刻有人惊讶道:“苏师妹,你竟然直接突破了练气二层?!”

    苏慕歌努力挤出一丝笑容。

    高阶导气法,冰系天灵根,加上五百年经验傍身,没有一口气升至练气三层,她实在觉得丢人。毕竟经脉逆冲的影响,在修行初期之时并不明显,根据白梅的情况来看,至少也得筑基之后才会渐渐显露。

    她略有些沮丧的站起身,在众弟子惊叹声中,骑着代步仙鹤折返灵兽阁。

    ……

    才走到自己房间门前,她呆了一呆。

    之前在执事堂领来的修行用品,不知被谁给丢了出来。

    “谁干的。”苏慕歌沉沉道,这种排挤她以为只有在北昆仑才会遭遇。

    “我干的。”隔壁房间的木门被人从内拉开,一名二十来岁的男修士走出来,嗑着瓜子,含糊道,“新来的,谁许你住在我旁边的?”

    苏慕歌打量他一眼,猜测此人估计是她两位师兄中的一个。

    根据昆仑千百年来的传统,既入了灵兽阁的籍,灵兽阁青木长老就是她的挂名老师,倘若日后能够筑基,青木长老将会考虑收她入室。

    当然,如若期间哪位道君挑中了她,青木长老就得退居二线。

    初来乍到,苏慕歌暂时不想惹是生非,便拾起自己的包袱,走去他隔壁的隔壁。

    岂料那男修一个闪身,再次挡在门前:“臭丫头,北面房间全都是我的,你去对面!”

    苏慕歌皱皱眉:“你有病吧,一个人住八间?”

    那男修士扶住门框,指了指自己的灵兽袋:“还有我的契约兽。”

    苏慕歌就很危险的眯了眯眼。

    一个声音突然穿进来:“师妹,你住我隔壁这间吧。”

    苏慕歌收回想要痛扁他一顿的心思,转过身,说话的是名女修士,瞧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眉目清秀,淡雅宜人。她牵着苏慕歌走去南面一个房间,收拾的十分整洁。

    “你是新来的苏师妹吧,我叫初夏,是你的师姐。”

    “初夏师姐。”苏慕歌点头示好。

    “方才那人是咱们的大师兄,名叫陆敬南。你也领教过了,不好相处,为了你好,尽量避免和他发生冲突。”初夏眨了眨眼,指着隔壁道,“我住在你的右手边,至于你的左手边,住着咱们的二师兄江松,他性子虽然沉默,却是个极好相处之人。”

    苏慕歌恩了一声。

    于是重回昆仑的生活,就这样安顿了下来。

    ……

    展眼半个月过去,慕歌白天前往精英堂修炼,晚上返回灵兽阁休息,伴随灵气渐渐在丹田稳固,她需要的睡眠时间也越来越短,便开始没日没夜的修炼。

    重担压身,一刻也不敢懈怠。

    且说南北友谊赛的结果和往昔一样没有悬念,北昆仑大获全胜。

    不过今年多出两大看点。

    其一,到目前为止,除却白静赢过一场之外,南昆仑全线溃败,无底线的刷新了史上最差记录。其二,才入门没几天的小弟子秦峥,在擂台同一名练气四层弟子对阵时,遇强则强,逆境中反败为胜,并一举突破练气三层。

    一时间,人人都在观望这位天才少年,究竟可以打破多少裴翊曾经创造出的神话。

    这些都是苏慕歌被迫听来的,其实她没兴趣,也没时间去管秦峥的事情。但她和秦峥是一起来的,如同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每天都有女修叽叽喳喳的在她面前秦峥长秦峥短的说个不停,问个不停。

    故而这几日苏慕歌躲在灵兽阁,不再前去精英堂。

    但只要她打坐完毕,银霄便在一旁喋喋不休:“灵气也太差了,还说助我重返巅峰,这样的环境你教我如何修炼?”

    苏慕歌瞟它一眼:“没有女人,你寂寞了吧?”

    “你不懂。”银霄懒懒窝在蒲团上,一面舔着自己的爪子,一面啧啧道,“雌性这种生物,实在是众神最完美的创造,她们是那么可爱,那么……啧……”

    “那么在你看来,无论女人做错什么,都是值得原谅的?”苏慕歌再瞟它一眼,识海里浮现出程灵璧那张矫揉造作的脸,实在无法将她与可爱联想在一起。

    “对。”银霄微微扬起下巴弧线,漆黑双瞳黑曜石一般,“只除却一点无法原谅。”

    苏慕歌嘴角一抽:“丑?”

    银霄眯着眼,似乎在回味什么,不语。

    苏慕歌垂了垂眼睫:“银霄,我已经入道,你究竟何时才肯同我签订契约?”

    “随时可以。”银霄无所谓地甩甩尾巴,“不知你是否清楚,我有必要告知,一旦你我签订契约,你可以得到我的部分力量,但我同时需要吸取你的灵气修炼,可想而知,将会拖慢你进阶的速度。”

    “无所谓。”

    “只养我一个问题自然不大,毕竟我是七曜中法力最弱的一个,等另外几只破除封印,你就知道厉害了。”银霄似乎在笑,而且笑的有些幸灾乐祸,“灵风仙尊,就是被它们六个活活榨干灵气而陨落的。”

    “灵风不是飞升了?”听闻此话,苏慕歌倒真吃了一惊。

    “那是他为保住名声而制造的假象。”

    “当真?”

    “我骗你作甚,于我有何好处?”

    苏慕歌沉默片刻,从储物袋中取出七曜,认真端详:“除你之外,其他几只到底是什么魂兽,竟然连驭兽老祖都供养不起?”

    银霄啧啧道:“总之并非善类。”

    苏慕歌就有些动摇了。

    但动摇之心不超过一息,她便笃定道:“风险越大,证明可以得到的力量越大,我相信我可以承受,必须承受!当真不能承受,咬牙也得承受!”

    银霄终于歪头看她一眼。

    苏慕歌收了七曜,倏忽想起一件事儿来:“对了,你可知道约莫一万年前,在十洲三岛有位修士,叫做痕?”

    银霄癔症片刻,摇摇头,“对此名讳毫无印象。”

    “他应该是名邪修,精通五行阵法和各种血祭秘术,陨落之前修为估计在化神中期以上。”

    “邪修、秘术、化神、一万年前……”

    银霄喃喃念着,“确实没印象。”

    苏慕歌原本也没抱什么希望,痕这名字,八成不是他的本名。正预备再问几句的时候,房门设下的禁制突然出现波动。

    少时,听见一串沉重的脚步声,正是她素未谋面的二师兄江松回来了。

    和往常一样,开门,关门,瘫倒在床。

    知道的,他是做完门派任务回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扣在小瀛洲某个黑矿洞里做苦工,将被放出来呢。

    其实每位弟子都有许多门派任务,有的是强制的,有的是额外的。强制任务没有收益,那是身为宗门弟子应尽的义务。前阵子慕歌一直奇怪,为何她入门至今,青木长老始终不曾分派任务给她,后听初夏解释才知,原来灵兽阁内所有任务尽被江松一人包揽了。

    据说是被大师兄逼迫的。

    果然一刻钟过罢,听见大师兄陆敬南吼道:“江松,你人呢!”

    隔壁一阵悉悉索索:“大师兄有何吩咐。”

    “去喂仙鹤。”

    “早上才喂过。”

    “既然昨晚睡过,现在何必再睡?”

    “好吧。”

    尔后听见初夏愤愤不平地声音:“陆师兄,江师兄才打扫完封妖阁!”

    陆敬南哼笑一声:“那就顺便再去给长老的坐骑洗个澡。”

    “……是。”

    “你莫要太过分了!”

    “我偏过分,你耐我何?”

    确实有些过分。

    这大半个月,好歹江松连她那份任务一起做着,苏慕歌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类似陆敬南这种欺软怕硬的贱骨头,让他老实安分的唯一手段,就是好生修理他一顿!

    她冷着脸起身,开门,先入眼的却是胡子邋遢的江松。

    一瞬间,苏慕歌楞在当场。

    “你出来干嘛,想同他一起去?”陆敬南倚着门,边嗑瓜子边说。

    “我和初夏师姐约好,前往坊市采买兽粮。”

    苏慕歌撂下一句话,上前拉过初夏就走,从江松身边经过时,她觉得自己连呼吸都放慢了许多。一直行至昆仑坊市,她依旧拉长着脸,初夏同样满腹心事,一路上不言不语。

    “师姐。”苏慕歌打破沉默,“你可知江师兄拜入南昆仑多久了?

    “三年吧。”初夏微微一愣,“只比我早半年。”

    苏慕歌再次陷入沉默。

    初夏自顾自地叹息:“江师兄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软弱,真教人担心。”

    软弱?

    苏慕歌简直快要哭了。

    担心?

    现在应该担心的是陆敬南好吧?

    就算那厮打扮的邋里邋遢,表现的忧郁沧桑,但化成灰苏慕歌也能认出他来啊!什么软包子江松,分明就是幽都天魔族四大长老之一的姜颂!

    慕歌金丹圆满时,他处于元婴中期,五百年前,至少元婴初期。

    隔壁居然住着一位元婴大能,还是魔族!

    这事儿要不要告诉师父?

    苏慕歌眸色微微一黯,以她现在的身份,怎么可能见得到堂堂金光道君。

    再者,实在不记得当时昆仑因为幽都魔族出过什么乱子,姜颂潜伏在南昆仑,应该只想寻找什么东西,而且还一直不曾找到。

    既然如此,就暂且装作不知罢了。

    ……

    两人采买完灵兽阁所需物品,已经时值傍晚,就寻了家酒肆坐下歇歇。练气期虽然可以服食辟谷丹,但丹药多少都会积存丹毒,比五谷更为伤身,有条件还是得吃饭。

    彼时,四道拉长的身影渐渐在酒肆门口显现。

    掌柜见来人气势不凡,立时放下手中玉简,亲自迎了上去。

    四道人影倏然散开,从他们身后走进来一名弱冠少年,脚下蹬着兽皮靴,明明只有练气三层修为,手中却牵着一条筑基期的白虎兽,身后四位仆从也尽是练气圆满修为。

    一看便是出身世家大族的公子哥儿。

    掌柜愈发小心翼翼:“客官里面请。”

    少年冷冷一瞥,身后随从立刻丢出一袋灵石:“掌柜,我们包场。”

    眼神微微闪烁,掌柜并不曾打开乾坤袋,眼前这位他得罪不起,满屋子修士他也得罪不起,二楼那位他更是得罪不起。

    还没等他开口拒绝,少年一把攥住他的领口,恶狠狠地骂道:“把这些渣滓都给我清出去!”

    苏慕歌原本背对门口而坐,并没有在意,直到听到这一句,她的胸口像是瞬间被雷劈中似得。慕歌缓缓转过头,出现在眼前的,果真是那张朝思暮想的脸,那张同自己有着五分相像的脸。

    她曾惨死的同胞弟弟,程天养。

    没见到他之前,慕歌每天都盼着他快些来,如今见着了,慕歌心里却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上前兜脸给他一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