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19章 水曜解封(下)

第19章 水曜解封(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峥?”

    程灵璧同样脱口而出,立刻否决,“那可不行,秦师兄如今风头正盛,乃金光道君的心头肉,动了他,金光道君必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天音塔内,没有什么手脚动不得。”药魔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冷冷一笑,布满褶子的褐色脸庞皱成菊花,“大小姐,只管回去回复你父亲,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若想炼成延寿丹,天音塔内,将那小子抓来给我,否则,一切免谈。”

    “药魔前辈,您近来的脾气似乎越发大了!”

    “呵呵,鄙人的身体,就不劳大小姐费心了。”

    “你……!”

    要不要句句噎死人?!

    程灵璧被他傲慢无理的态度逼到怒火攻心,却又不得不忍!毕竟家族最大的收益全在丹药这一块儿,也唯有丹药这一块儿能够压制住底蕴深厚的梁氏家族!

    比起药魔这张狰狞丑陋的脸,总围着裴翊打转、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梁蓁蓁更为可恶!

    她忍!

    “晚辈转告家父便是!“

    “有劳大小姐。”

    唇角勾起一抹讥诮,药魔前行带路,送她离开。

    禁制从新启动。

    确定气息远离,苏慕歌坐起身,拿出七曜兽魂铃又凑在紫琰灵台:“水曜,你快些吸,多吸些先储存起来,回头再慢慢消化吧,咱们时间不多了。”

    “啵啵……”

    小巧银铃摇了摇,苏慕歌知道它听懂了。

    “慕歌,这老头大概金丹境修为,又同程家牵扯,你若想隐藏身份,正面突破恐怕不行。”银霄担忧的伸出狼头,“祭药奴,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和萧师叔一样,似乎伤过丹田。”

    苏慕歌沉吟道,“而且明显比萧师叔伤的更重,正面未必突破不了,不过你说的对,以防万一,等水曜吸饱了灵气,咱们寻个合适时机,还是逃吧。”

    “好。”

    一直到傍晚。

    苏慕歌被一阵轻响惊动。

    禁制似乎又被打开,听见药魔在外间低声吩咐道:“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们几个将里面二人扔进化清池中,仔仔细细的洗一洗,洗干净之后,再送去炼药房。”

    一叠麻木的声音随之响起:“遵命。”

    紧接着,从外间走进四名形容憔悴的青年男子,估计是长久服食特殊丹药的缘故,他们的脚步十分统一,动作极为机械,两两一组,一前一后,各自抬着苏慕歌和紫琰出了石室,走向西北方的一个大水池子。

    苏慕歌趁机打探周围地形。

    待走到池子边,苏慕歌被那两个活死人放下,四人齐心协力先将紫琰抬了起来。

    眼瞧着就要被扔进池子里去,苏慕歌“跐溜”从地上爬起来,眼疾手快,从乾坤袋内摸出四张定身咒,“啪啪啪”拍在他们背后。

    她踢了踢紫琰的背部:“快醒醒。”

    这厮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她又踹一脚:“醒醒!咱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依旧没有反应。

    苏慕歌半蹲下去,由丹田凝起一丝冰系灵气,通过经脉游走至掌心,再将手掌拍在他灵台。

    然而那道灵气根本无法穿透紫琰体内的禁止,碰壁而回。

    苏慕歌眉头一皱,水曜已经吸足灵气,之后慢慢转化便可突破封印。此人对自己,已经毫无用处,既然如此,还要不要顾忌他的死活?

    自己隐身逃出去,并非什么难事。

    苏慕歌转身想走,但犹豫了好一会儿,始终迈不开步子。

    从前她为程氏家族干了不少坏事,可她毕竟是个修道之人,不嗜杀无辜,也不多管闲事,不轻易施恩于人,也从不轻易亏欠别人什么。

    水曜吸他不少灵气,如若放任不管……

    唔,似乎不太厚道。

    “霍!”

    不等苏慕歌犹豫出个所以然,背后突有一道凶煞之气直劈后脑!

    魔气!

    苏慕歌神色一凛,瞬间从腰际抽出一条银丝软线,于骇然中向前猛地一冲,双脚踩在石壁上,再借力豁然一个回身!冲刺、旋转,直甩,水光莹莹中,软线宛如灵蛇,精准无误的缠住药魔右手臂!

    药魔双眼中精光一闪,左手提着的拐杖倏忽化为利爪,想要抓断银丝。

    激荡起灵气注入银丝之内,苏慕歌先他一步松了手!

    “嗤!”

    原本紧紧绷直的银丝一瞬断裂,灵气急速迸发,在半空激荡起一道霓虹,化清池内的黑色液体“砰”的炸起道道水花!

    再听”嘶嘶“两声,便将药魔手腕上割出七八道黑色血痕出来!

    “有趣。”

    望着手臂上的伤痕,药魔不怒反笑,“毛头小子,区区练气境修为,出手精准狠辣的,我这老头子都比之不得,实在有趣。”

    苏慕歌玉树临风的站在水池边上,拱了拱手,一副凡人界书生模样,彬彬有礼的道:“若非前辈重伤在身,岂容得晚辈放肆献丑?”

    药魔原本便乌黑的容色,因此话而越发显得阴沉。

    “不过一招,你竟瞧出来了。”

    “瞧的不多。“苏慕歌淡淡一笑,“前辈,我同他……”

    指尖指向紫琰的方向,却发现地面上根本不见踪影,眼皮子底下人呢?四下一环顾,只见黑黢黢的化清池中漂浮着一坨赤条条的大白肉……

    原来方才爆炸之时,这厮被气流冲进池里去了。

    池中黑色液体也不知是些什么东西,竟将他那身华贵衣裳全给融了。

    只剩下一个乾坤袋可怜兮兮的缠在腰上。

    “前辈,我同他都不是十洲三岛内的修士。”苏慕歌定了定神,暗道非礼勿视,指着那坨大白肉道,“您不如高抬贵手放我们走,我二人将离开十洲三岛,不会将今日之事透露出去半个字。”

    “不放又如何?”药魔眸中盛满阴翳,冷冷一笑,苍老的声音略带几许凌厉,“老夫再怎么不济,也非你这黄口小儿可以欺负的!”

    “晚辈的确欺负不得您。”

    这老魔至少金丹中期以上修为,哪怕魔元遭过重创,修为跌入筑基境,等同废人,但想杀他或是赢他,以慕歌练气境的修为,绝对是痴人说梦。

    苏慕歌笑:“不过……”

    药魔饶有兴味:“不过什么?”

    苏慕歌傲然道:“不过前辈妄想欺负我,也是万万不能的!”

    “好狂妄的小子!”

    药魔振臂一挥,释放出自己的威压。

    苏慕歌心神轰鸣,怕被认出身份来,不敢祭出桃花扇阻挡,更不准银霄或是凤女出战,只以灵气筑起一层防护罩,硬生生扛下他的威压。

    但等同筑基境界的威压,岂是她赤手空拳可以经受的。嘴角渐渐有血渍渗出,经脉一条条搅在一起,一寸寸膨胀,丹田内的灵气凝成一道道漩涡,高压之下几乎快要撑爆!

    “嘣!”

    防护罩只撑一息,便碎成残渣!

    “老夫便欺负你了,又耐我何?!“药魔周身溢出阵阵黑气,烟灰色的瞳孔不断紧缩,透出光芒点点,下一刻,伴着尖锐嘶鸣,竟由双瞳射出一根根飞针!

    苏慕歌连连后退。

    妈的,真魔果真强悍,一个个都将眼珠子炼成了法宝?

    虽然惊讶,慕歌却没有露出一丝惧怕,更不见片刻迟疑。

    她冷笑一声,气沉丹田,再次在胸前画出太极图防护罩,口中厉喝一声,一瞬间力量激增,再一次硬生生抗下他的攻势!

    飞针穿不透防护罩,纷纷掉落在地。

    “怎么可能……”

    药魔深吸一口气,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小子没有使用符箓或者法宝,单单以灵气接住自己的飞针,这怎么可能?

    而且那一瞬间力量的爆发,似乎是……进阶了?!

    以战为进,以破为立,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得多精纯的灵力,多骇人的天赋,多大的胆子,才能干的出来?!

    便在他惊诧间,苏慕歌决定反守为攻!

    一拍乾坤袋,祭出自己唯一一张玄阶上品增灵符,暗暗捏爆,将自身力量暂时提升五个小境界。方才在战斗中,她终于突破练气七层的瓶颈,辅之增灵符,修为直逼筑基。

    只可惜,增灵符时间有限,只有十五息。

    时间紧迫。

    苏慕歌祭出一柄长剑。

    不可使用驭兽决,使用上辈子修来的剑道总可以吧?

    “原来是名剑修!”

    见她祭剑,药魔眼眸一沉,但随即嘲讽一笑,“黄口小儿,就凭一把破铜烂铁,也敢在我面前丢人现眼!”

    剑修从来剑不离手,嫌少见到有人将宝剑藏在乾坤袋里的,况且她手中的剑,也绝非什么宝剑,只是一柄灵器店十几枚灵石便可买到的最次等货。

    “谁说次等货就杀不死人的?”

    苏慕歌危险的勾了勾唇,眸光骤然一冷,喝道,“气贯长虹!”

    剑光凛冽无比,淬着五色流光,直冲药魔灵台刺去!

    专注剑道五百年,慕歌乃资深剑人一枚,现如今闭着眼睛都能出招。经脉逆冲之弊,筑基中期以前妨碍甚微,只能说此生在剑道上难以攀得巅峰,但平时拿来对敌,她敢大言不惭的吼一嗓子,十洲三岛同辈弟子中,无一人可望她项背。

    包括天赋惊人的秦峥。

    很显然在她一出手,药魔就知道自己大意了,但想要筑起防护罩已经来不及,被剑气斩在他最薄弱的右肩,重重击飞出去。

    药魔披头散发,面色发白,这怎么可能?!

    “玄、心、奥、妙,天、罗、地、网……”

    苏慕歌抛剑而起,双手掐剑诀,再是一喝,“结阵!”

    药魔稍一呆滞,再见一剑破风袭来。

    剑至眼前,倏忽化为千万道剑影。剑影不断旋转,结成剑阵,同裴翊半年前在千山绝道内对付血瞳时使用的招数如出一辙。

    此刻剑魔的神情,已由震惊转为震撼!

    天罗地网阵,又命天地五才阵,虽是剑修较为基础的剑阵,但使出此阵通常需要练气期弟子十五人,或者筑基弟子五人,这小子,居然……居然当真以一人之力使出来了?!

    这是要逆天吗?!

    “前辈,承让了。”

    完成一系列动作,恰好十五息时间,苏慕歌掐的极为精准。增灵符时限过了,丹田也变得空虚起来,苏慕歌不再啰嗦,打算将紫琰从水里捞出来扛走。

    结果一转身,她愣住了。

    原本三丈见方满池子的黑水,此刻居然清澈如山泉一般。

    紫琰起初是在水面浮着,眼下深陷水中。墨黑长发丝丝飘散在透明的水里,浑然天成,宛如一幅水墨丹青。

    苏慕歌头一遭看裸男看的肃然起敬。

    但还是一个蜻蜓点水,冲上前拽住他的胳膊,将他甩在后背,朝上层出口的方向飞。

    前脚刚踏上地,夕阳之下没走几步,一道金丹修士的威压扑面而来。

    苏慕歌心头一惊,抬头瞧见来人,才歇下口气:“师叔,没想到您真的来了!”

    正是萧卿灼带着初夏寻来了。

    “苏师妹,你没事吧?”

    初夏见她衣领处血迹斑斑,唬了一跳,可瞧她神采奕奕,不似受伤,方才安下心来。再见她背后扛着一个不着寸缕的美艳男子,俏脸登时飞红,讷讷道,“这……这不是……”

    “师姐好眼力,正是之前同你抢丹药的土豪。”苏慕歌讪讪一笑,“若非我不计前嫌仗义出手,他可就变成祭药奴了。”

    “祭药奴?”

    萧卿灼侧身坐在白狐背上,闻言微微一愣,“什么祭药奴?”

    苏慕歌忙将方才的遭遇说了一遍,只隐瞒下药魔同程氏家族的关系。不是她好心,程家财大势大,她空口白话,别人未必肯信,反而会被倒打一耙。

    先将药魔除去,断了程家财路。

    尔后,再徐徐图之。

    “如此说来,昆仑失踪的弟子,是被那魔头抓来祭药了?”初夏不寒而栗,“这魔头也未免太大胆了吧,明城虽然偏远,终究还在昆仑地界……”

    “慕歌,前面带路。”

    “遵命。”

    苏慕歌等的就是这一句,忙掉脸打算回去,走了几步忽又滞住,将背上重担扔进一旁草丛,才飞身折返。

    没想到跳进溶洞之后,药魔已经不见了。

    “怎么会?”

    苏慕歌寒下脸,前后不到十息,剑阵竟被破了,“他先前已被弟子一剑重创,无论服食什么灵丹妙药,也不可能复原的这么快。”

    “是有人救了他。”萧卿灼闭目,以灵识感应片刻,“而且对方是名剑修。”

    苏慕歌想到程灵璧,但即刻打消念头,她没有这个能耐。

    “弟子失误,放虎归山。”

    “你能活着从他手中逃出,已算能耐了,”萧卿灼颇有些疑惑的打量苏慕歌一眼,“不曾想,你竟懂得剑道。”

    “秦师兄时常寻弟子切磋,久而久之,弟子便粗懂一二。”

    萧卿灼淡淡笑了一声:“你这若是粗懂,北昆仑那些,恐怕就是无知了。”

    苏慕歌摸摸鼻子,也随之一笑。

    在洞内巡视几圈,并无丝毫发现,三人方才离开。

    “师叔,此人怎么办,将他扔在这不太好吧,万一那老魔再回来的话……”苏慕歌走去草丛边,指着草垛里的紫琰,“劳烦师叔将他唤醒吧?”

    “恩。”

    萧卿灼应了一声,拍了拍胖狐狸的屁股,狐狸便小跑上前。他弯了弯腰,伸手探上紫琰灵台,须臾间,好似触电一般,迅速收了回来,“他体内禁制极为强悍,我无能为力。”

    苏慕歌皱皱眉:“竟连师叔也没办法。”

    萧卿灼摇头:“他并非凡人。”

    因为紫琰全|裸,初夏站的极远,闻言惊讶道:“是妖还是魔?”

    “非魔、非妖、非人。”萧卿灼收回手,神色凝滞,指了指头顶天幕,“若我估计的没错,应该来自那里……”

    “仙界?!”

    苏慕歌和初夏异口同声。

    继而纷纷倒吸冷气。

    怪不得此人一身精纯灵力,却连半点自保能力也没有,还一口一个你们凡人,原来竟是仙界下凡来的。

    如此说来,水曜吸取的,竟都是仙气,仙气啊!

    “慕歌,你先前可有得罪过他?”萧卿灼突然问。

    “弟子……”

    苏慕歌嘴角直抽抽,前因后果说起来实在复杂,“总之他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师叔,咱们快些走吧,莫管他闲事了。横竖他还有同伴,哪怕一时半会寻不着他,真被魔人抓走,以他仙人之躯,还能死了不成?”

    想起苏慕歌之前黑他灵石一事,初夏连连附和:“对对,快走!”

    萧卿灼板起脸来,硬邦邦的训斥:“我辈修道之人,宁可正而不足,不可邪而有余,是谁教你们如此草菅仙人之命的?”

    初夏垂下头:“弟子知错。”

    “但是……”

    苏慕歌正想争辩两句,却被萧卿灼挥手制止:“本座自有办法。”

    ……

    明城内。

    两位金丹修士已经寻了整整一个下午。

    明城虽比不上昆仑其他三城繁荣,但它唯一的特点就是大。

    而且城内设有护城阵,无法使用神识进行搜索窥探。他二人心急如焚,把宗主求爷爷告奶奶请来的仙尊给弄丢了,这罪名他们如何担待的起?!

    “咱们一早就该偷偷跟着,不该对他听之任之。”金丹修士甲说。

    “被他老人家发现,咱们死的更惨。”金丹修士乙说。

    两人坐在茶馆中对看一眼,流露出只有彼此才可了解的无奈酸楚。

    隔壁桌几名修士高声谈笑。

    “那男修也不知得罪了谁,被扒光衣服扔在最热闹的坊市。”

    “瞧他那俊俏模样,肯定是勾搭了哪位大能家的仙子,才被小惩大诫。”

    “哈哈哈……”

    两名金丹修士心中一凛,忙上前问:“不知几位道友在谈论些什么?”

    察觉两人修为不低,其中一名修士忙不迭起身,抱拳嘿嘿一笑:“就半个钟前,东面最热闹的白虎坊市,突有一名昏厥中的修士从天而降,此人肤白貌美,妖艳异常,若非身上一丝|不挂,吾等还以为乃天女落凡尘……”

    两名金丹修士再次对望一眼。

    “会是他么?”

    “不会吧?”

    两人错愕片刻,满头大汗拔腿便向东面狂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