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21章 重头来过

第21章 重头来过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曜的嘲讽技能一出,练武场上登时一阵死寂。

    苏慕歌眉梢一扬,哈哈大笑:“干的漂亮!”

    “啵啵……”

    水曜懵懵懂懂,却从主人反应中得知自己做对了,开心的摇摆鱼尾。

    北昆仑众弟子的脸色由白转黑,再由黑转紫,是可忍孰不可忍,纷纷跳出来大声喝道:“程师弟,往死里打!给她一点颜色瞧瞧!”

    “欠扁!!”

    程天养傻呆呆的举着拳头好一会儿反应不过来,待回过来神,气的脸红脖子粗,一个跳跃起身,拳头灌满烈火,一个猛子锤在水曜滑溜溜的脑袋上!

    水曜瞬间被砸成鱼干。

    程天养收回手,得意的吹了吹拳头。

    北昆仑众弟子还不曾笑出声,只听“啵啵”两声,水曜伸出两只小短腿儿,又复原了。

    程天养讶异半响,飞身跳起,再是一拳!

    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堂堂练气境五层修士,居然杀不死一只不还手的一阶小兽?!程天养气急败坏,使出一套家传的不灭连环拳,一拳一拳一拳……

    “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

    苏慕歌目不转睛,扬声高喊。

    只见程天养如猴子一般上蹿下跳,一拳接着一拳挥出,灵气耗个干净,却如泥牛入海,不但没将那只长了腿儿的怪鱼锤死,反将它越锤越圆,宛如一坨软绵绵的肉馅大包子。

    北昆仑众弟子目瞪口呆。

    一早料到苏慕歌的契约兽不好对付,但逆天到这种程度,真的可以吗?

    “不……我不行了……”

    丹田灵气虚空,程天养几乎摔飞出去!

    “天养!”程灵犀忙上前扶住他,从乾坤袋里摸出一枚补灵丹,“先服下。”

    “谢谢二姐。”程天养哭丧着脸,忙不迭扔进嘴里。

    眼风轻轻扫过,苏慕歌心头浮出一抹酸楚。

    那是自己的亲弟弟,在一旁陪伴他、照顾他的合该是自己才对。

    但她同时又极为自责。

    上一世她对天养的关爱,实在太少太少。

    幸得上天垂怜,赐她此番机缘,得以再问仙途。

    一定要将从前错过的尽力弥补回来……

    苏慕歌敛了敛纷乱的心思,跳下石头,大步走到程灵璧面前。

    程灵璧冷冷看着她。

    往常顾盼生辉的双眸,此刻简直快要喷火!

    这个姓苏的,莫非是老天专门送来同她作对的吗?!

    压住心口那股滔天妒恨,她莞尔一笑:“苏师妹果真厉害,我家天养输的心服口服。”

    苏慕歌虚伪的抱了抱拳,眯了眯眼,笑道:“程师姐,客气的话不忙说,你也瞧见了,程师弟方才一共打了一十九拳,按照咱们之前定下的规矩,一共得付给我二十六万二千一百四十四块儿灵石。”

    听见这个天文数字,众弟子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能进北昆仑精英堂者,大都出身世家,平时灵石总是不缺的,但二十多万块灵石,足够供养一个小家族上百年开销。

    哪怕对于财大气粗的炎洲程氏家族,也不是闭着眼睛就能掏出来的。

    故而程灵璧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苏慕歌拍了拍乾坤袋,又补充一句:“恩,减去程师弟之前预付的一块儿灵石,程师姐再付给我二十六万二千一百四十三块儿灵石就行了。”

    “你你你,你抢钱啊!”

    程天养惊讶的合不拢嘴,两眼一翻快要晕过去,指着牌子怒道,“一拳一块儿灵石,二拳两块儿,三拳四块儿,四拳八块儿,以此类推……”

    苏慕歌一对儿杏眼弯弯,笑成狐狸:“你倒是推推看啊?”

    一时间北昆仑鸦雀无声。

    一个个掰着手指头算起来。

    有些弟子算着算着就快哭了。

    砍怪夺宝他们行,算数这种凡人界的东西,实在头疼啊。

    程灵犀在心中默默一算,脸色顿时一白:“苏师妹是对的……”

    “的确没错……”

    “果然是这样……”

    伴随着应和声越来越多,程灵璧的脸色愈发难看,她是程氏三姐弟中的大姐,又是她怂恿程天养上阵的,苏慕歌找她讨债,有理有据。

    程灵璧神色郁郁的去摸乾坤袋,可全身上下只有十多万块灵石。

    她转眸去望程灵犀,程灵犀无奈的摇摇头。

    程灵璧微蹙黛眉,将手中灵石袋递给苏慕歌:“苏师妹,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先付你一半,另一半过几日再给。”

    “不行。”

    苏慕歌摇头,指着木牌最下方,比蚂蚁还小的一排字道,“早已写明了,本店小本经营,恕不赊欠。”

    坑了老娘二十多万块灵石,这他妈叫做小本经营?!

    程灵璧简直快要憋出内伤!

    掐了自己好几把,才掐出一抹恰到好处的委屈:“苏师妹,你大可放心的,我炎洲程家,断不会欠钱不还。”

    “不忙,还有第二种解决方案。”苏慕歌摇头,倏忽一笑,走过去将牌子翻了个面,指着上面的烫金大字道,“既然剩下一半付不出来,就教程师弟去我洞府做杂役半年,欠下的灵石便一笔勾销。”

    “你做梦!”

    程天养吃惊大叫,“你想得美!”

    苏慕歌笑了笑,看也不看他。

    北昆仑众弟子并不明白苏慕歌的良苦用心,闻得此言,只觉得对方根本就是在羞辱他们北昆仑!一大早的,赚了他们的钱不说,还要带走他们的人做苦力!

    这小丫头分明就是谋划好了的!

    赵无忌冷冷道:“苏师妹,你这是强人所难。”

    苏慕歌瞧见一群弟子围上来,冷冷一笑:“怎么,人多欺负人少么?”

    瞧见程灵璧委屈的模样,一位护花使者跳出来:“欺负你又怎样?!”

    “小朋友,输赢可不在人多。”

    瞧见程灵璧又躲在众人背后装鹌鹑,苏慕歌讥诮的勾了勾唇角,向后稍稍退了一步,“既然你们非要抵赖,那我奉陪到底!”

    “嗷!”

    话音一落,只见一道白光骤闪,顿时出现一头银色恶狼,磨爪霍霍向众人!少时,又一道红光闪过,一名巴掌大的红发女子,扇动翅膀窜了出来!

    银霄和凤女宛如左右护法,恰恰挡在苏慕歌身前。

    凤女会出来,苏慕歌也是一愣。

    水曜见状赶紧跳了过来,夹在它们中间。

    三只契约兽煞气腾腾。

    也不知是属于谁的力量,竟令赵无忌等几名筑基初期修士都有些心悸。怎么说苏慕歌也是昆仑弟子,而他们确实理亏,实在不好出手。

    那些围上来的练气境弟子们,下意识的连连后退。

    银霄逼近一步,玩味儿的紧盯他们:“怎么,不是想欺负我家主人?”

    凤女抱臂冷笑:“有种单挑?”

    “啵啵!啵啵!”

    水曜争先恐后的跳起来,气鼓鼓的胀成圆球,鱼鳃一掀一合,

    我吐!我吐!

    欺负我家主人,用泡泡吐死你们!

    ……

    此刻。

    明城古道外一处隐秘山洞内。

    裴翊收回双掌,呼出一口浊气:“您觉得如何了?“

    “已无大碍。”

    药魔尝试着运了运气,形容毕现老态,惭愧道,“少主,属下已是苟延残喘的贱命一条,何苦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出手救我?”

    “您记住,没有什么比活着重要。”

    裴翊微微皱眉,“我之前便同您说,不要再为程家办事,您为何总是不听?就算当年程不灭出手帮过您,几百年时光,早就还够了。”

    “倘若不和程家做买卖,咱们去哪里寻那么多天地灵材,为您炼制丹药,助您尽快进阶?更何况,压下您体内残余魔息,需要的灵力实在太多……”

    “我再说一次,不必!”

    裴翊陡然拔高声音,手握成拳,恨声道,“我自有办法解决我的问题,从今往后,您再也不必同程家做买卖!终有一日,我定会亲手诛灭程氏满族,同时依靠我自己的力量,杀回幽都去!”

    鲜少见到裴翊发怒,药魔不由愕愣。

    他从小看大的少主,可是惯会隐藏自己,惯会隐忍之人。

    “少主,自七八月前您从聚窟回来,似乎变了不少,可曾遭遇什么事情?”

    “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清楚。”

    知道自己反应过激,裴翊压下心口那团怒火,站起身道,“总之,从前我要求您做的,您只管忘记。上一次不是同您说了,我已寻到父王遗留下的魔核,只要杀了秦峥取到手,足够我脱胎换骨……”

    话未说完,裴翊神色一凛,“糟糕,姜颂来了!”

    药魔瞳孔一缩:“少主你快走!”

    裴翊却在考虑:“他怎会突然寻到此地的?”

    恍然间,猝不及防的祭出一道灵气,从药魔身上抽出一颗颗微不可查的灵粉!

    “这……!”药魔惊住。

    “不曾想,我终究小瞧了她。”

    “您认识她?”

    “能令青木长老出山之人,除却她,还有谁?”裴翊脸色沉沉,硬邦邦地道,“您只管放心,这口恶气,我定替您出!”

    言罢,他扬手封住药魔五识,再以法宝将洞口封住。

    追踪粉拍在自己身上,裴翊择了一个方向急飞。

    且说姜颂一路追到他们藏身的地洞不远,突然嗅到一股强烈气息,便跟了上去。直到气息消失在一片海域,方驻足。

    “出来!”姜颂祭出一枚伏魔环,煞气凛冽,“药魔,你我总算相识一场,应该知道我的脾气,莫要逼我出手!”

    “姜长老。”

    裴翊自知以现如今的修为,根本甩不掉他,索性解开隐身符,自一块儿礁石后走了出来,拱了拱手,“晚辈见过姜长老。”

    姜颂愣了愣:“为何是你?”

    以裴翊在昆仑的知名度,哪怕一直躲在南昆仑灵兽阁内,他也不可能认不出。

    姜颂只错愕片刻,立时嗅到他身上药魔的气息,不由冷道:“真是不曾想到,昆仑第一天才,居然同我幽都叛徒狼狈为奸。”

    裴翊厉声呵斥:“他不是幽都叛徒!”

    “小子,你知道你在同谁说话么。”姜颂收了伏魔环,形容冷峻,“管你是不是昆仑天才,我姜颂杀你,一招足矣。”

    “你不会杀我。”

    裴翊竟笑了,“你这老魔一贯食古不化,冥顽不灵,只相信死的,不相信活的,怎会为了区区一个我,而破了幽都王曾经定下的铁律?”

    “你!”姜颂冷酷道,“小子,你话里有话!”

    “你可知道我是谁?”

    姜颂不耐皱眉:“你想说什么?”

    裴翊寒声道:“我就是当年被你扔进焚魔窟里的那个婴孩儿!”

    姜颂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尔后震惊的盯住他:“你……”

    “对,我就是幽都王赤魃唯一的血脉!”

    “你不是。”

    姜颂的神色逐渐恢复平常,甚至现出一丝厌恶,“你乃幽都罪人,正由于你的存在,我王才会离开我们……”

    当年幽都王失踪,幽都起初并没有大乱。

    因为幽都王是有后人的。

    可惜王后当时怀胎不过十年,得再经十年左右,方可诞下麟儿。幽都上下便暂时听命于大长老,即幽都王的亲弟弟焰魃。

    哪知幽都群魔一等,足足又等了二十年,继承者才呱呱落地。

    接着便谣言四起,质疑他的血统。

    最后此谣言竟被大长老焰魃坐实,他说出幽都王离开的真相,是因为发现王后不贞,一时魔识混乱,才发疯离开魔族,前往其他界域游历。

    如同道家重视道统传承,魔族最重视血统延续。

    他们崇拜血统,几乎崇拜到盲目的地步,自然无法接受。

    经过长老院的决议,幽都王后被大长老判处诛刑,而尚在襁褓中的继承者,则被勒令丢进焚魔窟。

    还是由姜颂亲手执行。

    “怪不得自那以后,最受大长老器重的药魔竟会突然叛逃,原来他竟私自收了你残魂,并以养魂之法,耗了几百年功夫补全你的魂魄。”

    姜颂再次祭出伏魔环,面无表情的道,“一日为魔,终生为魔,裴翊,跟我回幽都!”

    “回去之后,等着被我亲叔叔再次处死么?”

    裴翊忍不住发笑,“姜长老,我父王何等英雄,你当真相信,他会因为一个女人而疯,放弃自己的家族近千年不归么?”

    姜颂目光微微一闪。

    “我父王,他早就陨落了……”

    裴翊笑的好不凄凉,“你隐藏在昆仑,不也是为了调查此事么?可惜你什么都查不出来的,我可以告诉你,当年谋害我父王的事情,大长老、也就是我的亲叔叔也有份……”

    待他将来龙去脉一说,姜颂震惊的难以复加。

    而后他茫然摇头:“不可能!堂堂名门大宗,堂堂空华圣君,岂会做出这种事情!一切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教我如何相信?”

    “我会找到证据的,只希望姜长老给我一些时间,暂且放过药魔。”

    “不行!我魔族铁律如山……”

    裴翊却突然双膝跪地,哀戚道:“姜叔叔,求您了。”

    姜颂怔住。

    裴翊垂目不再言语。

    他知道,姜颂必会同意。

    当年虽是他亲手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但裴翊了解姜长老的个性,他天生如此执着盲目、好也不好的个性。

    他心中只有对幽都王的忠诚。

    在幽都乱成一团之际,他固守自己的职责。在魔族十六部几乎被大长老的势力收服之际,他依然固守自己的职责。

    在未曾开启溯世境的上一世,裴翊步入元婴圆满,迫不及待杀回幽都,将证据拍在长老院殿门上时,他依然固守对幽都王的忠诚。形势极其恶劣之下,第一个选择站在自己这边,更为守护自己而陨落。

    裴翊攥紧拳头,长久未起。

    这一跪,他姜颂受得起。

    ……

    北昆仑练武场上,此刻依旧剑拔弩张。

    苏慕歌抱着臂,好整以暇的望着眼前这群小剑修们。

    终于有人站出来道:“单挑就单挑,谁怕谁?”

    苏慕歌看他一眼,印象有些不深了,不过瞧他修为不低,似乎有练气九层左右。她笑了笑,摆摆手:“你们干什么呢这是,我又不是来打架的。”

    对,她不是来打架的,她是来打脸的。

    北昆仑弟子鄙视之。

    那修士一亮手中宝剑:“苏慕歌,你莫要以为你一挑三的美名实至名归,半年前若非秦峥那小王八蛋打伤我,害我不能参加千山绝道的比试,你以为你会有今日这等风光?!”

    苏慕歌掏掏耳朵:“哦,原来你连秦峥都打不过。”

    “嗷嗷嗷……”

    银霄仰着脖子大笑起来,“来,一、二、三……”

    “三”字一落,它和水曜齐刷刷冲那人竖起中指。

    “啪!”

    凤女一翅膀闪在银霄头上,“蠢货,不知道我还没手吗?”

    银霄“嗷”了一声,一爪子按在水曜脑袋上:“蠢货,不知道你凤姐姐还没手吗?”

    “啵啵……”

    水曜立马躺在地上,两只爪子的中指一起竖起来!

    “老子是被他暗算的!”

    那名剑修被这三只奇葩灵兽气到吐血,挥剑就要砍上去,却见一道剑气迎面袭来,截住了他的剑势!

    众人便听秦峥冷冷一笑:“姓姚的,你说我暗算你?”

    苏慕歌微微抬了抬头,瞧见秦峥踏剑而来,展眼落在自己身前。

    “难道不是暗算?!”姓姚的剑修暴怒,“有种咱们当着众同门之面,单打独斗一场?!”

    “好啊。”

    含光剑从左手换至右手,再由右手换至左手,秦峥懒懒抬了抬眼皮儿,哈哈一笑,“不过,你可给我想仔细了,丢不丢的起这个人!”

    姓姚的修士突然一震。

    总觉得秦峥身上有一股力量,压的他喘不过气。

    几名筑基期修士微微一愣过罢,震惊道:“秦师弟,你竟然已经摸到筑基门槛,修炼至练气境圆满了?!”

    “有什么奇怪的么?”

    秦峥瞪着他们,一脸嫌弃,“有你们欺负人的功夫,修为也能提升好几个境界了吧?!”

    “秦师弟,是她主动欺负咱们的!”

    “可我只看到你们一大群人,在欺负我家慕歌!”秦峥含光剑一甩,霸气道,“我家慕歌,只有我能欺负,你们谁敢和我抢,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苏慕歌嘴角一抽:“你能让开不?”

    怎么哪哪儿都是他?

    她上前一步,对赵无忌抱拳:“赵师兄,慕歌并不是来找茬的,咱们明买明卖,您看……”

    赵无忌上次被训斥的够呛,一个苏慕歌都惹不起了,更休提再加上一个完全不分是非黑白,只一心护短的秦峥了。

    他转眸望向程家三姐弟:“君子一诺千金,没人逼着你出头。既然输了,就要承担后果。天养,且随着你苏师姐走吧,半年后再回来。”

    “我不!”

    程天养简直觉得末日当头,摇着程灵璧的胳膊,“大姐,你说句话啊!”

    “别闹了!”

    程灵璧厉喝一声,吓的众人一愣。

    她察觉失态,遂扯出一抹笑容,“弟弟,莫要忘记父亲的教诲,来了昆仑,便要守昆仑的规矩。去吧,区区半年,权当磨练了。”

    去了也好,省的看见他就讨厌!

    不过这一巴掌打在她程灵璧脸上,改日定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天音塔内咱们走着瞧,看你们这对狗男女,还能嚣张得意到几时!

    苏慕歌痛痛快快的回望过去,柳眉一竖,才不管她心中如何盘算。她昨夜绸缪一晚,总算没出纰漏的就完成初衷,着实松了口气。

    于是笑着冲程天养招了招手:“走吧,跟师姐回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