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38章 零渡空间

第38章 零渡空间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痕是溯世镜灵主?

    苏慕歌搜寻识海,觉得自己曾经听过溯世镜这三个字,但也只是听谁略略一提,眼下去想,几乎一片空白,“前辈,您可否告知晚辈一些关于他的故事?”

    “你想知道什么?”

    “晚辈曾听闻,器灵和神器同生同灭,他为何要夺舍?”

    之前银霄怀疑痕是超神器灵时,苏慕歌就有一些事情想不通,“仙界之下,灵、魔、人、兽四大种族,唯有灵是最强悍的。痕同溯世镜分离之后,不得不寄宿在古戒之内,与其等待一个合适的肉身夺舍,为何不培养出一个大能,或是借用某个家族之力,将溯世镜找出来,重新回到神器之内?”

    舍强逐弱,他究竟所图为何?

    晶石柱听罢淡淡一笑:“小丫头,你可知为何我们灵族,在人间的数量如此稀少?比如我,比如定禅阁辨神机,都只是慢慢进化而来的低等神器灵。”

    苏慕歌微微摇头:“还望前辈解惑。”

    “当年,洪荒众古神离开人间之时,人间魔兽横行,人类太过弱势。古神特意留下十二超神器,以及众多神器仙器,目的正是为了匡助人类。”言至此处,晶石柱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叹,“可惜啊,结果却适得其反,人类非但不曾借用灵族力量抵抗魔兽,反而由于太过贪婪,彼此间你争我夺,最终导致人间生灵涂炭,险些灭族。”

    苏慕歌垂首汗颜。

    现如今便是只为抢夺一柄法器、一颗丹药、一包灵石,一些修士也可以丝毫不顾念同门之谊,对手足兄弟痛下杀手。更休提什么仙器神器,乃至超神器。

    随便一个现世,必能引发一场腥风血雨。

    “那后来呢,灵族开辟了属于自己的灵界?”

    “呵呵,灵界……”

    晶石柱倏忽笑出声来,继而再次发出一声浓浓哀叹,“明明是你人族贪婪,古神却以迷惑人心之由,降罪于灵族,以十二超神器灵主为祸首,一干七千三百灵类,全部打入一个名叫零渡的空间之内!”

    苏慕歌讶然一惊:“零渡?”

    “零渡,便是你们口中的灵界。没人知道它究竟在哪里,或许在天域之外,或许在蜃楼之中,再或许,就藏在你我身边某个不起眼的法器之内。而零渡内的时间,与现实空间并不同步。”

    “不同步是何意?”苏慕歌有些不能理解。

    “人类修仙,大多是为了跳出轮回而得长生。但每一次进阶,不过是在延长寿数,所以修行永无止境,一旦停下,便代表寿数也会停下。天人五衰,仙器神器哪怕超神器,都有灵气散尽的时候,此乃天地法则,不得更改。”

    “晚辈明白。”

    练气境的寿元是一百三十岁,筑基境的寿元是三百岁,金丹境的寿元是八百岁。元婴则分的更细,每提升一个小境界便增加五百年寿元。尔后飞升为仙,同样还要划分等级,不过哪怕一个最普通的地仙,寿数也在三万年以上,同长生有何区别?

    “然零渡之内,却是个孤立空间。那里没有光阴四时变化,日复一日的被冰雪覆盖,毫无生机,毫无希望。”顿了顿,晶石柱的声音渐渐变得低沉,怅惘道,“他们不老不死,好听些与天同寿,说穿了,不过是万世孤寂……”

    “哎哎哎。”

    银霄在水池子里打了个滚,抖了抖水,一面刷着毛,一面幽幽叹了口气,“不容易啊,终于找到比我们七曜魂兽还惨的了。魂魄被封印在镯子里,只能吸取主人的灵气修炼,一个主人死了,就得打回原形。再次陷入沉睡,再次解封,再次修炼,然后主人又死了……一次次的,没完没了。”

    苏慕歌皱了皱眉,喊了一声:“银霄。”

    习惯性的打算应和,银霄一想起她守着惊天秘密,今日才说出来,心头有些不爽。它们可是签过本命契约的,她都能入它识海作威作福了,有什么不放心的瞒那么久?

    其实,身为一只成熟的狼,它的理智非常理解苏慕歌隐瞒的心态。

    但它就是心头不爽,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唔,类似几个小伙伴一起玩耍,约定好了一起裸奔,结果耍着耍着,突然发现只有自己光着腚,对方原来一直穿着裤衩。

    这个比喻很烂,它抖抖毛,“哼”了一声:“干嘛!”

    苏慕歌沉默片刻,说道:“我向你保证,你们跳不出去的轮回,必将在我手中终结。”

    简单一句话,没有慷慨的语气,她说的平平淡淡,却又……

    银霄张了张嘴,却将脑袋扎进水里:“你就吹吧!”

    苏慕歌知道它闹情绪的原因,不知如何解释,也并不想解释什么,既是属于她的秘密,她自有权利支配说是不说。

    有痕的前车之鉴,她是断不敢轻易付出自己的信任。

    若不是君莫问的嘴巴实在严实到惨绝人寰,她也不会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君前辈,聊了这么多,您还是不曾告诉晚辈,痕究竟为何夺舍?”两弯黛眉紧紧皱起,苏慕歌进一步问道,“如果永生对他们而言是种折磨,干脆任由别人毁掉神器不就得了,他夺舍做什么?瞧他的意思,倒是很想飞升求得长生,岂非多此一举?”

    “是谁告诉你,飞升的目的只为求得长生?”

    “那他……”

    “溯世镜有追溯往世的能力,你的重生,正是拜他所赐。而我只通晓人间大事记,至于其他,尤其零渡之内,我既知之不多,也不便告知。”

    晶石柱徐徐说道,“你所问,我以答,交换成功。言尽于此,你可以走了。”

    “前辈……”

    苏慕歌不愿放弃,正欲再言,晶石柱陡然射出一道强光。

    她下意识的封闭目识,却被那道光束击中腹部,一连穿过二十几道虚墙,直接给打出神器阁。洞外只有一丈宽的石台,她浑身僵硬站立不稳,便向悬崖跌落。

    “小姑娘,老朽最后免费奉劝一句。”

    耳畔再次响起晶石柱的声音,“十二超神器灵主,不是你这等小角色能够惹得起的。开启一次溯世之路,几乎要损耗灵主一半以上修为。虽不知在后世,是他自愿还是遭人胁迫,但你魂魄错位一事,必定出于他的本心,是真真正正给你一次重生机缘……若你执迷不悟一心寻他复仇,再次遭逢厄运,便是你咎由自取了……”

    苏慕歌听闻此话只觉恶心,什么叫做咎由自取?

    她被夺舍被蒙蔽,甚至莫名其妙重生在陌生肉身内,她还要感恩戴德结草衔环求放过不成?!

    气的不轻,偏偏又没办法回应什么。下坠过程中,腹部那团力量逐渐消失,正想祭出飞行法器,只听乾坤袋内嗡嗡作响,一道烈焰冲了出来,托住她飞去悬崖对岸。

    落地之后,苏慕歌转怒为喜:“凤女,你成功筑基了?”

    凤女点头:“恩。”

    瞧它一脸疲惫的模样,苏慕歌问道:“为何不在多闭关几日,巩固一下?”

    凤女摆出一张冷脸:“我没那么娇弱。”

    语气不善,不过苏慕歌早已习惯。而且她明白凤女此举是为自己着想,凤女多闭关一日,就得多吸收一天灵气。加上凤女已筑基,她的灵气愈加跟不上了。

    这实在是个很棘手的问题。

    苏慕歌正在惆怅中,凤女突然道:“对了,我曾经见过溯世镜。”

    “什么?”

    苏慕歌和银霄异口同声,银霄跳出来,一身湿哒哒,“你在哪见的,我为何不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

    “上一个主人只解封了我和阿木阿土,你尚在沉睡,当然不知道。”

    凤女想了想,言语间不是很确定,“许是一万多年前吧,我记不太清楚了,那时候的主人,身份似乎是散修联盟盟主。当时十洲三岛乌烟瘴气,都是因为争夺溯世镜的缘故,后来这面镜子被蓬莱得到,便邀请当世五位大能,合力将镜子炼化掉。岂料其中一人,是谁来着……总之他将器灵偷走了。”

    “偷走了?”

    “应该是吧。”凤女的头脑比较简单,许多事情都是模棱两可,“总之没了灵,器是无法销毁的,几人便将镜子镇压在蓬莱一处地方,至于位置么……我还有些印象,似乎是处拥有神秘力量的神庙。并将开启神庙的神光之钥一分为四,分别交由四人保管。前主人在渡劫之前,将钥匙传给了他的大弟子,后来他渡劫失败,我便再次陷入沉睡,直到此次醒来。”

    银霄狼眼一睁:“也就是说,只要咱们集齐四把钥匙,便可以拿到痕的本体?”

    凤女颔首:“其中三把钥匙,分别在昆仑、蜀山和定禅阁。至于前主人手中那把,我曾听前主人说过,只要凑齐三把,第四把必将现世。”

    “太妙了!”银霄一拍巴掌。

    “妙在何处?”

    “妙在……”

    “你们知道前三把钥匙都在谁身上么?”

    苏慕歌沉吟良久,微微笑道,“好吧,打个比方就在蜀山剑老手中,你说我去找蜀山剑老,他会将钥匙给我么?就算钥匙全都到手了,咱们将镜子从神庙取出,你有办法将痕的魂魄从古戒里逼回镜子中么?就算痕傻了,自愿回去。众所周知,神器在人间的时候,只有通过人手,方可对付人,此时的痕不足为惧,但你有办法毁掉溯世镜么?”

    一连串的问题,直接将银霄问到傻眼。

    凤女淡定摇头:“痴人说梦。”

    苏慕歌与其说是在质问银霄,不如说是在质问自己。

    抛开修为不说,以一人之力,断然是行不通的。但信得过、能一起完成此事者,天下间可否再找出一人?

    秦峥?

    现在的秦峥信得过,日后真不敢说。

    这样的列子,苏慕歌见过太多。

    比如痕,比如裴翊。

    *****

    无论如何,总是要先强大自身。

    回到落脚的客栈,苏慕歌服用了淮离白静赠的丹药。

    决定闭关半个月,修补受损的丹田。

    进阶过程中丹田受损可大可小,绝对不容忽视。

    第十六日清晨,苏慕歌神清气爽的收回灵气,正打算破除禁制,却发现自己设下的禁制之外,竟又被套了一层更为高深的禁制。一猜便知出自萧卿灼之手,自己这位师叔瞧着高贵冷艳,性格其实十分绵软温柔,于细微处方可窥见。

    慕歌现如今,真真将他当做长辈来看待。

    拉开房门,一沓纷乱的声音传入识海之中。她掏了掏耳朵,控制住耳识,才移步隔壁敲门:“师叔,弟子出关了。”

    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响动。

    苏慕歌也不在意,八成又同桑行之找处山头对弈去了。

    这两人一下棋就得四五天,她是见识过的。

    肚子咕噜噜几声响,辟谷丹时效已过。她下楼寻个角落位置,点了几样清粥小菜。等待过程中,不断听着周围修士聊天,获取这半个月蜀山论剑的信息。

    决赛是淘汰制,目前只剩下秦峥、程灵犀、梁蓁蓁以及蜀山司徒凛。

    而下一场,正是程灵犀对司徒凛,秦峥对梁蓁蓁。

    启程长洲之前,苏慕歌对比赛毫无兴趣,眼下倒是真想知道,如今这位冒牌程灵犀,究竟比自己强大多少,能不能打败司徒凛。

    心情略复杂,苏慕歌低头咬了一口馒头。

    当然也有开心的事情,比如程灵璧爱慕羽非寒一事,正被添油加醋传的沸沸扬扬。明明是筑基修士偷听到练气修士聊天,不知为何,竟被传成众修士在蜀山后殿撞破两人奸|情。

    据说还被编纂成了话本子。

    “你看了没,还真是香艳,程家仙子瞧着端庄,不曾想,啧啧……”

    “出乎意料的岂止程家仙子,羽非寒一贯的君子形象也全毁了不是,早看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不出所料。”

    “闹成这样,你说程羽两家会不会定亲?”

    “有可能。”

    苏慕歌越听越觉得,这桩绯闻的传播速度出乎她的意料。纳闷不已,苏慕歌匆匆吃了早饭,寻至坊市书摊前。那摊主热情道:“道友,买秘籍还是杂记?”

    “嗯……”

    苏慕歌一面拖着长腔,一面睃着摊位上的书简,寻了一圈都不曾看见。摊主窥她神色过罢,再仔细打量她的衣着,突然一拍乾坤袋,摸出一本书简扔在她面前,“道友,你要的是不是这本?”

    苏慕歌接过手中,根据规矩,神识只能扫三页。

    只不过区区三页,她额角青筋便跳的连七八遭的。

    的确是香艳至极啊!

    “快,拿来给我瞧瞧!”

    银霄口水快要滴落下来,从灵兽袋内伸出爪子便要抢,吓了摊主一跳。苏慕歌却合上书简,重新递给摊主,“谢谢,我不要。”

    摊主眨了眨眼,顺手推过去:“不收你钱的,道友只管拿去拿去。”

    苏慕歌一愣:“不要钱?”

    “对,道友请收好。”摊主笑容可掬,低头瞧一眼她的灵兽袋,“呵呵,不如给你的契约兽也来上一本?”

    “好啊好啊!”

    银霄一个猛子想要钻出来,却被苏慕歌一拳头锤回去:“不必了,在下一本也不要,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在下一贯不信。”

    摊主微微一怔,摆卖十几天,还是头一次见到不收的。

    眼见苏慕歌拔步欲走,他忙不迭传音:“道友有所不知,这并不是天下掉馅饼。书简乃是某位前辈免费拿来寄卖的,每卖出一本,咱们就能从他那里获得灵石。”

    脚步一顿,苏慕歌皱眉:“竟有这等事。”

    摊主硬塞一本在她手中:“千真万确,长洲上下每个书摊都有。据其他洲的修士说,早已经传到别处了。如今程羽两家一直拼命压制,咱们危险着呢,不过这位前辈给的酬劳实在诱人……”

    苏慕歌这次没有拒绝,还由着银霄也抢了一本。

    怪不得事情闹的这般大,足以歪曲事实,原来有人在幕后下血本推波助澜。

    背后那人究竟是憎恨程灵璧,还是羽非寒?

    多大仇?

    如此雄厚的财力,该不会是梁氏家族趁机打压吧?

    根据她对程羽两世家的了解,此事恐怕只有一个解决方案。

    万一程灵璧当真被逼嫁给羽非寒……

    嗳,还别说,这一对儿真真绝配!

    苏慕歌摸了摸下巴,咂咂嘴,有些不厚道的笑了笑。手段虽然有些卑劣下作,还是挺大快人心的。

    她是没有钱啊,有钱她也这么干!

    太解恨了!实在是太解恨了!程灵璧这般的贱女人,就该配一个羽非寒那般的贱男人,简直比杀了她还要大快人心啊!

    苏慕歌越笑越大声,周围路过的修士,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

    收好书简正准备走,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传音道:“道友,你一次将手中书简全部送给一个人,岂非能省下不少功夫?”

    “啧,你真当那位前辈人傻钱多啊?”摊主翻了个白眼,“每一本书简,都设有特殊禁制,我不太清楚,但他心中绝对是有数的。”

    “那你一天可以送出去多少本,赚多少灵石?”

    “你问这个干嘛?”摊主戒备望她。

    “这种书简,如今恐怕送不出去几本了吧?”

    曲起指节,弹了弹乾坤袋,苏慕歌慢条斯理的道,“其实艳情本子受众面并不大,这其中九成九都是男修士。而男修士又分为三种,一是真君子,他们自律慎严,不屑一顾。二是伪君子,想看却不敢收。所以受众唯有第三种,这些修士大都存在一个圈子,一人闻了风声,想必一窝蜂早就拿到手了。”

    摊主吃惊的望着苏慕歌。

    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来买艳情话本,已经让他刮目相看,居然还将市场分析的头头是道,一看就是行家啊!

    莫非是合欢宗的女修士?

    而事实的确如她所言,起初送的很快,现在一天能出手十本,已算撞大运:“我手中还余下五百本,平均一天十本,一本可得五十块灵石。”

    对方果真是个土豪!

    苏慕歌吞了口唾沫:“道友,你看这样如何,你分三百本给我,我去替你兜送。然后每本你分给我二十块灵石。”顿了顿,她补充道,“我有办法,在一天之内全部兜送干净。”

    摊主听的更是惊讶,简直目瞪口呆。

    他当真第一次听一女修士、还是如此漂亮一女修士,要去推销艳情本子!

    但他是个惯作生意的,上下扫她一眼:“你确定?”

    “确定。”

    “不过你要小心,别被程羽两家派出来的修士逮住了。”

    “大可放心。”

    ……

    苏慕歌同他签了协议契约,将二百本艳情本子装进乾坤袋。

    听见银霄不停在咂嘴:“哇!哦!嘻!”

    她忍不住好奇,自己也摸出一本,边走边看。啧啧,一瞧这力透字背的字迹,妙致毫巅的画技,就知道此书出自艳情名家纯阳子之手。”

    也不知对方许了什么报酬,这位大手居然敢公然对抗程羽两大世家。

    正赞叹着,手中陡然一轻!

    苏慕歌忙不迭抬头,只见秦峥正好奇的捏住书简,打算抽出一缕神识进去:“你看什么呢,看的如此出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