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41章 渐露端倪

第41章 渐露端倪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蜀山广场。

    人山人海。

    练气组开局第一场,秦峥对战梁蓁蓁。第二场,程灵犀对战司徒凛。第三场,则是两场优胜者之间的最终决赛。修仙界从来只有魁首,没有其他名次。

    打从一上场,秦峥就有些心不在焉。

    第一,对手是个女人。第二,对手太弱。第三,天气太热。寻罢众多理由之后,还是旁观的北昆仑弟子一语中的,苏慕歌没来。

    平时不来可以,决赛也不见踪影,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已有不少同门掩嘴偷笑,早说他剃头担子一头热。

    梁蓁蓁同他过了将近五十招,不耐烦道:“秦师弟,你能不能走点心?”

    抽到同秦峥一场,她就知道自己输定了。但比起输给程灵犀,她倒是宁愿输给秦峥,可他这么敷衍了事的算什么?

    秦峥挥剑挡住她的攻势,轻蔑一瞥:“我哪点儿不走心?”

    “下手这么轻,你当拍蚊子呢?!”

    “嫌挨的不够?这要求略奇葩。”

    话音一落,秦峥双手握着剑柄砍了上去。

    毫无逻辑的剑招,毫不控制的灵气,不一会儿便将梁蓁蓁打的摸不着北。第一次观看秦峥比试的修士,大都目瞪口呆,而见多了的,则习以为常。

    “金光,好端端一块儿璞玉,你怎么也不雕琢雕琢。”白芷道君频频蹙眉,“瞧他言行举止,实难登大雅之堂。”

    “呵呵,我的看法则与你截然相反,这便是他的过人之处。”剑老笑道,“没有章法,便无破绽,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

    其他几名道君纷纷附和。

    金光道君只笑不语,又转眼瞥向桑行之。眉目间得意之情尽显。

    “原以为,你们只惯将黑说成白,不曾想,你们还能将死说成活。”桑行之正襟危坐,好笑道,“剑道玄妙之处,在于一个恒,在于一个定。他如今这般看似随意洒脱、毫无破绽,实则从一个侧面说明,他全无道心。赢,反而是输。”

    “赢就是赢,怎会成输?”白芷道君糊涂了。

    “桑贤弟此言,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吧。”剑老哈哈一笑,“秦峥还只是孩子,别说他,试问在场诸位,有几个能在练气境就修出道心、领悟剑意的?”

    “正是,当年我也是筑基之后,才……”

    又是一连串的附和。

    裴翊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垂首立在金光道君身后,漆黑双眸中透着冰凉的沉静。整个高台上,恐怕也只有他能理解桑行之话中深意,更能明白为何每次蜀山论道他都推辞不来。

    作为一名剑修,可以在擂台上输掉招式,但却不可输掉道心。秦峥今日赢在招式上,他日必定输在道心。哪怕魔核阴差阳错被他抢走,没有一颗恒定之心,在这条荆棘路上,他根本走不远。

    故而裴翊从未将秦峥放在眼里过。

    其他人真傻装傻裴翊不知道,但蜀山剑老拼命抬举秦峥,不就是为了等司徒凛夺魁之后,打一打昆仑的脸么?

    不过,他此番注定是要失望了。

    裴翊稍稍抬眸,凝望下行人群中的程灵犀。

    论剑大会五十年一次,灵犀不只一回遗憾此事,练气组被蜀山坑骗,同魁首失之交臂。而后在筑基组又输给自己,一生同魁首无缘。

    幸好,遗憾如今得以弥补。

    可惜程灵犀对于裴翊的注视丝毫不觉,依旧举目望着秦峥。

    裴翊俊眉一拧,这是他最想不通的地方。无论他怎样试探,灵犀的确是失忆了,但她看秦峥的眼神,总让他有种错觉,如同在看朝思暮想的恋人。

    哪怕当年对着自己,她也没有过这般神情。

    察觉桑行之探究的视线寻来,裴翊忙不迭收眸垂首,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气质,将自己伪装的滴水不漏。

    “有意思。”桑行之兀自笑了笑。

    “什么有意思?”萧卿灼姗姗来迟,甫一落座,便听见这一句,“锦衣宗还不曾到么?”

    “不曾。在等一个时辰,我便离开。”

    萧卿灼微微颔首,没有多言。

    这厢秦峥一瞧见他来了,火力全开,三下五除二的干掉对手,不等评判宣布,就一个纵身跃上飞剑,直奔高台飞去。

    在一众道君面前流星一般划过,连头都不曾偏一下。

    金光道君的脸色就有些难看。

    “萧师叔,慕歌人呢?”秦峥落在萧卿灼面前,张口便问。

    “不知道。”萧卿灼摩挲着茶盏,“可能又跑去哪里做生意了吧。”

    “慕歌一早便答应过我,今天会来看我最后一场比试。”见他不抬头,秦峥索性蹲下|身,“迟迟不到,十有□□出事了!”

    “你多心了。”萧卿灼展颜一笑,“昨夜里我们一起回的城,城中各处皆有结界,她能遇到什么危难。况且她的应变能力,你也知道。”

    秦峥听他如此一说,总算稍稍安心了些。

    第二场程灵犀同司徒凛比试开始。程灵犀出手就是杀招,自从杀了雷厉之后,程灵犀在擂台再没杀过人,但招式却一次比一次狠辣,这分明就是要悟出剑意的节奏。

    而更令人惊讶的,司徒凛竟一次次化解过去。

    蜀山剑老悄然扬了扬眉。

    但他的得意仅仅持续一息,只因他看出司徒凛开始有些力不从心,双瞳竟也有些涣散……再这样下去,不出十招,必将被程灵犀踢下擂台。

    蜀山剑老豁然起身,什么情况?!

    唇角淡淡一勾,裴翊笑了。

    可笑意很快僵在脸上,因为程灵犀输了!

    “咦,如今这些小辈是怎么回事,我有些看不懂了。”白芷道君一头雾水,旁人瞧不出门道,他们这些元婴境修士一眼便知。这两人势均力敌,不过司徒凛状态不佳,认输只在早晚,程灵犀的攻势一直很稳,却抢在他灵气泄尽之前露出致命破绽,明摆着是故意的。

    “师父,徒儿离开片刻。”

    裴翊请示罢金光道君,飞下高台,一脸煞气的将程灵犀堵在路上。

    程灵犀愣了愣:“裴师兄。”

    裴翊暗暗攥紧拳头,言辞依旧平淡:“灵犀师妹,你不是一直都想取得魁首的么,今日为何要故意输给他?”

    漆黑的双瞳深邃孤冷,沙哑的声线如同寒泉内溢出的冰水,哪怕不曾外泄一丝一毫筑基境气势,程灵犀依旧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是我技不如人。”

    “技不如人?!”裴翊逼近一步,冷峻的脸上并无过多表情,“依我看,你是不想和秦峥同台吧?”

    程灵犀并未否认,方才她已被痕痛骂一顿,现在居然又有人跳出来教训她,不由微微皱眉,头一次毫不遮掩的举望他:“弟子输赢与否,同师兄有何相干,若是丢了宗门的脸,自有金光道君降罪。况且,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拿什么魁首,师兄多虑了。”

    “你……”

    一口闷气在胸腔不上不下,裴翊欲言又止,同她四目相对。

    一息、两息,眸中的怒气渐渐转入平静,因为这目光太过陌生。三息、四息,平静渐渐转为狐疑,因为陌生的太过诡异。

    裴翊对程灵犀的了解其实很少。

    当初择她做道侣,不过顺着金光的意思。当然,他对于程灵犀也是有感情在的,但他上一世大部分的心思,都耗在报仇之上……

    人若不曾失去一次,真的很难懂得珍惜。

    如若他当初能够多分一些心思出来,百年夫妻,不可能发现不了她的秘密,倘若他一早发现了痕,事情一定不会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

    他自己也有秘密,所以他并不苛责程灵犀的不信任。

    由始至终,他只怪自己。

    失忆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言行举止,改变一个人的行事作风,或许这才是真实的她。但失忆可以改变一个人本性么?那个为达目的,不惜换灵根,塑筋骨,逆天改命的女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份爱慕之情轻易认输?

    除非……

    裴翊如遭雷劈的愣在当场。

    ******

    仿佛堕入了无边地狱。

    苏慕歌蜷缩着抱成一团。

    尸气不断腐蚀着她的识海,身为冰系灵根,对于阴寒的抵抗能力实在太弱,若非凤女不断以精火游走她的经脉,她早已彻底失去意识。

    “我的灵气所剩无几。”凤女掐诀的手一直在抖,周身黑气缭绕。

    “你你你可千万撑住。”银霄才剃了一身长毛,如今只剩下一个大脑袋,它也是极阴属性,蜷缩在炼尸冢中瑟瑟发抖,说话都不利索,“你一松手,她就得完,她一完,咱们都得跟着完!”

    “恐怕撑不了多久,她丹田也快空了。”凤女嘴唇发紫,指甲渗出殷红的血液,“这炼尸冢乃极品法器,控尸的又是金丹圆满修士……”

    “咳……”

    苏慕歌轻轻咳嗽一声,眼皮儿撑了撑。

    银霄忙喊:“慕歌,你快些醒醒,坚持……”

    灵台布满黑气,苏慕歌识海里乱糟糟的一团,一大波杂音涌入耳膜,她下意识的封闭识海。不行,不能封闭,她扬手在自己的灵台使劲一拍:“醒醒!”

    一个激灵坐起身,长长喘了口气。

    连呵出的气都是黑的。

    虽然对方一直不曾露面,但苏慕歌知道就是那名炼尸女修,此地应该就是她的棺材,也是她的法器。

    紫琰躺在她左手边,肉身外结了一寸厚的冰,整个将自己封住,尸气一丝也无法侵入。真仙不愧是真仙,哪怕在凡间无法使用法力,自保能力也非她这种小角色可比拟的。

    棺材内还密密麻麻摆放着三十几口棺材,应该都是她养的炼尸。

    地上全是腐烂的人肉,森森的白骨,放眼望去,十丈见宽的一片地方,整个就是一处人间炼狱,这得杀死多少人,才有这等壮观的景象?

    这女人不只是个邪修,还是个邪修中的恶魔。

    银霄哆哆嗦嗦的开口:“慕、慕歌,先别别探了,凤女快撑不住了。”

    “辛苦你了,凤女。”苏慕歌回神,盘膝而坐,磕了十几块灵石之后,双手胸前结印,“你先休息,我来吧。”

    “好!”

    凤女也不啰嗦,它确实撑不住了,一收手,直接吐出一口黑血。

    苏慕歌面色冷肃,不断引导灵气补充空虚的丹田,压制住尸气流转。

    “哐当——”

    但听一声响动。

    苏慕歌打了个激灵,立刻切断灵气,颤巍巍的站起身。

    只见一大片褐色棺材中,有一具在微微颤抖,“哐当哐当”,棺材盖似乎被一双手一点一滴试探着推开……

    里面的炼尸竟坐了起来,陡然睁开双眼,目光漆黑幽深。

    苏慕歌连连后退,直到看清他的脸,才惊讶道:“姜前辈?!”

    姜颂一看是她,也愣了愣。

    “您怎么在这?”苏慕歌上下打量他,“您成炼尸了?”

    “你看我像么?”姜颂瞥她一眼,黑袍一抽,翻身从棺材里跳出来,一面四下窥探,一面反问:“你这小鬼为何也在此地?”

    “晚辈是被抓进来的。”

    一瞧见姜颂,苏慕歌松了口气,但想起在天音塔违背他指令的事情,才揣进胸口的一颗心,又提了出来。

    姜颂似乎将之前的事情忘了,继续问:“此地是哪儿?”

    “晚辈不知道。”苏慕歌摊手,“晚辈是在蜀山城被抓的,我猜,咱们现在应该还在蜀山界内。”

    “蜀山?”

    姜颂琢磨片刻,遂走到棺材前,一具一具的开始掀棺材。

    苏慕歌实在想不通他在干什么,只能从他老本行上猜测:“姜前辈,那名炼尸宗女邪修,莫非也是幽都叛逃者?”

    “她是人。”

    “那您怎么会落在她手上?”

    “她手中有具炼尸,是我魔族叛逃者。”

    “那您是要杀她报仇?”

    “不,我不杀人,我只抢尸。”

    苏慕歌听罢简直给跪了!

    人都已经死了,成为一具炼尸,还要打包带回幽都去治罪,大执事你要不要如此丧心病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