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49章 麒麟内丹

第49章 麒麟内丹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树洞内剑气邪气相互交织。

    苏慕歌思忖片刻,终于渐渐明白了什么。

    “你掩护我一下。”她传音给秦峥,一指角落那只通臂猿。

    “行。”秦峥猜到她要去抓猴子,点点头。

    一瞬激爆灵气,在两人身前撑起一道密不透风的剑网。

    这厢通臂猿咂咂嘴,正准备顺着藤蔓爬上去。

    尾巴突然一沉。

    它错愕的低下头,瞧见苏慕歌一手拽着它的长尾,一手摸出一枚亮闪闪的银环。它还不曾有所反应,那枚银环已经套在它左脚踝上。

    通臂猿大吃一惊,慌忙去摘。它越用力,银环箍的反而越紧,勒的它脚踝肌肉膨胀,随时都有爆炸的倾向。

    之前这条腿便被苏慕歌的利箭伤过,一勒之下,又开始汩汩冒血。

    它疼的浑身抽搐。

    “你以为就你身怀天阶法宝么?”苏慕歌倒提着它的尾巴,冷冷一笑,“如今尝过我家师叔的缚兽环,感觉如何?”

    “大人,小妖只是一只小猴而已!您就是杀了小妖,老祖也不会眨下眼睛!”通臂猿见挣脱不掉,又开始抱头痛哭,“老祖他要做什么,都是老祖的事情,罪不及小妖!”

    “装,继续装。”

    苏慕歌眸中杀意明灭不定,抬眸望着虚空,“通天老祖,您的灵兽落在我手中了,您倒是再说句话来听听啊?!”

    半响毫无回应。

    通臂猿大喊:“老祖,老祖救命!”

    “精分的可还愉快?”苏慕歌扼住它的脖子,“通天老祖,这份上了,您老就别再装了成不。”

    “大人,您、您说什么啊……”通臂猿目光闪躲,“小妖听不懂啊。”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的很。”

    苏慕歌陡然收了笑,凉飕飕的瞥它一眼,再望满地无头尸骸,心头愈发唏嘘。这只不过入门,再往岔路口内深入,不知还有多少大能死在此地。

    她扬起手臂,拽住通臂猿一直抱住的藤蔓,聚灵一拽。

    藤蔓外层碎裂,内里竟然爬满了小虫。

    正是传音蠹。

    “您老便是利用这些小虫子,将内音传上去的么?”苏慕歌“啪啪”踩烂几只传音蠹,“业火红莲呢?藏匿在何处?”

    “什么业火红莲,小妖从来不曾听过。”

    “唔,没听过不打紧,身为一名初出茅庐的驭兽师,你太配合的话,会显得我很没用。”苏慕歌扬了扬眉,掐了个手诀,又念了两句咒语。

    少顷,通臂猿脚上的银环光芒大炽,一*银光如水纹震荡,在通臂猿身上一圈圈漾开。

    噼里啪啦……

    一大堆宝物从它脑袋里掉落下来。

    通臂猿满头大汗,这缚兽环实在可怕,竟能打开妖兽的虚鼎!

    倒霉,真倒霉!

    苏慕歌在虚空中一抓,一件莲花状的法宝便从宝物堆里飞了出来,“一只小小的变异猿猴,修为不过筑基初期。仗着这尚未开化的树妖、以及木灵的本事,编排出来什么通天老祖,上古传承,骗了那么多修士前来,抢他们的乾坤袋……”

    “哼,归根究底,不过是你们贪念作祟!”

    通臂猿见苏慕歌已经看穿一切,再伪装亦是枉然,瞬间变得面目狰狞起来,“每一次秘境开启,你们进来之后难道不是烧杀抢掠?!仅仅为了挖一颗内丹出去倒卖几块灵石,知不知道我的同族死了多少?就许你们人修无耻,便不许我们妖兽有样学样的反击了!”

    “说的有道理!”

    苏慕歌击掌颔首,以示赞同,“呐,我也不是个迂腐之人。你我只是种族不同,立场不同,作为一只妖兽,你干的很漂亮,也很成功。”

    通臂猿哼哧一声。

    “可惜你再怎么聪明,还是做错了一件事。”

    通臂猿狐疑的看向她。

    “你就不该痴心妄想抢我的东西。”

    通臂猿嘴角微微一抽。

    苏慕歌挑挑眉,不再理会它,一手托着业火红莲,一手击出一道寒冰灵气。

    洞内一股氤氲之气随之散去。

    正斗的热火朝天的几人,速度渐渐放慢下来。

    脸上的迷茫越来越重。

    最后停手。

    秦峥终于松了口气,一剑劈开挡路的几人,走去苏慕歌身边:“怎么样,是这猴子串通通天老祖搞的鬼吧!”

    “这猴子便是通天老祖。”

    洞内几人全都愣住。

    待听苏慕歌解释完,人人脸上都露出一抹不可思议,随后怒火中烧。连羽非寒这种一贯以君子形象示人的,一张俊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真当我们好欺负?”

    他一掌击过去,便将通臂猿重重击在壁上。

    通臂猿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戾笑:“我输了我认栽!可惜,你们明白的太迟了!进入这食人树体内,休想活着出去!”

    “啪”!

    “我死,也要拉着你们陪葬!”

    它突然变出一把刀来,砍断了自己那只被束缚的腿。一跃而上,钻进一处洞穴,不知念了一句什么咒语,花圃突然开裂。

    如同禁制崩塌,“嗡”的一声。

    “糟糕,那两株植物。”血屠喝了一声。

    “快撑防护罩,它们移动迟缓,毒液射程极短,躲开便是了。”苏慕歌撑开千诛伞。

    “跑!”

    咀骨魔花似乎被花圃圈禁了许久,禁制破开之后,愣了好一会儿,才激动的“游”了出来,开始向洞里的人修喷射毒液。

    几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很快便掌握了咀骨花魔的行走方位和毒液射程。一开始躲的还挺轻松,但这秘境内没有灵气,树心中更飘着瘴毒,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

    康子俊因为心魔太重,方才被业火红莲迷惑了心智,甚至伤了识海,这会儿还没有完全复原。他脚下一虚,差一点就被一朵咀骨魔抓住。

    幸好徐小蔓拉他一把:“没事吧师兄?”

    “没……”

    康子俊话到嘴边,突然看见苏慕歌冲他脚边射出一道利箭。他向后再是一个趔趄,这回结结实实的便要被咀骨魔咬掉脑袋。康子俊惊骇之下,几乎是本能反应,借着徐小蔓的手向前一冲,在徐小蔓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反将她推到咀骨魔跟前。

    “小蔓!”

    羽非寒委实吓了一跳,徐小蔓可是他师父的亲闺女,可惜他距离太远,鞭长莫及,“康师弟,你还愣着干嘛?!”

    康子俊面色惊惶,自己都被自己的行为惊呆。

    而徐小蔓则是完全呆住。

    “啵——!”

    眼看便被魔花吞吃头颅,水曜像拉秦峥一样,将她拉了回来。

    “苏师妹,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方才那一幕可说万分惊险,程灵璧终于逮着机会,板起脸来教训她,“好端端的,你攻击康道友做什么?!”

    “失误。”苏慕歌一摊手,“那藤蔓上有条蛇,我打蛇呢。”

    几人一望,上方藤蔓果然有一条比蚯蚓略长些的幼蛇。

    突然引来那么多注视,正啃叶子的食草小蛇抖了抖。

    “苏师妹,这种玩笑开不得。”羽非寒的脸色也微微变了,“万幸小蔓没事。”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秦峥冷笑道,“将徐小蔓置于危险中的是我家慕歌么?我只看到,是我家慕歌救了徐小蔓。”

    “对哦,有人拿自家师妹当替死鬼,这才是重点吧。”看名门正派闹笑话,一贯是邪派最乐意的事情,凌珊捂着小嘴呵呵偷笑。

    “背信弃义这种事儿,蜀山也不是头一回了。”血屠不忘踩上一脚。

    羽非寒的眼眸暗了暗,康子俊的举动,他当然看到了。

    同门一场,不好在外人面前训斥而已。

    等离开秘境,自然是要禀告师父。

    康子俊张了张嘴:“我……”

    “行了,都别说了!”半响没吭声的徐小蔓,冷飕飕开口,之后死死抿住唇,出乎意料的望向苏慕歌,“谢谢。”

    “客气。”苏慕歌大方收下。

    徐小蔓纵身一跃,跳去羽非寒身边。康子俊识海里的迷雾终于消散,毁的肠子都快青了。他无权无势,费尽心机接近徐小蔓,这下全毁了!

    愤恨的瞥向苏慕歌。

    苏慕歌不理他,犹豫片刻,摸出五块灵石:“躲下去不是办法,咱们齐心协力布个阵法吧!”

    性命攸关,无人反对。

    “羽道友康道友,你们守金阵。程师姐徐道友,你们守水阵,秦峥,你一个人守火阵,”苏慕歌在洞中跑跑跳跳,“血道友和凌道友,你们守土阵,剩下的木阵我来守。”

    “这是什么阵法,从未见过。”

    几人虽然心存疑惑,却还是依照苏慕歌的指令。

    “五行控灵阵。”

    苏慕歌一面说,一面掐了一个手势,站在木阵位置上,默默念了一连串的口诀。指尖渐渐燃起一团绿色光焰,这团光焰凝结成一个小小的金色“卍”字,旋转着飞出她的手掌,覆盖在阵法上。

    两株魔花果然被困住。

    几人便不再多嘴。

    苏慕歌呼了口气,传音:“银霄,你这阵法当真管用?”

    “必须的,”银霄不满道,“没看木曜已经越来越亮啦?”

    “得多久?”苏慕歌心虚的厉害,“被他们发现,我可就惨了。”

    此阵并非五行控灵阵,而是一个上古五阴聚灵邪阵。专门吸纳人修的灵气,用来饲养木灵,加快它们同木曜之间的磁场碰撞。

    这种又阴又损的缺德事,她上辈子干的不少,这辈子还是头一遭。

    幸好都是她厌恶之人。

    她只传音给秦峥:“锁住你的灵气,火阵阵眼我没开。”

    “什么意思?”秦峥一愣,他还正奇怪为何不能操纵火阵,见苏慕歌不答,他又问另一件,“慕歌,你方才故意的吧,你怎么知道他会拿徐小蔓挡枪?

    “当真是失误。”

    “不可能,小水泡的动作那么快,分明是你提前吩咐了。”秦峥想了想,道,“不想说就算了。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像康子俊,换做是我,我肯定就不会,你大可放心。”

    “我很放心,咱们两个在一起,肯定是我将你给扔出去。”

    “得了吧,你才不会。”秦峥哈哈一笑。

    “我会。”

    苏慕歌笃定道,“那猴子虽然位假老祖,心思也歹毒了些,但它说的每句话都很实在。当然,如果有一线生机,我会尽量保证你的性命。可如果形势危急,你我实在只能活下一个,我会率先顾着我自己。”

    秦峥原本想笑,但看苏慕歌的神情,丝毫不像在开玩笑。

    他的神情在不知觉中肃了肃,尔后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我不懂修仙界的规则,你会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你的道。同时,我会怎么做,那是我的事情,我的道。”

    苏慕歌微微一愣。

    秦峥讥诮的勾了勾唇:“我筑基后,慎言长老让我去拜见金光道君,我不愿意去。他就一直说我愚蠢。在我看来,你们才愚蠢。我随性子怎么了,碍着你们了么,干嘛非得画个框子给我跳?”

    “说出这番话,足见你还幼稚。”苏慕歌无奈摇头。

    “数你高深!”秦峥挑起下巴线条,满脸不悦。

    苏慕歌不搭理他了。

    血屠毕竟是筑基圆满,很快发现不对:“苏仙子,为何我觉得灵气一直在流逝?阵法非但没有消弱这些魔花,反而还在助涨它们的力量?”

    “的确……”羽非寒也是一愣。

    “这究竟怎么回事?”程灵璧接着问。

    “真的吗,莫非我的阵法错了?”苏慕歌装傻充愣,询问秦峥,“你觉得如何?”

    “我没事啊。”秦峥一脸纯洁无害。

    “怎么会。我的灵气已经流逝一大半,这样下去……”

    终于听见银霄喊了一声:“成了!”

    “嘭!”

    阵法上的“卍”字陡然放大数十倍,众人纷纷遭到反噬,被击飞出去。

    两株咀魔花再次脱离控制,张牙舞爪的向苏慕歌扑去,却陡然顿住脚步。只见一只奇怪的东西从苏慕歌乾坤袋里蹦了出来。

    外形像极了萝卜,通身碧绿,脑袋顶部生了一颗长一寸的嫩芽。

    它僵尸一般向前蹦去,头顶嫩芽颤了颤,突然激射出成千上万个“卍”字符,砸向两株魔花。一阵绿雾过去,哪里还有魔花踪影,只剩下两颗干瘪的小种子。

    木曜头顶嫩芽伸开三片叶子,“咕噜咕噜”,将种子吸了进去。

    “嘚嘚嘚。”

    又蹦蹦哒哒的回到灵兽袋。

    从头至尾面无表情,小手一挥,深藏功与名。

    危机就这样解除了,纵然几人怀疑苏慕歌先前的举动,现在也不好再说什么。

    眼下的问题,是如何从这树洞中出去。

    “轰——!”

    头顶传出一声巨响,纷纷抬头,洞口竟突兀打开。

    只见裴翊站在最高处,扔下一条藤蔓。

    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

    一众人灰头土脸的攀住藤蔓上去。

    邪修二人组一句话不说的先走,羽非寒同裴翊客气两句,也带着徐小蔓离开。康子俊自己走。最后只留下四名昆仑修士。

    秦峥疑惑道:“裴师兄,你怎么知道我们被困住了?”

    “我看着你们下去的。”

    “那你为何不一起下去?”

    “我也下去,谁救你们上来?”

    “……”

    “谢过裴师兄。”

    苏慕歌欠了欠身,便要离开。她一直刻意避开同裴翊接触,如今瞧见程灵璧同他站在一处,更有一种吞了苍蝇的感觉,膈应。

    脚还不曾迈开,陡然听见一声兽吼。

    她心神一凛,莫非是火麒麟?

    虽然这秘境内并不缺兽吼声,但火麒麟的吼叫,明显不太相同。

    才多久,程灵犀已将火麒麟引出来了?

    很快便有修士证实了她的推测。

    “你们说,那只火麒麟被她拉进了一线谷,为何突然消失了?”

    “莫非是幻觉?”

    “你一个人产生幻觉便是了,难不成咱们全都疯了?”

    “……”

    此地还处在练气修士可以抵达的范围,不停有些练气修士由一个名叫一线谷的地方走出来,脸上带着纳闷的神色。

    苏慕歌向一线谷走去。

    探查的修士走了一波又一波,络绎不绝。

    谷底极深,狭窄,一目了然。

    秦峥见苏慕歌不停盯着周围石壁,纳闷着上前敲了敲:“难不成火麒麟还会跑进石头缝里去?这明明没有任何机关。”

    苏慕歌没注意他在说些什么,暗自揣测痕的思维方式。

    火麒麟现身,杀它需要时间。但上行有元婴和金丹修士,一旦惊动他们,别说内丹,连块肉都分不到。他便嘱咐程灵犀将火麒麟拉到下行来。这里大都是些练气境弟子,没人抢得过程灵犀。

    一线谷内,必定有玄机。

    背后传来程灵璧的声音:“裴师兄,你在看什么?”

    苏慕歌一怔,这才发现他们两人跟了来。

    裴翊没有应声,他的表情同苏慕歌差不多,也在四下巡睃,不知在寻找什么。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几块石头上。

    眸光一闪,他侧目望向苏慕歌:“你说会在哪里?”

    苏慕歌被他问的又是一怔,瞧他的样子,像是已经窥出其中玄机。这并不奇怪,裴翊的洞察力一贯都比自己稍强一些,但他问这话什么意思,是在考验自己?

    苏慕歌顺着他跳跃的目光,看向那几块石头。

    山谷山谷,自然满地滚着石头,但其中有几块小石头,同其它石头略有些差别。唔,成色不同,像是从别处搬过来的?

    苏慕歌挑出这些迥异的石头,在识海内,将它们的方位逐一串联。

    瞳孔陡然一缩,这是太古……

    “这是太古六芒碎空阵!”银霄震惊。

    传闻这种阵法可以撕裂虚空,在虚空中重新创造出一片小虚空。也就是说,她和程灵犀如今脚踩着同一片土地,但却在两个不同时空之内?

    “银霄,有办法破吗?”

    “程灵犀道行尚浅,阵法力量不强,我试试看。”

    “要快!”苏慕歌隐隐有些急了,“等她杀了火麒麟,一切便都来不及了!”

    裴翊站在一侧,默默注视苏慕歌的神情。

    他并不知道火麒麟对于慕歌的意义,比起什么火麒麟,他眼下更在意慕歌的身份。疑问一直盘踞在心头,一天不落实,他一天就不得安稳。他不允许这样的情绪,一而再再而三的影响自己。

    其实,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

    可总还缺了那么一点点,让他去相信这个荒诞不羁的事实。

    “原来如此……”苏慕歌窥出玄机之后,唇角微微一勾,倏然扬起头来,同裴翊的视线一瞬撞在一处。

    或许是裴翊的目光太过古怪,苏慕歌竟一时愣住。

    一息之后,才忙不迭错开目光:“裴师兄,我已经明白了。”

    “我想,我也明白了。”裴翊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僵硬的唇角渐渐柔和下来。

    “你们明白什么了。”秦峥上前一步,左看右看,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那只火麒麟,当真在此地隐藏着?”

    “是也不是。”

    裴翊淡淡说了一句,双手掐了个诀,背后惊鸿出鞘。

    一道霓虹剑影击在正中某个位置上。

    银霄这厢还在研究破除此阵的方法,见他出招愣了一愣,而后深吸一口气:“好精准的位置,不偏不倚,恰是阵眼!慕歌,你这位前夫不简单啊……”

    苏慕歌不以为然:“他有过一番奇遇,得到过一本极品阵法秘籍。”

    “但他如今还不到三十岁吧?!”

    银霄充满了挫败感,抽着嘴角道,“阵法这东西,断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涉猎的东西太多。慕歌,他的阵法水平,绝不输给七品阶阵法师,也就是元婴后期大阵法师!唯一欠缺的,只是他修为不够而已!”

    “裴翊这个人,虽然自小耀眼,但由于出身不好,个性十分阴沉。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抢着出风头。他出手如此快,一定因为破此阵并无难度。”苏慕歌眉头微微一蹙,暗暗向裴翊瞥了一眼,“你夸张了吧?”

    “一点也不夸张好吗!”银霄几乎跳起来咆哮,“太古碎空阵法没难度,亏你说的出来!而且他明明是故意在你面前显摆的,你没看出来吗?”

    苏慕歌听罢脸色微沉,她也觉得奇怪。

    只是裴翊如此做的动机是什么?

    “咔咔——!”

    一个朦胧的念头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尚未来得及深探,只听一阵阵岩石碎裂的声音,仿佛有双利爪,在几人面前撕裂了虚空!

    而小虚空内,程灵犀正和火麒麟酣斗。

    一瞬暴露在几人眼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