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63章 福祸相依

第63章 福祸相依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抓他的人,不必说也知是谁。

    苏慕歌几乎是同时起身。

    原本还有几丝余晖的太阳,不知不觉中,已被层层黑气笼罩。

    “嘎吱……嘎吱……”

    林间鸟雀倏然惊飞,黑鸦怪啼,之后便是诡异的寂静。

    这几日苏慕歌寝食难安,心头似有一根弦紧紧绷着,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他们,非常不舒服。苏慕歌自己都觉得奇怪,宋珈岚虽然厉害,但真不至于让她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银霄,凤女。”苏慕歌神情凝重,嘱咐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你们几个的任务只有一个,守护好师叔和天养。”

    “明白。”凤女展开双翅,浮在半空,点头。

    银霄没有回应,两颗眼珠却早已变了色,在九尾四周念念叨叨,布下阵法:“程天养,你能不能不要到处乱跑,你这点修为不够看,用不着你出手,老老实实在圈里待着!”

    程天养已经祭了剑,被银霄一骂,伤了自尊心。

    九尾低头咬住他的腰带,将他拽到自己身边:“都是为你好。”

    “哼。”程天养收剑入鞘。

    雷婷一直在啃鸭腿儿,并没有当回事。一见大伙全都如临大敌的模样,她三下五除二将鸭腿儿啃干净,取下背后千钧重剑,含糊道:“苏姐姐,是不是炼尸宗掌门来了?”

    “应该不是。”苏慕歌神识一动,镰刀若隐若现的在头顶漂浮,“宋珈岚虽然阴狠,但行事干净利索,不像一个藏头露尾之人。”

    银霄疑惑道:不太对吧,炼尸宗内只有宋珈岚一名元婴邪修,除却她,谁有这般强大的气场?”

    苏慕歌神色肃然,摇摇头:“不知。”

    与敌人面对面厮杀并不可怕,最焦心的就是这种我明敌暗,我动敌不动。

    可惜对方的修为实在高出自己太多,完全无法窥探。

    “是名元婴境鬼修。”邪阙悠哉哉的道,“在你们十洲三岛,似乎叫做尸魁。”

    “尸魁?!”

    苏慕歌眼瞳紧缩,震惊万分。

    炼尸一脉在十洲三岛原本就没落,从上古至今,可从来都没有尸魁出现过!

    “嗖!”

    震惊之中,一支夹杂着元婴气息的利箭袭来,在防御罩上扎破一道口子。倏然,五道虚影浮光一晃,由裂口处缩身进入玄机洞。

    正是一直在岛上搜寻小青木的五名炼尸宗修士。

    几人一看到小青木舒适的歪在狐狸身上,再联想他们这段日子里的餐风露宿心急火燎胆颤心惊,一股想要剥掉他脸皮拿来画尸的怒气,由脚底板“蹭蹭”向上窜。

    先前,他们一直都想进来玄机洞搜一搜,但玄机真人身为阵法师,他所设下的防御结界,不是一般人可以穿透的。况且起初一段日子,他们在玄机洞外蹲守,始终没有窥探到小青木的踪影。

    再说这些人同他非亲非故,没有理由收留他。

    既然收留,那便是找死!

    天绝长老放眼一扫,神识首先落在邪阙身上,窥出他只是一名练气境修士,鼻孔哼了一声,便移去它处。再看苏慕歌几人,也就苏慕歌一个筑基中期,在他金丹初期修士眼中,也算不得什么。

    “给你们一个选择,将那孩子交过来,或者老夫过去抢。”

    “既然如此,我也给你一个选择。”苏慕歌沉着眼,轻轻哼笑一声,掌心隐隐流动着一股白光,缓缓覆上镰刀凹凸不平的柄部。

    天绝长老奇道:“什么选择?”

    “由你选择怎么死!”

    话音一落,苏慕歌向前一个极闪,从四名筑基境邪修身旁呼啸而过,须臾间,人已经冲到天绝长老面前!那四名筑基境邪修目瞪口呆,傻傻站在那,有些回不过来神。苏慕歌的速度实在太快,就像一道疾风,而且气场绝非一般筑基境修士可比!

    天绝长老自己也被唬了一跳,他当然不怕,只是料想不到区区一名筑基境小姑娘,竟有这么大的胆子,敢不要命的举着镰刀去割金丹修士的头?!

    哎,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天绝长老咂咂嘴。

    想当年,他天绝也是一枚天资聪颖的热血青年,结果被师父诓骗,以为穿个黑袍背个棺材多么标新立异,才踏上炼尸这条万恶不归路。

    “锵!”

    天绝长老屈指一弹,灵气汇聚在指尖,轻而易举便化解掉苏慕歌的攻势。苏慕歌一个急转,再是一劈,镰刀神光大盛。

    神器再强,实力毕竟悬殊过大。

    天绝长老向右一闪,震声喝道:“真是找死……啊!”

    非他故意要拖这么长的音,实在是始料不及。右侧竟然有个小型阵法,他一踏上去,立刻觉得脚下一轻,灵气一瞬被压制,展眼间,掉进一个深深深坑内。

    “咚!”

    足足四五息时间过罢,方听见重物落地的声响。

    众人终于明白苏慕歌如此狂妄的原因,从一开始她就算准了位置,掐死天绝长老的走位。区区两步,看似简单,不仅仅需要精准的预判能力,最关键的,还是得有破釜沉舟的勇气。

    万一估算失败,天绝长老回过神便能拍死她。

    邪阙稳坐钓鱼台,朝后阁瞥了一眼:“玄机小儿,你还挺闲的,挖这么深个坑,原本是想对付谁呢,该不会是我吧?”

    玄机真人在内洞擦擦汗,他的机关明明十分隐蔽,苏慕歌究竟怎么知道的?

    看来,自己一直小瞧了这臭丫头!

    一面在洞府内干着活,一面将他老底摸了个门清!

    玄机真人小跑出来,躬身道:“您千万不要误会,以您的法力,这天坑的深度,绝对困不住您。”

    “哦?”邪阙露出好奇的神色,“那得多深才能困住我?”

    “容晚辈算一算啊。”玄机真人摸出一个算盘,拨的噼里啪啦作响,“筑基需要一百丈,金丹需要两百五十百丈,您是……您是什么修为来着?”

    “大乘境大圆满。”

    “还得再挖六百丈,晚辈手中钻地龙还小,至少得再挖三百年……”

    邪阙一拍桌子:“再等三百年就能坑到老子了,是吗?!”

    玄机真人双膝一抖,都快哭了,“晚辈哪里敢啊?!”

    邪阙冷哼一声:“量你也没这个胆子!”

    “速速将天绝长老放出来!”

    石化中的四名筑基邪修,终于渐渐回暖。错愕过罢,纷纷拍着自己背后的棺材,只听一阵“咔咔咔”的声音,几人面前便出现一大波炼尸。

    同是筑基修为,硬拼就好,用不着耍什么阴招。

    苏慕歌招呼一声雷婷,两个娇小的姑娘便一个挥舞着巨型镰刀,一个操控着千钧重剑,在炼尸堆儿里一阵狂砍乱劈。

    一波过后又是一波。

    不一会儿,篱笆小院入口处便堆满了残肢断臂。

    四对二。

    四名邪修中,一人筑基中期,三人筑基初期。正常情况下,怎么也不可能输给对面。

    他们可是以斗法强悍而著称的邪修,手中又有大量辅助攻击的炼尸。再瞧对面两人,雷婷筑基初期,看上去傻兮兮的。苏慕歌又是一名驭兽师,而且手中灵兽全在后方安全区域蹲着,根本没有参加战斗啊。

    尤其是那头杀千刀的狼,竟还在津津有味啃着鸭脖子!

    这要输了得多丢人?!

    修为较高的那名修士跳上前,绊住苏慕歌,冲同伴喝道:“我困住这个拿镰刀的,你们三个,去集火那个大头仔!”

    三人立刻转了方向,去揍雷婷。

    “大头仔?!”雷婷怔了怔,怒道,“你说谁是大头仔!”

    “哈哈,你说这里头最大的是谁?”

    “当然是你。”苏慕歌眸中杀意一现,下手绝不留情,倏地一个隐身挣脱他的钳制,手中镰刀向后一顶,柄部正中他心口。继而扣住他的胳膊,按下他的脖颈,不断朝石壁上碰撞。

    “咚咚咚”一阵声响过罢,这里头最大的,果然成了他。

    苏慕歌一脚踩在他脑袋上,转眸冷冷望向那几人,厉声喝道:“还不滚!”

    另外三人一看这架势,知道他们没戏了。趁着结界上的破印箭还不曾消失,丢下同伴,兔子一般逃个无影无踪。

    邪阙摩挲着茶盏,眯了眯凤目,妖识在苏慕歌身上打了个旋。冰系灵根,神器在手,个性沉稳,有勇有谋。

    灵台紫气逸散,天运、地运、人运皆为上上之品。

    这气运,这命格,真像是爹娘修改之后,塞进司命天君命盘中去的。

    邪阙再看一眼笼子里正呲牙咧嘴,被自己变成小白兔的紫琰,丹凤眼尾不由微微上挑。

    自己这个儿子,生来仙胎,不曾受过人间锤炼,因此自诩孤高,实则是个草包,正需要一个深沉又粗暴点儿的媳妇儿来管一管。

    之前在瀛洲时,便觉得她有些与众不同,故而出手帮她一帮。

    今日再看,果然与众不同。

    啧啧,讨来当儿媳妇,不错不错。

    相信他娘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

    此时此刻,苏慕歌完全不知道这位妖修大能在打自己的主意。眼下虽然侥幸困住了天绝长老,打退了他的手下,但她悬在嗓子眼里的一颗心,根本未曾松懈。

    那股令她微微颤栗的力量,依旧潜伏在暗处,窥伺着他们。

    苏慕歌以镰刀勾住大头仔的脖子:“破印箭是射进来的?”

    那修士尚处于晕眩状态。

    “说!”

    “他都被你撞晕了,你这样审问,怎么可能有用。”小青木懒洋洋的趴在九尾背上,双手托着两腮,小脸颊粉嘟嘟的,“我来审吧,反正也是来抓我的。”

    “您想怎么审?”苏慕歌心生不祥预感,皱了皱眉,但还是松了手。

    “就这样审呗。”小青木抓起他的布娃娃,一把扯掉娃娃的胳膊,“不过,得先让他清醒过来。”

    “啊!”

    伴随一声惨叫,那名大头修士的一条手臂,竟被他自己生生折断,并抛向半空,登时血喷如柱,溅了苏慕歌一身,雷婷一脸。

    雷婷怔了片刻,也“啊”了一声。

    大头修士瞬间清醒过来,却又好似神志不清:“妖邪,妖邪!”

    “还不醒?”

    小青木弯了弯眉,又去撕扯布娃娃另外一条胳膊。苏慕歌眼疾手快,一把按住:“师叔,您此举未免太过残忍。”

    “残忍?”小青木抬头,眸底似有一丝茫然,“可我见你出手,也是不留情的啊。”

    “我……”苏慕歌哑了哑。

    这事让她来干,她真不觉得残忍。

    换做其他人,哪怕是秦峥,她都不会觉得残忍。

    但独独萧卿灼,她当真觉得残忍。

    “师叔,弟子是坏人,弟子可以如此,但不代表您也可以如此。”苏慕歌收了手,诚恳道,“以后,弟子不希望看到您这样折磨人,否则……”

    “那好吧,既然你说这是折磨,那我不折磨便是。”小青木极认真的沉思片刻,倏地抬起手,爽利的拔了布娃娃的头,“直接杀了吧。”

    话音一落,只见一颗头颅滴溜溜在地上滚了一圈。

    除了勾唇一笑的邪阙,所有人兽全都愣在当场,包括九尾。

    “嘭!”

    便在此时,只听一声巨响,一副黑漆重棺从天而降。同先前邪阙一样,直接穿透玄机洞的防御结界,位置不偏不倚,正落在众人面前。

    来了!

    苏慕歌豁然转身,这是宋珈岚的炼尸冢,她记忆犹新。

    莫非真是那个疯女人来了?

    可无论如何,也窥探不到宋珈岚的气息。她伤势颇重,不应该出现,但她的炼尸冢却可以脱离她的神识操控,自行跨海。

    看来邪阙前辈说的一点不错,的确是元婴境尸魁。

    待重棺盖面从中间缓缓开启,尸魁露出脸来。

    苏慕歌差点没咬了舌头:“又一个师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