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73章 希望之井

第73章 希望之井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永恒圣王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慕歌捏碎了传讯牌,眸子冷的吓人。

    功德珠她是知道的,佛修同其他修士不同,他们不会经历天劫,命数也长。但想要修成佛陀,必须积满十万功德。这十万功德,也不是随随便便做件好事,就可作数的。

    无论哪个修真界,佛修的人数都是最少的,他们不能自修,必须由师父剃度入门。入门之时,会从师父那里领取一颗功德珠。随着修为日渐高深,功德珠可以感应一些奇妙的东西。

    原来那臭和尚故意装疯卖傻,扮猪吃老虎。一早感应到师叔不对劲,一直在佯装试探。

    苏慕歌问:“无尘的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

    “佛光境尊者。”裴翊徐徐说道,“佛修的成长体系,分别是开光、灵动、舍利、佛光、出窍、合体和涅槃。可悟尊者正是佛光十阶,也就是咱们口中的元婴大圆满。”

    “竟这般高深的修为。”苏慕歌忧心忡忡,“那尊者人品如何?可是为了积功德不惜手段之流?”

    “可悟尊者俗家名字,叫做韩简,出身北麓丹鼎门,乃丹鼎门掌门之子。出生时没有灵根,险些被家族所摒弃,幸好一位神秘大能现身,指出他慧心与慧根共聚一身,开启了他的潜能,方渐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丹药师。”

    “那好端端的,为何修佛去了?”

    “因为当年那位神秘大能指出韩简身怀慧心一事后,不知是世人以讹传讹,还是有心人故意为之,总之传去南疆妖修界,就变成了数十个怪异版本。”

    “怪异?”

    “比如吃了他的肉,妖修可以不必承受九九八十一道天劫之苦,直接化为人形。又比如生吞了他的慧心,可令低贱半妖骤生紫府,凝练无暇妖丹而得真妖之身。再比如……”

    苏慕歌默听着,不仅为这位韩简前辈掬一捧同情泪。可想而知,因为这些传言,他这悲剧的一生,恐怕都离不开各路妖魔鬼怪的纠缠了。

    幽幽夜幕之下,两个人并肩返回碧落城。月色撩人,可惜无人欣赏。

    裴翊还在徐徐说道:“韩简前辈自小,便被各路妖怪盯上,不过他的爹娘乃是元婴境大能,想近他之身并不容易。丹鼎门勒令弟子不许饲养灵兽,整座丹鼎山,据说连只山鸡都被杀的干干净净。而且,韩简身上拥有仙人赠送的玲珑天罡罩,即便落在妖怪手中,也是无妨的。”

    苏慕歌沉默一阵儿,问道:“但最后他还是被妖修得手了,是不是?”

    裴翊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南疆妖族四位大长老中,有一位名叫夙瑶。她和其他长老有所不同,血统不正,是个被妖族歧视的半妖。”

    苏慕歌怔了片刻,讶异道:“紫琰仙君的姐姐?”

    “据说,那是个手腕狠辣、极具魄力的女妖,颇具其父之风,所以哪怕生就半妖之身,在南疆妖族的威望也是极高的,仅次于拥有神凤血统的妖王夙曦。”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如此听来,这位夙瑶前辈,真是比她弟弟强多了。”

    苏慕歌之前还替邪阙前辈可惜,那般的大妖怪,为何生个儿子如此不成器。原来这股好基因,全传给闺女了。

    裴翊不置可否,又闲闲说了几句。

    苏慕歌便对北麓历史又多了解了几分。

    原来当年南疆妖族之所以联和陇西魔界攻入北麓,正是由于韩简抓了夙瑶,将她囚禁在北麓极北的明光山永夜殿内。

    这一囚,就是将近一千年。

    妖王夙曦失败退回南疆之后,至今夙瑶也没被韩简尊者放出来。

    想到这里,苏慕歌就有些理解不能。

    邪阙前辈教她将紫琰仙君送去明光山永夜殿,交给他姐姐,目的是为失去仙身的紫琰寻得庇护。但他姐姐既然已经被囚禁,此事邪阙前辈不会不知,既然如此,将紫琰送去究竟有何意义,难不成送去看门不成?

    这根本就不合逻辑吧?

    况且以邪阙前辈大乘境大圆满的修为,居然放任宝贝女儿被囚禁,难道是畏惧渡劫天罚?

    可怎么看,他都不像这种怕死怕到抛弃子女之人。

    想不通。

    不过她只负责完成任务,其中的隐情一概与她无关,多想无意。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现如今的韩简,也就是可悟尊者,是一位冷酷无情的佛修。

    不管北麓是否生灵涂炭,人家专注抓妖一千年。

    这种一根筋个性的人,苏慕歌最是没辙,打不过,说不得。

    所以,师叔一定不能落在他手中。

    抵达江家门前时,苏慕歌停下脚步,抬起头,慎重道,“裴翊,你确定无尘放出去的传讯牌,你全都拦截下来了,没有漏网之鱼?”

    裴翊“嗯”了一声。

    苏慕歌垂下眼帘,一抹瘆冷的杀意在眸中忽明忽暗。

    裴翊摩挲着腰间一枚鸽子蛋大小的通透血玉,凉凉道:“我建议你,切莫生出在希望之井内,坑杀死无尘的念头。”

    “怎么?”苏慕歌嗤笑一声,“你我二人联手,还弄不死他?”

    “没有那么复杂,若要无尘之命,我一个人足矣。”

    裴翊微微摇头,说道,“然而,杀死他的后果,可能是置萧师叔于更危险的处境,这个后果你输不起。何况,杀死他根本毫无意义,以他这点儿道行,培养出的功德珠都能感应到师叔,可悟尊者何等人物,若是萧师叔再有些动静,尊者哪怕在千里之外,恐怕也会有所察觉。”

    苏慕歌也只是稍稍动了下念头,闻言旋即打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到底,师叔必须早日回到北麓,交给桑行之。

    但该如何不动声色间,避开宣于淳的耳目?

    她问:“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办法倒是有几个,但此事,最好还是你自己安排吧,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必能处理的很好很周全。”裴翊说,“只一件,你的所有安排,最好莫教我知道。”

    “为何?”

    “省的出个什么意外,我又出力不讨好,惹人怀疑。”

    裴翊冷笑一声,撩了撩袍子,进门去了。

    苏慕歌知道今晚上这事,惹他有些不高兴,自己狗咬吕洞宾,也挺尴尬。这一路上,她一直犹豫着是否道个歉,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再一想,她和裴翊相处那么些年,埋汰他的事情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件两件。

    谁教他干什么事情总要偷偷摸摸,提前告诉她一声又能怎么样?

    “其实裴翊这人挺不错的。”

    灵兽袋里,银霄砸砸嘴,“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公平,但确实比秦峥那个熊孩子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你若是同他在一起,各个方面,他能帮到你许多。只是,他的气运似乎不太好,可能会影响你的运势。通俗点儿说,他会给你带来霉运。”

    苏慕歌皱了皱眉:“怎么说都是昆仑第一天才,他的气运应该不错吧?”

    银霄“嗬”了一声:“气运同修为并没有直接关系吧,有些气运极好的修士,未必能在仙途走的很远呢。而气运差的,未必不能成才,还是得看人。只不过气运太差,这条问仙路走的比旁人辛苦一些罢了。”

    苏慕歌还是不信,她已经看过秦峥的气运,乃是重紫色,可谓运势极强。裴翊的气运纵是不如他,也差不到哪里去。

    可惜裴翊的修为比她高出两个小境界,她窥探不到。

    “不提这个了。”银霄摆摆爪子,“慕歌,我和小凤的灵气都已经封顶了,本来打算等你从希望之井出来之后,在一起闭关结丹,但是……”

    “你们只管闭关吧,我一个人也没关系。况且还有小木和小水。”

    “额……”银霄有些尴尬地道,“其实我一点没担心你的安危,我只是想说,我们闭关结丹,需要从你丹田吸取大量灵气,你记得带好灵石和丹药……”

    苏慕歌抽抽嘴角:“我知道了。”

    银霄忽然想起什么,又道:“对了,最近我察觉小土有些动静,可能是将要苏醒的征兆。”

    苏慕歌眼眸一亮:“土曜的铃铛亮了?”

    “还没,不过肯定有适合它的机缘。我寻思着,估计就在希望之井下,毕竟那是个土系秘境。”

    “我知道了。”

    “那我和小凤闭关去啦?”

    “行。”

    “希望之井帮不到你了呦!”

    “有完没完?!”

    “怪不得秦峥发火,你这个女人性子实在太冷,果然很没意思。”银霄横着眉毛,鄙视道,“说一句祝福的话,难道会死吗?”

    “啪!”

    “嗷!”

    *******

    接下来的两天,苏慕歌和裴翊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第三天,一行人出发前往希望之井。

    他们离开以后,江家府邸还像从前一样。

    后院基本没有什么响动,每天夕阳西下,雷婷便会带着小青木前往坊市溜达。自己左手鸡腿右手鸭骨架,小青木则左手麻花右手冰糖葫芦。一大一小两个家伙,吃饱喝足才会回窝。

    要说改变,也有。

    二人行变成了三人行,冉晴空跟着,走哪儿跟哪儿。

    付账,拎东西,整天笑的像朵花。

    丝毫没有金丹修士的气派。

    一晃眼,半个月时光便匆匆而过。此次参加玄音门试练的修士们,陆续从希望之井通关凯旋。

    程天养也回来多日了,但苏慕歌一行人,始终杳无音讯。

    第二十日,冉晴空收到一道传音符,看罢神色凝重,当下离开江宅。

    雷婷便一个人牵着小青木继续出去溜达。

    “少主,需要派人盯着那冉姓修士么?”

    “只他一人离开,确定?”

    “属下确定。”

    “那就由着他走吧。”

    冉晴空作为后来者,宣于淳根本不在意,只将他当做裴翊找来的帮手。依照这几年的情形来看,苏慕歌最在意之人唯有两个,程天养和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而宣于淳,已经留意那孩子很久了。

    孟掌柜自然知道他家主上的心思,斟酌道:“其实修真界能人异士众多,不乏一些怪事。无论属下怎么瞧,那孩子也没有修为。何况您不是已经问过程天养了,那孩子是苏慕歌的师叔,因为中了炼尸宗的蛊毒,才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宣于淳捏着刻刀,专注的在橘子皮上雕花。直到完美的完成最后一笔,才取过帕子拭了拭手,笑道:“以我元婴境修为,感知不到他的气息,这真的正常么?”

    孟掌柜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趁着苏慕歌他们不在,干脆抓来……”

    “用不着。”宣于淳打断他的话。

    “如果他真的具有……”孟掌柜顿了顿,压低声音,“您所猜测的能力,那对我们……”

    宣于淳言辞倏厉,不容置喙的道:“我再说一次,暂时不准动他!”

    孟掌柜唬了一跳,拾袖擦擦汗:“属下明白。”

    宣于淳便松了神色,半躺在榻上,又挑了一个表面凹凸不平的橘子,开始雕琢。

    身为北麓第一世家家主,该有的骄傲还是有的。同人家达成协议以后,人家为你出生入死夺取元命盘,你却背地里算计人家的师叔,这样的人,同父亲又有什么区别?

    回想起父亲,宣于淳心口微微一痛。

    小时候,他崇拜他的父亲,也痛恨他的父亲。

    所以宣于淳的梦想,是超越他。

    可是站的越高,他就越觉得疲惫,就越崇拜父亲。因为他渐渐发现,阴险无情到父亲那种程度,断不容易。

    他知道,自己的个性终究软弱了些,少了几分魄力,多了几分人情味。这也就注定,他此生达不到他父亲的高度。

    起初,他不甘。

    日渐,他觉得吧,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

    就在主仆二人聊天之时,雷婷正带着小青木例行吃事。

    今天的小青木有所不同。

    一手麻花一手冰糖葫芦却一口不吃,整个人显的十分木讷。走路的姿势,似乎也有些不太对,经常同手同脚。

    免不了就有人多看他几眼。

    雷婷咬着鸡腿,含糊道:“师叔,你这腿脚为啥跟假的似的?昨晚上睡落枕啦?”

    小青木想要扯一扯唇角,却僵硬的比哭还难看。

    心道你丫的不是明知故问吗?

    它原本就没手没脚,现在突然冒出手脚,怎么可能会习惯啊?

    对,它不是小青木,它是木曜。

    苏慕歌想来想去,能够假扮师叔瞒天过海的,唯有木曜。因为木曜属于木灵类,也没有过重的气息,个性也木讷。只要不是宣于淳亲自出马,被戳穿的可能性不大。

    “嘟——”

    雷婷油乎乎的手掌倏地导入一阵电流,她抬起来看了看,只见一枚银色剑影若隐若现。楞了好一会,才想起这是名剑门掌门印记!

    奇了怪了,怎么突然会亮?

    雷婷纳闷的很。

    渐渐的,剑影的光芒越来越盛,电流也越来越重,似乎很急迫的样子。雷婷觉得难受,便以灵气压了压。岂料当灵气靠近剑痕时,猝不及防,一道不属于她的灵气窜了出来,直冲她的识海。

    “我的妈呀!”雷婷吓的一个激灵,手里的鸡腿都给甩了出去。

    “雷小友?你可还好?!”

    识海里却传出冉晴空焦急的声音。

    雷婷惊讶的合不拢嘴,双手按住自己的大脑袋:“媳妇儿,为何是你呀,你不是带着师叔离开了,怎么会在我识海里?!”

    冉晴空真无语,讪讪道:“雷小友,你给我种下的同生共死结,难道你不知道你我是可以通过意念交流的?”

    雷婷瞪大双眼,震惊道:“竟有这种好事?!我那该死的师父竟然从没提起过!”

    冉晴空愣了愣,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亏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居然不知道能和你说话!”雷婷懊恼的直跺脚,不过很快平静下来,“没事没事,现在知道还不晚!”

    “……”

    冉晴空快哭了,他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咳咳,雷小友,这个意念交流虽然便利,但是有修为和空间限制的。你在北麓,而我在十洲三岛,跨虚空无法连接。而哪怕在同一界内,比如咱们现在的距离吧,我能联系你,你却未必能够联系我,因为……”

    “因为你比我修为高嘛,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雷婷接过话茬,“不过媳妇儿你放心,给我五十年,我一定会结丹的,到时候就能配得上你了!”

    冉晴空欲哭无泪,但他也希望雷婷快些进阶,才有能力解开这该死的同生共死结。

    于是便顺势鼓励了几句,得知他们无碍,便结束了交流。

    回过头,冉晴空恭敬的拱了拱手:“萧前辈,您可以放心了。”

    小青木顺了顺九尾颈部柔亮的长毛,点头:“走吧。”

    “萧前辈,前方便是秋水城,城中有阵法师开设的传送阁。咱们从北麓前往天穹大陆,然后走天穹大陆的北斗七星传送阵,返回十洲三岛。”

    “嗯。”

    “那个萧前辈……”

    “又怎么了?”

    “您也知道,北麓修士痛恨妖兽,秋水城又挨着万兽山,他们当年……”

    “所以呢?”小青木有些不耐烦他的婆婆妈妈。

    “您恐怕得下来走一段了……”

    冉晴空拐弯抹角了半天,终于憋出了这一句。凭谁见了这一幕,恐怕都不敢置信,但冉晴空确实有些畏惧面前这个孩子。他的畏惧源自本心,因为他大概猜出了他的身份,自信猜的*不离十。

    小青木也没说什么,拍拍九尾的脑袋,九尾弓下前肢。

    脚一挨着地,便伸出手臂。

    冉晴空微微一怔,才反应过来他此举含义,连忙牵住他的手。

    快走到城门下时,冉晴空便发觉不对。

    空气中似乎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刺激的令人作呕。

    但只有一瞬,便就散去。

    他顿住脚步,放出神识一觑。

    只见城池上方祥云朵朵,丝毫不见异状。再觑进城内,楼市林立,人群熙熙攘攘。

    他踟蹰着又牵着小青木上前几步。

    “嘎吱——嘎吱——”

    鞋底踩在残枝上的声音。

    “嘎吱——嘎吱——”

    冉晴空最终在城门结界前停下。

    “萧前辈,稍待片刻。”他一面说着,一面松开小青木,倏地合拢双手,掐了一套简单手诀,“剑心通明,诸瘴退散,剑出,破!”

    话音一落,晴冥剑由背后飞出,凛着一道火光,刺入城门上的八卦镜上。

    “轰——!”

    只听一声巨响,接着便是撼天动地的戾啸!

    小青木的瞳孔微微一缩。

    这冉晴空虽然婆妈了点,但还是颇有些能耐的。

    迷瘴散去之后,此地坐落的根本不是什么秋水城,而是一只伪装觅食的巨型大龟。

    他们若是进了城,等于进了它的口中,成为它的食物。

    冉晴空这一剑,刺伤了它一只眼睛,巨型大龟撑起粗壮似天柱的四肢,“轰隆隆”的站起身:“小儿!竟敢伤你龟爷爷!”

    它这一张口,血水花洒似的喷了一地。也不知是它的血,还是被它吃掉的人血。

    冉晴空一窥它的修为,不由皱了皱眉,金丹大圆满,即将化形,不好对付。便祭出一样防御法宝天遮,将小青木牢牢护住,自己则御剑升空:“让开,饶你一命,不让,杀无赦!”

    “大言不惭的无知人类!”

    巨龟一个凌空摆尾,直劈冉晴空的脑门!

    敢伤它的眼睛,它要将他撕成碎片!

    “咚——!”

    巨龟一惊,怎么回事?!

    冉晴空正欲出剑,巨龟的尾巴却停顿在了半空。像是被人从上空捏着了尾巴,豁然一个倒吊,轻而易举的提了上去。冉晴空抬头一看,只见云端上有个若隐若现的影子,他一惊,此人的力量很强……

    巨龟根本挣扎不得,渐渐缩小,最后只有壁虎大小。

    云端身影落下,逐渐清晰,是名瞧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青年修士,相貌生的十分儒雅清秀。一身蔚蓝飘逸的长袍,墨发并未成髻,随风而散,可见此人性子较为不羁随意。

    一拂袖,便将小龟收入手中。

    他转头看了冉晴空和小青木一眼。

    冉晴空完全窥不出他的修为,至少也得元婴中期以上。

    他下意识的将青木挡在身后,但看此人没有剃度,没有佛珠,应该不是个佛修,才稍稍松了口气,行礼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青年修士稍稍点头,一字不言,便再度飞上云端。

    盘膝坐在祥云之上,他祭出一个人形玉瓶,瓶内装着金黄色的细沙。青年修士一伸手,小龟化为一把黄沙,被他装入瓶中:“十万功德,终于,只差最后十桩了。”

    他掐了一个诀,正欲向西飞去。

    倏然停住,拾手摸了摸口袋。

    明明已经收服了弑天玄龟,为何功德珠还在震动?

    难道此番功德,不在玄龟身上?

    青年修士面色一沉,放出神识,再度向下方探去……

    *****

    希望之井,位于东海的希望之岛上,属于玄音门的领地。

    在北麓,素有秘境私有一说。秘境在哪个宗门的领地内,便归哪个门派所有。

    所以希望之井,只有玄音门弟子可以入内。

    苏慕歌他们一行人,是跟着试炼弟子一起来的,虽然带队长老根本没在名单上看到他们的名字,只凭借手中宣于氏家主令牌,就足以令他装聋作哑。

    除却他们六个,还有五人也是被硬塞进来的。

    这五个人,一看便知道是具有五行元气属性的人,而且他们的行动较为统一,看样子曾经过统一训练,必定是宣于淳的哥哥宣于墨派来抢夺元命盘的。

    再说昆仑的千山绝道并非一条路,玄音门的希望之井,却真的只是一口井。

    一口外表看起来普普通通,完全没有半分仙气儿的井。

    苏慕歌起初看到的时候,真心有些不敢相信,经历得多了,哪个秘境不是高大上的存在。还不曾遇到一个,得一个个排着队,从井口顺着绳子滑下去的。

    他们一行人起初同程天养一路,和普通秘境一样,打妖兽,打妖兽,打妖兽。

    打了两天之后,他们在裴翊的指导下,联手打碎一层结界,这才进入希望之井的地下第二层。进入之后,还是不断的打妖兽,只不过妖兽的等级明显提高几个档次,再不可能像之前一样,一手锤死一只。

    一路打到出口,再碎掉结界,进入地下第三层。

    第三层还是打妖兽,只是这一层的妖兽,已经不是凭借蛮力同他们硬碰硬,会设陷阱,会躲藏,甚至还有一只会隐身。所以这一关过去,有人挂了彩。

    这个挂彩之人,正是苏慕歌。

    因为她是妖兽集火的目标,修为低,是个女人。

    厉三娘虽然也是女人,但她乃半妖之身,妖兽不轻易动她。

    一般的妖兽,苏慕歌也不怕它们,只是没有银霄的天赋,在那只隐身兽手中吃了点亏。再者,银霄凤女闭关,一直在耗损她的灵气。饶是如此,那只隐身兽,最终还是死在了她的镰刀之下。

    再次打碎结界,他们进入地下第四层。

    然而这一层,却连一只妖兽的影子都见不到。

    他们逛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找不到出路。苏慕歌渐渐有些支撑不住了,为了不拖后腿,咬牙硬撑着。

    “你还行不行?”裴翊传音给她。

    “可以。”苏慕歌运了运气。

    “不要硬撑,灵气不支便表现出来,让所有人知道。”裴翊突然道。

    “为什么?”苏慕歌皱了皱眉,一般这样的情况,都要尽力隐瞒才对。

    “因为接下来将要面临的是井中三仙,对付三仙,并不需要太多武力值,只需要精神力与脑子。”裴翊沉默片刻,还是说道,“总之你就信我一次吧,受伤是好事,不要忍着。”

    苏慕歌无法理解,但她也决定不再硬撑,真气一散,脸色便瞬间苍白。

    秦峥瞧在眼里,三番两次的想要过去她身边,一直忍着。最后忍无可忍,将含光朝地面一插,直接盘膝坐下:“这么走来走去有什么意义,我累了,不走了!”

    厉三娘瞥他一眼:“你的事情为何那么多?”

    秦峥理都不理她,只管坐着。

    无尘大师哈哈大笑:“小子,有性格啊!”

    “裴翊,你说整个希望之井共有七层,从第四层起,便是井中三仙之一的洛河仙镇守,可如今是怎么回事?”千蛛子谨慎的打量四周,除了一片片绿莹莹的苔藓,什么都没有。

    “等吧。”裴翊也收了剑,盘膝坐下:“那一队人,比咱们先来一步,洛河仙正在应付他们。”

    “你说那五个人也在这里?”厉三娘一惊。

    “恩。只是被障眼法困住,咱们谁也瞧不见谁。”

    几人讨论着洛河仙,苏慕歌则坐下服用了两颗丹药,开始调息打坐。

    她的神识窥探进灵兽袋内,土曜的光芒已经越来越盛,只是这份机缘究竟在哪里?

    千蛛子一面同裴翊说话,一面探了她几眼。

    “这就受伤了?”厉三娘显然也发现了,不满道,“我就说,修为这么低,就算灵根好有什么用。裴翊,你同她究竟什么关系,值得拿着我们的性命开玩笑?”

    “我只是受了点轻……”

    “喂,你这丑八怪怎么说话的?”苏慕歌话没说话,秦峥就冷笑道,“谁拿谁的命开玩笑还不一定,我们不嫌弃你们这些残次品,你还嫌弃我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