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99章 焦头烂额

第99章 焦头烂额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间口中的魔界,恐怖、阴森。

    苏慕歌这一路西行,看到的却是难以言状的恢弘、壮丽。

    幽冥地穴、冰雪沙漠、鬼泣丛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魔界体现出另一种精髓,加之魔人不善工匠和改造,整个地貌,呈现出最原始之美。

    “怪不得大部分魔人,性格都很直率单纯。”苏慕歌倚着船舷,心里这样想着,眼界开阔,心境也会开阔,不是没道理。

    “这同环境无关,巨人、兽形、元素这些地魔,原本便是一些低等级、没脑子的东西。”裴翊并不认同,“尤其是兽形族,冲动、暴躁、野蛮,稍过一会儿,你便能窥知一二。”

    “你似乎很瞧不起他们?”

    “我是天魔,他们是地魔,本就是为我们而生的,我为何要瞧得起他们?”

    苏慕歌流露出一丝诧异:“裴翊,我真的很意外你居然也会是这种想法。”

    裴翊皱了皱眉:“我的想法如何了?”

    “若你父亲尚在,你本该为魔族继任王。身为一族王者,难道不该守护所有臣民,你为何一副十分痛恨他们的模样?”

    裴翊面沉如水,反问道:“你知道我上辈子,是怎么一败涂地的么?”

    他鲜少会提起上一世的事儿,苏慕歌的兴趣立刻便被勾起:“怎么,有仇没报?”

    “该报的仇,我全都报了,不论是你的,还是我的。”裴翊冷笑一声,“甚至连根本杀不死的痕,都让他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如今再听到“痕”的名字,苏慕歌心中几乎已无波澜。

    “那为什么?”

    “因为一柄名叫噬魂的凶煞之剑……”

    裴翊捡重点说了个大概,苏慕歌却是听个明明白白。

    裴翊当年煞费苦心收拢魔三候,同他大伯父一战之际,便是地魔趁乱而起。攻打幽都、闯魔神殿、烧魔典,完全扰乱他的计划。

    地魔共有三大种类。其中巨形魔八个族,元素魔十五个族,兽形魔足足三十二个族。族中又分诸多部落,一直都是一盘散沙。

    却不知何时,有一名手持噬魂剑的兽形魔,在暗中一统这些部落。

    仿佛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无人知晓他的来历,地魔尊他为新的魔神,妄图取天魔而代之。原本只是一场上位者的争斗,渐渐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全族动乱。

    这一乱,足足乱了一百年。

    裴翊机关算尽,最终诛杀了那名地魔族领袖。然而毁他魔元之时,那柄噬魂剑竟然发生爆炸。更恐怖的是,剑碎之后起火,那火宛如来自地狱,以星星燎原之势,向四面八方蔓延,所过之处山崩地陷,人力根本无法抗衡,最终导致整个魔界在一夕之间焚毁殆尽。

    苏慕歌倒吸一口凉气,实在想象不到眼前的美景,终有一日变成炼狱的模样。

    怪不得裴翊会放弃飞升,选择重来一次。

    “你打算找出那名领袖,趁他不成气候,提前杀了他?”

    “还有那柄噬魂剑,必定要提前寻出,绝不可令它现世。”

    “你可真忙,那么多新仇旧恨,不累么你。”

    “其实,报仇并不是我的目的。上一世我心中只有仇恨,报了仇之后也没觉得开心。”裴翊缓缓说道,“所以这一世,最重要的是守护。”

    苏慕歌有些感同身受,双手撑在船舷上,目光凝视远方天际:“我明白,不是不报仇,只是不因仇恨之心而报仇。”

    裴翊微不可察的提了提唇线:“你倒是变了挺多。”

    苏慕歌托着下巴,极认真的点头:“说起来,当真很幸运能在最初遇见萧师叔,他称得上是我这一世修行路上的一盏明灯。若没有他,我想,我极有可能会成为上一世那个偏执的你……”

    两人就上一世聊了大半夜,苏慕歌也奇怪裴翊竟肯说这么多话。

    不觉四更天,快要进入兽形魔的领地时,便开始听见“轰轰轰”的声音。苏慕歌放出神识,只见前方天际漩涡滚滚,一片乌烟瘴气。

    飞船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且开始颠簸。

    裴翊注视着下方,眉头越蹙越紧,也不知看到了什么,翻身跳下飞船。

    他前脚才走,九夜笙突然就冒了出来,探着头向下看:“苏姑娘,你认识浮风啊,居然聊了这么久。”

    苏慕歌也不瞒他:“认识,不过不熟。”

    九夜笙“哦”了一声,继续探头看下方的兽人战乱:“穿过兽人部落,咱们便安全了,天一亮,应该就能抵达幽都。”

    “兽人部落为何经常内战?”苏慕歌更好奇这一点。

    “哎,还不是为了资源嘛。”九夜笙又开始长吁短叹,“你说说,本来资源就少,收益要上缴王族一半,剩下一半的一半还要交给封地之主,不能自足时,除却去抢其他部落,还能怎么办?”

    “也难怪他们日后反抗。”

    苏慕歌摇摇头,她不是裴翊,无法站在他的角度看问题。别说站在地魔的立场了,哪怕保持中立,也觉得地魔的反抗无可厚非。

    不过那柄噬魂剑,确实是个邪物,不该现世。

    “反抗?”九夜笙迷惘了下,“反抗谁?”

    “反抗天魔、攻打幽都、攻进魔神殿、烧了魔典……呜……”

    苏慕歌话说半茬,嘴巴便被九夜笙死死捂住:“你、你疯了你!敢说这种话,是要被扔进焚魔窟里的!魔神殿和魔典,那可是、可是最神圣的!”

    瞧他一身冷汗,浑身哆嗦这没出息的模样,奴性简直是从骨子里溢出来的。

    苏慕歌突然有点儿恨铁不成钢。

    本想说魔典只是天魔写出来约束你们这群蠢货的!

    这个世道,就是谁有本事谁制定法则,你若成了天,那天魔就只能成为地!

    但想想还是忍下了,教裴翊听见,这不添乱么?

    万幸她没说,又是眨眼间的功夫,裴翊已从下方飞了回来,对舱内说道:“小公子,你们先行,我们稍后就到。”

    魔公子梓牧连忙出来:“是否有何变故?”

    裴翊摇头:“与你无关,是我的私事。”

    “不行!”魔公子当然不依,“你走了,我的安全谁来保障?”

    “你最大的威胁是我,前路的障碍,基本被我肃清,你只管走便是。”裴翊交代完,便看向苏慕歌,“你得陪我下去一趟。”

    “恩。”

    他提及“我们”之时,苏慕歌便知晓自己也得留下。

    只是不知她能帮上什么忙。

    九夜笙拉了拉苏慕歌的袖子:“你不是要去找我师父?”

    “你先回去,稍后我自会送她前往枯葬山。”

    裴翊说完,出手扣住苏慕歌的肩,化为一团黑气,向下方飞去。

    苏慕歌挣脱他的手,兀自展袖:“究竟怎么了?”

    裴翊一口气道:“此地的兽形魔部族,归属于炎武候焚天,他有个极为疼爱的女儿,名叫火罗刹。名中虽有火,但其实和我一样为金雷属性。此女金丹境中期,惯用兵器乃是一条长鞭,有劈山断河之力,但那鞭子只打直和打右,不会向左弯曲。她还有一致命弱点,每次使出暴雷击之后,内息总有一瞬空虚,便是攻击她的最佳时机。但需谨记,只有一瞬,过后必须远离她三丈之外。”

    苏慕歌仔细听着,心里却纳闷,同她讲这些干嘛?

    裴翊在她手臂拍上一张隐身符箓,两人先后落在一处山丘。

    百丈之外,成千上万只兽形魔正厮杀的如火如荼,嚎叫声震耳欲聋。他们有的在肉搏,有的骑在自己豢养的魔兽背上,挥舞着巨大的铁锤砸向对方的脑袋,说不尽的粗暴蛮横。

    这些兽型魔,可不是九夜笙那种只长了角的。他们整张脸都有兽的部分形态,胳膊比苏慕歌两条大腿加起来还粗。

    饶是修为不高,单凭一身蛮力,估摸着她想撂倒一个,也需要点儿时间。

    而山丘下,也有几个人正在斗法,一道道光波激射而出,还有非常纯正的剑道罡气。

    苏慕歌好奇一看,竟是入魔界时便与她分道扬镳的两个人,冉云海和杨婉儿。

    两人二对一,根本不是敌方对手。

    那是一名红发红衣的女魔人,连眼瞳都是火一般*的颜色,手中握着一条九尺长鞭,周身气场强劲,凛着一股倨傲霸气。

    想必正是裴翊口中,那名金丹中期女魔头。

    等等,金丹中期,那断不是比拼人数便能赢的吧?

    三名金丹初期都不一定稳赢一名金丹中期,更何况一名初期外加一名筑基大圆满道修?若非这女魔头并未使出全力,有些戏耍成分在内,他二人早已毙命。

    “那个、我冲进去也打不过吧?”苏慕歌傻眼儿的望向裴翊。

    “你休要看我。”裴翊拔步便走,飞向另一个山丘,似乎在谷地内寻找什么东西,少时便飞远了,“其一,我想不出任何理由、冒着得罪炎武候的风险出手相救。其二,眼下我也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刻不容缓。”

    苏慕歌想想也是,这两个人其实同她并没什么关系。

    但她才拜入蓬莱,就放任同门去死,似乎说不过去。况且看在冉晴空的面子上,冉云海能帮则帮。

    还有一个问题,他们三人一起失踪,倘若其中两人死了,剩她一人回去,势必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猜疑。

    她倒是清者自清,却也不想为桑行之徒惹麻烦。

    苏慕歌没有立刻现身,她分析着裴翊之前透露的信息,认真观察火罗刹的招式路数。

    “银霄,你说我们有几成把握?”

    “我们一起上,胜算不过五成。”银霄直言不讳,“可惜能够克制金元素的小火尚未解封,唯一能和此魔拼一拼的,唯有凤女,可惜眼下入夜,烈阳轮派不上用场。”

    “那就拼一拼吧,一半的赢面也不错。”

    苏慕歌一拍乾坤袋,也不管什么丹毒淤积了,一连吃了十来颗中品补气丹,手臂一扬,大镰刀便攥入手中。

    “神器啊神器,你养精蓄锐这么久,到了该你表现的时候了!”

    呼了口气,瞅准时机,苏慕歌正举着镰刀冲了出去,地面突然一阵摇晃。

    这地下是空的?

    看样子,裴翊正在下方同人斗法。

    苏慕歌收敛心神,撑起防护罩,冲进战圈之内。

    她这一动,火罗刹立即追踪到气息,一个暴雷击轰了下来。苏慕歌之前是靠隐身符箓隐身,被她轰出来后,改为使用银霄的隐身天赋。

    一瞬,抓紧一切机会砍向火罗刹。

    火罗刹原本那一瞬内息便是空的,加之神器的力量实在超出她的预计,足足被击退了十几丈远。原以为来了什么大能,一瞧竟是个还未结丹的堕魔者,明艳的脸庞一时格外精彩。

    “苏师妹?”杨婉儿吃了一惊,怎才一年未见,竟染一身魔气?

    “你们还好吧?”苏慕歌没空解释手套的事情。

    两人一身伤,明显不怎么好,看来这一年相当坎坷。冉云海一肚子的气没地方撒,便道:“看来苏道友和魔人混在一起,过得还挺滋润,蓬莱仙尊收徒弟,果真有眼光。”

    苏慕歌眯了眯眼,真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大敌当前,也不同他计较。

    “认识的?叙完旧情了?”火罗刹扬眉一笑,指向苏慕歌,“喂,堕魔的,我火罗刹从不滥杀无辜,这两个道修擅闯我炎武城领地,我杀他们天经地义。你既已堕魔,就别跟着瞎掺和了。我瞧你这丫头身手不错,来我炎武城,做我的侍女。”

    “真是抱歉,晚辈并没有伺候人的习惯。”

    “哼!不识抬举!”火罗刹九尺长鞭一辉,一颗颗闪电光球击出,苏慕歌便向左一闪,鞭子甩了来,果然打不到左边。

    再打,再闪。

    修为相差一个大境界,苏慕歌的法力打在她身上,根本穿不透防护罩。

    便一拍灵兽袋,召唤出凤女。凤女身形快,飞在空中不断吐火,吐一口立刻换地方。火罗刹召雷来劈,内息一旦不稳,银霄便隐身冲过去给她一刀。

    毕竟金丹境界的兽,火罗刹应付起来也见吃力。

    正准备飞到半空,地面竟然生出数十条藤蔓,将她的双脚紧紧缠住。

    木曜尚未结丹,因此藤蔓威力不足,困不住她太久,片刻便被她挣脱。然一运气,却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开始麻痹!

    藤蔓有毒!

    苏慕歌立在一旁,紧张的一手心汗。

    杨婉儿和冉云海二人,则是看的目瞪口呆!

    苏慕歌尚未结丹,竟已是二阶驭兽师了!再看那只木系的怪东西,加上站在她肩头、不断向另外几只灵兽吐泡泡的刺豚,都已是准结丹状态。

    要不了多久,便是四品阶驭兽师!

    最夸张的是,这几只灵兽,全都是极其罕见之物。天赋高便不说了,彼此间的配合,实在是默契至极,若是全部修炼起来,那将是如何逆天的能力??

    “冉前辈,你快去帮忙啊!”

    苏慕歌断没他们乐观,现在火罗刹是突然被打懵了,待找出破绽,便会发现银霄压根没什么战斗力,木曜的毒也只能麻痹一时,而凤女其实并非火系,体内精火有限,对她克制不大。

    冉云海这才回过神,只有他是金丹,可以穿透火罗刹的防护罩。

    火罗刹当然也意识到了危机。

    对手的确不弱,但她也并非省油的灯!

    “我就不陪你们玩了,统统给我下地狱吧!”

    一声怒喝之后,她的魂魄骤然离体!

    苏慕歌暗道不妙,魔族一旦到了元婴,有些魔能够将魂魄练出修为。譬如裴翊,他的魔魂和肉身就是分离的,甚至可以肉身修道,魂魄修魔。

    待身和魂同时修炼至元婴圆满之后,甚至可以分离出两个独立个体。

    当然,这需要忍人所不能忍,极为变态。

    火罗刹虽距离元婴尚远,但偏偏不凑巧,和裴翊一样丧心病狂,还真让她给练出来了。

    火罗刹分离出来之后,一鞭子向苏慕歌横抽。

    然而就在苏慕歌躲闪的空荡,她突然掉转头,一掌劈向冉云海!

    原本分离出另一个火罗刹,已是令人诧异,如今又耍诈,冉云海根本躲不掉,那一惊惧间,竟鬼使神差的抓起身侧的杨婉儿,直接扔了过去!

    “轰”的一声!

    “杨师姐!”苏慕歌站定之后,便将这一幕尽数收入眼底,比起被轰成碎片的杨婉儿,她更震惊干出这种事情来的,竟是冉云海!

    蓬莱冉家,诗礼传道,五千年底蕴。蓬莱一门,道骨仙风,数万年根基。

    家族与宗门,向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可是同气连枝。

    若是传了出去,定会有人要戳桑行之、她师父的脊梁骨!

    “冉云海!”苏慕歌气的快要吐血,“大师兄常说他样样不如你,我还奇怪师父为何不选你为徒,今日终于知晓原因,你这没种的窝囊废!”

    “我、我……”

    冉云海脸色惨白,分明也被自己的举动,震的难以回神。

    *****

    彼时,蓬莱岛。

    “嘶……”

    皓月道君对面的矮几上,一盏本命元灯熄灭,只余一缕青烟。

    皓月道君闭了闭眼,叹了口气。

    果然是天命不可违啊……

    不消多久,杨仙子陨落的消息,便传遍整个蓬莱岛。一石激起千层浪,冉家再也坐不住了,三个人一起丢的,已经死了一个。听说还有一个尚未入册,没有留下本命元灯,说不定已经遭了毒手,那他们的继任家主冉云海……

    只知道人在魔界,便是死了,也无法通过禁制看到凶手。

    死了都不知道找谁报仇!

    那可是他们倾全族之力培养起来的接班人啊。

    冉家家主亲自前来拜访桑行之,一日之内连来三趟,询问可有打开魔界大门的方法。

    冉晴空也去求了自家师父几次。

    其他洲岛一时都在看蓬莱的笑话,这一年来,蓬莱还真多事。

    频繁的发生海啸、地震、暴风雨,并且毫无征兆,令人捉摸不透。蓬莱外海的居住民,以及各大修仙世家,都折损了不少人。

    其他门派,纷纷揣测是不是桑行之私下里修炼什么邪术,触怒了某方神灵。

    故而天不再佑他蓬莱仙岛。

    蓬莱的天空,鲜少如此愁云惨雾。

    除了桑行之不受影响,就只有小青木了。

    每天傍晚,都能看到他在净水池边,拿着刷子给九尾刷毛。因为个子太矮,九尾便趴在地上,刷脑袋就垂头,刷尾巴就低屁股。

    桑行之盘膝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默默看着他刷狐狸。

    “桑行之。”小青木掉过头看他,拉长一张小脸,“我洗狐狸真有这么好看么,每天准点儿过来看,你便没别的事情可做了?”

    “我只是在想事情,你完全可以忽视我的存在。”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小青木咧了咧嘴,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哦,那你想出来了没有呀?”

    风拂过,吹散桑行之的白发,他淡淡一笑:“不管你在想什么,都是妄想,我是不绝对不会放你去找慕歌的。”

    小青木灿烁的眼眸倏地一沉:“你不担心么,秦铮失踪一年,本命元灯有衰弱的迹象。苏苏身在魔界,就算侥幸保命,恐怕也是九死一生。”

    “那是他们该渡的劫,我们不要随意插手他们的人生。”

    “那你怎就随意插手我的人生?”小青木继续给九尾刷毛,“桑行之,你这人一点儿也不好玩,我一丁点儿也不喜欢你,苏苏说我们曾是最好的朋友,后来几百年又不曾见面,一定是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

    笑容微不可察的僵了僵,桑行之笼着手:“你这话说的,仿佛我是一个负心汉。”

    小青木瞥他一眼:“你不是负心汉,你是恋童癖。”

    桑行之额角青筋抽了下:“你打哪儿学来的?”

    “你若不是恋童癖,为何将我囚禁在这蓬莱岛上?你若不是恋童癖,为何不教我如何长大的法子?”小青木似乎憋了许久的火气,一瞬爆发,抓起手里的刷子砸了过去,“你认识萧卿灼之时,他应也是如这幅稚童模样,然他后来却长大了,你肯定是知道法子的。”

    “我的确知道。”灵气丝毫没有凝结防御保护罩,桑行之被刷子砸个正着,月白色的道袍沾满了水渍,还有九尾的毛。他曲起指节,一根根掸着,云淡风轻说道,“可我偏不告诉你。”

    小青木睁大一对儿黑曜石般的眸子,死死瞪住他。

    狐狸站在净水池内一直哆嗦。

    桑行之优雅的掸着狐狸毛,一脸的你奈我何?

    小青木勾了勾唇,娃娃脸上露出一抹天真无邪的笑容。他缓缓抬起手,摩挲着发髻上的簪子尾端,笑容渐渐的变得诡异起来。

    桑行之的脸色微微一变。

    眼眸闪过一丝阴鸷,小青木奶声奶气地说道:“桑行之呀,其实你挺怕我拔簪子吧,只要我一拔下这根簪子,蓬莱似乎就会出现天灾?而你,又要焦头烂额喽。”

    桑行之沉默不语。

    小青木便极有耐性的、一点点拔出簪子。

    “轰”的一声,云端便是一道惊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