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106章 地狱之火

第106章 地狱之火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闯魔神殿之前,七夜瑾先回了一趟枯葬山,说是要向他师父借用一些法器。

    苏慕歌也跟着一起过去,准备将师叔先丢在枯葬山。

    桑行之同大长老魁拔约战的地方,足足距离幽都三十万五千八百里。

    苏慕歌一息内能飞一百丈,需要整整十天才能到达,然而连飞个十天不休息连神仙也做不到。丹田统共鸡蛋大小,灵力能支撑三天就算超强者了。即使桑行之已是元婴境,估摸着,也得十五天以上。

    来回就得一个月,还不包括斗法所消耗的时间。

    她不放心师叔一个人在外游荡。

    “其实九尾已经金丹中境,完全可以保护我。”小青木对手指,一直在试图说服苏慕歌,带他一起前往魔神殿。

    “不行。”苏慕歌斩钉截铁,此事没得商量。

    “苏苏,我没你想的那么弱。”小青木不死心。

    “主人,阿九觉得您最好还是留在此处,毕竟阿九不善斗法,并没有信心保障您的安全。”九尾同样不敢冒险,主人这条命捡来的战战兢兢,它一丝风险也不愿再承担。

    “狐狸说得对。”苏慕歌附和,“二比一,师叔您还有什么可说的?”

    小青木便没辙了。

    苏慕歌将他交给九夜笙:“麻烦你了,先替我照顾师叔。”

    九夜笙本想捏捏这小娃娃粉嘟嘟的脸颊,但一想起他能与桑行之同行,还被苏慕歌称呼为师叔,立刻摆出一副尊敬的模样,长施一礼:“苏姑娘请放心,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照顾好青木前辈的。”

    七夜瑾从枫树洞走出来,腰间多了三个乾坤袋:“走吧。”

    苏慕歌颔首:“恩。”

    七夜瑾行了几步,回头叮嘱:“阿笙,我不在山中的日子,记得每隔半个月去挖生铁。”

    “知道了。”

    “闲了多练功,少出去惹事。”

    “我知道了。”

    “师父最近真气有些虚,六师姐回来,让她多备些补气的丹药。”

    “我记住了。”

    七夜瑾足足交代了十几句,九夜笙一一应下。

    回头发现苏慕歌盯着他瞧,不由皱了皱眉:“怎么了?”

    苏慕歌抿唇:“你很爱你师父。”

    “对我们而言,他不只是师父。”七夜瑾牵出一抹颇无奈的笑意,“靠着一门炼器手艺,在这动乱不堪、地魔不如狗的时代,无论我们有没有天资,是不是残缺,一一供养着我们筑基、结丹……”

    “我只有一点想不明白。”无道当年养徒弟操碎了心,苏慕歌早就从九夜笙处听的耳朵起糨子,“你们八个乃是无道前辈亲生的徒弟,只有九夜笙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吧?”

    “你此话何意?”七夜瑾不解。

    “为何从小喂食九夜笙吃那些奇怪的药,还经常放他鲜血用来炼器?”苏慕歌勾起唇角,“独角魔不罕见,鲜血续航能力惊人不罕见,且鲜血可以拿来炼制极品法器也不罕见,可三者全都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听上去是不是有些蹊跷了呢?”

    “你……”七夜瑾微微一怔。

    “所以我才说,你们都是亲徒弟,只有他不是。”

    莫怪苏慕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理解无道一片拳拳护犊之心。她经历的多,看的也多,自然不容易被一些煽情的说辞所蛊惑。

    尤其是捕捉到七夜瑾眼眸中一刹那的惊惧,更令苏慕歌认定,九夜笙在无道九名徒弟之中,绝对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不过九夜笙自个儿都浑不在意,她又操哪门子的闲心,纯粹只是替他抱个不平。

    故而不待七夜瑾回答,便加快速度穿梭罡风带,向幽都飞去。

    七夜瑾却在她身后稍作停顿。

    他的目光冷毒且凝重,这个女人究竟猜出了多少?

    看来,是留不得她了。

    ****

    就在苏慕歌同七夜瑾前往枫叶林的同时,秦峥去找程灵犀,并约好在幽都城墙外集合。

    苏慕歌并不担心程灵犀不答应,因为她的考虑,应该同自己差不多。

    果然,离老远的,神识便感应到秦峥和程灵犀两人的气场。

    奇怪的是,除却他们,竟又多出一名金丹修士,内息较两人还要浑厚一些。

    靠近些一觑,居然是冉云海!

    苏慕歌落地时,脸色便有些不太好看。

    “慕歌,你看我寻到谁了。”凭谁都看出气氛不对,秦峥依旧兴高采烈的站了出来。

    “冉师兄。”既然决定将他害死杨婉儿一事隐下,苏慕歌心里虽然不爽,还是拱了拱手。之前修为差距称呼前辈,如今大家同为金丹初期境界,又有冉家同蓬莱的关系,称呼一声师兄也没错。

    “苏师妹。”冉云海略有一些尴尬,不过苏慕歌明显的示好,也让他心里松了口气。

    果然同他揣测的一样,看在冉晴空的面子上、或者说冉晴空日后能否稳坐蓬莱掌门的面子上,她不会将杨婉儿的死因说出去。

    秦峥介绍道:“对了慕歌,冉师兄准备同我们一起前往魔神殿。”

    苏慕歌眸光一厉,传音给他:“去那么多人干嘛,你当是咱们去市场买菜吗?”

    秦峥有些惊讶苏慕歌的态度:“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不是。况且魔神殿那么大,他和咱们灵根不同,也不会争抢机缘,你怕什么?”

    苏慕歌冷笑:“你才见过他几次,就不怕他背后捅刀子?”

    秦峥不满:“要说信不过,你身边那位更信不过吧,一个阴阳怪气的魔人。”

    苏慕歌还真不好辩驳,她的确信不过七夜瑾:“但他是被师父逼着去的,而冉云海……”

    秦峥打断她的话,颇有些赌气地道:“那你倒是说说看,冉云海哪一点不值得咱们信任,你只需说出一条来,我立刻轰他走!”

    秦峥是信得过冉云海的,因为师兄弟间,他同冉晴空相处的最为融洽。在他看来,冉家人性子大都绵软,修为又不差,拉来当苦力再好不过。

    何况还是他自己求着去的,秦峥都答应了。

    苏慕歌没辙,兵临城下,还真不好撕破脸赶他走。

    冉云海传音给她:“苏师妹,之前的事情我当真很抱歉,我知道眼下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但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证明给你看,我绝非贪生怕死之徒。”

    苏慕歌才懒得管他怕不怕死,同她有个毛线关系。

    真烦。

    “你们有什么法子进去?”程灵犀终于开了口。

    “你又有什么法子?”苏慕歌反问。

    “我没有。”

    “我也没有。”

    两个人便都不说话了。

    七夜瑾这才慢条斯理的拍了拍乾坤袋,祭出一幅绢帛,一杆紫毫:“你们人都齐了?”

    苏慕歌一早知道他有办法:“瑾公子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什么都不必做,站在圈里面。”剑尖在众人周围画出一个圈,“此阵超出我的能力过多,出错几率较大,所以还请诸位真气全收,保持灵台清明。”七夜瑾交代完,便一手提着紫毫,在绢帛写写画画。

    少时,似是想到什么,执笔之手微微一顿。

    这倒是个好机会,兵不血刃的弄死她。桑行之要怨,恐怕也怨不到自己头上。

    见他停下动作,苏慕歌拢眉:“怎么了?”

    七夜瑾敛回心思,扫了程灵犀一眼:“你当我在说笑是么,收了你的杀气,否则,我可不确定阵法会将你送去何处。”

    程灵犀沉了沉眼眸,隐下灵气。

    “他是在布传送阵?”苏慕歌有些吃惊的询问银霄。

    “恩啊!”银霄一拍脑袋,“瞧我这猪脑子,只想着如何隐身闯进去,居然忘记还有传送阵这茬子事儿!”

    “你想起来也没用。”关于传送阵,苏慕歌还是有些了解的,“你又不知魔神殿的准确位置,万一传送到阴兵堆里,那便好玩儿了。”

    银霄讷了下,想想的确如此:“看来七夜瑾对幽都城内的情况十分了解,想必魔神殿,也不是第一次去了。”

    苏慕歌正准备点头,双眼倏然陷入黑暗。

    什么情况,这个七夜瑾,发动传送阵也不通知说一声?

    一阵光怪陆离的影像过罢,苏慕歌的意识逐渐清醒。

    深吸口气,睁开眼睛,她当即愣住了。

    哪里有魔神殿的影子,她身在一口枯井内,并且一直向下坠落!

    苏慕歌郁闷:“银霄,这什么情况?”

    银霄跟她一样傻眼:“还能什么情况,传送阵将方位定制错了!”

    “那怎么就我一人?”哪怕方位出错,也该是全错,不能只错她一个吧?苏慕歌怎么寻思都觉得诡异。“其他人去哪了?”

    “最通常的情况,是传送阵在半途崩溃,将你们散落在各处。”银霄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高看七夜瑾的阵法水平了,“当然,也有可能只你一个出了错。是不是他在施法的时候,你妄动灵气了?”

    “不可能,七夜瑾提醒程灵犀的时候,我连丹田都给封闭了。”苏慕歌蹙眉,尝试着向上飞,却发现凝结不起来真气,“他该不会是故意害我?”

    “倘若你没问题,那只能是阵法师的问题,或许,他真是故意的。”银霄琢磨片刻,咂咂嘴,“施展同一个传送阵,分别将不同的人,送去两个不同之地,元婴境阵法师都不一定做得到。这小子同你前夫一样,阵法造诣惊人啊。”

    “喂,你清醒清醒,眼下不是夸赞他的时候吧?”

    苏慕歌简直焦头烂额。

    不断运气,想要停下来。

    深不见底的井底黑洞,却似有一个巨大的吸力,不断撕拉着她下坠。

    ……

    与苏慕歌的境遇不同,这厢几人安全降落在魔神殿外殿。

    并且绕过层层守卫,正处在若不逢大祭祀、连众长老都不得擅入的魔宗禁地。

    可见传送阵定位,是极准无误的。

    秦峥立刻便发现问题:“咦,慕歌怎么不见了?”

    除却七夜瑾,其他两人才发现人数不对。

    “慕歌人呢?”秦峥急了,“刷”的掉脸望向七夜瑾。

    “我早说此阵超越我的能力,施法期间,不得擅自使用灵气。”轻描淡写间,七夜瑾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所以,这便是不听话的代价。”

    “你同我鬼扯什么,我问你她人呢!”秦峥不懂什么阵法,也懒得懂,上前抓住七夜瑾的衣襟,“是在幽都城外,还是被传送去其他地方了?”

    七夜瑾向后一退,躲开他的钳制:“这我可不知道,你也别指望我送你出去,施展一次传送阵,那是大伤元气,没有两三个月调息,我做不到的。”

    秦峥气的磨牙:“行,算你狠!”

    祭出含光剑,转身便走。

    无法再次施展传送阵是吧,没关系,看他单枪匹马杀出去!

    “切莫冲动。”程灵犀上前拉住他,“你这一出去,我们全部都会被发现的。”

    “谁管你们那么多!”秦峥倔脾气上来,哪里顾得上其他,“总之,我现在就要出去!”

    “你出去送死没关系,将我们全都害死也没关系,但若惊动了长老院,苏姑娘今后再别想进来了。”七夜瑾没想到这孩子如此难缠,他可不想被连累,“苏姑娘是你师妹,你该知道她进魔神殿不是为了寻求机缘,冰蚕蛇的精魄,才是她最终目的。你只需拿到精魄,出去给她便是了,何苦非要她亲自动手?”

    秦峥一想,似乎有些道理:“可她万一有危险……”

    七夜瑾抬手,指向魔神殿上阴森恐怖的黑瞳塑像:“你觉得能比我们更危险?”

    秦峥撑着剑思考。

    程灵犀说道:“我想她大概还在城外,否则外面不会那么安静,据我所知,一旦发现有入侵者,整个幽都城都会鸣笛。”

    七夜瑾附和:“是这样的。”

    秦峥终于打消了念头:“那咱们走吧。”

    既然慕歌进不来,他将精魄拿出去也是一样。

    程灵犀终于松了口气。

    苏慕歌消失,她的心情有些复杂,既开心又失落。开心的是这场战役还没开打,对手便一败涂地。失落的是,不能在魔神殿内杀了她,白白错失良机。

    随后,她的目光在七夜瑾身上游弋一圈。

    师父说的不错,此魔人不简单,需多加留心才是。

    七夜瑾祭出剑:“小心一些,前殿法阵重重,幻兽数之不尽,在幻觉面前,首先得明白自己看到的一切,全都不是真的,保持心境。然而又得防备着,那些张牙舞爪的幻兽,却是真真儿可以伤害到你的。”

    “不是说,有人已经先前开路?”冉云海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那个赏金猎人,浮风?”程灵犀自然也听说了。

    七夜瑾冷笑一声:“你真觉得,他有这能耐”

    魔神殿他不是第一次来,哪一次都没能闯进内殿。

    然而一路堂而皇之的走进去,他的瞳孔越缩越紧,最后几乎目瞪口呆,整个外殿三万八千五百个幻阵阵眼,居然全被暂时封住了?!

    浮风你要不要这么拼?

    直到走近开启内殿的机关面前,七夜瑾才阖上微张的嘴。

    “有真气残余。”程灵犀伸手探在殿门,“看来之前浮风正在尝试打开这道门。”

    “那他人呢?”秦铮环顾四周,“听说是慕歌的朋友,躲起来干嘛?”

    “他并没有躲,而是走了。”程灵犀秀眉一凝,“就在我们来到之后走的,估摸着,他并不想见到我们。”

    “又或者他打不开这扇门。”冉云海猜测。

    这种说辞,打死秦铮都不信:“哦,这魔人花了大半年攻进内殿,开启了一半大门之后,因为不想看到我们,所以撒手跑了,白白留给我们一个大便宜,他是个傻子吗?”

    众:“……”

    ……

    裴翊还真就傻了一回。

    他们一入魔神殿,裴翊便发觉了。

    几人之间的谈论,他自然也完完整整听到了。

    秦铮不懂阵法不知厉害,他可是个一等一的阵法师,自然知道七夜瑾分明是在鬼扯。传送阵的位置明明分毫不差,怎么可能会传丢一个大活人?

    原因只有一个,传送师故意的。

    裴翊并不认识七夜瑾,不知他为何要害苏慕歌,只因看到了程灵犀此人,这事情就绝不允许他持什么乐观态度。

    所以他一直在思考,幽都内最危险的地方是哪里。

    肯定不是魔神殿。

    因为魔神殿的恐惧,是源自于魔族对魔神的敬畏,对于不信仰魔神者,实则是个安全之地。

    那就只有……

    裴翊瞳孔缩紧,一时竟有些惶急无措。

    平复了下呼吸,才沉着气隐进幽都城浓郁的夜色中。

    ……

    苏慕歌还在井中下坠。

    “这是不是传说中,只要掉下去,便会永远不停坠落的无底洞?”

    “不是无底洞,是虚空洞。”银霄惴惴不安地道,“虚空同虚空之间的空白处,也就是混沌地带。”

    “那和无底洞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虚空洞有底啊。”

    “底呢?”苏慕歌初初掉下来时,发现自己上不去,的确惊惧万分,然而再恐惧的心理,也被时间给磨灭尽了,“快两个时辰了,底呢?”

    “底!”银霄突然大喊一声。

    “底在哪儿?”

    苏慕歌低头一瞧,脊背倏然僵直。果然见到底了,却还不如不见!

    这所谓的虚空洞,说穿了不过一条长长的烟囱,底部熊熊燃烧的烈火,一看便不是凡火,那些火苗蚂蚱一样,不断在火堆里跳来跳去也就罢了,居然还能发出桀桀怪笑!

    “银霄,想办法啊……”

    “我在想啊……”

    “糟糕,掉下去了!”

    “嘶”的一声,短短一瞬间,防护罩被熔了!

    火苗贯体而入。

    却受到一些阻碍。

    苏慕歌立刻明白,这些火的力量,并非外部燃烧,而是积聚在内部进行裂变爆炸。她是冰系灵根,灵气极为阴寒,所以能够阻挡一二。

    想通后,她立刻凝神屏息,将灵气在体内铸成一道防护墙。

    那些蚂蚱火苗久攻不下,退了回去,组合成一柄剑的形状,似乎决定一剑贯穿她的心脏。

    苏慕歌正想对策时,只听“轰”的一声!

    一道真气袭来,将火剑整个打散。

    矫健落入火堆之中,裴翊一手攥着一条金色丝线,一手将一个半透明光罩,扣在苏慕歌的头顶上。

    光罩结成一件长袍,闪了闪,便消失了。

    苏慕歌周身的水幕结界,瞬间加强不只百倍。

    “裴翊,你……”

    “你先上去。”裴翊另一手在她背部一拍,那根金色丝线易了主。

    “那你如何上去?”苏慕歌大抵揣测出他的打算。

    “你不必多想,我既下的来,自然上的去。”

    裴翊在她背后又是一拍,金色丝线“蹭”的向上收紧,依靠这股力量,便能将人给带上去。

    苏慕歌却眼疾手快的抽出驭兽鞭,勾住裴翊的手腕。

    不待裴翊有所反应,两人便被丝线的力量拖离火坑。

    “你是怎么想的?”裴翊错愕过后,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条金线根本承担不住两个人。”

    “那就一起掉下去呗。”苏慕歌凉凉道。

    情况危急,裴翊也顾不上同她理论,抽手想要挣脱驭兽鞭,

    苏慕歌威胁道:“你再动一下试试,信不信我马上掏出剪魂,将这丝线给剪断?”

    裴翊紧紧绷住唇,脸上隐隐浮出些许怒意:“我如此费尽心思的来救你,你上去,我此行才有意义。而我,自然也会想到其他法子,焚魔窟内的地狱之火,一时半会儿要不了我的命,却能在顷刻之间要了你命。”

    苏慕歌恍然:“原来下面就是焚魔窟啊!”

    “程灵犀!你究竟听没听明白我在说什么?!”裴翊简直要被她无所谓的态度给气死,“你怎么越活越不理智?越活越天真了?跟谁学的,秦铮?”

    “我说过以后不要再叫我程灵犀,你怎么总也记不住?”苏慕歌垂首,冷冷瞥他一眼,“你的决定,的确是又理智又冷静令我无从辩驳,但你有没有想过,你来救我,本身就是一种极不理智的行为?”

    裴翊被她一噎,竟无言以对。

    苏慕歌并不迟钝,只是活的久了,对一些事情不再那么敏感。

    便略带一丝调侃、一丝揶揄的问道:“裴道友,你近来是不是发觉,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的动凡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