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110章 患难真情

第110章 患难真情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之前是冉云海将狂暴魔蜥给引走了,如今堵住洞口的人,想想也知道是谁。

    看来他是打算杀人灭口。

    脑子有坑吗?

    苏慕歌觉得他根本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火罗刹一面逃命,一面还不忘咒骂苏慕歌一句:“我真不明白,他杀了你师姐,你居然还与他同行,你是不是神经病?”

    “你不要混淆概念,我师姐不是他杀的,是你亲手轰毙的!”裴翊正在积蓄力量,将真气全部导入噬魂剑身,一旦受到灵气冲击必将遭受反噬,苏慕歌拍了一下一直发呆的程灵犀,“走,咱们去帮忙!”

    “恩。”程灵犀犹豫了下,如今他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死一个谁也逃不了,便一拍乾坤袋,祭出木系的神器,疾步上前。

    “老娘要杀的是那姓冉的,是他拿你师姐挡枪!”火罗刹奔到一半,见苏慕歌飞快的绕过她,挡住蜥蜴的路。也立刻回身,喝住她的手下,共同抵挡狂暴魔蜥,“浮风你快出手,管它能不能破,坑洞入口已经完全塌陷,总之是出不去了!”

    “慕歌,她口中姓冉的,是冉云海?”秦铮听了半天,终于听出一点儿门道出来,气急败坏地问,“什么意思,冉云海杀了杨师姐?”

    此刻,苏慕歌想瞒也瞒不住了:“杀杨师姐的是火罗刹,但冉云海实乃罪魁祸首,因此之故,我先前才不同意你带着他同行。”

    秦铮气的牙痒痒:“那你为何不直接告诉我?”

    “我告诉你,以你的个性还不立刻同他打起来?此事传出去,大师兄以后还如何留在蓬莱?蓬莱和冉家以后又该如何相处?”狂暴魔蜥是土系的魔兽,苏慕歌打土系根本打不动,只能拍拍灵兽袋,放木曜出来,气的抚胸顺气,“真不知冉家怎么会教出这么个窝囊东西!”

    “管他那么多!杀了我们杨师姐,这个仇一定得报!”秦铮怒视着火罗刹,他和杨婉儿虽然称不上亲密,但蓬莱上下和睦,他们也是一起练过剑一起历过险的同门师姐弟!想起自己还正控制着金晶虫,心急的看向裴翊,“那个谁,你墨迹什么,赶紧出剑啊!”

    不管周遭闹成什么样儿,裴翊始终充耳不闻,稳稳将真气注入噬魂剑内。

    噬魂剑的剑光大震,在黑暗中肃杀之意更甚。

    裴翊心里想:倘若这是一柄真剑,理应是有用的。

    尔后沉沉说道:“慕歌,你命木曜设个藤木毒阵先困住它片刻,你们全都退回来,退向后方的迷宫内,择一条路只管跑,千万不要回头。迷宫变化莫测,每隔一刻钟变幻一次方位,毫无死角,这些金晶一时半会儿的也寻不着。提前告诉你们,迷宫尽头还有一个出口,找不找的到,就凭你们的运气和本事了。”

    苏慕歌微微一怔,原来这就是他的后路。

    裴翊传音给她:“带着秦铮,你们一路向东走。无论迷宫如何变化,认准东面。”

    苏慕歌脸色一肃:“那你怎么办?”

    裴翊道:“我出的去。”

    秦铮张了张嘴,裴翊截住他的话:“你也一样,收了你的真气立刻跑,还有银霄,回你的七曜空间内去,千万不要出来。”

    仿佛天生就是下命令的首领,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

    这时候,恐怕也无人提的出什么正确意见。

    见裴翊双手高高举起噬魂剑,凛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煞气,便纷纷向他身后跑去。木曜头顶的三叶草喷出几颗种子,立刻跳回苏慕歌身上。种子落地生出藤蔓,缠住魔蜥蜴的脚。

    裴翊找准时机一剑劈下去,电光火石之间,地道颤颤作响。

    那些金甲虫被击飞出去,被烈火烧死了一大半,但仍有残余。“咔吧咔吧”,两面墙壁不断有硬物掉落在地上,果真被苏慕歌说中了,不但灭不掉已经进化的金晶,连墙壁上的一些魔晶也被震动。

    魔晶落在地面上,滚了两下,化为一模一样的金晶。

    狂暴魔蜥挣脱了藤木毒阵,嘶吼着冲向裴翊。

    裴翊却一动不动,望着手里的噬魂剑发呆。

    这厢身后的通道突然开始变化,墙壁快速移动起来,不但左右移动,竟还上下移动,火罗刹一名手下一个不小心,险些被下落的巨石给砸成肉饼。

    众人终于清醒的认识到,此乃一个处处布满恐怖陷阱的迷宫。

    苏慕歌没有继续向前,她转头,瞧见裴翊一个人在狂暴魔蜥面前傻站着,心下惶惶不安。

    喊他一声,毫无反应,苏慕歌怔怔立了一会儿,实在找不出不回去的理由,便义无反顾的折返:“秦铮,你带着程灵犀一直向东走,但凡墙壁转换,石门开启,就向东直走!”

    “慕歌你去哪儿?!”

    秦铮伸手想去拉她,却听程灵犀喊了一声:“小心啊!”

    尚未反应过来,就被程灵犀推的老远,原本他站的位置,则落下一块儿巨石。

    但这一撞,面前“咔咔”两道石墙转换,便将他同苏慕歌隔的瞧不见了。秦铮拿剑去劈,墙体纹丝不动,不由气的脸红:“你推我做什么!”

    程灵犀沉沉道:“不推你看着你被砸死吗?”

    “我死不死,究竟与你何干啊!”秦铮原本脾气就差,一连串的变故更是激的他心头跌宕,“你究竟让我说多少次才会死心啊程灵犀?!我不喜欢你!前半辈子不喜欢,下半辈子也不会喜欢,下下辈子都不会喜欢!你能不能不要缠着我不放?你知不知道,你真的给我带来很大的困扰,从小到大,你给我带来的永远都是困扰!”

    一番话说的不可谓不重,程灵犀死死抿住唇。

    尤其是那句“从小到大,你给我带来的永远都是困扰”。

    程灵犀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她永远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见到秦铮的情景,记得她被公主欺负的躲在角落哭,他趾高气扬将她从地上拽起来,说“以后跟着我,没人再敢欺负你”的情景。

    她这一生,心心念念的全是他,为了他读书写字,为了他去鬼谷学习治国谋略。

    最后却换来一句她是他的困扰?

    但程灵犀不怪秦铮。

    从小到大,秦铮从来也没给过她好脸色看过,但秦铮心里总是护着她的,而且也承诺过以后是会娶她的。

    但这一切,都被那个女人占据了!

    占据了她的身体,占据了她的身份,她怎么能不恨?!

    程灵犀冷笑一声:“秦铮,你说我不要脸的追着你跑,你不也一样不要脸的追着她跑?你说我给你带来困扰,你不也一样?”

    秦铮一股脑说完那些狠话之后,正有些后悔,如今一听程灵犀说这话,脸色一沉:“我和你怎么一样,我和她……”

    “你和她除却师兄妹的关系,还有什么关系?”程灵犀盘膝坐下,冷冷道,“她和那个魔人浮风,才是一对。”

    “你胡说八道什么?”

    秦铮简直快要气笑了,“她这个人不像你,不会丢下同伴,所以才会回去!换了是我留在那里,她也会回去!”

    “你在那里,她折返是顾念朋友之情,同门之谊。而浮风在那里,她回去却是情真意切、同生共死。”

    “程灵犀,”秦铮弯腰,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你是不是疯了啊?”

    程灵犀毫不介意,微微抬了抬下巴,笑出两个酒窝:“恐怕也只有你一个看不出来,那我便一桩桩一件件的理给你听,只是,你敢听么?”

    秦铮冷笑一声,索性也盘膝坐下:“你说!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你如今也看到了,魔神殿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才能让一个赏金猎人不要任何报酬,替她进来开路,忙碌了整整半年?”程灵犀托着腮,睨他一眼,“之前七夜瑾就是故意要害她,将她扔进了焚魔窟。她是怎么安全回来的,或者说,她是同谁一起回来的?”

    秦铮怔住。

    “是浮风听见我们交谈,才急慌慌赶去救她。尔后他们回来,一直在彼此传音,看向对方的神情,全然是没有其他的。就连七夜瑾悄悄离开,他们都没有发现。”想起这茬,程灵犀扯了扯唇角,“后来你拉着苏慕歌过来白浊这边时,浮风眼里那抹妒恨我是再同感不过。浮风的为人处世,咱们也是听闻过的,端是如此一个冷血弑杀之人,斩杀金晶之时,他自愿承担起重担,冒着生死的风险,是为了谁?总不会是为了你我吧?”

    秦铮恍然陷入回忆。

    “再说那个女人,对他又爱又怕的神情,我也是看的分毫不差。”程灵犀先前跟着他们身边,话不多,没怎么动手,眼睛倒真没闲着,“想要靠近,却又充满畏惧,因此一直在刻意回避。而浮风似乎也有所了解,或许是想要消除她心里的防线,一直在给予最大限度的纵容。我虽不知原因,却可以肯定,他们之间的感情,参杂了太多东西,亲情、友情、爱情、知己、朋友,总之,是一种你我所不能理解的复杂与深厚……”

    程灵犀还在一桩桩,一件件的说。

    秦铮已经有些听不下去了,他拳头捏的死紧:“我知道你在骗我。”

    “我骗没骗你,你心里恐怕有数,我只是觉得,你不能再继续做个傻瓜。她看顾你,真的就像在照顾一个孩子,同看向她师叔的神情,是一模一样的。”

    “你给我住口!”

    秦铮豁然起身,下巴线条绷的死紧。

    他不信,也不想信,但苏慕歌刚才看向那人的眼神,是他从来都不曾看到的……

    秦铮心神一瞬便乱了。

    清明的瞳仁骤然闪过一丝赤红,转瞬即逝。

    程灵犀却捕捉到了,心神不由一动:魔气,他身体里,怎么会有魔气?

    还是极强的真魔之气!

    ……

    苏慕歌躲过重重障碍,趁着巨石落下的空,几乎是从地面滚过去的。顾不得其它,祭出宵练来,将裴翊向后一拉,以剑气将魔蜥蜴击退数丈。

    “裴翊,你伫在这干什么?”苏慕歌拉着他后退。

    满地的金晶幼虫,似乎还没有完全苏醒,正在挣扎着活动僵硬的身躯。

    “此剑是假的!”裴翊反手抓住苏慕歌的手腕,眸色深戾,沙哑着嗓子道,“这不是当年与我对峙的那一柄噬魂剑!”

    苏慕歌一愣:“它还没有吸纳弑神之力。”

    “不!”原本有着落的事情,一瞬被推翻,令裴翊备受打击,更莫名涌起一股惶恐之意,“不是!剑的材质不一样,如果此剑是以极品天火石所铸,那当年与我对峙之剑,选材便是极品中的极品!我虽不懂铸器,但我的感觉不会错,你信不信我?”

    苏慕歌自然是相信他的,但眼下实在不是在意这柄剑的时候:“咱们先走。”

    裴翊似乎这回儿才反应过来:“我不是让你不管不顾,一路向东走的?”

    “我总不能看着你被魔蜥蜴撕碎吧!”苏慕歌没好气,一个纵身,又同那魔蜥蜴缠斗起来,木曜的毒阵一放,这家伙学聪明了,急急向后退。

    “不妙,这些金晶变异完成了!”

    裴翊从假剑的失落中走出,抓住她一路后退。

    苏慕歌转头望,迷宫的门目前处于关闭,还得一会儿才能重新开启,提议道:“先布个火系剑阵挡一挡吧?比如天火聚阳阵?”

    裴翊点头:“可以一试。”

    苏慕歌心领神会,立刻抛剑而起,手中结印,真气渐渐在头顶汇聚出一柄气剑。

    横竖无人,裴翊一转身收起魔化,变回道修的模样。以手画符,口中念出一串咒语,一道八卦火符“嗖”的飞出,灌入气剑之内:“去!”

    燃火的气剑飞速向前冲去。

    在两人前方飞快旋转,结成一张细细密密的剑网。

    “撑不了多久。”裴翊道,“我们两人的修为远不如从前。”

    “能撑多久是多久。”苏慕歌比从前乐观了不少,靠在光滑平整的迷宫石门上,呼了口气,“此阵不行,还有其他剑阵,大不了咱们一个个的试一下。从前多艰险的处境,咱们也撑过来的,我总不信会死在这里。”

    裴翊将手中假的噬魂剑扔了,侧过脸,看着只到自己肩膀的苏慕歌:“如果先前我被那只蜥蜴给拍死了,你会不会天上地下的寻它报仇?”

    又问?

    苏慕歌摇头:“不会。”

    裴翊木然的将脸转回来。

    少时,却又听苏慕歌有些无奈的叹几口长气:“如果等到它将你拍死,我才迟迟出现。我想,我可能会后悔的先把我自己给拍死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