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114章 步步为营

第114章 步步为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剑器之皇?

    苏慕歌完全被这四个字所震撼。

    怪不得宵练一靠近九夜笙,便会发出嗡鸣之声。她猜到九夜笙来历不凡,但在听白浊亲口说出之前,断然想不到这一层。

    这厢七夜瑾下了杀心,即刻出手。

    两人同为金丹中期,七夜瑾的实力远在白浊之上,但他却受了重伤。

    孰赢孰输,还真是不太好说。

    “慕歌,你不打算出手吗?”银霄对九夜笙乃剑皇一事,也是相当震惊,凭它如何想,也无法将那个卖血的二缺,同霸气的剑皇联系在一起。

    “我肯定得出手,但你说我该出手帮谁?”苏慕歌深锁眉头,“你也看到了,剑皇的秘密,七夜瑾是不许外人知道的。之前我只怀疑了一下九夜笙出身不俗,他就将我丢进了焚魔窟。”

    “但他是在保护九夜笙,倘若白浊活着出去,后果你可有考虑过?”

    这倒是个问题。

    苏慕歌敛神思索。

    白浊一旦活着走出魔神殿,九夜笙处境堪忧,裴翊恐怕也是焦头烂额。想到裴翊和噬魂剑的宿怨,苏慕歌忍不住一阵头疼,九夜笙就是噬魂剑的事情,她究竟要不要告诉裴翊?

    她和九夜笙虽然有些交情,但事关整个魔界的生死存亡,实在太过严重。

    那可是悬在裴翊心窝上的一把利刃,一日不翻出噬魂剑来,他便是一日惶惶不得安宁。

    她不可能瞒着裴翊不说。

    所以在此之前,一定不能让殿外的魔人先知道这个秘密。

    苏慕歌既然打定了注意,便再无顾忌,立刻揭下身上的隐身符。

    心念一动,提起镰刀疾步冲了出去。

    她灵气全满,未曾受伤,加上地势有利,绝对的天时地利人和。

    一举宰了他们两个都不成问题。

    虽无仇怨,但听裴翊寥寥形容,白浊绝不是什么好货色,杀便杀了,没什么好心软的。之后七夜瑾想对付她,也断不是一桩易事。只要七夜瑾自己不作死,苏慕歌不会主动杀他,毕竟师父说了,他们渊源甚深。

    正斗法的两人,对于突然冒出来的苏慕歌又惊又诧,没有半点防备。

    更不知道她究竟想要攻击谁。

    白浊心下骇然,七夜瑾更是认准她是冲自己来的。

    直到苏慕歌那一镰刀砍在白浊肩头上,险些击碎他的防护罩,七夜瑾才愣愣的落回地面。真气早已虚耗空了,忙不迭摸出两颗魔珠,在掌心捏碎了,补充流逝的真气。

    “你杀我作甚?”白浊完全不能理解,他同她无冤无仇,甚至不知其姓名。

    “天残侯府大公子,在下一区区贱民,岂敢杀你?”

    苏慕歌笑着回他一句。

    说的是真话,她确实不敢杀他,以白浊的身份,身体内没有极强禁止才怪,但这迷宫中置人于死地的玩意儿多得是,哪里用得着她出手?

    苏慕歌只砍了一镰刀,便退了回来,稳稳落在七夜瑾身边。

    白浊正纳闷着,“刷刷刷”的,周遭石壁竟开始移动。

    分明还不到迷宫转换方位的时刻,白浊瞬间猜到,此女手中有能驱动法阵的灵兽。

    “他懂阵法的。”七夜瑾提醒苏慕歌一句。

    “我知道。”苏慕歌点头。

    火罗刹的能力远在白浊之上,还险些死在这诡异迷宫之中,白浊必然懂得法阵,才能活在现在,“银霄,咱们还得去找小火,你俩速战速决。”

    既用了“你俩”,那自然不只一个。

    白浊才躲过一道石壁的绞杀,突然脚下一空,就不见人了……

    再也不曾上来。

    七夜瑾震撼的无以复加!

    他被岩石给吃了??

    一定是苏慕歌动了什么手脚,但白浊脚下分明就是坚厚硬实的岩石啊!

    他盯着苏慕歌,恨不得将她看出朵花来。

    苏慕歌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家小土曜能够转化水土,方才将石头化为水,使白浊掉下深渊,落进迷宫陷阱中,被左右滚动的巨石给击碎了。

    她牵起唇角,阴恻恻地笑:“瑾公子,兵不血刃的杀人,的确很爽。”

    知她是在挑衅先前焚魔窟害她一事,七夜瑾眼下已经确定,剑皇和阿笙,她已尽数知悉,眼眸中杀意闪现,但须臾之间,即显露出颓势。

    重伤之下,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不,哪怕自己不曾受伤,在这天堑重重的迷宫内,他也不是她的对手。

    这女人平时瞧着并无锋芒,却是隐在鞘内的一柄利刃。

    他一直小瞧她了。

    七夜瑾敛了敛睫,将语气放的极缓:“苏姑娘,当年我师父炼出剑皇来,的确是一桩意外,而且练出的剑皇,还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孩儿。”

    苏慕歌默默听他说。

    “我先前不止一次的说,瞧着师父是个粗狂之人,却有一颗极柔软的心。他也曾有过一个亲生骨肉,却随他妻子一起死在战场上。所以师父对于战场上捡来的孤儿,都带有一份特殊感情。让他将一个嫩生生的小婴孩儿投入铸器炉,他舍不得,于是就先养着,这养着养着,就养出了感情。”

    七夜瑾的声音越来越轻,似柔和的晚风一般,“阿笙真的很好,虽然体内充斥着弑神之力,但他性子和善绵软……”

    苏慕歌叹息:“是无道大师放血放的好。”

    “师父为了他,真可谓操碎了心。”七夜瑾低了低头,“而我们师兄弟几个,又有哪个轻松,费尽心思寻来一块儿或可替代的天火石,四处去收集煞气,妄图再造一柄噬魂剑,交代给天残侯。”

    “所以之前在炎武辖地,是你困住我们的?”

    “不错。”事到如今,七夜瑾也不再遮掩,凛凛正视着苏慕歌的双目,“如果你要报仇,尽管冲着我来,我绝不会还手。但烦请你为阿笙守住这个秘密,教他可以继续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苏姑娘,你是个强运之人,这噬魂剑乃魔剑,你得之无用。”

    倘若从前,被七夜瑾如此一说,苏慕歌必然会心生同情。但她已从裴翊口中知晓这柄剑的力量,那可是足以摧毁整个魔域的力量。

    倘若拿去外界,说不定摧毁整个十洲三岛也不在话下。

    而且还不确定,日后那名持剑之魔是不是九夜笙。或者九夜笙已经彻底化成了剑,被他的师兄们、亦或者其他人攥在手中。

    无论哪一种可能,其中必然是有一番惨痛经历的。

    苏慕歌绷直了脊背,沉声道:“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究竟造出了一柄什么样的可怕玩意儿。这柄大杀器,从头至尾,就不该现世!”

    说完,也不再管他,掉脸离开。

    此事搅得她异常烦闷,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找寻火曜。

    不知她是应了没应,七夜瑾想要拦她,但根本拦不住。一眨眼的功夫,苏慕歌便从石壁一侧滑进另一侧结界,走远了。

    独自留下七夜瑾在原地心绪难平。

    ……

    越来越靠近地道入口,一只金晶也没有看到,苏慕歌觉得奇怪,难道金晶不能离开地道不成?

    很快这个想法便被推翻了。

    因为她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金晶,堆积在地道之内,蠢蠢欲动着,但似有惧意,畏畏缩缩,不敢向前爬出一步。

    听见苏慕歌手腕上的镯子发出清脆声响,银霄终于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妈的,总算是找着了,还好还好,没被吃掉。”

    “在哪儿?”苏慕歌扫了一圈,愣是没见着。

    “那里。”银霄指给她看。

    苏慕歌顺着他的方向望过去,又瞅了好半天,才看到半空中飘着一只小蜜蜂,比寻常蜜蜂还要小上许多倍,但外形却是一模一样的。

    它正注视着那些金晶,流着口水犹豫不决。

    苏慕歌举起手臂,亮出七曜镯,想将它给收了,却被银霄给拦住:“你疯了么你,此时将小火收了,地道里那一窝金晶立马涌出来,别说爆你脑袋,埋都能埋了你。”

    “那你告诉我怎么办,就这么耗着啊?”

    “那就这么先耗着吧,小火有些害怕,不太敢出手。”银霄摸着下巴,咬了咬唇,“你如今已是金丹境,小火醒来后,最差也是个筑基后期,但瞧它的模样,似乎已经堪比金丹,地狱之火的力量果真强悍,说不定小火的天赋会被更深一层的激发出来,我到是挺期待。”

    苏慕歌听不懂它在叽歪什么,既然耗着,她就席地打坐。

    也不知耗了多久,三五天还是七八天。

    火曜依旧同金晶们大眼瞪小眼。

    直到苏慕歌想要起身,突觉得丹田一阵翻天覆地的绞痛。

    她一个支撑不住,颤巍巍的跪了下去。

    怎么回事,她的经脉在痉挛……少时,青筋爆满整个额头,大滴大滴汗珠顺着脸颊滚落,她剧烈咳嗽起来,想要提气压制,一运气,丹田痛的她险些昏厥。

    “你怎么了?”银霄吓了一跳,在一旁手足无措。

    “痛……”

    喉头发出一个破碎的音节,苏慕歌再也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慕歌?!”银霄赶紧将她从地上抄起来,大力拍了拍她惨白的脸,“小木,你快瞧瞧她是怎么了,莫非近来耗损太大,金丹又出问题了啊?!”

    桑行之不是说,有五诛剑在,除却不能进阶中期,其他无碍的吗?

    “不是。”隔了好一会儿,木曜终于确定,“是五诛剑出了问题。”

    “五诛剑会出什么问题?”

    “五诛剑是以桑行之的神识力量凝练而成,属于灵识剑气的一种极高级形态,”木曜忧心忡忡,“我想,是桑行之本人出了问题。”

    银霄怔愣片刻,才瞠目道:“你的意思是说,桑行之识海受了伤,导致五诛剑出现波动?”

    木曜“恩”了一声:“肯定的。”

    银霄吸了一口凉气:“看来幽都大长老焰魃,委实不是一个简单人物,桑行之这样的本事,都能在他手中吃亏。”

    木曜踟蹰着道:“银霄,你乐观了,绝不只吃亏那么简单。”

    “恩?”

    “主人丹田内的五诛剑几近崩裂破碎,可见桑行之的识海并非普通受损,而是……”

    “而是什么?”

    “而是遭受到了毁灭性重创。”

    “什、什么?!”若不是双手正抱着苏慕歌,银霄几乎跳起来,“桑行之死了?!”

    “没有。”

    木曜一瞬不瞬窥探着苏慕歌的丹田,说道,“五诛剑没有最终崩裂,而且此刻,正以惊人的速度自我修复着。想必,桑行之知道自己识海受损,会给主人带来怎样的后果,正在分出大部分力量,来保护和稳固主人丹田内的五诛剑。”

    银霄稍稍宽心,随后又紧紧绷起:“那桑行之自己呢?”

    同焰魃斗法之中,还要分出力量来稳固五诛剑,岂不是更加虚弱?

    木曜也拿不准:“诸如桑行之这种级别的大能,千载道行,根基深厚,我们谁都无法估算他的力量。不过看五诛剑自我修复的速度,他目前为止,还是游刃有余的。”

    银霄眼圈都快酸了:“桑行之真是个好师父,我收回从前骂他的话。”

    木曜不否认桑行之为人师表的尽责,但它此刻,心中其实另有其他疑惑:“银霄,我怎么有种感觉,加害主人之人,或许原本就是冲着桑行之来的,主人只不过是个引子?”

    “啥意思?”

    银霄抱着苏慕歌起身,自己的脑袋也是一晕。

    突然想到,它们和苏慕歌是同气连枝的……

    银霄心中骤骇!

    一旦苏慕歌完全封闭识海,它们全都得被锁回七曜之内,她还不被金晶给拆吃干净了?

    “小火,你给我麻溜的!”银霄冲半空中的太极蜂怒喊一声,“时间不多了,再磨蹭下去,主人就要因为你死在这里了!”

    半空中的太极蜂瑟缩了下,终于憋足了勇气。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触角一动,一只太极蜂分裂为两只,两只分裂成四只,四只分裂为八只……一眨眼的功夫,铺天盖地分裂的全是太极蜂,“嗡嗡嗡”的向金晶窝里冲去。

    银霄背过脸,这凶残的打法儿,有密集恐惧症的狼真心看不得。

    它抱着苏慕歌向回走,也是越来越吃力。

    头重脚轻的,但还得坚持住。

    万幸走到半途,远远瞧见裴翊和火罗刹正向地道前行,必是下来寻找苏慕歌的。

    “我们在这!”

    银霄憋足最后一口真气,向裴翊的方向喊了一声。确定他有注意到自己,便再也支撑不住,化为一缕银光,被镯子给吸了回去。

    苏慕歌顿时没了倚仗,眼看便要摔在地上,最终落在一个毫无温度的怀抱中。

    “慕歌?”裴翊之前望见银霄气若游丝的模样,便知事态严重,心里已然有了准备,伸手一探苏慕歌的丹田,仍是惊的他半响不能回神!

    他在外感应不到五诛剑的存在,只探知苏慕歌即将崩碎的金丹。

    “究竟是谁将你伤成这样的?!”

    裴翊的冷静一瞬崩溃,死死咬紧牙,平喘几口气,试图压制住体内那只奔腾着、叫嚣着想要杀人的野兽。一抬手,真气注入她体内,先护住她心脉,一刻也不敢耽搁,立即抱着她起身。

    “喂,你去哪儿,不找弑神之力了啊?!”

    火罗刹才飞过来,就看到裴翊铁青着脸疾步折返,故而喊了一声。但裴翊好似没听见她说话,根本不待迷宫变化,不管什么鸿沟天堑,直接顶着防护罩硬闯出去。

    火罗刹站在那里皱了皱眉。

    她日渐觉得这男人的脑子有些问题,冷静理智起来,仿佛整个红尘岁月了然于胸,不冷静理智的时候,活脱脱就是一个疯子。

    并且疯的越来越频繁,疯的越来越严重。

    其实他不叫浮风,是浮疯才对吧?

    裴翊抱着苏慕歌跳出迷宫,外头程灵犀和七夜瑾瞧见,都吃了一惊,两人沉默着,看着裴翊准备离开魔神殿。

    “你就这么出去?”七夜瑾追出来问。

    “莫非你还有其他对策?”裴翊顿了顿脚步。

    “容我休息几日,用传送阵……”

    “等不得了。”

    传送阵裴翊自然也会,但那阵法消耗太大,他现在同样启动不了。知道七夜瑾也再没别的办法,便一伸手,祭出一口炼尸棺材,将苏慕歌妥帖放了进去。

    随后将棺材背在后背,黑袍连帽一拉,遮住自己大半张脸。

    七夜瑾简直不敢相信:“你疯了吧?硬闯出去?”

    裴翊并不理会。

    幽都城内只要他叔叔焰魃不在,硬闯出去,亦无不可。

    他得去找药魔,如今,恐怕只有药魔能救她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