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116章 大小自在

第116章 大小自在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洞天一别,小友安好?

    这八个字不啻于晴天霹雳,轰的苏慕歌良久回不过神。

    灵识洞天内出尘脱俗,令她仰慕万分、又暗自引为知音的大能,竟然就是裴翊口中阴险恶毒的幽都大长老焰魃?

    那个弑杀亲兄、逼死王嫂,又将亲侄儿丢进焚魔窟的恶魔?

    无论如何,也联想不到一起去啊。

    见她突然如遭雷劈似的停在半空,桑行之也不由止步,思虑片刻,折返回来,不动声色的打量她一眼:“怎么,你果然是认识他的?”

    “确有一面之缘,但却是在梦中。”

    “梦中?”

    苏慕歌便将原委一一讲给桑行之听。

    桑行之听罢也是大感疑惑,沉吟道:“灵识洞天乃是化神大神通所创设出的虚无天地,若非主人相邀,哪怕诸天神佛、至亲夫妻也无法擅入。你与焰魃素未谋面,相隔数万里,为何与他心意相通?”

    “心意相通”四个字,又是一道天雷轰下来。

    苏慕歌苦着脸道:“师父,若连您都不知,徒儿又岂会知道?”

    桑行之毫不掩饰自己的忧虑:“慕歌,就此事而言,我不知是你的一场大机缘,还是一场大劫难。总而言之,你自己得有个心理准备。”

    “准备什么?”见他慎重其事,苏慕歌也不由紧张起来。

    “我也有一处灵识洞天,洞天之内……”桑行之琢磨了一下语言,大抵觉得太过高深,以苏慕歌目前的境界理解不了,便换了一种说法儿,“这么同你说吧,世上若有个与你无亲无故之人,可以如入无人之境的进入且窥探你的识海,你会如何?”

    “我会倾尽全力将其诛杀!”

    言罢,苏慕歌心头骇震。

    她明白师父的意思了,随意进入焰魃的灵识洞天,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挑战和威胁。

    桑行之轻轻在她肩头一拍,安抚道:“师父在,你且安心。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动我徒弟,管他焰魃如何狠辣,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可是师父。”直到如今,苏慕歌仍是难以置信,“灵识洞天,合该是此修者灵识深处最真实的存在吧?”

    “是。”

    “可凭我如何看,焰魃都不是一个残忍嗜杀之人啊。”

    “慕歌,在魔域这些年,你或许接触了一些尚算良善的魔人,误导了你的认知。但你师父我同魔人打了半辈子交道,体悟自是比你要深。”桑行之的目光,向熔炉的方向掠过,“魔人虽说带了一个人字,但他们终究不是人,与我们的身体构造、思维观念可谓天差地别。亘古以来,便未曾受过道德约束,并无良知概念。天性酷戾,睚眦必报,贪婪邪恶才是他们的本质。所以千万年来,为天道所不容,飞升者寥寥。”

    苏慕歌张了张嘴,许久才闷声道:“师父,容徒儿僭越一言,徒儿觉着您这话未免太过武断,有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嫌疑。”

    “那是因为你幸运的生在一个美好时代。魔族大门关闭,幽都王积威犹存,十洲三岛经过数百年休养生息,正处于安静祥和。”

    桑行之并不计较她的犯上,一扬手,祭出一柄略有些残破的断剑,“在我和你萧师叔成长的年代,魔族大肆入侵,四处兴风作浪。我所有亲人,族人,全都是死在他们放出的妖兽魔兽之手,他们无恶不作,妄图以真魔之气污秽整个十洲三岛,扩展他们的疆土。我亲眼看着他们猪狗一般屠戮我们的同胞,手段残忍到超越我的认知,而我年少时所修的剑道,正是诛魔之剑,拜入蓬莱时曾立下宏愿,此生修行只为除魔卫道。”

    苏慕歌深吸一口气:“那您的诛魔剑,为何折了?”

    桑行之弹了弹断剑,只轻叹道:“往事远矣,不堪回首。”

    一挥袖,收了剑准备走。

    “师父,请您等我一下。”苏慕歌思忖再三,还是决定回去找裴翊交代几桩事情,“我想起我有东西落在浮风那里了,待我取来。”

    “依我看,你是将心落在浮风那里了吧?”桑行之收起伤感,突然就揶揄她一句。

    “师父您说什么呢?”苏慕歌眼珠子差点儿蹦出来,“非常时期,能不能收起您的老不正经,真挺吓人的。”

    嫌弃的摇摇头,转身御风飞回熔炉。

    桑行之望着她的背影,面色倏然变的有一些凝重。

    之前聚窟洲,即便算出同她有份师徒之缘,也不愿收下她,正是因为替她卜卦之时,只瞧见朱厌凶兽的影像,其他一概不得而知。而朱厌现世,天下必有兵燹之灾,将给自己,更甚者将给蓬莱带来灾劫。

    不过眼下看来,卦象虽无误,朱厌却并非她本命之格。

    那寓意着她势必会招惹上重煞之人。

    他怎么就忘记了,幽都王族一脉,正是以朱厌恶兽为守护图腾的。

    秦铮渡是情劫,她渡的,或许是生关死劫。

    搞不好,就会像他手中诛魔剑一样,折在这些魔人手中……

    苏慕歌折返熔炉的时候,裴翊也正好出来,两人在火山口上方碰了个正着。

    “我正要去寻你。”

    裴翊摊开手,递给她一方玉盒,里面盛着冰蚕蛇的精魄。

    一趟魔神殿之行牵出冗多杂事,他不提,苏慕歌险些就给忘记了,道了声谢接过手中。拢着眉,纠结有些事情该不该立即告诉他。

    裴翊见她独自折返,知她有话犹豫着要说,也不催促。

    第一桩是关于九夜笙就是噬魂剑皇一事,苏慕歌无比纠结,以裴翊的个性,估计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冲过去将九夜笙给毁了。

    她不希望九夜笙丢了性命是一码事,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顾虑。

    当年裴翊杀了那兽形魔领袖之后,噬魂剑随之自爆,引地狱之火焚毁魔界。不知今时今日,毁了幼小良善的九夜笙,是不是也能引起如此严重的后果。

    她决定先问一问师父,自己心里有个谱之后再告诉他。

    第二桩,就是她与焰魃一番神交之事。

    苏慕歌心里头凉了半截,怎么一桩桩一件件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全都要朝裴翊心窝里戳刀子?

    “那个……”

    “恩?”

    “师父给我送来一张帖子。”苏慕歌想起之前他的恳求,提前告诉他,至少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于是一咬牙将帖子取出,递给他。

    裴翊接过手中,垂下眼眸:“谁的帖子?”

    “幽都大长老、你叔叔下给我的帖子。他邀请我三日之后,前往天机城参加他的寿宴。”

    裴翊正欲掀开帖子的手,蓦地僵硬了片刻。稳了稳心绪,才将帖子翻开,继而看到那八个字,并咬牙切齿地念出:“洞天一别,小友安好?”

    “你别误会。”探一眼他紧绷的唇线,杀气腾腾的眼眸,苏慕歌咽了口唾沫,将之前解释给桑行之的话,又解释给裴翊听了一遍,“事情就是这样的。”

    裴翊寒着脸盯着她看。

    苏慕歌连忙澄清,指天誓日地道:“我发誓,我真不知道他是焰魃,否则我一定不会同他谈什么琴音,论什么茶道,悟什么人生。”

    她躲都来不及啊。

    那根本不是她现在能够招惹的人物。

    “走。”裴翊将帖子还扔给她。

    “走?”

    “我随你一起去一趟天机城。”

    ****

    天机城同玄武城一样,位于魔域边陲之地,距离幽都甚远。许是寿宴将至的缘故,城里城外拥挤不堪,连进个城门都得排队,审查十分严格。

    明日寿宴,天机城门今日大开三道。

    两旁侧门是给寻常魔人通过的,正中大门则候着几位天机魔将,恭迎各路天魔侯贵族。以桑行之的身份,加上手持天机侯爷亲自下的帖子,自然也是由正门而入。

    至于裴翊,在靠近天机城时便不见了。他自有进入的法子,苏慕歌也不操心。

    而她与桑行之同行,摘了魔气手套,以道修的身份示人。

    道修的出现,还是在城门外引发一场骚乱,尤其对方还是十洲三岛蓬莱仙尊。如今这一辈的真魔,见过道修的并不多,许多魔人都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包括一些天魔贵族。

    一时间,苏慕歌有一种被展览的错觉。

    桑行之亮过帖子之后,苏慕歌随后亮了帖子。

    魔族等级森严,自己不亮帖子的话,就得滚去两侧偏门排队。

    其实作为桑行之这大煞星的弟子,魔将们本着能躲则躲的原则,她只需老实跟着也是能由正门入的。但明晃晃的帖子这么一亮,几位魔将气的险些厥过去,心道你丫故意弄张假帖子来糊弄,是闲着没事儿来戏耍他们的吗?

    找抽的吧!

    原本对道修便堆满仇视,有一魔将忍不住就想趁机发难。

    旁边立刻有魔将拽了拽他的衣袖,向他摇摇头:“侯爷嘱咐过,桑行之以及他的徒弟,要以王族最高标准来招待,怠慢者死。”

    那魔将这才作罢。

    “桑行之!”

    背后突然传出一道惊讶、愤怒的声音,苏慕歌转过头,只见一行魔人至半空飞船震衣落地,为首之人威风凛凛,却一脸爆红。

    两侧排队入城的魔族人呼啦啦跪了一地。

    苏慕歌瞧见他身后面色不愉的火罗刹,遂确定此人身份,乃炎武侯焚天。

    桑行之压根就没回头,似不曾听见,只管提步走。

    炎武侯丝毫不顾身份,大步冲上前拦住,指着他道:“怎么,装不认识啊,别以为弄了头白发老子就认不出你了,我说你他妈怎么又跑来魔界了?”

    此话一出,他的四个孩儿全都是目瞪口呆。

    应是从未见过他们的父侯大人在人前如此失态。

    “同你一样,焰魃请来的。”桑行之不以为意,扬了扬手中帖子,“还有点儿规矩没,后面排队去。”

    炎武侯还未来得及说话,又听一个冷漠的声音穿进来:“焚天,你又在显摆什么?”

    “狄残废,这里有你插嘴的份吗?”炎武侯冷眼一睃,瞬间恢复一派王侯的气势,苏慕歌心口一阵涤荡,其他魔人则战战兢兢。

    来人乃天残侯狄疾,果真是个残废模样,慵懒的倚在藤椅上,被四名魔族少女抬着。

    他身后除却小公子梓牧以外,一水衣着暴露的妖娆魔女。

    尤其是站在梓牧旁边的那一个,柔柔弱弱,低眉顺目的,怀抱一柄七弦琴,与其他魔女的身份明显不同。

    容色苏慕歌欣赏不来,但看周遭魔人垂涎的模样,应是个大美人。

    苏慕歌下意识的向桑行之身畔靠了靠。

    她可没忘,她在迷宫内害死的白浊,正是天残侯的大儿子。

    然而,饶是天残侯想破脑袋想不到她身上去,目光只若有似无的绕在火罗刹身上。连带他宝贝儿子,派去魔神殿内的金丹家臣全都死绝了,他连发生何事都不知道。本以为是火罗刹干的,却也一直怀疑她是否真有这般通天的本事,直到听说有一个天魔人以一人之力杀出幽都。

    此魔是谁,火罗刹想必知道。

    “你看我做什么?”火罗刹心里怵得慌,但父亲在身边,她直接鼓着腮帮子瞪回去,“白浊已经死了,婚约自动解除,休想再打我主意!”

    “你这毛丫头的脾气,真是越来越辣了。”天残侯也不生气,摸着下巴咂咂嘴,“白浊死了,无福消受,我这做父亲没死,你还可以嫁给我。”

    “不嫌弃的话,我替哥哥接手也成。”梓牧优雅的摇着折扇。

    “做你们的春秋大梦!”火罗刹像只炸了毛的刺猬,天残侯她不敢打,遂将一道天雷轰向梓牧,“老的荒淫无道,小的斯文败类,上梁不正下梁歪!”

    梓牧只有金丹初期,自然抵挡不住。

    也不指望他那冷血的父亲会出手帮忙,如若平时,梓木定要吓死,但今日不同,他身畔还有疼爱他的姐姐在。

    只见他身畔抱琴的女魔,纤细的手指在琴弦之间灵巧一拨,如蝴蝶翩跹,无声息间便化解了火罗刹的攻势。听她淡淡一笑,声音好似银珠落玉盘:“罗刹妹妹,明知我父亲和弟弟是在说笑,你又何必动怒呢?”

    火罗刹红眸骤紧,仿佛这一刻才瞧见她,嗤笑道:“焦娓,多少年不曾见你抛头露面过了,如今为争这天机侯夫人的位置,你也是拼了啊。”

    焦娓换了个姿势抱琴,歪着头看她:“那罗刹妹妹至此,莫非只是来斗嘴的?”

    一句话堵的火罗刹气闷至极。

    当她想来啊!

    还不是被她父亲给逼着来的?!谁稀罕什么王族血统,谁稀罕什么魔族大能,那位幽都大长老终年神出鬼没,她连见都不曾见过,谁知道是圆是扁?

    她现在突然觉得,白浊死的也未免太早了。

    不过,借力除掉他的神秘人究竟是谁?

    火罗刹狐疑着将目光投向苏慕歌。

    苏慕歌一直关注着她们,察觉苗头不对,赶紧避开,装出一幅若无其事的模样,低声询问桑行之:“师父,天机侯摆的不是寿宴么,她们看起来怎像是选妃一样?”

    “因为……”

    桑行之只开了个头,就有人打着哈欠接话:“因为寿宴只是个幌子,长老会施加压力,逼着焰魃那厮娶位正儿八经的夫人,绵延一下王族子嗣才是正事儿。殊不见,这两家侯爷的儿女都能当众丢人现眼了,我们天机侯爷仍旧孤家寡人,多不应景儿啊。”

    此话一出,焦娓和火罗刹同时羞愧的向后退了退。

    天残侯和炎武侯的脸色亦有些难看。

    苏慕歌寻着声音望过去,说话之人是从城内走出来的。

    十五六岁的少年人模样,长发垂散,眼圈乌沉,瞧上去有些恹恹无神。与他同行之人苏慕歌认识,正是四长老姜颂。

    那这位,应该就是三长老红濛。

    “仙尊,在此恭候多时了。”红濛和姜颂一起拱了拱手。

    “有劳两位长老。”桑行之竟然敛衽,破天荒行了个周全之礼。

    这令苏慕歌大惑不解,他这礼数不是行给姜颂的,那便是冲着红濛。苏慕歌不由再打量红濛一眼,估摸着元婴境中期修为,不是她眼界高,只是按照师父的标准,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两位长老压阵,门里门外顿时静了下来。

    桑行之随着红濛一起进了城,姜颂似乎故意走慢了些,同苏慕歌错开一个肩,并隐隐结下一层隔音结界:“听说焰魃下了帖子给你,可有此事。”

    苏慕歌颔首:“确有此事。”

    姜颂思虑道:“那裴翊知道么?”

    听他提及裴翊,而不是浮风,苏慕歌怔了怔,看来他一早知悉裴翊的身份,且和他暗中有着联系。或者是在诈她?不会,裴翊说过,姜颂是效忠于幽都王的。

    “他知道。”

    “人呢?”

    “应该已经进城了。”

    姜颂沉了沉脸色,没再问什么。

    而这厢红濛也在同桑行之聊天:“行之啊,当年不是答应过我,今后不再来魔界了么,出尔反尔,可不是什么大丈夫所为。”

    “大丈夫能屈能伸。”桑行之笑笑,“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即便来了,对你们、对魔域又有什么妨碍么?”

    “唔,说的也是,今时不同往日,你如今已是十洲三岛第一人,倒是我庸俗咯。”红濛抬眸望着黑压压的云层,打了个哈欠,“不过你来的不凑巧,魔界眼下,正面临一场浩劫,这天啊,保不准哪天就要变了咧。”

    桑行之的脚步微微一滞。

    红濛也放缓了步子,漫他一眼:“我虽没有妹妹那样精准的预言天赋,但身上也流着巫魔的血。我的预言提醒我,这趟子浑水,最好不要沾,若是一定得沾,就先把自个儿身边洗干净了。”

    “多谢。”桑行之再度微笑,“特意来提醒我。”

    “我没提醒你什么。”红濛啧啧道,“我只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多的。”

    “顺便瞅准时机推波助澜一把。”

    “你看,咱们就是如此情投意合。”红濛终于露出一个会心笑容,感慨道,“只可惜,属于我们的时代已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啊,如今萧卿灼没了,你也得了道,凭我一人,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桑行之随着他笑,也不提青木的事儿。

    红濛又疑惑着问:“行之,你比我聪明,你说焰魃究竟存的什么心?”

    “恩?”

    “赤魃失踪,同他脱不了关系,说不准早被他害死了。接着他污蔑王后不贞,将才出世的王子扔进焚魔窟。我以为他要夺\权,登上王座。但他却什么动作都没了。是畏惧另外三侯么?他连那么恐怖的赤魃都不怕,何惧那三个不成器的?可他就是消停下来了,一天比一天消停,整个天魔贵族干戈大起,乱成一团,他偏居一隅,终日里抚琴品茶,修身养性,你说他究竟图的什么?”

    “非常人做非常事,正常。”

    “你看的破?”

    “我这点儿道行,只够看破我自己。”

    “呵呵。”

    行至分叉路口,红濛驻足,扬手揽住桑行之的肩膀,亲昵的拍了拍,“焰魃本说将你安排在行宫,我知你已有去处,便自己安排吧。明日寿宴,我再寻你叙旧。”

    桑行之再是敛衽行礼:“行之谢过。”

    直到姜颂同红濛远去了,苏慕歌才敢上前几步:“师父,走吧。”

    “慕歌,今日见到秦铮,你去将话同他讲清楚。”桑行之突然道。

    “讲什么?”苏慕歌不明其意。

    “无论你要讲什么,晓之以理也好,尖酸刻薄也好,他承受得住,着他对你彻底死了这条心便是。”

    苏慕歌蹙着眉,并不觉得她和秦铮之间需要再解释什么。

    唇角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口,她似乎明白师父的意图,看来明日寿宴或许凶险重重,师父想让秦铮回去蓬莱。

    “我明白了。”她又问,“师父,您同那位红濛前辈很熟么?”

    “他是幽都三长老,逆命侯族亲堂弟,”桑行之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提步前行,许久,又补了一句,“也是我大舅子。”

    苏慕歌哦了一声,随后瞳孔骤然缩紧。

    他刚说什么,“大舅子??”

    苏慕歌瞠目结舌的追了上去,若是从前听到此事,她大抵只是意外一下,但不久前才听师父抒发过对魔人的憎恨,一眨眼,竟冒出个天魔大舅子?

    确定不是来搞笑的吗?

    她一路缠着问,但桑行之顾左右而言他,根本不再多提一句。

    走到一处别院前,苏慕歌终于收了心,因为裴翊正背靠着门站着,双手交叠搁在剑柄上,微微垂着头,似乎在闭目养神。感觉到他们来了,才撑开眼皮儿,沉默着向一侧站开,给桑行之让出条路来。

    桑行之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对裴翊找准他落脚之地表示惊讶。

    但也未曾表现出来,微微一颔首,解了封印入内。

    苏慕歌走去裴翊面前站定:“你怎么样?”

    突然开始后悔告诉他帖子的事情,裴翊无论再怎么强,终究不是铁打的。先前魔神殿损耗过重,又不眠不休的替她寻找药材,几乎一年未曾停下来休息过了。

    “还好。”裴翊没有在她面前强撑,“今夜调息一下,差不多了。”

    “那进来吧。”苏慕歌示意他跟着进去。

    裴翊却显得犹豫:“我觉着桑行之讨厌我。”

    “除却我萧师叔,师父见谁都讨厌。”苏慕歌笑了笑,牵他的手就朝门内拽,“哦不,今日我又见着一个他不讨厌的人……”

    才走进大门,就瞧见小青木站在内门槛,探着头看她:“苏苏,你的伤都好了么?”

    “是啊师叔。”苏慕歌冲他眨眨眼,“对了,九夜笙他们怎么样?”

    “还在炎武侯府,铸那柄什么噬魂剑。”

    知晓是柄假剑,裴翊并没有什么反应,不过他还是得找个机会去趟魔神殿,将弑神之力毁掉。

    苏慕歌正想告诉他,弑神之力已被七夜瑾拿走了,秦铮却提着剑从屋里走了出来,站在小青木背后,冷着一张俊脸,睁大一对儿凤目,怒气冲冲的瞪着裴翊。

    “秦……”

    “你随我出来!”

    秦铮扬起含光剑,指的人却是裴翊。

    尔后也不管人家同意不同意,直接从两人中穿了过去,大步出了门。苏慕歌捏了捏眉心,正想说裴翊你不必理会他,结果一转头裴翊真的跟了上去。

    “我说你们……”

    苏慕歌头疼着正准备追出去,青木拉住她:“苏苏,你就别去添乱了。”

    “但是……”

    “男人的事情,就让男人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

    ……

    秦铮出门向右拐,那是一片青翠的竹林。

    距离别院远了,秦铮赫然转头,横剑指向裴翊:“喂,拔剑吧!”

    “我的剑没有锋刃,所以未曾置鞘,不必拔。”裴翊将自己那柄无刃之剑随意插在面前,双手一摊,如释重负一般望着秦铮,“何况我体力不支,不准备同你打。”

    “那你跟出来做什么?”秦铮的剑还在空中悬着,毫无收鞘的打算。

    “你既喊我出来,我总不好不出来,那样你面子上岂不是不好看。”裴翊淡淡说着,祭出一件法宝来,在方圆设下一层隔音结界,“顺便也想问一句,我又不是你的敌人,你为何要同我打?”

    秦铮攥剑的手倏紧:“你抢了我的慕歌,还问我为何找你打架?”

    “能抢走的,便不是你的。”裴翊听了这话,莫名觉着心口酸软,被人抢走的,还能去杀去抢,那被时间抢走的,又当如何?然而,现在不是思虑这些的时候,他沉沉说道,“譬如你身体内那颗魔核,本该是我的,却被你抢走了,我不也没计较么?”

    秦铮微微一怔:“魔核?”

    裴翊也不怕他说出去,颔首道:“其实你见过我,在天音塔,在融天洞。”

    秦铮皱眉深思,豁然一惊:“那个曾置我于死地的魔人,竟是你?!”

    “是我。理由同你今日要找我算账一样,我相信你可以理解。”裴翊指了指他的丹田,“你抢了我的魔核,那魔核是我父亲陨落后精气所化成的法宝,是他留给我唯一一件纪念品,于我而言,远不只力量那么简单。”

    “你是在诓我吧?”秦铮有些不太敢相信。

    “你可以去问慕歌,她会告诉你。”唇角微微一勾,裴翊说道,“我原本一门心思的想要杀你,后来我想通了,哪怕本该是我的,但既成你的机缘,那便是与我无缘。无缘之物,一心求取乃是执念。”

    秦铮的脑子就有一些乱了:“所以,你说我也陷入了执念?”

    裴翊继续道:“半年前在魔神殿,你许是有印象的,我挡在你前面杀了冉云海,不管方式你接受不接受,我确实拦住你铸成大错。不仅如此,还为你压住了魔核能量,更送了一本亲手写下的心法口诀。”

    秦铮哑口无言。

    “我以德报怨,你非但不思报答,还要找我打架,这是什么道理?”

    “我……”秦铮手中含光颤了颤。

    “小兄弟,剑不是你这样用的。”见他如今轻易就乱了心,裴翊知他正处于瓶颈,有心再助他一臂之力,便将两指并拢,提起自己的剑,垂目看着剑身,“亏你一路靠着蛮力修至金丹,却还不曾参悟透你手中宝剑存在的意义。含光跟着你,真是糟蹋了。”

    秦铮强硬的一挑眉:“笑话,你区区一魔人,莫不是还参悟透了剑道?”

    裴翊骤然提剑,煞气一霎注满剑身,一剑劈向秦铮!

    秦铮忙不迭横剑去挡,两柄利刃相接,“锵”的一声,剑气在林间巨震,由近及远,一连数十丈,茂密翠竹纷纷折断,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秦铮虎口撕裂,撑着愣是不曾后退一步。

    他不得不承认,浮风是一个极可怕的对手,不是修为比自己更高,也不是力量更强,而是他身上有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不压于身,却摄人心魂。

    他明白了!

    “你的剑道是杀戮!”

    “是。”裴翊一个后仰,收了剑,退出一丈外。一个转身,剑再次背在背后,“我天生是为杀戮而生,我的剑意正是杀戮。”

    秦铮冷哼一声:“歪门邪道!”

    裴翊抿了抿唇:“是,我是歪门邪道,但我悟出了剑意,你没有。你的耳朵只听到杀戮,眼睛只看到杀戮,却不知这杀戮背后,是要还我魔域一个盛世太平的夙愿。”

    “你究竟是什么人?”

    秦铮总觉得他很熟悉,但明明只是见过几面而已。

    裴翊收了隔音法宝,向别院走去:“连剑意都悟不出,你还想找我决斗?等你何时悟出你为何执剑,我们再来比试一场不迟。”

    “剑意,又是剑意?”

    秦铮不理会他的奚落,他从前随心所欲,想怎么使剑就怎么使剑,从来不在乎什么剑意。为何现在一定要悟出剑意,而且连他自己都开始觉得,若不理出一个头绪,便再也无法像从前一般随心所欲了?

    反手握着含光,视线从剑柄移到剑尖,再缓缓从剑尖移去剑尾。

    秦铮整整待在原地看了一天。

    月上中天。

    整个人陷入魔障。

    直到桑行之的脚步传来,衣袂飘飘的立在他面前。

    “师父,我不明白我为何一定要悟出剑意,不明白我为何难受。”秦铮以剑支撑着身体,失魂落魄的半跪在地上。他仰头看着桑行之,眼圈微微泛红,哭腔浓厚,“师父,在修真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我是不是已经变的庸俗了,心境也不纯粹了,再不是曾经一往无前的秦铮了,所以连慕歌都不喜欢我了?”

    桑行之叹了口气,弯下腰,爱怜的揉了揉他的乌发:“孩子,首先你得明白,许多事情从未改变过,比如慕歌从来就没喜欢过你,从头到尾,不过你一厢情愿。”

    终究是落下两行男儿热泪来,秦铮的脑袋越垂越低:“所以像浮风说的那样,其实我是陷入了我自己的执念?”

    “求不得之苦,委实伤人呐。”桑行之盘膝坐在他对面,祭出诛魔断剑,“但比求不得更苦的,是怨憎求不得。为师便曾经陷入过这种执念,还为此熬白了头。”

    秦铮举着泪目看他。

    “为师曾经痛苦挣扎着的爱上过一名魔族女子。”星空之下,桑行之淡淡说道,“那年代人魔势不两立,不可共存,她变不成人,而金丹境大圆满的我,却因她动过堕魔的心思。”

    秦铮讶然至极,一时将自己的痛苦抛去一边:“看不出啊师父。”

    “那已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同她瞒着人魔两道,在月下结了婚契盟誓,但因我修炼的功法,我们并未有过肌肤之亲。之后幽都王关闭了幽都大门,八十年才会开启一次。那些年,我一直挣扎在除魔卫道和堕魔之间,每隔八十年才能见一次的相思之苦,实在令我五内俱焚。但当时邪剑修横闯十洲三岛,我的师兄死了三个,蓬莱遭难,我岂能离开……”

    顿了顿,桑行之才复道,“所以我希望她再给我八十年,接着以禁术强行炼出一个分|身来,那分|身是完全脱离我的,因为我本身修为不够,他并没有太多灵识,充其量只是个能走能跑的玩偶。我将他送去你师娘身边,陪伴你师娘,聊以安慰。”

    “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没我什么事儿了。”

    秦铮没听明白:“什么叫没你什么事儿了?”

    桑行之无奈一摊手:“意思就是,我妻子移情别恋爱上我的分|身,而我被自己的分|身抢走挚爱,两人还育有一子,便是相貌与我相似的七夜瑾,你说我该找谁哭去呢?”

    等秦铮明白过来,几乎跳了起来,指着他道:“师父你怎么这么怂!”

    “是挺怂。”桑行之严肃的点点头,“不过当年看不破,遭了不少的罪,比你如今的状态还要差上千百倍。”

    “我只是求不得,至少慕歌从未喜欢过我。”秦铮开始义正词严的分辨他们的不同,“而你呢,是被抛弃的,怎么能一样?”

    “是啊,但为师看透了,跳脱了,最终释然了。”桑行之扁了扁眼睛,睨他一眼,“你呢?困在这求不得之中,又准备折磨自己多久。”

    话题又转到自己身上来,秦铮却已经清醒了不少。

    他盘腿挨着桑行之坐下,含光剑随意扔去一边,一根根揪着地上的草:“老头子,其实我也不是看不开,就是心理不舒坦,难受。本来我近年来就有些嫌弃我自己了,慕歌又不喜欢我,我就更嫌弃我自己了。”

    “你因何嫌弃自己?”

    “我觉得我庸俗了,心境不纯粹了,”秦铮叼着草,嘟囔道,“先前不都说了么。”

    “秦铮,你看这竹林美不美?”桑行之思量罢,捻了个决,灵气如碎星一般漫山遍野跳跃着,先前被剑气折断的翠竹渐渐恢复原状,一片狼藉尽数逝去,眨眼绿意盎然。

    皓月当空,云雀自由穿梭其中,灵气星星点点,美不胜收。

    “美。”

    “你喜欢么?”

    “恩。”

    “但你想将它们全都私藏起来带走么?”

    秦铮不由迷糊:“好端端的,为何要带走?”

    “山河壮丽,美景迷人眼,但你不会生出垂涎之心,不会遭受求不得之苦,你可知为何?”不等秦铮作答,桑行之指着他的灵台,“皆因你尚未修出如此开阔的灵识天地,故而从来不会觊觎。世人对于自己无法企及之事,嫌少会生出执念与怨愤。”

    “所以呢?”

    “你幼时见识浅薄,眼界狭窄,希冀之物不多。但伴随年岁增长,大道之上耳濡目染,见识渊博,眼界自然开阔,*也跟着沟壑难平起来。攀天、长生、妄图如神一般掌控众生存亡……而这些,不是化为心魔,便是成为执念。故而修行这条路,越往高处走,进阶越是难。”

    秦铮恍然片刻,随即又陷入痛苦之中:“所以我还是生了*,不纯粹了。”

    “不。”桑行之摇头,“孩子,你有一颗赤子之心,从前是比一般人活的逍遥自在,但那终究只是小自在。”

    “那何为大自在?”

    “看遍繁华,尝尽辛酸,超脱于自我之后的通透无瑕,始为天地间真正的大自在。”

    “那师父可得了大自在?”

    “你萧师叔是个得了大自在之人,为师,也一直在为此而努力。待为师得到大自在的那一日,便是彻底成为过去的那一日。你也知道,你大师兄性子绵软,并不想担蓬莱重任,因此你才是蓬莱新的未来。切莫辜负为师这一番苦心。”

    桑行之的话,秦铮听进去了。

    虽然眼下还未能领悟,但他心中坚定,自己总有一天是会领悟的。

    因为他秦铮要的是大自在!

    他的剑意便是超然于物外的大自在!

    不过,他眼下倒是有一个郁结不吐不快:“老头子,你今日同我说的道理,我觉着根本就是一个情场失意的光棍,在给自己找一大堆说辞。”

    “说辞并非我找的,是我师父、你太师父当年劝诫我的。”

    “所以咱们蓬莱掌门就是一个光棍儿,接着一个光棍儿,这么传下来的吗?”

    “差不多吧。”

    “莫非唯有打一辈子光棍儿,方能得到大自在?有了女人之后,便不能得到大自在了吗?”

    “咦,此话当年我也问过哎。”

    “那太师父如何说?”

    “你太师父说,他穷其一生都只是个光棍,没有女人,所以不知道。”

    “……”

    ……

    师徒两人肩并肩坐着,状似谈天说地。

    苏慕歌和裴翊远远在他们背后比肩而立,因为桑行之设了结界,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你猜师父同秦铮在论什么道理?”苏慕歌瞧着秦铮的状态愈好,也不由弯了弯唇角。

    “得拜桑行之为师,秦铮很有福气。”裴翊闷闷的道。

    苏慕歌点头,转眸去看裴翊,揶揄道:“看样子你挺嫉妒?”

    “瞧他年轻的这般恣意洒脱,是挺嫉妒的。”裴翊抬头望向天际皓月,怅然道,“慕歌,我可能真是年纪大了,近来总觉着有些累。”

    “我都替你累的慌。”苏慕歌摇摇头。

    “上一世我一直步步为营,可总觉着还不够,人间和魔界筹谋的滴水不漏,才敢有所行动。但我这一世,不是很想这么来了。”

    “那你想怎么来?”苏慕歌蹙眉,“总也不能乱来。”

    “那恐怕得看我叔叔的意思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