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121章 魔神血统

第121章 魔神血统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焰魃的策略成功了。

    哪怕裴翊已经生出的六情根无法完全剔除,也被憎的那把火给压下去了,完全拥有魔魂的裴翊,比从前更冷漠了几分。

    换做旁人,可能会被他这幅鬼神不近的模样吓到,苏慕歌却隐隐宽了心。之前在城门看到包括药魔在内那一行人肉条,才是最令苏慕歌惶恐的时刻,她真的难以想象裴翊亲眼目睹时的情景。

    如今她宽心了,毕竟也是修罗炼狱里闯出来的人了,即便遭遇这样残酷的冲击,裴翊的理智仍是在的。如果不在,不会特意停在尸海中等她,更不会强硬决绝的逼迫她离开。因为他们想到一处去了,这一次她没有被扒皮拆骨挂在城墙上,未必下次不会。

    苏慕歌在原地伫立着,倏忽间思绪飘的有些遥远,直到识海隐隐作痛,才提醒她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首先她得搞明白一些事情,比如药魔的身份。

    所以她折返回城门口,直勾勾盯着药魔那两颗干涸空洞的眼珠子。

    银霄醒来之后,晕乎乎的从灵兽袋内探出头,三魂立刻被吓去了两魂半:“怎么回事,咱们不是打赢了吗?”说完才想起之前战斗并未结束,它们就被七曜给收回来了,“谁出的手?焰魃亲自来了?”

    “是药魔突然袭击了我。”

    “药魔?”银霄历经诧异过后,简直快要抓狂了,“我操,咱们拼了命的救他,这老糊涂了分不清楚状况吗,为了杀你命都不顾了?”

    “不,他可一点也不糊涂,精明着呢。”苏慕歌摩挲着下巴,平铺直叙地道,“他如今并不想杀我,重创我识海只是为了救下黑雾,因为他知道唯有重创我的识海,才能将你们打回原形。好笑的是,事后他还医治了我,否则我现在爬都不爬起来。”

    银霄有些糊涂了:“那他图什么?不,他救黑雾做什么?”

    “药魔曾是魔族三十二将之一,也曾是幽都大长老的部下。”

    向前又迈进了一步,血腥味愈发刺鼻,苏慕歌抚着胸口吁了口气,才徐徐说道,“这一点,或许从来就没改变过,这些年,他一直同焰魃保持着联系。这就可以解释,之前我受伤,由他来医治,而我却在梦中莫名其妙入了焰魃的灵识洞天。”

    银霄突然兴奋起来:“你的意思是,药魔当年救走裴翊是受了焰魃的指示?而将裴翊养大、教他一身本事的魔人,所谓的幽都王旧部,保不准全都是大长老的人呐?”

    苏慕歌微微颔首:“不说全是吧,但裴翊自小最亲近熟识的那些,必定是的。“

    银霄笑了:“所以说焰魃良心发现?”

    “良心?”苏慕歌听后也忍不住笑了,黝黑的眼眸却是冰冷的,“他曾指出我破不了他的棋局,是因为我第一子便落错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如今总算明白错在何处,重点不再棋局,而在于一个‘子’字。”

    “什么意思?”

    “裴翊并非幽都王所出,他是焰魃的亲生儿子。”

    “慕歌,我觉着你联想力未免也太丰富了些。”被她这个揣测惊了一惊,银霄毛骨悚然地指着城墙上一溜肉粽子,“你来告诉我,他同他儿子究竟多大仇?”

    这一处正是苏慕歌想不通的。

    既然裴翊是他亲生儿子,为何当年要将裴翊给扔进焚魔窟里去呢?

    之后煞费苦心的救了,呕心沥血的教了,在背后默默付出了那么多,却又不告诉他真相,还自小灌输裴翊向他复仇的思想。如今更是夸张,直接将那些替他养育儿子的功臣全给剥了皮,逼的裴翊同他之间再也没有转圜余地,非得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除了神经不正常的脑残一般人肯定干不出这事儿来。

    苏慕歌敛下心思,反驳银霄:“不是我联想力丰富,这是事实,我估摸着裴翊自个儿也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怎么说?”

    “他来了,屠了玄武满城,然后走了。”

    “那又如何?”

    “如果城墙上挂的是凤女它们,你会任由它们继续被挂在那里么?”

    *****

    裴翊离开玄武城之后,没飞出太远便被急匆匆赶来的姜颂给拦下了。单从外表来看,姜颂倒是不觉得裴翊有什么反常。

    “殿下……”

    “您不必多费口舌劝我,我如今修为不足,不会傻着前往天机城送死的。”没有想象中的哀怒,裴翊反而讥诮的勾了勾唇角,也不知是在嘲讽谁,“我不过四处走走,寻个稳妥的地方闭关,待突破元婴后期之后,再去同叔叔做个了断不迟。”

    叔叔这两个字,咬的微微有些重。

    然而不待姜颂反应过来,他又嘱咐一句。“姜长老,我以幽都继任王的身份,命你将苏慕歌送出魔域去,她若坚持不走,直接打晕了扔出去。不过谨慎些,莫要伤了她。”

    言罢,便绕开他飞远了。

    姜颂先前只顾着紧张,眼下才发现,裴翊竟然已经成功结婴,且已是中境界初期。之前听说裴翊本命元灯熄灭之后,他还担心了一阵儿,如今看来这一百多年光景,他的确是融魂进阶去了,且还得了什么大机缘。

    倒是裴翊这态度,教他有些摸不准了。

    之前苏丫头被关在天机阁时,裴翊可是疯了一样的。如今遭了这残忍似凌迟般的伤害和羞辱,连双斩那样直辣的性子,都被震的悚然,他反而愈发沉得住气了。

    不过姜颂同裴翊接触的本就不多,自然也不是十分了解他,更不知晓他同药魔之间的感情是有多深厚。他此刻望着裴翊的背影,心中颇为欣慰,眼中跌宕着激赏。

    身上传承着魔神之血,冷峻酷戾,沉稳刚毅,同先王是一模一样的。

    不,比先王更添一分令人心惊的冷冽霸气!

    怔忪间,姜颂心神凛然。

    “属下领命!”也不管裴翊是否看得到听得到,他敛衣抱拳行了个臣子礼,才转身向玄武城去寻苏慕歌。

    裴翊则随便寻了个逼仄阴暗的山洞。

    丢了件法宝出去,在四周布下结界法阵。

    他有些精疲力竭,并没有立即开始修炼,而是背靠着山石缓缓坐下。黑暗之中,仰起脸看着头顶凹凸不平的岩石,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他出手解开毒蛇枭婴的封印。

    这条巨毒之蛇是一直跟着他的,以毒攻毒的为他解火毒之苦,但在昆仑时怕被金光发现,一直都处于封印状态,只有用到的时候才会唤醒它。

    “枭婴,他们全死了。”

    “谁?”

    “所有人……”

    裴翊一五一十的讲给它听。

    枭婴震惊过后,沉沉道:“少主,您预备就这么闭关了么?”

    “不然呢。”

    “少主,眼下没有外人在,您若是想哭,便哭出来吧。”毒蛇忍了又忍,终究还是说道,“属下能体会您心里的苦……但属下有一事不明。”

    “你说。”

    “您修的是杀戮之剑,去屠城不是进阶的更快,何必来闭关?”

    “我本是打算去屠第二城的,就这么一路屠杀过去,在杀戮中进阶,杀去天机城同焰魃决一生死。”裴翊平静的如一潭死水,“可我忽然想起殁说的话,他说我有可能会引起灭世天罚……”

    裴翊现在想明白了,上一世噬魂剑焚毁魔界并不是什么灭世天罚。

    而大逆不道也不会引起灭世天罚。

    真正灭世的是他。

    所以他停下了,这一停下,就想起了一些事情,更串联想通了一些事情。这其中包括苏慕歌同焰魃的一场神交,包括殁所谓的大逆不道。

    “枭婴。”裴翊话锋一转,“你为何称我为少主?”

    枭婴被他问的一愣,完全不解其意的模样。

    “义父、你、还有青鸢白鹭他们,自我幼年便称呼我为少主,我习以为常,从未曾浮想过。”裴翊仍旧平和的望着洞顶岩石,俊秀的脸庞却滑过一丝厉色,一字一顿地道,“既然我为少主,那你们主子,又是何方神圣?”

    赫然睁大眼眸,枭婴急切道:“您为何有此一问,我们的主子自然是……”

    “我父亲离世时,已然做了一百多年幽都王,除了豢养的魔兽之外,谁会称呼他为主人?”裴翊的神情逐渐冷冽起来,“譬如姜颂、双斩,都是称我为殿下的。你们不称,是因为我根本不是什么殿下。称我少主,是因为你们的主子正是大长老焰魃!”

    枭婴惶然溜下裴翊的肩头,化为人形在他面前重重一跪:“少主,您委实是多想了,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怎么可能,根本不可能啊。你们躲躲藏藏含辛茹苦的将我养大,不遗余力教导我修行,尤其义父,为补我残魂劳心劳力,形如朽木。饶是我裴翊有着怎样的城府,怎样的阅历,也断不会怀疑到你们头上去。”

    裴翊终于收回视线,转望向毒蛇,双瞳内戾气翻滚,比毒蛇更要毒上三分。

    枭婴瑟缩了下。

    “你可知我是如何瞧出端倪的么?”

    裴翊骤然扬手,扣住枭婴的头顶,一道肃杀之气立时将枭婴笼罩。

    那是足以碎魂的力量,哪怕枭婴已是元婴境,也承担不住。

    但它不抵抗,牙关紧咬一声不吭。

    “你看,你都痛成这样还能承受,果然是忠心耿耿的很。而我和义父之间,是下了连脉线的。闭关结婴之时,正是感受到他牵动连脉线,才慌忙破关而出,前来玄武城寻他。但我怎么就忘了,义父那么疼我,从前几次三番险些遇害,从来也不会牵动连脉线,因着此事,被我呵斥过不知多少次。”

    黑暗中,裴翊笑的好不凄凉,“但如今明知焰魃要逼我现身,逼我疯魔,他却极为猛烈的召唤我,扰我灵识,乱我心魄,不就是为了让我看玄武城墙那一出诛心好戏么?”

    枭婴于痛楚之中惭愧的垂下头,更印证了裴翊的推测。

    “少主,主人他其实……”

    “不要告诉我他的理由,很抱歉我一个字都不想听。”掌下力道越来越重,裴翊并没有因为枭婴不抵抗便有所减轻,怒意隐隐,酷戾道,“我既杀他一次,便会杀他第二次!殁口中大逆不道之徒,我裴翊无论前世今生,全都做定了!”

    “轰”的一声!

    威势大开,一出手诛了枭婴的魂魄!

    久久……

    裴翊方才缓缓收回手,复又抬头望着石顶。一贯幽深的眼眸此刻变得有些空空荡荡的,整颗心也像是碎了一大块儿,碎的拼都拼不回来。

    苏慕歌说她前世一直生活在谎言中,笑话似的。

    裴翊此时此刻终于亲身体会到了这种感受。

    而且比她体会的更为透彻。

    因为他裴翊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笑话!

    哈哈哈,他报了一辈子的仇还嫌不够,重生还预备再来一次,结果却发现一切原来都是假的!父亲是假的,仇人也是假的,他甚至分不清楚义父对他的爱护又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他活在焰魃不知何故的操纵下,癫癫狂狂满心仇恨活了一世,若非此番变故,若非他悬崖勒马,指不定还要浑浑噩噩再来一世!

    裴翊不想追究焰魃如此残忍待他的原因,因为那都不过是剜他心头肉的借口。

    他只有一个念头,哪怕同归于尽,也要世间再无焰魃此人!

    ****

    姜颂抵达玄武城的时候,苏慕歌早就跑了。

    她不傻,生怕裴翊会派人来抓她,绕了远路逃走的。

    兜了个大圈子一路奔着天机城而去,眼下她不担心裴翊的安全问题,按照上一世的结局,焰魃宁愿死在裴翊手里都没有解释一切,如今肯定也是一样的。

    不过苏慕歌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棋局堪堪破了一半,她不能在此时离开魔域。她得弄明白焰魃的心思,哪怕不为裴翊,也得为了她自个儿。要不然这事儿堵在心口,不上不下的,憋的她心里实在难受的慌。

    整整飞了七天才抵达天机城,一落地就被魔卫士给拦下了。

    时隔一百多年,守城魔卫士不知换了几伐,谁都不认识她,见是个道修,立时便要拿下。

    以苏慕歌今时今日的修为,区区十几名筑基魔卫士想拦她简直是痴人说梦。反正她今日是来挑衅的,二话不说气场全开,直接以威势震的他们目赤欲裂瘫倒在地。

    尔后风卷残云一路扫荡进内城。

    天机城内正闲荡的魔人们连状况都搞不清,只意识着一股直逼元婴的强大力量从身畔呼啸而过,错愕片刻,才纷纷伏地吐起血来。

    待高阶魔将收到消息正准备出府迎敌时,敌人早已杀进天机侯府之内。

    苏慕歌将他们全堵在里面,负手站定,冷眼扫着众人,竟是一名魔将也不敢上前。

    苏慕歌只有后期顶峰修为,不及大圆满。这四名魔将一个金丹圆满,一个金丹后期,两个金丹中期,单打都不一定输,更何况群起而攻之。

    但他们心里怵得慌,只因感受到苏慕歌身上逸散出的骇人威势,绝不止后期顶峰那么简单。

    一时间面面相觑,都在暗自揣测这女道士是否已经结婴,故意隐瞒修为来戏耍他们。

    可一百多年前,这女道士还只有金丹初期,进阶的也未免太快了些。

    其实苏慕歌逸散出的威势,有一半是来自于七曜。如今七曜愈强,力量遮也遮不住,又是取自于她的灵气修炼而成,同她本身的威势糅杂在一起,才会有这般强悍、直逼元婴的威势力量。

    四魔将还踟蹰另一件事,她目前可还顶着大长老未婚妻的名头。

    见他们迟迟不动手,苏慕歌也没功夫同他们虚耗,指着其中一个大圆满修为的道:“去禀告你们大长老,说他的知音人回来了。”

    苏慕歌话音一落,就听见黑雾的声音劈头砸下:“苏姑娘,如此嚣张的杀进城来,对着我们魔将颐指气使,你还真当自己是我们半个主子了?”

    四魔将见黑雾大人回来,齐齐松了口气,抱拳问安。

    “是不是你主子我不清楚,不过黑鹰你再敢唧唧歪歪,我一定会让你比扒皮抽筋死的还要难看千百倍!”冷厉的抬起头,苏慕歌挑眉睨着半空中的黑色巨鹰,冷笑连连,“这一回,可再没有一个药魔出手救你了!”

    黑雾闻言一颤,化为人形。

    倏的想起熔炉外所遭受的耻辱,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

    四魔将垂首恭顺立着,原以为苏慕歌是在口出狂言,可未曾听见黑鹰任何辩驳,皆震惊的无以复加。尔后更是暗暗抹了把庆幸的汗,还好他们先前没出手啊,连元婴境的黑鹰大人都险些遭了她的毒手,这女道士一定是隐瞒修为了。

    黑雾额头青筋暴突,忍了几忍才道:“随我上来,主人召见。”

    “不早说。”苏慕歌不屑的睇它一眼,“你主子既在,有你什么事儿,浪费我时间。”

    黑雾气的心肺快要爆炸。

    四魔将看向苏慕歌的目光则同时多出几分敬畏,脊背也弓的更甚一些。

    ……

    苏慕歌展袖向后殿上行的天机阁飞。

    登上天机阁后,看到焰魃正盘膝打坐。

    “前辈。”苏慕歌在阁中站定,鞠了一礼。

    “一别百年,小友真是教本座一通好找。”焰魃微阖着眼眸,略弯了弯唇角,心情不错的模样。

    苏慕歌讥讽一笑:“您想找的并非晚辈,而是裴翊吧。哦不,是您亲生儿子吧?”

    焰魃这才睁开一对儿凤目:“你去搭救药魔时,本座便知此事瞒你不住了。”

    “那为何不直接杀了我?”

    “本座想不出你必死的理由。”

    “哦?”苏慕歌倒真奇了,“您杀人还需要理由?”

    焰魃不置可否:“凡事都得有个理由。”

    苏慕歌上前一步,直视他的双目:“那不知您不认儿子,逼的他满心仇恨是出于什么理由?”

    焰魃却避而不答,反问一句:“你觉得天残侯、炎武侯家的儿子怎样?”

    苏慕歌蹙眉,实话实说:“不怎么样。”

    还不如两家的女儿有种。

    “是啊,你瞧如今那些天魔贵族子弟,各个都是些什么样子,他们有哪一个比得过我的翊儿!”说话间,焰魃脸上绽出一抹遮挡不住的光彩,甚至陷入痴狂,“你瞧瞧我的翊儿,那么有魄力,那么有担当,沉稳伟岸,智计无双。所以争权夺利的算得了什么,进阶飞升又算得了什么!本座亲手塑出这样一个优秀的孩儿,超越自上古以来魔王族所有嫡传血脉,才是我焰魃此生最大的成就!”

    听罢他的解释,苏慕歌足足愣了数息。

    待回神,一股震惊、愤怒夹杂着猛窜心头,简直快要气昏过去。

    她一路上为焰魃找了无数个理由,无数个苦衷,但打破她的脑袋都想不出原因竟是这样的!

    苏慕歌忍不住指着他痛骂:“如此耗费心血不遗余力的折磨他,只是为了证明你教养有方?证明你的成就?!焰魃,裴翊他是你的儿子,他是个人,不是你的玩偶啊!”

    “这还不够么?”

    焰魃半分也不生气,眯起凤目笑的恣意,“凡人界有句俗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每个父亲,都有自己教导儿子的方式,本座所做的一切……当然,本座也不否认,因为穷极无聊,想给自己找点儿消遣的乐子。但对于翊儿来说,他也是受益无穷的。”

    “你竟还说他受益无穷?!”

    苏慕歌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同这疯子继续说下去了,她从前从来都不觉着裴翊可怜,只是替他嫌累而已,如今……

    她和裴翊还真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连人生都是出奇相似。

    但她却比裴翊幸运多了,至少她是真遭了歹人难,而裴翊从头至尾,只是一个供他父亲消遣的玩具!

    苏慕歌深吸一口气,转身预备离开。

    焰魃并没有阻拦她的意思。

    苏慕歌走到高台边侧,准备飞下去时,她想起什么,顿住了脚步。

    “不对!”苏慕歌倏而转头凝视焰魃,目色灼灼,“这根本不是事实,不过是你事先想好的说辞,想要借由我的嘴巴说给裴翊,或是待他寻上门,亲自说给他听的说辞。”

    “本座何苦来哉?”焰魃好笑道。

    “前辈,晚辈想邀您再对弈一局。”苏慕歌愈发肯定自己的推测,“而且晚辈有个不情之请,想要再次进入您的灵识洞天,与您一局定输赢。”

    焰魃终于流露出诧异的表情。

    “您不敢了么。”苏慕歌折返,逼问道,“我输给您十年,如今最后一局,您不敢了?”

    “你不必激我。”焰魃淡淡一笑,“本座需要提醒你,在本座灵识洞天之内,棋局不同外界,倘若你破解不了,或许会被棋局拘走魂魄,这个风险,你可愿意承担?”

    “没甚不敢。”苏慕歌想不也想。

    焰魃鲜少斟酌了片刻,颔首:“那本座应下你的挑战。”

    一个挥手间,天机阁景物抽离。

    苏慕歌恍惚着,脚下变为曾在梦中出现的断崖。

    焰魃仍旧一身翠竹纹绣的长衫,抚袖请她落座。苏慕歌此次毫无疑虑,走去锻心崖坐下:“晚辈始终不愿承认,有着这般灵识洞天、这般心境之人,竟会是一个疯子。”

    “那本座许是教小友失望了。”

    长袖在矮几上一拂,现出一幅碧玉棋盘。见苏慕歌捻起一枚白子准备落下,焰魃拦了一拦,“翊儿他,当真值得你如此拿性命来拼么?”

    “并非全然为了裴翊,也是为了晚辈自己。”苏慕歌轻轻拨开他的手,落棋无悔,“我辈修道,悟的是众生之道,最忌不求甚解。”

    “世上无解之事甚多。”

    “然力所能及者必为之。”

    “你性子固执,易生执念。”

    “因畏惧执念而选择退却,易生心魔。”

    一面说着话,一面不耽误她下棋。其实苏慕歌并没有多高的境界,只是郁结于心的事情就必须倾全力去解决,否则她不爽,就这么简单。

    洞天内也不知经年几何。

    一局过大半,苏慕歌一直未见颓势,却也越来越艰难。这并非寻常下棋,棋局内暗藏玄机,越到最后,苏慕歌的心境越是凌乱,甚至险些从锻心崖跌下去。

    “便落在此处。”苏慕歌沉下心,赌了一把。

    “你确定……”焰魃话说半茬,远山眉紧紧一蹙,闷声不语。

    苏慕歌同时觉着,这灵识洞天似乎晃动了下。

    看来焰魃在外正同人斗法。“是裴翊?”

    焰魃并未否认,落下一黑子,吃掉几颗白子,脸色有些透白:“继续。”

    灵识洞天内复又稳定下来,苏慕歌却有些燥了,她想要出去,但她心里明白,出去也是拦不住裴翊的。

    “前辈,究竟有何难以启齿的苦衷,非得如此不可呢?”

    “该你了。”

    焰魃不愿再多言的阖上眼睛。

    苏慕歌无奈至极,只得再将心思放在棋局上,但愿她能早一步破解,但愿来得及。但凭她怎么看,也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走,先前还未落下风,怎地一两子间,她竟就要输了?

    捻着棋子呆了一呆,灵识洞天内倏然再是一震。

    她猛地向前一倾,“啪嗒”一声,两指间那颗棋子随意掉在棋盘一角上。

    苏慕歌嘴角抽搐了下:“这步不算。”

    话音才将将落下,锻心崖突然就空了。她连跳回崖上的时间都没有,直接掉了下去。

    ……

    没有任何修为,无法操控灵力,任凭风声呼啸而过。

    明明只是一处低矮的悬崖,却好似万丈深渊,待落地之时,摔的她眼冒金星。

    苏慕歌挣扎着爬起来,放眼一望,有些诧异。这里已经不是焰魃的灵识洞天,至少同她先前看到的不太一样,倒像是魔域某处山谷丛林。

    怔忪间,一连串爽朗笑声飘进耳朵里。

    “王兄,今日阿焰是不是威风极了呀,一剑挑了昆仑四名筑基剑修!瞧把那拿金剑的给气的哟,他叫什么来着,哦对,金光!”

    “今后莫再行如此鲁莽之事。”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斥责道,“阿焰,为何屡次说你总也不听,我不是每次都赶得及去救你的。”

    言谈间,两名天魔人并肩向苏慕歌的方向走来。

    苏慕歌本想要躲,却下意识的认为他们根本看不到自己。而事实果然如此,这崖下并非现实世界,想来她棋子不经意落错,误打误撞入了焰魃的灵识深处。

    那么面前这两名天魔人,应该就是少年时的焰魃,还有他哥哥幽都王赤魃。

    此时焰魃尚不超过双十年华,青葱嫩叶一般,笑起来就像初升的太阳:“王兄每次都这么说,但每次阿焰有危险,王兄都会赶来搭救我的。”

    赤魃已是金丹初境修为,年岁大些,眉宇间透着沧桑:“所以你就有峙无恐了?”

    “那是,天塌下来尚有父王给顶着,再不行还有王兄,我怕什么?”焰魃扮了个鬼脸,嘻嘻哈哈地跑了,“王兄快去向父王告状吧,我带回一些人界的玩意儿,先送去给王嫂瞧瞧,稍后再去长老院领罚!”

    而赤魃在后只是颇无奈的笑了笑。

    苏慕歌寻思着,看来这两兄弟曾经极为要好,也不知日后怎就闹的你死我活。

    思忖间,场景再是一转。

    这座巍峨宫殿苏慕歌认得,她之前从焚魔窟前往魔神殿的路上曾途经过,正是荒废已久的幽都王寝宫。

    寝宫外此时尚有诸多魔将把守,同时殿门以结界封死。

    苏慕歌试探着穿过结界,轻而易举,并未受到任何阻拦。

    赤魃和焰魃分站在殿内两侧,瞧着焰魃的修为,应是许多年以后了。而殿中主位上,端身坐着一名元婴圆满境天魔人,想来是焰魃两兄弟的父亲,上一任幽都王。

    苏慕歌不知他叫什么,只知他最终止步元婴圆满,并未化神便陨落了。

    “父王,究竟是何大事,非得设下重重结界,搞的如此严肃?”焰魃如今已是金丹圆满,不过眼角眉梢间的锐气仍在,同他哥哥的沉稳截然不同。

    是以他一直开口催促着幽都王有话快说。

    而赤魃挺拔而立,动也不动。

    幽都王似乎酝酿了许久,才无波无澜地道:“展眼间你们两个也快要结婴了,有件王族隐秘,为父觉着,也是时候告诉你们。”

    赤魃一蹙眉:“隐秘?”

    幽都王微微颔首:“咱们王族血统承袭魔神,一代代传下来,早已不如从前精纯。加上魔神血煞气过重,子嗣便不如其他天魔族繁盛,虽一般孕育的是儿子,但至多不过两个儿子。”

    “我明白父王的意思了。”焰魃拍拍赤魃的肩膀,笑道,“父王是在逼着王兄快些和王嫂生个儿子,逼着我快些娶妻。”

    赤魃初初也是如此认为,但这样的事情,至于封锁整个寝殿么?

    幽都王眉间闪过一丝郁色:“你们不曾想过么,明明上一代可能会有一个叔叔或伯伯,为何至始至终,王族总是一脉单传下来的?”

    赤魃一愣,他确实没想过。

    “莫非两个儿子一个做了王,另一个就不能娶妻生子了?”焰魃听罢反而雀跃起来,“那正好,我本就没有娶妻的念头,也省的长老院那些老东西们总是谏言。”

    “为父说话时阿焰你能不能不打岔?”幽都王对这个性格乖张的小儿子头疼的紧,“没看到为父正在说一件严肃认真的事情,此事关系到你们的未来,更关系到我魔神王族血统延续,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听着?”

    焰魃噤声,一瞬站定:“哦,知道了,父王。”

    幽都王这才吁了口气,继续说:“我们体内一直引以为傲的魔神血统,在初时的确能够给我们带来强悍的力量,让我们进阶速度快于其他魔族。但今日,父王必须告诉你们一个残酷的事实,因为血统日渐不纯,魔神血的煞气压不过天道正气,因此我们化神基本无望,更不可能飞升。”

    此言一出,才将在场的两兄弟给震摄住了。

    无法进阶化神,那等于终身止步元婴圆满,人生岂不是一眼看到了头,了无希望?

    那他们终日勤勤恳恳的修炼还有什么意义?

    苏慕歌第一个想到的是裴翊,他上一世只修到元婴大圆满,没有继续下去,若是继续下去,是不是终究无法突破化神,无法飞升?

    殿上一时间静默下来。

    赤魃先开了口:“但据孩儿所知,曾祖父不是飞升了么?”

    “是,朝上头数,还有一两个飞升的。”幽都王叹气,“因为祖上发现一个可以提纯我们魔神血统煞气的法子……”

    “什么法子?”兄弟俩异口同声。

    幽都王有些不忍心,但还是说道:“亲手杀死同样拥有魔神血脉的至亲。”

    兄弟两人如遭五雷轰顶似的愣在当场。

    幽都王悠悠道:“为父知道一时之间,你们接受不了。当年你们祖父告诉我和你们伯父之时,我们同样接受不来。但我们历任王族子孙,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杀的至亲修为越高,自身魔血煞气越重,血统越是纯粹,化神飞升的可能性越大……”

    “父王!”焰魃怒而截断他的话,“孩儿只想知道,您告知我们此事的意义究竟在哪里?是想要看我同王兄如何自相残杀?”

    “若你们有本事,你们其中一个也可以杀了为父。”幽都王渐渐恢复了平常的淡然,“为父当年轰杀了你们的伯父,但因为下手太早,他并未结婴,修为不高,因此魔血并未提纯太多。无奈之下,设计连你们的祖父也给杀了。”

    如此平静说出曾经弑父杀兄的经历,幽都王脸上半分惭色也没有。

    苏慕歌在一侧震惊的不知如何言说。

    同样的,兄弟俩如同不认识他了一般,连连向后退。

    “为父当年的表情,同你们今时今日是一模一样的。”幽都王毫不意外,“可后来我就总担心你们伯父会先下手杀我,忧心忡忡之下,如何进阶得了,终是忍不住将他给杀了。”

    “……”

    “阿赤阿焰,我们的先祖们,我们,包括我们的后人,都必须经过这一场血的洗礼,才能最终成为王者……”

    “这样的王者不当也罢!”焰魃再次冷笑的打断他,“即便此生当真无法进阶化神,无法飞升,我也绝不会出手弑杀我任何一个血脉亲人!”

    尔后转头看向赤魃,“王兄,你也断不是那般冷血之人,对不对?!”

    赤魃低垂着眼眸,一言不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