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 > 第九十五章 任希的醒来

第九十五章 任希的醒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道为什么,任希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密密麻麻的疼痛碾过,似乎是随着衣采的每一句话,胸口的疼痛便会加深几分。

    “衣采,你不要在说了,我们先回去疗伤好不好……”华阳的声音带着几分的颤抖,嘴唇机械般的张合,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些什么。

    但是衣采仿若是没有听见华阳的话一样,只是自顾自的说着:“人人称道圣君做事情雷厉风行,从来不会为不相干的事情拖延哪怕只是一会的时间,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突发善心收留一个小女子呢,呵呵,我还真是傻呢,早该想到自己的用途的……咳咳……”

    似乎是想要将自己的肺咳咳出来一般,“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是不是,其实你早就想要铲除神农山庄是不是,只是一直没有下手的理由,现在好了,皇兄的刺杀,多么光明正大的理由,你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

    衣采的嘴角再次的裂开一个笑容,却是满满的讥讽。

    “其实事情还是不应该怪你的,是我自己的识人不清……”衣采眉间满满的全是苦涩,痛苦,后悔。

    华阳听着衣采将事情分析的头头是道,似乎是想要辩解,但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神色之间却是带着几分的后悔。

    只是衣采却是再也看不见。

    不是看不见,而是衣采再也不想看见。

    是不是所有的好,背后都是虚情假意的步步为营的陷害与设计?

    衣采的脸色越发的透明苍白,但是任希却可以看得出来,衣采的脸上却是带着一抹释然的微笑,是不是自己死了,一切都会解决了?

    华阳似乎也注意到了衣采的神色,眉宇间全是痛苦的后悔:“衣采,对不起,对不起……”

    似乎除了对不起,华阳再也说不出来别的话语。

    胸口的疼痛已经慢慢的消失,任希看见华阳的神色,其实华阳应该是爱着衣采的吧,但是爱一个人却建立在阴谋诡计的基础上,那样的爱,究竟有谁能够承受得起?

    不是爱来的太晚,我们都不明白,只是爱掺杂了太多的杂质,束缚住我们的手脚,使得我们都忘记了,爱原本的样子……

    明明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纯粹……

    “衣采,你竟然……”一道凄惨的声音瞬间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任希下意识的向着衣采望过去。

    只见衣采的身体渐渐地变得透明起来,似乎是在下一刻便会烟消云散,任希的心中闪过一丝的了然,衣采应该是用了什么方法,才会导致现在的这样子吧。

    只是任希没有发现的是,自己的身体也变得渐渐地透明了起来。

    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华阳飞奔到衣采的身边,趁着衣采的皇兄没有注意的时候,将衣采夺过来,闪身到众人的身后。

    众人瞬间会意,纷纷的将自己的兵器架在了衣采皇兄的脖子上。

    但是似乎是非常担心衣采,男子并没有丝毫的顾忌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兵器,拼命地挣扎起来,脖子上微微的沁出了血丝,但是却是丝毫的不在意。

    “华阳,你这个卑鄙小人,将衣采还给我……”

    凌空一道红光闪过,男子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与此同时华阳冷冷的声音在空气之中响起:“你如果想要在衣采醒过来的时候,让她看不见你,你就继续挣扎……”

    一句话,倒是瞬间使得男子的动作停止,眼中带着几分的不敢置信的望着华阳,心中闪过一丝的亮光,但是随即便是浓浓的担忧,没想到衣采为了自己,竟用了家族的不传之秘,但是看着华阳这样自信的样子,衣采应该还是可以救回来吧……

    只是还没有想完,便听见噗的一声。

    男子抬头望去,看着华阳怀中的衣采,眼中闪过一丝的震惊。

    冰冷的匕首已经渗入到剑柄,华阳的身子一个趔趄,望着怀中的女子,眼角带着微微的苦笑,语气带着浓浓的失望:“衣采,竟是……这样恨我?”

    衣采的神色之中闪过一丝的慌张,但是转瞬即逝,只是抿着唇不说话,但是唇色却是苍白无比带着几分的颤抖。

    望着衣采眼中慌张的神色,华阳突然就笑了,那么的灿烂,美得令人带着几分的眩晕。

    微微的俯身,在衣采的耳边低语,语气竟带着几分难以掩饰的轻松:“其实衣采还是在意本圣君的,是不是……”

    一滴滴的鲜血顺着华阳本就大红的衣袍滴落,滴落在漆黑的地面上,闪着妖治的光芒。

    两个人动作亲密,像是久别重逢的情人间在喃喃低语。

    “是这样吗?”随着话语的落下,剑柄再次的深入了几分,只是衣采微微的闭着眼睛,不去看华阳苍白的神色,握着剑柄的手却是微微的颤抖,泄露了衣采此时紧张担心的心情。

    华阳闷哼一声,但是也只是瞬间的功夫,便已经恢复正常,只是因为失血过多,唇色带着几分的苍白。

    鲜红的鲜血微微的染湿了衣采的衣衫,似乎是身躯不在那么的透明。

    但是任希却是清楚的感觉得到衣采的生命的流逝,像是指尖的沙,簌簌而下,即使带着对指尖的留恋,却是抵制不住时间的侵蚀,终将逝去……

    众人看着眼前的景象,带着几分的担忧的开口:“圣君……”

    但是华阳却是微微的一摆衣袍,示意大家不要担心,自己没事。

    手指轻轻地抚摸上衣采苍白的脸,带着几分的颤抖。

    衣采终于睁开了双眼,但是却是带着几分的不敢置信,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竟然刺杀了他,难道他不打算惩罚自己?

    不过也是,自己一会便会消失了,这才是华阳不动手的原因吧,因为没有那么必要……

    想到这里,衣采的脸上带着一抹的苦笑。

    华阳低头,便看见衣采先是疑惑后来了然,最后却是带着颓然的眸子,像是知道衣采在想什么一样,华阳的嘴角始终是带着一抹宠溺的笑容。

    微微的倾身,语气依旧是带着无比的宠溺,竟像是和原来一样,使得衣采有几分的迷茫。

    “不能同生,同死似乎是也是一件不错的的选择……”

    声音很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任希却是听得清楚无比,闪过一丝的震惊,任希看向华阳,但是后者只是宠溺的看着衣采,看着衣采不敢置信的眸子。

    似乎是验证什么一样,只见华阳抱着衣采,闪身一跳,竟从断崖跳下,任希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在自己的眼前消失,而与此同时,一声凄厉后悔的声音夹杂着纷纷杂杂的声音在断崖边上纷纷的响起“衣采……”

    “圣君……”

    “不要……”一声惊呼,瞬间惊醒了床边的人,白子墨抬起昏昏沉沉的头,在看见床上的女子做起来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的狂喜。

    看见睡了这么多天的任希终于醒了过来,白子墨急忙的跑到桌子的旁边,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了任希的身边。

    但是任希却是依旧处在模糊的状态,直到感觉到有人在碰触自己的胳膊,下意识的转身,却看见一张放大的俊脸在自己的眼前不停地晃呀晃,眼中似乎是带着小心翼翼和不敢置信的惊喜。

    虽然神情带着几分的疲惫,脸上的胡子好像也是很久没有刮掉,但是却是丝毫不影响男子俊美的面貌。似乎是记忆之中也有这样的一个人,任希微微的皱眉思索,脑海之中似乎是也是闪过一副画面,潜意识的开口:“华阳……”

    但是只见面前的男子微微的皱眉,语气带着几分的不满,微微的嘟囔:“什么华阳,看来还是没有完全的清醒……”

    这样的说着,男子眼中的亮光已经黯淡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想要将任希放倒,神色之间似乎是带着一份的担忧和无奈,还有执着。

    记忆慢慢的回归,蝴蝶谷的倾身相救,任城的毫不犹豫的相信,眼前的人的面貌渐渐地明朗,任希的嘴角微微的咧开,想要出声,但是却带着几分的嘶哑:“白子墨……”

    白子墨起身的动作一顿,随即漫天的狂喜将白子墨紧紧地包围,手中的茶杯瞬间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但是这些都不是白子墨在乎的,白子墨不敢置信的回头,望着床上的盛满笑意的人儿,眼中闪过不敢置信:“希儿,你……醒了?”

    转眼间,白子墨眼中的狂喜便已经消失,语气带着几分的小心翼翼,生怕和以前的情况一样只是白高兴一场。

    任希看着白子墨小心翼翼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酸,险些掉下泪来,慢慢的撑着自己的身子,似乎是想要坐起来,但是好多天丝毫没有进食的任希根本没有一点的力气。

    求助性的看向白子墨,但是后者却是一副傻掉了的样子愣愣的看着自己,直到任希的声音响起,白子墨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帮着任希坐起来。

    白子墨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笑意盈盈的人儿,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眼前的人便会消失。

    任希的眼中全是笑意,语气带着几分的嘶哑,却是带着几分的调侃:“白子墨,你不会看见本姑娘醒过来,高兴得傻掉了吧?”

    原本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但是却是没想到白子墨的反应竟会是那么的激烈。

    白子墨狠狠地将任希搂紧自己的怀里,似乎是想要将任希揉进自己的血肉,但是又是带着几分的小心翼翼,似乎是生怕自己粗鲁的行为使得任希不适。

    只是语气却是带着几分的高兴的哽咽:“是呀,本王就是高兴得傻掉了,希儿你可要负责……”

    这样的回答,倒是使得任希一愣,随即嘴角的笑意微微的扩大。

    静静的呆在白子墨的怀里,享受着他身上独特的气息,任希忽然感觉自己心中一阵满足,从来没有过的安心的感觉。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耍赖的白子墨,但是任希却是很喜欢。见过白子墨处事圆滑,不留丝毫的痕迹,见过逢场作戏滴水不漏的白子墨,见过随意洒脱自然的白子墨,但是却是没有见过这样的白子墨,竟是带着几分的小孩子的无赖,其实这样的他才是最真实的一面吧……

    任希悄悄地将手环在白子墨的腰上,但是却是不小心撕扯到了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不由的吸了一口凉气,随即便听见白子墨担忧的话语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怎么了,希儿,是不是我碰到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漠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漠扬并收藏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