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 > 第九十六章 短暂的温暖

第九十六章 短暂的温暖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自己手臂上丑陋的伤口,任希撇了撇嘴,转过身去,不想在看见那密密麻麻像是蚯蚓一样的抓痕。

    女卫悦己者容,虽然任希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但是不管是哪个女生的身上带着这样一个丑陋的疤痕,心中总是会很别扭的。

    看着刚刚心情还不错的任希,瞬间变得愁眉苦脸,白子墨倒是困惑了,心中带着一丝的担忧:“希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任希将自己的身子靠的更为里面,嘟着嘴并不回答。

    白子墨看见任希不答话,心中着急的不行,以为是任希的哪里不舒服,急忙的站起身来,语气竟带着几分的慌张:“希儿,你等着,我去给你找大夫……”

    说着便要起身,竟完全的忘记了自己是一个王爷,这种事情可以交给下人来做,此时的白子墨心心念念的全是任希。

    听见白子墨起身的声音,任希急忙的拉住白子墨,语气带着几分的闷闷的:“棒槌……”

    白子墨不解其意,只是微微的陪着笑,任希看见白子墨傻乎乎的样子,心中的烦闷忽然一扫而光,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白子墨看着任希终于笑了,倒是心中的担忧少了几分,但是却还是不明白任希究竟是在担忧什么。

    任希看着白子墨嘴角上扬的样子,暗暗地偷笑撇嘴:“白子墨,你不是冥朝的风流王爷吗怎么一点都不解风情?”

    “啊?”没有想到任希的思维跳跃的竟是这么的厉害,但是白子墨听见“风流王爷”这个称呼的时候,心中以为任希是在吃醋,虽然带着一份的喜悦,但是还是开口解释道:“希儿,你要相信我,从来没有对别的女子动过心,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语气带着几分的坚决,几分的严肃。

    听见白子墨的话,任希心中甜蜜蜜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温柔和撒娇:“我相信你,那你会不会嫌弃我的胳膊丑?”

    随即将自己的胳膊放在了两个人的中间,密密麻麻的蚯蚓一般的抓痕瞬间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任希定定的看着白子墨的眼睛,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神情。

    其实任希心中想的是,只要是白子墨表露出一丝一毫的嫌弃,自己现在立马下床走人,心中却是带着几分的忐忑。

    但是白子墨却是没有,听见任希说相信自己,白子墨的心中微微的放了心,但是却是在听见任希下一句的时候,望着任希白皙的胳膊上密密麻麻的伤口,眼中闪过一丝的心疼。

    忽然,白子墨俯身,将自己的唇放在任希的胳膊上的伤口上,带着几分的疼惜的吻了吻,语气却是带着几分的狠厉:“希儿,你放心,这个仇,我肯定是会帮你报的……”

    其实任希在看见白子墨眼中闪过的心疼的时候,忐忑的心就已经放下来。

    听见白子墨话,任希下意识的回到:“不用了,他已经被……”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任希惊讶的开口:“白子墨,我又看见那个碧流殇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搞什么鬼,这次竟然还在丧尽天良的做事情,我想他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任希的语气恨恨的,“要不是本姑娘命好的话,估计就算是不被胡子男抓死,恐怕也要丧命在碧流殇的手下了……”

    说了一会,任希才发现白子墨早已经神游天外,暗暗地撇了撇嘴:“白子墨,你到底在没在听?”

    一双白净的小手在自己的面前不停的晃呀晃,白子墨瞬间回神,看着任希气鼓鼓的小脸,不由得低笑出声。

    看着白子墨的笑容,任希的心中的气愤更胜,将自己的头转过去,不打算搭理白子墨,白子墨见状即收起自己的笑容,轻轻地将任希揽进了自己的怀里,语气带着几分的宠溺:“以后,谁都不会在伤害你了,相信我,希儿……”

    其实任希倒也不是真的生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两个人确立了关系以后,任希倒是越发的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一样,不管是言语还是行动。

    那种被人宠着,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会有人替你挡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听着白子墨的话,任希的鼻子莫名的一酸,任希在白子墨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闷闷的声音传来:“白子墨,一定要记得,下次要早点找到我,被人围攻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说到这里,任希的心中闪过莫名的酸涩,没想到自己倾心付出的任城人们,到最后选择的竟是不相信自己……

    听见任希的话,白子墨明了任希究竟是在说什么,想到任希在城外所受的苦,白子墨心中一阵后悔,搂着任希的力度渐渐地变大,似乎是在证明着什么。

    感受到了白子墨的自责,任希在白子墨的怀中挣脱出来,带着几分的宽慰,双手小孩子一样的捏了捏白子墨的脸:“你不要自责了,我没事的,你看本姑娘现在不是好好的,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他们是错的……”

    任希的眼中闪着一种莫名的光芒,熠熠生辉。

    在任城看见所谓的任城之女“任希“的时候,任希就知道,那个”任希“绝对不是表面上这么的善良。

    听着任希的话,白子墨嘴角闪过一丝的苦笑: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的话,恐怕现在……

    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并不想看见白子墨太过自责的样子,任希瞬间转移话题,只是语气却是带着几分的酸溜溜:“在本姑娘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上官灵儿是不是来找过你了……”

    语气随时疑问,但是却是肯定。

    白子墨看着任希小怨妇一样的形象,心中感觉大号,忍不住的想要逗逗任希:“来过几次……”

    语气更加的酸涩了:“来过?还是几次?”

    任希暗暗地撇嘴,同时心中暗自的下定决心,看来自己是时候宣布自己的主权了,要不然到时候自己的领土被人侵占了,自己都不知道到哪里哭去……

    想到这里,任希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只是白子墨却不知道任希此时心中的想法,但是听见任希为自己吃醋的样子,心中真的很高兴。

    “是,每次还说一些话……这个……”白子墨语气闪烁其词,似乎是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开口。

    但是却是一下子惹炸了任希,蹭的一下子,任希从床上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凶巴巴的问道:“还说了话,那她说了些什么,给我老实招来,要不然,哼哼……”

    白子墨看着任希凶巴巴的样子,眼中盛满了笑意。

    “她和太子的婚期将至,毕竟大婚以后,想要见面,就难了,所以也算是来道别的吧……”

    说话间,白子墨慢慢的将任希拉下来,坐齐。

    任希不信的撇了撇嘴:“道别,还要好几次,我看她分明是对你图谋不轨才是真的……”

    白子墨宠溺的刮了一下任希的鼻子:“家里有你这个小母老虎,就算是她有这个心,恐怕也没有这个胆子……”

    白子墨眼中亮晶晶的,晃花了任希的眼睛。

    “白子墨,你笑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以后要记得经常这么笑……”想了想,似乎是觉得自己说的不对,任希皱了皱眉:“不行,你要是经常这样笑的话,得惹多少桃花债,所以,你以后只能在我的面前这样笑,知不知道?”

    “好好好,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开心,以后我就只在你的面前这样笑,好不好?”眉梢眼底全是宠溺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子,白子墨从没有现在一样,一种油然而生的满足。

    “不对,白子墨,你不要转移话题,上官灵儿绝对是对你有想法,你都不知道在蝴蝶谷她看你的眼神,那么的爱慕迷恋……”

    听着任希的话,白子墨的心中闪过一丝的好笑,分明是任希自己带跑了话题,现在倒是反过来怪自己,怪不得古人常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但是说道蝴蝶谷,白子墨的眼神闪了闪:“还说呢,你怎么都不说易风扬程看着你的眼神,就算是睡梦之中都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什么华阳,本王看这个风流倜傥的名号还是让给您好了……”

    听着白子墨的话,脑海之中闪过两张温暖的脸,一个是扬程,一个是易风,只是扬程却是永远都不在了。

    想到这里,任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些事情不去想,不代表着他没有发生过,只是现在想起来,心中始终是带着愧疚。

    白子墨看着瞬间兴致降下来的任希,知道自己提起了不该提起的人,似乎是想要开口安慰,但是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一些事情不应该逃避,勇敢的去面对,任希还需要成长。

    白子墨相信,任希肯定是会想明白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果然,一会的时间,低着头的任希慢慢的将头抬起来,眼圈显然是红了,声音诺诺的开口,带着几分的疑问:“华阳是谁?”

    白子墨微微的皱眉,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你不记得华阳是谁?”

    每次任希在半梦半醒的时候,最里面都是念叨的华阳这个男人的名字,开始的时候,白子墨的心中还是带着几分的介意,但是到后来,想明白华阳应该是任希梦中的人,白子墨相信,自己的魅力肯定是能胜过一个梦中幻影的,所以倒是没有过多的在乎。只是在此提起来的时候,心中还是不免的带着几分的酸意。

    华阳,好熟悉的名字……

    温柔好听的声音,白色的绝色的男子,冰冷的笑意,阴森森的断崖,像是放电影一般的在任希脑海之中一一的闪过……

    像是脑海砰的炸开,任希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冲破记忆的牢门,蜂拥而来,但是忽然一双温暖的双手在任希的背上慢慢的注入了力量,像是一道温暖的光慢慢的将任希包围,慢慢的抚平了任希头上的疼痛……

    迷蒙蒙的睁开自己的双眼,便对上白子墨担忧的眼神。

    任希虚弱的笑了笑:“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像是在梦中呼唤过许多次,记忆仿佛缺失一样,每当自己想要努力的记起这个名字的时候,脑袋就会很疼,很疼……”

    “那咱们就不要在想了,不要在想了……”白子墨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很害怕任希就这样一睡不醒,白子墨真的不知道到时候的自己还有没有这个勇气坚持下去。

    什么事情一次就够了,那种会失去彼此的痛,白子墨真的不想要在经历第二次。

    任希静静的靠在白子墨的怀里,听着白子墨紧张的心跳,嘴角微微的上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漠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漠扬并收藏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