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惹火萌妻,宠你上瘾! > 第七十四章:擦枪走火(一万)

第七十四章:擦枪走火(一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出机舱,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有一道鹤立鸡群的身影,只见那人一身黑色的西装,笔直,修长,挺拔,流畅得毫无褶皱。琊残璩伤他站在人群中,高大挺拔宛如模特儿般,一张一眼就令人难忘的刚毅脸颊,也许,他长得并不俊逸,却是一种令人窒息的充满男子气息的刚毅长相,墨色的短发在灯光下像是被渲染上一层银色的光辉,油亮油亮的,宽阔的额头,英气十足的浓眉,高蜓如雄狮般的鼻翼,有型的薄唇,流转出镌刻的五官,削薄得深邃,一眼就将人的目光给吸走了。

    这这这,这么有魅力的人,不是她家大家长夏镇南,还能是谁呢?

    嚯嚯,谁来告诉她们,根本不知道她们现在过来的夏家大家长怎么会站在那里,等着她们呢?而且,他脸上的表情好像不是很好,阴沉阴沉,像是聚集了一层黑云似的,而那一双深邃的隼眸,微微眯起,正散发出幽幽的光芒,像是一只雄鹰锁定住了猎物,打算伸出锋利的爪子将猎物一举拿下。

    废话这么多,其实用两个字还形容最贴切了,那就是‘吃人’。

    没错,此刻夏三公子的表情就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吃谁呢?用脚指头想就可以知道了。17GsZ。

    小家伙一眼就认出父亲大人了,心里大声的嗷嗷两声,先前啥豪言壮志全部都抛到脑后的,一股脑儿的躲在亲亲妈妈的背后,只探出了一颗小脑袋,小心谨慎的偷揪着前面高大得宛若天神般的男人。

    展小妞真真的大脑短路了,本来就不是很好使的大脑儿砰的一下子空白掉了,傻愣愣的瞪大眼珠子看着眼前的男人,直到夏镇南终于忍不住了,一声低沉却很有力的两个字‘过来。’,她才猛的回醒了过来。

    扯着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诺诺的向他走了过去,那速度,跟乌龟爬似的。

    小妻子那一副表情,就像是要来赴死似的,让原本板着脸打算深沉到底的某只大家长心里鼓起来的气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般,一股脑儿的全没了。

    可是,该绷着脸还是得绷着脸,刚厉声质问的还是需要厉声质问,不然小妻子的胆子越长越肥,都要无法无天了。

    想着刚才他还在办公,因为临近国庆,事情特别多,他这个县长要忙的事情自然也特别多,正想着赶紧弄完,国庆七天好完完全全陪她们,没想到一通陌生的电话却打乱了他的计划。

    电话接通时,对方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是谁了,正是那个厉声质问他凭什么娶展念瞳的那个据说是她学长的男人。

    出乎意外的是,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竟然是要告诉他这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他记得,他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也谢谢你上次送我妻子孩子去医院。”不管他对他的小妻子有什么主意,可是他不是个是非不分之人,人家的恩情他会谨记,这个谢必修要道,主权也必须要宣誓。

    “夏先生客气了,即使是个陌生人看到她们有困难,也会帮忙的,我只是做了一个朋友该做的事情。”秦擎已经断了念想,自然很自知的将自己定位在朋友的位置上:“对不起,上次的事情给你带来困扰,我很抱歉。”

    “没关系,你讲的都是事实,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他语气很坚定:“先前是我考虑不周了,我已经递交申请书,申请调回海城了。”只要是为国家效力,无所谓在哪里!

    “你是个好丈夫,祝你们一家幸福。”这是秦擎最后的话,很真诚!

    “谢谢,有你的祝福,我们会更幸福的。”

    回忆戛然而止,夏家大家长看着前面一大一小表情一模一样的的妻女,严肃道:“怎么回事,不是说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现在怎么人在这里了?”

    对于他的严厉的责问,展小妞本来已经想好了回答的话,也这一会儿真的站在他的面前,看着那一双思念的脸庞近在咫尺,什么话都忘光光了,紧抿着唇,许久才仰起头,看向他,细如蚊吟的说:“想你了。”

    一句话,很轻,轻得好像清风拂过水面,却摇曳起了一池的涟漪,一圈一圈的荡漾在眼底,柔了一张严肃冷峻的脸。

    不得不说,这句话的攻击力有多强,瞬间让夏镇南柔了一双眸,伸手拨弄了下她鬓前凌乱的头发,他的嗓音带着低低的,带着一股无奈的宠溺:“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这对母女第一次出远门,竟然偷走得悄无声息,还瞒着他,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这才是夏家大家长最担心的问题。

    然而,那一大一小,似乎没有抓住重点啊?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了哪个原因,才生这么大的气啊!

    小麦可是一直竖起两只耳朵使劲的听着,一双珍珠般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老爸的脸,见他的脸松动了,语气温柔了,她知道危机已经化解了,果然,妈妈出马,势必成功啊,她的胆子也壮了,从妈妈的屁股后面绕了出来,很勇敢的为自己跟妈妈辩解道:“我们没跷课,有请假的哦。”

    小家伙毕竟才五岁,头脑还是很简单的,她错理解是爸爸以为她们跷课,所以生气。16607877

    “请假?”视线一转移到女儿身上,瞬间就是一厉了,那待遇,还真真的让人感慨,咋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其实,这也怨不得夏镇南啦,谁让他太了解他这个鬼灵精的女儿了,那鬼点子千千万万啊,每每出人意料,想必这次的主意也是她出的。

    小身子一抖,小麦立马又缩到妈妈的屁股后面躲着!!

    呜呜,爸爸真讨厌啦!虽然这个主意真是人家出的,可是人家还不是因为想你嘛,顺便可以不用上下午她最最最讨厌的体育课啦。

    女儿受到‘欺负’,她这个当妈妈的按理说要站出来的,可是鉴于自己前途还不知道如何,她也不敢太大声说话,嘴巴里自个儿小声的嘀咕着:“上次扯红本子你还不是叫我请假。”哼哼,上次请假就可以,这次请假怎么就变不可以了啊,哼哼,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电灯的家伙,她要抗议,抗议!!

    她再怎么小声,他这个耳朵特敏感的曾经空中中校也是听得到的好不好?

    有些哑然失笑,又无可奈何:“那是因为有必须要请假的事情。”

    “今天也是有必须要请假的事情嘛!”展念瞳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说话的气势瞬间就暴涨了,哪里还有刚才乖乖小白兔的模样啊,简直就是一只激昂的母鸡,誓死保护自己的小崽子。

    “你啊……”夏三公子已经走上了宠妻的不归路,对于小妻子的不讲理,他舍不得怪罪,只能继续宠溺下去:“偷偷跑出来,不知道会让人担心吗?”

    亲亲老公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她若还是转不过弯来,那真真的是个大傻子了,气势瞬间一拧,小脸上写满了歉意:“对不起,这次是我的错,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忘记这么做,会让你担心了,对不起,下次我们不会这么做了。”

    “没记性,我得想办法好好治治你。”这个问题很严重,办法必须很深刻,他早就提醒过她了,还这么没记性,看来措施必须实行了。

    “好吧,任君处置。”咳……咳……展小妞童鞋,你确定要任君处置?什么样的处置都行吗?难道你就不怕某只大家长化身为一头恶狼,向你扑过来吗?

    捂脸偷笑,想想都好害羞的哦!

    爸爸妈妈腻腻歪歪说着‘情话’,她这个小不点的完全被忽视了啦,小麦不爽了,骨碌的眼睛四处瞄了瞄,小手伸过去,拉了拉爸爸的裤管:“爸爸,这里人好多,你确定要在这里让人围观?”怎么滴说,她亲亲爸爸也是这里的县长,人长得又帅酷酷的,不惹人注意,那是不可能的。

    某只大家长差点被她的用词不当给呛住了,说得好像他在干什么‘坏事’似的。

    “走,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夏镇南没有带她们去高档的餐厅,反而开车带她们到了一条步行街,长长的一条街道,两边摆了各种各样的摊,远远的就可以闻到香味了。

    这可把这一大一小的两个孩子肚子里的馋虫给勾出来了,南方特色小吃,应有尽有,都是她们没吃过的,于是每一种都要来一小份尝尝,这一吃,肚子撑得圆溜溜起来了。

    为促进消化,一家三口决定沿街散步。

    “爸爸妈妈快看,亲子装。”妈妈承诺过来安平,要跟爸爸带着她一起去买亲子装的,这事她可一直惦记着,恰好看到这么一家店,她马上就尖叫起来了。

    于是,一家三口便绕进这家店。

    刚走进去,一个长相甜美的年轻服务员很热情的迎了过来,她看到精致得像个瓷娃娃的小麦,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一分:“小朋友,跟姐姐出来买衣服啊?”

    本来满脸笑容的小家伙小脸儿瞬间沉了下来,她拉着展念瞳的手,撅起纷嫩的小嘴儿:“妈咪,这个阿姨眼神不是很好。”这样,服务员阿姨总该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吧!

    服务员咧开的嘴角僵了僵,视线在展念瞳跟夏镇南的脸上流转了一妙钟,赶紧道歉改口道:“对不起啊小朋友,原来你是跟妈妈外公来买衣服的啊!”

    闻言,展念瞳额头狠狠竖起了几条大黑线,这个服务员的眼神儿确实不是很好,还特别的二啊。

    而夏镇南整张脸沉了,像是抹上一把黑炭似的,黑得吓人,他有那么老吗?虽然他忙了一天,身上还沾满了小吃街的各种味道,整个人看起来比较老,也是有那么老吗?还外公!!!

    (服务员小姐蹲墙角画圈圈,两眼泪汪汪,你们这样怪异的三人组合,确实让人……)

    “爸爸,这个老婆婆眼神真的很差耶,既然看不清楚,怎么还不带老花镜啊!”小麦真的被气得炸毛了,哧哧的直接将这十八岁的小姐称呼为八十岁的老婆婆,还要人家小姑娘带老花镜。

    老婆婆!!老花镜!!!服务员小姐的脸蓦然的黑了,整个人像是被雷给劈到了一般。

    其他人也被雷得不行,被这二服务员小姐雷了,更被小家伙放给雷给劈了了。

    幸好店主反应快,一脚将二服务员小姐给踢开,自己上阵了,走近一看,她马上尖叫了起来:“先生,您看起来很眼熟啊,好像是,我们的县长大人夏镇南?”

    凛冽的眼神,直接秒杀了周遭众多的花痴服务员:“不管我是谁,不重要,现在我只是你们的客人。”

    店主被他的气势一吓,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笑:“先生,带老婆跟小孩出来买亲子装吗?真是让人羡慕的一家三口啊!真是对不住啊,刚才那个小妹是外地新来的,眼睛不好使,县长大人别见怪啊!小朋友,你也不要生姐姐的气,好不好啊?”

    店主这么一呼,各个服务员们也纷纷发现了这位看似老男人的男人就是她们英明神武的英雄县长大人,纷纷热情洋溢的迎了上来,细看,才发现他真的美男子一枚啊,围观也好,凑热闹也好,仰慕英雄也好,看帅哥也好,反正各种热情万千,笑容跟花儿一样灿烂。

    夏镇南的脸更黑了,可是碍于县长身份,却不能发作,他不发作,看在某个小女人的眼里,就更加不爽了,这群女人是怎么回事啊,八百年没见过帅哥是不是啊?一个个都是花痴女转世的吗?

    都说吃醋的男人智商为零,吃醋的女人简直没有智商可言,那醋味浓得都可以将人酸死的说,一把将夏镇南的手给抓住,撅起了小嘴儿,粽粽的语气道:“老公,这里的衣服不合适,我们走吧!”

    如果是平时,小妻子是不会这么说的,可见此刻她气得不轻,夏三公子心里的警钟猛的敲响了一下,刚要回答,却被小家伙给抢先了:“对,这里的衣服都难看死了,我们走吧!”

    这些个阿姨真真的好讨厌,像群蜜蜂嗡嗡叫,吵死了,关键还惹妈妈不开心,该骂!

    店主一听急了,县长光临自己店,那是蓬荜生辉啊,哪能让他对本店留下不好的印象呢!!所以她一声河东狮吼吼,便把那些个花痴给吓走了,笑脸相迎道:“夫人,小小姐,先别急着走,再看看我们这里的亲子装吧,我们这里的亲子装是全县最好的,也是最漂亮的,很多款式的衣服都很适合你们哦,爸爸高大帅气,妈妈婉约漂亮,女儿聪明可爱,穿上亲子装,神马的最友爱了,我们店还有送德芙爱心巧克力哦,甜甜蜜蜜,就像你们一家三口似的哦!”

    店主巧舌如簧,小家伙有些心动了,探出个脑袋,偷偷的瞄着挂在墙壁上的一套套亲子装,真的好漂亮啊,她好喜欢啊,怎么办,想没骨气的继续留下来啊!

    幸好,她家亲亲妈妈的理智又重新回归了,明显也是被这漂亮的亲子装给迷了,没再嚷嚷着要离开,于是一家三口在店主的介绍下挑起衣服来了。

    不得不说,里面的亲子装真的很漂亮,五颜六色的,款式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啊!

    最后,在小麦的嚷嚷坚持之下,选定了一套,一家三口同时进入了试衣间。

    当一家三口从试衣间出来,并排站在一起,那简直成为一道夺人眼球的风景线,男人高大挺拔,女子娇小可人,孩子漂亮可爱,简直是最完美的一家三口啊。

    然而,待他们转过身来,三个人靠在一起,就会构成一副很有喜感的画面,因为每个人的后背上都画着一只动物,那分明就是灰太狼红太狼还有小灰灰嘛!

    真是难为夏镇南这个汉子了,肯为妻女这一大一小的两个没长大的孩子穿上这么喜感的衣服,然而,他甘之如饴!

    玩了一圈之后,来到政aa府宿舍楼,也就是夏镇南现在住的宿舍。

    两室一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很干净,冷色系的,房间里以黑白灰三色为主,很明显的男性化房子,不过却没有一般独居男人的邋遢,整个房间干净的出奇,跟家里很像,就连空气中都带着淡淡的薄荷味,这种熟悉感,让她一点也不觉得陌生,亲切得就像在自己的家里。

    小家伙玩了一个晚上,也累了,自然就困了,嚷嚷着要洗澡睡觉,明早好早点起来继续玩.

    展念瞳正往小家伙的身上摸着沐浴乳,小丫头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正在忙碌的亲亲妈妈:“妈妈,我晚上想跟你和爸爸一起睡。”虽然她已经习惯自己睡了,可是现在毕竟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会不习惯嘛,所以想跟爸爸妈妈一起睡。

    小家伙心里也明了,现在一家之主看似是爸爸,其实真正的掌权人,那可是妈妈,只要妈妈一发话,一撒娇,爸爸准卸甲投降。

    小家伙的担心展念瞳也想到了,所以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本来她也是这么打算的:“好,你爸爸那边我去说。”

    “妈妈万岁。”

    没一会儿,一个香喷喷穿着可爱海绵宝宝的瓷娃娃出浴了,刚好,夏家大家长这时候也从卧室里出来,显然他也已经沐浴完了,换上一身白净的居家服,宽松的T恤和宽大的修行裤,加上半垂着的头发,整个人看上去一下子年轻了不下十岁,仿佛俨然就是在校的大学生,帅气,俊朗,一下子把展小妞的眼球给吸引住了。

    小妻子被自己的魅力给折服了,夏镇南俊朗的五官自然的勾勒起一个邪魅的弧度,目光锁定在小妻子的身上,史路比可爱的睡裙,不露大腿不露胸,要非说露哪,那也只能算是露了点肩膀,真是算是很中规中矩很传统的睡裙了,不过,他还是失神了,只因为她那沐浴后整个人的纷嫩透亮,那一刻他的心,是悸动的。

    小家伙左瞧瞧妈妈,又瞧瞧爸爸,见妈妈爸爸又在用眼神培养感情,她心里狠狠的叹息了一声:唉~,她还是乖乖回自己的小房间,不要当电灯泡,打扰她亲亲的爸爸妈妈恋情说爱了。

    不得不说,有这么个乖巧懂事的女儿,也是做父母的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一进入自己的小房间,她就狠狠的喜欢上了,里面布置跟家里的房间很相似,十分的温馨,蓝色与粉色拼置而成的,一张精致的小床儿上面是一套可爱七个小矮人的被单,上面还躺着她最最喜欢的白雪公主陪睡娃娃,简直棒极了。

    于是,她做了一个很伟大的决定:自己一个人睡!

    小家伙悄悄的走掉,展小妞没注意到,夏家大家长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了,他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晚上睡我房间,小麦的床小,睡不下你们娘俩。”他故意只买了一张九十厘米宽的小床,加一个陪睡娃娃,怎么也挤不下展念瞳这个大人。

    他的声音又低又沉,在这样宁静的夜里,倍加撩人,展念瞳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了,意识到刚刚自己看他看得迷糊掉的傻样,她就懊悔的吐了吐舌头,丢下一个‘好’字,就跑走了。

    今晚,本来就打算跟他一起睡,当然,中间还隔着一个小家伙啦!

    可是,下一刻,却被小家伙告知一个事:“妈妈,晚上我自己睡就行了。”

    “突然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你不怕睡不着吗?”展念同有点不放心,当然,她这个时候,心里也有些小紧张,小纠结,跟他一起睡,会不会真发生跟梦里一样的事情啊,关键是她,好像还没完全准备好。

    “不怕,爸爸妈咪都在家呀。”小麦是一个独立的乖宝宝,不就是换换床而已,有啥好害怕,更何况,这房间跟她家里的房间很相似,她也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问题。

    “那好吧,妈妈给你讲故事,等你睡着了,再离开。”好吧,小麦已经决定了,她也没啥好纠结啦!睡一起就一起,反正又不是没睡过,如果他真的想要,就给他呗,反正迟早都是要给的,早给,也省的惦记不是。

    一如既往的给她讲故事,哄她睡着之后,才离开。

    一出房间的门,就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虽然声音小小的,可她还是听到了,是从阳台上传过来的。

    一个大胆的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她赶紧跑过去,果然看到莹白色的灯光下,那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正站在水池边上,洁白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拉长了他修长的身姿。

    旁边堆着一堆正在滴水的衣服,显然已经洗过了,而他的那一双大手正在石板上挫揉着,粉粉的颜色,像是--她的小内库!!!

    展小妞急得一下子如箭一般飞了出去,将夏镇南手中的小内库给抢了过去,藏在了背后,红着脸不敢去看他,用胳膊直推着他健壮的身子:“衣服我洗就行了,你一个大男人的,洗什么衣服,快进去休息。”

    她的表情实在太可爱的,脸蛋红彤彤的,真是个爱害羞的小姑娘,夏镇南宠溺的看着她:“老婆娶回来就是要宠的,帮老婆洗衣服,那是天经地义。”他的衣服一直都是机洗的,可是他怕小妻子的衣服机洗了会褶皱,便自己动手洗了起来。

    “什么歪理,反正你不能帮我洗衣服,今后都不可以,你的衣服,我会洗的,快进去休息。”她继续用胳膊推着她,垂着脸还是不敢看他。

    夏镇南拗不过她,只好乖乖听话啦。

    洗完衣服,也用洗衣机抽干了,要晒衣服了,可是问题又接踵而来了,这挂衣服的铁杆子那么高,她这个矮个子的够不着,这也咋整啊!

    环顾了下四周,没发现凳子,她只好--

    夏镇南见小妻子久久没有回房,便出来看看,不看还好,一看真把他的一颗心给吓得都要跳出来了,只见小妻子整个人竟然站在了栏杆上,将衣服给挂上去。

    要知道,他住的可是三楼啊,不是三米啊。

    不敢喊她,他悄悄的来到了她的背后,伸手环住她的腰,一个用力,将她整个人抱了下来。

    “啊……”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下,如鬼魅般悄无声息,可把展小妞给吓得尖叫起来了,手中的衣架也滑落掉地板上去了。

    不过,她尖叫的同时,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还有淡淡的薄荷气息,是属于他的味道:“是我。”

    果然,她回过头,就看到夏家三公子一张十分严肃的脸。

    脑海中的警钟铛铛的敲响了,不好,又惹大家长不高兴了。

    夏镇南真的被气到了,恨不得抓起她来打PP,这个小妻子真不乖:“我是你老公,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内库内衣什么的,有什么好害怕被我看到的,难道你把我当作你老公?”

    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可把展小妞给急了:“才没有呢,我一直都把你当老公的。”只是人家比较害羞而已嘛!

    夏家三公子的气还没消:“都当我是你老公了,还这么害羞。”

    “谁害羞了,你才害羞了。”说完,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竟然踮起了脚尖,小手环上他的脖子,将自己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纷嫩的唇自动的凑了上去,强吻他。

    四片唇瓣相贴,就再也分不开了。

    小妻子突如其来的举动还真的把夏镇南吓了一下,也仅是零点一分钟,他便夺回了主权,化被动为主动,直接切入狼变模式,所有的思念在这一刻,化成了深情的拥吻。

    不知道是因为彼此想念得太久,还是因为爱意燃烧了理智,思维很快就被两个人遗弃,原本的轻轻舔吻越来越火热,慢慢地,也越来越深入,而他撩着火的大手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伸到了她那睡裙里,直接触上了她犹如羊脂玉雕一般滑腻的肌肤。

    “唔——老公——”在他的手里,女人像一朵刚要绽放的花朵,仰着小脸儿望他,一双秋水般眸子,早已经朦胧成一片,片片是深情与迷恋。

    刹那,男人惊艳……

    夏镇南没有回答,或者说来不及回答,体内燃起的火焰支配着他接下来的行动。

    火热的唇从她脸颊上那一抹抹红润的浅粉缓缓向下滑动着,轻轻地停留在了她有着漂亮弧线的锁骨上。

    逗留着,亲吻着,良久之后,才终于滑落下去……

    “嗯!”紧紧闭着眼睛,她羞涩地不敢望他,在他火燎似的嘴唇下,一股透心儿的酥麻感突然从她软绵敏感处传了过来,不由自主地,她啜着气轻嗯了一声儿。

    她很无助,很徬徨,还有些害怕,彷徨的害怕:“老公--”

    “老婆,我在……”听到她细软好听的声音,夏镇南放缓了动作,轻轻地浅吻着她,暧昧又不失温暖的嗓音里有着明显压抑的*:“别怕!”

    些许动情,又有些想要逃避,些许柔顺,又有些小别扭。

    这样子的女人,显得又羞涩又含蓄,像一颗漂亮得泛着水珠儿的水蜜桃儿,让他一颗男儿刚硬的心柔成了一滩水。

    用自己细白的牙齿轻轻地咬着下唇,似乎在极力压抑自己即将溢出唇间的怪异声音,身子也在轻轻地颤抖着,而那双半眯的眼睛里,她瞧到了夏镇南几分深邃又几分暗沉的眸光,尤其是那眸底深处跳跃着的两簇火焰……

    是那么的明显!像狼的眼睛!那代表着什么,她朦胧的懂了!

    “老公--”

    “……嗯!”他的声音已经沙哑,如情/欲中的野兽在轻呢,在这样深邃的夜里,皎洁的月亮下,备显得撩人。

    “这里是阳台。”

    “我们去房间。”温润的声音如醇酒一般,充满了性感的邪魅,暧昧的撩人心神。

    说完,他一个公主抱,将她整个人抱在自己的怀里,她的双手自然的搂上他的脖子,将脑袋埋入了他的胸膛之中,传入耳中的是男人有力沉稳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那么让人心安!

    仿佛只要在他的怀中,她的天就永远不会塌。出看在直不。

    一个弧度的旋转,她的后背轻轻的抵在了柔软的被子上,随之压下来的是男人健壮的身子。

    他像是一只勇猛的野兽一般,将猎物压在了身下,开始再从头一次,从眼睛开始,亲亲的亲吻,再到鼻子,嘴巴,然后……

    睡裙推到了一半,某只已经狼变的男人居然停了下来,看着眼前这张小蜜桃般诱人的小脸,他还是询问她:“老婆,可以吗?”

    刚才的一时头脑发热,给了她勇气,可是经过刚才一路回来的降温,她头脑清晰了不少,她借着朦胧的床头灯,看着镌刻的五官,还是老实的说:“那个……我没准备……”套套!!算算日子,这个时候开始算危险期了吧!她不认为,某只大家长宿舍会有这种东西。

    谁知,她的话还没说完,某只已经化身为狼的男人出声打断她的话了:“没关系,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来日方长,我会等你准备好的。”说完,他将被他扯下来的睡裙又整理好。

    嗷嗷,他误会她的意思了,以为她还没准备好呢,所以不打算那个那个啥了!

    不过这样也好,给了她时间好去买个东西,要买最薄型的,什么零距离接触,各种美妙,想想都觉得好害羞,没脸见人了啦!

    拉过被子,她乌龟一般的将自己缩进了被子下,将脸蛋遮掩得严严实实的,即使这样,她也能听到头顶上男人愉悦的笑声,她肯定笑话自己了。

    突然,她又拉下了被子,偷偷的探出了两颗黑漆漆的眼睛,小声的问道:“嗯,那个,你会不会很难受啊!”

    “小傻瓜,我没事的。”可能的夏三公子,被小妻子勾//引完抛弃了,此刻是欲/火焚身啊,为了不让小妻子内疚,还要强压下身体的异样,遮掩住昂扬的小地弟说谎话,他容易嘛,他容易嘛!!

    “哦。”展小妞呐呐嘀咕了一声,又重新把脑袋藏入了被窝里,心里纳纳的嘀咕着,难道宫小乔是在骗她?男人没那个,没她说的那么难受好不好!!

    没一会儿,她的小脑袋又探出来:“那个刚才的衣服还没晾完。”还有她的小内库小内衣掉地板上去了,呜呜……

    “没事,我出去晾。”经过这么一会儿,夏三公子已经平复了下,墨眸也恢复了正常的肤色了,他伸手将被子给拉了下来,帮她掖好:“小傻妞,这样会闷坏的。”

    展小妞害羞的吐了吐舌头,听话的没再拉被子,肆意的享受他的温柔,他的大手亲亲的抚过她散落在额头的发丝,别到一边:“你先睡,我去去就来。”

    最好是那时候你已经睡着了,我只要静静的躺在你身边,盯着你的睡颜看几分钟就能自动入睡。

    “那我先睡了,晚安!”展小妞偷笑的闭上了眼睛。

    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夏镇南才出去,约末五分钟回来后,她的呼吸已经稳定平和了,显然已经进入了梦想之中了。

    所以,某人自己爬尚了床,将她偷偷的拖进了自己的怀里,低头还能看到他唇角挂着一丝满足的笑:“傻妞,想什么呢,笑得这么甜!老婆,晚安。”

    咳,咳……夏三公子,你说你小妻子想啥呢?当然是梦到你了嘛!这智商,怪不得会错意,没肉吃,哈哈!

    黑暗中,夏真的嘴角微微的上扬,低头在她发心落下一吻,然后嗅着她的发香,合眼同她一起睡去。

    清晨,展念瞳敏锐的耳朵传入了一阵细小的声音,她的脑袋又悠悠的醒来,睁开朦胧的双眼,瞧瞧,她都看到了什么?

    只见,落地式的衣柜面前,此刻正站着一睹肉墙,对,就是肉墙,只围着一条三角裤的肉墙。

    她知道他的身材很好,却没想到竟然会这般的好!胸前八块腹肌,健康的小麦色,一看就知道是结实又充满了力量的,很是you惑人,眸光微微往下那个神秘的地带,标准的倒三角形,微微隆起,下面关着一条睡着的野兽!

    上天真的很厚爱他,不仅给了他一个赫赫有名的家世,超高的智商,非凡的能力,就连这副皮囊也十分的俊朗,墨色的短发,镌刻的五官棱角分明,宽阔的额,斜飞的眉,深邃的眸,高蜓的鼻,削薄有型的唇,仿佛微微勾起,镶嵌着似有似无的魅惑。

    她是修行了几百年,几千年,才能修得与他同船渡,共枕眠吗?

    她迷蒙的双眼蓦的一下子清明了,仿佛听到了喉咙间咕噜的一声,被狠狠的瑟佑大吞口水了!

    羞死人了,可是眼睛就是怎么也闭不上,就这么着的看着他抬高自己结实的大腿,穿上那修长的西装裤,整个动作,流畅优雅,绅士得好像画中的王子一般。

    突然,平地里传起一声磁性的声音,深邃得好像从苍穹处飘来,好听却让她浑身打了个激灵。

    “刚发现你老公很帅吗?”夏镇南勾唇邪魅一笑,他双手优雅的扣着衬衫的纽扣,垂着的头微抬一个弧度,看向了床上的小妻子,心情好得无法言语。

    被现场抓了个包,展念瞳白净的小脸儿迅速的飞起了几朵彩霞:“才没有呢!”她看他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他很帅啦!不用现在才发现,只是越相处,她发现他越帅了,简直帅毙了!

    知道自己脸皮薄,赶紧转移话题:“对了,你穿这么正式,待会要出门吗?”

    她紧张得一下子坐了起来,那小模样,看得夏镇南眉眼的笑意更浓了,也就不逗弄她了:“嗯,待会要还去政aa府一趟,只要一个上午就行。”昨天为了接她们,把一些事情给耽搁了,今天得去处理一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惹火萌妻,宠你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连莲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连莲子并收藏惹火萌妻,宠你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