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伤敌一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农历廿四这天,司氏一行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京都谢府。睍莼璩伤

    大太太柳氏自是带了妯娌小辈又一番隆重迎接,只司氏到底是个病人,虽说大夫用心扎针什么的口歪鼻斜好了很多,可脸还是扭曲着,大太太柳氏和三太太伍氏看望叮嘱一番,便一脸同情的告辞离去。

    银珠是已过了明路抬成姨娘的,这些日子,早已经将个芜青院打理的妥妥贴贴,之前站在人群里不显,这会子带了自己的丫鬟杏花,低头垂眉一脸谦卑的走到司氏船前。

    “婢妾给太太请安,请太太用茶!”

    站在她身后的杏花连忙将托盘递了过去,银珠端了托盘里的青花瓷盏,高举过头递到司氏面前。

    “嗬嗬……”

    司氏喉咙里发出听不明白的声音,一对眸子像淬毒的刀一样,狠狠的盯了地上梳着妇人发髻,唇红齿白,很是妍丽的银珠看。

    “滚开!”一侧熬得脸都瘦了一圈的若芳一步窜了上前,抬手便打落了银珠手里的茶盏,怒声骂道:“你是哪门子里蹦出来的东西,我娘要喝你敬你的茶,滚出去!”

    茶盏落在地上碎得四分五裂,茶水溅了银珠一身,她也不恼,低垂的头动也没动,字句清明的回答着若芳的话。

    “回四姑娘的话,奴婢原是老太太屋里侍候的。”

    若芳顿时噎在了那。

    人是老太太给的,她敢打出去?

    床上的司氏听得银珠这句话,当即脸便涨得通红,又“嗬嗬呀呀”的怪叫了一番,可便是亲密如张妈妈都听不懂她说什么,更何况是别人?

    “太太,太太您别急,您慢慢说。”

    张妈妈凑在司氏跟前,看着司氏,极力想要弄明白司氏话中的意思。

    “嗬嗬……”

    若芳看着床榻上的司氏,又看了眼跪在榻前的银珠,刹时便红了眼眶。

    爹爹,他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纳妾!他难道不知道,娘亲现在正是最艰难的时候,最是需要人照顾谅解的时候!不行,她找爹爹去,不管这银珠是老太太的人还是谁的人,都留不得。若芳抬脚便要往外走。

    耳边却蓦的响起一个清脆的嗓音,那声音叫若芳当即恨不得将说话的人杀了!

    “张妈妈,我听着太太的意思,好像是叫珠姨娘重新敬茶。”送客归来的若兰自外走了进来,看了眼跪着的银珠,又看了眼床榻上的司氏,笑盈盈的道:“想来太太也是欢喜的,父亲身边总算是有个照料的人了。”

    “你……”

    张妈妈霍然回首,目光凶狠的瞪了若兰。

    “谢若兰,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滚回你自己的屋子去。”若芳拾脚上前,便欲动手,但在看到像座铁塔一样挡在若兰跟前的黄婵时,若芳步子一顿,站在了原地。

    若兰不由便庆幸,还好她早先就想到这番阵势,带的是人高马大的黄婵,不是锦儿那个瘦杨柳!

    “四妹妹这话可说错了。”若兰站在黄婵身后,笑了道:“祖母常说我们家是忠孝传家,太太辛苦养育我一场,往日没什么机会报答,现如今太太病了,正是我回报太太养育之恩的时候,怎的却连这呆都呆不得了?”

    口舌之争,若芳何时赢过?

    她便是再笨,也知道这银珠是若兰抬起来跟她娘亲打擂台的!偏生这是京都不是平榆,上头除了大太太这个当家人,还有老太太这个大佛。老太太在娘亲回府前便做主给爹抬了姨娘,何曾不是因着琴姨娘、春姨娘缘故!

    若芳这会子真是悔得肠子都绿了,当日她不是不曾劝过娘亲,左右只是一个下人,添双筷子的事,何必弄得老太太不高兴,可娘亲在爹爹多去了几次之后,终究还是没忍住!

    若芳站在那喘长气,一双眼睛吃人似的盯着若兰。

    若兰温婉一笑,对愣在那的杏花道:“还不快去给你家姨娘重新沏杯茶来。”

    杏花拿了目光去看地上跪着的银珠,得了银珠的脸色,连忙屈膝退了下去。不多时,便重新捧了热腾腾的茶进来。

    银珠接了,双手高举过头顶,“婢妾给太太敬茶。”

    眼角的余光却是几不可见的撩向了若兰,四目相对,若兰眨了眨眼,银珠扬了扬眉梢,再次垂了眉眼,一脸谦卑的跪好。

    “太太……”

    张妈妈愁苦的看了眼睛紧紧闭着的司氏,这第二杯茶再不能砸了啊!不然,惊动了老太太,怕是越发没个好!

    “张妈妈,太太手脚不方便,你便替太太接了过去吧,左右只要太太喝了这个茶,礼便算是成了!”

    张妈妈看着若兰的目光已经不能用恨之如骨来形容了,可即便是这再恨,她却也只能接了银珠手里的茶盏,送到司氏跟前,沾了沾司氏的唇,便放到了一边。然后,又顺手拔了一根司氏头上一根七成新的金镶玉的簪子,递给了银珠。

    “这是太太赏你的,以后好好服侍老爷,替老爷开枝散叶!”

    “是,奴婢谨遵太太教诲!”

    银珠双手接了,珍而重之的放好,磕了个头,才在杏花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因着若兰、若芳是嫡女,银珠又上前再次朝二人福了福,见礼。

    “珠姨娘不必多礼,”若兰笑着对银珠道:“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我还等着你早些替我生个小弟弟呢。”

    银珠红了红脸,轻声应了一句,借口屋里还有事退了下去。

    自始自终,若芳再没有开口说一个字,她目光直直的盯着身前的地下,因为压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我瞧着太太好似累了,我也不打扰了……”

    若兰正待也寻个借口退下去,耳边却忽的响起一阵风声,待她警觉过来,想要躲避时,头皮一麻,若芳的手和脚已经没命的往她身上招呼过来。

    许是知晓自己说不赢若兰,若芳这次却是什么也不说,只扯着若兰没了命的打。她这一番动静先是吓得张妈妈怔了怔,待明白过来,张妈妈首先便是看向一侧的黄婵,只要这丫头敢上前去撕扯若芳,她立时便要发落了她。

    只令张妈妈没有想到的是,黄婵却只是在一边扯了喉咙喊,“四姑娘,别打了,您快放开我家姑娘。”

    若兰已经被若芳着实踹了几脚,便是晨起絻的好好的发式也被抓散了,此刻正高一嗓子低一嗓子的喊着,“若芳,你疯了,快住手……”

    张妈妈冷冷的站在那看着,眼见得屋里的香婵和香云想要上前分开二人,她立时一个眼神瞥了过去,冷声道:“蠢货,给我好生注意着四姑娘!”

    香婵、香云立时明白张妈发的意思,便全神戒备着,以防大姑娘忽然扭转局势伤了四姑娘。一屋子的人注意力都在若芳身上,便没人去顾一侧的黄婵。

    “来人啊,救命啊,四姑娘要杀了我家大姑娘了!”黄婵一嗓子嚎了出来,转身便朝外跑了出去,边跑边扯杀猪一样的嗓子喊着,“救命啊,老爷,您快来救救我家大姑娘!”

    黄婵气壮山河的喊声,立刻便传遍整个芜青院,不多时便连老太太的荣僖堂,大老爷的留耕居,三老爷的竹涛阁都惊动了,纷纷派了人来问,出什么事了。

    张妈妈一时间又是急又是恨,她怎么就忘了,这大姑娘可是个行事是个只问结果,不求手段的!今天这阵势,很显然又是有备而来!

    “都是死人啊!”张妈妈对香婵和香云喝道:“还不快上去将大姑娘和四姑娘分开了。”

    香婵和香云连忙上前将纠缠在一起的二人分开。

    若芳犹自一脸愤愤,张牙舞爪的对着若兰叫嚣着,“谢若兰,你这个扫把星,你得意什么,我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上!”

    “四姑娘!”张妈妈眼瞅着各房派来的人都在院子里探头探脑的朝里张望着,急忙上前拦了若芳,压了声音道:“四姑娘,您快别说了,院子里大家都看着呢!”

    “我不怕!”若芳梗了脖子,脸涨红如紫的喊着,“看就看好了,一笔写不两个谢字来,打量着我不知道她们心里怎么想,不就是看着我娘成这样,我兄妹几人没人护着!我呸,都是穷门破户出来的谁也别把自个儿当回事,大不了,我不活了,一把火烧了这屋子,大家一起死……”

    “我的祖宗啊!”

    张妈妈急急跳了上前去捂若芳的嘴,可这一番话早就叫院里的人听了个遍,众人齐齐脸色一变,当即便有性急的议论起来。

    “这四姑娘怎的这样一副性子?知道的说是个姑娘,不知道的还当是哪条在胡同里的姑娘在骂街呢!”

    “是说啊,啧啧,这可真是……”

    有机灵的早就退了出去,将消息回自己的主子去。

    屋子里张妈妈已然白了脸,她死死的按着跳手跳脚的若芳,哭了道:“姑娘,我的好姑娘,您就当可怜可怜太太吧。您要是有个什么事,叫她怎么活啊!”

    若芳一把甩开了张妈妈,怒声道:“人都骑到脖子里来拉屎了,还活什么活啊!”眼角的余光瞥到一侧正捂了脸哭的若兰,双目一红,“嗷”一声又扑了上前,抬脚便踢。

    “贱人,你去死!”

    “哎,这是怎么了?四姑娘发这般大的火!”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张妈妈连忙抬头去看,待看清是老太太屋里的钱妈妈时,身子一抖,人便瘫在了地上。

    一直低头脸闪避的若兰一看到钱妈妈,便哭了扑上前,“妈妈救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微并收藏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