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订亲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农历三月十一,恰逢谷雨日。睍莼璩晓

    京都城江夏候府喜气洋洋,披风挂绿,热闹喧天。

    却原来,这一日正是江夏候府世子方其睿与永昌候府大姑娘郑秀丽的纳征之期。

    京都城看热闹的老百姓从永昌候府挤到了江夏候府,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人,使得宽约三丈的京都街水泄不通,便是这般还有人源源不断的围拢上来。

    江夏候府下人着清一色的鸦青色新衣,依次排例,挑聘饼的,担海味的,捧三牲的,挑四京果、四色糖,护帖盒以及香炮镯金的前头的到了永昌候府,后头的才出江夏候府的门,只将那些看热闹的普通老百姓馋得求神拜佛下辈子要脱生到这样的人家。

    相较于江夏候府和永昌候府的热闹,京都另一处同样是男婚女嫁之事,却是要低调冷清的许多。

    若兰不知道江惟清使了什么手段,以至于来家中提亲说媒的竟是丰氏的娘家嫂嫂余氏。

    “姑娘,那余夫人可真是一张巧嘴。”

    一早上,锦儿来回跑了多趟,每一趟都会带来些新的消息与若兰。比如说,余奶奶说了,她家姑奶奶那日在江夏候府见着若兰也是很喜欢的。再比如说,她这个外甥,杜德元是如何的惊才绝艳文滔文略了,总之话里话外就是一个意思,这桩婚事实乃天造之合。

    若兰笑了笑,没有回答锦儿的话,心里暗道:阁老家的长媳,将来是要承应门庭的,自是八面玲珑舌灿莲花!

    “可是,姑娘,为什么江公子一直跟你说他姓江,以前许是怕你知晓了他的身份,为何那日还是要自称惟清呢?”锦儿一脸不解的看了若兰。

    若兰叹了口气,她其实也只是猜猜,但想来,猜的只怕也*不离十。

    “他其实是应该极恨杜这个姓氏的。”若兰收了手里最后一切,拿了一侧剪子剪了线,对锦儿道:“你说邻边绣些什么好呢?人年纪大了,既不喜欢太过艳丽的,又不喜欢太素淡的。”

    锦儿上前接过若兰手里的那件素色软烟罗的内衣,看了看,轻声道:“老太太很是喜欢菊花,不若就绣一丝菊花吧。”

    “那绣什么颜色的呢?”若兰将手里的针线筐拿起,细的挑着里面的丝线比着手里的衣裳,一边对锦儿道:“我记得那余夫人好似是金陵人氏,那余家不仅是百年望族,就前朝还出了一个大儒。”

    若兰没有往下说的是,这样人家出来的女儿,说是舌烂莲花怕都是委屈了她!真正的才干只怕还冰山没现一角呢!

    锦儿到是没想到那么多,她一边帮着若兰分线,一边轻声道:“那又怎样,反正她又不是杜公子正经的舅母,到时分府另过了,姑娘您愿意就应酬几句,不愿意,咱们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就是。”

    若兰看着一脸单纯将事情想得简单又直接的锦儿,笑着摇了摇头。

    她肯定是不会告诉锦儿,惟清、惟清!那个人想来很想跟杜这个姓,以及姓杜的这些人划清界线吧?可是,从古自今,父族是何等的重要,一个没有家族庇护的人,且出身尚且那般尴尬,要想做到他想要的那一步,何其艰难!

    帮着若兰分了线,锦儿又不住的抬头朝外张望,一边对若兰道:“姑娘,丁妈妈让人捎了话来,说是让姑娘寻个时间出去一趟,她想见见姑娘。”

    若兰点了点头,她正好也想见一见顾师傅,既然婚事已经没什么疑议,那京都的铺子也该开起来了。

    锦儿终是没坐住,寻了个借口又跑了出去,去前厅打探消息。

    若兰也没拦她,安安静静的分了手里的线,开始给做好的衣襟上绣花色。白色的底衣配着藕色的红,她打算绣一丛藕色的菊花,即不张扬又显得大方清雅。想来,应该能得老太太的一个欢喜吧!

    己时一刻,余氏起身告辞。

    伍氏与柳氏结伴而来。

    柳氏对若兰的这桩婚事心里还是有几分酸意的,必竟正六品的吏部主事那可是实权的官,不是五品太医院院判可比肩的!但想着对方只是个庶长子,便又赦然。

    “若兰,真是恭喜你了。”柳氏进门便拉了若兰的手,在她身边坐定,很是为她高兴的样子,大声道:“伯母可是听人说了,那杜公子不任是人品还是长相都是一等一的好。而且,这婚事还是你母亲在平榆时便替你有谋下的,你可得好好谢谢你母亲,她啊,也不容易。”

    若兰笑了笑,没有去接柳氏的话。

    伍氏便笑了上前,将若兰从柳氏的手里救了出来,轻声对柳氏道:“大嫂,你快看若兰都被你羞成什么样了!”

    柳氏看着若兰红得如上了胭脂的脸,呵呵笑了,抚手道:“傻孩子,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小娘子迟早都是要嫁人的。”

    那也没有谁家的长辈会这般直白的跑到小娘子跟前来说这样一番话吧?若兰扯了扯唇角,起身对柳氏和伍氏道:“锦儿这个死丫头也不知道去哪了,害得伯母和三婶连杯茶水也没得喝。”

    一边回了头喊屋外的小丫鬟,让她们上茶。

    柳氏眉眼一转,便很是难为情的笑了道:“前段时间为着过年伯母都忙忘了,到把给你屋里添丫鬟的事给忘了。”

    这个时候提添丫鬟的事?

    若兰唇角嚼了抹冷笑,接了柳氏的话道:“大伯母要操持着这么大一家子人的衣食住行,难免有所疏漏,也是正常的。再则,我这本也没什么事,丫鬟原就有两个,只是前些日子我使了一个出去替我去照看丁妈妈,原也是不缺人的。”

    柳氏笑着看了眼一气说了这许多话的若兰。在对上若兰笑盈盈看过来的眸子时,她不确定若兰是知晓了她心底的用意还是真只是体谅她这个当家主母的不易。

    “你能体谅你大伯母自是最好不过的,这上上下下一家子人,每日里那么多的事要过问,要打理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好在,你们都能体谅我。”

    若兰笑了笑。

    伍氏便笑着接了话题,“大嫂,你还是将我们的来意告诉若兰吧。回头,婆子又要寻你问事了!”

    “瞧我这记性!”柳氏作势敲了自己一记,看了若兰说道:“你也不小了,我想着下个月起,你便与你二妹妹一同跟着我学着打理家事,如何?”

    若兰听了柳氏的话不由便怔了怔。

    她到是没想到柳氏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便是从前在平榆,司氏也不曾让她插手家中之事,一心只想着把她养成个只知风花雪月,却不知柴米油盐的娇小姐。若不是丁妈妈……若兰收回思绪,起身对着柳氏福了一福。

    “若兰谢过伯母。”

    “哎,你这是干什么!”柳氏连忙上前扶了她。

    若兰顺着柳氏的手起了身,乖巧的坐回她身侧。

    果然,没多时,问事的婆子找到了这,柳氏打发了两拨婆子,再来第三拨时,摇头道:“得,得,我也别想偷这个懒了,省得连你们都累得失了清静。”

    说着,便起身欲回自己的院子。

    若兰连忙站了起来相送。

    送走柳氏,伍氏打发了下人,与若兰坐到内室说起了体己话。

    “那余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锦儿都与你说了吧?”

    若兰点了点头。

    伍氏便叹气抚了把若兰低下的头,轻声道:“三婶其实更愿意,你嫁个小门小户,过自己安顺日子的,可是……”

    “三婶,你不用担心。”若兰抬头看了伍氏,“路是我自己选的,我一定会好好走下去的。”

    伍氏苦笑着点了点头。

    这般过得四五日,余夫人又上了一次门,说是请了几个合八字的,都说若兰和杜家的大哥儿八字极相称。

    如此一来,亲事便定了下来。

    又过得五日,杜家便请了本家的四位族嫂随同余夫人带着聘金、礼金到谢家象征性的完成了纳征。顺带着还把成亲的日子给定了下来。

    成亲的日子比谢若琳还要早几个月,若兰算了算,她的及笄礼要在夫家了!

    如此一来,若兰的婚事便算定下来了。

    到得这时,若兰却还是有种如置身云雾之中的感觉。

    若不是锦儿催着她开始准备自己的嫁衣,她甚至会觉得,这还真是个梦!

    柳氏随同伍氏将若兰的婚事回到老太太跟前时,老太太出人意料的没再为难,只不冷不热的点了个头,就算是放过去了。

    柳氏还在奇怪,到是谢若琳说了一句。

    “娘,你没听宝纹说,前些时日,大姐姐送了一身亲手做的里衣给祖母,祖母喜欢的不得了!”

    柳氏看了谢若琳,狐疑的道:“不是吧,你祖母可不是好相与的,想得她一声好,别说兰丫头,便是你哥哥也是极难得的。”

    谢若琳闻言,便笑了打趣她娘亲道:“哥哥又不会绣衣做衫的,当然得不了祖母一声好了!”

    “呸!”柳氏拍打了她一记,嗔道:“仔细让你哥哥听到,又挨训。”

    谢若琳当即便梗了脖子,怒道:“娘,那还是我哥哥吗?自打他成亲后,是越来越看我不顺眼了。我也不知道,我哪就碍着他的眼了!”

    柳氏闻言,脸上的笑意便敛了敛。

    其间的原因她自是知晓,想着自己那个成天只进不出,铁公鸡也能刮下三斤铁来的儿媳妇,姚慧安。柳氏便觉得脑门子一阵一阵的痛。

    这事也怪她,当时只想着这姚氏之父任户部主事,虽说只是个六品,可却是个实职。姚母她也打听过,是个慈顺的人,想必养出的闺女也差不到哪。可谁想到,这姚慧安哪里都好,可就是个只认孔方兄的!

    嫁进来后,别的还好说。只钱财上却是攥得紧紧的,她给了若琳什么,就必得也添几样给她,不然就没个好脸色,这般还不够,还要挑唆着儿子与女儿来为难。想想,真是头都要炸了!

    “好了,好了。”柳氏拍了谢若琳,轻声道:“他是你哥哥,往后是你在夫家的靠山,他总是护着你,为着你好的。”

    谢若琳哼了哼,她才不这样认为,但却也不想多说。

    “娘,我去趟大姐姐那。”谢若琳与柳氏说道:“这些日子总在屋里绣花,眼睛都要长出花来了!”

    柳氏笑着拍打了她一记,柔声道:“去吧,与你大姐姐多说说话,往后,怕也是你的一个依仗呢!”

    谢若琳点了点头。

    若兰听说谢若琳来了,连忙让锦儿迎了出去。

    “你怎的还有空来我这了?”若兰牵了谢若琳的手在炕沿上坐定,喊了锦儿奉茶。

    谢若琳笑呵呵的道:“我要是不趁着这时间来坐坐,往后想来坐坐怕你不是没空应酬我,就是来了,没地儿坐呢!”

    “胡说什么呢!”若兰嗔了谢若琳一眼。

    谢若琳咯咯的笑得如同被风吹起的银玲。

    待得锦儿上了茶,啜了口茶,谢若琳才止了笑,轻声与若兰说起旁的话来。

    “你才回来不久,原以为我们总有个几年好相处,想不到转眼便又要各分东西。”谢若琳放了手里的茶盏,身子往后靠了靠,她身后的绿萝连忙拿了个大垫枕放在她背后。

    若兰听得谢若琳话中不无悲伤之意,心下由不得便也生起几许幽凉。

    与这府中之人,若说亲近,除却三房的伍氏和谢景辉,她还真没什么能让她觉得温暖的人。但必竟是血源亲人。

    若兰笑了笑,轻声道:“说得好似,我们自此天涯海角永不相见似的。”

    谢若琳却是一本正经的看了若兰,敛了笑道:“大姐姐,你真的不怨吗?”

    “怨?”若兰犹疑的看了谢若琳,问道:“我怨什么?”

    “怨我娘和三婶替你说了这样一门亲事啊!”

    “这亲事怎么了?”

    “那杜公子是……是庶出。”

    若兰默了一默,不知道要怎样跟谢若琳说。

    谢若琳见她不出声,张了张嘴,最后也还是没有说出什么。

    一时间,屋子里便静了下来。

    良久,若兰方抬头看了谢若琳,轻声道:“你放心,我不怪大伯母,不论我以后过得好和不好,我都不会怨恨任何一个人。”

    谢若琳见若兰一眼看穿她的心事,脸上红了红,飞快的低了头。

    “你放心,以后只要我能帮着你的,我一定会帮你。”

    若兰震了一震,愕然的看向谢若琳。

    谢若琳却是说完这话句话,起身趿了鞋便往走,留下一脸怔愣的若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微并收藏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