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怕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哭?

    若兰摇头,她不哭。睍莼璩晓

    哭有什么用?哭便能让一切重新开始,还给她一个好好的锦儿吗?

    江惟清叹了一声,牵了若兰的手,轻声道:“大夫已经来了,你也出去让他给你看看手吧。”

    若兰点头,起身跟在江惟清身后往外走。

    “三弟也在外面。”江惟清眼见若兰步子一顿,连忙道:“你要是不想见他,我去与他说。”

    “不,”若兰摇头,看向神色肃冷的江惟清,唇角微翘,脸上掠过一抹冷寒之色,淡淡道:“若芳的丫鬟云春不是证明了这只是个意外吗?既然是个意外,我若是再不依不饶,这有理怕都要成了没理了!”

    江惟清挑了挑眉头,唇角嚼了抹冷笑,轻声一哼道:“意外?!也难怪你大伯父这么些年在通政司挪不动,有道是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想来,他老人家还是在通政司再多历练历练的好。”

    若兰想不到江惟清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当即便抬头朝外看去,眼见得屋外丫鬟婆子候了一大堆,江惟清这番话声音说不高,说低不低,正好能让有心人听在耳里!

    心里一时间又是难过又是欣喜,难过的是,她今日所遭遇的一切,明面上看,是为难了她,可实际又何偿不是落了他的面子?!她现在的身份可是杜谢氏。

    若兰几乎可以想像,今日之后,二房在这谢府的日子只怕再不会如前!

    “大姐姐!”

    谢景明当先起身,朝着与江惟清一前一后走出来的若兰行礼。

    “三弟来了。”若兰淡淡的与谢景明点了点头,便朝躺在东厢房的锦儿走去。

    锦儿这个时候已经被清醒了,身上到还好,只是原本一头乌黑缎子似的头发烧了了一大半,半边脸上都是黄豆大的水泡,左侧的额头甚至露出鲜红的嫩肉。

    这容是毁了!

    仅管痛得嘴唇都咬破了,可在看到若兰的第一时间,锦儿还是哆着嗓子道:“奶奶,您没伤着吧?”

    这一问,若兰眼眶便又红了。

    她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难过,坐到锦儿身侧,一边探身查看了锦儿的伤势,一边笑着摇头道:“我没事,反到是你,以后可怎么嫁人啊!”

    “奴婢不嫁人!”锦儿想要笑,只眉才挑起便牵扯到额头的伤口,痛得她“嗞”一声,眼见得若兰眼睛红红的,她努力的笑了笑,轻声道:“奶奶您别难过,奴婢知道,以后不能在你身边侍候了,正好丁妈妈那也需要人照顾,奴婢就去跟丁妈妈做个伴吧!”

    “胡说。”若兰啐了锦儿一口,轻声道:“怎么就不能在我跟前侍候了,别瞎操心了,你好生歇着,我让人去安排车子,我们这就回府。”

    锦儿点了点头。

    若兰便对屋子里柳氏留下的管事婆子道:“劳烦妈妈去与你家太太说声,我们这便走了。”

    “哎,大姑娘,我们家太太……”

    若兰摆了摆手,示意婆子不用再多说,回头看了江惟清轻声道:“大公子,您看可不可以想办法请个太医来给锦儿看看?”

    江惟清二话不说,当即便点头,“先回去吧,明天我再想办法请了太医来。”

    屋子里的人又是齐齐一僵。

    这仆为主死的人多了去了,有哪家的主子会为着下人去惊动宫里的太医?!一时间,大家对锦儿又是可怜又是羡慕,暗忖,便算是锦儿这丫头长相毁了,但只怕往后便是否极泰来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了!

    一侧的谢景明将二人的这番言词行动看在眼里,心里的寒意愈来愈重,但便是如此,他还是想着能不能找出一条生路!

    “大姐姐,母亲知道你们今天回府,使了张妈妈来看了好几回,您看……”

    不能不说,谢景明果真是个聪明人。

    当着这府里的下人提出这样的要求,若兰便是有心不去,也不能拒绝!

    若兰若有所思的看了谢景明一眼,稍倾,点了点头道:“谢谢三弟提醒,锦儿的事一出,我差点便将还没拜见过太太的事给忘了,即是如此……”她回头看了江惟清,柔声道:“大公子,您还需陪妾身走一趟呢!”

    江惟清神色淡漠的点了点头。

    若兰简明扼要的交待了屋里的下人几句话,便与等在那的谢景明和江惟清道:“走吧。”

    三人刚拾步,不想,门口处柳氏却是急急的走了过来,远远的还没进门,便说道:“这又是要去哪儿呢?”

    “大伯母,”若兰上前迎了柳氏,温婉一笑,轻声道:“忽然想起还没去给太太请安呢,这会子要走了,才想起来,正准备过去。”

    “哎!”柳氏攥了若兰的手,将她往屋里带,一边走,一边低声道:“这黑灯瞎火的就别再乱走了,万一再出点事,伯母都不知道要怎么跟你婆婆和公公交待!谁家的小娘子三朝回门会差点连命都没了的。”

    “不碍事。”若兰安抚的拍了柳氏的手,轻声道:“不是说了,只是个意外吗?”

    柳氏眉眼动了动。

    意外!

    确实是意外,只是这个意外太巧,太合适!

    她一连审了府里好几拨人,直到审到这管东南院这一块的人,才听一个婆子说起来,昨儿晚上收灯笼时,她们便发现廊檐上的木楔子似是有些松了,当时因着疏忽,便只是随意的紧了紧,又将灯笼挂了上去,不曾想,今天就出这样大的祸。

    柳氏气得将那婆子给狠狠的打了板子,罚了半年的月例。

    便在她急着想出来跟若兰解释时,一直帮着处理的姚氏却是冷声笑道:“这说起来也真是好笑,那坏了的灯笼早不落,晚不落,偏就在大姑娘和四姑娘打那经过的时候往下落,还好巧不巧的,便就没早一步,没一晚上,直直的砸上了大姑娘。要说,我们这四姑娘怕是个比大姑娘还有福气的呢!”

    柳氏当即便僵在了那,她回头打量了姚氏,挥手斥退了下人,对姚氏道:“你是什么想法?”

    “我没什么想法。”姚氏抬头看了柳氏,收起了之前的漫不经心,对柳氏道:“母亲你就不奇怪?为什么那灯笼就那般好,砸在了大姑娘身上,而没有砸在四姑娘身上呢?”

    “不是都说了是意外吗!”

    “您信?”姚氏好笑的看了柳氏,半响摇头道:“反正我是不信的。”

    柳氏闻言不由便蹙了眉头,没好气的道:“你不信?你空口白牙的一句不信,便……”

    姚氏眼见得柳氏便要发作,由不得便暗暗摇头。

    她这婆婆啊,也不知道是什么好命,从前在娘家,娘家父亲是个品性极好的,除了原配嫡妻连个通房丫鬟都没,婆婆打小便没见过什么龌龊事。嫁人了,公公又是个不好风花雪月的,除了婆婆那两个陪嫁老实巴交陪嫁丫鬟提的姨娘外,再没别的女人。这般简单的生活,便将个婆婆给养成了,时而精明,时而精涂的这副样子!

    “太太!”

    柳氏的话没吼完,便有若兰屋里侍候的婆子急急的赶了过来,对把江惟清的那番话给学说了一遍,当即便将个柳氏给吓得个脸红白赤的!

    “都说了意外,怎的还扯上了老爷!”

    婆子自是不敢多说,只站在一边,听着柳氏骂人。

    姚氏叹了口气,转而对身边的侍候的大丫鬟竹枝吩咐道:“你去查一查,问问昨儿婆子换灯笼时,边上都有谁在。今儿大姑娘出事时,当时除了大姑娘和四姑娘外,还有没有什么人。”

    “是,姑娘。”

    竹枝是姚氏的陪嫁丫鬟,打小便在姚家的后宅里混出一身的本事。一盏茶不到的时间,便赶了回来,轻声的在姚氏耳边将打听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姚氏冷冷一笑,果真还是有鬼啊!

    她又将那番话与柳氏说了说,柳氏半响回不了神,待回过神便是脸色一白,失声道:“她一个小……”

    “婆婆还是快些去大姑娘那圆转圆转吧!”姚氏摇了摇头,对气得不行的柳氏道:“这府里是您主持中馈,便算是事出有因,可婆婆您总还是有着连带责任,还是快些去与大妹妹说几句好话,让她消消气吧。”

    柳氏虽说气得两眼发昏,可也知道姚氏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

    是故,这才急急的赶了过来,听说若兰要去司氏那,当即便开口阻止。

    听得若兰的那句“意外”眼皮冷不丁的便跳了跳,暗暗咬牙,这小小年纪心便这般狠,再往大了,那还不得杀人放火啊!

    “听伯母的话,”柳氏怜惜的拍了若兰的手,殷殷切切的道:“你太太那便是再想念得紧,想来知晓今日出了这样一番意外,只有心痛你的份,哪里还能计较礼数周不周的?再说了,你又不是往后不回来了,待满月后,你想家了,只管回来便是。 ”

    若兰将柳氏眉梢眼角的急切尽收眼底,心下已是十分了然。

    想来,适才江惟清的那番话,已是有人传了进她的耳罢?!

    “虽是这般说,可做小辈的也不能失了规矩不是?”若兰笑了对柳氏道:“大伯母您别担心了,总不能因着今儿差点被灯笼砸了,往后这府里都不挂灯笼不是?你别担心了,有大公子在,他会护我周全的。”

    柳氏还想再劝,但眼见若兰坚决,心里转了转,便也明白过来,便不再阻止道:“即是这样,那你便去吧,我再多拨几个人去侍候,天黑路滑的,你小心着些。”

    “知道了,大伯母。”

    辞了柳氏,若兰与江惟清、谢景明再次走上去司氏屋里的路。

    而这个时候,若芳正呆若木鸡的坐在司氏外室的圆桌边,她的身侧,若英一脸好奇的看了她。

    “四姐,你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

    若芳摇了摇头,探手将若英垂在耳边的发捋到她耳后,轻声道:“四姐没有不高兴。”

    “那你干嘛愁着脸?”若英转动着圆溜溜的眸子,稍倾,似是了然道:“哦,我知道了,四姐你是不高兴那灯笼没有烧到谢若兰,是不是?”

    若芳惊得当即抬的捂住若英的嘴,压了声音连连喝斥道:“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再说起这件事吗?”

    若英大大的眼睛眨啊眨的看了若芳。

    若芳松了捂着她嘴的手,抬头看了看内室,见没惊动里边的人,才轻声与若英道:“你听四姐的话,忘了今天晚上的事,就当它没发生过。”

    “为什么?”若英懵然的看了若芳。

    若芳只觉得脑仁子一歇一歇的痛,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今时今日,谢若兰不是她们能惹的也不是她们能得罪的!只可惜,她当时被恨意冲昏了头,而将三哥的话扔在了脑后,此刻一静下心来,才发现满满的都是后怕。可是,这样的话,如何能与若英说?

    若芳只觉得喉咙能苦出胆汁来!

    “四姑娘,五姑娘!”张妈妈打起帘子自里走了出来。

    若芳站了起来,“妈妈,母亲她歇下了吗?”

    “嗯,好不容易劝下的。”张妈妈上前,待若芳重新坐定后,犹疑的道:“四姑娘,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虽然外对闹得天翻地覆,但因着张妈妈一颗心都在司氏身上,且司氏中风后,性情越发暴燥,屋里听不得一点动静。是故,虽有小丫鬟嘀嘀咕咕的说着悄悄话,但张妈妈对今夜的事还是一点不知情。

    “妈妈,锦儿被掉下的灯笼给砸着了,整个人烧成了火人!”若英抢在若芳前开口,犹疑的看了若芳一眼,接了句“差点便烧着谢若兰。”

    张妈妈眼皮子冷不丁的一跳!

    那么巧?

    犹疑的看向若芳,眼见若芳避了她的目光,垂头看着手里的牡童吹笛的茶盏,张妈妈心里有些了然,她笑了对若英道:“五姑娘,您去帮妈妈看看,太太她有没有睡熟,好不好?”

    若英点点头,站了起来。

    待得若英进了屋子,张妈妈压低了声音对若芳道:“四姑娘,您与妈妈说老实话,是不是您干的?”

    若芳霍然抬头,对上张妈妈洞悉一切的目光,好半响重重的点了点头。

    “哎,我的姑娘喂!”张妈妈又是怕又是恨的看了若芳,压低了嗓子道:“四姑娘啊,您难道不知道,眼下的大姑娘再不是我们能轻易动的人吗?”

    若芳脸上一红。

    张妈妈还想再说,可在看到若兰神色间的恼意时,只得换了话,“三公子,他知道吗?”

    “三哥知道。”若芳点头道。

    “那三公子怎么说?”张妈妈满怀希望的看了若芳。

    若芳想起谢景明的那番话,眼眶一红,眼泪便大滴大滴的掉了下来,“三哥……他怪我!”

    能不怪你吗?

    三公子是花了多少心思才与大姑娘说妥,井水不犯河水,自此后,各人过各人的日子!你现在去招惹她,不是拿鸡蛋去碰石头吗?

    三公子还没成亲,您和五姑娘也没议亲。大姑娘只要在这上面掺和一把,都够你们吃上好壶的!

    张妈妈看着委屈的直哭的惹芳,当真是恨不得给她几下子。

    但她只是一个下人。那些话,她如何能说?

    便她不是个下人,事情已然做下,又如何挽回?

    “妈妈,”若芳抽噎着,断断续续的说道:“妈妈,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我当时就是太气了,我气不过,才会……”

    “妈妈知道,这些妈妈都知道。”张妈妈拿了帕子去拭若芳脸上的泪水,轻声的安抚着若芳,待得若芳不哭了,她才语重心长的道:“可是,四姑娘啊,你有没有想过,现如今不单是我们老爷,便是府里的大老爷,三老爷都恨不得将大姑娘给供起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杜德元他老子是吏部郎中,他姑姑是瑞郡王府的人,这两项不论哪一项,都够家里的男人好好巴结一番了!

    见若芳眼中有明了之意,张妈妈叹了口气,轻声道:“赶紧想个办法出来吧!老爷们的怪罪到还好说,怕的就是大姑娘咽不下这口气。”

    “她咽不下又能怎样?”若芳不服气的看了张妈妈,轻声道:“我看那杜德元也不过是为她美色所诱,过不了几天,把她扔哪去了还不知道。”

    张妈妈还没见着杜德元,此刻听了若芳的话,犹疑的道:“果真是这样?”

    若芳才想说,“当然是这样”可是眼前却浮现起江惟清那时不时落在若兰身上的目光的样子,那眸子里的温柔和绻惓,明明是爱到心上才有的表情,哪里有半点猥琐之意?

    见若芳不语,张妈妈叹了口气!

    “罢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张妈妈抬头看了屋外的夜色,轻声道:“照理她们应该来给太太磕个头才是,怎的这会子还没来呢?”

    张妈妈的话声才落,屋外的小丫鬟便急急的跑了进来。

    “妈妈,大姑娘和大姑爷,还有三公子,朝这边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微并收藏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