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科林缓缓抬起头。

    正在旁边歪眼斜眉做着鬼脸的西瑞尔若无其事地转过头。

    科林在自己的记忆里掘了一个洞,埋葬了那段往事,刚被救出去的那些日子,辗转反侧的夜晚,是他最煎熬的时刻,自始至终,他为此而忧心忡忡:每想到那情形,他就不寒而栗,生活将因此而毁灭,灵魂将在内心消亡。

    他选择了遗忘——姐姐死于皇后之手,死于谋杀。

    由讽刺、喜悦和失落汇成的情绪,在灵魂深处涤荡,好似一声痛哭……这是良心上的震动,发出强烈的声响,人生不过那么两三回。

    他的心灵独白是在俯瞰本人的心扉。“刚才见到的的不过是幻觉。”他下了决心,不过,他感觉不到丝毫的轻松。

    恰恰相反。

    他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西瑞尔,那是多么相似的一双眼睛。

    他得向自己承认,脑海里的缜密筹谋,无耻而又丑陋,卑鄙而又残忍。

    姐姐和这个女孩一样,有着一双妩媚风流的眼睛,灿烂夺目的笑容,以及,一头黑色的长发——这也是皇帝陛下对她的死亡漠不关心的原因,她没有继承神族的血统。

    所有人都将她遗忘,包括科林。

    他反反复复的回忆着那场灾难,忽觉有股难言的厌恶在心里蔓延开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对眼前这个女孩一再心软——因为那隐藏在最深处的罪恶与眷念。

    如果有一个人让你对自己产生唾弃和怀疑,你必然想要忘掉那段记忆。

    如果有一个人付出一切去疼你爱你守护你,你也会无法自拔地迷上那种温暖。

    如此神似的两个人——火中的身影和记忆里的拥抱慢慢地重叠起来.......

    不过当事人可一点也感觉不到科林心底复杂的想法,眼见那探究的目光恨不得把自己射穿,西瑞尔咽了咽口水,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他额前的碎发:“我们可以——”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科林打断了。

    “我有话对你说。”他目光深沉,眼睛紧盯着西瑞尔。这让西瑞尔有种不好的预感,联想到他之前的异常,仿佛他一旦开口就会宣布一件大事。

    他一定有什么周密详细的计划。

    西瑞尔对上科林的眼眸,各种情绪在发酵,紧张、忐忑、害怕。

    “凯瑟维尔斯的妻子只能是我的妹妹。”

    “嗯?”西瑞尔疑惑地瞪大眼睛,不明白他怎么一下子提起自己的黑历史,打起十二分精神等着接下来的重头戏。

    问题是,这好像就是科林全部要说的话了。

    “就……就这样?”西瑞尔结结巴巴地问,他是在替索菲丝宣布主权?

    虽然不合时宜,西瑞尔还是忍不住暗暗得意,能给他们带去困扰,就是自己毕生奋斗的事业!

    于是,一个摸不着头脑的人、一个心事重重的人各自移开目光,打量起眼前的祭台——这是一个荒废而且冷清的地方,除了一层一层的厚灰什么也没有。

    西瑞尔有些失望,原以为是什么藏宝地呢。

    他漫不经心走上台阶,想用雕像当做镜子照照脸,他总觉得科林的态度突然有点怪怪的——没有看错的话,从刚才开始他时不时投来的目光里似乎有几分眷念、几分柔情?

    这一看之下,却让他“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那金色的雕像里竟有一只九尾狐——因为外面被一层金色的膜状物包围所以看起来倒成了一尊被刻成的石雕。

    它闭着眼睛,脸上是一种极度痛苦的神情,只需瞧上一眼,人们就能看出它的愤怒与不甘。

    西瑞尔找不到可以商量的对象,目光来回游动,最终投向了科林。

    科林看了他一眼,眯起眼睛,他眼睛里的血丝还未散去:石雕里的九尾狐除了身体更大之外,和幻兽之里那只小狐狸几乎一模一样。

    他沉默了一会儿,对西瑞尔说道:“这应该是一个结界,走吧,不是出口。”

    西瑞尔惊讶地张着嘴:“就这么离开,就……就不管了?”

    在传说之中,九尾狐极为罕见,他总觉得这只被困住的九尾狐和小狐狸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如果它还活着呢?

    科林的目光好像附着在他身上,算得上温和的一字一句解释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西瑞尔觉得鸡皮疙瘩全部都冒了出来,真的很不对劲,他有理由怀疑科林的身体里装进了另一个人的灵魂。他强忍着心里的不适感开口:“它可能和我的朋友有关,你……你能弄开这个结界吗?”

    他没有抱任何希望,然而科林居然真的照他说的做了——虽然结界依然纹丝不动。

    科林收回手,还剑入鞘,皱眉道:“以我之力,不足以对抗这个结界。”

    西瑞尔:“……”

    违和感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到底是什么,让眼前这个男人瞬间变得如此奇怪?

    难不成突然爱上了自己?

    西瑞尔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却又觉得这看起来荒谬而可笑的结论并非无稽之谈,它其实有迹可循,他的眼睛转来转去,手指在雕像上没有规律的敲击着。

    然后,一件更荒谬的事情发生了——在科林的剑下稳如泰山的结界居然开始慢慢变淡,道道金色的光,从坚硬而结界中飘向周围,随着光芒的离去,结界越来越薄,里面的那个身影也越来越清晰,在西瑞尔目瞪口呆的神情里,九尾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西瑞尔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那只狐狸散发出一种别样的神秘,金光与它银色的毛发融合时,形成一种非常柔和的光辉。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处,看着它的尾巴一条又一条张开。

    九尾狐似乎还未完全清醒过来,慢慢地问:“你们是谁?”

    一头圣兽?

    科林暗自戒备,反问道:“你又是谁?”

    它沉默了,轻轻晃了晃头,似乎有片刻的迷茫,瞬息之后,它的竖瞳发出幽深的光,凝望着面容肃静的科林。

    接着,再落到了西瑞尔的脸上。

    西瑞尔对着它微微一笑,心底里春花朵朵开:营救成功,接下来又是收获奖励物品的时间!

    “解开封印的人,是你?”九尾狐的声音突然变得冷冽。

    西瑞尔本能地感受到了它的敌意,当机立断拿科林当了挡箭牌,缩到他背后讨好道:“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不对!”九尾狐的尾巴疯狂摆动,逼视着西瑞尔:“那个女人说过,除了她谁也解不开这结界,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它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那燃烧着高温的怒焰,慢慢落在了西瑞尔的手上。

    西瑞尔的手上有两道血痕,那是掉下来时的擦伤。

    “果然如此!”九尾狐仰头长啸,声嘶力竭,它的声音里有疯狂、苍凉、绝望,和难掩的快意,“因果轮回,哈哈哈,你的血脉也会落到我手上!”

    随着它状若疯狂地大笑,周围突然光芒突起,瞬间无数道寒光以暴风骤雨之势猛然袭来。

    科林面色一冷,拉起西瑞尔疾退,无穷无尽的寒芒紧随其后,仿若不死不休,而此处空间狭小,在这密集的攻势之下两人实在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就在西瑞尔吓得闭上眼睛之时,那些光芒弱了下去——祭台周围泛起白色的幽光,把它们全部吞没了。

    几乎就在同一瞬,九尾狐如闪电般朝二人扑了过来,却被无形的力量牵扯住,突然身子一顿,竟是萎靡倒地。它不死心地伸出尖锐的前爪却怎么也前进不了分毫,眼中满是仇恨于不甘,恶狠狠地瞪着西瑞尔。

    西瑞尔毫不怀疑它会把自己挫骨扬灰——如果,它能出得来的话。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半天,发现九尾狐的确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束缚住才又放心大胆地站了出来,想起渔夫与魔鬼的故事,西瑞尔痛心疾首地指责九尾狐:“不管是做人还是做兽都要厚道,我好心救你,你怎么能恩将仇报!”

    九尾狐愤怒地看着他:“若论无耻,谁又及得上你们白狐一族,现在又何须惺惺作态。”

    “……什么白狐一族!你说清楚!”西瑞尔惊疑难定,它竟知道自己前世的身份!

    九尾狐没有回答它的问题,它的尾巴慢慢垂在地上,声音凄厉:“囚禁我也罢了!为什么连我的孩子也不放过?”

    它一字一顿,几乎是泣血的质问。

    西瑞尔看着它,恨不得把双手双脚都举起来保证:“你不要有种族偏见,这件事和我没关系,我尊老爱幼,从来不干坏事。”

    科林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种族?”

    西瑞尔凑到他耳边神秘兮兮地说:“不要试图和疯子讲道理,要顺毛摸。”

    把西瑞尔的话全听在耳里的九尾狐沉默着,半晌之后缓缓开口:“你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它用的是肯定句。

    九尾狐充满怨毒地看着它,再次指责道:“不关你的事?若不是因为你,她又怎会夺走我的孩子!”

    西瑞尔同情的看着它,就算自己真的是狐狸,可是和这个世界也没有一毛钱关系,显然,它找错狐狸了。

    看了看科林置身事外的淡然,再想起九尾狐那副凶狠的模样,西瑞尔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关心它的血泪史,转身就走。走了几步,他又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初衷,回头问道:“书上从未有过九尾狐的描述,既然那么稀少,那么你们彼此是不是都认识。”

    九尾狐用那血红的眸子瞪着他,言语间仍是恶意的诅咒:“天道轮回,做过的恶事总会报应到头上的!你们统统都不会有好下场!”

    呸,谁稀罕搭理你呀。

    西瑞尔咧开嘴反击,不乐意再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跟着科林一起往原路返回,将九尾狐的嚎叫与哀伤都丢在了那阴冷的山洞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废材圣兽进化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绿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花桃并收藏废材圣兽进化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