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 > 62 和好,主动找她

62 和好,主动找她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宛儿,你先别急,先听我把事情说清楚再下结论好吗?不然,我会担心,担心自己只是白高兴一场--”凌萱萱想着何宛儿的话,虽说何宛儿已经说了好几遍她不会怪自己了,但是自己没把事情全部说出来,凌萱萱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何宛儿想想也是,还是听听凌萱萱说说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吧。

    不过,说起来,她还真没觉得凌萱萱做了对什么不利的事,毕竟,自己跟凌萱萱在一起的时候,都好好的啊,而且还很开心,很快乐!

    可是,看着凌萱萱还是不能放心的样子,何宛儿还是爽快地说道:“那好吧,萱萱你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吧!我都认真的听着,看看萱萱你啊,到底都做了些什么?然后,再好好想想,要不要原谅你!”

    说完,还点了一下凌萱萱的额头,何宛儿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已经是非常的轻松,似乎是要听凌萱萱讲什么故事一般。

    凌萱萱看着何宛儿的表情,心里顿时也放松了许多,开始平静地叙述着后来发生的事:“后来,那天唐雨泽就用这件事来威胁我,要我把你的消息告诉他,最后,他还要我想办法,让你来B市读大学。说只要我能让你来B市上大学,他就销毁所有的照片,我们之间就两清了!我就想着能够不再受他的威胁,做完这最后一件事就再也不见他了!也不会再做对不起宛儿你的事了!”

    因为凌萱萱已经知道何宛儿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原委,所以也就没有细讲,就是挑最主要的东西讲了一下,然后就等着何宛儿的反应。

    何宛儿听完凌萱萱的话,思绪回到了报考的那一天,她和凌萱萱在学校的谈话,经凌萱萱这么一说,何宛儿倒真发现,当时凌萱萱确实好像是特意让自己报S大的。

    何宛儿想通了整个事情之后,没急着跟凌萱萱说自己是否怪她,而是问道:“萱萱,还有别的事吗?有的话就一次说完。”

    凌萱萱看着何宛儿突然有些严肃起来的表情,心里想着难道宛儿还是要怪自己吗?不过还是坚决地摇了摇头说:“没有了!就是得知你已经报了S大并被录取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唐雨泽见过面了,直到今天。”

    “今天?今天唐雨泽又来找你了?”何宛儿本想和凌萱萱说自己的想法,但是一听到凌萱萱说唐雨泽今天又出现了,于是就先问起了这件事。

    凌萱萱既然准备跟何宛儿坦白,就是准备好了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何宛儿,当然也包括今天刚刚发生的一切,于是,她一五一十地跟何宛儿说着今天发生的事:“今天上午,我之所以让你回学校,不是因为班级有活动,而是,唐雨泽来了,我怕你们撞见,知道了我和唐雨泽之间的交易,所以才让你先回来的。”

    “既然这样,我已经回学校了,你为什么又急急地赶过来跟我说这些呢?”何宛儿没想到上午居然还发生了这件事,于是想要知道的更多。

    “我在你走了之后,就去见唐雨泽了,本以为这次我不怕他了,他也没什么可以威胁的到我的!哪知,他却说,如果我不听他的话,他就把我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我才知道,如果我永远不敢跟你坦白,我就永远都有把柄在他的手上,那他以后肯定还是会胁迫我继续做着背叛你的事的!宛儿,你知道的,我一点都不想背叛你,伤害你!所以,我决定,要把一切都告诉你,这样,我以后就再也不怕唐雨泽那个混蛋了!就再也不用违背者自己的心意去算计自己最好的朋友了!”凌萱萱见何宛儿问到了这里,就把自己心里想的全都讲了出来,然后,等待着何宛儿的“判决”!

    凌萱萱的话,像是重鼓一样,一下又一下的击打着何宛儿的心脏,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因为自己的事情,忍受了这么大心理压力,而此刻,她居然还在说着要请求自己的原谅!

    该请求原谅的那个人是自己啊!若不是自己与苏蓉蓉之间的牵扯,凌萱萱根本就不会染上这些事,也根本就不用忍受着被人威胁和背叛朋友的双重压力!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其实都是自己啊!

    不,不对,也不是自己,而是那个整天自以为能给她更好生活的苏蓉蓉!是那个假装着母慈子孝的唐雨泽,他们凭什么来安排自己的生活,以为凭借他们的势力,就能给自己好的生活?

    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不行,自己不能这样对他们置之不理,她必须要去找苏蓉蓉谈谈,让苏蓉蓉以后不要再自以为是的插手自己的生活了,更不要试图安排自己的未来!

    何宛儿又想到了院长跟自己说的事,若说当时何宛儿只是怀疑,那些,现在,她确定,这事跟苏蓉蓉肯定脱不了关系!

    何宛儿想到这一切,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出现了浓浓的厌恶。甚至是恨意!

    而一旁的凌萱萱看着何宛儿在听完自己的话之后,脸色的变化,心中以为那都是针对自己的,于是就轻轻地问道:“宛儿,你怎么了?是在怪我吗?”

    凌萱萱小心翼翼的问话,把何宛儿在对凌萱萱的仇恨中拉回了现实,她看到一脸紧张和自责的凌萱萱,知道自己刚刚的样子肯定让她误会了,就赶紧解释道:“萱萱,你别多想,我没怪你,我刚刚只是在想苏蓉蓉的事。你放心,你说的一切,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了,我不怪你,也根本没有资格怪你,反而这一切,应该是我向你道歉,请求你的原谅才对!因为若不是因为我,你根本就不会惹上那些事,也不用承受那么大的心理压力!对不起,萱萱,这一切我真的都是不知道,不然,我肯定不会任何唐雨泽那样欺负你的!”

    “宛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说的一切你都听明白了?你还是不怪我?”凌萱萱没想到何宛儿回过神来之后,居然对自己说出了这么感人的一段话,直接把她的泪水又给勾引了出来。

    何宛儿看着又开始飙泪的凌萱萱,赶紧把她搂在怀里,帮她擦拭着眼泪,一边说道:“萱萱,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说,你会怪我吗?怪我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吗?”

    凌萱萱赶紧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会?你什么都没有做,我怪你什么,这一切也都是怪我自己喝多了酒,才给人家留下了把柄,不然,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萱萱,你别这么想,像唐雨泽那种人,就是你没喝多酒,你清醒的很,他也能给你制造出把柄来的,这一切,都不是我们的原因!”何宛儿心里可不认为凌萱萱喝多酒被唐雨泽弄回房间的事情是偶然的,在她看来,这一切肯定都是唐雨泽预谋好的。

    “宛儿,听你这么说,我真的是好开心,以后,我又可以毫无顾忌的跟你在一起玩了,宛儿,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随便说个什么,我都会胡思乱想,想你是不是也会那样对待我,越想我就越不敢告诉你事实真相,今天要不是被唐雨泽逼急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敢把这一切都跟你说明白呢!”凌萱萱跟何宛儿说明一切,扔掉思想包袱之后,心情立即雀跃起来,开始跟何宛儿说着自己这段时间的心理压力。

    “我知道,萱萱辛苦了,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了,你放心!我准备找个时间和苏蓉蓉谈谈。”何宛儿觉得自己跟凌萱萱经过这一次的交流,感情又深了许多,于是开始给凌萱萱说起自己心中的计划。

    凌萱萱一听何宛儿说要去找苏蓉蓉,立即惊讶地问道:“宛儿,你真的要去找她吗?你不是很讨厌她,一点都不愿意见她吗?”

    “我是不愿意见她,可是为了我身边朋友的生活着想,我是不是该去跟她说清楚呢!不然啊,指不定哪天,她们指不定又想出个什么法子给你下套呢!再说了,我也有事情想问她。”何宛儿现在对凌萱萱是知无不谈,因此就毫无保留的跟凌萱萱解释起自己这样做的原因。

    凌萱萱听何宛儿讲的确实也有道理,就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何宛儿想起了什么,又接着说道:“不过,萱萱,有件事我现在得跟你说好,以后要是唐雨泽或者是跟他有关的什么人再找你,你别怕他,他要是威胁你,你就跟我说,知道吗?”

    凌萱萱知道何宛儿的意思,苏蓉蓉毕竟是何宛儿的妈妈,若是何宛儿真的出面说什么,估计苏蓉蓉也不会不答应何宛儿的,就点了点头,答应道:“嗯,我知道了,宛儿,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和你说,之前不敢跟你说,不也是因为不知道你和唐雨泽是什么关系嘛!现在啊,我知道自己有了何宛儿这个大靠山,我可是什么都不怕了呢!”

    “你啊,现在嘴又开始厉害了,刚刚是谁跟我哭兮兮的要我原谅呢!”何宛儿看着凌萱萱那调皮的样子,也跟着打趣道。

    何宛儿这样一说,凌萱萱顿时觉得不好意思了,就捂着何宛儿的嘴说道:“好了,就不要拿这件事笑话我了!”

    两个人就这样解开了所有的误会,开始坐在草地上开始聊起别的心事。

    --

    而此时正背对着何宛儿和凌萱萱的颜默默三人,也开始讨论着她们刚刚隐约听到的一些东西。

    一开始何宛儿和凌萱萱的声音压得很低,因此颜默默她们并没有听到什么,但是后来凌萱萱说着就开始激动的哭了,何宛儿忙着去安慰,她们也只能偷看着两人的动作,还是没听到什么。

    总之整个过程,颜默默就是感觉那个凌萱萱就一直哭啊哭的,嘴里说的都是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搞得她们完全都没办法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她顿时恨死这个凌萱萱了,在她们寝室的时候也没发现凌萱萱有这么矫情啊!

    不过,颜默默还是听到了几个人名,好像叫什么苏蓉蓉,唐雨泽,出现了好几次,说不定,这就是何宛儿背后的人!

    颜默默想到这里,就问旁边的艾佳文和蒋静静:“你们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吗?”

    蒋静静直接摇了摇头,何宛儿说话的声音那么小,又和凌萱萱一直抱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所以本来对这个就没多大兴趣的蒋静静后来直接就没听了。

    而艾佳文则和颜默默一样,一直在尽力地听着,所以她把自己听到的东西都说了出来:“好像是那个凌萱萱说她做了什么何宛儿的事,在要何宛儿原谅,好像没什么对我们有用的消息啊--”

    颜默默听完艾佳文的话,就知道不要想着在这两个人身上指望什么了,自己还是花些心思去查查这个分别叫苏蓉蓉和唐雨泽的人吧。

    --

    何宛儿在送走凌萱萱之后,就开始在自己的手机上翻了起来,看能不能找到苏蓉蓉的电话,但是翻了许久才发现,苏蓉蓉也就给自己打了一次电话,可是那时自己并没有存下她的号码,后来通话记录存不下了,系统就自动清除了,所以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至于唐雨泽的电话,她好像也没有,不过,何宛儿知道凌萱萱应该有唐雨泽的号码,但是,何宛儿并不想找凌萱萱,不想再让凌萱萱跟这些事有任何的牵扯,而且,她也不想跟唐雨泽说话。所以最好是能直接要到苏蓉蓉的电话。

    正当何宛儿在想着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时,她突然记起一件事,那就是周一的时候,霍晟睿不是给自己发过打短信嘛?虽然自己把短信删了,但是手机的通讯记录里面应该还是有存根的。

    何宛儿开始翻到周一那一天的通讯往来,还真找到了霍晟睿的电话,没想太多,就直接拨了过去。

    霍晟睿电话响起的时候,他正在看着杨特助给他找来的关于何宛儿的资料,其实,杨特助早就在几天前就把何宛儿的资料都找全了,但是由于霍晟睿工作实在是太忙,一直都没来得及看。

    而今天是周六,霍晟睿在忙了一周之后,总算是有了些空闲时间,看到桌上的那叠资料,才想起他吩咐杨特助做的事情,这才拿起桌上的资料开始看了起来。

    哪知,还没看几页,何宛儿居然就自己打电话过来了。

    霍晟睿顿时有一种想曹操,曹操就到的感觉,立即按下了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边说道:“你好啊,何宛儿!”

    何宛儿听着霍晟睿喊出自己的名字,怎么都觉得怪怪的,但是也没跟他啰嗦,直接说道:“你有没有苏蓉蓉的电话号码,有的话给我一下。”

    “你想要苏蓉蓉的电话号码?”霍晟睿没说自己有没有,而是重复了一遍何宛儿的话。

    “对的,你有没有?没有的话,帮我找唐雨泽要一下。”何宛儿本来想说,你没有的话,我就挂电话了,但是想了想,这要是挂了霍晟睿的电话,这会儿她还真不知道除了凌萱萱,还能再找谁去要苏蓉蓉的电话号码呢!所以还是暂时忍耐一下,强调了一遍。

    “我当然有,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会主动要找苏蓉蓉了?你不是很讨厌她吗?”霍晟睿还是不直接给何宛儿电话,而是跟她在那里东扯西扯的。

    何宛儿其实很不愿意跟他说这些有的没的,但是想着自己既然打了这个电话了,还是把号码弄到手再挂吧,就再次耐着性子说道:“这个不关你的事,你就把她的号码发给我就好了!”

    “你这语气,像是在找人帮忙的吗?”霍晟睿真没想到,这个何宛儿,怎么对着他们的时候,总是一副要么爱理不理,要么就随意使唤的样子呢?

    “我就这态度,你爱给不给,不给的话,我就挂电话了。”何宛儿才不愿对霍晟睿说什么好话,那样的话,她情愿找凌萱萱要唐雨泽的电话号码!

    虽然看不到何宛儿的人,但是霍晟睿也能 想象到她现在的样子,于是赶紧说道:“好好好,别挂,算我怕了你了行吧,你要苏蓉蓉的电话是想见她是吗?”

    “这个不关你的事,你有就给我,没有就去要,别那么啰嗦行不行啊?”何宛儿居然还问起自己要苏蓉蓉的电话想干嘛来了,越发的嫌这个人烦了!

    “何宛儿,你别总是这个态度啊,算了算了,我等会把号码发给你就是了。”霍晟睿本想再捉弄会儿何宛儿,可是见何宛儿随时准备挂电话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说。

    直接答应了何宛儿之后,霍晟睿就把苏蓉蓉的电话号码给何宛儿发了过去,然后又低下头看自己手上的资料,不过,在看到其中一页的时候,霍晟睿突然想到,这何宛儿居然会主动找苏蓉蓉的号码,难道是跟自己眼前的这页纸上的东西有关?

    上面写着,苏蓉蓉在不久前,捐了一笔数额非常庞大的资金给何宛儿所在的学院,作为建实验室的基金,而随之,也就是这周一上午,何宛儿就被院长通知即将成为这个在建的实验室的助手!

    这一切,绝对不是偶然,不过,霍晟睿看着那上面的日子,这周一,不就是自己在大街上遇到何宛儿的那一天吗?

    当时她应该已经接到了院长的通知,这本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而且根据资料上说的,何宛儿也不知道这一切跟苏蓉蓉有关,那她为什么会失魂落魄的一个人游荡在大街上,还把一切都怪罪到自己身上?

    看来,这其中,肯定还发生了一些事情,霍晟睿赶紧接着往下翻,想再看看是否还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可是,直到把剩下的几页纸都翻完了,霍晟睿也没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连那天自己在车上看到的那几个鬼鬼祟祟的女孩子的信息,都没有。

    看来杨特助在赵资料的时候也就是查了那些大的东西,至于那些小事,她也没怎么注意。

    霍晟睿也就停了下来,重新回想起整件事情,得出结论是,自己手上的这些资料,还是有很多小事情没有记录在内,而这些无法查到的不起眼的小事,恐怕正是何宛儿会失控的真正原因。

    不过,霍晟睿想到这里的时候,倒是笑起来了,他突然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去查何宛儿的信息,这会儿,更是在这里当起侦探来了?关键是,自己做了这么多事,都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这样的行为,也实在是太异常了吧?

    想了想,霍晟睿还是把关于何宛儿的那叠资料碰到了废纸那里,想着关于何宛儿的这个事情,自己就到此为止吧,两人本来就没什么关系,自己没必要去花什么心思。

    --

    何宛儿在收到霍晟睿给她发的苏蓉蓉的电话号码之后,立即就拨了过去,一接通,就传来了苏蓉蓉的声音,而且,还很激动地喊了声:“宛儿!是你吗?”

    何宛儿见自己什么都没说,苏蓉蓉就喊出了自己的名字,眉头又是一皱,很明显,苏蓉蓉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在B市的所有情况,都在她的监视之下呢?

    不过,何宛儿这会儿也不想跟苏蓉蓉在电话讨论这个问题,就直接说道:“我想见你一面,你什么时候方便?”

    “宛儿,你是说,你想见我了?好,好,我马上就过去,你在学校等我就行,我去接你,我到了给你电话啊!”苏蓉蓉本来在看到手机上居然有何宛儿的来电时,简直就不敢相信!而现在何宛儿居然说要见自己?所以,苏蓉蓉立即答应下来,好像自己说晚了一会儿,何宛儿就会反悔一样。

    “那好,你快点过来吧,我就在学校等你。”何宛儿也不愿多说,在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确定苏蓉蓉听明白了之后,就把电话挂了。

    何宛儿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走了没多久,就接到了苏蓉蓉的电话,只听得她激动地说着:“宛儿,我已经到了你学校门口了,你在哪?我去找你!”

    “不用进来了,你在门口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过去。”何宛儿并不想苏蓉蓉开着个车子进入校园,那太惹人注目了,何宛儿一点都不想被同学们看见自己与这些人什么关系。

    “那好吧。”苏蓉蓉不知何宛儿的想法,不过这会儿何宛儿好不容易主动找她了,她也不想再把何宛儿惹怒,只好答应在校门口等着何宛儿。

    何宛儿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地方离校门口也不远,于是就选了条最近的路往校门口赶去,一走到校门口,就看见上次自己在火车站看见的那辆车正停在那,而自己一出现,那辆车的车窗就摇了下来,露出了苏蓉蓉那种熟悉的脸。

    是的,那张脸何宛儿太熟悉了,因为自己每天照镜子的时候都能看到!

    苏蓉蓉在何宛儿挂了电话之后,就一直盯着校门口出来的学生看,所以何宛儿一出现,她就看到了,就立即摇下了车窗,向何宛儿挥手示意。

    在何宛儿往她这边走过来之时,苏蓉蓉已然等不及,直接打开车门,走下车去,来到了何宛儿的身边,想要牵着她的手,把何宛儿带到车上。

    哪知,何宛儿一感觉到苏蓉蓉的靠近,立即就与苏蓉蓉拉出点距离来,苏蓉蓉意识到了何宛儿的抗拒,也就不敢再有进一步的动作,而是跟在何宛儿的后面说道:“宛儿,要不咱们先上车吧。”

    何宛儿也不回答,直接就走到苏蓉蓉的车前,坐了进去,苏蓉蓉也跟着坐到了何宛儿的旁边,然后又询问着何宛儿:“宛儿,你想去哪里?”

    “就在学校附近随便转转就好了,我就跟你说几句话。”何宛儿没打算与苏蓉蓉说太多,所以就想着就在车上就把话说完了最好。

    “宛儿,要不咱们还是找个地方说话吧,这车上--”苏蓉蓉刚想提出自己的意见,就被何宛儿打断了:“我说了,我就说几句话,就在车上说就可以了,你让司机开车吧,别一直停在校门口,都挡到人家的路了。”

    苏蓉蓉因着心里的内疚,对何宛儿也不敢有什么脾气,就吩咐司机道:“老王,你就随便开开吧。”

    车子开动了之后,何宛儿也没等着苏蓉蓉说话,就率先说道:“我问你,唐雨泽威胁我朋友的事,你知不知道?”

    “雨泽威胁你朋友?具体是什么事?”何宛儿说的事情,苏蓉蓉还真不知情,于是想要问得清楚点。

    何宛儿看着苏蓉蓉的样子,不像作假,就半信半疑把那件事说了一遍:“你真的不知道?不可能吧,要不是你的指使,唐雨泽干嘛非要把我弄到B市来上大学,还不惜给我的朋友下套,至于费那么大功夫吗?”

    本来何宛儿说的唐雨泽威胁她的朋友,苏蓉蓉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现在一听何宛儿后面的话,苏蓉蓉就大概知道何宛儿说的是什么事了,原来,唐雨泽是用这样的方式才把何宛儿弄到B市来上大学的啊!

    苏蓉蓉没想到,唐雨泽为了她,为了完成她的心愿,居然暗地里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心里对唐雨泽的情意又多了一分。

    再看看何宛儿,苏蓉蓉心里又是愧疚,因为她的爱给了别的孩子太多太多,所以,苏蓉蓉看着何宛儿,眼中满是宠溺地说道:“宛儿,你说的事情,我明白了,这件事情,我确实是不知情,但是也如你所说,雨泽他肯定是因为我才这么做的,这么说来,我确实有责任。”

    “你知道就好,就唐雨泽那行为,对我朋友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且他还想一而再再而三地威胁她,我朋友实在受不了了,才把一切都告诉我的!”何宛儿见苏蓉蓉居然这么轻易地就认下了这个事,还有那看着自己的眼神,让她有些不敢看久了,怕自己沉陷在其中的爱意里。所以,别过头去,控诉着唐雨泽对凌萱萱造成的伤害。

    “那宛儿,你的意思是?”苏蓉蓉知道,压根不愿意理会自己的何宛儿会主动找自己,肯定不会只是简单的告诉自己这件事情就算了。

    “我的意思是,你去跟唐雨泽说,当然,你自己也一样,以后不要再去骚扰我的朋友了!不管你们做什么,我都不会认你的,也不想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们这样穷尽各自办法,只会让我更加厌恶而已!”何宛儿见苏蓉蓉主动问起自己的目的,也不做推辞,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苏蓉蓉听着何宛儿的话,什么也说不出来,就那样顶着一脸受伤的表情,用她那双大眼睛,一直盯着何宛儿看。

    看得何宛儿觉得好像是自己说了什么伤人的话,伤到了她一样!

    不过,何宛儿很快稳住了自己的心神,尽量不去注意苏蓉蓉的情绪,接着自己的第二个问题:“还有,我们学院院长跟我说的实验室助手的事,是不是你在背后安排的?”

    苏蓉蓉不是傻瓜,经过何宛儿刚刚说的话和表露出来对自己的抗拒,她知道,若是何宛儿知道了这个事情真的是自己在幕后操作的,肯定就不会接受这一切了。

    但是,她真的不想何宛儿就这样放弃了自己精心为她谋划好的前程,所以还是摆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说道:“宛儿,你说的那个院长,实验室什么的,是什么个情况?”

    何宛儿听着苏蓉蓉的疑问后,就盯着她看了许久,还是没从苏蓉蓉的脸上发现什么异样,又问了一遍:“你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宛儿,我都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们那个什么院长,我见都没见过。”苏蓉蓉毕竟年纪比何宛儿大上那么多,又见多识广,在唐家也见过不少大世面,想要存心骗骗何宛儿,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最好没骗我,好了,我要说的事情都说完了,记住,转告唐雨泽,让他不要再去招惹我的朋友,当然,你也一样!”何宛儿看苏蓉蓉的样子不像作假,也就没再追问,但是临了还是不忘重复一遍唐雨泽的事。

    “宛儿--”对于何宛儿那疏离的语气,苏蓉蓉充满了无奈,可是却又找不到任何词语去跟何宛儿说些什么。

    何宛儿见自己的目的已然达到,她相信就算苏蓉蓉不会就此放弃对自己生活的打探,但是应该也是不会再去招惹凌萱萱了,就迫不及待地说道:“好了,我要说的都已经说了,你让司机停一下车,我下去了。”

    苏蓉蓉没想到何宛儿找自己,就是说了这两件事就要回去,立即挽留道:“宛儿,你别急着回去,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好吗?”

    “不用了,现在还早呢,我才刚吃完午饭没多久,好了,你把我放下来就是了。”何宛儿自然是不会答应苏蓉蓉的请求。

    苏蓉蓉看着何宛儿坚定的表情,知道这事是没有回寰的余地了,就退而求其次地说道:“那,我送你回学校吧,你在这里下车,回学校还有一段路呢!”

    这次,何宛儿瞧了瞧窗外,好像又是在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就没拒绝,但也没有回答。

    苏蓉蓉知道何宛儿这是默认了自己的提议,就吩咐道:“老王,开回学校吧。”

    车子一停到学校门口,何宛儿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车门,准备跳下车去,身后却又传来了苏蓉蓉的声音:“宛儿,你别急,小心点。”

    何宛儿的身影顿了一下,但还是毫不犹豫地下了车,然后直接往校园里走去,没有去看看身后的苏蓉蓉是怎样的情况。

    苏蓉蓉看着何宛儿决然离去的背影,终是无奈地对着老王又说道:“走吧, 回家吧。”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老王说话了:“夫人,你这又是何苦呢?那个丫头,她根本就看不到你为她做的一切!”

    苏蓉蓉听到老王为自己打抱不平的话,只是苦笑了笑,摇着头对老王说道:“谁叫我欠了她呢!算了,老王,别说了,回去吧。”声音中充满了疲惫。

    然后,不再说话,而是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知是在养神,还是在想着什么--

    何宛儿走进了学校之后,心中开始不自觉的回想着从她第一次见到苏蓉蓉,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

    其实加上这次,何宛儿也就是见过苏蓉蓉三次。

    但是每次,苏蓉蓉对她都是那副充满慈爱的样子。

    第一次,自己因为激动和诧异,以及那种对母亲长久以来的想念,何宛儿任由自己被苏蓉蓉抱在怀里,跟着她去餐厅吃饭,可是却正是因为这样,何宛儿在那里看到了唐雨真,看到唐雨真在苏蓉蓉面前撒娇耍赖的样子,才知道了那样一个事实,就是,自己是被苏蓉蓉抛弃的那一个,她们之间,根本不是一对正常的母女!

    而苏蓉蓉,现在也有了新的家庭,有了新的孩子,而自己,不过是她那遥远的一段过去罢了!

    第二次,她更是直接就没理她,当场就给了她一个难堪!何宛儿以为她这就是放弃了,却没想到原来她在背后居然做了这么多的事!

    而这一次,自己对她更是疾言厉色,一点不留面子,可苏蓉蓉还是那副对自己慈爱的样子,甚至还在自己面前表现出一副受伤的表情!让何宛儿甚至有一种自己不知好歹的错觉!

    只是何宛儿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既然苏蓉蓉当年都能狠得下心扔下刚刚出生的自己,而且十几年来对她也是不管不顾,为何现在又要冒出来,在自己面前上演那副慈母的样子呢?

    她现在生活富足,有儿有女,甚至那个别人生下的儿子,对她也是如同亲生母亲一般,何宛儿实在想不通,她为何还要来打扰自己的生活,来看自己的脸色,来自己这里找没趣?

    若是为了补偿自己,可是自己已经几次三番的拒绝了,而且每次脸色都很难看,说话也很难听,也义正言辞地告诉她自己不需要她的补偿,可是为何她还是要这样坚持呢?

    再说了,她要真的是想补偿,为何要等到现在?而不是在很早的时候,难道这十几年来,她都不曾想过自己吗?

    其实,这才是何宛儿最在意的地方,也是她最不能原来苏蓉蓉的地方!

    何宛儿也知道,自己在面对苏蓉蓉的时候,态度确实是只能用恶劣来形容,她甚至也一度以为,苏蓉蓉在看到了自己那样的态度后,就会知难而退了!

    哪知,苏蓉蓉却硬是把自己弄来了B市,弄到了她的身边!尽管这一切是唐雨泽在做,但是何宛儿知道,唐雨泽会这样做,还不是因为这是苏蓉蓉的心中所念所想!

    事实上,每次何宛儿在苏蓉蓉使脸色的时候,她的心里又何尝不难过,那可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啊!

    她何尝不想想唐雨真那样,自然地扑进自己妈妈的怀里,撒着娇,享受着母亲的慈爱和唠叨,可是,她却不能那样做,也没办法做出那样的动作,她不能忘记苏蓉蓉对她的抛弃,对她十几年来的不管不顾!更不能忘记父亲一人把她含辛茹苦的带大!

    所以,她只能对苏蓉蓉疾言厉色,来控制自己的情感,来掩饰自己内心对母亲的渴望!

    但是,何宛儿发誓,这绝对是自己最后一次主动见苏蓉蓉了,以后,不论如何,她们两人,都在没有任何的关系,她也不能再和苏蓉蓉有任何的接触!

    想到这里,何宛儿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到通话记录,把霍晟睿和苏蓉蓉的号码都删了个干干净净,以示决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羽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鸿并收藏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