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 > 74 窝里反,回家过年

74 窝里反,回家过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然后,凌萱萱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剩下苏蓉蓉和唐雨泽,两人沉默了半晌,最终,唐雨泽还是对苏蓉蓉说道:“妈,我看这事情,可能真的有蹊跷,我们还是先回家问问雨真再说吧,宛儿现在这情况,估计是不想见我们了,就是见了,也不愿意说什么的。”

    听着唐雨泽的话,苏蓉蓉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也就不再坚持,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先回去吧,去问问雨真,看看那孩子到底知不知道情况,可是宛儿她,刚刚也太--”

    “妈,你就别跟宛儿计较了,她遇上了这事,心里怎么能好受,等她好些了再说吧。”唐雨泽虽然不知道在他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就是一走进去那气氛,也能猜到个大概,所以就安慰着苏蓉蓉,其实这个时候,除了这样的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

    唐雨泽的安慰,苏蓉蓉虽然听在耳里,但是她心里明白,她今天与何宛儿当场撕破了脸,就是把之前自己所做的努力全部都化为泡影了,而且,还让何宛儿对她的印象更加的差了,再想跟何宛儿修复感情,恐怕是天方夜谭了。

    但是,这些,苏蓉蓉也不想跟唐雨泽说了,就是说了句:“走吧,回家再说吧。”

    两人才走了几步,苏蓉蓉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就问道:“雨泽,你昨晚哪去了?宛儿发生这样的事,你不知道吗?怎么会今天早上和凌萱萱一起出现?而且还找到了这间房,我之前打你的电话也一直都没人接,后来还关机了,你昨晚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啊?”

    之前因为何宛儿的房内一片混乱,苏蓉蓉并没有去想着唐雨泽的事,可是这会儿静下来了,才发现这其中许多的疑点,自然是要向唐雨泽问个明白的。

    “妈,昨晚宛儿跟萱萱走了之后,因为雨真说她还想接着唱,不想回去,我不放心她,就和晟睿说好,在这开个房间休息,哪知就在下面服务台开房的时候,就正好看到了被人下了药的萱萱,我看她的样子,已经是药性发作的很严重了,当时一急,就直接送她去医院了,也没来得及想宛儿的事,至于电话的事,我送凌萱萱去医院的时候,把手机落车上了,后来一直在医院忙活着,也没顾得上。”唐雨泽本来也就想着,等到了家了,就把这一切都跟苏蓉蓉讲清楚的,因此这会儿苏蓉蓉问了起来,他也就毫无隐瞒地说给苏蓉蓉听了。

    苏蓉蓉听完之后,首先是惊讶地问道:“雨泽,你是说,你看到凌萱萱被人下了药了?那当时你们都说宛儿是跟凌萱萱一起离开的,那宛儿她是不是也是--?”

    唐雨泽点了点头,答道:“是的,我把凌萱萱送到医院之后,医生立即给她诊治了,可是当时她药性除了之后,就陷入了晕迷,我也无法从她那问到什么,就只能在医院等着她醒来!可是,她直到今天早上才醒了过来,她一醒来就问我宛儿的事,我这才知道,宛儿也和她一样,中了药了,萱萱还跟我说,那两个男人想把她们带进电梯,我就猜测着,他们应该是在这里订好了房间了,所以,我就带着凌萱萱,又急急忙忙地赶回这里,回来了之后,我就先去了包房找雨真,想找她问问情况,可是服务员却跟我说你们都来1806号房了,我这才和萱萱赶到了这里,整个过程就是这样子的。”

    唐雨泽说完这一大串,已经和苏蓉蓉走到了电梯那里,苏蓉蓉听完之后,也大概明白了整件事情的过程,才语气悔恨地说道:“原来,宛儿是被人下了药了,不是想雨真说的那样,那我,是不是误会她了,在这种情况下和她发生了争吵,我知道,她肯定是不会再原谅我了,肯定不会了--”

    “所以说,这件事啊,应该跟雨真有关,我们还是先回家问问她吧,宛儿的事,等我们弄清楚了所有的情况再说吧。”唐雨泽也知道苏蓉蓉此刻心里肯定是不好受,她好不容易和何宛儿修复的有些起色的母女感情,此刻恐怕是完全回到原点了!

    苏蓉蓉此刻除了点头答应,也别无他言。

    --

    何宛儿在房间里呆了许久,久到她以为凌萱萱是不是丢下自己跑了的时候,房间的门总算是响起了敲门声,何宛儿此时只裹了条浴巾,不敢直接去开门,就先大声问道:“谁啊?”

    “您好,请问是唐夫人吗?您让我们送的衣服已经到了,麻烦您开门拿一下吧。”回答何宛儿的是礼貌的女声。

    何宛儿一听这话,知道肯定是之前苏蓉蓉打电话的那边送衣服过来了,此刻虽然她确实是需要一套衣服,但是却不是想要苏蓉蓉送的,因此,坚定地回答了一句:“现在不用了,你们拿回去吧,苏蓉蓉她已经走了。”

    门外的人似乎不相信,又问了一遍:“真的不需要了吗?我们已经按照您的要求都准备好了,您要不要打开门看一下?”

    “真的不用了,我说了,苏蓉蓉已经走了。”何宛儿知道门外的人也是卖衣服的服务员,自己虽然与苏蓉蓉不和,但也没必要去为难人家送衣服的,所以还是礼貌地再答了一遍。

    “那好吧,那我就拿回去了。”门外的人听得里面的人声音很坚持,也不再继续劝说,就离开了。

    听到门外的人离开的脚步声之后,何宛儿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真是该来的不来,不该来都来了!”

    就那么一会儿,又响起了敲门声,同时传来了凌萱萱的声音:“宛儿,快点开门吧,我给你拿衣服过来了!”

    何宛儿一听得凌萱萱的声音,立即喜笑颜开,赶紧跑下床,给凌萱萱开了门,说道:“衣服买来啦?辛苦你啦?萱萱!快进来吧。”

    “没事,宛儿,快穿上吧,别感冒了。”凌萱萱自然是不喜欢何宛儿跟她客气,只是赶紧让何宛儿把衣服给换好。

    “嗯,那萱萱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好。”何宛儿也不想再裹着个浴巾,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好,因此就不再客气地从凌萱萱的手上接过衣服,立即走到了卫生间去换。

    很快,何宛儿就换好衣服出来了,凌萱萱看着这样的何宛儿,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一些,何宛儿则对凌萱萱说道:“萱萱,我换好衣服了,我们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

    “嗯,宛儿,你拿好自己的东西,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凌萱萱知道何宛儿肯定不想再呆在这个地方了,她也不想呆,所以就立即同意了何宛儿的话,不过还是不忘提醒何宛儿把东西带好。

    何宛儿听了凌萱萱的话,倒还真看了看,不过想起,自己出来的时候本来也没带什么的,就说了声:“没事,萱萱,我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那好吧,不过,宛儿,现在我们走了,你是准备回哪儿啊?”刚和何宛儿走出门,凌萱萱又记起了这个问题。

    凌萱萱问起的问题,何宛儿倒真的停下来想了一下,然后,还是极其不情愿的说道:“还是先回唐家吧,我要去那里把我的东西拿回来,然后直接去学校,萱萱,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吗?”

    凌萱萱本来也就想问何宛儿要不要回唐家拿一下东西,只是刚刚不好意思提起,怕惹得何宛儿难过,这会儿何宛儿却自己提起来了,凌萱萱赶紧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的,宛儿,我肯定陪你一起的!”

    “那就好,我就知道,萱萱你肯定会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的!”何宛儿听到凌萱萱肯定的回答,心里的底气立即足了许多,她相信,等会儿回到了唐家,她肯定能很坚强地面对苏蓉蓉那一群人的。

    凌萱萱和何宛儿出了酒吧之后,就直接打了个车,往唐家开去。

    没多久,就到了,何宛儿下了车之后,站在唐家的外面看着这栋别墅,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感触,曾经以为这里有可能就是自己的第二个家,可是如今,这一切都不再可能!

    她和唐家,到今天,就缘尽于此了,现在,就当是最后的了断吧。

    想到这里,何宛儿拉起了凌萱萱的手,询问道:“萱萱,你准备好了吗?陪我去面对里面的那一群人?”

    凌萱萱狠狠地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的,宛儿,我会一直站在你的身边的!”

    听到凌萱萱的回答,何宛儿一笑,然后就迈着稳定的步子,不紧不慢地朝唐家的那栋房子走去,很快,就来到了大门前,看着里面富丽堂皇的大厅,何宛儿不再犹疑,直接就踏了进去。

    何宛儿进去之后,才发现,客厅里早已坐满了人,除了本就是这栋房子的主人的唐昊天、唐雨泽、苏蓉蓉和唐雨真,连颜默默三人居然都在!

    何宛儿一一巡视过在坐的几人,然后说了句:“我是回来那我的东西的,我先上去了。”

    何宛儿并不想与她们说什么,也不想听他们解释或者质问自己什么,只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然后,与这群人再无瓜葛!

    说完,何宛儿就拉着凌萱萱,准备朝楼上走去,但是,还没迈开步子,就如何宛儿所料的,苏蓉蓉的声音响了起来:“宛儿,宛儿,你先别急,先坐下来,我们好好地把事情说清楚好吗?”

    “不用了,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也不想听你们解释什么。”何宛儿头都没回,直接答道。说完了之后,又准备迈开步子往前走。

    但是,苏蓉蓉却是已经走到了何宛儿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再一次说道:“宛儿,你别急好吗?就一会儿就好!”

    “我说了,不用,就不用!”何宛儿再一次坚决地拒绝了苏蓉蓉,然后用力地甩开了苏蓉蓉拉着自己的手,再牵着凌萱萱,走上了楼梯,完全不顾及身后一群人的目光!

    “妈,你看她,总是这么嚣张!凭什么啊!她要走就让她走好了,我们唐家还不欢迎她呢!”唐雨真看着何宛儿那冷淡的态度以及苏蓉蓉低声下气的讨好,心里头对何宛儿的不满又开始了,甚至不懂,凭什么何宛儿她一个才刚刚失了身的女孩子,还有脸这么对她们疾言厉色的!

    唐雨真的话,却是一下子让苏蓉蓉变了脸,原本对着何宛儿讨好的脸色,一下子对挤满了怒意,向唐雨真骂道:“你给我没事不要乱说话,我跟你说,昨晚的事,你必须给我交代清楚!”

    在何宛儿来之前,苏蓉蓉和唐雨泽也是刚到家一会儿,就立即让唐雨真喊来了颜默默三人,同时把在家还没来得及去上班的唐昊天也给留下了,准备要把昨晚的事情弄个一清二楚!

    但是,等这些人一到齐,苏蓉蓉还没开始质问,何宛儿就带着凌萱萱到了,这样使得苏蓉蓉的动作也就暂时搁浅了!

    挨了苏蓉蓉的骂,唐雨真自然是不乐意了,她知道这会儿苏蓉蓉是不会理会她的,就开始转向唐昊天,撒娇地说道:“爸,你看看妈,她最近是怎么了?总是为了何宛儿的事冲我发火,以前何宛儿没出现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的!爸,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其实苏蓉蓉对唐雨真的态度,唐昊天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的,但是也因着他心里对何鹏涛和何宛儿的那点愧疚,因此一直都由着苏蓉蓉,对这些事也从未说过什么。

    但是今天,他正准备去上班,苏蓉蓉却是喊住了他,还叫来了何宛儿的三个室友,搞得声势浩大的,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这会儿又是看见何宛儿一回来就对他们一副不待见的表情,唐昊天的心里其实也是不好受的。

    所以,这会儿唐雨真的话,唐昊天没再像以前那样无视说着是还帮着苏蓉蓉说话,而是语气不是很好的向苏蓉蓉说道:“蓉蓉,雨真她也就是小孩子脾气,你别老是这样对她。”

    “昊天,你先别急着为这个丫头说话,还是等知道了昨晚的一切,再说吧。”苏蓉蓉自然也知道,她为了何宛儿这样对待唐雨真,身为唐雨真亲生父亲的唐昊天,心里自然是有不舒服的,不过,她还是坚持要弄明白昨晚的一切。

    唐昊天见苏蓉蓉居然无视他的话,还是要这样闹下去,心情顿时也更加不好起来,就站起身来,说道:“那你自己查吧,我公司还有事,我要去公司了,雨泽,你也跟我一起走吧,不要整天跟着她们这群女人,闹得像什么话!”

    “不行,雨泽不能走,他是昨晚的关键人物,必须要留下来。”苏蓉蓉对于唐昊天的离去,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挽回,但是对于唐雨泽,她是肯定不能让他走的,所以唐昊天的话一说完,苏蓉蓉就立即反对出声!

    苏蓉蓉直接忤逆唐昊天的话,可以说是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非常少见的情况,而这一次,唐昊天看着苏蓉蓉为了她与何鹏涛的女儿,把这个家闹得鸡犬不宁,甚至还要留下自己的一双儿女质问责骂,心里顿时火气一上来,就直直地骂了回去:“我说了,雨泽要跟我走,就得跟我走!你为了那个不是好歹的何宛儿,想要把这个家闹成什么样才肯罢休?是不是非要把这两个孩子给弄得在家呆不下去了才行啊!”

    “你,昊天,你说什么?”苏蓉蓉没想到,她在何宛儿那里不受待见,她也认了,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她的丈夫也在责骂她,觉得她做得不对,觉得她是想要毁掉这个家,所以看着唐昊天,眼泪居然就留了下来,声音已经有了哭泣。

    唐昊天看着这样梨花带雨的苏蓉蓉,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忍,知道自己的态度也有些过了,语气也就软了下来,解释道:“蓉蓉,我不是在责怪你,你说你要补偿何宛儿,要给她最好的,要把她带在身边,这些,我都没意见,都由着你去做了,因为,我的心里也知道,我们愧对何鹏涛,愧对何宛儿,所以你为何宛儿做的任何事情,我都没有意见,都听你的,你一下子跑去A市,为何鹏涛处理后事,甚至你花了几千万,就为了给何宛儿谋个前途,我也同意了,但是现在,你居然为了她,把孩子们弄成这样,把这个家搞得乌烟瘴气的,可是那个何宛儿,却是根本就一点点都不领你的情,蓉蓉,你说,你为什么还要坚持这样做呢?为什么还非要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何宛儿的冷屁股呢!你这是何苦啊!”

    唐昊天说的这些,苏蓉蓉又何尝不知道,所以,在听完唐昊天真真实实地控诉和劝告之后,只是不停哭泣,也和唐昊天辩解不出一句话来。

    苏蓉蓉哭了,在场的人的脸色都变了变,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了,不过,这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你刚刚说什么?说她花了几千万为我谋个前途,是什么意思?”

    大家这才全都看向说话的人,竟是收拾好东西,拿着她来的时候带的那个箱子的何宛儿,她和凌萱萱进了房之后,快速地收拾了那些自己来的时候带的几件衣服,就和凌萱萱拉着箱子下楼了,却不曾想,看到了唐昊天和苏蓉蓉的争执,听到了唐昊天对苏蓉蓉的控诉。

    而这其中的话,唐昊天说的苏蓉蓉对何宛儿做的事,许多是何宛儿明白的,但是其中一句苏蓉蓉花了几千万为她谋个前途,何宛儿却是听糊涂了,不,其实她不是糊涂,而应该是恍然大悟了,立即与学校那件莫名其妙的事联系上了,所以这才收住本来要离开唐家的步子,停下来质问出声。

    何宛儿的话,听在唐昊天的耳里是非常的不爽,他心里不禁骂道,这个何宛儿,跟他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是连个称呼都没有,动不动就是你啊,你啊你的,不知情的还不知道她是在跟谁说话呢!

    所有,唐昊天一直以来,看在苏蓉蓉面子上对何宛儿的隐忍也就到此为止了,他直接语气凌厉地回答何宛儿:“就是你在学校,院长让你去做实验员助手的事,这个实验室是她花了几千万资助,才给你争取来的这么一个机会,而且,为了怕你知道这事是她做的会不接受,还特意嘱咐院长无论如何也要瞒住你!何宛儿,她为了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要说偿还请对你的亏欠,我看也差不多了,你就不要再那你拿着捏着,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唐昊天的话一说完,他的话当真是如惊雷般在在场的人中炸了开来!

    最兴奋的当属颜默默,她得意地看了一眼艾佳文和蒋静静,似乎是在告诉她们,看,我猜的没错吧,何宛儿她就是有关系才得到这个机会的,现在,这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颜默默向艾佳文和蒋静静炫耀完了之后,自己也开始想着这事,她估摸着,就何宛儿现在这状态,肯定是要跟唐家反目了,就不说唐家还会不会坚持要继续帮助何宛儿,就是以她对何宛儿的了解,何宛儿也是绝对不会再接受这个机会了!那么,自己这次帮了唐雨真这么一个大忙,等下是不是可以通过她,让她跟她爸妈说说情,把这个机会给自己呢?

    反正,他们钱也已经给学校了,肯定是拿不回来的,说不定一个好心就转给自己了,颜默默想到这里,兴奋地不行,心里更是期盼何宛儿和唐家的矛盾来得更激烈一点吧!

    至于唐雨泽,对这个几千万的事本来也就知晓一二,因此倒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毕竟对他而言,几千万只是一个数字的概念而已,别的也没什么。

    唐雨真倒是挺惊讶的,这事情她倒还真不曾听说过,因为苏蓉蓉总觉得她就是个小孩子,所以做许多事情的时候,一般也不让唐雨真知道。

    所以,唐雨真一听到苏蓉蓉居然为了何宛儿花了这么多的钱,心里更是对何宛儿恨得不得了,同时,更加坚定了要把何宛儿赶出唐家的决心!也觉得自己昨晚做的事真的是太明智了!

    但是苏蓉蓉则知道大事不妙,这事被何宛儿知道了,那她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所以,她立即急的大喊出声:“昊天,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能把这些都告诉宛儿,怎么能这么说?你知不知道我--”

    可是苏蓉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何宛儿给喝止了:“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了,原来一切真的是这样,都是你们在背后搞的鬼,我就说,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原来,真的是我太天真了!好了,我走了!”

    何宛儿说完,就再也不再停留,毫不迟疑地拉着凌萱萱和自己的箱子,走出了唐家大门。

    苏蓉蓉看着何宛儿决然离去的背影,被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变化已经打击地说不出话来,身子就那么一软,倒在了地上。

    而唐昊天则快步走到苏蓉蓉身边,把她扶到了自己的怀里,焦急地喊道:“蓉蓉,你怎么了?雨泽,快叫医生来。”

    “好,我马上打电话,爸爸,你别急,妈妈她应该就是一时急火攻心了,应该没大事的。”雨泽一看苏蓉蓉晕倒了,心里虽然也着急,不过还是保持着镇定。

    唐雨真一看自己的妈妈晕倒了,这会儿对她的意见自然也是无影无踪了,赶紧跑到苏蓉蓉的身边,拉着苏蓉蓉毫无知觉的手,急的哭了出来:“妈,妈,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颜默默、艾佳文和蒋静静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子也不知所错了,不知道是该上去像唐雨真一样表一番安慰,还是做些别的什么,最终也就是傻傻地站在那里。

    不过,唐雨泽倒是注意到了杵在那里的三个人,就在给医生打完电话的空闲时间,走到颜默默三人的面前,快速地吩咐道:“我妈晕倒了,她想问的事,等她醒了再说,你们就先回学校去吧,我让司机送你们。”

    面对着唐雨泽的安排,颜默默三人除了答应也没办法再说出什么,只得点了点头,按照唐雨泽的指示往门外走去。

    这厢,在医生来了之后,诊断苏蓉蓉没什么大碍,就是一下子受了太多的刺激,一时没缓过气来,就晕倒了,说是让她睡会儿,自己就会好了。

    苏蓉蓉发生这样的事情,唐昊天自然是不会再去上班了,就在苏蓉蓉的床前守着,唐雨泽和唐雨真也在房里陪着唐昊天,等待着苏蓉蓉的醒来。

    倒也没等多久,苏蓉蓉就一下子惊喜了,醒来的时候,嘴里还喊着:“宛儿,你别走,听妈妈解释。”

    可是一睁眼,在自己面前的人却是唐昊天,苏蓉蓉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抓住唐昊天的衣袖,急急地问道:“昊天,宛儿呢?宛儿她在哪?你有没有帮我留住她?”

    唐昊天见苏蓉蓉一醒过来就抓着自己问何宛儿的事,原本焦急关心的脸上不禁多了一丝不悦,但还是回答道:“何宛儿她已经走了。”

    苏蓉蓉一听唐昊天的话,身子又是往后一松,毫无精神地说了句:“走了?真的走了,昊天,你怎么不帮我拦住她啊?”

    唐昊天见苏蓉蓉还是执迷不悟,终于忍不住了,他抓起苏蓉蓉的两只肩膀,把她拉到自己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苏蓉蓉,你听清楚了,何宛儿她已经走了,她现在对我们这一家人是恨透了,不想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也不会再回到唐家了,你就不要再对这些抱有幻想了!”

    “是吗?宛儿她再也不会原谅我了是吗?”苏蓉蓉听完唐昊天的话,脸上的表情依然悲伤,两眼无神地问着唐昊天。

    唐昊天看着这样的苏蓉蓉,心里也是非常的难过,但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何宛儿她再也不会想和我们做一家人了!不过,蓉蓉,你别难过,你还有我,有雨泽,有雨真,我们还是一家人,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知道吗?”

    唐昊天的话,倒真像是起了作用,苏蓉蓉赶紧转过头去看向同样站在房里的唐雨泽和唐雨真,看了几眼之后,目光最终定在唐雨真的身上,然后说道:“雨真,你过来。”

    看着自己的妈妈这样伤心,唐雨真的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在以前,从来都是自己在妈妈的怀抱里撒娇,总是苏蓉蓉抱着她,给她安慰,可是如今,却因为那个何宛儿,一开始是让苏蓉蓉对她不再疼爱有加,现在又把苏蓉蓉直接气得晕倒,想到这里,唐雨真对何宛儿的恨意又更加强烈了!

    不过,她还是先乖巧地走到苏蓉蓉的床边,拉着苏蓉蓉的手,喊了声:“妈!”

    这一声妈,把苏蓉蓉的眼泪一下子就给喊了出来,只见苏蓉蓉的眼泪就开始跟断了线似的,扑簌簌地往下流,唐雨真一看急了,就赶紧想要去给苏蓉蓉擦,同时也开始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妈,你别哭,别哭啊,雨真听话就是了,以后再也不惹您生气了,妈,你就不要再去想着那个何宛儿了,您有雨真还不够吗?我以后肯定做您最贴心的女儿的,妈,别哭了!”

    唐雨真这一番体贴的话,把苏蓉蓉的心都给说碎了,本是无声落泪的她,一下子就把唐雨真揽到了怀里,母女两人大声哭泣起来。

    唐昊天和唐雨泽看着这样相抱痛哭的两人,倒是相视一笑,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场景就意味着,他们一家人离和好如初不远了。

    让苏蓉蓉和唐雨真哭了一会儿之后,唐昊天才开始劝着两人:“雨真,别哭了,让你妈也别哭了,一家人有话好好说啊!”

    唐雨真本就只是被苏蓉蓉给渲染的,只是在哭着这些日子苏蓉蓉对她的冷淡,这会儿又感受到了苏蓉蓉的母爱,心情自然是好了许多,所以一听到唐昊天的话,就立即从苏蓉蓉的怀里钻了出来,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很快止住了哭声,然后也开始帮苏蓉蓉擦眼泪,边说着:“妈,不哭了,我们不哭了,好吗?雨真以后肯定会听话的。”

    苏蓉蓉也知道这样一直哭不是个事,就开始收起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一会儿之后,看着房里的唐昊天、唐雨泽和唐雨真,心里也好受了些,毕竟,自己还有丈夫和孩子不是吗?

    至于何宛儿,看来是命运如此,自己再强求也没用了!

    想到这里,苏蓉蓉的心里顿时也轻松了不少,不过,有件事,她觉得自己还是要弄清楚,不然,她这心里永远都是过不去那个坎。

    所以,苏蓉蓉先是看向唐雨泽和唐昊天,对着两人说道:“昊天,雨泽,你们先出去一下好吗?我想跟雨真说会儿话。”

    唐昊天看着苏蓉蓉和唐雨真之间的样子,特别是苏蓉蓉的表情,知道她这会儿已经是想通了,应该不会再做些什么事出来了,就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们先出去,你和雨真好好聊聊,有什么事就喊我们,知道吗?”

    苏蓉蓉点了点头,唐昊天就站起身来,对着唐雨泽说道:“雨泽,我们先出去吧,让你妈和雨真好好说会儿话。”

    其实私心里,唐昊天也觉得苏蓉蓉应该好好和唐雨真谈谈了,毕竟,就是他自己也觉得,苏蓉蓉这段时间为了何宛儿,实在是太过忽略唐雨真了,那丫头的落寞,他这个做父亲的又何尝不是看在眼里。

    唐昊天和唐雨泽走了之后,唐雨真就立即问道:“妈,你想跟雨真说什么?”

    苏蓉蓉先是好好地看了唐雨真几眼,然后才说道:“真真,妈心里有件事,想不通,要问问你,你一定要跟妈说实话,好吗?你只需要相信,不管你的答案是怎样的,你都是妈妈的好女儿,妈妈会一辈子爱你的,所以,你一定要说实话,好吗?”

    要说唐雨真原本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是没错,但是现在,经过了何宛儿的事,特别是和颜默默三人的密谋,她的心计已不是像之前那般简单了,这会儿听着苏蓉蓉问话之前的铺垫,依然猜到了,苏蓉蓉接下来要问的事,肯定是和何宛儿有光,而且,八成就是昨晚的事!

    唐雨真真是不明白,为什么都到这个时候,苏蓉蓉还是要揪着这件事不放,不过,这些,她现在也就是心里想想,是不会直接说出来的。

    所以,唐雨真装作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才信誓旦旦地答道:“妈,我肯定说实话,你要问什么就直接问吧,我什么都告诉你,什么都听你的!”

    唐雨真现在也明白了,她现在必须在苏蓉蓉面前装听话才对,吵吵闹闹是达不到自己的目的的!

    苏蓉蓉看着唐雨真的样子,不像作假,就开始问了起来:“真真,妈妈问你,昨晚宛儿的事,你究竟知道多少?”

    苏蓉蓉的话一出,唐雨真在心里就暗骂一声,果然就是为了何宛儿!

    不过,她还是乖巧地答道:“昨晚何宛儿走了之后,我就和她的同学在包房里继续唱歌啊!直到早上你打电话给我,说是她还没到家,我才知道这件事,后来我就听您的,去找何宛儿,却在走到服务台的时候,服务员跟我说要退房吗?我才知道,居然有人用我的名字在那家酒吧开了房,我就赶紧跟服务员要来了钥匙,等您来了,才带着你去看的啊,何宛儿的事,我就是知道这么多了!”

    这整个过程,唐雨真说的非常缜密,这也是她和颜默默早就练了好几遍的,自然是不会出错,所以这会儿说出来,足以以假乱真了!

    所以,苏蓉蓉没从唐雨真的话里找出破绽,也唐雨真的脸上,自然也是没有,苏蓉蓉就那样看了唐雨真几分钟,又想了一会儿之后,才接着问道:“雨真,你一向是个乖孩子,虽然脾气坏了点,但是妈妈知道,你没什么心眼,也不会跟妈妈说谎,所以,妈妈相信你,只是,那凌萱萱中药的事,还有她说的何宛儿也被人下药了,这事你怎么看?”

    “妈,这个事,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昨晚就真的一直都在包房里唱歌,哥哥可以作证,我在唱歌的时候,都没有跟何宛儿说句话,所以,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雨真还是极力否认,同时表现地非常无辜。

    苏蓉蓉从唐雨真身上没有问道任何有用的东西,心里一边是失落,一边却也有些欣喜,毕竟,她也真的不希望是唐雨真害了何宛儿,那即使是何宛儿不认她,但是她们这姐妹相残的事情,得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多难受啊!

    唐雨真看着苏蓉蓉将信将疑的表情,知道她肯定是希望自己是清白的,但是又想为何宛儿找个说法,突然,心中就有了一个好想法,既可以重新获得苏蓉蓉的宠爱,又可以为自己不留下祸根!

    所以,唐雨真假装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的说道:“妈,你这么一问,我又把昨晚的事情回想了一遍,我记得,好像在何宛儿准备离开的时候,颜默默又走到何宛儿的身边,跟何宛儿喝了一杯饮料,那瓶饮料好像是颜默默给何宛儿亲自倒的,妈,你看,会不会是这里出了问题?”

    唐雨真的话,让苏蓉蓉也开始思考整件事,不过,她还是不急着下结论,而是先质疑道:“雨真,虽说你说的这件事是有可疑的地方,但是,颜默默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宛儿呢?你不是说,她们是室友,是好朋友吗?”

    “妈,你问的这个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昨晚颜默默三人的行为真的很奇怪,本来何宛儿和凌萱萱走了,哥哥和睿哥哥也走了,我是玩心起来了,想要唱歌,可是颜默默她们三个人,居然也说想要唱歌,不想走!可是在那呆了一晚上,也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唱,她们三个基本上都没唱什么!妈,你说,这不可疑吗?”唐雨真自然知道苏蓉蓉不会轻易地相信自己,所以就开始说出一些“疑点”,加强自己说的话的可信度。

    “真的是这样吗?”唐雨真后面的话,倒真的引起了苏蓉蓉的怀疑,想想也是啊,何宛儿和凌萱萱都走了,按理说作为何宛儿的室友和同学,其实也真的没必要非要在那呆着了。

    “妈,我还能骗您吗?从小我对你,不都是有什么就说什么,还不是你,因为何宛儿,现在对我不闻不问的--”唐雨真知道,苏蓉蓉现在已经基本上相信了自己的话了,就开始撒起娇来,在苏蓉蓉的面前装起以前那个无知少女的模样,让苏蓉蓉对自己不再起疑。

    果真,唐雨真的动作和话语都起到了效果,苏蓉蓉看着唐雨真娇俏委屈的样子,心里说不心疼是假的,所以就立即抱住了唐雨真,语气有些愧疚地说道:“真真,妈妈知道,这段时间,妈妈是忽略你了,不过,真真,你要相信,妈妈是最爱你的!”

    接下来,自然是一场母慈女孝的好戏,只是,苏蓉蓉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等她帮何宛儿收拾了那个害她的人,从此,她们之间的情分也就到此为止吧,还是专心爱现在的家人吧。

    --

    何宛儿拿着箱子和凌萱萱走出唐家之后,就立即打了个的,直接回学校了,在车上,凌萱萱还是不放心地问道:“宛儿,你这样回学校可以吗?我不放心你!”

    但是,此刻的何宛儿却是出奇的冷静,只见她毫不犹豫地答道:“没问题的,萱萱,你就放心吧,其实真的从唐家走了出来,看清了他们一家人的真面目,我现在心里真的好轻松,再也不用纠结着是不是要接受苏蓉蓉了,萱萱,你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每天看着苏蓉蓉对我的好,那副慈爱的样子,我的心里是有多么的纠结,但是现在,我再也不用忍受这些了,从此,我就这样,一个人好好的活着了,当然,有萱萱你这个朋友在,就够了!”

    “真的吗?那昨晚的事?”要说苏蓉蓉的事,何宛儿能想得开,凌萱萱倒不怀疑,但是一想起今天早上看到何宛儿的样子,凌萱萱还是无法相信何宛儿能够轻松地接受这一切,所以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凌萱萱说起昨晚的事,何宛儿的脸色真的是变了变,不过,她还是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装作轻松地对凌萱萱说道:“萱萱,我要说一点都不在乎,那肯定是假的,但是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我难受也没有用了,况且这件事也算是帮我从唐家解脱了出来,所以,就这样吧,我不想心里上跟自己过不去了,只想好好地活着,萱萱,你能明白我吗?”

    “我明白,我都明白的,我当然也是希望你能想开点,能开心地活下去,只是看你一句不提,甚至都没掉一滴眼泪,我是怕你把这些都憋在心里,我怕你这样会把自己给憋坏的,所以,才要问出来的。”何宛儿的话,总算是让凌萱萱放下了心,同时也跟她说出了自己担忧和问这些的原因。

    何宛儿拉起凌萱萱的手,点了点头,真诚地说道:“我知道,萱萱,你对我的关心,我都知道,你真的不用担心,我现在很好的,至少是心里,我很轻松,萱萱,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吗?”

    凌萱萱本来不明白,但是看着何宛儿说的话和表情都不像作假,所以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宛儿,你轻松就好!”

    说到这里,出租车也停了下来,原来是已经到何宛儿的学校了,何宛儿把箱子从车上拿下来以后,跟凌萱萱走进校园,看着校园里零零星星的几个人,才想起,原来,学校已经开始放寒假了!

    何宛儿看着这样有些荒凉的情景,对身边的凌萱萱说道:“原来学校真的放假了,都没什么人,大家都回家过年了!你看,颜默默三人却都没回家,还要去唐家参加那个什么晚宴,这不明摆着,是别有用心吗?”

    凌萱萱听到这里,也觉得何宛儿说的极有道理,就拿她自己来说,若不是因为刚考完试,还没开始放寒假,恐怕也不一定会特意留在学校,就为了去参加唐家的那个晚宴的,更别说,和宛儿关系本来就不是很好的颜默默三人了!

    所以,凌萱萱点了点头,赞同道:“宛儿,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宛儿,现在你看,学校也没什么人了,再过十几天也要过年了,你还是要在学校里呆着吗?”

    虽然看着这情景,何宛儿能想象自己若是留在学校过年,会是有多苍凉,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答道:“是啊,在这里虽然没什么人,但我心里自在。”

    “要不,宛儿,你等会把东西放宿舍后,我们一起回A市吧,跟我一起去我家过年好不好?”凌萱萱实在不忍心看着何宛儿在这寂寥的学校过年,因此就想让何宛儿跟她一起回家。

    “回A市?对!我还可以回家,虽然爸爸不在了,但是,家还在,好的,萱萱,我不用放东西了,就带着这个箱子,我们一起回家吧!”凌萱萱的话,却是真的给何宛儿提了个醒,她还可以回A市,那里有她和爸爸的家!

    “宛儿,你真的想好了?”凌萱萱没想到自己就是提了一下,何宛儿及同意了,就也没去深思何宛儿说的是回自己的家,反正是一起回A市,不留在这个荒凉的学校,就可以了!

    何宛儿肯定地点点头,语气中满是兴奋地答道:“是的,萱萱,我要回A市,回家,去看我爸爸!”

    ------题外话------

    亲们,小羽有一个重要的剧透,下一章,宛儿回了A市的家之后,一直打酱油的男主就要隆重出场了!两人的甜蜜对手戏就要开始了哦!从此,宛儿反击的时候到来咯!亲们一定不要错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羽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鸿并收藏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