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 > 76 耍无赖,情愫暗生(中)

76 耍无赖,情愫暗生(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个人就这样,一个人开车,两个人假装睡觉,时间倒也过得快,何宛儿只感觉自己身子突然往前一倾,惊得她立即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了?”

    凌萱萱也直起了身子,准备看看是出什么事了。

    霍晟睿一看后座的两人如自己所愿的都坐好了,就开始说道:“没事,刚刚刹了一下车,我下高速了,凌萱萱,你看,要不我先送你回家?”

    凌萱萱一听这霍晟睿明显就是在打发自己的语气,心里顿时就不爽了,不过,她也懒得赖在两个人前面当电灯泡,就直接说道:“不用了,不劳您大驾,你现在就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何宛儿一听凌萱萱又闹着要先下车,自然是不同意的,赶紧说道:“萱萱,你别急啊,你不是说要我去你家吗?你这样一个人走了,我怎么办啊?”

    虽然凌萱萱之前说要何宛儿去她家过年,何宛儿也就是听听,肯定是不会去做的,不过这会儿为了留住凌萱萱,何宛儿还是把这个拿出来当借口了。

    凌萱萱一听何宛儿的话,想着,是啊,自己还信誓旦旦地说着要何宛儿到自己家过年呢,这样就把何宛儿扔给这个霍晟睿,自己还真不放心,再者,那样也太便宜霍晟睿了!

    所以,索性就说道:“那宛儿,你和我一起走吧,我一点都不想再呆在这个人的车上了!”

    “可是,萱萱,我不是还有那--”何宛儿虽然也像凌萱萱一样,不想呆在霍晟睿的车上,但是她心里还记挂着霍晟睿所谓的重要的事呢,所以并没有像凌萱萱那样任性地闹着要走。

    凌萱萱知道何宛儿的意思,想想,如果她是何宛儿,都费了这么大功夫了,肯定是要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走的,只不过,看这个霍晟睿的态度,自己在的话,他是不会说的了。

    这下,凌萱萱倒是有些为难了,不过,她稍微想了想,还是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对何宛儿说道:“宛儿,我就先打车回家,你就跟这个人把话讲清楚,一切弄好了再来我家,你让他送,或者让我去接你,都行,好不好?”

    何宛儿看着凌萱萱的脸色,知道她这次不是在闹脾气,何宛儿自己想想也是,这霍晟睿的态度,是很明显的,要单独与自己说。反正现在这会儿也到A市了,她和凌萱萱都是在A市长大的,倒也不用担心凌萱萱的安全了,所以何宛儿就答应道:“那行,那萱萱你先回家,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我这边好了,就给你电话好吗?”

    “好,就这么说定了,一完了就给我电话啊!”凌萱萱点头答应了,同时,转向霍晟睿说道:“那个谁,找个可以停车的地方,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霍晟睿原本是想着自己就再忍会儿,把凌萱萱先送回家再说,哪知这个姑娘居然不想领情,那原本就急的不行的霍晟睿也懒得跟她拿捏,直接到了一个路口,靠边之后,就把车子停了下来,说道:“赶快下车吧。”

    凌萱萱听霍晟睿那求之不得的语气,真的是一肚子火,不过看在何宛儿的份上,她还是忍回去了,没有说什么,直接打开车门,走下了车,不过,下车了之后,为了表示自己的气愤,凌萱萱重重地把门往里一推,关上了!

    然后从后备车厢里拿出了自己的箱子,却先走到车头那里,给霍晟睿做了一个鬼脸,才转过身去开始找出租车。

    霍晟睿这会儿才没功夫跟凌萱萱计较,他看凌萱萱下车了,就准备发动车子,不过被何宛儿阻止了:“先别开车,等萱萱上了车再走吧。”

    何宛儿看着正在那招呼着出租车的凌萱萱,硬是要等她上车了才能放心的离开。

    对于何宛儿的话,霍晟睿现在自然是不敢违背,就把刚打着了的火又给熄了,正好想起自己还要问何宛儿的问题,就说道:“等下我们是去哪里?你还想回家吗?”

    霍晟睿之所以这样问,是担心何宛儿不敢回家,如果那样的话,他就准备带何宛儿先去开个房,好好地跟她把话说清楚。

    哪知,何宛儿却肯定的答道:“当然是回我家了,不然去哪里?不过,你倒也可以不去,我们先找个地方把话说完了,你就可以走了。”

    何宛儿先是下意识地回答了自己要回家,而后才想到霍晟睿没必要跟着自己去,两人只是谈个事情而已。

    霍晟睿对何宛儿后面的补充置若罔闻,直接答道:“那就回家吧。”

    然后,看到凌萱萱已经成功地招到一辆出租车上去了,霍晟睿又对何宛儿说道:“她已经上车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吧?”

    何宛儿这才点点头,说道:“走吧。不过,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把事情说一下吧?”

    “不用,直接去你家就好。”霍晟睿头也不回地答道。

    何宛儿其实是不想带霍晟睿去自己家,不过这会儿她实在是累得不行了,真的想回到自己的家好好歇一会儿,再想起自己家现在也就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关系,就也不再跟霍晟睿争执,头又靠回了后背上,想要休息会。

    不过,才刚靠下去,何宛儿一下子又弹了起来,说道:“要不,你现在就说吧,这一路上我都在想着这个事,真的想不出,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听着何宛儿这样的疑问,霍晟睿忍不住地笑了出来,语气中充满宠溺地答道:“我们之间,可以谈的真的是太多了,不过啊,都到现在这个时候了,也就不急这一时了,还是到家了再说吧。”

    “真是的,还吊我胃口!算了,反正也就那么一会儿的事了。”何宛儿看着霍晟睿专心地开着车,也就不再打扰他。

    二十分钟不到,车子就停在何宛儿家的楼下了,何宛儿一看到自己住了十几年的那幢亲切的楼房,立即打开车门,走了出来,想要进去,却想起自己的箱子还在霍晟睿的车里,就冲还在那慢悠悠的解安全带的霍晟睿喊道:“你快点下车,把我的箱子拿出来!”

    “这就下来了,怎么那么着急啊?”霍晟睿看着何宛儿的样子,真是越看越可爱,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前天晚上两人之间发生了那么亲密的事情之后,他心里,就已经自动把何宛儿当成自己的女朋友一样的看待了,而且看着何宛儿娇俏的身影,居然还越看越喜欢!

    霍晟睿下车之后,果真先走到后备车厢把何宛儿的箱子给拿了出来,然后一手又准备去拉何宛儿的手,被何宛儿躲开之后,他只好作罢,说道:“带路吧。”

    何宛儿却还看着霍晟睿,心里真是纳闷到顶了,这个人今天是怎么了?这已经是第二次来拉她的手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走啊,傻站在那干嘛啊?”霍晟睿看着还不动脚的何宛儿,催促道。

    “走了,走了,跟着我。”何宛儿心想着,等到了屋子,得跟他讲清楚这些,两人之间没什么关系的!

    何宛儿走到三楼自家的门前, 掏出一直随身带着的钥匙,把门打了开来,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霉味儿,显然是因为房子一个多月没人住,又没通风换气,发霉了。

    何宛儿进去了之后,就对还拉着箱子站在门外的霍晟睿说道:“快进来吧,把箱子给我拿吧。”

    说着,就要出来接霍晟睿手上的箱子。

    霍晟睿当然是不同意,就拦住了何宛儿伸过来的手,说道:“我拿就好了。”然后,就立即进了屋子。

    这还是霍晟睿第一次进到何宛儿的家里,只见是一个小小的两房,但也收拾的干干净净,何宛儿看着霍晟睿进来了,就指着客厅里的沙发说道:“你先坐吧,我先把箱子拿到我房里去。”

    “好。”霍晟睿点了点头,就看向何宛儿指的沙发,何宛儿也就不再说什么,拉着箱子先进了自己的房里。

    霍晟睿走到那沙发前,用手一摸,果真如他所料的,都上了灰尘了。这样的沙发,他自然是坐不下去了。

    就索性在那不大的客厅里转了转,只见何鹏涛的遗像摆在客厅的一面墙上,霍晟睿看着这照片,心里倒也不好受,毕竟何宛儿唯一的亲人,就那么没了,不过,霍晟睿走了几步,站到何鹏涛的像前,语气肯定地说道:“以后,宛儿就交给我了,您老,就放心地走吧。”

    霍晟睿刚说完这话,就听得何宛儿的声音出现在自己的耳边:“那是我爸,让我跟他说几句话吧。”

    霍晟睿赶紧就给何宛儿让出身来,并且走向厨房,嘴里说着:“你这屋里都有灰尘了,我帮你擦擦吧。”

    其实,霍晟睿是想给何宛儿和她爸爸留会儿空间,他知道何宛儿肯定是想跟何鹏涛说些话,但不想自己在场,所以,霍晟睿就很知趣地退下了。

    霍晟睿走到厨房,找了个盆,再找了个抹布之类的东西,就开始在厨房里擦了擦,不过,他自然是没干过这些活,因此,还没弄几下,就把盆给打翻了!

    何宛儿正站在何鹏涛的像前,心里跟他说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同时也告诉他,自己和唐家闹翻了,不能遵从他的遗愿了,希望能得到谅解,可是何宛儿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厨房传来哐的一声,显然是盆之类的东西掉到地上了。

    何宛儿就赶紧走到厨房,一看,霍晟睿手里拿着抹布,正想去捡起掉在地上的盆,而盆里的水,也是洒了一地。

    何宛儿自然是大喊出声:“你想干嘛啊?把这地上弄得全是水,这大冬天的,很难干的!”

    霍晟睿也停下了捡起盆的动作,站起身来,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说道:“我只是想把客厅的沙发和桌子擦擦,那上面都有灰了,没办法坐。”

    “你!你会擦吗?别弄了,我来收拾吧。”何宛儿看着霍晟睿那拿着抹布手都不知道往哪放的样子,也看出来了,他这个大少爷哪干过这些活,就从霍晟睿手上接过了抹布,开始收拾起起来。

    何宛儿把地上的盆拿在手里,用抹布擦了下地上的水,小小的抹布自然是擦布了这满地的水的,何宛儿就站起身来,准备去拿个拖把拖一下,却看到霍晟睿还杵在那,盯着自己看,何宛儿就有些局促地说道:“你还站在这干什么啊?去客厅吧,等我收拾好了,去把客厅的沙发收拾一下,我们就开始谈正事吧,别的地方就先不管了,等你走了,我再弄吧。”

    何宛儿想着反正自己也就是跟霍晟睿说会儿事,有地方坐就行了,所以只想快点谈完,然后让霍晟睿走人。

    可是霍晟睿一听,自己这还没开始说事呢,何宛儿就开始下逐客令了,立即就不干了,开始强调着自己的安排:“谁说我要走的?说完了事我也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霍晟睿的话真的把何宛儿给说蒙了,愣了一下,好像是没明白霍晟睿的意思一样,问了一句:“不走?跟我在一起?你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就是,我要和你一起,住在这里,反正就是你去哪,我就去哪!”霍晟睿也不躲不避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傻了吧?”霍晟睿的话让何宛儿快失去思考能力了,她怎么觉得,现在的霍晟睿就像是一个撒娇的小孩子一样的,而那个被撒娇的对象,居然是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她?

    可是,霍晟睿却仍然是很坚定很肯定地回答她:“我没有傻,我很清醒,我知道你现在是不明白我的意思,但是等我说完了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就会什么都明白了!”

    何宛儿看着霍晟睿的神情,知道他这不是在开玩笑,而她也抓住了霍晟睿话里的重点,那就是,他们要说的事情,对,这个是很重要的,先说事!

    所以,何宛儿就放下了自己手上的抹布和盆,然后往客厅里走去,先走到沙发边上,用手拍了几下,然后对着还在厨房的霍晟睿喊道:“你快出来,先凑合着坐下,快点说,你到底要告诉我什么吧?”

    霍晟睿看着一下子跑到客厅折腾的何宛儿,一下子不知道她是要闹哪样,不过听到她喊自己的声音,还是赶紧跑到了客厅,却见何宛儿已经在那满是灰的沙发上做的直直地,还指着她旁边的位子,让自己坐过去?

    霍晟睿看着那沙发,心里很是抗拒,不过,为了何宛儿,他还是走到那里,坐了下来,不适应地动了几下之后,总算是坐定了。

    而何宛儿则迫不及待地问道:“快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可是,霍晟睿却觉得现在这样的情况特别的不对劲,完全不是他想要的氛围,现在他就感觉自己像是个被逼供的犯人一样。

    所以,霍晟睿张了好几次嘴,硬是一句话都没憋出来。

    可是,何宛儿等不及了,就又催促道:“你快说啊,到底是什么事啊?”

    “就是,那个--”霍晟睿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说了,可是才说了几个字,又卡了,他觉得这样的场景,他实在没办法说出口。

    这可是把何宛儿给急死了,所以,何宛儿火了,声音中也有了怒气,吼了起来:“折腾了这么久,叫你说又不说,你不会是在骗我吧?我跟你说,你要是在耍我,我跟你没完!”

    “没有,我没骗你,是真的有事要告诉你,很重要的事。”霍晟睿看见何宛儿的小脸上有了怒意,着急了,所以赶紧解释。

    何宛儿看霍晟睿的样子,倒真不像是在捉弄自己,再想想,他要是就为了跟自己开玩笑,也没必要连夜从B市赶过来了,所以,语气也没那么急了,再次说道:“既然真有事,那就快说事吧。”

    “好吧,我说了,你听好了。”霍晟睿知道自己再不说出什么,估计是要被何宛儿赶出去了,所以,也决定不再管什么场景啊,气氛啊,想着先把结果告诉何宛儿,等她知道了事实,自己再跟她好好亲近地讲具体的过程好了。

    “嗯,你说吧,我准备好了!”何宛儿也狠狠地点点头,示意霍晟睿可以开始了!

    “这么说吧,前天晚上,那个男人,是我!”霍晟睿想了半天,最后就是说出了这么几句话,简洁明了的说出了所有的事情,说完之后,霍晟睿真的郁闷死了,本来想的那些温情的话语完全没用上啊!

    可是,何宛儿却一下子没能理解霍晟睿这简短的几句话,不过,她还是听到了那几个关键词,就是前天晚上,那个男人,但是,何宛儿又不敢确定,所以,就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前天晚上的事,你到底知道什么?”

    “宛儿,你别急,听我说。”霍晟睿想要跟何宛儿解释,可是他下意识地就想去抱何宛儿,结果可想而知,把何宛儿吓得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嘴里喊道:“你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啊!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你要再是靠近我,就给我滚出去!”

    霍晟睿看着何宛儿那满脸的防备和躲避的动作,赶紧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连连答应道:“好好好,我不碰你了,不碰了,你先坐下来吧,我慢慢跟你说。”

    “最后一次啊,给我坐在那乖乖说话!”何宛儿看霍晟睿的样子不像是在骗自己,就再次走到沙发上走下,又说道:“赶紧说吧,前天晚上的事,你到底知道什么?”

    “就是,就是前天晚上,和你睡了一觉的男人是我!”这次霍晟睿真的不扭捏了,一口气,就把自己整个事情清清楚楚地说了出来。

    何宛儿这次自然也是听得明明白白,惊得一直盯着霍晟睿,愣住了,霍晟睿看着这样的何宛儿,知道她得要一点时间来接受这个事情,所以就那样盯着何宛儿的脸,也没说话。

    静了半响,何宛儿总算是是反应过来了,但是还是不相信地确认了一遍:“你,你确定你不是在说胡话?”

    霍晟睿狠狠地点了点头,肯定地答道:“确定!那天晚上,你虽然没有了意识,但是我的思绪还是很清楚的!我清楚地记得是我把那个男人从你身边赶走了!”

    “然后,你就取代那个男人,把我?”却不料,何宛儿在听到霍晟睿说到这里时,脸色突变,虽然在最开始,她听完这些,知道了昨晚的那个男人是霍晟睿之后,心里确实是有那么一下下地松了一口气,昨晚那个男人是眼前的霍晟睿,而不是那两个猥琐的男人,让她的心里还是觉得好接受一点。

    不过,在最初的那么一点点好受之后,何宛儿就觉得不对了,既然霍晟睿都把那两个男人赶走了,为什么不接着把她送去医院,而是要自己上马解决问题?

    所以,何宛儿不但没有像霍晟睿以为的两人应该亲亲热热,而是冲霍晟睿大喊出声,声音中,是明晃晃的怒气!

    霍晟睿看着脸色突变的何宛儿,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然后就赶紧接着说道:“宛儿,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说,你把那个男人赶走了,然后干了什么?”何宛儿看着还不知错的霍晟睿,也暂时压制了一下自己的怒气,先问清楚整个情况。

    何宛儿说到这里,霍晟睿就是再迟钝,也明白她是为什么发火了,就赶紧解释道:“宛儿,你别误会,那真的不是我本来的意思,我本来也是想送你去医院的,可是,你神智已经完全不清了,我抱着你往外面走,你就不停地在我怀里扭来扭去,扯着我的意思,我根本就没办法把你抱下去--”

    “停!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你是被逼的?是我强迫你的?”何宛儿才听霍晟睿解释了几句,就听不下去了,她怎么听着,在霍晟睿的形容里,她已然变成了一个看着男人就想上的那什么呢?

    霍晟睿听着何宛儿的质问,不说话了,是因为,当时的何宛儿真的就是像她自己形容的那样嘛!不过,当着何宛儿的面,加上她现在那个怒气腾腾的样子,霍晟睿不敢出口承认而已。

    可是霍晟睿的沉默,更加让何宛儿知道,他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何宛儿追问道:“不说话?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没有,没有,宛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本意,是因为那个药的原因。”霍晟睿哪敢表示自己是默认了,只能赶紧否认,把这个一切都推到何宛儿中的药的身上。

    可是,这话依然不能说服何宛儿,她步步紧逼地说道:“那就是说,事实还是你说的那个样子?”

    这次,霍晟睿没有沉默,而是勇敢地答道:“事实就是那样,我没办法抱着你离开了,因为你不但不停地摸我,还要脱自己的衣服,我没办法,才又把你抱回房里,想给你冲会儿凉水,看能不能有些效果,可是根本就没有用,你那药性太强烈了!我怕你感冒,就又把你抱了起来,放回床上,本来是想给你找个医生过来的,结果就在打电话的时候,你一下子就把我拉到了床上,手机也掉到了地上,然后,然后我就--”

    这次,霍晟睿不犹疑,也不停顿,一口气就把整个过程给讲完了,然后,就看着何宛儿,等待她再一次的发话。

    而何宛儿听完了霍晟睿的整个描述,她脑中就只有一个概念,那就是,她像个放荡的女人一样,把霍晟睿给强上了!

    刚刚她一直找霍晟睿的原因,是因为她心底里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这比自己被别人上了还要难以接受!可是,现在霍晟睿有根有据的描述,加上自己当时确实是已经没有了理智的事实,何宛儿不得不承认,霍晟睿说的都是事实!

    所以,何宛儿就那样坐着,眼光也呆滞了,什么都不说。

    霍晟睿看着这样的何宛儿,心里自然是很担心,所以就试探地出声:“宛儿,你怎么了?我说,这个没事的,我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在跟你那什么之前,我发了誓的,肯定会负责的!”

    霍晟睿以为,何宛儿这么大的小女生,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人夺去了清白,心里肯定是难受,要是知道对方是谁了,对方肯承担责任的话,她应该就容易接受很多了!

    哪知,本来没什么反应的何宛儿,在听到他这一句话的时候,脸上又有了火气,大声骂道:“负什么责?谁要你负责啊?你以为你很伟大啊?你和他们一样,都是自以为是的东西,给我滚!滚出去!”

    说完,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开始把仍然坐在沙发上的霍晟睿往外扯,想要把他轰出自己的家。

    因为,刚刚霍晟睿那所谓的负责言论,让何宛儿反感极了,那高尚的模样,就像苏蓉蓉那一家人言辞凿凿的要补偿自己一样,听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而霍晟睿对着突来的变故实在是弄不清了,他原本以为,何宛儿要是知道了前天晚上那个男人是自己,而自己又愿意对她负责,她肯定得高高兴兴地钻进自己的怀里啊!怎么会像现在这样,还要把自己赶出去呢?

    所以,霍晟睿自然是不肯走,他顺着何宛儿的用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不过,却不是去外面,而是一下子把何宛儿抱在了怀里,嘴里肯定地说道:“我不走,我不要出去,我要和你呆在一起,我说了要对你负责,就要说到做到!”

    显然,霍晟睿还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依然想通过所谓的负责来彰显他对何宛儿的真心。

    “我说了,不要给我提什么负责!放开我,你放开我,给我滚出去!”何宛儿被霍晟睿抱在怀里,虽然她拼命地挣扎着,可是无奈两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悬殊,挣扎了许久,她还是在霍晟睿的怀里纹丝不动。

    而霍晟睿也被何宛儿的吵闹弄得他没办法好好给她说句话,所以声音也大了起来,说道:“不要闹了,好好说话不行吗?”

    霍晟睿的大吼,还真把何宛儿的动作给喊停下来了,不过,何宛儿也就是愣了那么一会儿,然后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跟着就用比霍晟睿更大分贝的声音喊了回去:“你吼什么吼啊?吼谁呢?我跟你说,这是我家,我现在让你出去,还有,赶紧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啊!告你私闯民宅!”

    霍晟睿见自己现在根本就没办法跟何宛儿交流,而她又一直在自己的怀里挣扎个不停,霍晟睿顿时有了一种好无力的感觉,看着何宛儿那喋喋不休地骂着自己小嘴,突然就那样附了上去,堵住了不停地发出自己不爱听的声音的地方!

    何宛儿看着自己眼前突然放大的霍晟睿的脸,再感受到了自己嘴唇上的东西,果真就住了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她刚想别开脸,挣脱霍晟睿的嘴唇,然后,把这个登徒子大骂一顿,可是,霍晟睿却先一步想到了她的动作,立即腾出一只手来,固定住何宛儿的后脑勺,让她不能动弹,然后开始用自己的嘴唇描绘着何宛儿的唇形。

    何宛儿这下是彻底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她力气比起霍晟睿来,实在是太小太小,挣扎不了,只能在心里后悔的不行,后悔自己以为这个看上去还是比较君子的霍晟睿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所以才那样放心地把这个人带进了自己的家里,现在怎么着,是引狼入室了吧?

    霍晟睿亲了一会儿之后,看着怀里的人儿已经安静了下来,可是他却不想停下来,因为,怀里那小小的人儿的滋味实在是太美好了,比起前天晚上在宾馆何宛儿的迫不及待,这次她的抗拒,似乎更有意思!

    所以,尽管霍晟睿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他还是舍不得放开怀里的人,继续着那美妙的感受,同时心里也在暗自想着,这感觉,果然很不错,难过唐雨泽那小子总是乐此不疲,可见他,是错过了多少人间这美好的享受啊!

    不过,现在也为时不晚!所以,霍晟睿就亲的更加起劲了起来,开始试探着,想要撬开何宛儿紧闭的小嘴。

    何宛儿还在那后悔不跌,同时脑中也在不停地想着对策,想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能在不触怒把这只现在处于很危险的色狼的状态下,把他给赶出自己的家?

    可是,就在何宛儿思考的时候,居然发现这个人在顶着自己的牙齿,何宛儿一个没留神,就让他得逞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下意识地狠狠地咬了一口!

    霍晟睿吃痛,一下子就松开了何宛儿的嘴,然后摸着自己的嘴抱怨道:“你想谋杀亲夫啊?”

    “你说什么呢?谁是亲夫啊?快点放开我?”何宛儿嘴巴一得空,立即就朝霍晟睿嚷了起来。

    霍晟睿一听何宛儿那闹呱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于是,顾不得自己舌头上的疼痛,又亲了上去。

    何宛儿再次被惊到了,就那样睁着双眼,心里想着,这霍晟睿是怎么了?她现在要怎么做,才能把这个身形体力各方面都强过自己不知道多少倍的男人给赶出自己的家?

    而霍晟睿一抬眼,就看着何宛儿正在那瞪着她的大眼睛谋划着什么,所以就暂时离开了一下,抽空说道:“别想了,也别想什么方法来赶我走,都没有用的!反正我是不会走的!你要是赶我走,我就一直这样亲着你,直到你同意我留下来为止!”

    说完,也不等何宛儿回答,就又封住了何宛儿的嘴。

    何宛儿被霍晟睿这一连串的动作给吓到了,她现在是也忘了挣扎,也忘了骂,心里恐慌的是霍晟睿最后的一句话,她怎么听着,这个人的意思是要留下了,留在她家?

    这个意思是什么?若说何宛儿在厨房的时候还不明白,那她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因为现在霍晟睿抱着她做得事情不就是在告诉她是什么意思吗?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要重演前天晚上的好戏了?

    何宛儿一想到前天晚上,不对,不是前天晚上,而是昨天早上,自己醒过来的时候,那浑身的酸痛和身上各处的痕迹,心里顿时有一种后怕!

    所以,何宛儿就更加不敢挣扎了,她现在真的很怕把这个男人给惹火了,然后他当场就把自己给办了!那她就一个小女孩,家里又没有人,还不是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看来,不能硬来,得智取!

    何宛儿打定主意以后,就微微地挣扎了下,惹来霍晟睿的注视之后,何宛儿就用眼神示意,自己有话要说,而且表情很镇定,不是发火的样子。

    霍晟睿看着何宛儿这样的眼神和神情,自然是明白她要跟自己说话,而且,应该是讲和。

    所以,霍晟睿满意地离开了何宛儿的嘴,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舍,不过,还是谈正事要紧嘛,至于有的事,自然还是两个人两情相悦的时候做起来比较爽嘛。就像前天晚上一样!

    霍晟睿眼中的得意,何宛儿岂会看不出来,不过,她在心里骂道:“先让你得意一会儿!”

    何宛儿的嘴得到了自由之后,就立即说道:“我不骂你了,你也别,别再这样了,我们好好说话好不好?”

    “我本来就想跟你好好说话啊,是你动不动就要赶我走,我拿你没办法才这样的!”霍晟睿的语气里居然还是满是委屈!

    霍晟睿那撒娇的语气虽然让何宛儿觉得非常的难受,不过,她还强忍着,笑着答道:“我刚刚那不是听到那个消息,一时很难接受,激动的嘛!但是现在完全没问题了,我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我们可以重新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何宛儿说完,目光往下看了看,然后停在霍晟睿依然紧抱着她的双手上,示意他先放开自己。

    霍晟睿虽然这会儿看着何宛儿对他的态度是和颜悦色了,不过,他可不是那种轻易就被美色所诱惑的人,所以,他还是很坚定地说道:“不行,我不想坐在那个沙发上了,那上面全是灰,我就这样抱着你,我们这样说话也挺好的。”

    霍晟睿自然不能说是自己不相信何宛儿会乖乖地跟他说话,只是借口那个沙发脏,手依然紧紧地抱着何宛儿。

    “可是,可是你这样,我很不习惯,我没办法正常思考。”何宛儿自然是也不会轻易妥协的。

    “那怎么办呢?让我想想啊,要不这样吧,我们去你的房里,到你的床上,把那天晚上的事情都重演一遍,你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霍晟睿故作沉思状,然后理所当然地说出了那番话。

    他这话一出,何宛儿先是在心里骂了一句:“我想的果然没有错!”

    不过,她还是勉为其难的笑了笑,说道:“那就不用了吧,其实我对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已经不是很好奇了,我也很感谢你那天晚上拯救了我,为了感谢你,你看要不这样,我请你吃饭吧,你看你一大早地赶过来,肯定到现在也没吃东西的,饿了吧,我们先去吃饭吧?”

    何宛儿脑中转了许多次,才忍住没有伸出手去抽眼前这个色狼几下,而且还要满脸笑容地跟他道谢!

    这一切做完,何宛儿真的觉得很艰难,不过一想到要把这个色狼给赶出自己的家,她还是忍了!

    何宛儿想着,只要这个人答应自己踏出了自己家的门,那他,就再也别想进来了!

    不过,何宛儿的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了霍晟睿!他一听何宛儿对他那假装讨好的语气,还有什么要请他吃饭的言论,就知道,她这是想把自己带出她家,然后就不会再让自己进来了!

    但是,何宛儿既然说的这样客气,霍晟睿自然也不能当面拆穿她,所以,霍晟睿稍微想了一下,就答道:“好啊,你是该请我吃饭的,而且我也确实饿了,那你等会儿,我打个电话,让人把饭送上来,你付钱就好了!”

    “你说什么?送上来?”何宛儿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招,又那么艰难地说出口,就这样被霍晟睿的三言两语给打发了?

    霍晟睿看着何宛儿吃瘪的样子,心里爽极了,不过面上还是装作不知情一般,很认真地答道:“是啊,让人送上来,我们这样跑下去吃多累啊!你看,你也坐了一天火车了,我这一天也是坐了两趟飞机,又连着开了一晚上的车,也是累得不行了,我看就先洗个澡,等吃的来了,我们吃点东西早点睡吧?”

    霍晟睿一番话,把何宛儿吓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何宛儿就那样看着霍晟睿,脑中回响着他说的话,硬是语塞了!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霍晟睿也没准备给何宛儿反驳的机会,就直接给凌萱萱的父亲凌建国打了一个电话,让他给何宛儿家附近的外卖店打个电话,送些吃的上来。

    霍晟睿把这些都交给了凌建国,他相信凌建国会给他办好这一切的,挂了电话之后,就放开了何宛儿,对着还在思考着对策的她说道:“你们家热水要现在烧吗?我想先洗个澡!”

    何宛儿这才回过神来,不过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前面吃饭的事情上,所以回过神来之后,首先说的,居然是:“那个,真的不用叫外卖了,多麻烦啊,我们家楼下就有小吃店,我们就去那里吃点就好了。”

    “我说你傻了吧,我说了我很累了,不想下去,而且我知道你也累了!所以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很快就有人送吃的来了。既然你现在脑子不清楚,还是我自己去洗手间看看吧。”霍晟睿还是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自顾自地往洗手间走去。

    “你去干嘛?”何宛儿发现霍晟睿走的方向不对,他要去自家的洗手间干嘛?

    霍晟睿回过头来,一脸无辜地说道:“我想去看看有没有热水啊,我想洗澡了!”

    “你,你,你要在我家洗澡?”何宛儿像是没听明白霍晟睿要说什么一样,连说了三个你字,才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霍晟睿还是很无辜地点了点头,答道:“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你不都说,已经明白所有的事了,还很感谢我,让我留下来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有的话?我刚刚只是说,我知道这个事了,是说要感谢你没错,可是没说要你留下了啊!”何宛儿知道了,霍晟睿这根本就是刻意的!

    “是我理解错了吗?反正我就是这样理解的!”霍晟睿依然不肯妥协,反而想着要将错就错!

    “这样不行!这是我家,我不能让你住在这,你也不能去我家卫生间洗澡!不可以!”何宛儿这下明白了,自己的那些小计谋完全被霍晟睿看在眼里的,反而变成了他捉弄自己的工具,所以,何宛儿直接把话说开了。

    “也是,你说的也有道理,这屋子,确实是少了点情调,那要不这样吧,我们去外面开个房好了!”霍晟睿又故意曲解何宛儿的意思,她说不能住在她家,理解成这里情调不够。

    “你!霍晟睿,你不要得寸进尺了,我不愿意跟你不懂装懂,挑明了说吧,现在,就是现在,我要你走,滚出我的家,我已经和唐家断绝关系了,你作为他们的好朋友,自然也是一样的!所以,不管我们之间是不是因为某些原因,阴差阳错的发生了什么,就都到此为止了好吗?我不需要你负责,我很好,OK?”何宛儿被霍晟睿真的气得不行了,索性就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希望霍晟睿能有点自知之明,退出她的生活。

    毕竟,何宛儿想着,他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身边呢,自然也是不缺女人,没必要一直跟着她这个小孩闹着玩吧?逗弄一下也就够了!

    霍晟睿听着何宛儿这么长的话,神情也终于恢复了正常,开始想着何宛儿话中透露出来的几个信息:第一,她和唐家断绝关系了;第二,她把自己和唐家人归为一类了;第三:她不想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霍晟睿知道了,自己去欧洲的那会儿,她应该是与唐家人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事,肯定是跟自己昨晚看到的鬼鬼祟祟的唐雨真和颜默默离不开关系!

    不过,霍晟睿知道,这会儿的当务之急,不是去考虑何宛儿与唐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是,赶紧把自己与唐家的关系撇清楚,不能让何宛儿老把他当成唐家人一样的对待。

    霍晟睿围绕这三点,稍稍想了想,开始转过身来,走到何宛儿的身边,认真地说道:“宛儿,既然你都跟我说实话了,我也就不跟你闹着玩了,下面的这些话,我都是认真的,你好好听着!我想跟你说清的有两件事,第一,我是我,唐家是唐家,我们除了是生意上的伙伴以及还可以的朋友,其余的也没有什么更亲密的关系,你不要把这个混淆了,第二,就算你不要我负责,我也要你对我负责,你知不知道,你前天晚上强行夺走的,可是我的初夜!”

    何宛儿没想到,自己挑开了说的话,居然让霍晟睿更加较真了,他这刚刚说的都是什么?

    要是第一条,她理解起来,没什么问题,可是这第二点,也太让人费解了吧?

    什么叫自己要给他负责,还用上了初夜这个词?

    这是一个大男人说出来的话吗?

    还是堂堂一家大公司的总裁,一个二十五岁的黄金单身汉?

    说出去谁信啊?所以,何宛儿自然也是不信的!

    不过,何宛儿还是稍微思考了下,怎么去跟他说清这个问题,因为,她怎么觉得,她越说,这情况就越乱了呢?

    而霍晟睿看着何宛儿在听完自己的话之后,陷入了沉默,就又一下把何宛儿抱在了怀里,说道:“怎么?都明白了吧?现在知道,我失去的是多么重要的东西了吧?所以,以后我就跟定你了,你得为我负责!我也会听你的话,跟唐家断绝关系的!”

    “你说什么?跟定我了?”何宛儿这上面的事情都还没想出对策来,霍晟睿又接着语出惊人,何宛儿感觉她已经真的应付不过来了!

    霍晟睿没说话,而是肯定地点了点头,接着,就又附上何宛儿的嘴,用行动表达他的决心!

    可是,这次何宛儿彻底的爆发了,她拼命地挣扎起来,同时狠狠地咬着霍晟睿的嘴唇,想要让霍晟睿把她放开。

    何宛儿如此剧烈的动作,以及嘴上传来的刺痛,倒真让霍晟睿不敢再强行做下去,就乖乖地从何宛儿的嘴上离开了。

    不过,抱着何宛儿的手还是不肯松开,用同样坚定和倔强的眼神看着何宛儿。

    何宛儿真的觉得好无奈,这会儿是赶也赶不走,打也打不过,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不过,她还是尝试着说服霍晟睿离开:“我说,你能不能先离开我家,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

    可是,霍晟睿还是很坚决地摇了摇头,说道:“不行,让你一个人在这,我不放心,再说了,万一我一走,你就跑了怎么办?”

    “我!霍晟睿,闹着玩闹闹就行了啊,一直这样就没意思了啊!”何宛儿还是想劝劝霍晟睿,不要逗弄自己了,这样一直逗弄也没意思啊!

    熟料,霍晟睿一听何宛儿这话,倒是真不高兴了,义正言辞地重申道:“何宛儿,我非常十分地认真的跟你再说一遍,你给我听清了,我就是要跟着你,和你在一起,你要为我负责,不要想着抛弃我,那是不可能的!”

    何宛儿听着霍晟睿的话,只当他还是执迷不悟,自己说了这么多,一点用都没有,所以,何宛儿这次也不再说话了,但是表情就那样和霍晟睿僵持着,不肯松动!

    霍晟睿这下也算是认识到何宛儿的倔强了,他也知道了,自己这样来硬的,恐怕真的不行,所以语气就软了下来,讨好地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我是真的很累了,昨天开了一晚上的车,今天又去M站接你,现在真的是很想好好睡一觉,你就看在我不辞辛苦赶来的份上,让我去洗个澡,先休息一下好不好?”

    何宛儿这人还真就是吃软不吃硬,霍晟睿那求饶讨好的语气,以及他看上去确实很疲惫的样子,何宛儿也知道他说累是真的,自己不也是累得很吗?

    所以,何宛儿表情终于松了松,不过,并没有认同霍晟睿的说法,而是依然坚决地说道:“你要是累了,我家楼下不远处就有旅馆,你现在下去走个十几分钟,就可以开个房洗澡睡觉了!”

    “我不要,我住不惯那种小旅馆!而且,我现在累的不行了,也不想在走路了!”霍晟睿没想到这何宛儿还真是铁石心肠,自己都装的这么可怜了,她还是要赶自己出去,心里顿时哇凉哇凉的,语气也更加受伤可怜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你,你说你都这么大个人了,还在我这个小孩面前装小孩啊?你到底还有没有自尊心啊?”何宛儿对于霍晟睿无赖的样子,真的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毫不客气地回道。

    霍晟睿看着这是硬的也不行,软的也不行,还被何宛儿当成无赖,那好,那就无赖吧。

    霍晟睿索性就耍起无赖来,直接走向何宛儿家的卫生间,说道:“反正我今天就是要在这里洗澡睡觉,不走了!”

    “你要非这样,我打110报警了啊!”何宛儿见还真耍无赖了,倒真没了法子,只能用这最后一招了--报警!

    “你要是不怕这左邻右舍的人笑话的话,你就报警吧,反正这里的人又不认识我,我反正是无所谓的,就怕有的人,要被别人笑话了。”但是,何宛儿的恐吓,完全没有起到作用,反被霍晟睿将了一军。

    因为,听完霍晟睿的话,何宛儿确实是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报警这个事行不通,且不说警察能不呢成功地把霍晟睿这个势力大的人给弄走,就是警察一来,邻居们知道了她何宛儿家多了个男人,这自己的爸爸才刚走,还不知道他们要在背后嚼什么舌根子呢!

    所以,何宛儿就只能那样看着霍晟睿走进自家的卫生间,却毫无计策!

    霍晟睿进去了之后,何宛儿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始想着对策,她知道,就现在这情况,她想把霍晟睿弄走,还真不是个容易的事儿。

    那么,把凌萱萱叫过来?这样只要多个人在,他也不敢再对自己怎么样,然后他占不到便宜,觉得无趣了肯定就自觉地走人了!

    何宛儿想到这里,倒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于是,就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凌萱萱打起电话来。

    电话倒是响了没几下,凌萱萱就接了,一接通,凌萱萱就着急地问道:“宛儿,到家了吧?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那个霍晟睿还在吗?”

    “还在,萱萱,我--”何宛儿想跟凌萱萱说自己的情况,可是却又觉得好像不知道怎么说,该直接开口让凌萱萱过来吗?

    就在何宛儿犹豫地这么一会儿,凌萱萱就急急地问道:“宛儿,怎么样?他跟你都说什么了?你现在是在家吗?是一个人吗?”

    “不是,萱萱,霍晟睿还在我家,他现在不肯走,我拿他没办法!”不知道从何说起的何宛儿,听到凌萱萱问她霍晟睿的问题,就赶紧回答她,顺便把现在的情况讲了一下。

    正等着凌萱萱回答的时候,何宛儿就感觉自己的手机已经离开了她的手,抬起头一看,霍晟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面前,抢过了她的手机,对着里面说道:“凌萱萱,你现在最好在家好好呆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羽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鸿并收藏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