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大结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宛儿看着唐雨真忍了那么久,知道都是旁边的唐雨泽在按着她,可是,何宛儿就偏要把唐雨真扯出来,她可不信,唐雨真会在她面前低头,而何宛儿要的就是唐雨真的不肯低头,若是唐雨真真的乖乖的,那何宛儿还真不知道晚上这戏要怎么演下去了呢!

    苏蓉蓉闻言,立即看向唐雨真,只见唐雨真果真如何宛儿所说,那冒着火的眼神,恨不得能把何宛儿戳出一个洞来!

    于是,苏蓉蓉赶紧对着何宛儿说道:“没有,雨真这几天不太舒服,本来都是在床上躺着的,这不是听说今晚你要来嘛,所以才非要起来,要见宛儿你呢,说是啊,要为上次的事跟你道歉!”

    然后,又转向唐雨真,语气中带着告诫地说道:“雨真,你不是一直跟我说要跟你宛儿姐姐说清楚那天的事吗?现在你宛儿姐姐就在这儿,你可以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她了!”

    苏蓉蓉边说边给唐雨真使着脸色,要她去跟何宛儿说明情况,把那天的事,都推到颜默默的身上!

    唐雨真在何宛儿来之前,确实答应了苏蓉蓉,会尽量保持冷静,而是跟何宛儿解释那天晚上的事,但是这会儿,看到了何宛儿和霍晟睿那亲密的样子,唐雨真的理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若不是唐昊天、苏蓉蓉和唐雨泽都在紧盯着她,她早就爆发了!

    所以,这会儿苏蓉蓉让她说话,唐雨真如获大赦一般,对着何宛儿说道:“是啊,姐姐,我一直想跟你说,我后来想起来了,那天晚上的一切,都是颜默默搞得鬼,是她害得姐姐你失去了清白,姐姐你一定不能放过她!”

    苏蓉蓉本来只想让唐雨真将这一切推到颜默默的身上即可,哪知唐雨真却是画蛇添足,硬是要把何宛儿失贞的事情给直接说了出来,而是当着霍晟睿的面,这样,岂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打霍晟睿的脸,让他颜面尽失吗?

    而唐雨真完全不知道自己说的话让苏蓉蓉和唐昊天有多担心,她以为,霍晟睿和何宛儿在一起,说不定是还不知道何宛儿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所以,要是霍晟睿知道了何宛儿早就被不知名的男子占了清白,肯定就不会再和何宛儿在一起了。

    所以,唐雨真说完之后,就一脸期待地看着霍晟睿,等着他质问何宛儿,甚至当场给何宛儿难堪!

    可是,等了许久,却不见霍晟睿的脸色有什么变化,反而是何宛儿笑着跟她说道:“是吗?雨真你确定这一切都是颜默默做的吗?”

    唐雨真刚想回答,苏蓉蓉却说话了:“宛儿,你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我们先吃饭吧,那些不开心的事,就等吃完了饭再说好吗?别坏了兴致!”

    “对对对,先吃饭吧。”唐昊天看着唐雨真那毛毛躁躁的样子,也怕在这样说下去,唐雨真肯定就要乱说话了,所以苏蓉蓉的提议他非常的赞同。

    霍晟睿和何宛儿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一行人就走到餐桌旁,各自落座之后,唐昊天就率先举起了酒杯,说道:“先干一杯,希望我们在新的一年里,都能开开心心!”

    其他人就也都举起了杯子,象征性地喝了一点之后,就开始吃饭了,霍晟睿在放下酒杯之后,就开始体贴地给何宛儿夹着菜,甚至还帮何宛儿剥起了龙虾。

    那细心体贴的样子,看得唐雨真的火又是蹭蹭蹭的往上跳,气得她一甩筷子,说道:“睿哥哥,你干嘛要对她那么好?她不过是一个不干不净的孤女!”

    这话一出,把唐昊天和苏蓉蓉还有唐雨泽都给吓得顿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霍晟睿也非常的不高兴,锐利地眼神瞪向唐雨真,看得唐雨真不由得像旁边的苏蓉蓉身上躲了躲!

    倒是何宛儿这个当事人,依然非常的淡定,看着一桌子都不敢出声的人,不紧不慢地说道:“雨真妹妹,既然你一直想说这个问题,那就不如说完吧,那天晚上的事,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那天晚上?姐姐,你也好意思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我要是你,肯定是提都不敢提,那样丢脸的事情,恐怕是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敢告诉别人的,姐姐的勇气我倒真是佩服,不但敢这样随口地就说出那件事来,还好意思让睿哥哥对你那么好,姐姐你就不愧疚吗?”唐雨真是被激到极点了,也憋不住了,索性就敞开了说,势必要让霍晟睿看清何宛儿的真面目!

    唐雨真这样的反应,何宛儿真是满意极了,就准备再刺激刺激她,接下来的戏才会更好看,刚想张口,却被霍晟睿阻止了:“唐雨真,你张口闭口的就是说宛儿不干不净,我告诉你,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而且,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就是那天晚上和宛儿在一起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所以,以后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霍晟睿本来是想把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何宛儿来主导,但是无奈,那个唐雨真讲话实在是太讨人厌,几次三番的对何宛儿出言不逊,即使何宛儿不在意,但霍晟睿却听不下去了,因为,他实在容忍不了有人这样说他心尖上的宝贝!

    霍晟睿这话说完,何宛儿自然是瞪了她一眼,责怪他坏了自己的计划。

    而唐家四人都瞬间石化,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天夺了何宛儿清白的男人,居然是霍晟睿!

    特别是唐雨真,她更是不愿意相信,是她自己策划了一切,将何宛儿送上了霍晟睿的床!所以,唐雨真不停地摇着头,念到:“不会的,不是这样的,睿哥哥,你在骗我!”

    而唐雨泽在经过了最初的惊讶之后,还是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唐雨泽本来就想不通,霍晟睿怎么会不介意何宛儿失了身,原来,何宛儿是*于他自己啊!

    唐昊天对于何宛儿和霍晟睿之间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他只关心这一切会不会给唐家带来不利,所以,喝止了唐雨真:“雨真,晟睿的话,你听清楚了吧?不要再乱说话了!”

    “不!爸,这肯定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费了这么大劲,才安排了那一切,怎么可能会这样?不可能的!不可能!”唐雨真实在是被霍晟睿说的话给弄疯了,居然把自己做的事情都抖了出来!

    顿时,唐昊天大吼一声:“你在说什么?饭可以多吃,话不要乱说!雨泽,把你妹妹带下去!”

    唐昊天想着,如今唐雨真说的这些话,明显现在已经是离傻不远了,不能再任由她在这里呆下去,不然下面不知道还会说什么!不然,唐昊天真的担心,唐家就要这样毁在这个丫头的手里了!

    唐雨泽得了唐昊天的指示,就立即拉着唐雨真,想要把她带离饭厅,何宛儿见状,自然不能让唐雨真就这样走了,就准备出言阻止,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唐雨真一边挣扎着唐雨泽的牵制,一边大声喊道:“不要,我不要走!我要听睿哥哥讲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肯定是骗我的,这不是真的!”

    何宛儿见状,看着霍晟睿会心一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她知道,唐雨真现在已经进入了癫狂,不需要他们在说什么,自己已经开始毫无理智地说出自己所做的事情!

    “雨泽,你还愣着干什么?还要任由你妹妹在这里疯言疯语吗?”唐昊天见唐雨真不但不肯走,还在那里继续胡言乱语,立即给唐雨泽施加压力,要他强行把唐雨真带走。

    可是,唐雨真却又接着喊道:“我不走,不走,那天晚上,颜默默明明跟我说,一切都安排好了的,她们还特意找了两个男人,是给何宛儿准备的,怎么会是睿哥哥?不可能,不可能,睿哥哥肯定是被何宛儿给骗了,何宛儿,你这个骗子,我要杀了你!”

    说着,就要往饭桌的另一边何宛儿坐的地方跑去,霍晟睿见状,就赶紧把何宛儿护在了怀里,不让唐雨真又碰到何宛儿的机会。

    不过,唐雨真还没跑到何宛儿身边,就被唐雨泽给追上了,唐雨泽一追上唐雨真,就拉着唐雨真的手,不顾一切地把她往客厅里带。

    因为刚刚唐雨真说的话,已经是交代了那晚的一切,唐雨泽也意识到了,要是再让她在这里呆下去,接下来的状况还真不知道会怎样!

    而霍晟睿和何宛儿,自始至终都是坐在那里,看着唐雨真的癫狂,看不出什么表情,也不出声。

    而苏蓉蓉则听着唐雨真的话,久久地没有回过神来,她不敢相信,自己那个单纯可爱的女儿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对她的亲姐姐!这到底是为什么?

    所以,她看向何宛儿,下意识地为唐雨真辩解:“宛儿,这其中肯定有误会,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雨真她只是个小孩子,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不会的,肯定不是她说的那样的。”

    何宛儿看着苏蓉蓉一脸焦急的样子,心中不住冷笑,这不,一到关键时候,苏蓉蓉还是更在乎唐雨真的吧!自己这个被她抛弃了的女儿,又算的了什么?平时装的再慈爱,也没用!

    一直搂着何宛儿的霍晟睿,听完苏蓉蓉的话,就把何宛儿搂得更紧了,他自然也是看出来了苏蓉蓉对唐雨真的维护,所以担心何宛儿还是会难受,就想用行动给她安慰!

    不过,何宛儿脸色倒没什么异样,先是对着霍晟睿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然后对着苏蓉蓉说道:“这事情,具体是怎样,我也不知道,毕竟,我那晚失去了意识,什么都不记得了,也许,唐雨真她说的是真的也不一定!”

    “苏阿姨,我看那晚的事情,还是让当事人来说比较可信。”霍晟睿这时却插话了。

    “当事人?晟睿,你是指谁?”苏蓉蓉先是问了霍晟睿,然后,又看着何宛儿,只是,苏蓉蓉想不通,何宛儿都听到唐雨真都说出那样的话了,却依然淡定如斯,仿佛这件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苏蓉蓉觉得自己真的看不懂何宛儿了,似乎,她再也不是那个在自己面前会表露真是情绪的何宛儿了!

    “她们应该已经到了。”霍晟睿代替何宛儿回答了苏蓉蓉的问题,然后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对里面说道:“把她们带进来吧!”

    挂了电话之后,就只见大门口首先是杨特助进来了,后面跟着四个人,其中一个是一个健壮的男子,另外三个,则是颜默默、艾佳文和蒋静静三人!

    杨特助带着四人走到了餐桌前,对着霍晟睿恭敬地说道:“霍总,人都带来了,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

    霍晟睿点头之后,杨特助立即就离开了,只剩下颜默默三人以及那名男子,都低着头站在那。

    唐昊天看着情形,也知道霍晟睿这是早就准备好了,要来他们家清算的!

    对于霍家,虽说唐昊天是忌惮,但是,他唐昊天也不是什么软蛋,霍晟睿又比他晚一辈,所以,唐昊天立即摆出一副长辈威严的样子,说道:“晟睿,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伯父,这不是苏阿姨想要看到的吗?她觉得雨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所以我就为她找了几个那天晚上在场的人,让苏阿姨能够好好问清楚情况啊!”唐昊天对于霍晟睿而言,那可是没有一点的杀伤力!

    然后,霍晟睿又对着苏蓉蓉说道:“苏阿姨,你想要知道什么,不如就问这几人吧,她们好像知道的还挺多的!”

    说完之后,就给何宛儿投去一个讨赏的眼神,询问着,她是否满意?

    而何宛儿看到颜默默三人还有旁边的那个男子,心里还真的惊讶了一下,她还真的不知道,霍晟睿竟然背着她,把颜默默三人都从老家给找过来了。

    于是,何宛儿低声问道:“这事,你之前也没和我说啊?”

    “那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我想,有了这四个人,你的计划会锦上添花的!”霍晟睿讨好的说道。

    事已至此,那晚的人都到齐,苏蓉蓉也确实想弄清楚整件事是怎么回事,因为,她怎么也不肯相信,这事情,唐雨真有份!

    而唐昊天却早已经看明白了整件事情,也知道了唐雨真刚刚说的都是真的,所以想用眼神制止苏蓉蓉,让她不要真的去跟这四个人说什么,想办法把这四人赶出去!

    但是,苏蓉蓉却像是没有看到唐昊天的示意一样,对着颜默默问道:“颜同学,那天晚上的事情,你知道什么?”

    唐昊天虽然懊恼苏蓉蓉的执迷不悟,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他也很难再阻止了,只能在心中想着,如何保住唐家!

    “我--我都知道。”颜默默本来想否认,但是看着坐在那里的霍晟睿,想起杨特助对她的警告,还是老老实实地跟苏蓉蓉交代了实情。

    “你都知道?那你都知道什么?”苏蓉蓉又接着拷问,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颜默默,想要看出她说的是不是实话!

    颜默默想了想,还是说道:“那晚的事,是我和唐雨真谋划的,就是在包房里让何宛儿喝下放下药的饮料,然后安排了两个男人在外面堵着何宛儿,目的就是要让何宛儿被人糟蹋了,那样,她就不能再跟唐雨真抢霍晟睿了!”

    “是吗?那既然是这样,这件事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你为什么会参与这件事?”苏蓉蓉听着颜默默的话,虽说从她的脸上看不出她在撒谎,但是她的话中,还是有漏洞的!

    “因为,我想取代何宛儿,成为实验室的助手,而唐雨真就许诺了我,只要我能帮她完成这件事,她就会帮我达成所愿!”颜默默面对苏蓉蓉的质疑,毫不犹豫地说出了真相,因为,既然她已经被霍晟睿给捉住了,她不就想唐雨真能够置身事外!

    “可是,颜同学,雨真她根本就没有跟我说过要你去当实验室助手的事情,而且,她还跟我说,这一切都是你的主意!如果你们是一起的,她怎么会这样做?”颜默默的理由,苏蓉蓉却更加不相信了,因为,若是唐雨真真的跟她们合谋了,怎么会向自己告发颜默默呢?

    “我就知道那个唐雨真不可信,所以,在与她密谋这些事的时候,我录了音,不信,你们都可以听听!”苏蓉蓉的话,让颜默默对唐雨真最后的一点期望破灭了,本来颜默默还以为,自己回家之后,等不了多久,肯定就能听到好消息了。

    可是,回去等了那么久,也没有等到唐雨真的电话,打唐雨真的电话,也从来是不接听,颜默默虽然担心事情有变,不过还是想着等到开学回了B市再说,哪知,霍晟睿的人却找到她家去了!

    而现在,颜默默却从苏蓉蓉的嘴里知道,唐雨真早就出尔反尔了,而且还想把这一切推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她也豁出去了,拿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牌!

    本来,颜默默是想用这个威胁唐雨真救她的,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那么自己逃不掉,她唐雨真也别想跑!

    “好了!蓉蓉,不要再说了!”这时,一直不出声的唐昊天却突然大吼一声,怒视着苏蓉蓉。

    霍晟睿和何宛儿则像两个没事人一般,坐在那看着这狗咬狗的好戏!

    何宛儿对现在的情况非常的满意,没想到,颜默默居然有录音,那她掌握的证据就更加的充分了!

    而且,看着唐家现在的样子,恐怕接下来,不用她和霍晟睿做什么,唐家就要四分五裂了!

    “昊天,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也以为,这事情是雨真做的吗?我们的女儿,她就是个单纯的孩子,你难道还不了解吗?”苏蓉蓉转向唐昊天,看着一向对自己宠爱有加的唐昊天,此刻不但不站在自己这一边,为他们的女儿讨回清白,却是那样生气地看着自己,让自己不要在说话!苏蓉蓉觉得自己好委屈。

    其实,这个时候,苏蓉蓉心里也知道了,这事情,唐雨真是真的有参与,甚至还是主谋,只是,她真的不想相信这个事实!

    她这一生就两个女儿,可是这两个女儿却出现了这样手足相残的事,现在,一个已经视她为仇人,另一个,已经疯疯傻傻的也不知是否还能好,就算是好了,恐怕霍晟睿也不会放过她的!

    甚至自己的丈夫,也因为害怕霍晟睿的报复,怕唐家受到牵连,而对自己大吼出声!

    想到这,苏蓉蓉突然跑到何宛儿的身边,说道:“宛儿,妈妈求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去打扰你的生活,不该想当然地把你带回唐家的,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雨真,不要怪唐家好吗?”

    霍晟睿看着又一个陷入疯狂的人,生怕她会对何宛儿造成伤害,赶紧把何宛儿护得更紧了,同时站了起来,对着唐昊天说道:“唐伯父,我看苏阿姨的情况不太对,我和宛儿就先离开了!”

    然后,就看向何宛儿,询问她的意思,何宛儿点了点头,算是同意,毕竟事情的真相已然大白,而唐家现在也很难在平静了,后面的事,何宛儿知道霍晟睿会安排好的,她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霍晟睿一的何宛儿同意,就赶紧带着何宛儿往门那里走,苏蓉蓉一见何宛儿要走,立即跟在后面哭诉着,但是霍晟睿步子飞快,又一直把何宛儿护得严严实实的,所以苏蓉蓉没有碰到何宛儿一丝一毫!

    出了唐家的门之后,霍晟睿跟外面车里的杨特助交代了一番之后,就带着何宛儿上车,然后一踩油门,绝尘而去了。

    苏蓉蓉看着转眼工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车,双腿一软,就那样倒在了地上,呼呼地冷风刮在她的身上,苏蓉蓉都没有丝毫的感觉。

    直到,将唐雨真锁在了她的房里,然后才赶出来的唐雨泽追了出来,把苏蓉蓉扶了回去,杨特助已经按照霍晟睿的吩咐,把颜默默等人又带走了,所以唐宅里,就只剩下了唐昊天、唐雨泽和苏蓉蓉三人。

    唐昊天看着已经毫无意识的苏蓉蓉,就对唐雨泽说道:“雨泽,你妈和雨真的事,你就先不要管了,有家里的佣人看着,应该没问题!你还是先去公司那边注意着,我还是担心,霍晟睿会对唐朝集团下手!”

    “是啊,爸,我现在也摸不准晟睿的态度,不过,我们确实是要小心为上!”唐昊天的忧虑,唐雨泽完全能够理解。

    “那雨泽,你赶紧去忙吧,我陪陪你妈!”唐昊天见唐雨泽知道了自己的意思,就让他赶紧去着手做,而他还是想跟苏蓉蓉说几句话。

    唐雨泽点点头,就离开了,唐昊天就坐到了苏蓉蓉的旁边,把苏蓉蓉搂在了怀里,温情地说道:“蓉蓉,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毕竟这么多年来,你就是围着孩子转,现在孩子出了这样的事,你承受不住也是正常的。”

    在唐昊天的怀里,苏蓉蓉似乎是感觉到了温暖,意识又回复了些,楠楠地说道:“昊天,我难受啊,你知道吗?我真的怎么也不敢相信,雨真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不敢相信啊!她可是我们俩唯一的骨肉啊!”

    “是,我知道,蓉蓉,你的感受,我都明白,雨真那孩子,我不也是从小就捧在手里疼着爱着,哪知,她确实如此的糊涂,我恐怕是保不住她了!”苏蓉蓉的话,也惹得唐昊天开始想起了唐雨真小时候可爱的样子,他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又何尝是不爱啊!

    可是,现在她闯了这么大的祸,甚至祸及整个唐朝集团,他再也没办法像小时候她犯了错一样,事事护着她了!

    “保不住?昊天,你说保不住?到底是什么意思?”苏蓉蓉却只注意到了唐昊天最后的一句话。

    “蓉蓉,我怕,霍晟睿对这件事,不会轻易罢手的,恐怕,他会报复唐家,我不能因为雨真一个人的错,毁了整个唐朝集团啊!”在唐昊天的心里,唐雨真虽然重要,但是却远远没有唐朝集团重要,更何况,他还有唐雨泽这个儿子不是吗?可是唐朝集团,却是唯一的!

    “所以,你要牺牲掉雨真是吗?不!我不会同意的,雨真她还是个孩子,她的人生还没开始,不能就这么毁了,要是真要人去为宛儿赔罪,那我去,我去啊!”苏蓉蓉一听说唐昊天要放弃唐雨真,立即为她说情,甚至,愿意自己去为唐雨真赎罪!

    唐昊天看着爱女心切的苏蓉蓉,只得叹了一口气,说道:“蓉蓉,但凡有一点点可能,我也会保住我们的女儿的,你先别急,等等看吧,说不定霍晟睿也不会做出这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事!”

    “嗯,我明天再去求求宛儿,昊天,你可以一定不能急这样放弃我们的女儿啊!”苏蓉蓉听出了唐昊天话里的意思,一切还是要看何宛儿和霍晟睿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所以她决定,一定要再去求何宛儿。

    --

    霍晟睿跟何宛儿回到公寓的时候,才刚进门,霍晟睿就接到了杨特助的来电,跟霍晟睿报告,一切都已经处理好了,颜默默四人至少会在监狱里呆个十年八年的。并且说,颜默默的录音,她也已经拿到手了,随时可以交给霍晟睿。

    霍晟睿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何宛儿,何宛儿听了之后,自然也是非常的高兴,说道:“我真没想到,你居然都把那些人都找到了,我本来的计划还是,让唐昊天去找那几人呢,这下,倒是省了他们的功夫!”

    “因为,我想让宛儿的戏看得更过瘾一点啊,而且,有些事情,我也不喜欢等着别人去动手,还是自己做起来放心,而且,我也想把这些事都处理好了,然后安心地和你过年!开始崭新的一年,不再去纠结于往事!”霍晟睿搂着何宛儿,一脸的运筹帷幄,说到后面,则是对和何宛儿在一起的未来的憧憬!

    霍晟睿的话,又一次打动了何宛儿,她也深情回应道:“是啊,崭新的开始!以后的日子,有你陪着,我再也不孤单了!”

    然后,两人就这样静静相拥着,看着窗外的灯火,心中都是甜蜜万分,直到,何宛儿的肚子又咕咕地响了一声。

    霍晟睿笑道:“怎么,又饿啦?”

    “笑什么啊?刚刚又没吃东西,当然饿啦!”何宛儿被霍晟睿笑话,虽然觉得有些糗,不过还是不肯认输地顶了回去。

    霍晟睿看着何宛儿又是那小俏皮的样子,知道刚刚在唐家的事,她确实是不在乎了,就说道:“那看来,我又要去给某只小猪做饭吃咯!”

    “你说谁是猪呢?说谁呢?”何宛儿立即不肯认输地跟霍晟睿争论了起来。

    “谁答应就是说谁咯!”霍晟睿说完,就赶紧松开何宛儿,往厨房跑去,而何宛儿自然追了上去。

    何宛儿追到厨房之后,却被霍晟睿给偷袭了,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说道:“被我抓住了吧!”

    “你个坏蛋,坏蛋,放开我!”何宛儿没想到,霍晟睿居然跟她玩起了这一套。

    “不放,就不放,宛儿,其实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颜默默她们送进监狱,而不让我直接教训她们几个呢?”霍晟睿紧抱着何宛儿不肯松手,同时问出了自己心中一直疑虑的问题。

    何宛儿见霍晟睿问起了自己正事,也就不再闹,认真地答道:“她们做的事,本来就是违法的,我不过是用正当的手法处理了她们!不想让你动手,是因为为那些人劳你大动干戈,没必要!而且,她们虽然想害我,但最终,不也是成全了我们吗?更何况,她们都是和我一般大的女孩子,本是最好的年华,在学校里念书,我虽然很她们,但是现在看着她们被迫退学,辛苦考上的大学化为泡影,还要监狱里呆了那么久,又有了案底,即使是以后出狱了,在这社会上怕也是举步维艰,她们受到这样的教训,我觉得也够了!而且,这样我也比较心安,不会觉得自己是凭借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惩治了她们!”

    何宛儿说完之后,脸上是一片坦然,显然,心里这样的安宁,对她而言是非常的重要。

    所以,霍晟睿也就点了点头,说道:“宛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管怎么样,只要你觉得高兴就好!这次,就这样,要是以后还有人敢欺负你,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对了,那宛儿,唐家那边,你是怎么想的?要不要我采取什么行动?”

    “其实,对于颜默默,我可以原谅,但是唐家,我真的没办法原谅!因为,颜默默对我,也就是因为嫉妒和误会,而且,她最终其实也没有害到我,反而自食其果了!但是唐家则不一样,我的爸爸真的是因为他们,才会死掉的!而且,唐雨真其实还算是我的妹妹,却因为这莫须有的事情,如此的算计我,我是决计不能原谅的!”何宛儿说到唐家的时候,表情明显地激动了起来,跟说起颜默默几人时的平静完全不一样,霍晟睿也就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所以,霍晟睿就又搂紧了何宛儿,嗓音轻柔却又不失坚定的说道:“宛儿,你放心,你心中的纠结与痛苦,我肯定会加倍地加诸于那些人身上的!”

    --

    第二天一早,霍晟睿就去公司了,而何宛儿自是仍然呆在暖暖的被窝里,不想起床,但是,她的手机却是一阵阵地响了起来,何宛儿本不想接,可是手机响个不停,无奈,何宛儿只好移到了靠近床头柜的地方,拿起了手机一看,居然是苏蓉蓉的电话!

    何宛儿看着这号码,想了半天,还是接起来了,问道:“什么事?”

    “宛儿,你现在在哪里?我想见见你,可以吗?”苏蓉蓉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自从昨晚打定主要要来何宛儿这里说情之后,她就一直等着天亮,可是,好不容易天亮了,却发现她压根就不知道何宛儿现在在哪里!

    虽然知道何宛儿是跟霍晟睿住在一起的,但是,就是连唐雨泽,也不知道霍晟睿的房子究竟在哪里,他们也只知道霍晟睿的爸爸妈妈的别墅,但是很显然,霍晟睿应该还没有带何宛儿去见他爸妈,不然,唐昊天这边不会一点消息都查不到的。

    苏蓉蓉想了种种办法都没有用,最后还是只能打电话给何宛儿,希望她能告诉自己地址。

    “你有什么对我说的,就在电话里说吧。”何宛儿现在也像霍晟睿一样,不想有别的人踏进这个屋子。

    “那,那好吧,宛儿,妈妈求求你,你能不能不要怪雨真,她就是个小孩子,不懂事的,就是一时糊涂啊!”苏蓉蓉想了想,若是何宛儿不愿意见自己,她就是知道了何宛儿在哪里也是没用的,所以想着还是趁何宛儿还愿意接自己的电话,赶紧帮唐雨真说说情吧!

    “小孩子?她已经满十六岁了,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再说了,她那样算计我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个孩子?如果是这个事情的话,就不用多说了!挂了!”何宛儿听着苏蓉蓉那处处掩护这唐雨真的话,真的是听不下去了,她讨厌死了苏蓉蓉那慈母的样子。

    苏蓉蓉还想辩解,可是何宛儿已然挂掉了电话,苏蓉蓉就接着打了几遍,可是却一点用都没有,这下,苏蓉蓉真的感觉自己被逼到绝路了!

    所以,也就不再打电话了,而是走到了楼上唐雨真的房间,看着已经恢复意识,也知道了事情严重性的唐雨真,牵着她的手,坐到了床上,说道:“真真,你真是糊涂啊,怎么就做出那样的事情呢?”

    “妈,我怎么糊涂了?何宛儿那个狐媚子,就知道勾引人,我早就说过她会跟我抢睿哥哥的,是你一直不信我说的,非要把她带到家里来的!”唐雨真虽然接受了事实,也知道自己闯祸了,但是,还是嘴硬,不肯承认自己做错了,还把这一切推到了苏蓉蓉的身上。

    苏蓉蓉看着唐雨真还是执迷不悟的样子,心痛至极,声音中已然出现了颤抖:“是,是,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想着要去认宛儿,是我的错,也许,我当年就不该跟你爸爸回来,那样,就不会有你,也不会出现现在这样姐妹相残的事情了!都是我的错!”

    “妈,我现在,也真的希望自己不曾来到这个世界上!”唐雨真受了极大的打击,此刻真的是万念俱灰了。仿佛霍晟睿跟了何宛儿,她的认识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苏蓉蓉看着唐雨真那颓废的样子,突然说道:“雨真,你听妈妈的话,妈妈带你离开唐家好不好?我们不要拖累了你爸爸和哥哥,还有整个唐家,好不好?”

    “离开家?妈,你是什么意思?”唐雨真虽然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变得很严重了,但是,她并不认为这会影响到唐家,就以为不过是会被爸爸教训而已。

    “你妈的意思,就是,你不能再做唐家的女儿了!”唐昊天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引得苏蓉蓉和唐雨真都看向他。

    苏蓉蓉一听唐昊天把话说的这么直白,想要劝一下唐昊天:“昊天,真真她还是个孩子,你别把话说成这样,我只是想带她出去避避风头!”

    “蓉蓉,你这样护着她,她永远都不会懂事,不会长大的。”唐昊天却不认同苏蓉蓉的说法,然后转向唐雨真说道:“雨真,这次的事情,真的已经非常的严重了,我刚刚接到你哥哥的电话,霍晟睿已经开始在收购唐朝集团的股票了,要是我们这里出一点差错,唐家集团就要改姓了!”

    苏蓉蓉被惊到了,她没想到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就出现了这样大的变故,立即问道:“昊天,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么大的事,我有必要骗你吗?所以,现在,你赶紧把雨真带离唐家,然后我再跟雨泽去霍氏找霍晟睿谈谈。”唐昊天直接堵住了苏蓉蓉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

    “爸,妈,你们在说什么?我不要,不要离开家!”唐雨真这会儿也是听出唐昊天的意思了,这是要把她赶出家门啊!

    “由不得你不同意,蓉蓉,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先去公司了!”唐昊天却不想再看着唐雨真哭哭啼啼的样子,怕自己还是会于心不忍,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唐雨真的房间。

    唐雨真一看唐昊天走了,知道事情再没有转寰的余地了,就赶紧抱着苏蓉蓉哭道:“我不走,妈,我不要走!”

    “雨真,听话,为了你爸爸的心血,为了唐家,你就暂时先委屈一下好吗?等这风头一过,我就会把你接回来的!”苏蓉蓉虽然也很舍不得唐雨真,但是也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候,只能这样做了,不过,她心中认为这只是一个权宜之计,等到何宛儿的气消了,她就会把唐雨真接回来的。

    “是吗?妈,我还能回来的,是吗?”唐雨真听到苏蓉蓉说只是去避避风头,这才止住了哭声,确认道。

    苏蓉蓉肯定地点点头,答道:“是的,雨真,你相信妈,妈一定会找机会接你回来的!”

    唐雨真得到了苏蓉蓉的保证之后,才放下了心,开始不情不愿地收拾着衣服,苏蓉蓉在这时间,已经让人找好了一个小区的房子,准备把唐雨真送到那里去避难。

    很快,苏蓉蓉就带着唐雨真到了她准备的房子里,唐雨真一进去,立即大叫了起来:“妈!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这么小,这么破?”

    其实,这房子是个一室户,装修的也还可以,唐雨真一个人住是足够了的,但是这屋子跟唐家那豪宅比起来,确实是差了太多,也难怪唐雨真会大吼出声了!

    “雨真,这个地方算不错了,妈妈不敢把你住的地方弄得太好,这要是被霍晟睿知道了,怕还是不会罢手的,你就为了大家的安宁,先委屈一下好吗?”苏蓉蓉看着唐雨真那吃不得一点苦的样子只得苦口婆心地劝着。

    唐雨真还是闷闷不乐,苏蓉蓉知道她一时也很难适应过来,可是也没办法,只能尽力地帮她收拾着,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傍晚!

    这时,唐昊天打电话来了,说是有要事,要苏蓉蓉赶紧赶回去一趟!

    苏蓉蓉本来想的是今晚先在这里陪唐雨真一晚的,可是听着唐昊天那非常着急的语气,还是决定先回去一趟。

    唐雨真一听苏蓉蓉要把她一个人留在这个小屋子里,自然是不干,哭着闹着要苏蓉蓉带她回家,可是,苏蓉蓉也只能狠了狠心,扒开了唐雨真的拉着自己的手,一个人出了门。

    苏蓉蓉回了唐家之后,就看到唐昊天和唐雨泽都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脸色都不好,苏蓉蓉一看就能猜到,肯定是公司那边的事情不乐观了!

    于是,苏蓉蓉就赶紧走到唐昊天的旁边,坐了下来,问道:“昊天,公司那边怎么样?有什么急事啊?”

    唐昊天看了看苏蓉蓉,却是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苏蓉蓉就看向唐雨泽,唐雨泽才解释道:“妈,今天股市一开盘,晟睿就大肆地收购我们的股票,我几次打电话给他,他都不接听,去公司找他,也是避而不见,到收盘的时候,就只差一个百分点,他所持有的股票就要超过我们的了!”

    “什么?他的动作居然如此的迅速?他这是,这是要置我们唐家于死地吗?”尽管苏蓉蓉不涉及公司的事物,也能听出这其中的严重性。

    这时,一直沉默的唐昊天突然说话了:“我更担心的是,他现在会联系其他几个比较大的股东,那到明天的时候,董事会恐怕真的是要易主了!”

    “怎么会?那几个股东都是跟着我们唐家一路拼搏过来的,不会这么轻易地就背离我们吧?”苏蓉蓉一听这雪上加霜的消息,立即又开始了侥幸的想法!

    “妈,霍家的势力,你也是知道的,他们就算是跟我们又再深的感情,也是要自保为主啊!”唐雨泽看着苏蓉蓉还是抱有幻想,就直接给她说破了事实的残酷!

    “那,那我们还能怎么办?只能这样坐以待毙吗?”苏蓉蓉心中的侥幸全然被浇灭,一时之间,再也没有了主意!

    “事情到现在这个样子,只能希望霍晟睿能够自己收手,放我们唐家一马,不然,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唐昊天若不是被逼到了绝路,也是绝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的。

    一听唐昊天的话,苏蓉蓉立即说道:“那我再打电话给宛儿,让她劝劝霍晟睿,霍晟睿肯定是听宛儿的,肯定的!”

    而这也真是唐昊天急着把苏蓉蓉喊回来的原因,最后一条路就是只有让苏蓉蓉出面,去求何宛儿,让霍晟睿收手!

    “对,蓉蓉,为今之计,也只有这一条路了,你跟何宛儿讲的时候,不要再为雨真辩解了,这样只会让她更加的不高兴,你就告诉她,我们已经把雨真给赶出唐家了,不会再认她这个女儿了!这样兴许何宛儿的心里舒畅了,可能会放过我唐朝一把了!”唐昊天在苏蓉蓉准备打电话的时候,还是先叮嘱了一番,他已经准备牺牲掉唐雨真,只为换回唐朝!

    “昊天,你真的,真的不会再要雨真了吗?”苏蓉蓉听着唐昊天再说出不会再认唐雨真为女儿的语气,真的被其中的无情给吓到了,所以停止了拨号的动作,像唐昊天求证着!

    唐昊天心里想的是,只要霍晟睿会放过唐朝这一次,恐怕以后他真的就不能明目张胆地让唐雨真再顶着唐家大小姐的身份了,毕竟,这种事情,肯定是瞒不过霍晟睿的。

    但是,为了安抚爱女心切的苏蓉蓉,让她先好好跟何宛儿求情,唐昊天还是对苏蓉蓉说道:“蓉蓉,我说了好几遍了,这只是权宜之计,等风头过了,会把雨真接回来的!”

    唐昊天只是说会把唐雨真接回来,并没有说给她什么样的身份!

    但是,苏蓉蓉自然是往自己想要的方向理解,得到了唐昊天的保证之后,苏蓉蓉立即拨通了何宛儿的电话,只是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

    此时何宛儿就是他们唐家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苏蓉蓉自然是继续不停地打着。

    而何宛儿这个时候,正在吃着霍晟睿给她做的晚餐,听着霍晟睿给她讲着今天发生的事,当何宛儿听到霍晟睿说,到明天一早,唐朝集团就是他的了的时候,何宛儿惊得忘了吃饭,问道:“真的吗?才一天的时间,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转变?”

    “宛儿,你现在是不是很佩服我啊?我今天一大早起来,就是筹划这个事了,就是为了晚上回来的时候,能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开心吧?”霍晟睿看着何宛儿不敢置信的眼神,得意的说道。

    果然,何宛儿一听完,原本的吃惊变成了崇拜,拉着霍晟睿的手臂说道:“真的,你真的是好厉害啊!那唐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应该是急成一锅粥了,这会儿,应该再想着办法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过一会儿,苏蓉蓉就该给你打电话了!”霍晟睿看着何宛儿难得的对自己崇拜的眼神,很是受用!

    霍晟睿的话一落音,何宛儿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还真就是苏蓉蓉的,霍晟睿立即向何宛儿投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而何宛儿则焦急地问道:“那这个电话,我接不接?”

    “这个看你,你要是想我把这件事做到底,给他们真真的教训,那你就别接了,要是觉得这样吓了吓他们,就够了,那就接吧!”霍晟睿做这些事本也就是为了何宛儿,此时,自然也是让何宛儿自己拿主意的!

    “那我就不接了!”何宛儿听完霍晟睿的话,坚定的说道!

    “那,宛儿,我们赶紧吃完饭,然后早点睡觉好不好?”霍晟睿见何宛儿已经做出了决定,自然是无条件的支持。

    “嗯!”何宛儿答应了一声之后,看着不停响着的手机,直接按下了关机键,朝霍晟睿说道:“吵着难受!”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第二天一早,何宛儿正睡得香,就被霍晟睿给喊醒了,说是要带她去见识重要的一幕!

    何宛儿想起霍晟睿昨晚给她说的话,也就知道霍晟睿是想带她去干嘛了,于是,就赶紧起床洗漱,然后,跟着霍晟睿一起,来到了唐朝集团的办公大楼!

    何宛儿看着眼前这栋高大的建筑,不得不承认霍晟睿的势力真的是非常的大,这么大的一个集团,就在一天之间,到了他的手里!

    霍晟睿看着何宛儿望着大楼出神的表情,就说道:“宛儿,这栋楼你觉得怎么样?从今天开始,它就都是你的了!”

    “我的?你是什么意思啊?”何宛儿的思绪一下子被霍晟睿的话给拉了回来!

    “就是,昨天收购股票的时候,我都是以你的名义收购的!所以,等会儿开完了股东大会,唐朝集团以及这栋楼都是你的了!”霍晟睿直到现在,才肯告诉何宛儿自己做的事!

    “什么?你这样,这样怎么行啊?我又不会经营公司!”何宛儿一听霍晟睿居然送给自己如此不可估量的财产,立即是下意识的拒绝!

    霍晟睿揉着何宛儿的头发,笑了笑,宠溺地说道:“放心,不会现在就让你当董事长的!我会帮你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等你有能力了,再交给你,好不好?”

    “不行,不行,这实在是太贵重了,我,我不能要!”何宛儿还是觉得不妥,她虽然是已经接受霍晟睿了,但是接受霍晟睿如此大的礼,她还是真觉得不合适!

    “这,先上去吧,先顺利开完股东大会,把唐朝拿下再说!”霍晟睿却也不跟何宛儿争论,直接揽着何宛儿的腰,往大楼里走去。

    霍晟睿带着何宛儿走近会议室的时候,其他的股东都已经到齐了,当然,也包括唐昊天和唐雨泽,而唐昊天还是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

    霍晟睿和何宛儿进来之后,唐昊天还是强装镇定地说道:“晟睿,今天是我们唐朝的股东大会,你这是?”

    “我知道这是唐朝的股东大会啊,我也是来参会的,而且,我现在也是唐朝的股东了,所持的股份,还是一个不小的数字!”霍晟睿昨天就已经做好了唐昊天撕破脸面的决定,此刻自然也是不会再有退缩。

    说话间,他已经搂着何宛儿坐到了旁边的位置上。

    唐昊天早就知道霍晟睿拥有了唐朝不少的股份,而且估计这会儿,已经超过他们唐家所持有的了!

    刚刚只不过是不想让霍晟睿太过张狂,这会儿,看着霍晟睿也只是随意地坐在旁边的位置上,虽然是给了他些面子,但唐昊天还是质问道:“既然是来开会的,为什么带着不相干的人进来?难道你不知道股东大会是只有股东才能参加的吗?”

    “唐伯父,我可没有带不相干的人进来呢,我手上的股份认购书,最终的持有者,可正是我旁边的何宛儿!而且,她现在所持有的股份,可不比唐伯父你的少!”霍晟睿自然是不让何宛儿受到任何的排挤,立即举起了自己带来的文件,出言维护!

    接着,霍晟睿又朝着在坐的股东说道:“所以,我决定要重新进行选举,选出新的董事长!”

    “你!”唐昊天被这个消息真的是气到了,若说之前霍晟睿收购了唐朝的股票,他心里虽然是知道唐朝要易主了,但是想到打败他的人是霍晟睿,倒也不觉得掉了身份!

    可是现在,霍晟睿居然告诉他,这唐朝以后就是何宛儿的了,这叫他如何能接受?

    可是,在坐的各位股东都纷纷赞同了霍晟睿的意见,毕竟,在坐的人,都是不敢得罪霍晟睿的!

    一番选举下来,何宛儿自然而然地被选为了新的董事长,何宛儿看着这情况的变化,看着霍晟睿,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而霍晟睿则向何宛儿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对着仍然坐在主位上的唐昊天说道:“唐伯父,您的位子,是不是该让给宛儿了?”

    “晟睿,你别太过分!”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唐雨泽终于忍不住说话了,虽然他和霍晟睿一直以来交情都不错,但是现在霍晟睿居然如此不顾两家的交情要这样对待唐家,还要当着这么多董事的面让自己的父亲下不来台,唐雨泽自然是再也忍不住了!

    霍晟睿看向唐雨泽,对于唐雨泽,其实霍晟睿的心里还是有几分情分的,正在思考着要不要给唐雨泽一个面子的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身影直接冲了进来,冲到唐昊天的身边,拉着他说道:“昊天,昊天,快点,出事了,雨真,雨真她--”

    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竟是苏蓉蓉!

    何宛儿看了霍晟睿一眼,询问着他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霍晟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情。

    尽管苏蓉蓉突然闯进来是非常的不礼貌,但是唐昊天却有点庆幸了,不然,他就这样当众被霍晟睿赶下来台,那他这几十年的面子,都丢尽了!

    不过,唐昊天还是故作威严地问道:“蓉蓉,你怎么了?这么失态?这是会议室,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昊天,昊天,你快去啊,去救救雨真,她,她出事了!”苏蓉蓉已经是泣不成声,进来这么久了,也没把事情讲清楚!

    “雨真,雨真她出什么事了?你先把话讲清楚!”唐昊天看着苏蓉蓉的样子,估计唐雨真出的真不是小事,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他还是在乎的,所以立即的问道。

    “她,她好惨哪,我们,我们快去看她!”苏蓉蓉却是一直哭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霍晟睿突然说道:“今天的股东大会,新的董事长也都选好了,各位董事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看就散了吧,唐伯父家,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其他的股东见霍晟睿都发了话,自然是纷纷表示无事,然后都走了,剩下唐家三人和霍晟睿及何宛儿二人。

    唐雨泽见状,就赶紧说道:“爸,我们还是赶紧去看看吧。”

    于是,唐雨泽就带着唐昊天与苏蓉蓉往唐雨真住的地方赶去,而霍晟睿看了看何宛儿,也开车跟在了他们后面!

    到了唐雨真的房间时,唐昊天和苏蓉蓉率先进去了,唐雨泽则在后面,看着也跟来了的霍晟睿和何宛儿,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一进屋,就只见唐雨真一人坐在那里,眼睛呆滞,喃喃自语,身上的衣服被撕成了几块,头发也是乱糟糟的,露出来的肌肤里,还有许多的痕迹,进来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

    唐昊天看着唐雨真的惨状,立即质问苏蓉蓉:“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雨真她怎么会这样?是哪个畜生干的?”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啊,雨真昨晚打电话跟我说,说她要回家,我没让,她就说自己回来,后来也没见她回家,打电话也打不通,我以为是她赌气,不理我,所以才在早上来看她,哪知,就看见她成了这个样子啊!”苏蓉蓉被唐昊天一吼,理智恢复了些,赶紧说着自己知道的。

    “我早上来的时候,门也没关,雨真就在走廊里,是我把她给抱进来的,雨真她,真的好可怜!呜呜!”苏蓉蓉接着说着自己早上到这里的情景。

    霍晟睿看了看那走廊,难怪自己刚进来的时候,看到好像有些血迹,原来是唐雨真的。

    “妈!你怎么把真真放在这样一个连门禁都没有的小区?”唐雨泽听着苏蓉蓉说的,也大概是明白怎么回事了,肯定是昨晚唐雨真想要一个人回唐家,却在走廊里被不怀好意的人给--

    “是我的错,我的错啊!”面对唐雨泽的指责,苏蓉蓉自然是后悔不跌,她万万没想到,这小区,居然是这么的不安全!

    唐雨泽又走进了唐雨真,碰了碰她的脸,被上面的冰凉给吓到了,立即说道:“爸,雨真她浑身冰凉,得赶紧送医院,不然,我怕会--”

    “你,你!就知道哭,都不知道叫救护车!”唐昊天也摸了一下唐雨真,知道情况紧急,忍不住就抱怨起苏蓉蓉!

    想着唐雨真昨晚肯定就那样在走廊里过了一夜,这大冬天的,人真的会冻死的!

    所以,唐雨泽就赶紧拿起电话,打起了120。

    何宛儿看着一声狼狈毫无意识的唐雨真,还有痛苦不已的苏蓉蓉和唐昊天等人,扯了扯霍晟睿的袖子,说道:“我们走吧!”

    霍晟睿知道何宛儿对这种场面,一向是没有什么抵抗力,就答应了声,然后搂着何宛儿,转身离开了唐雨真的小屋。

    到了楼下的车上,何宛儿突然说道:“我们是不是做的太绝了?唐雨真变成那个样子,是不是我害的?”

    霍晟睿见何宛儿一脸自责,就把她搂在了怀里,说道:“宛儿,这不是你的错,这是唐雨真罪有应得,她当初害你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会有多痛苦?只不过宛儿你人好,心地善良,老天眷顾你,才会在那天让我救了你,不然,唐雨真现在的样子,说不定就是当初你的样子,所以,宛儿,你真的不用内疚什么!”

    何宛儿听了霍晟睿的话,觉得他讲的确实很有道理,唐雨真的事情,不是她去做的,是唐雨真自己的报应。

    所以,何宛儿点了点头,说道:“我真的很幸运!不过,睿,我想和唐家的恩怨,就到此为止了,唐雨真受到了这样的惩罚,我对她已经没有恨了!而苏蓉蓉,估计她一辈子都会活在对唐雨真和唐家的自责了,这样的惩罚,已经够了!”

    “好,都听宛儿你的,只要宛儿你心里想开了,舒服了,就好!”霍晟睿做这些,本就是为了何宛儿,既然现在何宛儿已经觉得可以了,他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做什么了!

    “好,那我们回家吧!”何宛儿此刻,只是回到和霍晟睿的小屋!

    “好!”霍晟睿看着何宛儿乖乖的样子,在看着一片明朗的天空,心情也是一片大好!

    --

    日子过得很快,就到了除夕夜,虽说霍晟睿有提出让何宛儿去见他的父母,但是都被何宛儿拒绝了,一直说她没有准备好!

    无奈,霍晟睿只好跟父母找了个理由,留在小屋跟何宛儿一起过年!

    除夕夜,照旧,又是霍晟睿下厨,做了满满的一桌子菜,吃完之后,两人就把沙发搬到落地窗旁边,看着城市里放烟火!

    那一刻,何宛儿真的感觉到好幸福,所以,她情不自禁地说道:“睿,这个年,我真的过的好开心,本来我以为,爸爸没了,这个除夕,肯定是非常难熬的一晚,却没想到有了你,我又能如此的快乐!”

    “宛儿,以后,每个除夕,我都会和你一起过的!”霍晟睿搂着何宛儿,对着满窗的烟火,许诺着誓言!

    “嗯!”何宛儿也高兴地答应!

    “不过,宛儿,明年过年的时候,去我家和我爸爸妈妈一起过,好不好?”霍晟睿见何宛儿此时高兴,又提出了他一直没有得到何宛儿赞同的要求!

    “可是,我觉得自己还好小,见你父母会不会太早?”何宛儿还是很犹豫,她才大一,真的没有做好见公婆的准备。

    霍晟睿看着何宛儿那较真的样子,笑道:“又不是马上逼你结婚,你这么说,是不是心里其实已经在迫不及待地想嫁给我啊?”

    “才没有!不跟你说了!”何宛儿被霍晟睿说的不好意思了,就从霍晟睿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霍晟睿见状,立即跟了上去,把何宛儿打横抱起,直接往卧室里而去,嘴里说道:“那就不说话了,这么重要的日子,我们是该干点什么事情的!”

    “你个坏蛋,坏蛋,放我下来,快点!”何宛儿没料到霍晟睿的动作,可是听着霍晟睿的话,下意思地就要抵抗。

    “我会很快的,你别急啊!”霍晟睿却是故意曲解着何宛儿的意思,脚下的步子可是一下也没有停!

    第二天一早,何宛儿一睁眼,就听得霍晟睿说道:“宛儿,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何宛儿看着何宛儿精神奕奕的样子,有些害羞地答道。

    “今天是新的一年,也是宛儿你新的开始,从今天,你就把以前的那些不好的人和事,统统就忘掉,跟我在一起,每天都是开心的,好不好?”霍晟睿看着何宛儿的眼睛,跟她说着新年的祝福语!

    “嗯,新的开始,我会很开心的!”何宛儿被霍晟睿的祝福语给感动了,只能拼命地点着头答应!

    “我的新年愿望是,希望宛儿今年可以答应嫁给我!”霍晟睿看着何宛儿幸福的样子,也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希望能在这个温情的时候,何宛儿一冲动,就答应他了!

    可是刚想说不要,就突然一阵作呕,霍晟睿立即紧张地问道:“宛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吃坏肚子了?”

    何宛儿摇了摇头,说道:“不应该啊,我昨晚也没什么别的东西,肚子也不难受啊!”

    “那我们去看看医生吧!”霍晟睿自然是很担心何宛儿的身体,立即表示要带何宛儿去医院!

    但是,何宛儿却还是摇头,说道:“还是不要了,这大过年的,去医院多不好啊,而且你看,我现在不也没事了吗?可能刚刚就是恶心了一下吧。”

    霍晟睿看着何宛儿一下子确实又像是好了,就也没再关注这事,说道:“宛儿,肚子饿了吧,我起来给你准备早餐,好不好?”

    “嗯!”何宛儿对于霍晟睿弄得吃的,从来都是来者不拒。

    待到何宛儿洗漱好,走到霍晟睿准备好的餐桌旁,看着霍晟睿热的那些昨晚剩下的菜,可是一阵呕意,立即跑到卫生间,吐了起来。

    霍晟睿赶紧跟过去,拍着何宛儿的背,问道:“宛儿,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

    霍晟睿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立即兴奋地说道:“宛儿,你在这等等我,我去买个东西,马上就来!”

    何宛儿看着霍晟睿莫名兴奋的样子,刚想问,却只见霍晟睿已经一阵风的不见了,何宛儿只好自己坐回了餐桌,准备开始吃早餐,只是,吃了几口,又想吐,这时何宛儿也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何宛儿也没心思吃东西了,大概猜到了霍晟睿去买什么了,就坐在那里等着霍晟睿回来。

    霍晟睿回来的时候,果然是带着何宛儿猜到的东西,没等霍晟睿说,何宛儿就立即抢了过来,然后躲进了卫生间。

    许久,都没有出来,霍晟睿急了,就走到卫生间门口,问道:“宛儿,怎么样了?”

    却不见回应,霍晟睿担心何宛儿出了什么事,刚想撞门,门却开了,只看得何宛儿一脸诅丧地站在他面前,说道:“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每次都吃了药的!”

    霍晟睿听着何宛儿的话,赶紧拿过何宛儿手上的东西,一看,反应与何宛儿截然相反,兴奋地喊道:“我要当爸爸了!太好了!”

    “可是,我还在读书,不能生小孩的,不行,这个孩子不能要!”何宛儿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霍晟睿一听何宛儿的话,立即紧张地搂住何宛儿,说道:“不行!这个孩子一定得要,他是我们爱情的见证,而且,肯定就是那天晚上怀上的!一定得要!”

    何宛儿却否认道:“不行,不能要!”

    “一定得要!必须要!”霍晟睿也不肯让步!

    就这样,新的一年的第一天,两人就出现了分歧。

    但是,霍晟睿坚信,这个孩子肯定会生下来的,而何宛儿,也势必要在孩子出生之前嫁给她!

    接下来,他可要非常努力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羽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鸿并收藏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