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废柴女主要逆袭 > 第107章 钻心之痛

第107章 钻心之痛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西河越走越远的背影,红豆只觉得整个心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掏出了身体一般。大股的冷风,毫不留情的灌进身体里,充斥在心脏所在的位置,冰凉彻骨。

    待到完全看不见他的身影,红豆忽然感受到一道熟悉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杀气腾腾,没有一丁点的感情。

    红豆转过头,正对上雁足冷冰冰的脸孔。消失了许久的杀意,再一次自她双眸中涌出。甚至凛冽的杀意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直让红豆禁不住打了个寒蝉,从西河离去的难过中醒转过来。

    红豆讶异的看着雁足,完全不明白雁足为什么会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一切的改变,来得太过突兀,甚至让她完全没有时间去思考。

    良久,在红豆满以为雁足会动手的时候,雁足却是忽的开口道,“宁姑娘,你可知你今日所做之事,有足够的理由,能让我现在就杀了你。”

    杀我……即便你不说,单从你的眼神,我早已感觉到了你对我的杀意。想着昨日还相安无事,宛如朋友的雁足,转瞬之间的改变,红豆不由心中唏嘘不已。

    她虽心中很是感叹,但她一点也不怪雁足。毕竟,捉拿夜笙箫是雁足的职责,而自己却当着她的面放走了箫夜。她没有立即杀我,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为了夜笙箫,自己现下不仅得罪了雁足,甚至还……伤害了西河。红豆暗自自嘲的笑了笑,所谓的值或不值得,于她而言早已没了任何的意义。

    她叹了口气,抬眼看着雁足,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知道。我也能够理解。不过,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时间。待寻到火叶花之后,箫夜也好,夜笙箫也罢,不管他到底是谁,会逃到哪里,天涯海角,我都会竭尽全力,将他抓捕归案,交与朝廷处置。若我当真无能,未抓捕到他,到时……我便自裁以谢天下,决不食言。”

    雁足看着红豆,冷着脸道,“好。我信你一次。但我得加个期限,毕竟,若没个限制,倘你寻他个十年二十年,那么这些话跟没说完全没有区别。”

    红豆点点头,“多久。”

    雁足道,“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不论你是寻还是未寻到夜笙箫,你都必须前往洛州城国师大人的府邸。”

    “好!”

    雁足见红豆答得如此干脆,倒也有些意外,她抬头看了看远处高耸的雪山,又道,“我也不难为你。这三月期限,便从离开雪山之日算起。现下这段时间,不在期限之内。”

    对于雁足的话,红豆当真很是诧异。毕竟,凭着雁足对红豆的杀意,红豆满以为她定然会有意刁难,却完全没有想到,她竟丝毫没有趁人之危,反而异常的公平。

    所以,不管这件事情,自己是对还是错。亦不管雁足于自己而言,到底是敌是友,但这一刻,红豆当真是极为感激她的。

    “多谢雁足姑娘,”红豆感激的冲着雁足拱了拱手。

    雁足冷哼一声,没有答话。而是转身走掉了。

    其实所谓的三个月对红豆来说,算得上是很充足的期限了。红豆身上所中千虫百毒散的毒性,毒发的期限同样是三个月。

    若夜笙箫当真不会食言的话,那么不论有没有今日之事,有没有他所言说的红豆于他的情义,他都会在毒发之前去寻她,给她解药。而解毒之日,便是红豆抓捕夜笙箫的最佳时期。

    当然了,若夜笙箫食言,那在三月期限到达之前,红豆就已经毒发身亡了。所以,于红豆而言,这件事情,寻得到他或是寻不到他,都没有太大的区别。反正,都逃不过一个死字。

    其实就内心而言,红豆并不想死。毕竟寻常人,又有哪个会希望自己死掉呢?而且,红豆的身上,还背负着杀母之仇。所以这一次,红豆是在赌。赌一赌自己的直觉,赌夜笙箫不会食言,赌他定会在毒发之前去寻她。

    小时候与西河打赌,红豆从未赢过,而这一次,红豆只希望自己能够赢一次。只一次便好。

    大抵是突然想到了年幼时,与西河打的那些赌。那些现在看起来幼稚不已的赌约,红豆不免很是感触。

    旋即脑中又浮现出西河离去时,那莫名生出的距离感,红豆的心突然之间又跟着痛了起来。

    红豆不明白,为什么一想到西河离去时的模样,自己的心那么的痛。与母亲离世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不同。这种痛楚,是绵长而深沉的,就像是有一根针,扎在心脏最柔软的地方,每每心脏跳动一下,便会跟着隐隐作痛。甚至连带着呼吸时,也会不自觉的痛起来。

    “红豆姐姐……”

    红豆自失神中回过头,发现紫汐竟未离去,而是站在她的身边,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怎么了?”

    紫汐道,“人家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要不要人家帮你治疗?”

    治疗之术么?能够治疗心痛吗?红豆当真很想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但最终还是又咽回了肚中。

    红豆摇摇头,“没事。咱们回去吧,出来这么久,也不知道纪轩醒了没有。”

    “嗯!”紫汐点点头,跟着红豆往回走。

    “红豆姐姐……”

    “嗯?”

    “那个大色狼欺负你,你难道不生气吗?”紫汐好奇的问道。

    虽然不明白紫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红豆还是老实的答道,“自然是生气的。”

    紫汐侧着头,继续问道,“那……那你为什么还要救他?他做错了事情,少离爷爷惩罚他一下是理所当然的。红豆姐姐,既然你生气的话,那么……看见少离爷爷惩罚他的时候,你为什一点也不高兴,反而还要救他,甚至不惜惹少离爷爷难过呢?”

    “难过……”红豆一怔,“西河他……很难过是吗?”

    “是呀!”紫汐道,“少离爷爷走的时候,脸色那么难看。人家觉得他一定心里特别的不好受。难道红豆姐姐你没看见吗?”

    看见了。只是……我现在却并不敢承认呢。也不敢去回想当时所看见的西河脸上的表情。因为只要一想起,整个心就会痛。很痛很痛。痛得让我透不过气。

    红豆垂着眸子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红豆你为什么还要救那个大色狼?那家伙那么坏,而且还长得那么难看。红豆姐姐你……”

    红豆努力的平复了烦乱的心绪,答道,“我只是不想让西河那样的伤害别人。毕竟,就算他有过错,但……西河那样残忍的做法,我……我真的不能接受。”

    紫汐仍旧满心的好奇,她刚想开口继续问,却看见红豆一脸掩藏不住的难过,以及眼眸中的悲伤。却是忽的闭上了嘴巴,没有再问下去。

    雁足与一众部下待在距离木屋不远的一处草地上,围在一起,似乎在说些什么。见得红豆、紫汐回来,亦只是远远的看了红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继续说起来。全然没有方才冰凉的模样。好似什么都未发生。

    但红豆心中清楚,雁足之所以不表现出对自己的敌意,以及告诉部下们红豆放掉夜笙箫的事情,为的不过是希望接下来的路程能够继续团结一心,寻找火叶花。毕竟现在的他们,是同伴而非敌人。

    红豆叹了口气。跟紫汐一同走进了屋子里。

    红豆心中其实非常怕见到西河,所以在进屋子的时候,努力的低着头,想尽量不跟他碰面。

    屋子里非常的安静,红豆于紫汐走进纪轩所在的房间,发现纪轩的床榻边,正立着一道挺拔的白色人影。

    红豆下意识的以为是西河,不由将头垂得更低了。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甚至有种想要夺门而出的冲动。正当红豆心中窘迫不已的时候,她却忽的听到紫汐一声诧异的大喝,“你是谁,你在做什么?”

    难道不是西河?红豆慌忙抬起头,正对上一双金色的眸子。

    一身看不出材质的白色皮草,包裹全身。漆黑如墨的长发散在肩上,身量瘦高而挺拔。面目英俊,菱角分明。眉宇间有着一股磅礴的气势。配着一双金色的眸子,竟是让红豆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威压。

    男子立在床榻边,两只手置于纪轩胸前上,隐约能够瞧见淡淡的金色光芒,从他手指的缝隙中散发出来。

    红豆一愣,诧异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

    虽然雁足的一众中,红豆只能叫出一两个人的名字,但至少各个都是见过。而眼前这男子,却是面生得很。根本不是这一次雪山之行的同伴。

    那么他到底是何身份,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雁足的部下们就待在屋子附近,难道他们就没有发现这位陌生人进了屋子吗?

    自诧异中回过神来,红豆下意识的拔出剑,喝道,“你——是何人?”

    见得红豆、紫汐回来,那人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他收回双掌,手臂轻轻一挥,一道耀眼的金光闪过,极为耀眼。直刺得红豆、紫汐俱是睁不开眼睛。

    待到光芒消失,红豆再睁开眼睛之时。那男子早已消失了踪影。瞧着男子消失,红豆心知纪轩此刻去追,凭着那人的手段,估计也追不上。便是打消了追击的念头,转而看向纪轩。生怕纪轩会随着男子一起消失。

    所幸纪轩仍旧安然的躺在床榻上。红豆心中悬起的石头,算是放下了一般。随即,她快步走到纪轩的身边,查看他的伤口。虽然那人没有带走纪轩,但难保他不会做些对纪轩不利的事情。

    当看清纪轩伤口的时候,红豆却是不由愣住了。

    紫汐一边揉着被刺痛的眼睛,一边走到红豆身边。瞧着红豆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很是奇怪,“红豆姐姐,怎么了?”

    红豆没有答话,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紫汐好奇的循着视线看过去,随即,亦是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愣在原地,“怎……怎么会这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废柴女主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一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一素并收藏废柴女主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