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君丢过墙 > 第21章 恶作剧?

第21章 恶作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眼看着计划就要成功,却被个小丫鬟破坏,晏渊冰气得牙痒,跺了跺脚,身影一闪就窜了出去。

    正累得直喘气的薛映一愣,想要伸手拦也拦不住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主子动作迅疾地绕到那丫鬟身后将人敲晕。

    “旺!旺——”贝贝最先反应过来,带着警告的低沉犬吠声响起,晏渊冰听到愣了下,想也没想就扑了过去,伸出两只小胖手捂住贝贝的嘴。

    但作为凶悍的黑背,贝贝哪是那么好制服的,嘴巴被捂住的一瞬,尖锐的利齿就已经凶狠地咬了下去,直把晏渊冰掌心的一块皮肉都撕咬了下来,鲜红的血液从捂紧的指缝冒出。

    晏渊冰顿时面色惨白,痛得直出冷汗,从牙缝中溢出一丝痛呼,但因着从小到大的打架经验,他不但没有放手,反而趁着贝贝上下颌咬合将它的嘴死死按住,整个小身子都压到贝贝身上,拼着吃奶的力气抵抗它的挣扎踢打。

    “喵——”这时,黛黛尖利的炸毛声突然响起。

    这孩子有些慢一拍,直到看到贝贝被人制住,才反应过来打算帮忙。

    晏渊冰心中一紧,下意识转头去看,一道黑影迎面窜来,他想要有所动作却实在分不出手脚,连忙侧过头躲闪,耳根处却还是感到一阵尖锐的刺痛。

    这一连串事情看似很多,其实却只在一瞬间就发生了,黛黛还要再接再厉,薛映却已经赶到了,一把将它捞到怀里,死死捂住它的嘴不让它叫出声。

    当然,有着晏渊冰的教训,他很小心地合紧了黛黛的嘴。

    不过,猫的爪子可比狗灵活很多,又不能伤到它,以至于薛映很辛苦才制住黛黛,手上还添了点不大不小的抓痕。

    教室中,苍纯微微蹙眉,狐疑地看了看窗户,无奈西苍并没有玻璃,窗户也不是透明的,完全隔绝了她的视线。

    刚刚,好像听到了贝贝和黛黛的声音?

    晏渊冰和薛映一脸惊疑小心地盯着教室门,好一会,见没有动静,才齐齐松了口气。

    “快点办事!”晏渊冰压低声音道。

    薛映不敢耽搁,也顾不上黛黛招呼到自己脸上的爪子了,单手捂着它的嘴把它箍到怀里,另一只手不顾黛黛的挣扎将它两条后腿掰开来。

    “主子,是个姑娘。”

    晏渊冰点了点头,上半身仍死死压着贝贝,伸着两条腿将贝贝的两条后腿分开,招呼薛映道:“我看不见,你快来看看。”

    薛映赶忙跑过去,看了下道:“是个爷们。”

    任务完成,鉴于那个离开的丫鬟估计马上就要回来了,两人也不耽搁,丢下一猫一狗脚底抹油跑了,将那充满愤怒的犬吠猫叫声抛到了身后。

    贝贝和黛黛的叫声太过激愤,即便教室有隔音设施,还还是被教室里的师生听到了。

    苍纯有些急,举手道:“先生,我出去看看。”说完,也不等回答,人就冲了出去。

    看到贝贝和黛黛虽然一副气极而怒的样子,但却完好无损,苍纯松了口气,随即看到旁边*一身晕倒在地的画楼,顿时一愣,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后面就传来几声惊叫。

    “怎么回事?”跟着出来的任课老师看着眼前的情况问道。

    几个前排的学员探出窗来,刚刚的惊叫明显是她们发出来的。

    逃出了一段距离,晏渊冰和薛映擦了把汗,脱力地瘫坐到林荫草地上。

    缓了一会,薛映忍不住指着自己满是抓痕的脸抱怨道:“主子,我们今天可丢脸丢大发了。”

    “嗯?”晏渊冰没什么诚意地敷衍了一声,神情里满是兴奋道:“我下午没课了吧?我们去玲珑馆一趟,一定要找只顶漂亮的公猫和母狗。对了,最好一个品种,那猫是波斯猫吧?那狗似乎没见过,看着像狼狗,你认识吗?”

    薛映无力,哭丧着脸道:“主子,先别管这些好不好?我们今天做的事肯定会被发现的,到时候怎么办?”

    而且,这么丢脸的事情,被人揭露了还要不要活?他绝对会羞愤致死的!

    晏渊冰一脸莫名其妙,“发现就发现,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

    晏渊冰眯了眯眼,“又没有人看到,谁能证明是我们做的?动机呢?”

    他虽然行动快于思考,但脑子不笨,要不然刚刚也不会离开之前还不忘将那块被撕咬下的皮肉和血迹都清理干净。

    ——要知道,很多术能师都能以血液为媒介发挥效用的。

    薛映闻言却没放松,反而快要哭了,“主子,你忘啦?我们这一身猫抓痕和狗咬到的伤就是最佳证据。”

    “说你笨你还不承认。”晏渊冰撇了撇嘴,“所以说我们要去玲珑馆弄公猫和母狗啊,到时候身上的伤就有说法了。”

    薛映一愣,自家主子不是一直都是土匪性子吗?突然这么谋而后定,他特别不习惯。而且……

    “主子,要是别人怀疑怎么办?”

    “怀疑就怀疑呗,又不能拿我怎样。”晏渊冰愈加不耐了。

    呃……薛映眨了眨眼睛,就说嘛,这口气才该是主子的,刚刚那种智珠在握的感觉忒诡异了。

    “要是绿姬知道了怎么办?”

    晏渊冰神情一顿,随即不在乎道:“知道就知道吧,反正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小小的人,语气却透着豁达和洒脱。

    薛映抽了抽嘴角,主子喂,你有点自觉好不好?这不是爱打架或暴力那点小事,而是……你不觉得扒开猫狗的腿检查性别什么的,太猥琐了吗?

    你确定人家不会因此把你当成变态,对你避而远之?

    只是,到嘴的话在看到主子无知无觉的神情后默默咽了回去。

    总觉得,自己说了可能也是白说。

    相处这么久,自家主子想法的诡异他算是有些了解了。往往常人眼里丢脸的事情主子可能根本不在意,常人不在意的事情他又可能非常重视。

    而且,这事主子一无所觉反而比较好,要是到时心虚了,说不定反而把罪名给坐实了。

    当晏渊冰连午膳都顾不上,带着薛映在玲珑馆挑宠物的时候,玉落园的气氛有些静默。

    苍纯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黛黛的皮毛,安静地听着画楼对发生之事的叙说。

    “就这样?”等画楼说完,良久,她才淡淡开口。

    画楼羞愧地点头,对于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她根本就没有一点头绪。

    开始的水,以及后面的晕倒,她连凶手的衣角都没看到。

    苍纯拿起手边的芝麻糊喝了一口,擦了擦嘴对着微微打着冷颤的画楼道:“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让乳娘给你请个大夫看看。”

    顿了顿,“另外,你和鹊喜两个,各扣半个月月钱。”

    画楼一怔,顿时面露喜色,抑制住咳嗽的*,磕头道:“奴婢谢姑娘开恩。”

    按着规矩,她今日这般错漏,最少都要打几下板子,小惩大诫一下。别说是半个月月例,就是半年她都没话说。更何况,姑娘还为了她一个下人请大夫。

    相比画楼,鹊喜的情绪更低落,对于自己缺少警惕心的表现,她心里满是自责懊恼,听到姑娘的惩罚,不仅没有高兴,反而还有些急,“姑娘,你打奴婢几板子吧?”

    看她红着眼眶,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苍纯叹了口气,“与其挨几板子,耽误了手里的活计,还不如好好反省自己,以后警醒一些,你说呢?”这妮子是个实心眼,又忠心,那些安慰的话对她没用,还不如说些实在的。

    鹊喜一愣,随即点头认真道:“奴婢一定回去好好反省。”

    “乳娘和奶娘怎么看?”等两人离开,苍纯转头对着乳娘和闻讯赶回来的奶娘问道。

    对于画楼和鹊喜,她倒真没有生气,一来两人的年纪在那,便是鹊喜那丫头有些思虑不周,也能理解,更何况画楼能考虑到那样的地步,还是让她满意的。再者,这件事明显不可抗力,不在她们的能力范围内。

    令韵皱了皱眉,摇头道:“我想不到把画楼和鹊喜弄得一身湿,又把画楼弄晕有什么用意。”

    顿了顿,“对方似乎想要避开画楼和鹊喜做什么事,但又让人抓不到头绪,也不知是没有得逞还是……”她的目光落向情绪明显很差的黛黛和贝贝。

    骆娅揉了揉眉心,“我觉得你想得太复杂了,会不会只是简单的恶作剧?”

    她在外打理生意,一向懂得遇到任何事都不能掉以轻心,但同样知道把事情想得太复杂往往会得不偿失。

    “恶作剧?”令韵一愣,随即反驳道:“这个恶作剧是不是太高超了?不论是画楼还是鹊喜都没有看到凶手。”

    黛黛和贝贝同时叫了起来,好似在说自己见到了。

    三人面面相觑,有些能猜到它们要表达的内容,但……她们听不懂啊。

    骆娅抿了口铁观音,“我觉得你所说的疑虑并不成立,要知道,官学的学员大部分是术能师,谁知道是不是哪位特异系的术能师在暗中捣鬼?”

    自苍纯觉醒术能后,她们二人对术能师的世界是愈发了解了,当事人可能还有所不及。

    “那目的呢?”令韵反对道:“能够做到这地步的特异系术能师,少说都是橙级学员了,对方有什么理由针对我们姑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夫君丢过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雪凤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凤凰并收藏夫君丢过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