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君丢过墙 > 第20章 男人的尊严

第20章 男人的尊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着猛虎事件,众人的兴致受了点影响,但又因为晏渊冰狠揍了那两人一顿给苍纯出了气,大家也算是尽兴而归。

    尤其是苍海,吃得满嘴流油,小肚子鼓鼓的。

    “别回头了!”秦孝亲和甄远不在,苍鹭心情也放松了,对着在马背上频频回头的苍海打趣道。

    苍海一脸不舍,“也不知道下次来是什么时候了。”

    “其实你若爱吃,也不一定要打猎的时候才能烤肉,我们可以买了食材在院子里架了烧烤架烤肉。”见她这个样子,苍纯开口说道。

    “真的!”苍海眼睛一亮,立刻乐了。

    晏渊冰在一旁凑趣道:“我也要参加,我还想吃烤玉米。”

    刚刚苍纯烤了三个玉米,结果自己只吃了半个,剩下的都被晏渊冰抢去了。只是他到底是喜欢吃烤玉米,还是喜欢吃苍纯烤的玉米,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这一边,他们谈天说地,另一边的秦孝亲和甄远却是叫苦连天。

    “痛痛痛轻点轻点……”秦孝亲面色扭曲地躺在榻上,边上是随从正在给他正骨。

    “殿下也太狠了,一点都不留手!”他扶着脖子抱怨道。

    甄远瞥了他一眼,闭目任随从给他上药,只惨白的脸色和冷汗表明他一点也不轻松。

    半盏茶后,随从都退了下去,室内只剩下他们二人,秦孝亲的面色沉了下去,“真是意外,绿姬竟然是双属性术能师。”

    甄远叹气,“而且第二属性还是威力强大的冰元素,那杀伤力可不低。”

    “最令人气馁的是,这位绿姬太聪明了。虽说我们并没有做掩饰,但这样一眼识破也太让人无力了。”秦孝亲一脸烦躁。

    事实上,这一次的计划,他们本身就没想过要瞒着谁,不论是西苍朝廷还是绿姬本人。

    西苍和东晏的关系太微妙了,从没有撕破脸皮,也谈不上交情。双方都有合并融合的意愿,但无疑东晏这边的意愿要更大,西苍这边的抵触更大。

    不到万不得已,两方谁都不会彻底得罪对方。若是要搞阴谋。没有不会被发现的万全把握,谁都不会轻举妄动。

    这次也是如此,他们不是没有更高明的试探方法。却还是选择了这般拙劣直接的试探,将自己置于明处,便是一种变相的诚意,表明他们并没有恶意。

    “这事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定夺的了。”甄远神情淡淡,又道:“要我说。我们完全可以直接向西苍的朝臣询问绿姬的实力,不论对方说不说我们都没有损失。”

    “毕竟,在西苍人眼中,西苍比我们东晏多了一个绿姬,在高端力量上,我们已经处于劣势。行动略微急躁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也只能这样了。”秦孝亲叹了口气。

    这次回去后,有关殿下的身份地位问题,务必要劝陛下加快脚步解决了。否则。光是和西苍谈判这一块,他们就要处于被动,这可不是小事。

    不过,这位殿下这样一个性子,回去后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到时又有多少人要像他们一样遭殃。

    过了几日。两人私下相处,晏渊冰忍不住问道:“阿纯你当时干嘛要出手。我上就可以了,非要暴露冰爆。”

    “总要给他们点盼头的。”苍纯叹了口气,“相信你也知道,冰爆威力太过霸道,杀伤力难以减小,虽然出其不意能够起到异常的高效,但东晏和西苍打起来都是点到为止,冰爆并不能用来对付他们。短时间内,他们可能会惊骇忌惮,等明白过来就知道了。我今天其实是在变相地安他们的心。”

    不同于对绿之彩的随心应手,控制入微,苍纯对冰爆的操控力固然很精准,但爆炸这种力量,本身就偏向暴烈,便是将杀伤力降到最低,也有可能致残。

    平日在擂台场上,苍纯虽然使用冰爆,但其实除了最初那次威慑,其他时候都没有引爆过冰珠。学员也上道,一旦被她凝聚出的冰沾上,就会主动认输。

    晏渊冰闻言却没有释然,皱着眉道:“你顾忌他们做什么?有我在,总不会让他们算计到你。”

    苍纯发现,这个人总是能轻易地让自己感动,哪怕很轻微,对性子一向极为淡泊的她来说,也极为难得了。

    发现苍纯的走神,晏渊冰以为她不相信,顿时急道:“真的!我小时候躲过不少算计,秦孝亲他们那点手段,在我面前根本不够看!”

    又道:“我皇兄最疼我了,他们不敢得罪我的。”

    这倒并非是大话,昭晟帝从来没有掩饰过对晏渊冰的看重,因为没有那个必要。反而他若是藏着掩着,那些宫人便要当晏渊冰不受宠,暗地里慢待他。

    而这几年,昭晟帝屡屡在朝堂上提及为晏渊冰正名的事,虽一次又一次皇族宗室驳回,但他每一次的雷霆大怒,以及屡战屡败,都昭示了他对这个幼弟的重视。

    “我知道,渊冰很厉害。”苍纯回过神来,微笑着安抚道。

    确定她不是在哄他,晏渊冰才开心道:“以后阿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顾及其他人,我会帮你的。”

    “你就不担心你皇兄不满?”这样的立场话题,苍纯原本是刻意避开的,免得影响两人的感情,但可能是晏渊冰今天的话太暖心了,她不由问了出来。

    晏渊冰闻言一呆,想了半晌诚实道:“可能会吧,皇兄那人一向心系社稷,必定不喜欢我这样儿女情长。”

    又自信道:“不过,不用担心啦,我是皇兄唯一的亲人,阿纯是绿姬,皇兄做不了什么的。”

    不是不会做,而是做不了。

    别看晏渊冰平时看着脾气火爆又单纯的样子,其实一直活得很清醒,他很清楚,他和皇兄之间有着很深的羁绊和感情,但也不会只有这些。

    他并不觉得不满或愤怒,只要自己不触及皇兄的底线,就没有人能动摇他们的兄弟感情。

    而皇兄的底线,不外乎是父皇传给他的江山。

    不过他对那个将人绑缚在皇位上的身份没有丝毫兴趣,便能够无所顾忌,只将皇兄当成皇兄。

    这样就够了。

    苍纯并没有将这段插曲放在心上,生活很快就回复了往常的平静无忧。

    近段时间,苍州内最热门的话题仍旧是楚将军何时能得偿所愿。

    或许是一直没能达成所愿的关系,楚将军有些不耐烦了,开始三天两头地把甄远虏回去。

    而甄远,也从开始的剧烈反抗到后来的认命,到最后,甚至也能跟楚禾说几句话了。

    楚禾面容端丽,有着世家出身的平和从容,一点也看不出是行伍之人。

    聊过之后,甄远发现,这女人虽有着一张斯文人的脸孔,但骨子里到底是将领,注重实际,很是不解风情。

    以前用忍耐屈辱的心态去对待两人之间的情事还没有发觉,心态调整过来后甄远就察觉到了,两人每次*,楚禾虽然*沉沦,眼底却始终保留着一丝清明,仿佛是在完成某件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他自认容貌不差,能力、气质涵养方面都有过人之处,虽没自恋到认为自己勾勾手指就有女人倒贴上来,但在床上被一个女人这般忽视魅力……

    甄远是个男人,哪怕再怎么冷静,男人该有的他都有,包括自尊心和征服欲,因此觉得不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于是,楚禾发现,这个一直表现得心不甘情不愿的男人突然变得卖力了,一反之间的死气沉沉,居然主动了起来。

    她虽觉得不解,但也没打算深究,只好好享受,要知道,单方面的欢爱是很累人的,尤其是对女人来说,她乐得省力气。

    这天,温存之后,楚禾斜躺在贵妃榻小酌,赤金色的釉彩薄胎酒盏,浅金色的酒液,将那葱白的指尖映衬得格外诱人。

    甄远眸色暗了暗,披了件外衫坐到她边上,夺过她手中的酒盏道:“你少喝点,伤身。”他早发现了,眼前的女人看着温雅,却是个酒鬼,空下来手中总少不了一个酒盏。

    楚禾任他将酒盏夺走,懒懒地出着神,片刻后,她看向甄远,有些犹豫地问道:“你的身体……应该没问题吧?”

    甄远有些困惑,“你是指什么?”

    楚禾迟疑了一下,“你肾气足吗?”

    甄远闻言面色一僵,瞪大眼睛看向楚禾,“你……”

    楚禾赧然地挠了挠脸,“我让太医给我把过脉了,她说我的身体没有问题,但都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怀孕,所以我就想,是不是你……”

    “我的问题?”甄远的表情近乎狰狞。

    楚禾点了点头,话都说开了,她便没什么顾忌了,直接道:“若真是这样的话,我就去找别人,反正你们这次来的人不少。”

    甄远这会已经黑了脸,咬牙道:“这种事情,你能不能别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为什么?”楚禾不解。

    甄远一噎,深呼吸一口气道:“因为事关男人的尊严。”

    楚禾有些懵,这和男人的尊严有什么关系?她又没让他成为她的手下败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夫君丢过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雪凤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凤凰并收藏夫君丢过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