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君丢过墙 > 第19章 特别

第19章 特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蔚蓝的天空中,在地面无法企及的高空之上,四道黑影迅疾而过。

    高速移动中,苍海和苍鹭对视一眼,眼底是深深的疑惑。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们还没有从突来的变故中回过神来。

    虽然早已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当年的晏姑娘就是承泽亲王,但亲眼看到,还是给了她们不小的冲击。

    尤其是,这种重逢方式,是不是太与众不同了?

    两人不约而同摸了摸生疼的肋骨。

    等他们按照地图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天后了。一路上,苍纯和晏渊冰之间的交流都少得可怜,苍鹭和苍海看得奇怪,苍纯安之若素,晏渊冰却对此保持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这里。”苍鹭对比着地图,指着一棵巨大的榕树道:“这棵榕树是地图上特别指明的,这样的古树可不是随时随地能够看到的。”

    “等等。”苍纯正要上前,晏渊冰拉住了她。

    苍纯抬头疑惑地看向他,晏渊冰也不解释,反而闭上了眼睛。苍纯一怔,刚刚那是……

    “领域?”若非是感知到了似有若无的元力波动,她几乎无法想象,居然会有这样奇特的领域。

    无声无色就算了,居然连气息都接近于无,更不用说属于超阶的威压和气势了。

    这到底是什么领域?

    要是以往,苍纯肯定会直接问出来,但现在……

    苍纯暗自摇了摇头。

    “应该没错了。”晏渊冰的声音突然响起,他皱着眉头,“这里藏着一个很大的谷地,看似渺无人烟,其实却被重兵把守着。”

    “预计……兵力在千万以上。”

    “千万?”苍海和苍鹭吸了一口气。

    苍纯的神情却不意外。她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情况,若苏辙的情报没有出错的话。

    不过,即便到此刻,她也不敢确定就是这了。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发现“被重兵把守的馨荣产地”了,但事实却是那些都是外邦政府用来迷惑他们的幌子。

    “你看到馨荣了吗?”苍纯问道。

    “看到了,很多,目测种植面积在十顷以上。”

    “确定是馨荣不是素馨花?”要知道,以往。他们已经毁掉了不少那种和馨荣极其相似的花海。

    “是馨荣。”晏渊冰的语气非常确定。

    虽不明白他哪来的根据,但出于对他的信任,苍纯并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

    “主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苍鹭看了眼晏渊冰,小心翼翼地问道。

    “通知阿芸,让他们发动后续部队。”苍纯不是没想过用翡翠领域将敌军解决,但以往的经验让她知道。这里的军队定是配备了大量的坦克。即便是翡翠领域,解决也需要一定时间,在这段时间内,足够他们被围攻了。

    晏渊冰抬起眼睑,动了动嘴想说什么,不知为何又放弃了。

    为免惊动那些外邦兵。接下来,几人都保持了安静。

    晏渊冰几次都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每次看到苍纯没有表情的脸孔。到嘴的话就都咽了下去。

    他不明白两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连陌生人都不如。

    他不难猜到,阿纯已经知道了他对她抱以的感情,但她的反应却太出乎他的意料。

    既不是生气也不是冷战,完全与自己的预料不相符。

    他能清晰感到——面对他,阿纯是真的没有话要说。

    晏渊冰的心里浮起一阵不安。那几年一直无法得到回信的记忆占据大脑。

    为什么单方面和他绝交?

    那样的行为,已经可以称之为绝交了吧。

    晏渊冰捂住眼睛。掩住了里面的酸涩。

    察觉到身边人情绪的变化,苍纯垂眸,掩住了眼底莫测的情绪。

    ——到了如今,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和晏渊冰相处了。

    当初的回忆在脑中浮现——

    单薄但却温暖热烫的身体从背后靠近,小心翼翼地探了探她的呼吸,确定她的气息绵长,并没有清醒的趋向,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因为空间对灵魂的保护,她的意识躲在其中,看着事情的发生。

    在一瞬间不敢置信的恍然后,她以为他接下来做的事将会是前世幼年看到的那场噩梦。

    当时的羞愤屈辱已经记不清了,但之后的震惊呆愣却始终难以忘却。

    单薄的男孩动作带着轻颤地将她的身体扳过去小心放平,似乎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才伸手去触摸她的脸颊。

    皮肤才刚刚触及,就如同触电般缩手,那场景让当时心情惊恐忐忑的她都忍不住觉得好笑。

    还青涩未褪的少年低头将脸正对着她,眼睛亮亮的,脸颊带着红晕,带着一眼就能看透的欢喜。

    ——两世以来第一次,苍纯有了真正的“羞涩”之感,明明不在身体中,脸颊却感到热烫,仿佛身体容易害羞的特质传到了灵魂之上。

    【阿纯,下一次见面,你就嫁给我好不好?】

    【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其余的絮叨已经在时间的长河中遗忘,这两句话始终深刻在她的脑海,怎么也抹不去。

    明明是还没有长成的少年,眉目缱绻间却散发出惊人的魅力,让她的心跳一度失控。

    再度在自己的身体中睁开眼睛,晏渊冰已经不告而别。

    当时,说不清是松了口气还是失落。

    她的人生计划中并没有情爱二字,因此,后来收到晏渊冰的信,她几番犹豫,到底还是没有拆开,将之束之高阁了。

    少年人的心性浮躁跳脱,他的爱太过稚嫩又轻易。很大程度是源于冲动的激情,若是一直得不到回应,很快就会忘却。

    当时,她是那样想的。

    甚至她还想着,再次见面,她和他之间可能连尴尬都不会有,若是有机会恢复友谊的话,或许还能坦然说起当时年少的感情。

    但似乎一切都超出了自己的预估。

    苍纯有些无力地想道。

    她虽不太明白晏渊冰此时的想法,但光是那样惊心动魄的重逢方式就让她知道了,对方根本没和想象中那样因为时间感情淡化。

    说不清是窃喜多一点还是失望多一点。苍纯难得有了无措这样心情的体验。

    “主子,有人出来了。”他们如今所待的地方是离目标谷地不远的一处山洞,苍纯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苍海的话,不由微微惊了下。

    晏渊冰闻言也睁开了眼睛,只是他的目光却是看向了苍纯。

    苍纯面上表情不变,心下却说不出的不自在。

    “出来的是谁?”苍纯语气淡淡地问。

    “是几个贵族。”苍海将头从山洞口缩了回来,“很年轻。但按照以往的经验,不是普通的纨绔少爷,步伐带着军队的冷肃气息,应该是有点能耐的。”

    苍纯点了点头,目光犹豫地在苍海和苍鹭之间来回看。

    “我出去一趟吧。”晏渊冰带着莫名意味的话响起。

    “……好吧,你小心一些。”不知为什么。苍纯心里有些心虚。

    走出山洞,晏渊冰不由舒出口气。

    他觉得自己之前有些高估自己了,他对阿纯的*远不仅仅止于“见到”。

    想要从她身上索取更多更多。

    也因此。之前下定的决心——再次见面,不论阿纯对他的态度多么冷淡都不要气馁。

    他发现,这件事坐起来并不那么容易。

    他是那么地在乎阿纯对他的看法,每当面对她看向自己淡漠没有一丝温暖的眼神,心就忍不住钝痛。

    皇兄曾经说的那些泼冷水的话浮现在脑中。难道真的一直是他的一厢情愿,在阿纯心中自己并没有一丝特别?

    此时此刻。晏渊冰的心陷入了从没有过的绝望。

    昔年在皇宫形单影只时,被那些侄子围追阻截时,躲起来孤独狼狈地舔舐伤口时,孤身前往西苍避难时,都不曾有过的绝望。

    他似乎有些懂了,父皇为什么会死。

    以前他嘴上不说,心里却多少有些看不起紧随母后而去的父皇,哪怕他死前竭尽全力为他们兄弟留下了存活的资本。

    软弱,没有担当,自私,这些含着贬义的形容都能够加诸于那个被歌功颂德的英明帝王身上,哪怕长大后知道父皇那些被称颂的功德并非是自己以为的夸大其词,也仍旧没有改变想法。

    但他现在明白了,光是阿纯不认同他,他就已经这样难受,如果她不在这个世界了……不,这种事不会发生。

    没有阿纯的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他晏渊冰。

    所以……

    锐利而诡谲的光芒在晏渊冰的眼底跳动,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和阿纯落入父皇母后那样的境地!

    没有人看到,晏渊冰此时的背影带着怎样的决绝。

    令人心悸惶惶。

    “主子,你还在生晏姑……不,是承泽亲王的气?”山洞内,苍鹭试探地问道。

    她知道,自家主子对男性一向有些敬谢不敏,即便那种奇怪的病症在这几年的特意锻炼中已经克服了大半,但她对男性总是有种本能的不喜。

    所以对于承泽亲王的欺骗,她的愤怒大概要高于任何人,尤其他们当初的关系不浅。

    苍纯闻言一愣,随即摇头道:“不,并不是。”接下来却没有解释了。

    她很清楚,或许是因为相识时晏渊冰还是个孩子的关系,她其实并没有将晏渊冰划入一般男性的范围。

    倒不是说晏渊冰不像男人,而是他的特殊让苍纯无意识去忽略他的性别。

    简单点说,晏渊冰在她心中是特别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夫君丢过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雪凤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凤凰并收藏夫君丢过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