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君丢过墙 > 第18章 这样一个人

第18章 这样一个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知道苍纯刚回来肯定很累,马芸等人和她聊了一会就让她去休息了,苍纯也不推辞,这种旅途对她的身体虽然没什么负担,但精神的疲累却是难免的。

    一觉醒来,苍纯有些懒懒地靠在床上不想起来,正想着今天要做什么,就听到门外传来的匆忙脚步声。

    “主子,不好了,苍相过来了!”砰地一声,苍海推开门,一脸惊慌地喊道。

    苍纯闻言身形一僵,什么,姆妈来了?

    要是以往,她自然用不着惊慌,但这会她可是刚刚先斩后奏,没问她的意见就把婚事订了下来,她又怎么可能不惊慌?

    等到苍纯穿戴好出现在堂屋,苍悅弥一惊等在那了,同行的还有越蒙。

    看到自家阿娘也在,苍纯松了口气,自家姆妈的脾气可不好,说实话她还挺担心的。

    “小纯,起来啦?用过早膳了吗?”

    苍纯原本已经做好面对冷脸的心理准备,不想苍悅弥一上来就开始对她嘘寒问暖,顿时有些愣愣地回答道:“还没……”

    “那赶紧用点东西。”苍悅弥转头对令韵吩咐道:“把你们姑娘的早膳端过来。”

    令韵领命前去,留下苍纯不明所以。

    她不由去看阿娘的表情,却发现她一脸若无其事,并没有给她任何提示。

    “小纯,你跟姆妈说,是不是你阿娘跟你说了什么,你才会答应嫁给晏渊冰?”苍悅弥带着诱哄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苍纯一惊。蓦然明白了姆妈一系列异常反应的根源。

    敢情,她把所有的责任都往阿娘身上推了?

    苍纯抽了抽嘴角,突然开始担忧姆妈是不是已经把阿娘揍了一顿。

    毕竟,据她所知。姆妈一直都有这种念头,只是碍于阿娘最强治疗术能师的身份,担心她给她手下的军士小鞋穿,才按捺住没付之行动,这次有这么正当的理由……

    别看阿娘身上似乎没有伤痕,但别忘了阿娘可是治疗术能师,就算受了伤也能够眨眼间治疗好,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是我自己想要嫁给晏渊冰的。”担心阿娘会遭到姆妈的毒手,苍纯赶紧坦白了。

    要是以往,两人势均力敌。苍纯自然没有这种担忧。但目前姆妈手里住了阿娘的“把柄”……

    “你说什么?”苍悅弥果然跳了起来。一脸不敢置信地瞪着苍纯道:“你脑子进水啦,怎么突然说要嫁给晏渊冰?”

    “我喜欢他。”

    “你喜欢他?”苍悅弥暴怒,“别糊弄我。之前那么多年没喜欢上,这去了一趟东晏就喜欢上了?”

    “啊,喜欢上了。”苍纯的语气仍旧淡淡的。

    苍悅弥闻言一哽,但看女儿的神情却很认真,显然并不是在敷衍她。

    一时间她有些茫然,事情发生得实在太快了,猛不丁就被告知女儿要出嫁了。

    更重要的是,事情居然已经定下来了,根本没有她置喙的余地!

    只是,对着说出这种话的女儿。苍悅弥却没办法生气。

    一直以来,女儿都懂事得不需要她操心,对此她虽然欣慰,但更多的却是心疼。

    俗话说得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换个方向理解,真正被娇宠长大的孩子又怎么可能这么懂事?

    她们虽是出于对她的成长考虑才对她严厉,但并不是没有愧疚的。

    更何况,因着两人的工作,她们陪伴女儿的时间并不多,应该说,除了物质方面,女儿并不比谁更好。

    别的孩子能够得到的家人的陪伴,女儿却是没有的。

    虽说物质也很重要,但若是没有她们,以女儿绿姬的身份,所能得到的并不会比现在差。

    真算起来,她们对这个女儿的付出实在有限。

    似乎在不注意的时候,女儿已经长大了,独立了,离开了她们的羽翼也能生存了。

    不是不想补偿,但却无从下手。

    介于婚事已经尘埃落定,这一次的会面说不上融洽,当然也算不上不欢而散。

    苍纯随意用了点粥,就披了件袍子坐到了院子中。

    阿娘和姆妈的想法,她不是没有察觉,只是实在是无能为力。

    她仅能做的,就是延续苍越两族的血脉,做一个孝顺的女儿,其他……

    苍纯微微垂眸,很多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

    爸爸妈妈,我希望我一直是你们的女儿。

    “主子是不是伤心了?”不远处,苍鹭压低声音小声问令韵。

    令韵皱了皱眉,摇头道:“应该不是,大概是想静一静。”

    一直以来,令韵对苍相和越相其实都有些埋怨的,她虽然是将姑娘当做亲女儿看待的,但说到底和姑娘有血脉关系的还是她们。可她们却一味为了姑娘的成长压抑心中的母爱,使得姑娘的性子一直都这样冷冷清清的。

    要她说两位首相在其他方面英明,对着姑娘却完全是糊涂蛋。

    谁说孩子都会被宠坏的?她从小就是爹娘娇宠着长大的,她爹还好,算是比较有理智的,她娘看着靠谱,对着自己孩子确实要星星不给月亮的,也没见她长成纨绔。

    她们倒好,自己的孩子不疼,自己难受了,弄得姑娘的性子也有些拗。

    “黛黛,如果孩子和母亲不亲近的话,母亲是会伤心的吧?”苍纯喃喃地问着趴在她膝上的黛黛。

    “喵~”黛黛安慰地舔了舔她的手背。

    “是这样吗?”苍纯嘴角露出一丝浅笑,“黛黛是个好母亲呢。”

    她有些想念妈妈了,总是轻言柔语,看着她的眼神装着满满的爱的妈妈。

    直到后来被病痛折磨得骨瘦如柴,这样的眼神也没有变过。

    对常年身处在苍家那样阴冷的地方的苍纯来说,那是她生命中有限的阳光,亦是灵魂的救赎。

    【妈妈的宝贝,那些肮脏的污秽的,看看就好,千万不要沉沦。妈妈的宝贝值得拥有世上最好的,那些都在外面的世界,一定要离开苍家,去看看更辽阔的世界。】

    一声又一声“妈妈的宝贝”,让苍纯觉得,即便没有看到更辽阔的世界,她也已经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妈妈不在了。

    所以她想去看看,看看妈妈口中更辽阔的世界。

    不由的,苍纯想到了晏渊冰,那个让自己感受到了爸爸妈妈才能有的安定感的男人。

    是的,男人。

    直到被他抱进怀里,苍纯才真正意识到,那是一个男人,爱慕她渴求她的是一个男人。

    就像爸爸对妈妈一般。

    那么,是否,自己也能拥有那样的爱情和婚姻?

    她会努力去试的。

    晶莹的泪光在苍纯的眼角闪现,她的嘴角却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她想有一个真正的家。

    脖颈被人从后面揽住的时候,苍纯并不意外,只淡淡笑道:“来啦?”

    火热的胸膛贴上她的后辈,晏渊冰将脸贴在她的颈侧,笑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苍纯伸手将脖子上的手臂拉下来,转头道:“你忘了这里是哪了?”

    晏渊冰一愣,随即了然,是了,祁连山脉的异兽异植都是阿纯的耳目,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到来。

    “我这么快就赶过来,阿纯你开不开心?”晏渊冰期待地问道。

    苍纯闻言不由去看他的脸色,作为体质过人的术能师,她自然无法在他脸上看出黑眼圈那类存在,但却不难看到他眼底的疲惫。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轻声道:“去睡一觉吧?”

    知道她在关心他,晏渊冰脸上的笑容更深,原本想要拒绝,却突然反口道:“那我可以睡阿纯的床吗?”

    苍纯一愣,脸上飘起两朵红晕,声若蚊蝇地嗯了一声。

    “那阿纯带我去?”晏渊冰得寸进尺。

    苍纯羞红着脸瞪了他一眼,到底还是带她去了。

    “你陪我。”躺在满是阿纯气息的床上,晏渊冰拉住正要离开的苍纯。

    苍纯犹豫了下点头道:“好,我等你睡着再离开。”

    她记得爸爸妈妈那时候就是这样,妈妈生病后,爸爸每次都会等她睡着才离开,有时候也会带着她一起。

    幼时妈妈的身体还健康时也经常守着她和爸爸睡午觉。

    妈妈说过,这是对家人的守护。

    似乎总是晏渊冰为她着想付出,她也想为他做点什么。

    晏渊冰原本也没抱希望,见她答应了,自是喜不自胜,笑得嘴巴都要咧到脑后了。

    只是好一会,晏渊冰还是没有睡着,苍纯不由奇怪道:“不困吗?”

    “我睡不着。”晏渊冰两颊红润,“太兴奋了。”

    苍纯闻言挑眉,“那我出去?”然后作势要起身。

    “不要!”晏渊冰赶紧抓住她的手,“我马上就睡。”说着,还立刻闭上了眼睛。

    见他明明已经闭上了眼睛,眼珠子却还一个劲地往自己这边转,苍纯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也就依着他留了下来。

    在最初的兴奋后,晏渊冰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困意也开始上来,没一会就睡着了。

    苍纯看着他安静的睡颜,突然有些明白,妈妈为什么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守着她和爸爸睡午觉了。

    有些人,你只是看着他,就能觉得拥有了他,觉得拥有了很多。

    晏渊冰之于她,无疑就是这样一个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夫君丢过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雪凤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凤凰并收藏夫君丢过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