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驸马不高(gl)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日郑沅溪正在尚书省处理公文,今日早朝皇上为辽南一带的水灾甚为上心,命郑沅溪明日前找出最合适的人选携四十万银两前往赈灾,实行政令,不得有误。当年顾亦珅起兵收回的城池便是这辽南一带,而当时又有东夷的数万子民被困在了这里,虽然已经过了多年,那些东夷的子民也入了西衾的国籍,但是听闻依旧有人蠢蠢欲动,民心不整,这次的水灾其实对于皇帝来说是个很好的契机,处理好了既能安定那群东夷子民的心,又能为自己取得一个爱民如子,不计前嫌的美名。于是郑沅溪回了尚书省便让岚兴整理出了有资格前往赈灾的人选,现下正一个个的比对。

    绞尽脑汁却在百官之中找不出一个最适当的人选,丞相曾博华自是不成的,朝堂之上还有很多事都需要他在场主持,平南王世子兵部侍郎丛仁康也是不合适的,因为当年平南王帮助皇上取回失地,将那些东夷子民扣留在西衾的境内,如今若是再派其子前去,可能会适得其反。而管理辽南一带的两江提督武斯更是不妥,听闻这两江提督虽然颇有才思,但是为人十分险恶,平日里拉帮结派,最喜收刮民脂民膏,皇上虽有耳闻,但因没有证据一直没有动静,若是这赈灾的四十万银子到了他的手里,怕是到时能成功送往灾区的只剩一星半点了。

    郑沅溪想的有些烦躁,丢了那名单倚在椅子上休息。想起昨晚公主留在驸马府,两人相拥而眠,公主那馨香的气息,柔软的腰肢,面若桃李的脸庞……

    所以当顾裕萦走进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小驸马闭着眼睛两手托腮,一脸猥琐笑意的样子,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想起昨晚两人的温馨,脸上登时飘了一朵红云。

    顾裕萦专门吩咐了不要通传,于是郑沅溪整个人都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公主大人的驾到毫无察觉。

    顾裕萦走到郑沅溪的身边,俯身端详了一下那被丢在一旁的册子。

    “驸马不好生处理公务,在这面带桃花的作甚!”

    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郑沅溪一蹦三尺高的从椅子上跳下来,噗的一下便投入了顾裕萦的怀里,本就娇小的郑沅溪微微弯着身子整个人曲在公主的胸口,听着那节奏分明的心跳声。顾裕萦一向高傲又冷漠,旁人见了都是只敢远观不敢亵玩,哪里公然被人如此轻薄过,连忙推开郑沅溪的身子,恼道:“驸马也快过十五了,如何还是这般孩子心性,外头不比家里,怎可如此随性?也不怕别人见了笑话!”

    顾裕萦前面说些什么郑沅溪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只是那最后的‘家里’二字倒是让郑沅溪整个人如沐春风。

    “我本来就是公主的夫君!夫君抱妻子理所当然!况且这整个尚书省,有谁敢笑话公主?”

    撅起的小嘴儿,无赖的语气,让顾裕萦无法再说她半句不是。

    顾裕萦发现自己对这小驸马是越来越喜爱,也是越发的纵容,甚至于当时的云仲辽也没有如此的待遇。

    “贫嘴。”

    郑沅溪摸了摸脑袋笑了两声,问道:“公主今日怎么想起来尚书省了,莫不是想我了?”

    公主大人失笑,“前些日子倒是想来,不过当时驸马见本宫如同见了瘟神避之不及,本宫哪里还敢来自讨没趣。”

    郑沅溪想起那时自己只是一时无法面对顾裕萦,但是躲着不见她倒是实话。

    “嘿嘿,沅溪当时哪里知道公主对我也是有意的,公主大人有大量,自是不会与我计较的对吧。”顾裕萦翻了一个白眼:“驸马的脸皮倒是如城墙般厚实。”

    郑沅溪知晓顾裕萦嘴硬也不继续延续这个话题。

    “公主,今日朝上皇上命我找一个合适的官员前去,我整理了名单,却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人选,当真麻烦。”

    顾裕萦心下觉得好笑,这小驸马竟然说父皇下达的命令麻烦,自己自是不会加害与她,要是让有心人听了去,不免又要大做文章。

    便又教训道:“驸马需知在外要谨言慎行,这等言辞可不能随意出口。”

    郑沅溪努了努嘴,“裕萦又不是外人,沅溪哪里需要那么步步为营的。”这话虽说的平实,在顾裕萦的耳里又不免泛了一片涟漪,小驸马才思敏捷,虽然怯弱但是也不是不问世事,现在如此信任自己,怕是已经把自己当做最亲密的人了吧。

    “那驸马现在可有良策?”

    郑沅溪突然脑子一亮,目光一闪。

    “现在有了,良策便是沅溪前往赈灾!”

    顾裕萦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动,只道:“说说理由。”

    郑沅溪站在书案前来回走了两圈,“皇上为何对辽南一带的水灾甚为上心,裕萦如此聪敏定是明白的,想要收复民心那必须要一个比较有身份的人才行,就此来看看,曾博华和丛仁康二人定是首当其位,但是前者乃西衾堂堂定国丞相已经年迈且事务繁多不宜外派,丛仁康虽为世子,又是兵部侍郎,但是其父乃是当年收复失地最大的功臣,如果让丛仁康前去赈灾,或许反而会让辽南当时被困的东夷子民觉得受到了嘲讽。其他的大臣虽然并无不妥但是身份并不足够表示皇上对灾民的关心,沅溪既是尚书令,又是众人皆晓的长公主驸马,有着皇亲的身份,又有着忠臣的名衔,自是足够安抚民心。沅溪也是有那自信,可以处理好这次的灾情!”

    顾裕萦安静的听着郑沅溪的分析,竟与自己所想不谋而同。自己早就知道小驸马才华卓越,却不想连这政事业能说的头头是道,以往当真是自己小看了她,只是这前往赈灾,少则数月,多则半年,两人刚刚携手,心里多少是有些不舍。

    郑沅溪似是知道公主心中所想,接着说:“沅溪自是舍不得公主,我这一走,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过沅溪却是愿意前去的。”

    顾裕萦报以疑惑的目光。

    “公主也知,朝中大多数人是不满意沅溪的,认为我是靠着公主的关系才能任尚书令一职,更加觉得沅溪配不上公主,此次若是处理得当,我想那些非议之声便会少了许多。”

    顾裕萦闻言有些不舒服,出声道:“沅溪如此在意别人的看法?”

    郑沅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再次上前抱住公主大人,“我不在乎别人如何看我,但却在意别人如何看待公主,公主是天之骄女,沅溪若是无半点功名在身,如何配得上公主?别人又当如何笑话公主的驸马?我心不在朝堂,当初参加科举也只是为了能让生活过的不那般清贫,对于什么加官进爵…是没有半分念想的。沅溪只是,不愿委屈了公主。”

    顾裕萦心里的平静涌起了浪花,自己再如何冷血无情也是女子,试问哪个女子听见爱人这样的说辞能不为所动,自己活了十九年,或许除了父皇,便只有眼前这人是真心为自己着想的了,自己虽不在意别人如何说,但在这个世上,最可怕除却人心,便是人言。

    “沅溪,谢谢你。”顾裕萦双手环住倚在自己怀里的郑沅溪说道。这是顾裕萦生平的第一句谢谢,说的没有半分虚假。

    郑沅溪哪里愿意听到顾裕萦对自己说谢谢,正要发声,门却开了。

    岚兴在自己的书房里思索了半天,还是觉得尚书大人如果能够亲自前往赈灾最为合适,当下便兴冲冲地过来相商。在这尚书省内,自己是最喜这郑大人的,为人亲和不说,又甚有才能,几次朝事的商讨都是不谋而合,平日里二人相处也是没有上下级的那些礼数,以朋友相居。

    这次自己有了想法,便直接推门进了郑沅溪的书房。

    哪里晓得今天公主怎么会大驾光临,昨日在青楼遇上公主已经颇为尴尬了,现下自己还撞破了正在亲密的两人,这该如何是好!

    “臣,臣参见公主,见过尚书大人。下官只是想要和大人探讨公务,不知公主大驾光临,请公主恕罪!”

    顾裕萦被人打破了温馨,放开怀中的小驸马,脸色冰冷,“哼,岚侍郎来的正好,本宫正想要问问你,昨日尔等带驸马去那烟花之地意欲何为!教唆驸马上青楼,该当何罪!”

    “微臣知罪,请公主责罚!”岚兴听顾裕萦这般说,知道是自己没理,哪里还敢狡辩。

    郑沅溪见顾裕萦撒了手,心下虽也是不满但又怕公主真的责罚岚兴,变忙道:“公主息怒,岚侍郎昨日只是见沅溪兴致不高,便邀沅溪去小酌两杯,并无教唆……”

    还没说完便被公主冷眼一瞪,打断道:“那驸马的意思可是自愿去那青楼的?”

    郑沅溪被那冰冷的目光震的后退两步,“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顾裕萦自然也知晓郑沅溪并不是那种喜欢流连烟花之地的人,那岚兴也是好意,刚才只是被人扰了心境,一时有些恼怒,并无心真的责罚。便叹了口气说:“罢了,下不为例,若是再有这等荒唐事,本宫新旧一起算!”

    岚兴听公主作罢,谢了罪,又向郑沅溪道了谢,便脚底生风的跑了。

    看着重新关上的大门,郑沅溪又想巴巴的往公主身上贴,顾裕萦似乎早就料到,后退一步道:“沅溪还是安心在此处理公务吧,本宫就不再多做打扰了。”

    说完提脚便走,公务哪有公主重要,郑沅溪想要追上去,却见顾裕萦脚步一顿,并不回头。

    “好好处理公务,我在驸马府等你回来。”

    郑沅溪停下脚步,看着拉开又关上的门,公主大人这次不再自称本宫,而是我。而且还说在驸马府等自己,郑沅溪的心里发暖,只盼快些把公务处理完,好回去陪公主。

    郑沅溪唤人来问了问时辰,恩,若是动作快些,还可以亲手为公主做上晚饭。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得先抓住她的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驸马不高(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碍之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碍之人并收藏驸马不高(gl)最新章节